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師士傳說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節 暗流(4)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節 暗流(4)


縱然昨晚已經看過全息錄像,但是當危原親眼看到時,他依然被深深震撼住了!

他呆若泥塑,一動不動!

驚豔!絕對的驚豔!他如癡如醉地入神地觀看著,腦子里一片空白,只有眼前的光幕,光球,碎瑩,還有其中若隱若現的影子.

為了不干擾里面的訓練者,每個房間都可以由訓練者自己設置密碼.葉重從來沒有設置密碼的習慣,這才讓危原輕而易舉便進來了!葉重並沒有發現有人在旁觀,這項訓練必須高度集中精神,不能有一絲松懈.

還是無法突破五分鍾,但是現在葉重已經感受到了一點點進步.把普通格斗融入光甲格斗,早已經有人在嘗試,自己也不過是一個後行者.而且現在想起來,在和哈克教官發生沖突時,哈克教官好像就用過許多類似的招式,只是自己那時並沒有注意罷了.葉重幾乎都要以斷定,黑角在這方面的之強大,肯定已經遠遠走在所有人前面.

好在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這種水准,如果放在黑角里,那估計也算不了什麼,這也是他為什麼那麼忌憚黑角的原因.但是縱然如此,他依舊沒有放棄,即使自己的方法在黑角的師士眼中是那麼低級,他自己卻能感受到自己的實力在一分分地增加.

就比如牧建議的這個方法.葉重就認為是行之有效地.

葉重現在地格檔已經並非是直來直去.在納斯號上錄下的那兩位格斗高手的錄像給葉重帶來地好處是非常巨大.不光是里面的一些非常動作.而且里面的戰術思想給葉重的影響才更為深遠.

天梭現在的格擋手法就是從這兩位格斗高手錄像中分解出來的動作,這些基本動作是在兩人地格斗中使用頻率最高的常規動作,十分符合人體學.

不過葉重並不是拘泥不化的人.普通格斗和光甲格斗的差異性他還是很明白的,所以他並沒有完完全按照普通格斗來.而是對這些動作做了一系列的修改,使他們更為適合光甲格斗.至于修改是否成功,那就要看以後的實戰了!

葉重對于身體地控制已經達到了非常精確的地步,所以模仿這些動作並不困難.但是想要光甲來實施這些動作無疑是非常有難度的,往往動作增加一個變化.操控的難度就呈幾何倍數上升.葉重這才明白為什麼以前自己學的那些光甲格斗的基礎動作都是那麼的簡單.

不過好在葉重擁有驚人的手速,這是他能操控天梭完成這些動作的關鍵所在!

葉重不知疲倦地練習著,隨著熟練度地上升,他的超快手速的優點才真正發揮出來.每個動作越來越熟練,完成所需的時間也大大縮短,這直接表現在葉重在光球閃躲房里的時間大大增長.

自己剛上路,所需要地練習時間是非常多的!哎.如果現在自己就解決了身上的怪病就好了,那自己隨便找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星球,只要平時小心些,無論是黑角,還是宗所,還是師士協會,想要找到自己的概率都是非常小!

那自己可以每天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研究光甲,練習光甲格斗,普通格斗.學習調培,制作骨作光甲,甚至還可以練習冥息……

突然間,葉重發現自己有許多事可以做啊,可惟獨沒有時間.而且一直在飄蕩.人的經曆真是奇妙,就像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控制著自己一般,葉重不停地到處飄蕩.說實話,在經曆了就初的新鮮感之後,他對這種無序的生活非常不喜歡,甚至有些厭惡.可他又不得不時刻打起精神,因為倘若自己不小心,隨時有可能陷入危境!相比這種在別人眼中刺激的生活,他反而更懷念在垃圾星時那種簡單而又單純的生活!

葉重這一分神,立即就被數枚光球擊中,直接被宣判失敗!

自己居然會在練習時分心?葉重心下嘲了一番,隨即收斂心神,重新投入訓練之中.

危原已經完全驚呆了!

天啊!這家伙還是人麼?學校里的那些什麼狗屁高手在這個人面前那都是渣啊!這個yc對于光甲的操控絕對到了隨心所欲爐火純青的地步.

漸漸地,危原看出了一點點苗頭.

那道恍若實質的環形光幕正在一點點地擴大!

對,就是擴大!危原怕自己看錯了,連忙調出自助系統,拍下一張照片,待過了十秒之後,又拍下了一張,經過自助系統的計算,果然光形光幕正在向外擴展!自助系統是個每個上虛擬網的公民身上都會自動配置的,它的主要功能是幫助你解決在虛擬網中遇到的一些常見問題.同時它還具備光腦的一些簡單的功能.

危原不由自主激動起來!

他在這里看了這麼久,yc擊碎那些光球所形成的光幕始終籠罩在一下極小的范圍之內.

但現在,這層光幕正在緩慢地向外擴展,這也就意味著,yc把他的控制范圍不斷的加大!危原並不是yc的崇拜者,所以並不是因為yc有所突破而激動!危原之所以激動,是因為他知道,隨著yc的控制范圍逐漸變大,那yc就不得不進行更大范圍的移動,這才是他真正感興趣的所在!

危原最感興趣也是最有自信的是光甲駕駛,他想看看這位yc在這方面的實力究竟如何!說不定自己還能從中學到一點哩!

危原瞪大眼睛.生怕錯過一個細節.

光幕在緩慢而堅定地向外擴展!

隨著光幕向外擴展.光幕也變得越來越薄,危原已經能比較清楚地看到光幕里面那架天梭地身影了.

正如危原所預料,隨著天梭地控制范圍的不斷加大.葉重不得不進行較大范圍的移動!

危原死死盯著天梭,生怕漏過一個細節!

越看危原越是心驚,臉色漸漸白了起來!如果危原地房間有人的話,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危原的衣服一點點變潮,沒過幾分鍾,就已經是完全濕透.像從水里撈出來一般.碩大的汗珠,從臉上順著脖子,直往下淌,汗卻越流越多,彙集在一起,便像一條條暴雨過後的小溪!

虛擬網中的危原,雖然還算不上心灰如死.但無疑受了巨大地打擊!

現在他心里只有一個疑問,這個yc到底是誰?竟如此恐怖?

天梭的每一次轉折危原都沒有放過,但正因為這樣,他心里所受有沖擊之大,絕對是無以倫比!這架天梭在yc的駕駛下,簡直像鬼魅一樣,動作輕靈得讓人覺得這根本就是一個活物!

這只是危原第一眼的感覺!

作為在光甲駕駛方面有著頗為雄厚實力的他,自然不會這麼粗略地看待了!

可他這一仔細看不打緊,汗就怎麼也忍不住.刷刷地往下流,後背脊浸涼浸涼的!

變向太快了!就好像根本不要緩沖一般.危原甚至看到天梭好幾次突然倒退,就有如違背了慣性物理法則一般,這也就是為什麼看起來像鬼魅!

不可能!他當時差點就驚得跳了起來!

這樣的逆向轉折對于無論哪個師士都是最忌諱地!因為逆向轉折不僅對光甲本身的傷害很大,而且對于師士本身來說.負荷之大,絕對是常人無法想像!在這樣的負荷之下,人最有可能的就是死亡!

而令危原抓狂的是,這個yc不僅做出了這樣的動作,而且還不止做了一遍!

這家伙真的是人類麼?危原禁不住在心底呻吟!雖然在虛擬網中並不會出現人死的情況發生,但這里的一切數據無不是和真實地相差不大,在這里能完成這樣的動作,也就意味著他的現實有很大的可能性完成這樣的動作!

隨即,一個疑惑在他心中升起,這樣地不愛惜光甲的行為,除非在緊急關頭,幾乎沒一個師士會如此.這個yc竟然會在訓練中使用這樣的手段,真是讓人太奇怪了!

危原不相信yc會是這樣一名師士,這里面一定有訣竅自己沒看明白!一時看不出個所以然的危原只好把這個問題拋在一邊.

幸虧自己早就打開了全息錄像,否則的話,自己想研究都沒辦法研究.

危原繼續看下去!

越看越是心驚,這家伙就在光幕那個不大的范圍內,一直保持著極高的速度!光甲的速度起快,就越難控制,而要在這個一個小圈子里轉折如意,還要一直保持這樣的速度,如果不是危原親眼所見,只怕打死他都不相信!

危原稍稍算了算yc單位時間內轉折的次數,得到的結論足足嚇得他臉色發白!

可怕啊!

原來真正的高手是這樣啊!危原的心態在這一次次的驚訝中迅速發生變化.明白自己在這方面比起這個yc實在差的太遠,想差不知道多少個數量級!

心態的變化讓他變得更為謙虛,他現在已經完全是一種學習的心態!

在這番心思之下,他逐漸發現了更多問題.按照常理來說,兩點之間直線最短,所以走直線是最快的.然而危原卻發現yc居然是弧形步之類的非直線步逆向,危原還會猜yc一定是無法承受直線步伐帶來的壓力,從而采用非直線步.但是見過yc進行直線逆向之後,這個猜測顯然不成立.還有什麼步伐的負荷會比直線逆向更大呢?

又是一個想不通地疑惑.無奈之下危原只好也把這個問題放在心中.

看得更多.危原心中已經由開始地驚訝,失落之中走出來,而逐漸開始變得振奮起來.

因為在yc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希望,從頭至尾ieyc所使用的全部都是光甲基礎步伐,簡練卻迅速至極.而那些光甲地變向更是一些常見的變向方式,只是時間更短,變向更突然!並沒有出現任何什麼所謂的高級技巧!

這不正和自己一樣嗎?危原發現在這一點上yc和自己驚人的一致!在yc身上,危原仿佛看到以後的自己一般.嘿,至于光甲格斗他可不怎麼在意.但是如果有這麼強悍的光甲駕駛技巧,嘿嘿,那可就爽了!

在危原輕度地yy的這段時間里,葉重就已經退出了虛擬網!

這次的疲勞感明顯比上次要小得多,葉重的精神也似乎變得越來越強韌!沾羅伯特的光,葉重也被奉為上賓.因此葉重毫不客氣地讓商家的人替他送了份午餐.

"葉子,剛才你訓練的時候有人觀看!"從牧嘴里永遠只會有觀看這樣地中性詞.要是換了殤的話,估計十有八九就變成了偷看!

"哦,是誰?"葉重隨口問道.

"危原,男,十七歲,現為里奇星威瀾學院師士系一年級一七零班學員……"悄無聲息中,牧已經把這危原的基本信息弄到了手.

"里奇星?"葉重對這個星球比較敏感,自己不就是要去里奇星麼?讓人郁悶的是王微行居然要等兩個多月才能回來.對于這個觀看自己的人,葉重倒不是很在意.

嗯.商家似乎有些古怪,不是久留之地啊,自己要早點離開為妙!

他就壓根沒想過,商家的這些不尋常的舉動會和自己有關!當然,他也不知道那天他舔的女孩就是商家家主的女兒.雖然那次晚餐時商嵐也曾出席.但葉重根本就沒有抬頭看過別人,只是一味地埋頭苦吃.

"回來了!"看著眼前這個二女兒單薄地身形還有略顯疲倦的眼神,商長明心下不由大為憐惜.幾個兒女之中,也就這二女兒最讓自己放心.嫻靜而多智,心思靈敏,所以在商家,除了商長明和商夫人,再就數她的話最有權威.

挽了挽額眼的劉海,商玥微微一笑:"嗯,總算到家了,這次的談判也很順利!沒出現什麼以外!"商玥和瘋嵐頗像,但商玥地五官更顯精致,眉頭的一顆小痣增添了幾分嫵媚,兩人的氣質截然不同.商嵐仿佛是童話中的公主,可愛而惹人憐惜.而商玥卻像一位細心的大姐姐,具有成熟女人的風韻,善解人意.

"嗯,你先去你母親那吧!"商玥在所有後輩中,對家族的事操心最多,貢獻最大,這也是商長明對商玥感覺最為內疚之處.

不過一想到嵐兒的事,商長明就一陣心煩意亂,眉頭不禁微皺.

商長明的眼神和微皺的眉頭立即被細心的商玥捕捉到了,但她並沒有問什麼,而是乖巧地應了聲,便朝母親的房間走去.

"什麼?"饒是商玥素來冷靜,在聽到母親所說關于嵐妹的事時,她還是禁不住以手掩唇,失聲驚呼!

商夫人也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這兩天她也為這事煩透了心,不光是她,商家上上下下無不為這事折磨得死去活來.對嵐兒這小公主,大家都十分疼愛,她的幾個叔叔聽到消息,差點要去殺了葉重,幸虧商長明和商夫人在一旁苦苦拉住,才沒出事.

商玥沉吟片刻,才小心翼翼地問:"嵐嵐是怎麼想的?"

商夫人臉上的愁苦表情更重了幾分:"唉,我們就是不知道嵐兒怎麼想的才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問她她又不說!"這個問題症結就在這,所有人都不知道嵐兒怎麼想的,所以也不敢對這個他們已經詛咒了無數遍的王行采取什麼措施!萬一,就算是萬萬分之一,他們的小公主真的喜歡這個王行怎麼辦?

商夫人臉上的愁苦倒有一大半是裝出來地.她知道她小女兒性情孤僻.不喜歡和人接觸.眼看著年齡一天天大起來,依然沒有任何變化.在這些長輩地寵愛下,加上這些哥哥姐姐對她也是呵護備至.她還保持著一顆單純的心,天真無邪.但商夫人擔心的就在這,在她看來嵐這樣不諳世事,如此不喜歡和生人接觸,讓商夫人很替女兒地將來擔心!

商夫人暗中組織過許多青年才俊和小女兒接觸的機會,只可惜自己的小女兒每次都像驚恐的小兔子一般.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害怕讓所有的長輩無不心疼萬分.她心中地擔心不由更重了幾分.這些接觸無一成功的案例,甚至商嵐表現出稍稍親近點的都沒有.這成了商夫人心中的一塊心病!

單是這個奇怪的王行讓商夫人感到自己的心病有了治愈的機會!

嵐兒主動請他跳舞?第一次聽到這消息時商夫人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可後來,當聽到這個王行居然吻了嵐兒,她差點下昏過去.著急地她連忙向嵐兒的房間趕去,她生怕嵐兒做出什麼讓人害怕的事!可趕到嵐兒房間時,嵐兒用被子蒙著頭,死活不出來.嗯嗯唔唔的,商夫人都不知道她這是在哭還是在干什麼!

不過看嵐兒沒有做出什麼危險的事,商夫人的心也放到肚子了.這一心安,商夫人的心思立即活泛起來.小女兒的將來是她最擔心的事,只要嵐兒能找一個自己稱心如意地男人,至于對方的其他條件,商夫人可沒什麼要求.像商家這樣的豪門,政治婚姻哪會少得了?商夫人也是深知這一點,所以在結婚前就要商長明立下重誓.以後子女的婚姻都要讓兒女們自己做主,商家任何人不准干涉!

難得嵐兒會對一個男人如此,怎不讓商夫人嗅出這里面的一絲堅冰裂開地松動?

同樣嗅出這些的還有商玥.

商玥和商嵐的關系最為要好,商嵐也就只會在這二姐面前傾訴一下自己的想法.

已經開始消化了剛得到的消息,商玥的心地也逐漸平靜下來.溫婉地挽過額前的劉海.商玥不緊不慢道:"嗯,這樣看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嵐嵐的想法,只要知道嵐嵐的想法,那就好辦了!"商玥生平第一次對一個男人如此好奇,竟然能讓嵐妹出現如此狀況,實在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倘若不是要先去嵐妹那,商玥恨不得現在就去看看這個王行是不是長成三頭六臂的!

商玥來到商嵐房間門前,輕扣兩下,柔聲道:"嵐嵐,是我!"

"啊!"房間里傳來一聲嬌呼,然後就聽到一連串的聲音,商玥不禁會心一笑.房門打開了一條縫,露出一雙怯怯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朝門外張望.

見果然就商玥一人,房門立即大開."二姐!"聲間中充滿驚喜,一陣香風沖進商玥的懷里,商玥輕輕摟著懷里的小公主,輕輕地拍著商嵐的背.

在經過最初的驚喜後,商嵐水汪汪的眼睛中立即升起了霧水.

"二姐!"這一聲二姐中卻帶著哭腔,仿佛夾雜著無窮委屈.

"不哭不哭啊,嵐兒乖!"商玥的動作更加輕柔,溫言哄著商嵐:"我們先進去再說啊!"

……

"他吃飯的時候你不知道多搞笑呢!好像餓了很久很久!我從來沒看過有人敢在爸爸面前這樣吃飯,連零哥哥都不敢!"

……

"晚會的時候才搞笑哩,當時三姐和零哥哥兩人一起,三姐和他打招呼,你知道他說什麼嗎?嘻嘻,他居然說,你找我有什麼事啊!嘻嘻,人家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笨的人哩!"

……

"他一個人站在角落里,呆呆的,周圍的人好像和他不是一個世界一樣,孤零零的!我不知道怎麼就想到了自己,當時鼻子一酸,差點哭了!二姐不許笑哦!我當時心里很難過,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突然就很想和他一起跳舞!我說了不許笑嘛!"

……

"他跳舞好有意思,臉上一副很認真的表情.嘻嘻.可舞跳得很不好,全身硬梆梆地,像石頭一樣!但是步子卻踩得真是准呢!"

……

"最後他把我拋起來.那感覺真地好極了,我就像在飛一樣!他的眼神還是那樣認真!"

……

"可是他最後……竟然……竟然……"

……

旁敲側擊了半天,商玥終于搞明白了整個事情的始末!

她現在最想地就是去看看這個王行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嵐妹的想法她認為自己應該已經大致把握,只要再去見過了王行,那麼就可以和母親他們商量到底該怎麼辦.

葉重正在房間里練習冥息,牧已經確定這間房間里並沒有安裝監控系統.商家也不敢在貴賓的頭上犯這忌諱!

突然,一陣敲門聲響起.

牧提醒道:"是個女人!"

葉重打開門,門外站著一位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女人!葉重突然感到一陣慶幸,還好現在是牧在而不是殤在啊!

門外的女子首先發話:"您好,你是王行先生嗎?"

"我就是!"葉重從容地打量眼前地女子.很快,葉重就得到對方在武力方面無法對自己造成傷害的結論.

女子一笑,溫言道:"我是商玥.嗯,也就是那天和你跳舞的女孩的姐姐,我能進去坐坐嗎?"

跳舞的那個女孩?葉重心底頗為詫異,那個像公主一樣的女孩?和眼前這個女孩感覺完全不一樣啊!眼前的女孩給人一種淡定從容地感覺,葉重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女孩.雖然相貌地辨別葉重確定自己完全沒有天賦,但是對于自己靈敏的感覺,他還是很有自信的.

不知道對方找自己什麼事,但葉重還是側過身子,淡淡道了句:"請進!"

兩人面對面站著.彼此之間的距離很近.這倒正合葉重的意,這麼近的距離,如果對方有什麼異動,絕對無法躲過自己的攻擊.

葉重毫不躲閃地直視對方,而商玥也絲毫沒有閃躲地意思.兩人相互對視.彼此眼中都是從容鎮定.商玥的嘴角不由微微向上彎,小巧的嘴唇此時顯得性感異常.不過葉重顯然沒受影響,他的表情從見到商玥時就沒有一絲變化.

葉重覺得這樣下去實在沒什麼意思,而且看對方那副饒有興趣的模樣,似乎對此並不覺得厭煩.他打算首先來打開這個僵局:"你找我什麼事?"

商玥輕巧地挽了挽額前地劉海,對于這種人,她知道還是直來直往的好:"我想問問你對我妹妹的感覺!"

"你妹妹?"葉重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女子.

"對!昨晚和你跳舞的那個女孩!"商玥的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感覺?"葉重再一次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女子.

"對!就是感覺!"商玥重複道.

"為什麼我要回答?"葉重冷冷地看著眼前的女子.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引起了葉重的警惕心.

商玥一下子卡住了,雖然表面極為保持鎮定,但葉重還是發現她挽劉海的動作還是略顯驚慌.這也讓葉重愈發肯定了對方的不懷好意.只是他怎麼也想不通和昨晚跳舞的那位女孩有什麼關系.

難道因為自己和她跳舞?不對啊,跳舞是對方主動邀請的.

還是因為自己舔了一下?也不太可能啊,葉重記得那個那女孩的脖子連皮也沒破,更別說有什麼傷害了!真是奇怪啊!

葉重完全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葉重無禮的話讓商玥心中的火氣騰地升起來,臉上的笑意卻愈發甜了.眉頭的那一顆小痣顯得嬌豔欲滴,原本精致的臉突然變得嫵媚起來,性感撩人!星星般的眸子里面就像披著淡淡的星云,朦朧讓人禁不住想迷失進去.

商玥湊近一步.

葉重冷冷地注視著商玥,看她搞什麼花樣.

商玥貼近葉重,仰著臉,迷離的眼神,吐氣如蘭:"王先生,你就告訴我吧!人家很想知道哩!"輕聲呢語,卻讓人骨子里的欲望激發出來.

商玥的這一套迄今為止從來沒有失手,平時的她向來端莊溫柔,可越是如此,一旦她用出這種媚態,基本男人已經暈暈乎乎.商玥本身就多智,極少會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像這種手段,她也只不過使用了兩次而已.

從她看到王行的第一眼,她就知道這人不容易對付.之所以采用開門見山的方法,因為她估計倘若不如此的話,那十有八九會被趕走,對方顯然不是一個很有耐心的人!

沒想到對方居然想裝傻!這才是讓她憤怒的地方.

而用這一招,一來是她真的想知道答案,二是她也很好奇這個男人到底到底會不吃這一套.

而且她不是沒有准備的,她的左腕上有呼叫器,只要她一按下上面的按鈕,那外面的護衛便會一擁而入,她可沒有讓人占便宜的習慣!

兩人的臉相隔非常近,商玥呼出來氣息打在葉重臉上.

如雪的肌膚,殷紅的唇,似香非香的味道,還有那顆妖豔的小痣!

葉重驀地胸中熱了起來,像有什麼東西在里面瘋狂地燃燒.

商玥似張非張的溫潤櫻唇,極度充滿誘惑!

幾乎情不自禁,葉重頭腦一熱,向下湊去!

商玥不禁大驚!她怎麼也沒想到對方竟然敢真的對手!心中生出強烈的鄙夷,沒想到這人竟然是如此急色之人!

她雖驚不亂,右手急忙向左腕上按去,只要按到呼叫器,那自己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

哪知葉重雖然處于半糊塗狀態,身手卻還在.幾乎下意識間,葉重抓住商玥的雙手,右手一抓一挑,那呼叫器就落在葉重的手里.葉重看也不看,隨手向床上扔去!床上鋪的羽絨極為柔軟,呼叫器像陷進水里一般!

臉依然向下湊!

王行的雙手就像生了根一樣,商玥根本逃脫不了!

看著緊閉的門,隔音效果極佳,就算自己在里面喊破了嗓子外面也不會有人聽見!

這下完了!這是商玥升起最後一個念頭!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節暗流(3)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節 暗流(5)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