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師士傳說第二百零六節 體質   
  
第二百零六節 體質

普羅米集團是一家老牌大型的光甲制造集團,技術實力相當雄厚,生產的亞光系列光甲是當時的一代經典。而高世昌,則被稱為亞光系列光甲之父,他是亞光系列光甲的首席設計師。 作為二十年前一個光甲系列,在今天還有如此影響力,由此可見,當時亞光系列在光甲市場的號召力。而普羅米集團也正是憑借著這個系列的光甲而迅速奠定了今天的地位。可以說沒有亞光系列光甲就沒有今天的普羅米集團。而高世昌,這個在其中扮演舉足輕重的人物,在當時也是風云人物之一。作為五大星域當時被稱為最優秀的光甲設計師,高世昌的資料應該相當好找才對。 然而,與葉重所想的相反,高世昌的資料並不是那麼容易收集。老爹是不是就是這個高世昌,葉重也不知道,現在只要能找到這個高世昌的全息影像,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認出老爹來。 可讓人奇怪的是,虛擬網上關于高世昌的資料極為稀少,有的也只不過是寥寥的文字記載。要知道,在這樣一個全息影像如此發達的時代,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多麼讓人不可思議。 這項工作現在是由牧在進行,這樣的情況同樣大大出乎牧的意料。出現這種情況,最有可能就是有人有意地抹去了關于高世昌地記載,而且這個人必定是像牧一樣高明地灰域領者。 但是奈何時日太久,即使是在現實中,縱然有什麼痕跡也早就煙消云散。更何況在更新速度遠快于現實社會的虛擬網? 牧甚至還潛入人口信息中心,但是同樣沒有找到關于這位高世昌地人一切信息。不過畢竟人口信息中心管理比較嚴格,牧在這里還是有所發現,他找到了明顯的認為抹去的痕跡。而且由于日志保存十分完整,牧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不過想要通過這些蛛絲馬跡找到十年前的這個人,無疑是癡人說夢話。 但是,這也讓葉重、牧殤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的確有人破壞了關于高世昌的各種信息。 毫無疑問,這個破壞者絕對是一個超級灰域領者,即使是牧,想要人不知鬼不覺地抹去一個名人在虛擬網上所有資料,而且還不引起大家的警覺,也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 而最讓人感到駭異的便是這還是這個灰域領者二十年前的技術。如果那家伙還活到現在,那他的實力究竟會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這誰也不敢肯定。雖然灰域領者並不是一個完全要依*年齡積累的職業,但是至今還沒有聽說哪一個超級灰域領者,年紀越來越大,技術反而越來越退步的事。或許在想象力,創意方面他會不如年輕人,但是老辣的經驗,豐富的沉澱,會讓他的算法越來越趨于縝密,破綻越來越少,這種算法的破解難度更讓人頭痛。 牧還在不知疲倦地搜集一切可能和高世昌有關的資料。在這一點上,牧和殤有著絕大部分人類所不具備的有點。不知疲倦、不會氣餒、極富耐心。 這種事葉重絲毫插不上手。雖然他想早點找出這個高世昌的全息影像。如果這個高世昌真是老爹,那這事自己是絕不會坐視不理。但如果這個高世昌只不過和老爹同名同姓,那葉重還沒有博愛到幫一個不認識的人管這事的地步。 所以,這其中的關鍵便是老爹的全息影像。 葉重的自我控制能力極佳,雖然心中惦記著這事,但是這四天他依然沒有浪費。管瘋子給他的芯片內的內容實在太多了。而且不同于藍行易地那張格斗芯片,對于格斗,葉重有著豐富的實戰經驗和自我嘗試,缺的只不過是有人點通而已。而且葉重的肌肉控制能力之強,讓他學習九月藍氏的格斗技巧事半功倍。但調培這玩意,且不說以前葉重沒怎麼接觸過,在管瘋子那也只不過是學了一點點基礎。而對這後面的高深內容,葉重也只有硬著頭皮向下看下去。 好在葉重無論是在記憶力還是在理解力方面,都沒有什麼大的問題。 冥息葉重一直在堅持,雖然術承師那一套葉重怎麼看自己也不像有天賦的樣子,但是對于這基礎的冥息,葉重卻感覺到了其中的好處。 那就是戰斗時保持平靜。現在葉重才真正明白宗所那些術承士的可怕,永遠的冷靜,配合神秘的未知力量,不弱的格斗和射擊技巧,比起黑角和師士協會,這些家伙才是葉重最為忌憚的。 四天的時間一晃眼就過去,在葉重的學習熱潮中,時間總是過得如此飛快。 葉重又來到王微行的醫師室,王微行大概怎麼也想不到葉重就一直呆在他頭頂吧。 醫統大樓依然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到處是傷員的哀嚎,但是比起四天前葉重來時明顯要少了不少。 王微行頭發蓬亂,雙眼惺忪,顯然這幾天過得並不是那麼舒服,對于一個老人家來說,這樣的工作強度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可是一個接一個的病人讓他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這個問題。 王微行看到葉重,顯然他對這個比較理解醫師的小伙子印象頗好,笑道:“小伙子來了。”yzcxf手打 葉重“嗯”地點點頭,便面對王微行坐了下來。 王微行一坐下來,臉上神情便變得嚴肅起來,原本臉上地疲倦不翼而飛,神態莊重。 王微行沉吟一會,斟酌一下才道“年輕人,你的檢查結果我仔細研究了一下,參照你所說的症狀,我想你以前可能誤服過某些激素類的藥物。” 葉重沒有打斷王微行,而是露出傾聽的神色。 “這種激素十分霸道。我研究這方面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霸道的激素,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奇怪的激素。 一般來說,只要是激素,就會有副作用,這些副作用大多表現在生理方面。但是你誤服的這種激素,它的副作用卻並不是這個,而是表現在對這種激素的依賴性上。這種依賴性之大,甚至到了如果你不定時服用,就會出現你所說的症狀。 真是可怕的激素啊! 這種激素卻能大大改善人體的生理機能。對你的肌肉纖維進行改造,從這方面說,它並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負擔,嗯,只要你能定期服用它的話。相反,它對你身體的改造同樣到了一個讓人驚異的地步。這東西也不知道是誰發明的,真是個天才!我到現在還分析不出來它的具體組成。 呵呵,年輕人,不用擔心,如果說這種激素給了我大大地驚奇地話,你給我的驚奇更大!”王微行笑眯眯道。 葉重微微皺了皺眉頭:“我?”顯然他對王微行這一句話頗為不解。 王微行呵呵一笑:“上次對你的身體我進行了全面的檢查,檢查的結果讓我大吃一驚。你的身體的各項機能遠高于常人,無論是肌肉纖維強度,還是骨骼密度,甚至心血管的承壓能力都高得驚人。從身體這一項來說,你的身體正趨于完美。 在你的血液中,我提取道了那種激素的殘留物,但是讓我更為驚奇的是,在你的血液里,我還發現了另一種未知的物質。” “什麼物質?”葉重依然冷靜。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的冷靜讓王微行頗訝異,這麼年輕就這麼能沉得住氣,可是不多見啊。而且自己說得還是和他性命相關的事。 這個念頭在他心頭一閃而過,他笑了笑道:“這是一種特殊的因子,這種因子我從來沒有見過,而且我也未找到絲毫和這種因子相關的資料。但是正是這種因子,不斷地改善你的身體。 你大概從小身體就比常人健壯一些吧?” 葉重點點頭。 “那就是了。我原本打算從你的血液樣品中提取這種因子,沒想到我試過所有的辦法,還是不能提取成功。真是可惜啊。”王微行臉上的神情頗為遺憾,但他仍然繼續道:“雖然沒有提取成功,但是我還是發現了一些特別之處。” 這下葉重也忍不住問道:“什麼特別?” 王微行雖然是一位醫師,但他同時還是一位科研人員,科研人員的嚴謹在他身上體現無疑。 “你的這種因子居然和你誤服的這種激素極為類似。但是你體內的這種因子在完善程度上比這種激素要先進很多。我懷疑這種激素其實就是你體內的這種因子的模仿物。但是只是一個不完成體。這種因子的融合性比這種激素的要好得多,我想你在誤服這種激素之前應該沒有出現過這種症狀吧?”王微行問。 葉重搖搖頭:“沒有。”他已經完全懵了,自己體內還會有什麼因子? 葉重的回答顯然在王微行的意料之中:“這就對了。你遠異于常人的體質也正是和這種因子有關。比如對肌肉纖維的強化,按照運動生理學,如果以你現在的肌肉的力量,那你的肌纖維必定極為粗壯,只有這樣,才能夠提供你現在所擁有的力量。但是由于你體內存在這這種因子,也就是說,由于你特殊體質的關系,所以才在你的肌肉的力量不斷增長的同時,你的肌纖維並不會變得粗壯,而是和常人相差不多。而那種激素也是明顯地想模仿你體內特殊因子的這種功效,只是由于是半成品,雖然也擁有這方面的功效,但同時還擁有許多副作用。” 表面上看葉重依然冷靜,其實他心中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牧殤一直對他為什麼不會變得健壯而大惑不解,他的體質在他心中也同樣是一個迷。 王微行繼續道:“你的體質應該是遺傳的原因,這種因子有很強的排他性,無法通過注射或者其它途徑獲得。那種激素進入到你體內,由于太過霸道,而且你服用劑量過大,導致在很長時間內,這種激素的副作用表現都極為明顯。但是時間一長,你體內特殊因子便占了上風,逐漸吞噬和消滅這種激素,現在你體內的激素含量已經極為微小,所以你不用擔心,你以前出現的突發症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說這句話時王微行顯然也很替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開心。 “哈,葉子,原來你已經沒事了!”聽了這麼久的殤終于忍不住在葉重心里歡呼。 不過王微行臉上神情一肅,頗有幾分告誡的意味:“小伙子,這種激素你以後可就千萬別再服用了,副作用太大,而且論起功效,還比不上你體內的特殊因子,你實在沒必要舍本逐末。嗯,我還要提醒你一句,一般來說,就目前已經發現的特殊血緣、特殊體質,都會有一定程度其他方面的弱化,我們通常稱之為相應弱化。你最好去問一下你的直系親屬,例如你的父母,參考一下他們的疾病史,否則的話,如果你突然遭遇弱化症發作,而沒有任何准備,是一件極為棘手的事,你也很可能出現生命危險。” 直系親屬?葉重心中泛起一絲苦澀,這個遙遠而陌生的稱呼啊! 王微行道:“好了,該說的也差不多都和你說了,嗯,總之一句話,你現在的身體不僅沒問題,而且還比一般人要健康得多。要不是碰到這次的突然情況,我還真想好好研究一下你體內的這種特殊因子。嗯,好了,我還有事,要先去忙了。”王微行下了逐客令。 葉重微微一躬,道一句:“謝謝!”這一句是葉重真正發自肺腑的。 已經低下頭了的王微行看也沒看葉重一眼,只是揮了揮手,注意力已經完全投入桌上彈出的病例數據的全息圖。 離開醫統的葉重渾身都輕松了幾分,一直盤旋在他心頭的怪病居然不治自愈。而且同樣困擾他的體質問題也同樣有了答案。 至于什麼親屬,葉重卻是懶得去想,從小在垃圾星長大的他哪有什麼親屬,他的親屬只有一個人,老爹!也許,自己永遠會是一個人吧,看著天空,葉重默默地想。 現在他就只剩下關于有可能是老爹的高世昌的這個問題了,只要解決了這個問題,自己就找一個星球,和牧殤一起,平平靜靜地生活,就像藍海星的錢爺爺一樣,做些自己喜歡做的事。

上篇:第二百零五節 變兆    下篇:第二百零七節 飛船改造計劃(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