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在菲莉的陪同下,尤娜和陳抗簽署了那份合約。對于為什麼唐龍沒有親自來簽約,陳抗沒什麼意見,因為這種經濟合約一般是總理或者財政部長來簽署的。陳抗簽署完合約就匆忙的離開中州星,當然這是在唐龍特別允許下,他才能離開這個星域的,不然恐怕他連宇宙港都進不去。 尤娜拉住就要離開的菲莉,晃著手中的合約問道:“菲莉,這份合約具有法律效力嗎?” 菲莉想也不想地說道:“沒有什麼法律效力,因為上面的雙方責任人都含糊不清,而且雙方毀約的話也沒有誰來制裁,說好聽點這只是一份寫來好看,如果雙方都不執行的話,這份合約等于無效。” 尤娜點點頭笑道:“那就好。” 這次輪到菲莉不理解了:“尤娜姐,這份合約好像對我們很重要,它不具備法律效力有什麼好的?” “呵呵,這份合約雖然不具備法律效力,但對陳抗來說卻是非常重要的一份合約,只要有了這份合約,陳抗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入我們中州星域了。”尤娜說到這開始轉換話題了:“對了,你這個律法部部長過得怎麼樣?最近都沒見到你。” “嗨,我這部長既管著律師培訓又管著法官的培養,更要忙著制定適合我們這片星域的法律,忙都忙死了,哪有空出來透氣啊。”菲莉說到這突然想起什麼的說道:“啊,尤娜姐我先走一步,等下一場的法院開庭審理還需要我去監督呢。” “好,你去忙你的。”尤娜點點頭,和菲莉分開離開了。 尤娜回到議政廳的時候,正好看到凌麗向唐龍彙報:“主公,屬下無能,仍然沒有那批刺客的蹤跡。” 唐龍搖搖頭:“沒什麼,他們都是刺客精英,我們的情報員沒能發現在他們的蹤跡不奇怪。宇宙港取消封鎖,各武裝部門取消戒備。” 凌麗聞言抬頭吃驚的問:“就這麼算了?” 唐龍苦笑道:“沒辦法,我們現在人員不夠精銳,不要浪費人力物力了。”說到這唐龍突然陰笑道:“凌麗你去各武裝部門挑選精英進行培訓,幫我訓練一批不輸于任何人的頂尖特工!” 原本有些失落的凌麗立刻敬禮說道:“遵命!”她知道主公准備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了,雖然沒有明確證據證明是誰干的,但大家都有個朦朧的目標了。 這時彭文峰出列說道:“主公,地球星來的移民紀律非常差勁,打架斗毆強奸搶劫無所不為。我們警察部門逮捕他們的時候,他們的組織者居然向我們抗議,說什麼歧視他們地球星人。” “全部移民都是這樣嗎?”唐龍好奇的問道。 彭文峰點點頭說道:“是的,絕大部分都是這樣。根據宇明提供的情報顯示,這批移民都是地球星的犯罪分子和流氓之類的無業人士。” “哼,不要理會那些什麼狗屁組織者,那些抓捕到的新移民,送檢察院檢控,讓法院按照我們的法律判刑,該關的關,該處死的處死。處刑的時候向我們所轄的星球公開播放,不狠一點還以為我們吃素的!”唐龍冷冷的說道。 彭文峰遵命恭敬的退下了。 夜幕降臨,無所事事的唐龍帶上自己那兩個漂亮的尾巴,穿著便服走上了大街。其實唐龍只想自己一個人出去透透氣,可惜鳳冰、鳳霜卻無論如何都要緊跟在自己的身後,無論怎麼勸說她們都是一聲不吭,最後只好讓她們也換上便服跟出來。 “嗯,沒想到變化居然這麼大,這條街附近都建滿了商店和娛樂場。這些店的客源怎麼樣?”唐龍一邊漫步在街道上,一邊向身後的人問道。 “靠近議政廳的這條街是中州星最繁華的街道,附近的民眾都喜歡在這購物娛樂。”鳳冰冷冷的說道。 “嗯嗯,看來生意很好呢。”唐龍已經看到,雖然是晚上各商店和娛樂場的人流並沒有減少多少,反而開始慢慢增加起來。 經到一家夜總會門前的唐龍聽到里面隱約傳出的音樂聲,不由得停下腳步扭頭對鳳冰、鳳霜說道:“好久沒有去跳舞了,進去看看如何?” 鳳冰、鳳霜兩人微微彎了下腰:“遵從主公的意願。” 唐龍一邊撇撇嘴嘀咕著:“老是說這一句,真沒勁。”一邊擺擺手帶著她們走進了夜總會的大門。 進去後,失去隔音裝置的阻攔,一陣震耳欲聾的音樂聲立刻把唐龍嚇了一跳。但他在看到場內舞廳隨著音樂跳動的人群,馬上沖了進去,跟著音樂扭動起屁股來。並且學那些舞動的人群一樣,開始敞開喉嚨大喊大叫起來。 從沒見過這一陣狀的鳳冰、鳳霜,互相看了看對方,然後搖了搖頭,站在邊上一動不動。早就靠過來的服務小姐,忙向她們說道:“兩位小姐,請到這邊來。”雖然因燈光的問題,不能看清這兩位身材高挑的女子的模樣,但仍能在朦朧中看到她們都是美女,也就按照規定把她們請到了舞廳邊緣的一張桌子前。 看到那張桌子非常靠近舞廳,鳳冰、鳳霜兩人也就走到桌邊坐下,不過她們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個正在場中又蹦又跳的唐龍身上。 服務小姐含笑問道:“小姐需要什麼飲料?來幾瓶我們中州星特產——中州啤酒怎麼樣?口感很好的。” 被唐星輸入了許多知識的鳳冰、鳳霜兩人點了點頭,鳳冰掏出一疊百元面額的武萊幣,抽出三張遞給那服務小姐,冷冷的說道:“三瓶。” 被鳳冰大方舉動嚇一跳的服務小姐立刻接過鈔票,含笑的說道:“謝謝,馬上就送上來。”她轉身走後立刻拉住一個推銷點心的小姐說道:“13號台有兩個大方的小姐,3瓶中州啤酒就給了300元!”那個小姐一聽立刻兩眼放光的推著點心車靠了過去。一瓶外面賣1元的啤酒,居然可以賣到100元!不心動都難啊。 這時場中搖動的燈光不經意的在鳳冰、鳳霜這桌停留了幾秒鍾,讓她們兩個的容貌清晰的展現在眾人面前。頓時猛烈的音樂中加入了無數的口哨聲,接著四周站起許多個端著酒杯的家伙,飛快的朝這張桌子靠了過來。搞得那個推銷點心的小姐只能呆在外面懊惱不已。 一下子,鳳冰、鳳霜就被幾十個男子圍住了,這些男子不是喊著兩個漂亮的小姐交個朋友,就是喊著要請她們喝酒,更多的是向她們邀請跳舞。如果不是唐星輸入的資料,讓她們知道這樣的家伙想干什麼,恐怕鳳冰、鳳霜兩人已經狠狠教訓他們一頓了。 在這些男子遭到拒絕後仍舊圍在四周死纏爛打的時候,一聲冷哼在他們耳邊響起:“都給我滾開!”男子們聽到這麼不客氣的話都惱怒的扭轉頭准備開罵,但看到說這話的人是誰時,立刻夾著尾巴低著頭如潮水般退開了。原本發現自己終于可以靠前來的點心小姐,也在看到了那個人後,立刻推著點心車躲開了。 鳳冰、鳳霜兩人這才發現替自己解圍的人是一個長得蠻俊俏的青年,看他身旁的四個大漢保鏢,相信這個青年應該不是個普通人。 那青年坐在保鏢拉開的椅子上,向鳳冰、鳳霜兩人伸出手說道:“歡迎兩位漂亮的小姐光臨本店,我是店主歐陽東。”原本以為她們怎麼也會和自己握個手報名字,但沒想到兩個美麗的姑娘居然就這麼看著他,根本不和他握手也不和他搭話。搞得歐陽東異常尷尬的把手收回,幸好現在燈光移開了,不然自己臉面就丟大了。 歐陽東好像剛才的尷尬沒發生過一樣的帶著微笑繼續說道:“不知道兩位小姐怎麼稱呼?是第一次來本人這家店的吧?讓我……”他話還沒說完就聽到自己身後有個男子在吼叫著:“兩位美女,快下來一起跳啊!” 歐陽東皺著眉頭往後看去,發現一個走出舞廳的朦朧身影正向這邊揮著手。剛想示意自己保鏢去解決那個不知所謂的家伙時,鳳冰、鳳霜已經站起來走向舞廳,搞得歐陽東不由一愣。而一個機靈的保鏢立刻跟了上去。 看著那兩個美女站在那個家伙跟前,並且開始一扭一扭的跳起來,歐陽東不由得咬牙切齒的低吼道:“兩個裝高尚的臭婊子!等下你們就知道我的利害!”說著就示意小姐拿啤酒來,當啤酒拿來後他立刻倒了兩杯酒,接著從懷里掏出兩粒藥丸放入了酒杯,然後就陰笑著看著舞廳的人群。 鳳冰、鳳霜兩人走到唐龍跟前說道:“主公。”跟在他們身後的那個保鏢聞言臉色一變,慌忙回到歐陽東身邊。 唐龍忙揮手說道:“在這場合別叫我主公,我們是來玩的。你們會不會跳啊?不會?我教你們,這舞很好學的,來,屁股先扭向這邊,然後往左則邁一步。對啦,然後屁股又扭向另外一邊,雙手不要僵硬的擺在兩旁,舉起舞動起來。對,就是這樣!” 機器人的學習能力非常強,在被唐龍手把手教了一遍後,她們的動作就跟唐龍一樣了。于是這三個舞姿相同,動作好看的組合立刻吸引了大批的人群跟著舞動。唐龍看到鳳冰、鳳霜兩人在跳著,但是臉上依然是那幅冷冰的表情,不由再次說道:“你們臉上露出笑容來,然後跳兩步喊一下,這才過癮。” 完全服從命令的鳳冰、鳳霜的兩人臉上露出了笑容,同時也跳兩步就高喊一下,她們的舉動立刻讓那些跳舞的人跟著喊叫起來。唐龍沒有發覺,她們臉上原本很勉強很僵硬的笑容,在叫喊幾次後,開始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了。 那個跟前來的保鏢早就回到歐陽東身邊彙報自己聽來的那句話,歐陽東聞言一愣:“知不知道她們是哪個家族的?” 那個保鏢恭敬的說道:“抱歉主公,她們剛喊了個主公就被那個人制止了,所以屬下根本沒有聽到她們是哪個家族的。” 歐陽東想了一下,把那兩杯放了藥的酒倒掉,接著倒了三杯酒放著,然後向身旁的人命令道:“去拿幾瓶好酒來。”一個保鏢立刻領命退下了。另外一個保鏢靠前歐陽東身邊悄聲問道:“主公,您需要顧忌她們嗎?那兩個美女可是一級品啊。” 歐陽東低聲罵道:“笨蛋,在家主殿下收回所有領地控制權後,只有那些老資格的一等侯爵以上的爵爺,才擁有以前的家臣。那個被那兩美女稱為主公的人身份最低也和我相等。白白招惹敵人干什麼?要是遇到和那4個王爵相熟的人,我父親的公爵之位都可能因此喪失!” 保鏢點點頭不吭聲了,歐陽東在喝了一口啤酒後繼續低聲說道:“父親再立點功勞就可以晉升二等公爵了,我們可不能在這時候鬧事。” “主公,為什麼原來的家臣最高位的只是三等公爵?按照老爺原來的資格,起碼也是三等王爵啊。”一個保鏢不解的問。 “哼,三等王爵?家主殿下那6個最親信的人也只有4個獲得三等王爵、2個獲得上將而已,你以為王爵是那麼好獲得的啊。”歐陽東冷哼道。 “哇,如果老爺登上二等公爵的位置,那麼豈不是老家臣中地位最高的了?!”保鏢驚喜的說道。 “那當然,父親是家主除了幾位王爵和上將外最信任的人。”歐陽東自得的說道。 “如果家主的領地擴大了,那麼老爺很有可能是第一個成為一個星球的總督呢!”保鏢忙拍馬屁。 “不可能的,家主殿下還有他的那些親信啊。”歐陽東搖搖頭說道。 一個保鏢故作嚴肅的說道:“主公,恕屬下說句不應當的話,家主殿下不可能讓那幾位王爵當總督的。我想到時候家主殿下會剝奪那幾位王爵的爵位,把她們拉到後宮去當妃子。到時老爺就是家主殿下的第一親信了,成為唐家的第一總督,不是老爺還能是誰?” 歐陽東笑罵道:“你這混蛋,王爵大人都敢拿來說?呵呵,總督這位置倒不稀奇,希奇的是將來的丞相之位啊,你沒看到那些爵爺都拼死拼活的要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嗎?都盯著那個位子呢。” 一個保鏢有點遲疑的說道:“主公,現在我們唐家的兵力如何?別到時……”保鏢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忙閉上嘴巴。 歐陽東不介意屬下的失言,樂呵呵的笑道:“你們沒有門路,所以不清楚我們唐家有多厲害,告訴你們吧,父親親口對我說過,單憑那1000艘白鯨戰艦我們就可以橫掃整個無亂星系,如果不顧治理占領星的話,現在早就占領幾十顆星球了!” 聽到這話,保鏢們都深感自己跟對人了,這個父親是重臣的公子哥,前途無量啊。 “呼,還真過癮。”一身大汗的唐龍帶著鳳冰、鳳霜回來,也不理歐陽東是什麼人,徑自拿起啤酒就灌了起來。 “啊,您好,我是歐陽家的歐陽東。”歐陽東非常禮貌的站起來向唐龍伸出手。光線很不好,所以歐陽東沒有看到唐龍長成什麼模樣。 “你好。”唐龍握了一下歐陽東的手,沒報自己名字的坐下和鳳冰兩人聊起天來:“好久沒跳得這麼過癮了,搞出一身大汗,不休息一下不行。那幫搖頭晃腦的家伙跳得非常激烈,居然到現在還不退下去休息,真是佩服啊。”說著唐龍指了一下舞廳中十幾個腦袋晃個不停的家伙。 正懊惱唐龍高傲樣子的歐陽東聞言立刻掏出一粒藥丸笑道:“這位公子,他們會跳得這麼過癮全是因為吃了這個東西的緣故。” 唐龍拿起那粒藥丸看了看,向歐陽東問道:“這是什麼?” 歐陽東忙解釋道:“這叫搖頭丸,吃了它,音樂一響腦袋就會不由自主地搖擺起來,非常過癮的。您要不要試一下?這可是地球星來的好貨色啊。” 唐龍聞言心頭一跳,假裝不在意的拿著那粒藥丸東看西看,並用不屑的語氣說道:“這東西有血腥瑪麗這麼過癮嗎?”血腥瑪麗是一種注射用的紅色迷幻劑,號稱宇宙最頂級的毒品,上次唐龍在SK23連隊基地干掉那些聯邦軍官時,那些軍官就是注射了這種迷幻劑。 歐陽東豎起拇指頭笑道:“您是行家,這搖頭丸當然比不上血腥瑪麗,不過那血腥瑪麗實在太貴了,不是我這樣的人能夠享受得起的。但是我有地球星來的好貨色,效果雖然沒有血腥瑪麗那麼好,但是也具有不同的風味,您要不要試試?”說著歐陽東就掏出一個透明的小玻璃瓶,里面裝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唐龍接過玻璃瓶晃動了一下後問道:“這是什麼?怎麼用?” 歐陽東介紹道:“這是地球星最上等的海洛因,可以直接吸食,可以加在香煙里來抽,也可以稀溶了注射,不同的用法有不同的感覺,而且不用什麼特別的工具,非常方便。” “也就是說這是地球星來的毒品了?”唐龍冷冷的問道。 歐陽東沒有聽出唐龍語氣已經變了,點點頭笑道:“是啊,這是地球星來的毒品。地球星那邊有嚴格的禁毒法案,我們這邊卻沒有什麼禁毒法律。我們熟悉的那些毒品都可以在這光明正大的買賣,地球星的人看到這一點,還不立刻跑來搶奪市場啊。現在他們在開拓市場的前期,這些毒品都是半買半送的,等正式開張後,這一小瓶起碼要好幾萬呢。怎麼樣?如果您有興趣的話,我可以介紹幾個賣家給您哦。” 唐龍正要說話時,突然有個人冷哼插嘴道:“先生,我勸你不要碰這些東西,碰了它不但家破人亡而且還禍國殃民!” 歐陽東的保鏢立刻走過去挽住那個人的雙臂低聲說道:“上官文公子,您喝醉了,讓我們送您出去吧。”說著不理會那個人的掙紮,捂住他的嘴巴,把他給拖了出去。 歐陽東輕蔑的看了那人一眼後向唐龍笑道:“不用理上官家那個落魄戶,公子您需要這些貨物嗎?如果您信不過那些地球星人,可以直接和我交易的。” 唐龍想了一下後,跟鳳冰要了一疊鈔票遞給歐陽東後說道:“我先試試看效果好不好再說。”說著就起身准備離去。 接過鈔票的歐陽東笑道:“放心,保證您滿意,下次來我給您打個5折。”唐龍點點頭不吭聲離開了。 在唐龍走後,歐陽東對手下笑道:“這個小凱子家里有錢的很呢,只要他試過一次就會脫離不了那東西的,沒有門路的他只能來找我了。哈哈,1000元的東西居然可以賣上一萬元,毒品這東西還真好掙呢。”說著就甩了十來張鈔票給手下,搞得他的手下拼命拍起馬屁來。 朝門口走去的唐龍把那裝著毒品的玻璃瓶交給風冰,風冰會處理掉這些東西的,然後邊走邊問道:“這個叫上官文的家里什麼情況?” 鳳冰沒有開口,反而是鳳霜說道:“上官文的上官家曾是唐家的家將,可惜上任家長在進攻紅獅星的戰斗中陣亡了,自此就一落千丈。” “僅次于家老的家將啊,上官家以前應該蠻不錯的,就算一落千丈,上官文也不應該如此落魄啊?”唐龍感歎道。剛才歐陽東的保鏢拉上官文出去的時候,唐龍看到上官文的衣服很舊,再加上歐陽東輕蔑的眼神和語句,說明那個上官文已經落沒了。 鳳霜依然用毫無感情的語氣說道:“據說上官家現任家長為了減輕開銷,開始分家,屬于三房的上官文連同他的妹妹都被趕出了上官家。而他母親早逝,父親跟隨前任家長陣亡,他的財產只是一棟破舊的小屋。他的妹妹上官玉參加了政府人員招聘,獲得一等子爵爵位。” 唐龍吃驚的說:“一等子爵?新人居然可以連跳五級?她是干什麼的?” “她負責化學研究的工作。” “恐怖襲擊時沒有傷到她吧?”唐龍緊張的問。他可不希望一個一被錄取就被授予一等子爵的優秀人才就此完蛋了。 “她只是一個小研究員,恐怖分子沒有把她列為目標。” “還好,那個上官文又是什麼爵位?”唐龍松了口氣的問。 “上官文沒有參加招聘,原因是他打工掙錢買新衣服給妹妹參加招聘。等他開始准備去招聘的時候,公開招聘已經結束。” “公開招聘結束不是還有推薦招聘嗎?”唐龍知道公開招聘要結束是因為許多一無是處的家伙都跑去招聘,浪費了政府大量的人力物力,為什麼會這樣?誰叫唐龍下令不許收面試費啊。最後沒辦法,在不違背唐龍命令的情況下,負責人員只好搞個推薦招聘,也就是需要有人推薦,才可以面試。 “沒有人給他推薦,他的妹妹要在工作一年後才能推薦自己的哥哥。”鳳霜冷冷的說道。 唐龍點了點頭不說話了,因為這是那些家臣搞出的規定,自己雖然獨裁,但也不能隨意修改這些規定,畢竟家臣也是為了自己好嘛。 出了大門,唐龍馬上看到被人打了一頓的上官文躺在牆角正准備吃力的爬起來,唐龍立刻快步上前扶起上官文,並問道:“怎麼樣,你還好吧?” 上官文呻吟一聲,咧著牙笑道:“還算可以……”話還沒說完,他看到燈光下照耀的唐龍,立刻跪趴在地上恭敬的說道:“草民上官文,參見家主殿下。” 唐龍苦笑的搖搖頭,看來自己要下令不得傳播自己的相片才行,不然以後自己不變裝的話將寸步難行。他一邊扶起上官文一邊說道:“好了,起來吧,不用多禮,我們找個地方談談。” 上官文恭敬的起身肅立低頭說了聲:“遵命。” 某家昏暗的酒吧內,唐龍向拘束不已的上官文笑道:“你熟悉什麼專業?” “化學。”上官文正襟危坐的說道。 “熟悉毒品嗎?”唐龍再次問道。 上官文聞言一愣,然後小心的說道:“草民專門研究過。” “毒品的危害清楚嗎?”唐龍依然問道。 上官文露出嚴肅的神情說道:“禍國殃民!” 唐龍滿意的點點頭問道:“你的化學功底和你妹相比,誰比較厲害?” 上官文雖然不解家主殿下為什麼問這個問題,但還是老實的說道:“我妹妹的能力比我強好幾倍。” 唐龍突然站起來,拍拍上官文的肩膀笑道:“我任命你為毒品取締署署長,領一等伯爵爵位,任務是清除本家勢力范圍內的所有毒品,抓捕所有制毒、販毒者和吸毒人員。明天到麗舞部長那里領取任命書。”說完不等上官文回答就帶著鳳冰兩人離開了。 被唐龍突然站起來而嚇一跳上官文,在聽到這話後整個人愣在那里,直到咖啡都冷了,他才清醒過來准備謝恩,可惜唐龍已經回家了。 中州星某平民住宅區內,有棟矮小的四房小屋宅。此刻這小屋外正快步走來一個人影,這就是興奮異常的上官文。他來到門前還沒來得及敲門,光芒罩住了上官文,大門被打開了。上官文眯著眼看到門口站著一個線條優美的女子,而且一句甜美的聲音傳入耳朵:“哥,你又去喝酒了?”就知道是自己妹妹上官玉了。 心情非常好的上官文立刻一邊搖著頭走入大門一邊說道:“沒有,我沒有喝酒。” 進入房內在燈光下,可以看到這個等待她哥哥回來的女子擁有一張嬌柔美麗的臉孔。上官玉聽到哥哥的聲音充滿喜悅的味道,不由問道:“哥你遇到什麼好事啊?你好像很高興……”上官玉才說到這,她就發現自己哥哥臉上不但有傷痕還有許多的淤泥,不由得驚呼道:“哥,你和人打架了?”說著就把上官文按到椅子上坐下,並麻利的弄濕手巾替他擦拭。 上官文沒有回答妹妹的問話,反而欣喜地笑道:“小玉,你哥哥我成為一等伯爵了!” “一等伯爵?”用手巾擦著上官文額頭的上官玉聞言好奇的看了一下上官文的胸口,發現沒有那東西後,她不由皺眉說道:“哥,你還說你沒喝酒?” “哎呀,我確實沒有喝酒啊,我身上哪有酒味?”上官文忙辯解。 “不是喝多了酒,為什麼說你是一等伯爵?而且還弄得一身都是傷?” “我確實是一等伯爵啊,我怎麼可能拿這些事來騙你呢?”上官文故意避開身上傷痕的來源。其實上官文還很感激這頓打的,沒有這頓打,自己就不可能遇到家主,就不可能獲得家主賞識的。 “哦,不騙我,如果你是一等伯爵的話,那你的爵位徽章呢?”上官玉說著戳了一下上官文的胸口。 “嘿,等明天你哥我就擁有一枚只刻著一把白色長劍的爵位徽章了,而你徽章上的那一把長槍就不再是我羨慕的對象啦!”上官文得意非凡的說道。 在爵位制度開始實施後,為了讓爵位能夠像軍銜那樣容易辨認,又制定了一種掛在胸口,直徑五厘米大小的圓形金屬塊作為爵銜。 這爵銜很好辨認,圓形金屬底色全部為藍色,代表勳爵的是白色長弓、代表子爵的是白色長槍、代表男爵的是白色斧頭、代表伯爵的是白色長劍、代表侯爵的是白色盾牌、代表公爵的是白色權杖、代表王爵的是白色王冠。至于一等至三等的區別,以勳爵為例,三等勳爵的爵銜上呈三角形刻著三把細小的白色長弓,二等勳爵爵銜上刻著對稱的兩把略大點的白色長弓,而一等勳爵爵銜上則在中間刻著一把比後面爵位都大的白色長弓。其他爵位也以此類推。 “這是怎麼回事?”上官玉看到哥哥不像說笑的,忙坐在上官文身邊問道。 “嘿,說起來真像做了一場夢呢,讓我告訴你……”上官文說著就把遇到唐龍的經過,和唐龍任命自己的事說了一遍。 唐龍不知道自己讓一對兄妹為自己的事討論到天亮,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菲利的家,當他深更半夜帶著兩個美女從一個美人家出來的時候,一種流言在負責警衛各重要官員的衛兵們當中偷偷的流傳開來。

上篇:第一百三十章    下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