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很快,一個禮拜就過去了,古蘭街的環境煥然一新。街道兩旁明亮的街燈和漂亮的座椅,以及那翠綠的樹木,還有那錯落有致的小噴泉,都讓古蘭街充滿潔淨宜人的味道。這條一千米長的街道兩旁,除了一棟巨大而豪華的夜總會、一棟同樣巨大豪華的酒店外,沒有任何建築物的存在。而這夜總會和酒店的名字都有相同的‘飛龍’這兩個字。 此刻兩棟建築的大門口,排著一個四千人的方陣,這四千人全都是黑西裝、黑領帶、白襯衣、墨鏡的標准黑幫打扮,讓人一看就覺得一股森然彪悍的氣勢直撲而來。 唐龍看到這些後,滿意的拍拍唐金的肩膀說道:“以後這里就交給你了。記住一開始盡量不要急著去和其他黑幫火並,專心提高自己地盤的人氣。” 唐金點點頭表示明白,接著他有點擔憂地說道:“老大,你一個人去S區沒問題嗎?要不要讓金一他們幾個陪你去?” 唐龍笑道:“沒問題,S區不是說治安最好的嗎?我又不是去鬧事,只是去看看而已,能出什麼事?再說了,我最多在那待一天就回中州星的,金一他們還是留在這里幫你吧。” “那好,老大回到家給個信,別讓我們惦記。”唐金想想也確實如此,也就同意了。 于是唐龍就這樣兩手空空的走出古蘭街,不過他很快苦惱起來。因為他找來找去找不到車站,最後找到警察時,警察卻告訴他,D區沒有直接通往S區的通道,要乘飛船到武萊國首都星轉機才能進入S區。 “嗚,怎麼這個天堂星這麼變態的?同在一個星球上的區域居然沒有通道連接?唉,算了,順便見識一下號稱宇宙第一大國的首都是個怎麼樣子的吧。”唐龍一邊嘀咕著,一邊登上飛向武萊國首都的飛船。 天堂星S區某家豪華大酒店的餐廳處,餐廳中央的立體電視正播放著武萊的新人氣偶像——星零的MTV。大家都沉醉在星零那甜美的歌聲時,一個正和身旁女伴悄悄細語說著什麼的英俊男士,突然抬頭看了一下屏幕上的星零影像,接著就向服務員招招手。 服務員靠前來禮貌的笑道:“先生,有什麼需要為您效勞的?” 英俊男子拍拍身旁美女的肩膀對服務員說道:“我的女朋友不相信我有本事和那個星零上床。不知道你們能不能幫我證明一下呢?” 服務員眼中光芒一閃,深深的鞠個躬說道:“請您稍等一下。”說著轉身就離開了。 那個美麗的女子看著服務員就這樣走了,不由向英俊男子問道:“他怎麼這樣就走了?不是說這里……” 英俊男子打斷美女的話晃晃手指頭笑道:“我的公主,這您就不明白了,他們要先計算一下完成委托的費用是多少呢。您看,那個服務員不正在向上頭彙報嗎?”美女抬頭看去,發現那個服務員正對這通訊器說著話,不由點了點頭。 美女喝了口酒後突然看著英俊男子笑道:“您這麼清楚這些,您的太子之位是不是也是這樣繼承而來的?” 英俊的男子做出一個誇張的表情說道:“天哪,您怎麼能這樣想我呢?我的皇兄真的是因為遇到空難而去世的啊。” 美女笑了笑:“好了,您不用急著辯解,如果您那皇兄不意外逝世的話,我也不會屬于您的。”說著深情地凝望著英俊男子。 英俊男子靠前去吻了一下美女後低聲說道:“是啊,所以在我得知皇兄逝世後,我立刻向天神祈禱,感謝天神對我的寵愛呢。” 美女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那個服務員走過來送上了一份菜單,並且悄聲說道:“抱歉,有許多個大老板都點了和您一樣的菜,您的菜只能排在第六位了。” “第六位?”英俊男子皺了皺眉頭,拿起菜單一看,不由得和美女相視一笑,然後對服務員說道:“如果我付出10倍的價錢,那麼我可以排到第幾位呢?” “哦,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您將是第一個享用這道菜的人。”服務員滿臉恭敬的說道。 “嗯,那麼去劃賬吧。”英俊男子遞出一張卡,服務員接過卡片後說了句:“請等待三天。”就退下了。 看到身邊沒有什麼人,英俊男子向身旁的美女說道:“怎麼樣,是不是迫不及待的希望三天時間快點過去呢?” 美女臉紅了一下說道:“看您把我說得像一個饑渴的淫婦一樣,有您這樣的未婚夫的嗎?” “嘻嘻,您不是淫婦,您只是個喜歡美女的公主而已。”英俊男子嬉皮笑臉地說。 美女瞟了英俊男子一眼嬌嗔道:“到最後還不都便宜了你這個色狼皇太子嗎?” “那還不是得多謝您啊,沒有您,我哪能占那麼多便宜呢?”英俊男子說完就和美女熱吻起來。 這家酒店的頂層某房間內,一個中年人看了屏幕上顯示的資料後,不由樂道:“這個星零還真值錢,居然有人願意花費一萬億和她春宵一宿。好,去找她的經紀人,讓她立刻過來陪客。”這話是對站在他面前的一個年輕人說的。 那個年輕人點點頭去執行命令了,大概在過了幾小時後,這個年輕人再次出現在中年人面前,他滿臉羞愧的說道:“抱歉老板,星零的經紀人不同意,我看只有出動部隊才行。” 中年人有點不敢相信的說道:“不同意?她經紀人不知道我們是誰嗎?她不知道費用有多少嗎?” 年輕人說道:“我已經報出我們兄弟會的名字了,並且說明有一萬億的收入,可惜對方毫不客氣地拒絕了!” 正掏出根雪茄點著的中年人立刻惱怒的喝道:“婊子!居然不把我們放在眼里!這個經紀人是誰?有什麼背景?” 年輕人說道:“這個經紀人叫雯娜,是星零的好朋友,沒有什麼背景。” 中年人愣了一下:“沒有什麼背景的人怎麼這麼拽?星零不干這些事的話,那她怎麼在娛樂圈混出名頭的?” 年輕人想了一下後說道:“星零沒有靠誰捧,而是靠自己實力出名的。” 中年人冷笑道:“靠自己實力?哼,我原本還想把星零捧成一個女皇級的交際花呢,可惜這個婊子不要陪客人睡一晚就有一萬億入賬的工作!看來她有福不會享呢,也好,省下那筆收入。派部隊把她給綁架回來,我要讓她成為我們的搖錢樹!” “是,老板。”年輕人行禮退下了。 剛剛結束一場武萊國各地巡回演唱會,回到武萊國首都星休息的星零,看到雯娜氣憤地掛掉電話,不由笑著問道:“怎麼?又是騷擾電話?” 雯娜點點頭,她當然不會告訴星零這電話是有人讓她去陪客的,雖然雯娜隱約聽過這個兄弟會有很大的勢力,但是這種讓星零陪客的電話幾乎天天都有,所以雯娜也沒有怎麼在意。 雯娜坐在星零身旁擔憂地說:“小姐,您為什麼不讓護衛們近距離保護您呢?要知道現在您越來越像人類了,而我們也越來越難掌握您的信號,要是您有什麼不妥,我們會來不及救援的。” 星零笑了笑:“沒事,在來到武萊國這麼久,我不也沒有什麼事嗎?” 雯娜撇撇嘴說道:“您還好說了,一來到武萊國就被黑幫份子看中了,緊接著進入娛樂圈後又受到那些導演制片之類的實權人物騷擾,而登台亮相以後,您有多少次差點被綁走了啊,您還說沒有什麼事?” “納特先生不是都讓我安然無恙嗎?”星零一邊整理行李一邊笑嘻嘻的說。 雯娜愣了一下,她有點小心的問道:“小姐,那個來武萊時在飛船上認識的納特先生只是個武萊國總統的兒子,自己並沒有什麼本事的,您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喜歡?”星零歪著腦袋想了一下後笑道:“是喜歡他啊,你不覺得他很風趣幽默嗎?而且還風度翩翩很會討女孩子喜歡呢。” 雯娜不死心的再次說道:“想最求女孩子肯定會風度翩翩、風趣幽默了,可是您不覺得他只是虛有其表的人嗎?” “虛有其表?不會呀,他很有內涵啊,美酒的年份,各地的風情這些之類的東西他非常清楚呢。”星零再次替那個納特辯解。 雯娜無奈的問了一句:“那麼唐龍先生呢?” 星零聽到這話,身子猛地一震,手中的衣物也掉落在地上,好一會兒星零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說道:“他是一個我認識的人而已。” 雯娜搖搖頭撿起衣物,不在和星零說什麼了。她不清楚為了體驗人類感情,而四處和人交往的小姐,現在性格怎麼會變得這麼矛盾。也不是說小姐一定要喜歡上唐龍才行,畢竟那個唐龍早就音訊全無了。沒有人會強迫小姐去喜歡那個特定的人類,只要小姐真心喜歡的,自己這些人都會衷心的祝福小姐。可是小姐卻沒有分辨人類善惡的能力,那些和小姐交往的人都是希望能夠一親香澤,根本沒有意願陪伴小姐度過漫長人生。 那個納特先生,單從外表和言行來看是個不錯的人選,可不知怎麼搞的,就是對他沒有什麼好感,難道這就是人類和機器人之間的區別?我們這些機器人看人類順不順眼,第一眼就是看他給人是否強悍的感覺。小姐已經越來越接近人類,她的審美觀和我們機器人應該不同吧?算了,只要納特先生不會傷害小姐就行了。 這時一個機器人護衛敲門進來說道:“小姐,納特先生如約來接您去進餐,現在正在客廳等著。” “好的,告訴納特先生,我很快就出去。”星零說著就開始挑選晚禮服了。 雯娜呆呆的問道:“小姐,納特先生約了您去進餐嗎?怎麼我不知道的?” 挑著衣服的星零隨口應了一句:“哦,納特先生直接打我的電話,所以你不知道。” 雯娜聞言一震,用難過的目光看了星零一眼後說了聲:“那麼小姐,我出去了。”就離開了房間,她會這麼難過是因為星零把只有自己這些人知道的電話號碼告訴給一個外人,而且這個外人約會小姐,小姐居然不告訴自己,在感覺上,自己等于被小姐排在外人那一列了。 待在客廳的一個擁有一頭金發,高大英俊的年輕帥哥,看到雯娜走出來,忙站起來像雯娜行個紳士禮,用溫和的語氣說道:“美麗的雯娜小姐您好,我們有一個禮拜沒有見面了吧?” “哦,您好,納特先生。小姐正在換衣服,請您稍等一下。”雯娜雖然沒有什麼心情理會這個年輕人,但仍強打笑容的回應納特的問候。 善于察言觀色的納特,發現雯娜的笑容有點勉強,也就不多說,點點頭坐下了。正當兩個人坐在客廳沒話可說的時候,滿面春風的星零穿著一套低胸露背的黑色晚禮服從房內走了出來。納特立刻快步起身走近星零,一手送上鮮花,一手托起星零的手,在手背輕輕的親吻了一下。 兩人一邊寒暄一邊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納特回頭對雯娜笑道:“請放心,晚上12點之前,我會把星零小姐送回來的。”雯娜只能無語的點點頭。 當星零坐上納特的跑車駛遠後,雯娜帶著機器人護衛開車跟在後面。很快,進入市區的納特停下車,帶著戴了墨鏡的星零進入了一家首飾店,而雯娜的車則停在遠處,遙遙的監視著四周情況。 坐在雯娜身旁的護衛可能感覺到雯娜腦電波有點混亂,向雯娜問道:“怎麼了雯娜?你的程序有點混亂呢。” 遙看著星零歡快的挑選著各種首飾的雯娜,聞言一愣,但很快搖搖頭說道:“沒什麼。” 坐在駕駛室的護衛回頭笑道:“還說沒什麼,我們這些人都能感應到你的磁場很混亂呢,是不是感覺到小姐疏遠了我們?” 雯娜歎了口氣:“你們也有這種感覺?” 雯娜身旁的護衛笑道:“我們這種感覺比你還早出現,畢竟在我們被小姐調到外圍守護的時候,你還陪在小姐身邊。不用擔心,小姐越來越像人類,她需要自主的時間就會越來越多。我建議你去看看《父母和孩子》這本書,你現在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就是父母看到孩子長大後,覺得孩子不再需要自己照顧了的那種失落感。” 雯娜呆了呆,然後歎了口氣:“也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吧,唉,順其自然好了。” 就在這時,駕駛副座的護衛指著街上的一個人說道:“那個人非常強大,他的精神承受力比其他人大了好幾十倍。”雯娜轉頭看去,發現一個穿著全套黑色西裝,戴著W型墨鏡,擁有一頭飄逸黑發的年輕人正在街道上漫步過來。 “嗯,瞬間爆發力非常強悍,耐力持久方面也久得嚇人,絕對是個優秀的人才。”雯娜身旁的護衛已經開始對這個人進行全息掃描了。而駕駛室的那個護衛更是誇張的進行裸體掃描,他一邊掃描還一邊說道:“哇,看這身肌肉,每一塊里面都包含著強大的力量,他的身體年齡只有20歲左右,看了這麼多人還從沒看過如此年輕優秀的人物啊,絕對值得珍藏!” 而另外三個護衛則同時喊道:“靠!好東西一個人享用?還不快傳給我們讓我們欣賞一下!” 雯娜聽到這些對話後,苦笑的搖搖頭,她雖然了解機器人的審美觀是以一個人強悍以否來做標准的,但沒想到身邊這幾個伙伴卻癡迷到瘋狂收集能看到的強悍人類的影像。幸好他們是機器人沒有什麼性別傾向,不然肯定會懷疑他們是同性戀了,因為他們收集的強悍人類影像中,絕大部分都是男人啊。 也許雯娜把自己的性別定位于女性,所以她看人的目光和自己這幾個伙伴不同,同樣也不同于人類女性的審美觀。她看重的是氣勢,為此還特別制作了一個程序呢。這個程序是通過感測目標周圍的溫度、氣味、身體反光之類的東西,來斷定這個人擁有什麼樣的一種氣勢。如殺人如麻的家伙,他的氣勢里就是血紅色的。如果對方是個平凡家伙,那麼他的氣勢就是一種乳黃色,那個納特就是這種顏色,所以雯娜才不怎麼喜歡他。 雯娜看自己伙伴這麼興奮,也就隨意感測一下那個人的氣勢,這一感測讓雯娜呆住了,因為那個人的氣勢居然有金紅兩種顏色。金色是只有那些常年身居高位的人才具有的氣勢,而紅色不用說是殺人無數的人才擁有的氣勢,同時擁有這兩種氣勢的也不是說沒有,像一些征戰沙場多年的將軍就有這樣的氣勢。但是擁有這兩種顏色濃度如此鮮明的人卻是從來沒有見過的,難道這個20多歲的年輕人年紀輕輕就具備崇高的地位,而且征戰沙場多年了? “他不是個普通人,而是一個擁有崇高地位,經過戰火洗禮的軍人。”雯娜關掉程序後說道,幾個護衛立刻點點頭說了聲:“難怪。”就繼續偷拍。 關掉程序的雯娜突然發現,原來人類也有可以察覺出這種氣勢的人,不見街上的那些女性都偷偷的看著這個戴著墨鏡的小伙子嗎?而且這些女性各個年齡段的人都有。這樣看來,那個走在街上偶爾會有年輕少女回頭看兩眼的納特,和這個小伙子根本沒得比啊。為什麼這麼說?因為人家連墨鏡都沒摘下,就吸引了這麼多異性的目光啊。相信這些女性不是看重他的外貌,戴著那墨鏡等于遮住了臉,帥不帥誰能看出來?可惜自己小姐就是沒有辨別人類氣勢的能力,不然也不會跟那個納特去約會了。 走在街上的唐龍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被幾個審美觀與眾不同的家伙偷拍了,他辦走邊看的邊嘀咕:“這就是宇宙第一強國的首都?沒什麼感覺啊,不就是車多了點,人多了點,樓房多了點而已嗎?唉,真是失敗,早知道武萊的首都是這樣的,我直接在機場轉機不就得了,還特意跑出來浪費時間。不過算了,既然來了就住上一宿吧,看看武萊首都的夜景也不錯。嗯,有點口渴,找家冰飲店休息一下。”說著唐龍就開始四處張望起來。 當唐龍把頭扭到一邊經過那家首飾店的時候,星零也正和納特有說有笑的從店里走出來。雙方都沒有留意到對方,嘭的一聲,星零被撞倒在地,唐龍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說著對不起,並想扶起星零。 可是納特早一步攔住唐龍,一邊扶起星零一邊對唐龍罵道:“他媽的!你沒長眼睛啊!怎麼走路的!真不知道你媽是怎麼教你的,戴副墨鏡炫耀什麼啊?是瞎子就拿根盲人杖再出來現世!”他會這麼激動是因為他看到唐龍碰到了星零身上那個自己夢寐以求,渴望好好把玩的地方。他卻不知道這話連星零也罵進去了。 許久沒有挨過罵的唐龍本來因為是自己撞了人而准備忍氣吞聲的,但聽到納特罵得那麼難聽立刻惱怒的罵了回去:“操!我已經道歉了你還罵個鳥啊!顯什麼讓女士先走的紳士風度?這可是街道啊,如果你自己先出門,那樣我還可以把你撞個終身殘廢了!還有你說戴墨鏡的是瞎子,你身邊的女人也戴了墨鏡,是不是她也是個瞎子啊?應該抓根木棍再出門啊?” 納特聽到這話立刻恐慌地向星零道歉,然後面目猙獰的對唐龍喊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敢這樣子跟我說話!”這時納特的保鏢已經靠了前來。 唐龍豎起中指罵道:“我才不鳥你是誰,不服氣的話單挑,就算你是武萊總統的兒子我也會讓你明白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而此刻街對面車內的一個護衛向雯娜問道:“我們要不要去幫忙啊?他們有可能打起來呢。” 雯娜還沒有出聲,另外一個護衛就笑道:“幫什麼忙,那種保鏢來20個也不是那個年輕人的對手。”他這話一出立刻有護衛喊道:“我說他可以擋住30個!” “不,他能擋住25個!” “打賭!” “賭就賭,賭你的那瓶潤滑油!” “靠,瞄上了我的藏品?殺你!我要你的那把維修刀!” 聽到這些雯娜只能搖搖頭地說道:“小姐在那里,他們打不起來的。”聽到這話,護衛們立刻有氣無力的哦了一聲。 納特正要讓保鏢把這囂張的小子狠狠地教訓一頓,不忍眼前這個年輕人受到傷害的星零,拉住納特的手勸道:“算了,既然人家已經道歉了,我們也就算了吧。”她由于怕被人認出自己的身份,所以一直低著頭。 而唐龍則被納特和圍在身邊的保鏢吸引了目光,一直沒有看清自己撞倒的人長得什麼模樣。不過就算他看清了,恐怕也就是戴墨鏡的美女這個印象了。誰叫他只在電視上看過一次星零啊,去到無亂星系後根本沒有時間看電視聽音樂,過了這麼久,如果他還能記住星零的聲音那就算他厲害。 被玉手一握,納特心情立刻舒暢起來,他滿臉笑容地說道:“好,既然您開了口,那麼就放過他一馬吧。”說著不理會唐龍,徑自送星零上車。不過在他上車的時候,扭頭向那幾個圍住唐龍的保鏢使了個眼色,然後獰笑的看了唐龍一眼後才關上車門。 車子開走後,一個保鏢立刻猙獰的對唐龍笑道:“小子,不夠運得罪了我們少爺,准備在醫院里躺他幾個月,好好懺悔吧!”說著就准備撲上去,不過他立刻發現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拳頭,然後鼻門一疼、一酸,昏倒了。 唐龍揮拳擊倒一個人後,立刻來了兩個側踢、一個旋風踢、還有一個倒掛金鉤,圍住他的5個保鏢就這樣躺倒在地下。唐龍踢踢幾個躺在地上的保鏢身體,冷笑說道:“哼,我就知道會這樣,說一套做一套,典型二世祖的做法。”然後就拍拍手繼續去尋找冷飲店了。 “哇,精彩,動作如云流水,比電影明星還厲害,太棒了!”觀看了全過程的護衛們紛紛為唐龍的動作叫好,搞得雯娜無奈的說:“拜托,快跟上小姐吧,他們走了有一段時間了。” “噢,好的。”護衛立刻啟動車子,朝著腦中地圖上的一個亮點駛去,這是在星零失去和他們之間腦波聯系能力後,他們為了不跟丟星零,而在星零的手機、衣服等物品內安裝的信號器發射信號。 待在轎車上的星零雖然應和著納特的話,但是心中卻老是思考著那個小伙子罵人的聲音怎麼讓自己覺得那麼熟悉呢?剛好這時聽到納特說什麼、什麼加點糖味道就比較好了,星零身子猛地一震,驚喜的喊道:“唐龍!他是唐龍!” “嗯?唐龍?什麼唐龍?”納特看到星零這樣激動的樣子不由得心中一抖,因為唐龍這個名字絕對是個男人的名字。 “快回去剛才那家首飾店!”星零大喊道。 開車的司機被嚇了一跳,他接送星零這麼多次了還沒見過星零大喊大叫的樣子,不由把目光放在少爺身上。納特沉重的點點頭,示意司機可以掉頭。在車子往回趕的途中,納特小心的問道:“那個唐龍是不是指戴墨鏡的那個年輕人?” 星零滿臉歡喜地說道:“是的,就是他。”說到這,星零又懊惱起來:“我怎麼會沒有聽出他的聲音呢?我應該在他開口時就認出來的啊!” 納特看到星零神態時常的樣子,立刻知道這個叫唐龍的人是星零一個很重要的人,他偷偷的拿出手機,准備發個信息給自己的保鏢,讓那個人永遠消失。 他一邊小心的輸入信息一邊強裝笑臉的問道:“那個唐龍是你的什麼人啊?”這句話完全沒有了以前那種溫和的語氣,因為納特是咬牙切齒的問出來的。 星零完全沒有注意到這點,反而心不在焉的隨口說道:“他是我弟弟。” “你弟弟?哦,該死!”納特一聽立刻慌張的拿起手機就撥號碼,一接通就急切地喊道:“你們沒對那人怎麼樣吧?”他完全沒有思考,如果那個人真的是星零的弟弟,一見面就知道啦,怎麼可能在事情過後才會認出來呢? “少爺,對不起,我們沒能好好教訓他,反而被他狠狠的教訓了一頓。”保鏢小心的說道。 納特一聽沒有得罪未來的小舅子立刻歡喜地喊道:“好,太好了!他是星零小姐的弟弟,你們馬上給我找到他!” 保鏢原本在聽到納特說好的時候還以為納特說反話,等聽到那個年輕人是星零的弟弟,不由得苦笑不已,看來這次自己挨的打白挨了。不過他很快苦惱起來,因為剛才自己這些人都被打暈在地,根本不知道那年輕人跑哪去了。這話當然不能跟少爺說,只好找行人問問了,反正那個戴著W型墨鏡的年輕人走到哪都很顯眼。 遠遠跟著的雯娜他們,發現納特的車子突然掉頭,不由得一愣。雖然都奇怪納特在搞什麼鬼,但也立刻跟著掉頭。當來到那家首飾店的時候,發現納特的車子還沒停穩,星零就跳下車在那里神色焦急的四處張望,而納特則訓斥著一個留守的倒黴保鏢。 雯娜他們以為發生什麼事,也不管自己隱藏保護的任務了,立刻下車來到星零跟前詢問道:“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星零一見雯娜,立刻拉住雯娜的手焦急的說:“那個人是唐龍!那個人就是唐龍啊!” “那個人是唐龍?啊!您說那個戴墨鏡的小伙子就是唐龍?!”醒悟過來的雯娜驚訝的喊道。而那幾個護衛,聽到這話,立刻在腦中交流了一句話:“原來他就是唐龍,難怪如此厲害。” 星零急切的點點頭說道:“是的,就是他,你們快找到他啊!” 納特看到四周很多人都望著星零,忙靠前來說道:“星零小姐,您不用急。您先上車,有人看到您的弟弟往這條街走了,我的保鏢已經先一步追去,相信我們可以很快找到他的。” 星零也發覺越來越多人注意自己,也就點點頭上了車。車子緩慢的往那條街駛去,而納特和雯娜等人則向那條街跑去。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