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看到唐家的戰艦突然加速朝自己沖來,唐龍當然知道他們想干什麼,嘴角陰陰的一笑,把手一揮命令道:“射擊!” 唐龍的旗艦隕石號並沒有遵照唐龍的命令射擊,反而把所有能量都注入防護罩內,並且開始緩慢的後退。雖然隕石號沒有射擊,但是躲在大氣層內早就為火炮充滿能量的92艘唐龍戰艦,聽到唐龍的命令後立刻按下發射按鈕。數十萬道激光束,就這樣沖出了大氣層。 正嗷嗷叫著沖過來的唐家戰艦,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數十萬道突如其來的激光束打了個兜頭兜腦。一瞬間的功夫,20多艘戰艦就這樣被氣化了。X戰艦會一下氣化,是因為那20艘蜂巢戰艦集中攻擊的功勞,至于多出的零頭就是其他戰艦的功勞了。 唐納文比較好運,他前面的一艘戰艦替他檔了禍。雖然沒有一道光束擊中唐納文旗艦,但也把唐納文嚇得傻在那里。他搞不清楚中州星什麼時候擁有這麼強悍的防空炮火,不過當他看到印象深刻的那種蜂巢戰艦緩緩的從大氣層冒出來時,他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當然,他只以為唐龍投靠凱撒家,把凱撒家的艦隊帶過來了。 “……撤退……撤退!”呆滯的唐納文突然拼命的喊了起來,因為他不但看到了那20艘蜂巢戰艦,也看到了唐龍那22艘X戰艦以及50艘凱撒家的高級戰艦。唐納文終于知道自己在把唐龍派出去攻打紅獅星的時候就被唐龍出賣了,不然怎麼解釋這些駐紮在紅獅星的凱撒家戰艦,會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中州星呢? 唐納文的副官小心的問道:“主公,我們撤到哪里去?” “烏蘭星、歐德星哪個都行,快!快空間跳躍!”唐納文兩眼通紅的喊道。 副官被唐納文猙獰的樣子嚇了一跳,不敢多說什麼立刻遵命執行了。 看到唐納文跳躍逃走了,唐龍可惜的搖了搖頭。不久前愛爾希就提議自己應該把唐納文迎接進中州星後才把他們抓捕,這樣不但不會讓他逃走,還可以獲得那44艘的X戰艦。可是如果唐納文在進入星球前發現不對勁,拼死反抗讓地面民眾遭到傷害,卻又是自己不願意見到的。唉,沒辦法,逃了就逃了吧,反正他一個沒根據地、沒戰艦、沒金錢的人弄不起什麼大浪。 那些殘存的唐家戰艦驚慌的看到家主逃走了,也想跟著逃走。可惜這些戰艦已經被唐龍的X戰艦和高級戰艦包圍了,正前方還有20艘蜂巢戰艦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沒辦法跳躍,同樣也沒辦法逃走的他們,只能發出通訊投降了。 此刻遠離戰場觀看了這一幕的,那艘唐仲普的旗艦上,唐仲普的副官驚慌的向唐仲普問道:“主公,我們怎麼辦?” 唐仲普歎了一息說道:“還能怎麼辦?你們的家人都在中州星上呢,投降吧。” “是。”副官臉上湧起欣喜之色,立刻去執行命令了。聽到自己主公投降,戰艦上的士兵們都松了口氣。畢竟自己的家人都在中州星,反抗的話很可能連累到家人。 唐仲普坐在指揮椅上,默默的看著屏幕上唐龍的戰艦越來越大,心中翻騰不已的想到:“沒想到啊,雖然早就知道唐龍會造反,可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快。到底他是怎麼把凱撒家的那些戰艦收服的呢?他不會真的投靠凱撒家了吧?陳抗經理不是說唐龍這個家伙絕對不願意呆在別人手下嗎?搞不懂啊。”想到這唐仲普不由搖搖頭。 接著唐仲普想到什麼的自嘲地笑了一下繼續想道:“陳抗經理讓我認他做干孫子,呵呵,人家現在有兵有權還要我去認他嗎?哼哼,幸好夫人女兒等人一得到武萊合眾國的戶籍,就去武萊國首都圈看那個別墅了。如果還留在中州星上,真不知道唐龍這家伙會不會對他們下手呢。其實我現在就可以去武萊國,中州星已經沒有什麼值得我留戀的。但為了不讓組織說我沒有完成任務,還是找個機會認唐龍做干孫子,以便了事走人。” “嗯?除了唐仲普這個家老外,其他家老全部戰死?那唐納武副家主呢?也戰死了?”唐龍有點驚訝的問,他根本沒有看到副家主的旗艦啊。 “戰斗記錄上沒有記載有摧毀唐納武旗艦的記錄,詢問了那些投降的士兵和查看他們電腦記錄,也沒有發現唐納武在紅獅星被摧毀的記錄。根據分析,可能唐納武在戰斗開始前就見機跳躍逃走了。”唐龍旗艦的情報官回答道。 “嗯,既然逃走了就算了。”唐龍點點頭說,在情報官退下後接著撥通莎麗和潔絲的通訊:“收編投降士兵、維修戰艦、回收信息阻隔器等等這些之類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我到地面去看看。” “是。”莎麗和潔絲敬禮回應道,對于唐龍交待的這些任務,她們這段時間來可是非常做多了,根本沒有什麼困難。 原萬羅聯邦領地的某顆星球上,某家大公司的董事長辦公室內。 站在一張放有董事長字樣名牌的豪華大班桌前的陳抗,正和那個一身雪白西裝,帶著金絲眼鏡的總經理,通過立體影像電話說著話:“總經理,唐龍不願意把經濟和武備交給屬下來管理。” “哦?你沒有向他說明好處嗎?”總經理眉頭皺了皺,語氣有點責怪的問道。 陳抗苦著臉說道:“把所有好處都詳細說給他聽了,他就是不願意。甚至當屬下威脅不賣他武器的時候,他居然凶惡的說,要是卑職敢這樣做就把屬下和屬下公司給滅了。”說到這陳抗發現總經理臉色一變,慌忙立刻接著說道:“聽到唐龍這樣說,屬下當然是立刻笑著表示這是開玩笑的,並表示願意送他10艘X戰艦和20艘裝滿物資的高級運輸艦做為賠禮,他一聽立刻說他也是開玩笑的。” 總經理神色緩了下來,他點點頭說道:“你記住,以後做什麼都要來軟的。唐龍這家伙就是吃軟不吃硬,你要用軟繩索套住他。” 陳抗巴結的點點頭笑道:“屬下曉得了。”說完陳抗又小心的問道:“總經理,那我們應該怎麼去控制唐龍的經濟和武備呢?” 總經理不屑的冷哼一聲說道:“哼,還不簡單,暗地里讓那些商人不要和唐龍交易,再派人暗殺唐龍手下的科學家工程師。讓他有貨物賣不出去,有工廠卻沒有工程師。看到時候經濟衰退、工廠倒閉的他,來不來求你去接管經濟和武備!” 陳抗心頭一跳,總經理還真夠狠的。當然,陳抗心中這樣想,臉上卻帶著笑容說道:“總經理高招,屬下受教了。” 總經理剛想說什麼的時候,陳抗的通訊器響了。陳抗看了一下通訊器,神色一變,整張臉都充滿了驚訝的神態。搞得總經理好奇的出聲問道:“什麼事?” 回過神來的陳抗吞了下口水,用不敢相信的語氣說道:“總經理,唐龍占領中州星了。唐家除了唐納文這個家主外,不是投降唐龍就是戰死或者失蹤,唐家已經完了。” 總經理眉頭一挑,眼露精光的說道:“這麼快就占領了中州星?上次不是說他才只有23艘X戰艦嗎?難道他就憑這23艘戰艦占領了擁有幾百艘戰艦的中州星?” 陳抗聞言看了一下通訊器,然後抬頭說道:“十多天前,他被唐納文命令去攻打凱撒家的紅獅星。這次戰役他不但占領了紅獅星,還俘虜了70艘的戰艦。其中有20艘,就是上次屬下向您提起的那種蜂巢戰艦。” “俘虜戰艦?”正調出凱撒家的情報察看的總經理聞言一樂:“唐龍有夠厲害的,從來就沒聽過占少數的一方,能俘虜占多數一方的戰艦。嗯,不錯,繼續說下去。”說著就去看凱撒家的情報了。總經理根本不可能記住凱撒家的資料,要不是因為凱撒家是唐龍所在唐家的敵人,他還沒有興趣去知道這些渺小勢力的情況呢。 陳抗再次看了一下通訊器後繼續說道:“唐龍在紅獅星呆了10天左右,把紅獅星能夠運走的物資、能夠拆除的工廠和那些人才,以及投降士兵的家人全部運走後,才向唐納文報告占領了紅獅星。他很可惡,在唐納文面前故意表示自己只剩下7艘戰艦,不能防守紅獅星,需要唐家的增援。在唐家調動所有兵馬前來增援後,又故意讓紅獅星凱撒家的人向凱撒星求救。在凱撒家和唐家雙方開戰的時候,唐龍已經帶著戰艦占領了中州星。” “接著就是損失慘重的唐家戰艦回到中州星,卻被等待多時的唐龍摧毀。是不是這樣啊?”總經理插嘴問道。 “是的,總經理英明。”陳抗巴結道。 “嗯,按照情報顯示唐龍應該不會搞這些陰謀詭計,他在萬羅聯邦的時候給人感覺只是個他一條腸子直通到底的人。這個計劃是別人替他想的?還是唐龍已經轉變了自己想的?”總經理好奇的問道。 陳抗笑道:“應該是唐龍從萬羅聯邦帶出來的部下替他想出來的,雖然唐龍他很想表露自己很有陰謀家的才華,但他那笨拙的表現讓人一看就能看出來。所以他沒有變,還是那種直腸子的人。” “他從聯邦帶出來的那些部下全都是妓女,哪有可能具備什麼本事。”總經理不相信的搖搖頭說道。 “她們並不是普通的妓女。”陳抗神色沉重的說道:“屬下曾詢問過那些嫖宿過SK23連隊,而沒被殺死的萬羅聯邦軍官。發現那些妓女在服務客人的時候,都向客人請教各種問題,而且還向某些有權力的客人要求了許多各種教學資料。她們在不接待客人的時候,不是進行軍事訓練就是進行文化學習,所以她們的知識才華並不比從專業學院出來的人差。” “哦,這麼說這些妓女都是人才啰?”總經理還是那副不相信的表情。 “是的,屬下曾見過她們。如果不知道她們的底細,根本不可能看出她們曾是妓女。她們給人的感覺完全是一個學識豐富,出身高貴的千金小姐!而且她們擔任職務的工作,都做得很好。”陳抗肯定地說道。 看到陳抗的臉色,總經理也恢複了嚴肅的神態。他點點頭說道:“怪不得,難怪SK23連隊是萬羅聯邦軍妓連隊中等級最高的。發現自己享受的女人是一個高貴的小姐,相信那些軍官肯定會為了巴結她們而不顧一切。對了,說說唐龍這些部下的核心人物是誰。” 陳抗在辦公桌電腦上點擊了幾下,把資料傳給總經理後說道:“由于情報不足,我們只能收集到一些比較明顯的情報,她們的核心人物有六個:第一個是連隊的大姐、唐龍的副官兼唐龍領地的財政官——尤娜,是個管家類型的人物,同時也是個精通理財的人物,性格溫柔大方得體。第二個叫莎麗,唐龍領地的軍隊指揮官,性格不喜歡說話、沉默寡言,管理軍隊很有一套。第三個叫潔絲,唐龍軍隊的第二指揮官,性格平淡,在格斗方面是個高手。第四個叫愛爾希,負責唐龍領地的建設,性格火爆好動,喜歡玩弄威力強大的武器,拆除建築的時候都是用炸的。第五個叫麗舞,負責唐龍領地的人事、行政,性格溫文柔和,對處理政務、文書、人事這些方面非常拿手。第六個叫凌麗,負責唐龍領地的情報和規劃,這個人性格冷漠、整天沉著臉,但是辦理事務的時候卻非常精明,同時也是這麼多核心人物中露面最少的一個。” 看著六幅美女影像的總經理歎口氣說道:“唉,都是才色雙全的人物啊,根本看不出曾做過妓女。陳抗,能不能把她們都收買過來?” 陳抗搖搖頭說道:“這個不大可能,她們都是唐龍救出來的,而且一直呆在唐龍身邊和唐龍的感情很深。唐龍在唐家的時候,唐家的人也沒少收買她們,可全都失敗了。” 總經理皺著眉頭說道:“嗯,這倒是個問題,當唐龍勢力越來越大的時候,我們將越難收集情報。如果能夠在那幫SK23連隊的人中發展出我們的密探,唐龍的一切我們就會了如指掌,到時候要清除他的時候,我們也可以省點力氣。” 陳抗想了一下後說道:“那些核心人物我們可能收買不了,因為她們整天和唐龍在一起,感情太深了。不過那些外圍的女兵們,如果用些時間有可能收買到幾個,就怕她們接觸不了核心秘密。” 總經理笑道:“沒關系,畢竟對于那些身為老部下的妓女們,唐龍是非常放心的。當唐龍勢力大起來的時候,只要是他的老部下,總有一天會進入核心的。全力收買她們,要錢給錢,要美女……呃,要美男給美男!只要能收買她們什麼代價都可以!” 陳抗苦笑的搖搖頭:“我調查過,她們每人銀行卡里都有好幾億,而且沒有一個人支取過錢,錢對于她們是沒有用的。美男計很不錯,因為她們這樣的人只會在意感情。只要讓她們愛上一個男人,那麼她們就會死心塌地的。不過和她們有過親密接觸的男人成千上萬,什麼美男都不能讓她們動心。所以我們只有找職業騙子,並且需要花費大量時間才能得到成果。” 總經理點點頭說道:“嗯,這倒是。好,你馬上找騙子去尋找目標,花上三年一定要得到SK23連隊某個人的心,最好是核心人物的心!我們的時間只有5年,現在幾乎消耗了一年。不在三年內掌握唐龍的所有情報,將來清除的時候是非常麻煩的。” “好的,屬下等下就去物色對象。對于掌握唐龍的經濟和武備的計劃是現在執行嗎?”陳抗問道。 總經理想了一下點頭說道:“沒錯,要盡快實施。如果讓唐龍熬過剛起步的這一難關,那麼我們永遠也別想控制他的經濟和武備。” “是,屬下會做好此事的。”陳抗說完在心中歎了一息。他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早就知道唐龍在總經理競選董事完畢後就會被清除。但真的開始動手算計唐龍的時候,自己心中居然會湧現不忍心的這樣的情感。看來自己還沒有完全進入,享受操控他人命運的那種快感的心態中啊。 烏蘭星,一顆透過大氣層,可以在綠色大地上看到一朵朵巨大黑色蘭花的星球。這一朵朵的黑色蘭花,全是由一棟棟的圓柱形建築組成的城市。而在這麼多朵黑色蘭花城市中,一朵最巨大的蘭花城市的正中央,有一棟全星球唯一形狀和蘭花一樣的巨型建築。這就是烏蘭教的聖地——烏蘭聖殿。 烏蘭教的教徽,理所當然的是一朵黑色蘭花。烏蘭教的人,也是這個烏蘭星的所有人,都穿著一式的白色綢袍。而區分他們職位高低的,只能看他們綢袍上繡著的黑色蘭花圖案的多寡和位置。 負責生產的教眾,蘭花繡在右胸。而負責戰斗戰斗的教眾,則把蘭花繡在左胸。聖殿中的教士,則把蘭花繡在胸口正中。一朵蘭花為最低級,只要成年就可以擁有一朵蘭花,蘭花數目的上限是九朵。不過,聖殿的教士比其他教眾高一級,胸口繡有1朵蘭花的教士和擁有2朵蘭花的教眾平級。 可是,並不是擁有九朵蘭花的教士,就是烏蘭教最高級的人物。烏蘭教的教宗身上,只有一朵蘭花,一朵形狀大到布滿整個胸膛的蘭花。 烏蘭星附近,一艘殘破的X戰艦從空間跳躍出來。發現異狀的白色烏蘭教軍艦,立刻撲了上去。這些飛快的把這艘破爛戰艦團團圍住的烏蘭軍艦,規格和常規戰艦一樣。但卻擁有雪白的艦身,和一朵漆在艦身上的黑色蘭花圖案。 烏蘭教的軍人看到這艘被圍困的戰艦身上,漆著藍色巨龍圖案,立刻明白這艘戰艦是唐家的。雖然他們知道唐家和教宗關系蠻不錯,但他們並沒有接到唐家要通過的消息,所以還是按照條例圍住不放。 這些軍艦的指揮官很快就接到了唐家的通訊,出現在屏幕上的唐納文,也懶得客氣就直接說道:“我是唐家家主唐納文,求見烏蘭教教宗。” 指揮官見過唐納文,不敢怠慢,立刻把唐納文的請求傳向烏蘭星上的聖殿。畢竟人家是唐家家主,在外交上是和自己那至高無上的教宗陛下同一等級的。 很快,指揮官接到了聖殿傳來的通訊。他一看通訊,立刻恭敬的對唐納文說道:“教宗陛下將在聖殿接見您,請容我等護送您前去。” 唐納文雖然知道說是護送其實是監視,但沒說什麼的點了點。,畢竟自己是來求人的,不是擺威風的時候,而且自己也沒有本錢擺威風了。 以前為了打好借道通行的關系,唐納文沒少親自來烏蘭星。所以他對眼前這黑白鮮明的顏色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直接坐上在港口迎接的轎車,直達烏蘭聖殿。 唐納文來到烏蘭聖殿,看到這個全由閃亮晶瑩的黑色石頭組成的聖殿,不由在心中嘀咕道:“真夠奢侈的,居然把價值昂貴的黑晶石拿來當建築材料。如果讓那些窮國發現這里盛產能源轉換器運轉必須的黑晶石,恐怕會不要命的沖過來吧?不過也真奇怪,他們這個星球並不富裕,為什麼把每年出售的黑晶石限定在一噸以內呢?只要單單把這個聖殿賣掉,他們就能成為全宇宙最富有的星球啊!” 能源轉換器是生產能源的機器,不論這機器如何更新換代,其中能夠把各種物質轉換成能源的黑晶石卻怎麼也找不到替換的。而且這黑晶石純度越高,轉化的能源越高級。制造一萬度高級能量,只需要消耗10克黑晶石。由此可知道,這整座由黑晶石建成的巨大聖殿能賣多少錢了。 唐納文想是這樣想,但卻不敢說出來。他可非常清楚這座聖殿在烏蘭人心中的地位,別說賣了,只要你敢對聖殿吐口水,肯定會立刻被人活剝生吞吃了。記得溫特共和國有個大臣來訪的時候,偷偷的敲下一小塊碎片。原來還滿臉笑容接待他的烏蘭教士,立刻滿臉猙獰的把他開膛破肚,並差點因為這樣而使溫特和烏蘭爆發戰爭呢。事後溫特共和國誠意道歉並替聖殿維修,雙方才重新恢複外交。 唐納文在知道這顆星球盛產黑晶石後,不是沒有打過這顆星球的主意,可是烏蘭人對烏蘭教的狂熱讓他只敢想一下這個念頭而已。但就算能他能一瞬間把所有的烏蘭人全部干掉,不用擔心有人來暗殺他,他也不敢因此而動手。 在無亂星系上,宗教制度的星球是讓人最無法下手的。十幾年前曾有一個家族勢力,吞並了一個被其他宗教勢力打得奄奄一息的宗教星球。可是這個勢力還沒站穩腳,就立刻被其他宗教勢力聯合滅掉了。那些宗教勢力為此還宣稱,什麼諸神之間的戰斗不是凡人可以干涉的。這樣一來,從此沒有誰會白癡到去打宗教勢力的主意。 在無亂星系上,家族、帝制、民主、宗教這四種勢力處于一種很奇怪的狀況。家族制勢力會和帝制、宗教勢力交往,但卻不和民主勢力交往。而民主勢力會和任何勢力交往,不過絕對不會和自己附近的帝制勢力交往,也就說會和遙遠的帝制勢力交往。可也不知道帝制和民主制是怎麼想的,但凡一個星域內有民主和帝制的兩個勢力存在,雙方之間的戰爭就會連續不斷。這附近的溫特共和國和歐德帝國沒有戰爭,全因中間卡了一個烏蘭教。 帝制勢力和家族勢力交往,但絕對不和民主、宗教勢力交往。對于民主這個階級敵人不用多說,他們不和宗教勢力交往,是害怕自己的子民會去信仰宗教,從而讓自己的帝制統治權動搖。因為有過很多這樣的例子,宗教勢力不依靠武力而是依靠宗教,輕易的奪取了帝國統治權。 宗教勢力願意和所有勢力交往,可能是想因此而拉多些信徒吧,不過卻時常被人拒之門外。 因為這樣,烏蘭星上有黑晶石的事除了溫特共和國外,就凱撒家和唐家知道。而且烏蘭星每年一噸的黑晶石銷量,是派自己的教眾去銷售的,他們不允許外地商人進入烏蘭星。所以雖然三個勢力都很想,特別是溫特共和國的商人最想接到銷售黑晶石的業務,但都不能成功。不過不知道溫特共和國用了什麼法子,居然讓烏蘭星和溫特共和國簽約,讓烏蘭教同意把每年一噸的黑晶石都賣到溫特共和國。 進入大門前的唐納文,向聖殿大門上的蘭花圖案行了個鞠躬禮,他知道自己這樣做可以得到更為友好的招待。果然,原本冷著臉帶路的,一個繡有三朵蘭花的教士。立刻露出了笑容,並且客氣的向唐納文介紹聖殿的結構。 唐納文被招待進他以前來過得待客室內,在那個教士告退後,唐納文立刻不客氣地坐在沙發上,享受著茶幾桌上的點心茶水。這一天來他幾乎沒有吃過什麼東西,看到有吃的就再也顧不上什麼風度禮儀了。 吃著美味食品的唐納文暗自想道:“烏蘭教的教義其實蠻不錯的,不戒葷素、不限嫁娶,雖然也戒貪吃,戒淫亂,但還是比其他提倡吃素禁婚的狗屁宗教好多了。不過唯一不好的就是講究‘順其自然’,雖然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戒條,但那‘順其自然’這條就足以讓他們失去野心和進取心。但就因為他們有這一戒條,我們這附近的勢力才會少了一個敵人啊。” 唐納文繼續想道:“我應該怎麼讓烏蘭教出兵攻打唐龍呢?按照他們的習慣,唐龍沒有招惹他們,他們是不可能攻打唐龍的。或者我應該說些假話?比如說唐龍擁有統一無亂星系的野心,並對他們這座聖殿虎視眈眈?這樣他們不管這是真是假都會派人去詢問唐龍,只要到時候讓他們損失幾個人,就算唐龍說沒這回事,相信他們也會惱怒的向唐龍發起進攻吧?嘿嘿,唐龍肯定不願這樣被人冤枉,到時不論誰勝誰負,唐龍都注定完蛋了。不過,要怎麼是他們損失幾個人呢?現在我根本沒辦法啊!”唐納文開始苦惱起來。 在唐納文開始思考應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待客室的房門被打開。一個雪白綢袍的胸口處繡了個人頭大小蘭花圖案,擁有高挑身材、一頭齊臀黑發,雖然嘴角帶著笑容,但卻給人冷豔感覺,年約十七八九的美貌少女,在4個繡有4朵蘭花的女教士的陪同下走了進來 唐納文一看那個少女立刻起身鞠個半躬禮貌的說道:“您好,少宗主。” 烏蘭教的教宗之位並不是一家血親的傳位,而是在眾多教士和他們的子女中挑選的。在教宗80歲的時候,對所有教士和他們的子女進行5年的考核,然後在5年後選出各方面都表現最好的人成為少宗主。如果教宗沒有達到80歲就死亡,或者開始考核的時候突然死亡,那麼就有九朵蘭花的教士共同推舉一個新的教宗。 教宗繼承人的這個考核是秘密進行的,在結果未出來之時,誰也不知道誰被選上了。別看宗教勢力大多推廣什麼眾生平等,其實處在核心的教士就等于帝國的貴族。因為他們的子女一出世就具備教士資格了,其他人想成為教士還要經過一系列嚴格的考核呢。 “不敢當,請唐家主叫我蘭瓏好了。”這個叫蘭瓏的美麗少女含笑說道。 “哦,那好,本公就不客氣稱呼你為蘭瓏大人。”唐納文也笑道。從重男輕女家族中長大的他,老早就不習慣恭敬稱呼比自己小上幾十歲的少女了。 “教宗陛下剛好在向神明祈禱,所以很抱歉,不能親自接見唐家主。”蘭瓏一邊擺了下手示意唐納文坐下,一邊在四個女教士的擁簇下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唐納文欠了下身子笑道:“呵呵,沒事,蘭瓏大人能親自接見也是給足本公面子了。” 聽到唐納文的話,蘭瓏下意識的擺弄了一下自己的綢袍,然後向唐納文問道:“不知道唐家主這次來是……” 唐納文聽到這話立刻歎了一息愁眉苦臉的說道:“唉,本公現在是無家可歸之人了。” “咦?莫非和唐家主剛進入紅獅星沒一天就立刻回去有關?”蘭瓏吃驚的問道。雖然她早就知道唐納文在紅獅星吃了個大敗仗,但卻不知道唐納文為什麼無家可歸。 唐納文搖搖頭說道:“唉,一言難盡啊,在未攻打紅獅星之前,本公就曾想信仰烏蘭聖教。”說到這,唐納文偷偷的瞥了蘭瓏一眼,發現她在聽到這話後果然兩眼放光,不由心中暗笑自己機靈,居然靈光一閃想到了這個辦法。當然他繼續苦著臉說道:“但沒想到就因為這個原因,我的家臣居然乘我兵敗的時候篡權奪位。唉,現在本公除了一艘旗艦外,真的算是孤家寡人了。” 蘭瓏緊緊地盯著唐納文說道:“唐家主您說您曾想信仰烏蘭聖教?為什麼沒有和我們說呢?” “本公確實想向烏蘭聖教申請入教的,可是家臣們反對很激烈,本公只好暫停下來。本來想等勝利回來後再來申請入教,可誰想到。唉……”唐納文痛苦的搖了搖頭。他會說自己要信仰烏蘭教,是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宗主是個非常非常有野心的女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自己的情報發現烏蘭教這一代的年輕人,都出現了想把烏蘭教遍布整個宇宙的野心,而這個少宗主就是這些年輕人中最突出的代表。這樣一個人會被選為少宗主,多少說明烏蘭教開始改變了。當時自己知道這些情況後還特別留意,沒想到現在居然要借他們的野心來為自己報仇。 唐納文也不怕他們會發現自己說謊,就算中州星的人說沒這回事,自己也可以說怕他們反對而沒有表露出來。烏蘭教的他們就算明知道自己說的話是假的,明知道自己已經毫無勢力,但也會借著自己的名義來宣傳。因為不管怎麼樣,現在無亂星系上自己還是大家公認的唐家家主,只要自己說信仰烏蘭教,那麼就等于烏蘭教多了一個勢力主腦的信仰者。 蘭瓏想了一下後問道:“哦,您的意思是不是希望我們替您奪回中州星?” 唐納文點點頭說道:“是的,只要奪回中州星,本公可以保證治下所有子民都會成為烏蘭聖教的信徒。” 蘭瓏眼睛再次一亮,她想了下後張嘴說道:“抱歉,我不能越權答應您的要求。請休息幾天,等教宗陛下祈禱結束後,再請教宗陛下決定吧。”說著欠了下身,起身離開了。 唐納文沒有怎麼心急,他也知道一個少宗主是不可能做出這些決定的,所以他安心的跟著一個教士前往自己的住處休息。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