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SK23連隊的女兵看到唐龍突然跪在地上,被嚇了一跳,慌忙走前來想扶起唐龍,卻不知道唐龍正聆聽著2號星零告訴他所有事情的真相呢。 幾個敏感的女兵突然不自覺地後退一步,因為她們感覺到從唐龍那散發出來的殺氣。正當她們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突然察覺到自己機甲上的內部通訊被啟動了,接著唐龍那殺氣騰騰的話語就傳了過來:“我知道李麗紋她們在哪里了。” “在哪?”正在無夜宮到處亂竄的機甲女兵們,都在聽到唐龍的話後第一時間,同一口吻地問出這句話。 “在情報司手中。”唐龍這淡淡的話里卻隱含著濃烈的殺機。 “情報司?不可能吧?不是情報司說她們被綁架了……”一個性急的女兵才說出這話就閉上了嘴巴。所有的女兵都想到了,大家會認為李麗紋她們被黑幫綁架,還不是因為情報司是這樣說的,至于真正的情況誰知道啊。 “長官,情報司為何要綁架李麗紋她們?”潔絲這個隊長開始出聲詢問。 唐龍一邊聽2號星零講述,一邊向部下傳遞:“一開始只是憲兵司借著我和蝶舞會的小矛盾,想乘機吞並蝶舞會,憲兵司可能覺得力量不夠而拉上了情報司。情報司這喜歡耍陰謀的家伙,就想出借我的名號乘機吞並整個星球的黑幫和憲兵司及警察司的陰謀,當然這點憲兵司是不清楚地。他們為了激怒我,也就想出綁架我部下的這個行動了。”唐龍的話立刻讓女兵們震驚不已,誰也沒有想到綁架事件居然是個這樣的陰謀。 “那個……為什麼情報司和憲兵司會想要激怒您呢?”第一個從震驚中恢複過來的潔絲有點不解的問。 唐龍沒有立刻回答潔絲的問話,因為他被2號星零的話震呆了,2號星零笑著解釋道:“唐龍啊,他們會借用唐龍這個名字是希望把黑鍋給唐龍背,因為唐龍在聯邦高層的印象是個大災星哦。” “災星?我怎麼會變成災星?”唐龍異常不解,自己又沒害過什麼人,怎麼會給聯邦高層一個災星的印象呢? “那是因為……哦,對不起,姐姐也不知道耶。”2號星零本來想把聯邦高層為何會認為唐龍是災星的原因說出來,但它意識到自己說出來的話,唐龍肯定會不高興,也就用不知道推托過去了。 唐龍從電腦姐姐開頭的那句聽出電腦姐姐是知道的,本來想追問,但唐龍突然間想起參軍以來遇到過的那些事。雖然隱約有點明白災星之名的來由,但是唐龍還是很迷惑,自己參軍以來,不但沒有害過人,而且還整天被人迫害。但不知道怎麼的,自己老是逢凶化吉,而和自己接觸的人卻都遭到不幸,難道因為這樣就被認為是災星? 猛然間,唐龍想起那些在自走炮艦中死去的數萬名士兵,不由低下了頭,自己確實是災星啊。 2號星零看到唐龍神色黯然,不由出聲說道:“唐龍知道了?” 唐龍緩緩的點了點頭,語氣沉痛的說:“我確實是災星,凡是和我接觸的人都會遭到不幸的。” 2號星零不理解唐龍為何如此在意這些事,小說上的主人翁不是異常歡快的殺掉他的敵人嗎?當然,2號星零是不會用這些來安慰的,它依靠不久前分析得到的唐龍性格的資料,然後通過資料搜尋解決方法,從而作出了它認為有效的方案。 2號星零用帶著一種輕柔抖音的語氣對唐龍安慰道:“唐龍不用沮喪哦,那些遭受不幸的都是想危害唐龍的人呢,唐龍的伙伴不但沒有遭受不幸,而且還很幸福的喲!像上次唐龍所在的那艘自走炮艦的部下,他們不但從戰場上活了下來,更是因此而立了大功。現在他們都是准尉以上的軍官了,要知道可沒多少人能夠才參軍一年就當上尉官的哦。還有啊,像SK23連隊的人,她們不也是在遇上唐龍後才能脫離苦難獲得自由,並能夠開始追求幸福的嗎?”2號星零在自己的聲音里加了一些震動波,可以使聽的人覺得聽到話是正確無比的。 唐龍聽到2號星零的話眼睛不由一亮:“對耶,自走炮艦那些死去的人,不是因為不聽我的話被帝國消滅,就是服從帝國命令反過來攻擊我,而被莫名其妙的炸死。這些遭受不幸的人都是想危害我的人,而我的伙伴卻都活得很好呢。既然我的伙伴很幸福,我何必在意那些迫害我的人幸福不幸福呢?謝謝你的開導,老姐。”由于唐龍處于半催眠狀態,所以他沒有追問自己最早的那幾個部下在哪。 自上次自走炮艦事件後,唐龍心中一直有個陰影,那就是那些莫名其妙死去的自走炮艦士兵。對于那些什麼因他關系而倒黴的高官,他可從沒放在心里哦。 以前唐龍雖然對自己做過多次的暗示與安慰,但由于唐龍自己想不出什麼好的理由來解脫,所以這個陰影始終沒有完全消失掉。可現在因為2號星零的關系,終于讓唐龍完完全全消去了以前的陰影,並且讓唐龍開始形成對自己人是異常關愛和照顧,而對敵人則是毫不留情的風格。 2號星零很嬌柔的笑道:“唐龍不用跟姐姐客氣,無論發生什麼事姐姐都是永遠站在唐龍這邊的。”2號星零以為自己這話能讓唐龍感動不已,可惜唐龍被沒有聽到回答的潔絲再次發問而干擾了。還有點催眠狀況的唐龍,立刻把心神轉到回話上面去了,從而唐龍沒有聽到2號星零說的這句話。知道自己嬌聲嬌氣說出來的話白費了,不由氣得2號星零對潔絲埋怨不已。 當唐龍把情報司假借自己名號的原因告訴女兵們後,女兵們立刻說出和2號星零那大同小異的話來安慰唐龍,搞得唐龍感動不已。而2號星零則更是大吃干醋,因為自己安慰唐龍,唐龍只是感謝一下就了事,哪里有現在這樣感動。 潔絲有點焦急的問道:“長官,那麼李麗紋現在在什麼地方?” 唐龍還沒問2號星零,星零就說道:“對不起唐龍,姐姐是在通話記錄上獲知剛才那些事的,但是對于他們在何處關押唐龍的部下,卻因他們沒有在通話上說出地點,所以姐姐不能知道。姐姐是不是很沒用?”說著,2號星零就哀怨的看著唐龍。 其實2號星零在說謊,因為凡是有電子設備的地方,它就能知道那個地方發生的事情,不然它如何能知道情報司和憲兵司商量的事。曼德拉他們商討的時候是在餐廳里面對面的說話,沒借用任何電器哦。做出哀怨神情的2號星零暗自想到:“哼!居然讓星零不舒服,就算是唐龍也沒情面講!星零就是不說,星零就是喜歡讓你們再多擔憂一陣,反正她們好好的睡著覺,不會有事的。” 看到2號星零那哀怨神情的唐龍,立刻渾身不自在的安慰道:“怎麼會呢?老姐很厲害……啊,不,不,應該說老姐是全宇宙最厲害的!” “真的?”2號星零有點懷疑的問。 “真的。”唐龍忙點著頭說。 “不騙姐姐?”2號星零再次問。 “不騙姐姐。”頭開始發漲的唐龍忙答道。他感覺到現在這個電腦姐姐變得很難纏,以前那個電腦姐姐雖然也同樣難纏,但給人的感覺是一個成熟女子,可這個電腦姐姐給人的感覺卻像個小女孩,難道電腦姐姐感染了病毒才變成這樣? “姐姐好高興,讓姐姐……”2號星零剛想改變主意把李麗紋她們被關押的地方說出來,可惜早就怕怕的唐龍已經借著回答潔絲的問題,擺脫2號星零的糾纏。唐龍的動作,立刻讓2號星零氣得暗自咬牙決定,除非唐龍求自己否則永遠不說。 “不用擔心,雖然我們不知道李麗紋她們在哪,但我們知道在情報司手中就行了。”對唐龍這句話,潔絲有點不解的問道:“長官,我們是跟情報司要人嗎?” “不,直接跟他們要人,他們會一口否定,甚至滅口來個死無對證。畢竟我們得到的只是情報,而不是證據。”唐龍笑道。 “那要怎麼辦?”潔絲焦急的問。 “這就簡單了,現在這個星球除了警察司是站在蝶舞會這邊,其他勢力都是情報司的。這兩方面都是我們的敵人,所以我們就盡情的破壞,直到情報司主動把人交出來。因為按照他們的計劃就是借我的手消滅其他勢力,直到大勢已定後才會把人交給我。現在我給他來個通殺,管他什麼人全部干掉,嘿嘿,相信他們為了安撫已經瘋狂的我們,肯定會把人交出來的。”唐龍陰陰的笑著說。 “可是,這樣做的話,這個星球不是一片混亂?這可是旅游之都啊!”潔絲擔憂的問。 “這個和我們有什麼關系呢?再說了,曼德拉在設計我的時候,一定已經想好解決的辦法了。有人幫我們收拾,還客氣什麼?就讓他們見識一下災星的力量吧。”說到這,唐龍不由嘿嘿的笑了起來。 潔絲和女兵們聽到這,都點點頭認同了唐龍的話。在她們心中,唐龍這個長官排第一位,排第二位的則是自己的姐妹,而第三位才是自己。跟這些相比,其他人算什麼?管他們死不死呢。 不要怪她們思想狹窄偏激自私,她們才沒有那麼高尚,關愛自己喜愛的人有什麼不對?至于躲在唐龍身上的2號星零,更不會提出什麼異議。畢竟它的心態還不怎麼成熟,要是唐龍是邪惡的,隨便哄哄2號星零,讓它毀滅聯邦它都會快快樂樂去干。 埃爾看到唐龍和那些機甲士兵都一動不動的,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干什麼,但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悄悄的往遠處躺在地上的那幾張磁卡挪動著。而老六看到埃爾動了,忙第一時間往口袋里塞了幾根藍金條,然後一臉貪婪的看著唐龍手中那疊證券。不過他也知道虎口奪食的危險,所以吞吞口水,朝遠處那裝滿耀眼鉑石的箱子的方向緩慢移動著。 已經和女兵們商討完的唐龍,當然看到了埃爾和老六的動作,但他沒空去理會,繼續翻動著手中的證券。2號星零是電腦程序,所以不會像人類那樣有意見就什麼都不幫忙,它是習慣一事對一事。所以雖然已經決定不說出李麗紋她們的地址,但還是會幫唐龍掃描證券的編號。 看到唐龍翻動證券,埃爾和老六都嚇得停止動作。但看到唐龍並沒出聲喝止自己,也就膽氣一壯,繼續完成自己的任務。 在老六就要抓住鉑石的時候,一個機甲士兵已經搶先把箱子合起來提在手中。而埃爾則剛把磁卡撿起來,就聽到唐龍笑道:“哈哈,謝謝埃爾先生幫我撿起來,謝謝啰。”在唐龍說出這話時,一個機甲士兵已經一手握槍,一手張開伸在埃爾面前。 看到這個士兵的雷鳴槍槍口,有意無意的對准自己,埃爾不由苦澀的打個哈哈說句不客氣,就無奈的把磁卡交給這個士兵。不過他臉上雖滿臉的平靜,但心里卻罵開了:“他媽的死唐龍!你要這磁卡干什麼?你以為這是銀行卡啊!”當然他認為唐龍只是好奇才會要磁卡的,相信唐龍在看了磁卡內的內容後一定會丟掉,只要自己嚴密監視唐龍就一定能把磁卡撿回來。 唐龍當然是從2號星零口中知道了這些磁卡的用處,對于想吞並蝶舞會的情報司來說,這可是情報司的命根啊,怎麼能不把它抓在手中呢? 唐龍隨手把已經掃描完的證券丟給一個士兵,接通外面雇傭兵的對講機後說道:“各位雇傭兵的兄弟,我是你們的雇主——唐龍,我這里有價值一萬億的藍金,只要你們聽我命令滅掉蝶舞會,這些藍金就是你們的了!” 埃爾聽到唐龍報出名字不由嚇了一跳,自己特意隱瞞唐龍的身份,居然被唐龍這麼一下子捅破了,這是怎麼回事啊?唐龍不是一直很配合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嗎?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啊?不過,這樣也好,到時候將有更多人知道漫蘭星的動亂是唐龍搞的,就怕那些雇傭兵聽到老板是災星唐龍會被嚇跑。這也是自己為什麼隱瞞唐龍身份的緣故。 而老六則張大嘴巴看著唐龍,這家伙有病還是怎麼的,居然把這麼多的藍金送人?就算要請雇傭兵也不用這麼多吧?一兆能夠請上千萬的雇傭兵為自己做事啊,外面應該沒有這麼多人吧?實在太浪費了,真是所謂不是自己的錢用得不心疼啊。 外面的雇傭兵聽到唐龍的名字,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不由自主地張開嘴巴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伙伴。唐龍,災星唐龍居然是自己的老板?!媽呀,和他粘上關系都沒好下場的啊!雇傭兵們想到這點都准備開溜了。但是當唐龍說出那價值一萬億的藍金這句話時,所有人都呆住了。 一個腦袋比較遲鈍的雇傭兵,板了幾次手指也沒搞清楚一萬億是多少,不由向身旁的伙伴求救道:“兄弟,一萬億是多少啊?” 被問話的雇傭兵毫無反應,因為他兩眼呆滯的看著前方,微張著的嘴巴嘩啦啦的流著唾液,直到他被伙伴猛推幾下後才反應過來。等他聽清楚伙伴的問話後,立刻激動地跳起來喊道:“一萬億就是一兆!一兆啊!” 這個雇傭兵響亮的喊聲立刻讓所有的雇傭兵清醒過來,雇傭兵們清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是打自己一個耳光,而後拉著身旁的伙伴問自己有沒有聽錯。看到雇傭兵們的動作,那些被捆住的富豪們都傻了,這些強盜怎麼這麼古怪?一兆一兆的喊,在說電台兆赫嗎? 雇傭兵的團長雖然也一樣激動,但卻不會像部下那樣瘋狂,而是全圍在萊恩身旁,都把通訊器關掉後才推出一人問道:“兄弟,那個唐龍……哦不,我是說,我們的唐大老板說的話可信度有多少成?”這個問話的團長,發現自己附近有個被捆成一團的大胖子,不由一腳把他踢得遠遠的。 也關掉通訊器的萊恩兩眼放光的吞吞口水說道:“十成!老板肯定是找到蝶舞會的金庫了!”團長們雖然聽到這話也是吞吞口水,但還是擔憂的說道:“老板怎麼會願意拿出這麼多錢做酬金?那可是一兆啊,老板會不會事後反悔呢?他要反悔的話,我們這些人根本就不敢對他怎樣,絕對拿不到錢的!” 萊恩嘿嘿一笑:“放心,老板是什麼人?憑他的身份才不會說話不算數呢。再說了,一兆算什麼,沒聽老板說的?這一兆是說藍金的價值啊!蝶舞會的金庫就只有藍金嗎?老板得到的肯定是這些藍金的數十倍啊!所以啊,老板吃肉,還怕我們沒湯喝嗎?安心啦!” 萊恩話才說完,唐龍的話就傳進了雇傭兵的耳中:“沒錯,我吃肉的話,決不會讓我的手下連湯都沒得喝,各雇傭兵團的團長進來,讓你們知道我有沒有說謊。” 雇傭兵們聽到這話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團長,而這些團長們則一陣駭然,因為他們說話的時候已經把通訊器關掉了,怎麼唐龍還能夠聽到自己說的話呢,要說這是巧合,那自己的通訊器為何會自己啟動呢? 此時一個機甲戰士走出來向團長們招招手說道:“跟我進來。”聽到這女性的話語,團長們更是一震,他們不知道這些看不到容貌的機甲戰士居然是女的。不過想到唐龍的事跡,又釋然了,現在的唐龍除了那個軍妓連隊外根本沒有一個士兵可用。當然這軍妓兩個字只能心中想,絕不敢說出來,鬼知道那個護短的唐龍聽到後會不會把自己干掉呢? 對外面說完話的唐龍對呆呆看著自己的埃爾和老六說道:“既然你們進了寶山,那麼就不要空手而回,這些藍金能拿多少就拿多少,當我送給你們的禮物吧。” 雖然埃爾兩人心中暗罵:“想做人情的話,怎麼不給我幾張證券或幾枚鉑石?”但是他們仍立刻撲向像山般高的藍金,拼命的往懷里兜里塞,最後覺得還是吃虧,干脆脫下衣服打包起來。 跟著機甲戰士進入密道就開始忐忑不安的團長們,在看到藍燦燦的藍金山時,全都傻了。不過當他們看到埃爾和老六瘋狂拿著藍金的動作後,立刻清醒過來。雖然知道這一定是唐龍同意他們拿的,但還是心疼不已,拼命的在心中叫著:“拿少點!你們拿不了那麼多的!想被壓死啊,那麼貪婪!” 沒辦法,這些團長們已經把這些藍金當成自己的了。團長們還有領導人的氣度能夠忍讓,畢竟他們知道埃爾兩人拿不了多少。要是他們那些士兵跑進來,看到埃爾和老六的樣子,恐怕會心疼得掏槍射擊呢。 唐龍看到團長們傻傻的樣子不由干咳一聲喚醒他們,團長們看到唐龍看著自己,慌忙立刻行個傭兵禮,大喊一聲:“老板!” “嗯,這些就是這次的酬金,你們願不願意接受我的委托?”唐龍指著四周的藍金說。 團長們猛點著頭表態道:“願意願意,只要老板一句話,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們也絕不皺一下眉頭!” “很好,那麼叫些人來守住這里,其他人跟我去消滅蝶舞會!”唐龍說完就帶著部下走了。 團長們雖然向唐龍的背影行禮,但都偷偷打量著機甲戰士提著的兩個箱子,暗自猜想兩個箱子值多少錢。等唐龍離開後,他們立刻用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對埃爾和老六說道:“兩位先生,需要我們幫忙嗎?” 埃爾和老六這才抬起頭來看看四周,發現十幾個大漢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而唐龍他們則不知哪去了。嚇得他們忙說不用不用,然後就提著幾百斤的包裹,一溜煙的跑了。 萊恩目瞪口呆的自語道:“好厲害!居然能夠提起這麼重的東西,而且還跑得賊快!你們說是不是……”回頭詢問伙伴的萊恩再次呆住了,因為那些團長居然像埃爾他們一樣的撲進金山,拼命的把藍金塞進腰包。 “咳咳,我說兄弟們,現在是什麼時候啊?要是老板一氣之下取消委托,我們就連根屁毛都別想撈到!”萊恩干咳一下後提醒道。 抱著藍金的團長們聽到這話立刻把藍金扔掉,一邊往外跑一邊叫嚷道:“快!快走!”萊恩搖搖頭,這些人哪。當然,他在離開時,還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滿屋的藍金。 當團長們跑出外面的時候,他們已經商討好了,金庫門被重新封上,並貼上了十幾條團長們寫的封條,然後每個團都把自己最精銳的部下挑出一半來守衛。如果不是萊恩提醒要保持戰斗力,這些團長恐怕把所有精銳留下來。但就算這樣,留守金庫的雇傭兵也有兩千多人。 從團長口中證實確實有一兆酬金的那一刻,雇傭兵們那個准備勒索富豪們的計劃就破產了。不過雇傭兵們並沒有什麼失落,甚至還爭先恐後的把剛才從富豪身上搜到的那些手表、戒指之類的東西,統統掏出來扔到地上不要,因為他們准備空出口袋來裝藍金啊! 惦記著那些磁卡的埃爾,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處理那些藍金的,居然在唐龍登上漂浮車的同時,他就跟了上來。上車後的埃爾,打量一下四周,發現唐龍身邊沒有箱子,就斷定被唐龍送走回酒店了,畢竟戰斗的時候帶著箱子不方便嘛。 本來他還想命人去花都酒店搶奪箱子,但想到這樣做肯定會被唐龍懷疑,如果唐龍把火燒到情報司,就算總統出馬恐怕也不能免除情報司的滅亡吧?想到這些,埃爾立刻打消了念頭,決定還是靜靜等待,免得惹火了這個災星。 唐龍看到埃爾心神不定的動來動去,當然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但也不說破。向部下說出蝶舞會最近的一個夜總會的方位後,就下令出發了。 地上那些被捆住的富翁們,總算等到那些從剛才起就遠遠躲著的警察前來解救了。這些富翁們一邊罵著警察是廢物,一邊整理衣服。恢複斯文樣的他們在警察的恭維下,以及在那些獲救的無夜宮小姐的親切關懷下,總算稍微平息了一些怒氣。但他們一想到自己的遭遇,不由立刻痛罵起那些強盜來。 其中那個被某個雇傭兵團長踢了一腳的肥頭富翁,一邊揉著被踢疼的地方,一邊高聲叫嚷道:“各位!剛才我從那些強盜頭目口中聽到他們老板的名字了,那些強盜的老板是一個叫唐龍的人!我們聯合起來搞死這個叫做唐龍的渾蛋!” 聽到他的話,其他富翁們紛紛咬牙切齒的表示贊同,一定要把這個叫做唐龍的家伙搞死!也是,平時高高在上的他們,如何丟過這麼大的臉,如何受過這樣的侮辱,不報複怎麼行呢? 不過一個見多識廣的富豪突然大叫一聲:“唐龍?你說強盜們的老板是唐龍?” 第一個叫嚷的肥頭富豪點點頭說道:“對呀,強盜們的老板就是唐龍,怎麼?你認識他?”說著和幾個頭腦笨笨的富豪目露凶光的圍了上來,准備當這個富豪一說認識時就好好教訓一頓。不過這些笨笨的富豪立刻發現,此刻四周居然沒有一絲聲音發出,寂靜得嚇人。 他們還在奇怪怎麼變得這麼靜的時候,又驚訝的發現身邊的富豪臉色已經變得鐵青了,而且好些富豪雙腿開始抖個不停,更多的富豪則是掏出手帕不停的擦著額門。而那些原本滿臉悲切之色,貼在富豪身旁撒著嬌以期能獲得一些安慰金的無夜宮小姐們,卻都兩眼放光的露出迷人微笑。笨腦袋的富豪們不由看癡了,自己扔了這麼多鈔票也沒見她們露出這種發自內心的笑容啊。 覺得很奇怪的肥頭富豪,剛想發問怎麼了,卻發現那些圍在四周巴結著的警察,居然像兔子一樣,夾著尾巴溜了。而且警察才剛走,就有好幾個富豪一邊說著:“哎呀,反正我們沒有什麼損失,還是算了吧。”一邊往外退。更離譜的是絕大部分的富豪居然是一聲不吭,轉身就跑。而且還跑得很賣力,像是後面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追他們似的。 肥頭富豪和他的笨笨兄弟們目瞪口呆的看著四周的人跑光,等到連身邊的美女都走了,他們才發覺事情有點不對勁。笨笨富豪們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也想打退堂鼓。可是,一陣呼嘯而來的警笛聲,讓他們挺起了腰杆留在原地,有警察撐腰自己還怕什麼。 這些聽到匪徒撤走了才耀武揚威跑來的數十車武裝警察,一下車就立刻用槍指著那些笨笨富豪,威風凜凜的喝道:“舉起手來!你們這幫萬惡的劫匪!” 高舉雙手的笨笨富豪立刻亂糟糟的嚷道: “我是XX財團的董事長!” “我是XX大律師!” “我是XX議員!” “我是……” 而在報出各自的名號後,他們還很有默契的一齊喊道:“我們不是劫匪!我們是受害人哪!” 可能是這些富豪的名頭響亮,可能是這些富豪的豬樣不像劫匪。但不管是什麼原因,反正武裝警察在聽到富豪們的叫嚎後都放下了槍。 一個掛著局長警銜的警官,挺著大肚子從警察中走出來,先威風的瞪了對富豪們一眼,然後才喝道:“劫匪呢?跑哪去了?” 富豪們還沒來得及回話,一個響亮的聲音就從無夜宮傳了出來:“臭條子!蝴蝶會得罪了我家老板,我家老板正在找蝴蝶會晦氣,識相的別多管閑事!” 富豪和警察聞聲立刻把目光轉向無夜宮大門的方向。 他們當然是立刻看到門口站著數十個端著武器,吊兒郎當嘿嘿笑著的黑衣大漢。不用想,剛才那句話就是這些大漢當中一人說的。富豪們看到雇傭兵,立刻打個寒顫躲到警察背後。而警察則是先躲在警車後面,然後才舉槍瞄准這些大漢。 這些雇傭兵是防止警察找上門,布置在門口監視外面情況的。他們在看到富豪們聽到唐龍名頭後屁都不敢放就溜掉的情景,不由興趣大增,准備用唐龍的名字來嚇唬一下警察。反正就算沒嚇走,自己這兩千人應該也能抵擋得住。而現在看到警察的動作,雇傭兵知道唐龍的名頭確實頂用,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那個分局長被氣得臉都綠了,很想就這樣下令開槍。但很會看清形勢的他,當然知道大漢們會這麼猖狂肯定有大後台,所以准備問清楚了再作決定。 他從警車後鑽出來,正了下警帽後對雇傭兵喊道:“我是74分局的局長。無夜宮是正當營業的夜總會,就算你們有什麼糾紛,也應該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而不是這樣使用暴力。要知道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分局長喊完場面話後,才喊最主要的話:“你們老板是誰?” 一個像頭目的雇傭兵先是冷笑自語了一句:“違法?哼哼,你們這些警察居然有臉說‘違法’這兩個字!”然後高聲喊道:“唐龍!我們老板叫做唐龍!聽清楚沒有!唐龍就是我們的老板!” “唐龍?”分局長先是迷惑的喃喃了一句,但很快滿臉震驚的失聲喊道:“災星唐……”雖然後面那個龍字被他用手擋在嘴巴里沒有說出來,但他的那半截話已經讓其他警察知道目標是誰了。瞬時間,原本緊張兮兮沒有說話的警察們立刻悄聲低語起來,而且還不可控制的往後退著。 直到現在,笨笨的富豪們才從警察們的低語中知道那個唐龍是什麼人。媽呀,沒想到那些強盜的老板居然是那個,在做出害死數萬士兵、把前總統拉進監獄、把一個四星大將逼得叛逃、槍殺數百名聯邦軍官、差點讓聯邦軍解體等等這些大事後,仍能快樂過活的災星唐龍啊! 笨笨的富豪們終于不再笨了,縮縮脖子,腳底抹油的溜了。沒辦法,那災星連那些大官都敢害,還怕自己這些只是手里有點錢的人?不溜找死啊? 如果唐龍看到這些人的表現,肯定是苦笑的搖搖頭說:“唉,負面謠言又變本加厲的擴大了。”

上篇:第六十八章    下篇:第七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