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唐龍一行人來到無夜宮內部,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讓他們一愣。這是一個由數根合腰柱子支撐而成的巨大圓形大廳,大廳中央是個裝飾華麗的寬大舞台,無數張圓形桌子如眾星拱月似的圍繞著舞台。大廳頂上則掛著數百盞大小不一的水晶吊燈,雖然吊燈的數目很多,但讓人一看卻不會有雜亂的感覺。而大廳四周還有近十個的樓梯口通往二層。 讓唐龍他們發呆原因,不是這些豪華裝飾,也不是舞台上跳舞的十來個漂亮舞女,而是因為那些圍著舞台而坐的客人們,他們居然異常斯文的坐在一旁和身旁的女子聊天,根本沒有唐龍他們想象中淫亂的場面出現。 不能大開殺戒的唐龍只好把雷鳴槍能量調到最大,朝著大廳天花板開了一槍。轟的一聲巨響,被炸碎的水晶燈飾,變成晶瑩粉末飄散四周,而天花板穿的那個巨洞,卻可以讓人看到外面的美麗夜空了。 唐龍來這麼一下,立刻讓所有的人停止了動作,全都回頭看著門口。 唐龍看到這些人全都呆呆的,不由端著槍大喝道:“黑幫火並!無關人員快滾!”由于唐龍已經把所有機甲上的擴音器調到同一波段,所以唐龍這話等于上百人同時說出,音量可說是震撼全場了。 蝶舞會看場的侍者聽到這話立刻反應過來,不是發出警報就是沖前來對著唐龍大罵道:“你他媽的是哪個……”轟的一聲,這些叫罵的人連話都沒有說完,就被唐龍用雷鳴槍轟成碎塊了。 當唐龍再次端槍對著那些客人吼道:“不想死的給我滾!”的時候,原來還被血腥場面震呆的人群立刻清醒過來,驚叫一聲蜂擁的朝門外跑去。 唐龍沖著已經沒人跳舞的舞台就是一槍,把舞台轟個稀巴爛後才大喊道:“蝶舞會的人給我出來!”那些還擠在門口的人被那聲巨響嚇得開始人踩人,不要命的往外擠。瞬時間哭聲慘叫聲響徹這個大廳。 唐龍看到四周除了那幾個被轟碎的尸體外,就在也看不到一個蝶舞會的人了,不由指著大廳四周的那些樓梯口向部下喊道:“10人一隊,各自為戰!”唐龍知道自己不用細說,反正大家都知道來這里是干什麼的,同時也不用怎麼擔心自己的部下,身穿機甲的她們除非被鐳射炮轟個正著,不然別想傷她們分毫。 唐龍話音一落下馬上響起十幾聲女性喊的:“遵命!”接著就是潔絲編組時任命的小隊長們,各帶著9個部下朝那些樓梯口沖去。至于唐龍,則帶著昏迷的老九以及幾個部下朝正中間的樓梯口奔去。 門外的雇傭兵看到一窩蜂的人群跑出來,不由興奮的大叫一聲,撲上去把這些人捆個結實。一些好色的雇傭兵專挑女人來捆,而且還一邊捆人一邊揩油。不過他們很快發現同好少了許多,扭頭一看,發現其他雇傭兵正在搜那些男人的身體。 “喂!你什麼時候變得喜歡男色了?”一個雇傭兵好奇的走前來問自己的伙伴,可那伙伴根本不理他,專心的在一個肥頭豬腦的男子身上摸來摸去。看到這些,雇傭兵只好搖搖頭再次對伙伴說道:“你喜歡男色就算了,但你也不用找這麼丑的人來揩油……” 這個雇傭兵突然把話吞回肚子里,變得異常興奮的撲向身旁一個被抓的男子。他會突然改變興趣,是因為他看到伙伴從那個男子身上掏出了手表、戒指、錢包、銀行卡等等值錢的東西。他的動作吸引了其他好色雇傭兵的目光,理所當然讓他們立刻離開女人的身邊了。看到那些值錢的東西,沒有人會再對那些身上只有一件單薄衣服的女人感興趣。 一個中年男子雖然被捆綁起來,但他仍傲氣凌人的喊道:“快放了我!我是XX財團的董事長,你們是哪個部隊的?我要告到你們連褲子都沒得穿!”原本想嚇唬人的話卻給他引來了災難,他這話一出口,附近幾個搜身的雇傭兵立刻興奮的撲過來大叫道: “太棒了,抓到一個董事長!” “財神啊!” “勒索他2億……不!跟要他20億才放人!” “快!兄弟們快看看還有哪個財神爺被我們抓了!把他們的身份證明都給拿出來!” 一些具有財神爺資格的人聽到這話立刻哭喪著臉,而一些已經被洗劫一空的財神爺,看到雇傭兵撿起早被淘空的荷包翻看自己的身份證明,不由恨不得想一口把那個白癡給吃了。 呆在一旁看熱鬧的埃爾,掏根香煙點燃優雅的吸了口,然後對同樣站在身旁的萊恩說道:“呵呵,看樣子你們除了傭金外還能掙到一大票呢。”對于這些大富豪,埃爾從沒好感,所以對這些有違雇傭兵准則的事,當沒看見。 萊恩笑了笑說道:“我們這些弄到的外快和老板將要獲得的相比,只能算是零花錢。”萊恩更不會做出像阻止兄弟撈外快這樣煞風景的事,他敢這樣做的話肯定會被人打黑槍,再說了他自己都想搶上一份呢。 “老板要獲得的?什麼意思?”埃爾有點不解。 “咦?難道您不知道無夜宮是蝶舞會的總部嗎?蝶舞會的財富大部分都藏在里面啊!”萊恩驚訝的說,說到這他四處看了看,然後神神秘秘的悄聲說道:“聽說蝶舞會有個地下金庫,除了放滿籃金和鉑石外,還有各種大面額的有價證券呢!” 在隨時能夠找到整個星球都是黃金和鑽石的今天,以往的黃金和鑽石已經不再具備貨幣價值,因而籃金和鉑石這兩種稀有金屬和礦物,就名正言順的替代了黃金和鑽石的貨幣功能。 “這我知道,蝶舞會每年掙到的錢除了花銷外,都會用來投資國企股票或者國家債券,這麼多年來相信花在這方面的錢都是天文數字了。”埃爾吞吞口水的說。說他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那是騙人的,可現在無夜宮是唐龍在玩,能夠和唐龍搶嗎?只能希望唐龍對金錢不感興趣,等他把無夜宮毀了自己再慢慢找吧。 突然間,埃爾身子猛地一震,他想起自己跟著唐龍來無夜宮不是來看熱鬧的,其中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獲得無夜宮的賬本!這賬本上記載了蝶舞會的VIP客人和各種生意的網絡系統,沒有那賬本就算取代蝶舞會的地位也沒用,到時候別說一年掙幾兆,不虧本都算好了!也就只有憲兵司的那個白癡才會認為只要占據蝶舞會的地盤就可以掙錢。 想到這些,埃爾像瘋了一樣的扒下一個雇傭兵的裝備,飛快的穿戴齊全後立刻朝無夜宮內跑去。他暗自祈求上天保佑,希望唐龍不要把那賬本給毀了。 “他媽的!你們蝶舞會的干部呢?跑哪去了?不是說你們蝶舞會有幾萬人嗎?現在全都死了啊?怎麼一個人都看不到!”呆在一間會議室的唐龍抓著老九的衣領一邊晃著一邊大聲問道。 唐龍他們除了在門口和大廳內看到幾百個蝶舞會的人外,就算是搜遍整個無夜宮也只是抓到幾條小蝦米而已。別說什麼高級干部了,連個下級干部都沒見到,所以唐龍才會惱怒的弄醒老九來責問。 沒有牙齒的老九呱呱叫喚著,看他的樣子好像很賣力的說什麼,但卻沒有人能聽懂他說什麼。老九急了,一邊掙紮一邊用手指比劃著什麼。唐龍身旁的一個部下機靈的說道:“長官,您看他是不是要寫字啊?” 唐龍看到老九拼命的點頭,只好示意部下給支筆讓他寫。老九一接過從房內撿來的電子筆,立刻在會議桌上寫了起來。唐龍探頭一看,發現老九寫的是:“會長和其他阿哥去見鍾濤上將了,而弟兄們則分散到在其他場子里。” “什麼時候去的?他們去見那個上將干什麼?”唐龍問道。 老九看了唐龍一眼,繼續埋頭寫道:“你們沒來之前他們就去了,去找上將是因為不久前我們老四和老五帶人幫助警察司打擊罪犯的時候,憲兵司橫插一手,把我們的人和警察司的人都滅了。會長他們找上將是想讓上將出頭向憲兵司報仇。” 唐龍看到這些,暗自奇怪怎麼憲兵司會和蝶舞會打起來,當然唐龍知道現在不是在意這些的時候,一想到自己被綁架的部下,唐龍就開始焦急起來,他立刻喝道:“快把密室地點說出來,不然……”說著把拳頭大的槍口對准老九的腦袋。 老九眼睛咕嚕一轉,抬手寫道:“可以告訴你,但除了保證我生命安全外,我還要一成……”老九剛想寫出要一成什麼的時候,唐龍機甲傳來一個女性的聲音:“長官,發現扣押人的地方了。” 聽到這話,唐龍和那些女兵都沒有興趣理會老九,掉頭就往外跑。至于方位嘛,一看機甲上的電腦就可以知道剛才發出聲音的人在哪了。 老九看到機甲士兵並沒有理會自己就離開了,不由樂得張開嘴巴嘿嘿的笑了起來。好一會兒,總算停止了笑聲的老九,抬頭看了看四處,發現沒什麼異狀,就走到會議室一邊的牆腳搗弄了一下。咔嚓一聲,會議室會長坐椅後的牆壁隨著這一聲響裂開了一道門。老九也不多作停留,飛快的鑽進那道門,在他鑽進去後牆壁就又恢複了原狀。 在老九進去沒多久,全副武裝的埃爾探頭探腦的走進會議室,他好像非常熟悉這里的結構,也不四處亂看,徑自走到老九搗弄的牆腳處啟動機關,牆壁才剛裂開,他就飛快的鑽了進去。 原本熟門熟路的埃爾,進入密道後立刻變得萬分小心,端著槍慢慢的走下地道內。他會知道這個密室的消息真是多得蝶舞會的老六,想到那個老六,埃爾就不由自主地想道:“也不知道長官用了什麼手段,原本屬于憲兵司的老六,居然會在一瞬間變成情報司的人,看來長官的本事還有大把值得自己學的呢。” 埃爾心驚膽戰但又無驚無險的通過密道來到一個轉角處,按照老六給的情報,轉角處就是一個巨大的金屬門,金屬門後面就是蝶舞會儲存財物的地方了。他回頭看看身後的通道不由覺得奇怪,按理這樣的密道都有機關,怎麼自己沒有遇上呢?難道有人把機關關了? 正在胡思亂想的埃爾,突然聽到轉角處傳來一句:“老九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和嗚嗚叫著的聲音。埃爾心中一驚沒想到居然有人看門呢,要把他們干掉嗎?埃爾緊了緊手中的槍,對于槍,自己雖然並不陌生,但自己的專長是收集情報,並不是戰斗啊,自己這個文弱書生能夠干掉彪悍的黑幫分子嗎? 埃爾咬咬牙准備拼了,沒辦法,滿屋的鈔票就離自己一步而已啊,怎麼能夠放棄呢?埃爾剛動了一下腳就聽到轉角那里傳來一聲槍響,接著聽到物體倒地的聲音。埃爾立刻不動了,他已經猜出看門的人自相殘殺了,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這可是好機會呢。 埃爾聽到那邊傳來一聲歎息:“唉,老九,不是六哥心狠手辣,誰讓你不識時務要跟我爭呢?”這個老六很感慨地說完這話,突然不可控制的狂笑起來:“哈哈哈,蝶舞會的財產都是我的啦!我再也不用打生打死,終于可以當個大富豪啦!” 埃爾此時已經知道投靠情報司的老六就在轉角處,要怎麼辦?是干掉他獨吞還是和他合作平分?如果跟他合作的話,恐怕自己一出去就會被他干掉。那麼干掉他吧?反正沒有誰知道是自己殺了老六的。下定決心的埃爾開始把手指扣在扳機上,准備一沖出去就來個掃射。 正在這個時候,通道內的特殊裝置把上面會議室內的聲音給傳了進來,那是一個男性咬牙切齒發出的聲音:“他媽的!人呢?外面被包圍了,那家伙肯定沒有逃出無夜宮,快給我探測空氣中殘留的熱能!” 已經聽出上面是誰的埃爾聽到這話暗暗叫苦,這樣一來上面的唐龍一下子就能發現密道了。 在數聲女性回應了:“是!長官。”後,一個很甜的聲音說道:“長官,既然姐妹們沒有被關在這里,那麼一定是被關在蝶舞會的其他基地了。我們現在馬上就去其他地方吧,何必找那個……”這聲音還沒說完就被那個男聲打斷了:“那家伙是蝶舞會的老九,抓到他可以讓我們省下很多時間,姐妹們也可以少受點苦!”在男聲說出這話後,一個女性的聲音突然響起:“長官,經過掃描發現,剛才曾有兩個人啟動了這個機關,躲在那扇牆壁下面!” “兩個人?蝶舞會的王八蛋!給我抓到了我要活剝了你們!”隨著這樣的話音落下,牆壁移動的聲音和一陣金屬碰撞地板的聲音相繼傳來。埃爾聽到這聲音就知道唐龍帶著機甲戰士下來了。 埃爾立刻向轉角處的人悄聲喊道:“老六,我是情報司的埃爾,唐龍快下來啦!”原本聽到上面的聲音而急得團團轉的老六,聽到這話如撿了根救命草一樣,也不去想埃爾怎麼在這里,飛快的跑到埃爾面前焦急地喊道:“埃爾先生,怎麼辦?殺人魔王要下來了!” 埃爾忙拍拍老六的肩膀安慰道:“不用緊張,你就說你是情報司在蝶舞會的臥底,其他的由我來說,記住,你只是一個下層干部,不知道唐龍的部下被關在哪里!”老六聞言忙點點頭,聰明的他當然知道自己要扮演的是什麼角色。不知道經過大風大浪的他,是不是聽多了關于唐龍的負面謠言,所以在聽到唐龍要下來時才會顯得特別緊張呢? 埃爾看到老六鎮靜下來,忙對著通道喊道:“是唐龍先生嗎?我是情報司的埃爾啊。” “埃爾?你怎麼會在這下面?”身穿機甲的唐龍出現在埃爾面前,雖然已經習慣機甲上那冰冷的面具,但埃爾此時看到仍忍不住地打個寒顫。 “噢,我是接到內線的密報,才來這里取蝶舞會的罪證。”埃爾一邊解釋一邊介紹身旁的老六。老六當然是一臉諂媚的樣子向唐龍打招呼,而唐龍則只是點了下頭算是回禮。 唐龍看他們的後面有個轉角,不由走了前去,轉彎一看,居然是一扇三四米高,六米寬的巨大金屬門,看這門的樣子好像是銀行保險櫃的門似的。當然,唐龍也看到了老九那被殺死的尸體。唐龍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埃爾就靠前來解釋道:“這個蝶舞會的人突然跑下來攻擊我們,我們一時失手就把他打死了。” 唐龍歎了一息說道:“可惜,我原本還想讓他帶我們去找人呢。”說著對著老六說道:“你也是蝶舞會的人,不知道蝶舞會綁架的女子一般都關在哪里?” 老六忙說道:“對不起長官,我只是個下層干部,不大清楚這些事,不過蝶舞會綁架到人都送往南區,估計應該把人藏在那里吧?” “南區?”唐龍重複的說著這句話,但就是沒有往外走。埃爾和老六都既緊張又焦急的看著唐龍,自己的話沒有什麼漏洞啊,為什麼唐龍還不離開呢?拜托快點走啊,不然怎麼拿蝶舞會的財物啊! 唐龍感覺到這兩個家伙有點古怪,哪里不去,呆在這密道里干嘛。唐龍的目光望向金屬門的時候,心中一動,從右腿側掏出一根20厘米長的金屬圓筒,雙手抓住圓筒一扭,一道一米長的藍色固定型激光束就出現了。 埃爾看到唐龍掏出激光劍,就知道鈔票飛走了,只能歎口氣指著金屬門說道:“唐龍先生,這就是蝶舞會的金庫,您這樣是打不開的,要先破解電腦密碼。”說著又指了指被老六手中的小型電腦筆記本。 唐龍不信邪,沒有理會埃爾的話,舉劍朝門縫狠狠的砍了一劍,接著一拉門拴。咔嚓一聲,金屬大門就這麼簡單的打開了。 埃爾和老六目瞪口呆的看著打得越來越開的金屬門,埃爾在心中感歎道:“沒想到蝶舞會的東西會這麼爛。”而老六則氣憤地暗自罵道:“媽的!居然這麼簡單就能打開,還說什麼167層密碼保護,全是騙人的狗屁!居然害我等這麼久做了這麼多的准備,早知道這樣,我一早就搬空這金庫了!”越想越氣的老六,把手中的筆記本電腦給摔了個稀巴爛。 大門完全打開後,一陣耀眼的籃光把整個通道都映籃了。身穿機甲沒被藍光弄花眼的唐龍等人,在看清楚大門內的東西後,全都愣住了。大門里面那個深100米、寬200米、高50米的空間內,居然堆滿了散發著藍色光芒的條形物。和這寬大的地方比起來,唐龍他們就像螞蟻一樣。 看到那些每條都是長10厘米、寬厚各1厘米的藍色金屬條,只要不是白癡都能一下子說出它的名稱——籃金條! 唐龍看了這麼多的籃金一眼,切換通訊系統對著屏幕嚷道:“老姐你在不在?”唐龍話音一落下,黑色頭發的2號星零立刻冒出來笑道:“姐姐一直都在唐龍身邊哦,需要姐姐幫唐龍做什麼嗎?” 唐龍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些籃金,對2號星零說道:“老姐,這些籃金能換多少聯邦幣?” 2號星零依靠機甲上的功能,掃描了一下這個金庫後說道:“這里共有條狀籃金9999823根,每根重200克,共有籃金1999964600克,現聯邦籃金價每克512元,共值1023981875200聯邦幣。也就是一兆多,你好有錢哦。”2號星零高興的說。 唐龍撇撇嘴說道:“我還以為有多少呢,沒想到才一萬多億啊。啊對了,我記得在我參軍前籃金價格不是才200多的嗎?什麼時候飆到500多了啊?”本來一萬億就是一兆,但唐龍喜歡用萬億來表示,感覺這樣比兆好聽。 “沒辦法啊,這段時間來聯邦內外都不平靜,所以籃金兌換聯邦幣的比例才會不斷攀升。哎呀,才剛說完,籃金價又跳了,現在是一克513元了哦。”2號星零想了一下說道:“對了唐龍,剛才姐姐掃描時,發現這里面還有其他東西哦。” 埃爾看到唐龍一動不動的,以為他被眼前這些籃金迷住了,他當然會這樣想,因為他也被迷住了啊。不過當看到唐龍毫不在意那些籃金,反而在這一片藍色海洋中東翻西找的,不由又奇怪起來,直到唐龍找到一個巨大的皮箱打開後,看到皮箱內的東西時,他才恍然大悟的點點頭想道:“有品位,那箱鉑石絕對比這些籃金價值高。” 可當他看到唐龍翻動幾層擺滿鉑石的托板後,就隨手把箱子扔到一旁,不由奇怪起來,唐龍到底在找什麼?難道他……。 果然埃爾的想法被證實了,唐龍再次找到一個大箱子,箱子里面都是些磁卡和一大疊的特制紙張。看到唐龍拿起磁卡,埃爾的心緊張得快要從喉嚨跳出來,不過當看到唐龍只是把磁卡扔掉,就專心的翻看那些紙張,就立刻定下心來,並開始思考要怎麼樣才能不引起唐龍注意的獲得那些磁卡。 正當所有人都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陣惡心的笑聲突然在這里響起:“嘿嘿,蝶舞會真他媽的有錢,你們看看,這些無記名有價證券上每張面額都是上百億的呢。這里一大疊起碼有數千張,那就是說這里起碼有幾十萬億……哦,是幾十兆以上!嘿嘿,掙錢就是這麼容易的,各位,我沒說錯吧?”唐龍扭頭對眾人說道。 聽到唐龍的話,所有的人身子都震了震,SK23連隊的人穿著機甲看不到表情。不過可從另外兩人看出對于這有多震驚:埃爾眼睛突出,下巴掉在地上的發呆。他雖然知道蝶舞會很有錢,但沒想道居然是這麼多啊!而老六則瘋狂的扯著自己的頭發,他現在悔恨得想自殺,要是自己不要瞻前顧後魯莽一點的話,這一切全都是自己的了。 這時,2號星零插嘴說道:“唐龍要擁有這些證券嗎?姐姐可以幫唐龍把這些證券變成唐龍的哦。”它是因為唐龍表現想要擁有這些證券才會主動說要幫助唐龍的。 “嗯?怎麼變?無記名證券不是誰拿去都可換錢嗎?”唐龍有點不解。 “唐龍笨哦,這些巨額證券雖然沒有記名,但是卻有暗碼編號啊,什麼人買的在電腦里面可是記得一清二楚的呢,可不是唐龍想的任何人都可以拿來換錢的哦。唐龍只要讓姐姐把這些證券的編號掃描下來,以後這些就是唐龍的記名證券了。”2號星零笑道。 被金錢迷住的唐龍,想也不想就開始一張張的翻動證券讓2號星零掃描。看到唐龍的樣子,一個機甲小隊長有點擔憂的提醒道:“長官,李麗紋她們……” 唐龍聽到這話身子猛地一震,翻動證券的動作停了下來。知道怎麼回事的2號星零小心的說道:“唐龍在擔心伙伴嗎?放心哦,她們很安全呢。” 唐龍吃驚的看著2號星零驚訝的說道:“老姐你知道她們的下落?” “姐姐當然知道哦,怎麼?需要姐姐告訴唐龍嗎?”2號星零伸出手指點點唐龍的額門笑著說。2號星零暗自得意,自己在知道唐龍的存在後就開始密切注意著他的一切,在知道唐龍的部下被綁架了,當然是第一時間了解到詳情了。在這個過分依賴電腦的世界中,沒有電腦主宰2號星零她不知道的事。 “要!要!快告訴我!”唐龍及切的喊道,他暗罵自己笨蛋,電腦姐姐無所不知,怎麼自己就沒有想到找她幫忙呢? 2號星零故作可憐的說道:“可是唐龍不是說人生像是個游戲,有起有落才有味道嗎?怎麼現在要姐姐幫忙呢?其實在唐龍的伙伴被綁架後,姐姐第一時間就知道了,可是姐姐不敢告訴唐龍啊,姐姐怕唐龍又像以前那樣討厭姐姐呢。” 唐龍聽到這話覺得自己有點頭昏,白癡也知道老姐在秋後算賬啊。2號星零的話讓唐龍無話可說,沒錯,自己是不想依靠像作弊工具來體驗人生,但是面對自己身邊的人遭到傷害時,自己卻非常希望可以使用作弊工具。 任誰聽到有女性被人販子賣給了夜總會,都可以想象出這些女性遭受到什麼樣的汙辱,唐龍當然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唐龍一想到這些部下們的悲慘命運,心中就悲痛不已,如果電腦姐姐一早把事情告訴自己,李麗紋她們肯定會第一時間獲救,可誰叫自己以前因為這事而責怪電腦姐姐啊,可以說是自己讓李麗紋她們遭受苦難的。 為什麼自己要死守著那些規矩呢,人生根本就不是一場游戲,電腦姐姐更不是什麼作弊工具,難道要在伙伴受到傷害後,自己才會認識到這點嗎? 想到這些的唐龍忙跪在地上對2號星零說道:“對不起老姐,請原諒我以前的自以為是,我知道人生不是游戲,而是一場艱苦的戰斗,我雖然可以承受艱苦,但我卻不願看到我的伙伴受苦。老姐,我求您告訴我的伙伴在哪里吧……” 2號星零看到唐龍痛哭流涕的樣子,雖然覺得自己的程序變得有點混亂,但它沒有在意,而是繼續按照自己剛才的設定說道:“不要哭啰,乖哦,姐姐會告訴唐龍的,但姐姐要唐龍答應姐姐一個條件才行喲。” 唐龍聽到這話,欣喜的猛點著頭連忙說道:“我答應,一萬個條件我都答應,只要老姐你告訴我。” 2號星零看到唐龍的樣子,不由自主的伸手擦拭了一下唐龍臉,當然是他們是接觸不了的。2號星零感覺到這些,不由歎口氣說道:“姐姐要唐龍答應,以後有什麼事都要告訴姐姐,不要老是想著什麼人生是一場游戲,無論什麼事,只要唐龍開口,姐姐都會幫助唐龍的。” 唐龍不由一愣,他還以為要答應什麼事呢,原來就這麼簡單啊,看來電腦姐姐還是疼自己的,唐龍當然是欣喜的點頭答應了。 看到唐龍答應了,2號星零心里立刻樂開了花:“星零好厲害哦,星零讓唐龍開始依靠星零了,星零比姐姐還有本事!”原來它剛才突然想起書里面寫的什麼讓愛人依賴自己,那才可獲得愛人的心,因此才會乘機用李麗紋的事來讓唐龍開始慢慢學會依賴自己。

上篇:第六十七章    下篇:第六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