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唐龍煩躁的在房間內走來走去,那富麗堂皇、精美異常、價值不菲的家具擺設根本引不起他的興趣。唐龍這麼煩躁是因為他要等待,習慣想到就做的唐龍對于等待是深痛惡絕的。可是為了自己的部下,唐龍只能在這里等待情報司的情報了。 在這房間內,除了走來走去的唐龍,還有尤娜等10來個女軍官。她們或坐或站的圍在四周,全都把目光望著唐龍。 唐龍接觸到她們的目光,心中不由一歎,自己的這些部下,雖然忠心,但是對于這樣的特殊事情卻根本拿不出什麼好主意。不過也難怪她們的,畢竟她們沒有遇到需要她們處理的事嘛,而且自己不也是沒有任何辦法只能依靠情報司的嗎? 唐龍看到窗戶外面的天色已經漸黑了,不由出聲說道:“你們先回房去休息,等情報司有情報來再通知你們。” 那個愛爾希少尉立刻說道:“長官,我們願意在這里等!”其他諸女也紛紛表示要在這等待情報,不過那個尤娜中尉則對大家說道:“我們還是聽從長官的話,先去休息吧,相信等情報來了的時候,可能會需要我們出動,不把精神養好是不行的。” 眾女和唐龍聽到這話,有點奇怪的看著尤娜,因為這段時間來,尤娜根本沒有發表過什麼意見,怎麼這次變了呢?而明白怎麼回事的莎麗則微微點頭,她明白大姐已經開始學著改變自己了,其實大姐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做大姐的覺悟,所以才會畏畏縮縮的。現在看來,不久之後一個全新的大姐就會出現在眾人面前。 愛爾希有點不解的問道:“需要我們出動?怎麼說?” 尤娜點點頭說道:“相信你們已經從長官口中知道,李麗紋等人很有可能是被黑幫擄掠去了,那個情報司長說過,在這星球上,凡是被擄掠的女子都會落到蝶舞會手中。而情報司長也講過,蝶舞會擁有非常巨大的勢力,官方勢力很難和他們對峙,所以到時候需要解救李麗紋她們,就只能靠我們自己。” 眾女當然清楚這些情況,畢竟剛才唐龍才把和情報司長的對話重複了一遍,所以聽到這話,大家都明白尤娜隱含的意思,也就是說到時候將會武力解救自己的姐妹。 有點好戰性格的愛爾希迫不及待地喊道:“既然是蝶舞會干的,那我們還呆在這里干什麼?去找蝶舞會要人啊!”不過看到大家都呆呆的看著自己,才想起什麼地拍拍腦袋嘀咕道:“唉,忘了我們不知道蝶舞會的情況。” 唐龍點點頭出聲說道:“對,就因為我們對蝶舞會一無所知,所以才要等待情報司長的情報。現在我命令,大家回去休息!” 唐龍說出命令那個詞時,所有的人都站起來聽令,等唐龍說完,全都敬禮喊了聲:“遵命!”就有條有序的離開這個房間。 愛爾希的房間內,做著俯臥撐的愛爾希看到同房的凌麗正仔細的看著手中的筆記本,不由好奇的問道:“凌麗你在看什麼?” 凌麗隨口應道:“我在看名單上有沒有人在漫蘭星。” “名單?”已經起來用毛巾擦拭著汗水的愛爾希狐疑的重複了一下,但很快醒悟過來的說道:“你沒有把那份名單毀掉嗎?” 凌麗合上筆記,有點奇怪的問道:“這麼有用的東西,毀掉它干什麼?” “因為……”愛爾希說到這突然改變話題的說道:“怎麼不找了?上面沒有合適的人選嗎?” 凌麗知道愛爾希為何會改變話題,因為這本子上記載的,能讓許多人身敗名裂的秘密,都是姐妹們這麼多年來,利用肉體收集的。在和組織脫離關系後,許多資料不是被組織拿走,就是被姐妹們毀掉了,因為大家都不願意再想起往事。而自己會把它留下來,卻是因為這本子里面的東西太重要,太有利用價值了。凌麗沒有怎麼解釋,只是搖搖頭說道:“漫蘭星是個旅游星球,那些人是不可能居住在這里的。” 愛爾希也不再追問剛才的問題,轉而問道:“你說我們要是和蝶舞會打起來,我們這些人怎麼去打?我們可沒有什麼武器啊。” 凌麗想了一下說道:“我想不大可能打起來吧?畢竟這里是旅游之都,打起來影響不好的,恐怕是情報司出面幫忙,讓蝶舞會放人。” 愛爾希撇撇嘴說道:“要情報司出面?你又不是沒有聽到長官複述的話,那情報司非常顧忌蝶舞會的靠山啊,他們是不可能出面幫忙的。再說我們長官的脾氣你還不清楚嗎?他要知道哪個黑幫把李麗紋她們抓走了,肯定會把那個黑幫滅掉。” “你剛才都說了,我們沒有武器,就算長官很厲害,但拿什麼去和人家斗呢?再說就算有武器也不可能在這里開火啊,憲兵司和警察司是不會讓我們擾亂這里的旅游產業結構。”凌麗無奈的搖頭說。 愛爾希聽到這話,只能歎一聲懊惱的說:“這個旅游之都到底是怎麼回事?每年都失蹤那麼多人居然沒有人知道。還好意思稱這里是最安全的星球,我說這里是最危險的星球才對!” “這是因為他們這里是官匪一家,那些事全都被當官的壓住了,而且他們事前都做過調查,不是說失蹤的都是些單身或沒有參加旅游團的女子嗎?如果不是我們的人被綁了,我們還不是以為這個旅游之都是最安全的……”凌麗說到這,突然猛然醒悟的說道:“等等!李麗紋她們不是單身的!而且依照那些黑幫的慣例,他們不可能不調查清楚就綁架李麗紋她們,只要調查一下酒店的住房登記,就一定能知道我們的軍人身份,這里面有貓膩!” 愛爾希吃驚的問:“有貓膩?有什麼貓膩?難道他們綁架是針對我們的?綁架我們的人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凌麗搖搖頭說:“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不是為了美色這麼簡單的事,我總感覺這起李麗紋失蹤事件是一起被人操控的某個陰謀的開端。” 愛爾希搔搔腦袋說道:“陰謀?被你這麼一說,我是越來越糊塗了,我們又沒有得罪什麼人,而且才來這里沒多久,怎麼就因失蹤事件變成某個陰謀的開端?” “我也說不清楚,可卻能體會到一股風雨欲來的感覺。”凌麗開始細細思考起來,她對自己的第六感是非常信任的,雖然自己也說不清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但她能夠斷定,這起李麗紋失蹤事件沒有想象地那麼簡單。 愛爾希看到凌麗皺著眉頭苦苦思量,不由說道:“不用想著這麼多,你不是時常說會有陰謀的產生,是因為有人希望借著陰謀獲得利益嗎?那麼等看到誰獲得最大的利益,誰就是發動陰謀的人了。” 凌麗聽到這話,猛地一震,但是她又很快迷茫起來,因為自己根本想不出誰要借著這次失蹤事件獲得利益呀。唉,這個星球的情報資料不足,根本不能推斷出什麼結果啊。想到這些,她起身對開始練拳的愛爾希說道:“我去酒店的電腦室查一下資料。” 愛爾希點點頭說道:“好的,等有情況我會去叫你。” 曼德拉舒服的伸個懶腰,起床了。雖然沒有調鬧鍾,而且還是日夜顛倒的睡覺,但睡了五個鍾就醒來了,曼德拉還是對自己的生物鍾很滿意。 曼德拉來到浴室開始梳洗起來,很快,一個精神奕奕的曼德拉就出現在鏡子前。看到自己的神色,曼德拉不由點點頭,因為他知道從這刻起,到接下來幾天內,自己都將不可能擁有睡眠的時間。雖然,往後那段時間將會有多辛勞,自己心知肚明,但和將要獲得的利益相比,就算苦上十倍百倍,自己也是心甘情願的。當然,這也要事情成功才行。 想到這,曼德拉撥通了秘書的通訊,等待接通的時候,曼德拉不由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想到:“長官可以事前休息,部下卻不能,這就是等級的區別,難怪所有的人都不要命的往上爬。當然,事情結束後,是該讓那辛勤的秘書好好的睡覺了。” B的一聲通訊接通了,秘書那種曼德拉非常熟悉的聲音就立刻傳入他的耳中:“長官好!” 曼德拉照著鏡子摸了下自己的下巴說道:“事情辦得怎麼樣?” 秘書那有點迫不及待的聲音再次傳來:“已經全部部署到位,就等長官您的命令了。” “嗯,你不用過來接我了,你親自帶隊執行第一步計劃。等我從唐龍那出來後,立刻執行第二步計劃。”曼德拉一邊整整自己的領帶,一邊說道。 “是,遵命!” 曼德拉當然聽出來秘書聲音中帶著的興奮感情,任誰知道鈔票就快堆滿自己的屋子時,都會這麼興奮的。曼德拉微笑著掛掉通訊,再次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儀容,在自言自語的說了句:“那麼,該是和唐龍見面的時候了。”就朝屋外走去。 那個小黑社會頭目,老狼的地下巢穴的大廳內,端著酒杯的老狼,苦惱的對身旁的手下說道:“不知道怎麼搞得,現在眼眉跳個不停,好像要有什麼事發生似的。” 已經喝得有點頭昏的手下,搖搖頭笑道:“老大,不要這麼迷信嘛,而且眼眉跳好像是有財運哦。” 老狼狠狠的喝一口酒罵道:“財運個屁!憲兵司把那些禍水扔給我們,卻連一點秘密都不說一下,媽的!我還以為他們會對蝶舞會動手,可以跟在後面弄點吃的呢,可現在你看看,根本就是風平浪靜!” 那個手下安慰道:“嘿,老大不用心急嘛,明天就是兩大企業搞的演唱會開幕,憲兵司怎麼也不會挑這個時機動手的。” 老狼歎了一息:“唉,現在我也不在乎能不能擴大地盤了,最重要的是怎麼把那幾個禍水送出去,要是唐龍獲得風聲尋上門來了,我們就倒大黴了!” “倒大黴?怎麼會呢?唐龍找上門的話,我們就說是從蝶舞會手中救出來的,他不但不會殺我們,還會感激我們呢。” “笨蛋!那也要唐龍相信啊!算了,去看看那些祖宗怎麼樣了,我們那些女人都是粗手粗腳的,叫她們花錢享受她們就會,要叫她們去照顧人……哼。”老狼說著站起來朝門口走去,四周喝酒的大漢也忙站起來走向門口。 走得最前的一個大漢剛要打開廳門的時候,數道激光束穿門而入,射入這個大漢的身子,大漢連一聲慘叫都沒發出,就全身著火的成了焦炭。 “敵人!”一聲大喊,四周的大漢立刻尋找遮掩物,同時掏出激光槍朝門口射去。被幾個大漢掩護著的老狼,不經意看到一道激光束居然穿透自己那特制的金屬牆壁,射中躲在牆角的一個手下,而那個手下被擊中的瞬間就變成了一具焦尸。 看到這一幕地老狼立刻吃驚的喊道:“穿透性熱能激光!”見多識廣的老狼知道,一般軍隊和黑幫使用的武器是冷能激光束,不能穿透特制金屬板,也不能把人變成焦炭,被冷能激光束擊中,身上最多就是有個彈孔。而這種能夠穿透特制金屬板,並且一旦擊中,就能讓人立刻變成焦炭的熱能激光槍,據說只有解救人質的特殊部隊才能裝備的! 認識到這點,老狼立刻把自己一開始懷疑憲兵司殺人滅口的念頭拋棄了,因為憲兵司和警察司都沒有權力動用這樣的部隊,那麼在這個星球上只有情報司這個部門有這樣的權力了。可是奇怪啊,自己根本沒有得罪情報司,他們為什麼……糟了!他們是為了唐龍那些部下來的! ※※※ 老狼想到這立刻大喊道:“不要開槍!我們投降!”他身旁的手下聽到這話,憤怒的喊道:“老大,為什麼投降?他們殺了我們這麼多兄弟,我們跟他們拚了!” 老狼這才注意到,自己只是想了那麼一會兒,自己的手下就死了十幾個。雖然心里異常的悲痛,但為了活下來的兄弟,只有怒喝道:“我們拿什麼去拼?他們是解救人質的特殊部隊啊!” 聽到這話,老狼的手下都呆了,他們這些黑幫不怕警察,因為警察貪錢怕死;不怕憲兵,因為憲兵也是可以收買的;最怕的就是那種解救人質的特殊部隊,因為根本不知道他們的身份無從收買,而且他們一遇到抵抗就往死里打。 剩下七八個大漢,隨著老狼的動作,扔掉槍,雙手抱頭蹲下,並大喊起來:“不要開槍!我們投降!” 在老狼喊出投降的時候,透過牆壁射進來的激光束停止了。而在老狼他們蹲下後,數道彎著腰斜端著槍,頭戴著黑色全息頭盔,身穿著黑色特戰服,腳套軟底防電軍靴的人,悄然無聲的快速進來,並把槍頂在了老狼等人的腦門上。 被冰冷槍口壓著低下腦袋的老狼,突然聽到門外傳來硬底皮鞋走動的聲音,不由好奇的微微抬眼觀看。因為特殊部隊的人,是不可能穿能發出響聲的硬底皮鞋啊。 看到站在門口的那個身穿筆挺西裝,模樣斯文的年輕人的面目,老狼只是愣了一下,卻並不感到吃驚。那個人是情報司司長秘書,地位等同憲兵司司長的副官,他帶隊來解救人質很正常。 這個情報司司長秘書掃視了眾人一眼,還沒有開口說話,一個特殊部隊的士兵,從門外跑進來向他敬了一禮說道:“報告長官,8名人質無一人傷亡,全部安全解救出來。解救時擊斃13名恐怖分子,特殊部隊無人損傷。” 老狼聽到那個士兵的話,就知道照顧那8個禍水的女人們全部被殺了。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兒也在其中,老狼的心就像裂開了一樣,整個人也像失去了靈魂一樣的呆在那里。 一個聽到自己女人被殺的大漢猛地悲吼一聲:“小麗啊!我跟你們拼了!”不過他才剛動了一下身子,就被身旁的士兵一槍擊斃,變成了一具焦尸。而另外一個正驚慌辯解著:“我們不是恐怖分子啊!”的大漢,也在剛喊出這話就被擊斃了。 那個情報司司長秘書,好像沒看到眼前悲慘一幕似的,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後,才很隨意的說了句:“全斃了。”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數聲扣動扳機的微弱聲音立刻響起,剩下的幾個大漢就這樣變成了一具焦尸。秘書皺皺眉頭,用手在鼻子面前扇了幾扇說道:“味道真難聞,開始收拾現場。”那些士兵在立正敬禮後,立刻忙碌起來。 而轉身出門的秘書,整理了一下領帶,向身旁的一個士兵問道:“我這領帶擺正了嗎?”士兵看了一下秘書,點了點頭。秘書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拍拍士兵的肩膀笑道:“走,讓我們去吻醒美麗的白雪公主吧。” 愛爾希猛地撞開一間電腦室的房門,對正回過頭來看著自己的凌麗說道:“快,那個情報司長來了,快去長官那里。” 凌麗沒有愛爾希想象中聽到這話跳起來急沖出門的樣子,反而是指著立體電腦屏幕說道:“你來看看這個。” 雖然愛爾希很心急,但是凌麗的話立刻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她走前一看,看到的是滿屏密密麻麻的數字,不由奇怪的問道:“這些數字有什麼好看的?” 凌麗按了一下按鈕,用光標指著一行數字說道:“這些是彙出賬號,這是接受彙入的賬號,難道你還沒看出來嗎?” 愛爾希這才看出這些數字是資金彙出的銀行資料,她很奇怪的問道:“你找這些干嘛?怎麼這些帳號全部都是彙入同一個賬號的呢?” 凌麗操控鼠標一邊點擊一邊說道:“不是一個而是三個。唉,我在網上找資料,跑去銀行找的時候,沒想到居然發現有數萬個帳號每個月都固定彙入一筆巨款進入這三個帳號內。” 愛爾希聞言不由一呆:“我知道你的技術很高超,但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入侵宇宙銀行查找資料啊!” 聽到愛爾希居然是為這個而驚訝,凌麗不由一拍腦袋說道:“拜托!你難道沒有想到其他事情嗎?而且宇宙銀行這種全宇宙性的銀行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能闖入,我進去的這個是漫蘭星銀行。” 愛爾希依然不解的問道:“什麼想到其他什麼事啊?就算侵入的是漫蘭星銀行也很厲害啊,要是我的話,一萬年也進不去呢。” “誰叫你空閑的時候整天顧著玩火炮啊。”凌麗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唉,還是直接告訴你吧,這三個賬號分別是警察司、憲兵司、出入境管理司的官方賬號,而那數萬個賬號則是漫蘭星的企業帳號和私人帳號。這樣你應該知道怎麼回事了吧?”說完瞪了愛爾希一眼。 愛爾希歪著腦袋想了一下說道:“你是說,這個星球的黑幫分子每個月都給錢那三個部門,也就是說這三個部門和黑幫有密切的關系?” 凌麗點點頭嚴肅的說道:“對,整個星球的官方勢力和黑幫勢力是一伙的,單憑我們這些人是不可能和整個星球作對的!” 愛爾希雖然不大懂,但也感覺到事情嚴重了,皺皺眉說道:“我們加上情報司應該沒有問題吧……”她這話才剛說出口,就立刻自己否定了:“情報司也怕他們,而且說不定情報司也和他們是一伙的。唉,還是讓長官去煩惱吧。”說著,就要拉凌麗出電腦室。 凌麗忙喊道:“等一下,讓我把這些資料打印出來!” 愛爾希只好無奈的放手說道:“那快點,我們已經遲到了。”凌麗也不多說,快手快腳的把資料傳入一張立體顯示卡片內。 曼德拉臉色凝重的對唐龍說道:“唐龍先生,據線報傳來的消息,今天中午,蝶舞會確實派人在xx購物城用迷魂藥擄掠了8名年輕女子,據線報說他們這次行動是有針對性的。” 緊捏著拳頭的唐龍聞言不由一愣,思考了一會兒才問道:“有針對性地?這麼說他們一早就把我們作為目標?我記得沒有得罪蝶舞會的人啊。” 曼德拉苦笑一下說道:“您可能忘了,您在酒店咖啡室揍的那幾個流氓就是蝶舞會的人。” 唐龍一拳把面前那套精美的茶具砸個稀巴爛,跳起來咬牙切齒的怒吼道:“他媽的!早知道他們會這麼卑鄙,當時就把他們給滅了!”正要大發雷霆的唐龍,看到女軍官們都不解的看著自己,忙沉痛的向她們道歉:“對不起,都因為我一時忍不住才惹來這些麻煩。”說著把和流氓打架的事說了出來,至于打架的原因,唐龍只是用口角之爭這理由一句帶過,真正原因他是不會說的。 尤娜等人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曼德拉就搶先說道:“唐龍先生,你不用自責,你這些部下如此美豔,那伙流氓肯定是一早就盯上了。就算沒有打架那回事,你的部下也會失蹤的,因為對蝶舞會來說,你的部下是能掙大錢的工具。” 聽到工具這個詞,女軍官們都垂下了頭,因為她們想起了悲慘的過去。唐龍看到這幕,忙轉移話題,向曼德拉問道:“曼德拉先生,知道蝶舞會的總部在什麼地方嗎?” 曼德拉點點頭,唐龍忍住要抓住曼德拉肩膀晃動的動作,忍住急切的心情說道:“能告訴我嗎?”聽到唐龍的問話,女軍官們也收拾情懷,急切的看著曼德拉。 曼德拉歎了一息說道:“唐龍先生,被擄掠的女子不會放在蝶舞會的總部,他們會立刻送往其他星球進行調教,等過了幾個月後才會送回來。” 唐龍猛地抓住曼德拉的肩膀,急切的說:“什麼?!她們被送走了!被送到哪個星球去?”曼德拉的話讓大家都大吃一驚,被送走了,那不是完了?宇宙這麼大,要怎麼去找啊。女軍官們露出了悲傷的神態,她們為失蹤的姐妹悲哀,自己姐妹好不容易才獲得自由,可現在又要墮入火坑了。 感覺到自己肩膀像被鐵鉗夾住的曼德拉慌忙說道:“雖然他們的習慣是這樣,但是這次他們卻還沒有送走!因為那個演唱會,兩大企業的人和聞訊趕來的游客只進不出,已經把宇宙港擠得水泄不通,蝶舞會害怕現在離開會被人察覺,所以准備在演唱會結束後才送走!” 唐龍聞言立刻松開曼德拉的肩膀,無力的說道:“對不起,我太沖動了。”接著就整個人松懈的坐回椅子上。 曼德拉柔柔肩膀說道:“沒關系,根據線報傳來的消息,蝶舞會准備在明晚7時後,也就是演唱會開始後,通過宇宙港把人送走。抱歉,我那線人在蝶舞會中的等級不高,所以只能探到這個消息,不能探知關押失蹤女子的地方和具體出發的地點。” “謝謝,這些消息就足夠了。”唐龍感激的點點頭。 這時尤娜出聲說道:“曼德拉先生,不知道能不能麻煩您請憲兵司或警察司到時候去封鎖宇宙港呢?” 曼德拉呆了呆,雖然不知道這個女子的身份,但整個房間除了唐龍就她說話,應該是個二號人物吧。當曼德拉還沒來得及回答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不行!” 聽到這聲音,所有的人都往向門口,曼德拉看到進門的凌麗和愛爾希,不由心中暗歎:“不愧是軍妓連隊,每個女子都是這麼出色。” “為什麼?”尤娜好奇的問。 “因為警察司、憲兵司、出入境管理處和這個星球的黑幫有勾結,這是證據資料。”向唐龍敬了一禮的凌麗,一邊說一邊把那卡片遞給唐龍。 唐龍接過來一按,卡內的資料立刻浮現出來。旁邊的曼德拉只看一眼那些資料,就知道是什麼,因為那資料自己手中也有。他不由為軍妓連隊居然有這樣的電腦高手而驚訝,也為自己慶幸。多虧自己習慣收現金,要是和那些貪方便的笨蛋一樣用銀行轉賬的,自己的資料也一定在這卡內。如果是那樣的話,自己一定會被憤怒的唐龍當場干掉! 唐龍只是看了一下就把卡片扔給一旁的尤娜,嘴角露出一絲陰森的笑容,冷冷的說道:“好嘛,這三個部門,每月都能夠獲得幾十億的收入。哼哼,那個賬號名為無夜宮的給得最多,每個月都是一億以上。曼德拉先生,相信這個無夜宮和蝶舞會有著不尋常的關系吧?” 被唐龍那絲笑容搞得心里有些發毛的曼德拉忙點頭說道:“無夜宮就是蝶舞會對外的企業名稱,同時也是他們作為總部的夜總會名稱。” 唐龍猛地站起來說道:“好,真的非常感謝曼德拉先生提供這麼重要的消息……” 曼德拉聽這口氣就知道是送客的話語了,連忙站起來打斷唐龍的話:“唐龍先生,我知道您一定要救出您的部下,但請您不要輕舉妄動,因為蝶舞會擁有近5萬名的會員,而且還擁有各種輕型武器,軍事力量等同地方後備役部隊啊!” 說到這,曼德拉看到唐龍和四周的女軍官都露出驚訝的神色,知道是加把勁的時候,于是假裝思考並露出在做出艱難決定時才有的表情說道:“您在遇到難題的時候,立刻想到我們情報司,既然您這麼看得起情報司,我決定幫您救出您的部下。” 說完這話的曼德拉,滿意的看到唐龍他們用既感激又吃驚的眼神看著自己,他清咳了一下說道:“雖然我們情報司沒有什麼軍事力量,但是我們可以幫您在官場上壓制警察司和憲兵司不要幫助蝶舞會,而且我們還可以替您聯絡一些技能精悍的雇傭兵,只要您同意,明天5點前,我一定能夠請來一支雇傭兵。到時只要抓准時機,相信一定能夠救出您的部下的。” 其實現在曼德拉心中也有些為難,因為唐龍已經知道憲兵司是和蝶舞會一伙的。不是說不能讓唐龍知道,只是讓他太早知道了,這將讓自己不知道怎麼解釋不久後憲兵司將進攻蝶舞會的事情。唉,看來自己還沒有完全把握局勢啊。不過這樣也好,陷害憲兵司的時候,唐龍就比較容易相信了。想到這,曼德拉突然知道怎麼解釋憲兵司會和蝶舞會開戰的理由了。 尤娜看了唐龍一眼,發現唐龍好像思考什麼,為了不冷場,尤娜只好說道:“曼德拉先生,謝謝您的幫助,有雇傭兵的幫忙,我們一定能救出同伴的。但是我們這些人都是軍人,我們都希望能夠親身參與救出同伴的行動,不知道您能不能提供武器呢?請放心,我們都是合格的軍人,不會拖雇傭兵的後腿。” 原本放下心的曼德拉再次為難了,原本是想借其他人的手送武器給唐龍,現在怎麼變得要自己提供武器了?要是事後調查到是自己供給武器的話,老早就看情報系統不順眼的軍部,肯定會發難。要是自己被調離的話,好不容易弄來的利益,豈不是拱手送人?可是要拒絕的話,自己又怎麼來拒絕呢? 此時思考著什麼的唐龍,向滿臉為難之色的曼德拉說道:“曼德拉先生不用為難了,我有途徑可以搞到武器。曼德拉先生幫我請雇傭兵和收集情報就行了。” 曼德拉呆了一下,雖然不知道唐龍有什麼門路搞到武器,但也因為這免得自己為難,所以痛快的答應了。大家在商討了一些細節後,把曼德拉送出了大門。 外人一走,好奇的愛爾希立刻向唐龍問道:“長官,你有什麼途徑可以搞到武器呢?” 唐龍沒有回答,反而向尤娜問道:“尤娜,我們這個連隊有多少人可以使用特種部隊的裝備?” 尤娜聞言身子微晃了一下,糟了,自己根本不清楚整個連隊有多少人能夠使用啊。唉,為什麼自己以前不會去過問這些東西呢?不然現在就不會啞口無言了。嗯,事後一定要把連隊的各種情況打探清楚,並且記牢才行,不然如何當一個大姐呢。 雖然尤娜心中這樣想,但她不是個不知道輕重的人,所以在唐龍問話後,忙說道:“對不起長官,詳情要問潔絲少尉才行。” 不等唐龍發話,潔絲立刻敬禮說道:“報告長官,包括特種部隊,現在我們連隊能夠使用特種裝備的人員,共有135人。” 沒有得到回答的愛爾希不依不饒的再次問道:“長官,您還沒說怎麼弄到武器呢?還有您要知道能夠使用特種裝備的人數干嘛啊?” 唐龍對這個時而害羞、時而冷漠、時而撒嬌的部下真是無可奈何,怎麼這個女子不像凌麗那樣,害羞的假性格被自己揭穿後,就一直保持著真實的冷漠性格呢?搞不懂的唐龍只好苦笑回答道:“我准備叫軍火販子把武器送來。”

上篇:第六十一章    下篇:第六十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