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SK23基地外,一艘長100米、寬20米、厚10米的低等運輸艦正靜靜的停泊在那里。在運輸艦的登機口處,整齊的排列著一個數百人的方陣,這方陣的人全都是身穿雪白禮服,SK23連隊的女兵們。 “報告長官,下官奉命前來接受長官差遣。”五個並排列在登機口,長得蠻漂亮的女軍官整齊的向方陣首位的唐龍敬禮說道。 “哦……哦,好,麻煩你們了。”唐龍一邊回禮一邊暗自想道:“搞什麼?怎麼軍部會派出全由女兵組成的機組人員呢?”唐龍他不知道根本沒有男兵願來,因為大家都怕自己一不小心惹到SK23連隊的女兵,讓唐龍這個護短的長官槍斃了。 “長官,那麼現在……”那五個機組人員中的一個,掛著中尉軍銜,擁有一頭爽利金色短發的女軍官,看到全部人都靜靜的站在飛船旁,不由出聲提醒道。 “嗯,好,登機。”唐龍把手一揮,身後紋絲不動的方陣,立刻像沙漏一樣,即快捷有序又悄然無聲的湧入機艙內。而那些機組人員,也在她們長官的示意下,搶先登入機艙進行帶位服務。 剩下的那個金發中尉,看到SK23連隊的人都只是兩手空空的登上運輸機,不由露出奇怪的眼神,她奇怪這些出去玩樂的女兵怎麼連件換洗的衣褲都不帶呢?難道全部都在外面購買? 她想得沒錯,原本SK23連隊的女兵們收拾了一大堆的東西,准備帶著出門。被部下帶回來的唐龍,看到女兵們那些幾乎可說是裝滿基地所有武器的包裹時,不由頭疼萬分。對唐龍來說,他非常希望這些女兵們好好享受購物的樂趣,不要再過著以往千篇一律的日子了。在這種想法下,唐龍下令她們不准帶東西出門,所以才會出現這一幕。 金發中尉來到唐龍身旁,出聲問道:“長官,不知道您准備去什麼地方呢?” 唐龍笑道:“不知道軍部把這艘運輸艦派給我,有什麼限制嗎?” 中尉忙搖頭說道:“沒有任何限制,在這一星期中,長官可以指揮這艘運輸艦,到達聯邦境內的任何一個地方。” “哦,那不知道,燃料費有沒有報銷呢?”唐龍緊加一句問道。 金發中尉看了唐龍一眼,嘴角露出笑容地說道:“請長官放心,這一星期內運輸艦的耗損,都由聯邦軍後勤部負責。” 話到此時,SK23連隊的女兵已經全部上船了,外面只留下那個金發中尉和唐龍,以及尤娜這10來個女軍官。 尤娜等人站在唐龍身後,靜靜的聽著唐龍和金發中尉的對話,誰也沒有出聲。金發中尉不經意的看了一下她們,猛地發現她們看著自己的眼神中,好像帶著一種輕微的敵意。金發中尉一開始還不知道這些女軍官怎麼會露出這種眼神,但很快,她發現自己因為和唐龍說話,幾乎和唐龍肩並肩了。 金發中尉微微一笑,不露痕跡的側開一步,擺了下手說道:“長官請。” 根本感覺不到什麼的唐龍,回頭看了一下身後的軍官們,點點頭上船了,而尤娜她們也緊跟著走上了飛船。 最後一個上船的那個金發中尉,看著前面的身影,再次笑了一下,心中想道:“沒想到啊,這幫從不對人放開心懷的妓女,居然會把心放在一個20歲都沒有的小男孩身上。就不知道妓女們是把他當成了父親般的角色,還是情人般的角色呢?嗬嗬,讓你們再快樂一個星期吧,以後你們想快樂也沒有機會了。” 想到這,她眼中閃過一絲古怪的光芒,快步進入了機艙。 運輸船已經緩慢啟動,漂浮在空中。金發中尉來到單獨一人坐在最前頭座位的唐龍跟前,很恭敬的問道:“長官,不知道您准備去什麼地方?” 唐龍一邊戴上騰龍墨鏡,一邊說道:“這次放假是出來游玩的,第一站就去旅游之都漫蘭星。” 金發中尉點點頭笑道:“好的,出發至漫蘭星。”說完轉身回到了駕駛室。 飛船發出一陣轟鳴,船身一震,如閃電般的沖出了木圖星的大氣層,進入了宇宙空間。 萬羅聯邦總統府辦公室,宣誓就職還沒多久的陳昱,在接見軍界商界等各部門要人,商討對于征討叛逆的事情後,暫時輕松一下,靠在豪華的椅背上舒了口氣。 陳昱才剛拿出一根桌上煙盒內的香煙,旁邊的貼身秘書立刻上前一步,掏出外表精美華麗,但結構非常原始的火石打火機,打著火對上了煙嘴。 陳昱瞥了一眼這個剛請來的貼身秘書,滿意的就著火,點燃香煙吸了一口。老實說,陳昱並不想更變自己的貼身秘書,但是前總統的事,讓他不敢要精明能干的人成為自己的貼身秘書。對于貼身秘書這麼重要的職位,還是要沒什麼才華,喜歡溜須拍馬之徒擔任為妙。反正自己手下不缺優秀的人才,重要的事情照樣有人幫自己做,這樣就算這個貼身秘書要反骨,自己也不會受到什麼損失。 休息一下的陳昱,再次工作起來,不過當他看了一份下面呈報的材料,眉頭立刻皺了皺,對貼身秘書說道:“把情報部的密斯部長請來。” 那個秘書立刻一臉諂媚的低頭哈腰,走前來撥通情報部的聯絡通訊,雖然陳昱只要伸伸手就可以完成這個任務,但自己可是萬羅聯邦總統啊,怎麼能去做這麼低級的事呢? “總統閣下,密斯部長表示會在最短時間內趕來。”關掉通訊的貼身秘書,輕聲說道。 陳昱只是嗯了一聲,沒有說話的揮揮手,貼身秘書馬上識趣的退下了。 停在辦公室門口的那個,身形微胖的密斯部長,掏出手帕擦拭了一下根本沒有一滴汗的額頭,再仔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才恭聲說道:“閣下,下官進來了。” 密斯雖然非常清楚,總統府連接情報部的網絡安全,就算最厲害的黑客都不能竊聽。總統有什麼事要和自己商量直接用網絡通訊就行了,根本不用把自己叫來這里。但是密斯絕對不敢表露出任何不滿,不說眼前這人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萬羅聯邦的總統。就算陳昱現在是個普通人,自己也是一聲召喚就立刻趕來,因為陳昱的利害自己是非常清楚地。 陳昱對低頭站立在2米外的密斯,晃晃手中的一份文件問道:“密斯部長,為什麼宇宙銀行和宇宙航空會聯合力捧一個不曾耳聞的歌手?”陳昱就算當上了聯邦總統,也沒有放棄情報部的權力,可以說情報部門已經變成了陳昱的私人情報網了。 密斯當然知道陳昱說的是什麼,陳昱在乎的可不是那個歌手,而是宇宙銀行和宇宙航空。他也知道陳昱手上的那份資料說些什麼,因為那是他最新整理才剛交上來的。所以他忙出聲說道:“很抱歉閣下,雖然經過調查,知道兩大企業聯合力捧歌手的事,是兩大企業最高決策會全體同意的。可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卻毫無頭緒。而且無論怎麼調查也不能查出他們准備力捧的的歌手是誰。” “哦?”陳昱露出感興趣的眼神。對于橫跨全宇宙,實力不可估計的兩大企業,陳昱是本著不惹麻煩的態度,原本他只是例行過問一下,但沒想到居然有情報部調查不到的事。 “這報告說的,兩大企業聯合出資購買了整個聯邦,所有電視台長達3個小時的同一時段,對于這點,你們情報部覺得這里面有什麼古怪嗎?”陳昱淡淡地問。 密斯微微抬起頭說道:“閣下,經過我們的研究,按照兩大企業一貫來的嚴謹、低調的態度,他們是不可能進軍娛樂圈的。而且單單購買時段的價錢就是恐怖的天文數字,在還不知道演唱會能否掙錢下,就下了這麼大的資本,根本不符合商業基准。至于這次突然改變風格,我們認為:第一是他們希望借助這個機會使自己業務更上一層樓。不過對于這點,我們不是很贊同,因為他們已經是宇宙的頂級企業,而且聯邦國內,他們的市場已經飽額,不可能再作什麼擴張。第二是他們的高層一起更換了人選,不然兩個風馬不及的大企業不可能聯手。可這點也很難成立,因為他們的高層是由數十個大財團組成的,這些老牌財團不可能悄然無聲的被人替代了。第三點則是,這兩大企業可能要借這個機會播出什麼驚人大事,經過分析我們認為這點最有可能。雖然兩大企業不具有政治傾向,但他們為了追求利益,可能會做出對我們聯邦不利的事。” “對我們聯邦不利的事?”陳昱苦笑了一下,他不知道在外有強敵虎視眈眈,內有分裂割據勢力,加上海盜橫行的萬羅聯邦,還有什麼可以被兩大宇宙企業看上的。 陳昱搖搖頭說道:“這點也不大可能,我想兩大企業會這樣做,肯定是和那個歌手有關。不過就算為了增加神秘感,沒有發出歌手的影像,可你們難道連那個歌手的名字都不知道嗎?” 密斯又是一頭冷汗地說道:“對不起閣下,下官失職,可實在是因為兩大企業完全把歌手的資料封鎖了的緣故啊。” 陳昱奇怪的問道:“如果歌手名字都不說出來的話,那麼他們如何吸引觀眾觀看演唱會?” “演唱會的門票是免費的,並且優先發給兩大企業的員工,現在市面上只有極少數的票量,所以他們根本不怕沒有觀眾。”密斯忙回答道。 陳昱無語了,這兩家大企業全宇宙的員工加起來可以比得上一個高密度行政星的人口,老板下命令,讓他們去看表演有誰敢不去捧場啊。 密斯好像想到什麼,吞了吞口水遲疑了一下才說道:“閣下,兩大企業剛向地方艦隊總司令部發來文件,要求地方艦隊征討航道上的海盜,如果地方艦隊實力不夠的話,他們願意出動銀行護衛隊和航空護衛隊幫忙征討海盜。恐怕過一會兒,文件就會送到您這了。” 陳昱苦惱的拍拍額頭,這種勢力遍及全宇宙的大企業都有些私人艦隊,而宇宙銀行和宇宙航空的艦隊更是這些企業艦隊的佼佼者。讓企業艦隊幫助征討海盜?傳出去的話,聯邦的臉面還有嗎?可是現在軍部借口海盜事件,正在吞噬地方艦隊的勢力,那個地方艦隊總司令早就告老返鄉了,如何派得出地方艦隊啊!難道派遣正規軍?雖然名義上軍隊把握在軍部手中,但事實是把握在各地駐軍司令手里。而且就算他們賣自己面子願意出兵,也不是在這個正准備討叛的時候啊。 陳昱思考了一下,談了口氣說道:“你去通知兩大企業,說感謝他們的好意,但聯邦軍隊能夠依靠自己的能力剿滅海盜。另外,你去聯絡航道附近的海盜勢力,賣我一個面子,在演唱會期間不要打劫航道上的飛船。” 密斯一聽這話,猛地一呆,堂堂一個大總統居然要向海盜屈服?不過密斯也明白,總統除了這樣做根本沒有其他辦法解決這件事。 陳昱此刻明顯為自己無奈的決定而憤怒,他猛地一拍桌子面目猙獰的盯著密斯低吼道:“身為地位最高的總統閣下,居然要看商人和海盜的臉色!要是我有幾支屬于我的艦隊,我需要這樣忍讓嗎?” 非常明了頂頭上司話里意思的密斯,眼中光芒大放的點點頭悄聲說道:“您請放心,已在組建。” 聽到這話,陳昱臉色恢複了正常,他舒口氣說道:“那麼我們的死對頭,銀鷹帝國最近有什麼新動態呢?” 密斯想了一下說道:“稟報閣下,最近帝國方面有些不正常,四個皇子安靜得怪異。” “那四個帝國敗家子安靜得怪異?為什麼?還有,上次那兩個入侵聯邦的將軍沒有受到他們的壓迫嗎?”陳昱問。 “那四個皇子為何會停止狗咬狗,下官暫時沒有什麼特別的情報。而至于那兩位將軍不但沒有遭到皇子的壓迫,不但晉升為中將,四個皇子還非常熱心的巴結他們。” “帝國很可能要出現暴風雨,你命令那邊的情報人員仔細收集資料,特別是民間流傳的謠言,要知道有時候,民間比高層更早知道秘密。”陳昱指示道。 “是,遵照您的命令。”密斯挽了下腰,在陳昱的示意下離開了。 ※※※ 陳昱閉上眼睛靠在椅子上歎口氣自語道:“唉,要是帝國出現內亂,讓剿滅叛逆成功的聯邦大軍揮師直下,聯邦的百年心腹大患立刻就會消除啊……”說到這,陳昱猛地睜開眼睛:“危險!聯邦期待帝國出現內亂,帝國不也期待聯邦出現內亂嗎?現在帝國還算穩定,但聯邦內亂已起,危險!危險啊!” 陳昱起身按住辦公桌的一個按鈕說道:“備車,我要去元帥府。” 銀鷹帝國和萬羅聯邦緊密相連,而且這兩個國家的位置在宇宙中屬于偏遠之地。銀鷹帝國要想向外發展只有經過萬羅聯邦,而萬羅聯邦要想安心向外發展也只有解決銀鷹帝國。不知道多少年前,萬羅聯邦的勢力范圍首次接觸到銀鷹帝國的時候,兩個國家都異常歡喜,因為在此之前他們都以為整個宇宙只有自己一個國家。 接下來,兩國之間的關系首先是試探性的接觸,然後是交往、友好、最後進入蜜月期。但是蜜月期並沒有持續多久,首先是萬羅聯邦的議員們,高呼消除帝制,開始干涉銀鷹帝國的內政。接著科技的跳躍性發展,讓兩個國家知道宇宙中還有無可計數的國家,而自己這兩個國家距離宇宙的中心非常偏遠,在宇宙中心國家的心目當中,自己這兩個國家等同遠古時期的蠻族。 兩個長久以來都以自我為中心的國家如何能夠接受這樣的事實?于是兩個國家都決定把勢力擴展到宇宙中心地帶,讓自己也成為宇宙上國。但是他們在行動前,猛地發現不解決自己的鄰居根本不可能實現這個願望。 首先下手的是萬羅聯邦,他利用地理優勢,封鎖了銀鷹帝國對外的一切聯絡。萬羅聯邦的原意是想讓這個鄰居不知道外面的事,安安穩穩過日子不要來妨礙自己。本來有可能成功的,但是又是那些議員們,他們提出乘此良機推翻銀鷹帝國帝制,一次性解決後顧之憂的理由,通過投票,首先發動了戰爭。 侵略戰爭是沒有好結果的,理所當然,萬羅聯邦遭受銀鷹帝國上下一心的重大反擊,潰退了。而憤怒的銀鷹帝國馬上借此緣由,乘勝追擊,當然結果也和萬羅聯邦一樣。于是原本兩個可以成為同盟,齊心合力進入宇宙中心的國家,就這樣成了宇宙中心國家眼中,一直呆在偏遠地帶,整天拼死拼活的兩個蠻族。 後來,遍及全宇宙的戰爭爆發了,而同時宇宙大兼並時代也因此而開始。由于這兩個國家地處偏僻,而且萬羅聯邦外圍還有一個異常巨大,混亂不堪的無亂星系作擋箭牌。這兩個小國才沒有在宇宙大兼並時代被人吞並,可也因為他們兩國的戰爭耗費了巨大的資源,使得他們都錯過了宇宙大兼並時代。 最後,恐怖的黑洞彈發明成功。由于有這可以毀滅全宇宙的武器存在,宇宙大兼並時代結束了。而此時兩個無奈停止戰爭的國家,才猛然傷心的發現,以前無數個的國家被兼並成幾百個大國,並在宇宙中心地帶召開所有國家參與的和平會議。唯一讓他們稍微覺得安慰的是,自己也有資格以一個國家的身份參加會議。 至此,宇宙就利用黑洞彈度過了數百年的和平歲月。 銀鷹帝國,帝制國家。既然是帝制,那就要依靠貴族來統治國家。根據最新的統計,現時帝國貴族達到1千多萬人。雖然聽起來很嚇人,但根據帝國的人口比例,也就每50多萬人當中就有一個貴族。50多萬人養活一個貴族,對于民眾來說還能接受,所以帝國雖然時常有奴隸暴動,但也能很快能壓制下去。 除了至高無上的皇帝外,還有幾名不管事只管享福的親王;幾十名德高望重的公爵;幾千名手握重兵的侯爵;幾萬名擔任政府高官的伯爵;幾十萬擔任中級職務的子爵;上百萬擔任下級職務的男爵;最後就是幾百萬無所事事吃飽了撐著的勳爵。 原本權力的高低是按照爵位的高低來決定的,但是帝國這幾十年來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狀。只要沒有在爵位前面加名字地說伯爵怎麼樣,公爵怎麼樣。無論是貴族平民還是奴隸,無論是老人幼兒還是外國的間諜,他們都知道這是在說誰。 伊蘭特斯伯爵、羅伯斯特公爵,就是帝國民眾只用爵位稱呼就能知道說的是誰的人。 間諜向外面傳遞的信息是這樣的:“羅伯斯特公爵擁有皇家血統,現時65歲,擁有2兒6孫。為人和善,待人寬厚。雖然公爵沒有擔任政府公職,但是他對國策的決定,卻可讓帝國丞相不經皇帝同意就立即執行。使得他的政敵暗地稱呼他為幕後帝王,可是奇怪的是,帝國皇帝對這個權力明顯高于自己的公爵,卻是不聞不問。” 羅伯斯特公爵爵位僅次于親王和皇帝,那些親王按照規矩不能管事,只要架空皇帝,就能擁有如此巨大的權力,所以這不是很奇怪的事。但是對于爵位只能擔任文官的伊蘭特斯伯爵,居然操控整個帝國軍隊的事實,讓所有的間諜都為尋找原因而傷透了腦筋。 “伊蘭特斯伯爵,現時55歲,只有一名獨女。為人冷漠,鐵血軍人作風。雖然政府職務只是殿前參政,但是就這麼一個和軍隊拉不上任何關系的殿前參政,卻讓帝國5大元帥俯首帖耳,讓數十統兵上將唯命是從,讓數千高級將官唯唯諾諾。可說就算命令軍隊造反,軍隊也能完全聽令行事。但是對于這個威脅力遠遠大于羅伯斯特公爵的伊蘭特斯伯爵,帝國皇帝的態度居然跟對待羅伯斯特公爵時一樣,也完全是不聞不問放任自由。” 此時,由于被帝國伯爵和公爵稱為帝國雙壁,而被眾多年輕貴族妒嫉的,達倫斯帝國禁衛軍中將的府邸花園內。 身穿華麗貴族服裝,半躺在花園涼亭椅子上的達倫斯,朝身旁那個保持軍人坐姿,身穿筆挺帝國中將軍服的凱斯特舉杯笑道:“我說,你這家伙也不用因為升官,而興奮到連到我這也穿著中將軍服吧?” 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的凱斯特,喝了口酒搖搖頭說道:“我是接到剿匪的任務,所以來不及更換衣服。” 達倫斯立刻兩眼放光的喊道:“剿匪?!在哪里?有沒有我的份?” 凱斯特捏著酒杯,對著陽光晃了晃如同紅寶石般顏色的酒說道:“沒你的份。”看到達倫斯聞言立刻一臉失落,不由笑道:“不用這麼沮喪,不是去鎮壓奴隸暴動,沒有美女給你挑的。我這次是去姆歐星系剿滅海盜。” 達倫斯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猛喝一口酒後喊道:“哈哈,你慘啦,那里可是你情敵三皇子的地頭哦,你去到六皇子的地頭可能還能去打打海盜,但去到其他幾個皇子的地頭到時候別說剿滅海盜了,一不小心,隨時會被海盜反剿了你!”達倫斯特別加重了最後一句‘海盜’這詞上面的語氣。 凱斯特無奈的笑道:“沒辦法,除了六皇子稍微好一點,其他幾位皇子都把我當仇敵看。” “呵呵,誰叫伯爵千金喜歡纏著你啊,四位皇子都把你當成情敵。不過六皇子如果不在這個時期追求她的話,可能六皇子會摘花成功哦。至于其他三位皇子,性格惡劣、心狠手辣,別說伯爵千金,就是普通民女也看不上他們啦。再說也難怪伯爵千金不怎麼理會六皇子,不管六皇子為人怎麼樣,他和他那些兄弟來追求伯爵千金,都不是為了伯爵千金這個人,而是為了伯爵在軍中的影響力,你說伯爵千金有可能看上這樣的皇子嗎?”達倫斯說到這,突然想起什麼地說道:“對了,伯爵不可能什麼都不准備就讓你跑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吧?” 此時凱斯特的笑容變成了苦笑,他低著頭看著酒杯,低聲說道:“伯爵千金也一起去。” 達倫斯猛地張大眼睛看著凱斯特,不一會就立刻大笑道:“哈哈哈,看來一路上你要受難了,不過比起受難,總比被海盜滅掉強。不過到時候恐怕就連六皇子都會把你當仇敵了。” 聽到這話,凱斯特只能無語的搖搖頭。 在笑了一會兒後,達倫斯改變話題說道:“你就好啦,自從上次從聯邦邊境回來,我就沒有接到過什麼任務,骨頭都快松散掉了。” 凱斯特瞪了達倫斯一眼,沒好氣地說:“還好說,原本上次伯爵是准備讓你去演戲的,可你這家伙死命都不肯,搞得只好由我去裝正義的軍人。” “嘻嘻,上次你的演技好厲害哦,如果我不知道實情的話,一定會被你的話感動。啊,對了,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公爵、伯爵兩位大人會決定救那個聯邦的唐龍呢?要知道消滅聯邦的一個人才,我們帝國就多一份勝算啊。”達倫斯笑嘻嘻的看著凱斯特問。 凱斯特撇撇嘴說道:“你當我白癡啊,就算事前不明白,在經過聯邦唐龍事件引發的那些,不但讓民眾開始不信任聯邦政府和軍隊,更是讓聯邦總統和那個什麼四星大將下台,而且現在那個大將還分裂了聯邦3個星系的事情後,白癡也知道兩位大人這麼做,會讓我們的勝算更大啦。這都說明兩位大人是多麼的高瞻遠矚啊。”說到後面,凱斯特不由感歎了一句。 達倫斯也感歎道:“是啊,當初就算打死我,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下去。不過,這也證明了聯邦高官里面有我們的人,不過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呢?” “呵呵,這個人將是我們全面進攻聯邦時的重要關鍵啊,事關重大,恐怕整個帝國只有兩位大人才知道。”凱斯特說到這,看了一下手表,起身說道:“好了,我也該出發了。” 達倫斯也站起來,向凱斯特舉起酒杯說道:“祝你武運昌隆。”然後低聲說道:“陛下多日未能上朝,帝國已經是風雨欲來,保重。” 已經拿起酒杯的凱斯特,聽到這話,無語的點了點頭,道謝、碰杯、一口喝干,敬禮後轉身離開。 達倫斯看著凱斯特的背影悠悠的歎了一息,沒有說話,仰頭,一口把酒喝完了。 深夜,銀鷹帝國皇宮一片沉寂,原本因染病多日沒有上朝的帝國皇帝——亞特斯特十三,端坐在後宮的禦床上,蒼白的臉上露出一股陰森的味道。整個房間靜悄悄的,唯一發出的聲音,只有這個帝國皇帝偶爾控制不住的急促喘氣聲。 他那已經深深陷入眼眶的眼睛,卻和他病弱的外表完全不一樣,散發著陣陣攝人的寒光。而承受著這種寒光的人正是跪在床前的一個身穿皇族華服,模樣俊美,年齡大概20來歲的年輕人。 亞特斯特用他那有點氣喘的聲音說道:“六兒,你知道為父為何不立太子,任由你們兄弟相殘嗎?” 這個排行第六的皇子忙磕頭恐慌地說道:“兒臣不知,請父皇明示。”他沒想到父皇深夜秘密召喚居然是說這個,搞得自己空歡喜了,不過對于為什麼不立太子的事,他確實是很想知道的。 “唉,不是朕不想立太子,而是沒有能力去立太子。”帝國皇帝深深的歎口氣說。 “沒有能力?!”六皇子立刻明白皇帝這句話的含義。能讓帝國至高無上的皇帝說出這種話的人,帝國只有兩個。 “父皇,您是指那兩個……”六皇子小心的問。 皇帝點點頭:“沒錯。記住,六兒,只要他們存在一天,這個帝國就不是我們的帝國。” 六皇子沒有出聲,只是可以看見他低垂的雙眼散發出一股寒光。 在六皇子離去後,皇帝搖了搖手中的鈴鐺,一個有點像捏著嗓子發出的蒼老聲音突然在房間內響起:“奴婢在。” “傳五皇子覲見。”皇帝略微吃力的說道。在那個蒼老聲音的主人離開後,皇帝望著天花板的九龍圖,面目猙獰,咬牙切齒地說道:“以前我怕你,但是快死的我是不會再怕你了!我不會讓你搶走我子孫後代的東西!我不會讓你得到的!” 這嘶啞瀝血的低吼,讓這個銀鷹帝國的亞特斯特皇帝陛下,顯得是那樣的無比猙獰,但是他這猙獰的表情背後卻隱藏著一種莫名的羞愧。

上篇:第五十三章    下篇:第五十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