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駭可星星系司令部,正和後勤女兵調情的古奧,不爽的點動桌上那個BBB叫個不停的按鈕,一道由木圖星傳來的備忘書出現在空中,上面寫著:“據悉木圖星K區出現恐怖分子,由于事態緊急,及本著守衛木圖星的責任,下官斗膽,未經司令官閣下同意,就率領裝甲團出動,望請閣下見諒。下官定將所有恐怖分子殲滅,力保木圖星安全。 木圖星守備司令。” 古奧看到那文字不由一愣,但是很快笑道:“這個混蛋,一定是去K區爭風喝醋了。沒什麼借口好找,居然說K區出現恐怖分子。呵呵,恐怕他才是最大的恐怖分子。”說完,也不理會,關掉屏幕,繼續享受懷中的美女了。 一看到聳立在平原上的連隊基地,木圖星守備司令的那個大校,不理戰車射程有沒有達到,就鑽出戰車,站在車頂上,把手一揮猖狂的喊道:“開炮開炮!給我把那個地方轟成廢墟!” 也跟著爬上車頂的中校,小心的提醒道:“長官,現在還沒有進入戰車有效攻擊范圍啊。” 大校不耐煩地喝道:“我當然知道,命令全體部隊全速前進,一進入攻擊范圍立刻自動攻擊!” 中校點頭說道:“是。”突然中校想起什麼地說道:“對了,長官,為了預防萬一,讓戰車啟動防護罩吧?聽說她們擁有戰斗機的。” “哪里需要啟動防護罩,星系軍需官不是說她們那些戰斗機只有外形和飛行功能像戰斗機的飛機嗎?她們敢來,老子把她們打成燒雞! 給我把防護罩的能源調給鐳射炮增加威力,不要浪費了。我就不相信那幫整天躺在床上任人玩弄的賤貨們有什麼厲害!”大校不以為意的說。 中校聽到這話,想想也是如此,也就不再吭聲,傳令去了。他們都不知道沉迷在美色中的星系軍需官,為了完成美女們提出的要求,也為了不被人責罵,對軍官們撒了個謊。 其實絕大部分的軍官都知道,SK23等這樣的連隊是某個神秘人開的,掛著軍隊招牌的妓院,是特別免費為軍隊服務的。當然根本沒有外人知道這些妓女都是被迫的,不說那神秘人不會說,身為受害者的妓女也不會說。所以在軍官眼中,自己和這種連隊的關系只是嫖客與妓女的關系而已。 而在這種認知下,接受了特別招待的星系軍需官,在美女們嗲聲嗲氣說想玩一下武器的要求後,軍需官考慮到妓女不可能傷害客人,也考慮到自己實在被侍候得太舒服了,應該補償一下美女們,于是就把一般性的武器偷偷的撥給這個連隊。 當然,第一次撥出武器後的軍需官,也是膽戰心驚了好一陣子。 後來看到擁有武器的妓女們跟自己想的一樣,從沒有傷害過前來玩樂的客人。那些武器妓女們只是拿來發泄用的,這都不由讓他大松了口氣。從此每次前來玩樂都享受到最高級待遇的他,在美女們嬌聲燕語的請求中,都是大方的滿足美女們的要求。 而到了後來,就算美女沒有提出要求,甚至自己也很長時間沒有去玩,可一但有新式武器出爐,他都會撥上一小部分給美女們使用。 這就是為什麼SK23連隊會什麼武器都有的緣故啦。 此時,在大校的命令下,這些車子氣勢洶洶,好像要把任何阻擋在自己面前的一切物體摧毀似的,可以說是戰意滔天了。但是車子里面的戰斗成員卻是非常輕松的或躺或坐在車廂內,根本沒有即將戰斗的樣子。 一個隨意拋著頭盔的士兵,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伙伴問道:“司令這次出動三個團的兵力,是要跟哪個大頭爭風啊?” 那個士兵搖搖頭:“鬼知道,反正一定是很大條的人物,不然也不會一次過出動這麼多人。” 此時對面的一個士兵插嘴道:“我聽說好像是司令的少爺被人打了,所以司令才會這麼怒火沖天的親自出動。” “哼哼,我看這次肯定是草草收場,人家沒有什麼來頭敢打司令的少爺嗎?不要告訴我少爺遇到解決不了的人時,不會報出司令的名號。”玩弄頭盔的那個士兵,看到身旁的伙伴聽了自己前面那句話想說什麼,不由忙加多一句。 聽到這話,車廂內的士兵們都幸災樂禍的笑了,他們可是很期待司令吃癟的樣子哦。 另外一輛運兵車內,一個新兵萬分緊張的握著武器,看看身旁老兵們老神在在的樣子,不由得忐忑不安的向身旁的人問道:“大哥,我們……我們這是要跟誰作戰啊?” 那個抽著煙的老兵聽到這話不由撲哧一笑:“作戰?你想些什麼啊?我們是去為司令擺場面的。” 聽到這話新兵不由一呆:“擺場面?” 老兵笑道:“沒錯,就是擺場面,我們司令和人家爭風喝醋,需要我們這些人出去替他撐場面嚇唬人。” 新兵呆住了,他沒想到那個司令神色緊張,氣敗的集合部隊就是為了這個原因啊。 老兵看到新兵呆呆的樣子,不由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輕松點,以後這樣的事還大把呢。” “大把?是說這樣的事很常有嗎?” 另外一個老兵插嘴說道:“對呀,像上次,司令的少爺帶他女朋友去購物,出動四個連隊進行清場,我們在路邊呆呆的站了好幾個鍾頭呢。” 這個老兵對面的士兵聽到這話,撇撇嘴說道:“這算什麼,上次司令的老婆來這里探親,司令命令1萬人集合在宇宙港迎接,讓我們在烈日下足足站了三個鍾頭。這次我們有車坐著來坐著回,算是好的了。” 新兵吃驚的說道:“怎麼會這樣?司令把我們當成什麼?” “唉,你一定是被招兵廣告騙來的,軍隊的這些長官幾乎都把我們這些士兵當成他們的私兵,難道你不知道上次傳遍整個世界的上司侵占下屬功績的英雄事件嗎?如果我們不是兵役期限沒到,而且除了當兵外也找不到吃的,我們早就扔槍不干了!”新兵身旁的老兵無奈的說道。 一個老兵看到新兵臉色不斷的變幻著,出聲提醒道:“不要妄想申請退役,上司是不會批准的,也不要妄想著逃兵,被逮住後會被立刻處死。慢慢把兩年兵役熬下去吧。” 聽到這話,新兵臉色鐵青的點點頭。 距離SK23連隊基地數十公里外,有一處負責停放連隊戰斗機的機場。可這個機場的管理員不是連隊的人,會這樣的原因是因為連隊雖然擁有戰斗機,但是她們卻不會維修也不會管理,所以才委托被迷惑的高官,替自己找來了管理維修人員。 說起這些管理維修人員,連隊的女兵就一肚子氣。這些位卑職小的人在知道連隊女兵的身份後,居然提出每使用一次戰機,就要陪這些人玩樂一下的要求。女兵們原本就因要用身體換來那些教官們對武器使用的教導,而有些不滿。再加上女兵們雖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她們接觸的人都是校級將官,現在要為這些小兵服務,就算沒有了尊嚴,但這點自尊還是有的,所以不管怎麼說也不能忍受這些低階尉官的要求。 可是這些機場人員居然用不維修不管理戰斗機來作為威脅,就這樣,這些希望在空中自由飛翔的女兵們,只好無奈的屈服了。當然女兵們也不會讓他們好過,每次都讓他們快速完蛋。 在守備部隊剛進入K區的時候,一輛懸浮運輸軍車飛快的朝機場入口處駛來。幾個遠遠就看見軍車的機場管理員互相看了一眼,立刻淫笑著走到門口。一個掛著中尉軍銜的男軍官邊走邊向身邊的幾個少尉笑道:“嘿嘿,這次又可以好好玩樂了。”這個機場只有SK23連隊的人回來,所以一看有人來就知道是誰了。 一個少尉掏出一瓶藥,倒出一粒藥丸吞下後才說道:“媽的!她們每次都讓我們幾分鍾就完蛋。這次我倒要看看她們能支撐多久,一定要叫這幫淫賤貨求饒!”說著晃了晃瓶子問道:“你們要不要?” 其他人當然知道那是什麼,紛紛接過藥瓶倒出藥丸吃了下去。最後接過藥瓶的中尉看著手中藥丸,狐疑的對那個少尉說道:“這次的藥有用嗎?以前的那些藥根本不見效啊!” “放心,這是最新產的,保證立竿見影,不見效找我!”少尉拍拍胸口說道。 中尉還想說些什麼,但看到軍車已經開前來了,慌忙吞下藥丸,並把藥瓶藏了起來。 這些下等軍官流著口水,紅著眼睛的等待著車門的打開。看他們興奮不已的樣子,恐怕一看到人就會撲上去了。 在漫長的等待中,車門終于打開了。車內飄出的幽香,和數道嬌柔人影的出現,讓他們忍不住地撲了上去,但是才一瞬間,他們就這樣保持著撲上來的動作不動了。因為他們面前出現的人雖然是美女,但卻是端著寒光閃閃激光槍的美女。 看到那黑黝黝的槍口,那個中尉的眼角抖動了一下,他吞吞口水說道:“你們……”不過他後面的話,立刻被射到自己腳下的幾道激光束嚇得縮了回去。 一個端著槍的美女冷冷的說道:“不要反抗,要知道我們是非常樂意擊斃你們的。” 看到美女們眼中露出的殺氣,男人們都知道她們不是說笑的,想到以往自己所作的事,男人們心髒都害怕得激烈的跳個不停。 此時從運輸車內走出一個掛著少尉軍銜的大美女,男人們都認識她,因為她使用戰斗機的次數是最多的。以前她就滿臉冰冷的神色,但這次卻比以前更為冰冷。 那些原本瞄准男人們的女兵們,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收槍立正向莎麗敬禮。男人們也不知道想些什麼,看到這個機會,居然拔腿就往後跑,一邊跑還一邊大喊道:“兵變啊!” 莎麗冷哼一聲,把手一揮。那些敬禮的女兵好像商量好似的,飛快的端槍瞄准,扣動扳機。數十道白色的光束立刻穿透了這些男人的身體,並帶起了數十道血花。女兵們用最徹底的方法讓這些男人永遠的閉上了嘴巴。 莎麗看也沒看那些倒在地上的物體一眼,掏出手槍一揮,就率領女兵朝機場指揮塔沖去。 與此同時,唐龍曾被愛爾希騙進去的那個地下通道處,正有數十道人影飛快的跑動著。可以看出,跑在前面的20來個人,身形特別高大。而緊跟後面同樣是20來人的身影,則好像都提著一件長條的圓柱形物體。這些人影有的跑累了,停下來後,身形依然往前移動著,可以想象他們腳下的一定是自動地板。不過卻很奇怪,他們好像嫌自動地板的速度太慢了,因為那些停下休息的人影,休息一下後又馬上起身跑起來,為什麼他們要這麼拼命呢? 木圖星守備司令終于等到了戰車到達有效攻擊范圍的地點,他迫不及待的把手一揮,大喊道:“瞄准SK23連隊基地,給我全力發射!” 隨著通訊系統把這話傳入戰車內,戰車里面的人員都愣住了。他們和其他士兵一樣,一直以為司令帶自己這些人來是用來擺場面的,怎麼現在突然下令攻擊自己人呢?難道司令要叛亂?!那可不行啊,司令只是一個守備司令,雖然可以控制星球上守備部隊,但還有數量繁多的那些替前線訓練的後備軍隊啊。而且不說駭可星上那數十萬的戰艦,就是木圖星外太空的那支地方艦隊也抵抗不了啊。那個艦隊司令和自家司令一直都不和,是不可能支持司令叛亂的。 這些小兵兵可不知道SK23連隊不是軍隊的部隊哦。 因為這一層顧慮,大校發出命令後並沒有遇到萬炮齊射的場面。 大校一愣之下開始臉色鐵青的冒起了黑煙,當然他心中也出現了慌張,要是部隊不聽他的,他就什麼都不是啊。 中校聽到下面傳來一陣騷動,知道司令因為沒有說明情況,讓士兵們誤會了。所以忙對著通話器喊道:“大家聽好!我們獲得最新密報,銀鷹帝國派來的恐怖分子已經占據了SK23連隊的基地,我們星球數百名軍官已經被挾持,為了不引起慌亂,不引起恐怖分子的注意,我們隱藏了這一信息。現在為了解救被挾持的軍官,為了消滅帝國的間諜!讓我們在司令長官的指揮下立功建勳吧!” 大校呆呆的看著中校,直到中校示意大校說話時,大校才反應過來。他當然也想起士兵們為什麼會誤會了,心情一松,大校得意的再次大喊道:“兄弟們,立功建勳就在此一刻,給我攻擊!” 戰車內的人不相信中校說的話,因為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過來,基地內的恐怖分子就算是瞎子也發現了啊。再說里面不是被挾持了幾百名的軍官嗎?如此攻擊不怕那些軍官被殺害?他們不知道大校是因為兒子死了毫無顧忌,而中校則期待在猛烈打擊下,讓那個神秘人顧及不到人質,保證自己兒子的安全。他相信那個神秘人是不知道誰是自己兒子的。 戰車雖然有點不想開火,但違背命令很可能被司令槍斃,他們只好瞄准基地那特別結實的地基開火了,這樣一來起碼將有有事,自己還有個借口。 戰車上的雙管炮口,轟鳴一聲,20枚紅球飛快的擊中基地的地基。 無數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夾帶著濃濃的黑煙和密密麻麻的泥土,出現在基地上空。 濃煙散去,正得意洋洋的守備司令,沒有看到基地大門倒塌的場景,只看到基地下方那銀白色的牆壁被熏黑了而已。 大校氣得青筋直冒,用力地抓起通訊器破口大罵道:“他媽的! 你們打什麼炮的,給我瞄准大門啊!”他罵完後,把手一揮對中校吼道:“快速前進!”中校也為這次炮擊的效果惡心不已,還以為轟掉大門,讓運兵車上的士兵沖進去就完事了,沒想到是這個結果。所以他也大聲的催促隊列往前移動。 後面運兵車上的士兵,在聽到中校說的那些話時,就已經忐忑不安了。說是打擊恐怖分子,誰知道是不是叛亂呢?現在聽到爆炸聲,全都跳起來,恐慌的看著身邊的人。他們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辦,是聽令進攻基地嗎?自己這些連日常軍訓都沒有過的人,能夠和依仗基地的‘恐怖分子’拼過嗎? 呆在基地指揮室的唐龍看著屏幕顯示的情況,冷冷的一笑問道:“莎麗、潔絲少尉她們准備好了嗎?” 負責通訊的麗舞忙回答道:“她們都准備好了。” 唐龍再次問道:“這一切都記錄了嗎?” 麗舞無聲的點了點頭,她知道長官要記錄這次的戰斗場面,是為了表明自己是自衛的。 “很好,現在他們先開了火,我們有理由反擊了。”唐龍含笑點點頭,接著臉色一正:“我命令,開始反擊!” 早就准備好的麗舞立刻把這道命令傳播出去。基地原本光溜溜的牆壁和牆頭,突然裂開一道道洞口,每個洞口都冒出了一門對地雙筒機炮。這機炮一冒出來,就立刻不停歇的對著遠處正在移動的戰車開火了。 正准備靠前點才開火的戰車,被這突如其來的炮雨轟懵了。由于這些戰車地防護罩都被自大的大校把能量轉移到鐳射炮系統了,沒有一段時間根本不能啟動。所以立刻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當然戰車這個名字也不是白叫的,雖然有些破損,但還能保持戰斗力。 雖然戰車里面的人員沒有什麼事,但站在戰車頂指揮戰斗的大校和中校,被這次打擊震得整個人摔倒在地上。雖然他們好運沒有被機炮當場擊中,但肥胖並且沒有運動過的大校卻摔斷了腿。 大校忍著痛大罵道:“後面的士兵死光啦?快叫他們進攻啊!” 灰頭灰臉的中校當然是立馬命令後面運兵車的士兵下來戰斗了。 原本就為那陣更加猛烈的炮雨而非常不安的士兵們,聽到車內喇叭傳來的命令,臉色立刻變得鐵青。聽到中校那氣敗的聲音,和那跟自家戰車大炮不同的炮聲,白癡都知道自己這方處于劣勢了。從沒上過戰場的士兵們都在祈求希望,這樣的場面是對方在擺場面。 在中校用嚴肅的語氣說出不出動的將軍法處置時,一些稍微膽大點的士兵,偷偷的打開車門,准備看看情況。突然間這些人都大叫的關上車門,猛地跳到角落,抱頭縮成一團。其他士兵先是一愣,但是很快也大叫一聲,跟著那些士兵抱頭縮成一團。因為這一招是在運兵車遭到攻擊時,為減少成員損害的特定招數。 士兵們只覺得一聲巨響,車身就開始激烈的晃動起來。自己這些人雖然被拋來拋去,雖然全身痛得不得了,但士兵們都欣喜的知道車子暫時沒有爆炸,只是被炸翻了。車子一停穩,不管車子是肚皮向上,還是側躺的,全都飛快的踢開車門,不要命的跑了出去。他們害怕車子爆炸啊。 士兵們跑出來才發現,數十輛運兵車都東倒西歪的躺在草地上,居然沒有一輛爆炸。跟自己一樣享受了翻跟斗的伙伴,也全都跑了出來,呆呆的站在那里。 這時有個眼尖的士兵指著來時的方向大喊道:“敵人!”這尖銳的聲音,讓眾人都緊張的提起武器,膽戰心驚的看著敵人。當他們發現敵人只有幾十個人時,知道自己有數千人的士兵們那已經變小的膽子開始膨脹起來。 不過當他們看到敵人當中有數十個,身形異常高大,身穿金光閃閃的盔甲,手提巨型武器的特種兵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看手中那,口徑跟手指一般細小的鐳射長槍,再看看特種兵手中,口徑跟拳頭般大的雷鳴槍,膨脹的膽子立刻開始泄氣了。再在聽到一些見識廣的老兵喊了句:“那是可以抵擋手提式鐳射炮的特種盔甲啊!”所有人的膽子都變成米粒那麼大。用這些步槍和特種兵斗?找死啊!所以士兵們槍都沒放一發,立刻掉頭跑向擁有戰車的前線。 從中校口中聽到後面出現狀況的大校,怒罵道:“你娘的!給我調2台戰車過去,給我轟爛那些特種兵!媽的!我要告那個該死的星系軍需官,這王八蛋為了貼上女人的肚皮,居然把數量稀少的特種裝備也送給那幫妓女!” 原本正想去下命令的中校,聽到這話,突然心中一震,他慌張的喊道:“長官,你說那個軍需官會不會把正式的戰斗機也給了那些妓女啊?” 大校也是心頭一震,他想說什麼的時候,頭頂傳來了轟鳴聲,抬頭一看,數十架貼地飛行的戰斗機從基地那頭出現了。一看到那特別巨大的戰斗機外形,大校哀號一聲喊道:“我操你娘咧!居然是最新型的多功能宇宙強擊機!” 大校開始後悔當初為了巴結那個該死的星系軍需官,運用自己的權利,讓軍需官單獨一人享受了SK23連隊的一個開放日。自己還沒從軍需官那里獲得什麼好處,那些下賤的妓女就獲得了這麼多最新產的武器啊! 大校叫罵完突然不顧疼痛的從地上跳起來,對中校喊道:“快! 給我聯絡外太空的艦隊司令,請他……不,求他派出艦隊摧毀SK23連隊!” “啊?”中校愣住了,他不知道為什麼大校看到SK23連隊的戰斗機,就決定哀求一貫跟守備部隊不和的艦隊司令幫忙。這個什麼多功能宇宙強擊機有這麼厲害嗎?為什麼不讓自己守備部隊擁有的那數百架戰機來救援呢? 接下來的一幕,讓中校同意長官的命令,慌手慌腳的准備聯絡。 因為中校看到,那種戰斗機,只是發出一道細小,如同戰機機炮的激光,就讓一輛已經啟動了防護罩的戰車,變成一團火球。娘的,看這火力,就知道這樣的戰機是用來攻擊戰艦用的。 原本跑向戰車的士兵們,看到戰車對戰機居然是不堪一擊,全都嚇了一跳。前面有對地機炮,上頭有戰斗機,後面有刀槍不入的特種兵,現在應該怎麼辦?頭腦機靈的人,一意識到這種狀況,立刻趴在地上裝死不動。其他人看到戰斗機沒有攻擊不動的人,也立刻跟著躺下裝死。 在連隊開始反擊後,唯一沒有戰斗任務的尤娜呆呆的看著屏幕上顯示自己那些姐妹,忙碌操控著各種武器的樣子。同樣她也看到麗舞非常繁忙,但又有條有序的處理著各種信息。想到自己完全沒有任何用處,心中不由湧起一股悲哀的感覺。 當她低頭准備離開指揮室的時候,突然被唐龍叫住,尤娜忙回頭應道。她非常希望唐龍布置什麼任務給自己,讓自己能夠幫上姐妹什麼忙。 唐龍笑道:“你會射擊嗎?” 尤娜慌忙點著頭:“我會,我會。”不過剛說完就臉色一紅。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變得如此心急,好像跟小孩要糖吃似的。 “很好,接住,跟我出去消滅敵人。”唐龍說著,扔了個不知道從哪搞來的全息頭盔給尤娜。 接住全息頭盔的尤娜,呆呆的跟在唐龍身後,她學著唐龍把頭盔戴上後才不解的問道:“長官,帶這飛行員用的頭盔,是去駕駛戰機嗎?” “不是,我們是去當狙擊手。”唐龍從指揮室的武器庫,拿出把普通長槍,遞給了尤娜。唐龍的話讓尤娜毫無意識的接過長槍,她怎麼也搞不懂,狙擊槍不是很特別的嗎?難道普通長槍加個全息頭盔就能變狙擊槍?雖然不解,但她怕唐龍不讓自己去,所以只好悶在心中。 當唐龍出現在基地牆頭的時候,戰斗機已經把那些戰車摧毀得七七八八。唐龍指著被幾個士兵圍著縮在一輛外殼黝黑,冒著黑煙已經不能戰斗的戰車旁邊的兩個軍官說道:“我們的目標就是他們,現在你按動按鈕,把影像調近。”唐龍一邊指點尤娜,一邊把以前教官教導他射擊的那些話說了出來。 唐龍雖然不是個很好的老師,但尤娜一下子就聽懂了技巧。不過雖然從全息頭盔處清晰的看到了那兩個軍官的樣子,可是尤娜她也不是天才,怎麼可能第一次接受這樣的訓練就能獲得成績呢?理所當然全部打飛了。 由于危害力量大的戰車,已經被戰斗機摧毀,戰斗機開始去攻擊那些翻著肚皮不能動的運兵車。所以失去威脅的大校靠著戰車殘骸坐下松口氣後,沖著中校問道:“怎麼?還沒有和艦隊司令聯絡上嗎?” 臉蛋已經被熏黑的中校無奈的說道:“長官,整個K區被籠罩了一層電子屏障,要等多一下,才能把信息傳出去。” 大校聽到這話氣憤地大罵道:“他媽的!那幫賤貨居然連信息壓制的裝備都搞到了!娘的,來過這里這麼多次,怎麼不知道她們藏了這麼多得好東西啊!” 站著的中校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被狙擊的目標,他只是覺得怎麼四周老是有激光閃過呢。他聽到大校的話,正想說些什麼時,突然一道激光射在他的雙腳之間。這立刻嚇得他猛趴在地上,一邊往戰車殘骸後面爬動,一邊沖身邊的士兵們喊道:“敵人有狙擊手!掩護我!” 大校不屑的一笑:“那是流彈,狙擊手?你以為狙擊手是這麼容易培養的嗎?就算那些妓女一年都不接客,整天訓練射擊,也訓練不出來啊!” 聽到這話,中校尷尬的站起來抹了把汗點點頭說道:“嘿嘿,我忘了和SK23連隊相隔了上千米,就算有狙擊手也不可能擊中的。” 正在此時,蹲在地上拼命發送著求援信息的一個士兵,欣喜地站起來說道:“報告長官,信息發出……”他還沒有說完,就被一道鐳射激光束,射入眉間,讓他就這樣永遠的去了。 尤娜呆呆的看著屏幕上顯示那個士兵腦袋炸裂的影像,原本那因為沒有射中預定目標,而射中其他目標的懊惱心情,立刻變成了一股激烈的嘔意。 “殺人了,我終于親手殺人了!”這句話不斷的在尤娜腦海中翻騰著,越是想著這話,心中的嘔意就越強烈。終于忍不住地她,扔掉頭盔跪在地上激烈的嘔吐起來。 站在一旁的唐龍,憐惜的看著尤娜。他知道她為什麼嘔吐,也知道不經過這一事,她是不能成為戰士的。看到尤娜嘔吐的樣子,唐龍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親手殺人的時候,自己不但沒有嘔吐,甚至連嘔意都沒有。 想到這,唐龍不由苦笑的搖搖頭,看來自己還真是個冷血動物啊。 “既然是冷血的,那麼就讓我的血繼續冷下去吧。”唐龍低聲自語道,與此同時,他掏出腰間的手槍,把射出光束的口徑調節到最大,也沒怎麼瞄准,一抬槍就朝遠處連續的扣動扳機。 本書精品文學網(。com)首發,轉載請保留

上篇:第四十四章    下篇:第四十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