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唐龍很快就來到B3區,這是一個布滿房間的通道,唐龍不知道潔絲在哪個房間,整個通道又沒有人行走,只好一間房、一間房的去找了。當唐龍看了十幾個空蕩蕩的房間,走到通道轉角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聲音。 通道另一頭傳來一個男人淫笑著的聲音:“嘿嘿,裝什麼清純少女啊,你們這里的女人還不都是免費的妓女嗎?給我按住她!好不容易找了個原裝貨,可不能這麼放跑了。” 隨著這個男人的聲音落下,頓時響起應和聲:“嘿嘿,老大,你可不要那麼粗魯哦,你吃肉,兄弟們也要喝湯啊。”“對呀,老大你快點,我都忍不住了。” 先前那個聲音再次響起:“呸!什麼快點,老子我會快點嗎?媽的!壓緊點,別讓她亂動,不然我怎麼玩?”當然伴隨這些話語的還有一陣被人捂住嘴巴發出的嗚嗚聲。 已經走出轉角的唐龍,立刻看到了一幅讓他青筋直冒的景象。轉角的通道上,一個沒有穿褲子光著屁股的男兵正用力的扳開一雙雪白的大腿,而他身旁分左右蹲在地上的兩個男兵,則用力的分別壓住一根拼命晃動的胳膊。地上則無規則的擺放著被撕破的軍服。 聽到腳步聲,左邊那個按住胳膊的男兵抬頭看了唐龍一眼,不過又很快低下頭,一邊專注著地上的女人,一邊說道:“兄弟,不用心急,等哥哥們玩過後才輪得到你。嘿嘿,這妞還真是又白又嫩啊,真不愧是原裝貨。”此時的他已經用腳踩住那根胳膊,空出手來在那里撫摸,雖然被那個光屁股的男人擋住了視線,但是唐龍不用想也知道他的手在干什麼。 另外一個壓著手臂的男兵不滿的說道:“媽的!換你捂她嘴巴了!娘的,老子還沒過手癮呢!”中間那個總算把那雙緊閉的雙腿扳開的光屁股男兵,淫笑道:“捂什麼嘴巴,還怕有人來跟我們爭嗎?後面的!給我守著外面,要不然那些家伙聽到這妞的浪叫聲,我可不敢擔保你還能是第四個上哦。” 唐龍面無表情的走前一步,然後狠狠的一腳從下往上踢中了那個光屁股男兵的下體。一種讓人寒毛豎起來的慘叫聲頓時響遍了這個通道,那個光屁股男兵下體噴射著鮮血,整個人被凌空踢飛。 兩個蹲著的男兵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只覺得眼前一黑,鼻子猛地一酸,還沒來得及把慘叫聲喊出口,後腦就一疼,整個人昏了過去。當然他們也不知道昏迷了的自己,又被人狠狠地踢飛了幾米,和他們那個早就昏死過去的老大排排躺在一起了。 唐龍瞥了一眼地上的那個女子,看到她睜開驚慌的眼睛看了一下自己,雖然眼角的淚水不斷的湧出來,但她卻咬著已經流血的嘴唇不吭一聲。 這是一個如花似玉,非常年輕的女子,不過讓唐龍心驚的不是這個女子的美豔模樣,也不是她嬌美迷人的身軀,而是她剛才驚慌的表情一瞬間就變得很冰冷,或者說很麻木。最讓唐龍心驚的是她並沒有起來,就這樣靜靜的躺在地上。 唐龍的心有點變冷了,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救了一個沒有反抗意識的人。不過當唐龍看到這個女子緊緊地把雙腿合並起來,同時發現那個女子眼中流露出一股悲憤羞辱的神情。雖然這股神情一閃而過,可是唐龍已經看到了。 唐龍對著那個女子笑了一下,不過這個笑容很快消失,換上了冷漠的神情。唐龍的神情不是針對那三個昏迷的男兵,當然也不是針對地上的那個少女。他針對的是從走廊兩邊房間走出來的幾個人,這幾個人不是男兵,而是女兵,其中一個還是唐龍認識的,正是自己要尋找的潔絲! 看著地上那個少女的潔絲,臉上完全沒有什麼悲憤的表情,只是隱約露出一種何必如此的神色。不但是她臉上露出這樣的表情,就是她身旁的兩個女兵也是這樣一幅表情看著地上的那個少女。 潔絲看了一下地上的少女,就把目光轉向已經昏迷的三個男兵身上,看到他們的樣子,特別是那個光屁股的男兵血肉模糊的下體,她居然露出慌張的神色,而且身子還動了一下,好像要上前去查看。不過當她看到冷著臉看著自己的唐龍,心中不知道怎麼的猛地一寒,下意識的停止了動作,並拉了一下也想上去看那三個男兵的兩個女伴。 這兩個女兵原本還用不解的神情看了下潔絲,但順著潔絲的目光,看到臉上毫無表情的唐龍時,不知道怎麼搞的,她們全身一震,心虛的低下了頭。 唐龍只是冷冷的看了一下這三個一直呆在房間里的女兵,然後就脫下上身的軍服,輕柔的蓋在地上那個少女的身上。原本少女看到唐龍脫衣服的時候,已經認命的閉上了眼睛,但是當她感覺到衣服蓋在自己身上的時候,閉著的雙眼猛地睜開,並且露出驚訝與不解的神情。 站著不動的三個女兵,她們原本在看到唐龍脫衣服的時候,心中開始暗自冷笑,但是在發現唐龍並沒有做出想象中的事情,不由讓她們的眼神也露出一種不解的神色。 赤裸著上身的唐龍快步來到三個女兵身前,冷冷的看了她們一眼,然後作出了一個讓人吃驚的動作。唐龍揚起手,啪啪幾聲,給了三個女人每人兩個耳光。同時怒聲罵道:“一群廢物!你們看到自己的姐妹受辱居然不出來解救?” 潔絲三人原本是捂著發紅的臉頰,怒視著唐龍,可是聽到唐龍這話後,三個人都把捂著臉的手放了下來,並且低下了頭。潔絲不知道其他兩個人心中是什麼感受,她只知道自己現在居然沒有任何憤怒的感情,甚至還出現了自己被唐龍打是應該的這種感覺。 那個裹著唐龍衣服的少女,聽到這話身軀猛地一震,抬起頭看了唐龍的背影一眼,然後抽噎著低下了頭。 唐龍罵完她們,看到她們還是呆呆的,不由再次罵道:“呆在這里干什麼?少尉,給我切斷A4區的聯絡,並給我通知所有SK23連隊的人全副武裝到A4區門口集合!還有你給我把穿著重裝盔甲的特種兵也帶過去!” 潔絲剛開始聽到唐龍的話立刻點了點頭,但是才剛把手舉起准備敬禮的時候,突然發覺唐龍的話有問題,她忙慌張的問道:“長官,您要做什麼?”不過這話才出口,潔絲就愣住了,因為此時的唐龍正把手摸到她的腰間。 當然,唐龍不是想占潔絲便宜,而是拔出了她腰間的佩搶。 握著手槍的唐龍熟練的打開保險,檢查了一下能量,然後麻利的上膛,接著就這樣提著手槍朝遠處那三個昏迷的男兵走去。 看到唐龍舉槍瞄准那個光屁股男兵的時候,潔絲知道大事不妙了,顧不得上下級別,慌張的拉住唐龍的手臂說道:“長官,不能殺他啊!他是木圖星守備司令的少爺啊!”此話一出,不但那兩個女兵跟上來擋住唐龍的視線,就連那個只裹著一件上衣的少女也忙爬過來抱住唐龍的雙腿,並帶著哭腔說道:“長官,不用為了我而殺他,這不值得啊!” 唐龍一呆,他根本想不到她們會去保護一個侮辱她們的家伙,難道這里面還有什麼厲害關系?唐龍他現在才不在乎什麼守備司令的少爺呢,反正自己已經不能升官了,而且還捉了這些家伙的現行罪,自己處置他們根本沒有違背軍法。 唐龍垂下手槍,狐疑的問道:“為什麼?” 潔絲他們看到唐龍垂下了槍,松了口氣,潔絲語氣幽幽的回答道:“長官,您知道我們是遺忘一族,但這不是被人遺忘的意思,而是我們都遺忘了自己的意思。不能殺他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如果他被殺了,我們SK23連隊的供給就會被斷掉。” “供給被斷掉?難道你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唐龍皺了皺眉頭,他沒想到這些女子居然為了這個而甘心受辱。 潔絲看到唐龍眼中露出一絲鄙視的神色,心中一震,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不希望唐龍鄙視自己這些人,所以她忙搖搖頭說道:“如果只是斷掉連隊的供給,我們就算是死也不會屈服他們的!我們是害怕孤女營的供給被斷掉啊!”說著眼睛就變紅了。 “孤女營?”唐龍暗自想道:“原來是為了和她們同一命運的那些女孩啊,不過這個很好解決啦,老爸的公司應該能夠養活這些孤女的。”唐龍自以為是的想,他以為一個營的編制,最多就是幾百個孤女,他可沒有想到孤女的數字能夠令他昏倒。 唐龍看了眾人一眼問道:“是不是孤女營的供給解決了你們就沒有理由阻止我?” 潔絲一呆,解決孤女營的供給?大家都露出不相信的眼神看著唐龍。 唐龍伸手把擋住自己的兩個女兵推開,同時說道:“我是你們的長官,相信我。”說著提著槍走了前去。 潔絲猛地一驚,忙上前一步再次拉住唐龍的手臂說道:“就算長官你能夠解決孤女營的供給,但是也不要殺了他啊,你這樣是違反軍法的!”潔絲不想唐龍得罪木圖星的守備司令,不然以後唐龍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的。 唐龍掙脫潔絲的手,冷聲說道:“老子是這里的最高長官,我能夠允許有人侮辱我的士兵嗎?他們的行為已經違反了聯邦第三條軍法。”說著不等潔絲他們反應過來,抬起手槍,噗哧三聲,三道激光准確的朝地上三人的腦袋射去,而他們的腦袋則應聲碎裂,白花花的腦漿夾帶著鮮血四濺而去。 從來沒見過這一殘酷景象的女兵們,立刻閉著眼睛嘔吐起來。潔絲呆呆的看著嘴角帶著獰笑的唐龍朝自己走來,原本湧起的嘔意,被唐龍的那絲笑容強行壓制了下去。潔絲根本就想象不出這個19歲的少年,為何能夠像踩死一只螞蟻般的輕松的開槍殺人?而且明知道殺了頂頭上司的少爺,為什麼還能一臉的滿不在乎? 唐龍向潔絲伸出手說道:“把搶套給我,不要愣在這里,去執行剛才給你的命令!”說到後面唐龍的語氣變得異常陰冷。 潔絲呆呆的解下搶套遞給唐龍,然後如機器人般的敬個禮,如具木偶般的離去了。唐龍把搶套系在腰間,把搶塞了進去,看看已經軟在地上的三個女兵,冷聲喊道:“立正!” 三個女兵聽到聲音愣了一下,但看到唐龍冰冷的眼神,像被電了一下似的,立刻跳起來站得筆直。那個只有一件衣服的少女也沒有在意自己的春光外泄,抬頭挺胸一動不動的站著。 唐龍掃視了一下她們的儀態,滿意的點點頭:“看你們的站姿,你們應該經曆過艱苦的軍事訓練。”說到這,唐龍突然大聲的說道:“你們給我記住,從現在起你們將不再是什麼軍妓,而是SK23連隊的軍人,是我唐龍的士兵,沒有人可以任意的凌辱你們!” 唐龍不知道自己這句話將帶給這些女兵什麼樣的感覺,因為他根本就沒有經曆過那種孤苦無依,無法改變自己命運的感覺。因此他沒有在意三個女兵原本迷茫的眼神,在聽到這句話後突然煥發出一種只有找到自己主心骨才有的光芒。 唐龍看到她們原本渾濁的眼神變得清明起來,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把這些尸體扔到焚化爐去,沒有焚化爐就扔到垃圾處理場。然後全副武裝到A4區集合!” “遵命長官!”三女啪的敬了一個漂亮的軍禮。雖然她們現在目光透露著堅決完成任務的光芒,但是在搬動尸體的時候,還是嘔吐得一塌糊塗。 此時的唐龍已經哼著曲子走遠了,老實說剛才唐龍槍殺那三個男兵是唐龍第一次近距離殺人。不過唐龍根本湧不起什麼惡心的感覺,這都多虧他在《恐懼》游戲里面呆了一個月,比這更惡心的事他都見慣了。可以說唐龍原本就很粗的神經,經過那游戲的磨練後變得更粗了,簡單來說就是唐龍已經失去了害怕的這種感覺。 至于槍殺人的罪惡感,唐龍更是沒有。那三個家伙要強奸我的部下,我依照奸淫擄掠者處死的第三條軍規辦事,有什麼好罪惡的?再說了,反正老子已經被人冷藏,升官無望,還管他得不得罪人?最好把事情搞大,搞得全宇宙都知道聯邦軍隊居然培養孤女當軍妓,把那些披著人皮的高官拉下台更妙呢!這是唐龍腦中的想法。 在SK23連隊基地的某間房間里,一個肩掛少校軍銜年輕帥氣的軍人,坐在沙發上,手中端著咖啡杯,靜靜的看著自己對面的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也是一個軍人,是個掛著少尉軍銜年輕貌美的女軍人。她也端著熱氣騰騰的咖啡杯,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不過她沒有抬頭,只是呆呆的看著自己眼前的杯子。 那個少校,放下杯子,聲音有點苦澀的對那少尉說道:“你知道我不在乎你的過去的,為什麼不願意答應我?” 少尉的頭垂得更低了,她好一會兒才搖搖頭,用帶著哭腔的聲音說道:“對不起,傑特,聽到你的求婚我真的好高興,但我真的不能答應你。” 叫做傑特的少校激動地抓住少尉的手,語氣焦慮的說道:“為什麼莎麗,既然你很高興,為什麼不答應我?難道怕我養不起你嗎?” 少尉抬起頭,美麗的臉龐已經多了兩條晶瑩的淚痕,她閉上眼睛痛苦搖搖頭說道:“我是沒有自由的人,是不可能脫離這里的,原諒我吧,我的心和你永世同在。” 少校聽到這話,整個人像被放了氣的氣球般的癱在沙發上,他抬頭看著天花板,無聲的歎了一息。 當整個房間的氣氛變得非常淒涼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巨響,那是被人用腳用力踹著大門的聲音,同時還伴隨著一陣粗魯的叫罵聲:“媽的!不開門老子嘣了你!”誰也不知道門外的那個人口中威嚇的不是人,而是門邊的電子鎖。 房間的兩人同時臉色一變,少校忙站起來安慰道:“莎麗你放心,我不會讓其他男人碰你的!”說著就想去開門。而那個莎麗少尉則神色擔憂的看著少校的背影。 那扇原本被反鎖的大門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自動打開了。少校和少尉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時,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門口站著的人是一個赤裸著上身,手中握著一把手槍的男子,他們不是為這個赤裸上半身的男子吃驚,也不是為他手中的那把搶而吃驚。讓他們吃驚的是這個男子赤裸的身子上染滿了點點滴滴的鮮血,看那血跡,明顯不是那個男子自己的血。想到這一層,心中的驚訝變成了一股濃烈的寒意。 傑特少校雖然心中的寒意不斷冒起,但是為了不讓自己的愛人受到侮辱,他還是咬著牙擋住這個男子進房間的路線。剛想開口說話的時候,身後傳來了讓他吃驚的聲音。 “長官好!”雖然這個聲音帶著強烈的不安和驚慌,但是傑特少校還是一下子就聽出是自己的愛人說的。他回頭一看,看到莎麗滿臉恐慌的立正敬禮,傑特知道莎麗從不向來這里玩樂的長官敬禮的,最多是喊一聲長官。 傑特也知道SK23連隊能夠被莎麗稱為長官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尤娜中尉,然而現在她居然給這人敬禮,雖然不大清楚,但莎麗的動作已經證明這個人是莎麗的直屬長官!可是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有男子被調派到這里啊? 傑特顧不得思考這個問題,慌張的立正敬禮喊道:“長官好!” 傑特這話一出,莎麗愣住了,自己會向那個男人敬禮,是因為他是SK23連隊的最高長官,而且自己臉上的慌張神色也是看到唐龍滿臉的殺氣,怕他把傑特槍殺了。傑特為什麼向比他低兩級的上尉敬禮?莎麗原本想提醒傑特,但是看到唐龍冰冷的眼神,同時也看到了那把染滿血跡的手槍,心頭不由一跳,不敢吭聲了。 唐龍冷冷的打量了傑特一遍,當然他的目光也在莎麗和傑特身上來回掃視著。當看到傑特和莎麗的眼神,都有意無意擔憂的關注在對方身上。不由露出了笑容,一手把搶插回搶套,一手擺了擺說道:“免禮。” 聽到這話,傑特和莎麗都不由自主地送了口氣的放下手臂,也不知道為了什麼,這個人冷著臉的時候給自己的一股強烈的不安感,面對著他感覺渾身不自在。不過在他露出笑臉的時候,那些莫名的不安感立刻消失了。傑特直覺的感覺到眼前這個人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不由得偷偷的打量著唐龍。 這是一個模樣帥氣的年輕人,他的樣子甚至可以說比自己還帥。不過傑特根本產生不了妒嫉的感覺,他現在是求神拜佛的期望這個人不要打莎麗的主意。不知道為什麼,他直覺的感覺到自己根本不是這年輕人對手。雖然這個年輕人沒有一副肌肉男般高大強壯的身軀,但是那菱角分明,線條優美的肌肉,都說明他這幅一米七多的身軀隱藏著巨大的力量。傑特只有吞吞口水的靜靜站在一旁,當然他心中下了決定,如果這個人真的敢打莎麗的主意,自己就算拼了這條小命也要阻止他! 唐龍很自在的走到中間那張三人沙發坐下,雙腿一翹,雙手放在沙發背上,對著緊張看著自己的莎麗笑道:“少尉,我口渴了,有沒有冷飲?” “啊,是,屬下失禮了。”莎麗身子一震,忙轉身去冰箱那里拿飲料。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莎麗知道,自己不久前還看不起這個比自己還年輕的上尉的感覺,在唐龍一臉殺氣的站在門口的時候就消失了,而且現在自己已經變得有點害怕這個只有19歲的上尉。莎麗現在很擔心,她怕在傑特離開後,唐龍會纏上自己。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敢反抗現在這個樣子的唐龍的人和要求,到時候自己還能夠為傑特守貞嗎? 唐龍笑嘻嘻的看著緊張的傑特,好一會兒才說道:“很好,你是我從B3區一路走來,在進入這樣的房間後,唯一一個沒有被我立刻舉槍擊斃的男人。” 唐龍這輕描淡敘的話語,讓傑特兩個人都身子一震,他們心中立刻冒起一股惡寒。因為唐龍這話已經讓他們明白唐龍那一身的血跡是怎麼來的。 莎麗拿在手中的灌裝飲料,叭的一聲掉落在地上。傑特不清楚,莎麗則非常清楚,從B3區到這里一路來足足有50多個房間,房間里面居住的姐妹,在這個時候處于什麼狀況她也非常清楚。如果唐龍所說的是真的,那麼唐龍已經擊斃了50多個聯邦軍人! 傑特當然也注意到莎麗震驚的神色,但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詢問的時候,他很不理解唐龍說的話,所以問道:“擊斃?為什麼?” 唐龍彎下腰撿起滾動到自己腳下的灌裝飲料,打開咕嚕猛灌了幾口後才斜著眼睛看著傑特,冷聲笑道:“為什麼?你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你們這些男兵來這里是干什麼的。” 傑特身子一震,他當然知道男兵來這里干什麼,所以他無語的低下了頭。此時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莎麗驚慌的喊道:“長官……長官你……你把那些人全部擊斃了?你把50多個聯邦軍人都殺了?” 這話讓傑特震驚的抬起頭,不敢相信的看著唐龍。50多個聯邦軍人都被眼前這個男人殺了?! 唐龍毫不在意的喝了口飲料才笑道:“少尉,這麼慌張干什麼?他們犯了第三條軍規,我把他們擊斃有什麼大不了的?”莎麗聽到這話,眼中閃起了一股莫名的光芒,嘴巴張了張,但是沒有說出話來。 “你說有什麼大不了?那是50多個聯邦軍人啊!在這里他們怎麼可能犯下第三條軍規?這里可是……”失色大喊的傑特他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他當然知道第三條軍規是什麼,怎麼能夠以這個為理由來殺死50多個軍人呢?這里可是軍妓連隊啊! 不過他的話沒有說完就突然啞了,因為他看到了唐龍那讓人渾身寒毛豎起來的冰冷眼神,同時也看到了莎麗那突然間失去光彩的雙眼。傑特知道自己傷了莎麗的心,因為自己的內心根本不把這里的女人當人看,他想道歉,可是看到莎麗那如木偶般的表情,他只有無奈的歎了一息。 唐龍冷冷看著傑特說道:“你想說這里是什麼?說這里是軍妓連隊,你們這些人可以任意強行和這里的女兵發生關系嗎?”說到這,唐龍猛地站起來狠聲說道:“告訴你!老子沒來之前,我管不了,但老子現在是這個連隊的最高長官,她們都是我的部下,只要我一天是她們的長官,我就不會讓她們被人侮辱!膽敢冒犯她們的人,不論是誰,一律格殺不論!” 傑特冷汗直流的呆在那里,他不敢動一下,因為他的大腦告訴他,要是他有什麼動作,說不定這個渾身散發著殺氣的男人會掏槍殺了自己。 唐龍看著傑特的窩囊樣冷哼一聲,冷冷的說道:“你知道為什麼你能夠逃過一劫嗎?因為你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的強迫我的部下做她不願意做的事。”唐龍說完就向一直呆站在那里的莎麗命令道:“少尉,全副武裝在A4區集合,我是不能容忍凌辱我部下的人快樂的生存在世上。”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聽到唐龍的話,莎麗雙眼光芒一閃,剛才那木偶一樣的表情終于消失了,她向唐龍的背影敬禮說道:“遵命長官!” 看到唐龍的背影消失了,傑特松了口氣,暗自拭了把汗,向莎麗笑道:“呵呵,你這長官叫什麼名字,他好有氣勢啊,在他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 莎麗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傑特,傑特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好一會兒才結結巴巴的說道:“對不起,莎麗,我只是震驚于50多個軍人就這樣被殺死了,才會說出那話的,我不是有心的。” 莎麗看著這個曾經占據自己心房,曾經讓自己在心靈破碎時,支撐著自己的男人。不由湧起了一股悲傷的感覺,自己終于知道了,不論平時他說得多好,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是非常在意自己的身份,也非常看不起自己這些人,自己這些人在他們的眼中根本沒有人的尊嚴。 莎麗歎了口氣,她知道身為軍妓的自己根本不可能獲得真愛,期待著真愛的自己真是個傻瓜啊,別了,從來不曾存在過的愛情。 莎麗換上一副冰冷的表情,向傑特敬了一禮說道:“抱歉長官,下官要去執行直屬長官的命令,請您自便吧。”說著轉身離開了這個房間。愣在那里的傑特沒有看到轉身離去的莎麗,那從眼角流下的淚水。 傑特呆呆的看著莎麗離去,好一會兒他才用手緊緊的按住自己的胸口,低聲地自語道:“為什麼要喊我長官,難道你不知道聽到你那樣冰冷的語氣,我的心有多痛嗎?難道就因為我的一句失言而離棄了我嗎?……對不起,是的,我的失言表露出我內心的世界,但是難道你不知道嗎?我是真的愛你啊!”滿臉痛苦之色的傑特,終于控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悲憤,任由男子的眼淚流落下來。因為他非常了解莎麗的性格,他知道自己和莎麗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本書精品文學網(。com)首發,轉載請保留

上篇:第三十八章    下篇:第四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