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軍部那幫王八蛋!居然連我唐龍的功勞都敢侵占,不行!我一定要揭穿他們!”跳腳大罵的唐龍立刻氣沖沖的往門外跑去。不過唐龍來到門口看到外面漆黑一片的環境,不由停下了腳步。 “怎麼辦,外面這麼黑,而且這里是地下礦場,一不小心就會進入像迷宮一樣的通道,再說就算去到鐵門那里我也不可能把它打開啊!”想到這些,唐龍開始垂頭喪氣了,唐龍搖搖頭:“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當軍人了,他們要侵占我的功勞就讓他們侵占個飽吧。”說著唐龍就往回走去。 唐龍才走了兩步,猛地抬頭失聲喊道:“糟!他們為了奪取功勞把我關到這個地方,絕對是為了不讓我出去搞壞他們的事,這樣一來我那些部下不也遭受同樣的待遇?”唐龍想到這立刻一邊叫罵一邊往機器人的那個房間跑去。 現在唐龍已經知道就算自己不想當軍人,自己也一定要逃出去揭破他們陰謀。 不但是為了自己不被關在這里度過余生,也是為了那些部下能夠獲得自由。 唐龍在那堆積如山的儀器里亂翻,他希望找到能夠照明的儀器。雖然讓他找到了機器,可卻沒有能源塊,用電線來連接根本離不開這個房間啊! 正當唐龍苦惱的時候,一個金屬合成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在干什麼啊?”唐龍聽到這個聲音,不由大喜,忙跳到機器人身旁,不等它下了平台,就抓住機器人的手說道:“快帶我去鐵門那里,我要出去!” 當然唐龍的力量是不可能拉起機器人的,機器人任由唐龍抓住自己的手,一邊輕松的摘下身上的線頭,一邊問道:“出去?為什麼呢?這里不好玩嗎?” 唐龍焦急的說道:“不是這里好不好玩的事,我有重要的事要去辦啊,快帶我去大門那里!” “重要的事?”機器人用紅眼打量了一下唐龍,點點頭說道:“好吧,我帶你去。”說著就往門外走去。 唐龍高興的跟著走了兩步,可又馬上到回去撿起找到的照明儀器和幾根電線。 他跟在後面一邊搗弄著一邊說道:“能不能跟你借點電?” 機器人聽到這話停下腳步奇怪的問道:“借點電?怎麼借?”唐龍知道這個機器人敢情連這些事都不知道,也就解說給它聽。機器人聽完後很感興趣的把連接照明儀器的線頭接到自己身上,看到那照明儀器發出了光亮,不由很高興的說道:“原來我還有這個本事啊。” 唐龍應和了幾句催促機器人走出了調度室,此時唐龍才看到了這個地下礦場的樣貌。調度室建在一個空曠洞窟牆角的牆壁里,不仔細查看根本不知道這個地方有個門,難怪沒有人發現呢。而洞窟四周有著七八個巨大的通道口,密密麻麻的運輸單軌從通道延伸出來,圍滿了調度室四周。 唐龍除了看到有好幾架生鏽的運輸機歪倒在通道口,根本看不到指示出口的標志,要是沒有機器人帶路,就算自己擁有照明儀器也不可能順利的找到去鐵門的道路。 被機器人帶入一個通道,可以看到散落在通道四周的礦物碎塊,隨著燈光閃爍著青綠色的光芒。唐龍看到這一幕雖然心急出去,但還是不由自主地彎腰撿起幾塊礦物,並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礦啊?” 機器人頭也不回的說道:“那是SRA礦物,制造飛船等太空器材時的必要添加物。” “這就是SRA礦物!”唐龍吃驚的看著手中的物體,他沒想到曾引發世界戰爭的媒介就是手中這不起眼的物體。 在以前沒有加入SRA礦物制造的飛船機體,根本承受不起空間跳躍的拉扯力。 不過在因爭奪SRA礦物的世界大戰後期,一種更為優秀更容易獲取的添加物被發現,使得SRA礦物開始失去往日的輝煌。這也可能就是這個礦場會被拋棄的原因吧。 當唐龍正要把這隨處可見的礦物拋棄的時候,機器人突然嘿嘿的笑道:“我無聊的時候曾研究過這些SRA礦,你知道嗎?我依靠腦袋里的東西發現只要用個特別的方法,這些礦物會變成另外一種礦物哦。” 心神早就飛到外面的唐龍隨口應道:“哦,會變啊,會變成什麼呢?” “會變成從來沒有過的一種礦物啊,我叫它MMT礦物。”機器人興奮的回頭說。 “哦,這MMT礦物有什麼用呢?”唐龍還是心不在焉的應道。 “可以產生強大的能量啊,上次我弄了一塊,讓我好長一段時間不用睡覺呢。 可惜那次以後就沒有材料弄出另外一塊來。”機器人說到這,發現唐龍只是哦哦的應著,根本沒有認真聽,不由哼的一聲扭過頭去,不吭聲了。 唐龍根本沒有聽清楚機器人說些什麼,他只是思考著如何跑出外面去揭穿軍部,讓自己的部下安然無恙的出來。他不知道關押部下的軍事監獄已經被燒成灰燼了。 “到了。”機器人說出這話就停了下來,唐龍也早就看到了那扇巨大黑色的鐵門,在把照明器擺好後,仔細的查探起來。當然結果是讓唐龍失望的,這道大門跟保險箱一樣是單方向打開的。 原本站在一旁看熱鬧的機器人看到因憤怒踢了大門一腳,卻抱著腳喊疼的唐龍,不由出聲說道:“沒用的,這扇大門很厚很厚,要想出去只有挖開那些水泥牆哦。” 唐龍聽到這話看看那布滿青苔堅硬的牆壁歎了一息,不過他好像突然想起什麼的眼神一亮,立刻興奮的撲上來抓住機器人的手喊道:“礦場的挖掘機在哪?” 機器人當然馬上明白唐龍想干什麼:“礦場深處就有,不過就算沒有生鏽也沒有動力起動啊。” “沒有動力……”唐龍如澆了一頭的冷水,沒有動力什麼也別想了。突然間唐龍記起機器人說了些什麼,話里好像說了什麼巨大的能量,他忙問道:“剛才你不是說SRA礦可以制造出擁有巨大能量的東西嗎?” 機器人點點頭:“對呀,我說SRA礦經過特別的提煉可以變成MMT礦。” “這MMT礦可以讓挖掘機啟動吧?”唐龍緊張地問道。 “當然可以啦。”機器人說完馬上潑唐龍冷水:“不過現在沒有材料可以提煉MMT哦。” “怎麼會沒有材料?這里到處都是SRA礦啊。” “哎呀,你以為有礦物就行了嗎?我雖然有煉制器材,但最重要的用來分解礦物的淡水,在這個地方可是找不到的哦。” “淡水?!”唐龍興奮的跳起來喊道:“我有淡水制造機啊!”說著就從懷里掏出那個機器。 “淡水制造機?”機器人拿起那塊巴掌大的東西,看了一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它出聲問道:“這東西能夠制造多少水來?太少可不夠用。” “一小時一公升,不知道夠不夠呢?”唐龍緊張的說道。 “你是說可以不停歇的制造淡水?”機器人興奮的問道。 “機器沒有壞掉,能量充足的話,理論上是這樣。不過這種型號是能量固定型的,全部能量用完大概能夠制造1噸左右的淡水吧。”唐龍不敢肯定地說。他雖然明白如果機器能夠一直使用,生產公司肯定會倒閉,但現在自己處在這個環境,開始詛咒為了保持銷售率而弄出這種型號的公司了。 機器人考慮了一下說道:“一噸啊……嗯應該夠的。走,我們回去煉制MMT!” 唐龍和機器人抱著一大堆的SRA礦物回到調度室,機器人放下礦物就立刻鑽進那堆儀器山里面翻起東西來,而唐龍則靜靜的依著那堆礦物而坐。 ※※※ 唐龍把食用菌制造機制造出來跟黃豆般大小的物體倒入口中,一邊嚼動一邊想道:“唉,看來還有一段時間才能出去,可是出去後我怎麼去解救我的部下呢,難道跑到電視台說我才是真正的英雄?不是被當成白癡趕走,就是被軍部那幫家伙發現,繼而被追殺。而且自己怎麼逃出監獄呢?自己一出了監獄的警戒線,這個東西就會把我的腦袋炸飛啊!”唐龍無奈的摸了一下脖子系著的那個項圈。 唐龍突然出聲問道:“我說,你不是發現跟我一樣被關進來的人變成跟你一樣了嗎?你知道他們在哪里?我想去探望一下他們。” 隨著屋內哐啷的聲音傳來機器人的話:“離這里遠著呢,最近的一個在中間那個通道內兩三公里處。” “呃,是了,你有沒有看到他們脖子系著跟我這個一樣的項圈?”唐龍希望能夠研究一下有沒有能夠解除項圈的機會,自己脖子上的看都看不到別說研究了,只能找外面那些死去囚犯的來研究了。 “他們原來是有,不過在他們變得跟我一樣後,那東西就被外面來的人拿走了。”機器人的話繼續伴著翻動東西的聲音傳來。 唐龍聽到這話,只能無奈的歎了一息,看來自己只能在出了這個礦場後才去想辦法解決這件事了。 此時機器人抱著一大堆的儀器走了出來,看都沒看唐龍一眼就開始搗弄起來。 靠在礦堆旁的唐龍驚訝的看著那一堆東西,飛快的在機器人手中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奇形怪狀的機器。 機器人搞好那個機器後,來到唐龍身前沒好氣地說道:“好啦,還坐著干什麼?幫忙把礦物倒進機器里面。”說這就彎腰抓起幾塊礦物走向機器。 “哦哦,好的。”唐龍聞言忙起來幫忙。于是唐龍就在這份不清晝夜的地下開始幫忙煉制MMT礦物。他不知道那個淡水制造機和自己為了逃出去,而讓機器人制造出MMT礦物會給未來帶來什麼樣的影響,當然他也不知道外面產生了什麼樣的變化。他現在只記得要讓挖掘機動起來,好讓自己逃出去。 “只要我當上議員,我一定會為大眾服務……” “請把寶貴的一票投給在下,在下給各位下跪了,拜托各位啦。” “來來來,小小禮物不成敬意,請記住在下是隆特議員,到時請投我一票哦。” “絕對沒有問題,只要在下當選,絕對會提高各位的工資,絕對會降低各種稅率的,請支持馬斯議員啦!” 現在整個萬羅聯邦所有的電視台都是這樣的影像,各個星球的主要城市都是這樣的人站在漂浮車上滿街跑的大喊著。原因無他,萬羅聯邦的大選開始了。 萬羅聯邦總統競選辦公室,納姆哈原總統,正閉著眼睛讓化妝師幫自己卸裝,外面人來人往,忙著把各種數據從各個星系彙總過來。 卸了裝的納姆哈,接過美女秘書端來的咖啡,舒服的坐在沙發上,美美的喝了一口。他今天為了拉票跑了數十個星球,真是累壞了。 這時那個他的第一秘書,很年輕的張秘書來到納姆哈跟前,恭敬的說道:“先生,您的支持率32%,比第二位的陳昱高了6%。” 納姆哈皺皺眉頭說道:“這個陳昱為什麼能夠獲得這麼多的支持率?” 張秘書翻動了一下手里的資料點頭說道:“他不但和各地的財團關系要好,更和軍隊系統有著良好的關系,所以他才能一下子獲得這麼多的支持率。” 納姆哈點點頭沉聲問道:“軍隊支持的競選者情況怎樣?” 這次張秘書沒有看資料,立刻開口說道:“軍隊系統除了元帥大人是支持您的外,其他各派系都另有支持的人,當然這些競選者都是競選議員,沒有角逐總統的。因為上次的英雄事件,和各派系所轄的軍人及家屬的固定選票,所以他們的支持率都非常高,可以說是當選定了。” 納姆哈聽到這滿意的點點頭:“算他們還識相,沒有讓代言人去競選總統。你給我嚴密查探陳昱競選資金的來源和找出他的把柄。同時也暗示他和我聯合選舉,成功了我會讓他當個副總統,不然就讓他連議員都當不了!” “是。”張秘書恭敬的點頭退下了。 納姆哈看著屏幕上顯示的陳昱的支持率,不由陰陰的冷笑道:“哼,要是不投向我的陣營,你這個危險的家伙我一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說著狠狠地喝了口咖啡。 萬羅聯邦某私立電視台台長辦公室,一個中年人坐在辦公椅上靜靜的看著桌上的一張電腦卡片。他剛才已經看過這張卡片的內容,他也知道這個消息播放出去能給民眾帶來怎麼樣的震撼。但他在遲疑著,因為這是一張用匿名信件寄來的,消息的真假不敢確定。如果是普通的消息,就算自己明知道他是假的,自己為了收視率也會毫不猶疑的播出。但就是因為里面牽連了許多個大人物,要是自己播出去很可能整個電台都會倒閉。 正當這個中年人舉棋不定的時候,一個肥胖的中年人急沖沖的跑進來,中年人不用看就知道是自己的小舅子,這個電台的副台長。 “姐夫,快看電視啊!”肥胖的中年人說著,不等台長說話,就用和他身體不般配的速度,來到辦公桌前,飛快的按動桌上的按鈕。 看到辦公桌側邊的牆壁上顯現出影視圖像,電視台長皺了下眉頭說道:“這是哪家電台的,現在這個時候居然播放戰爭片?” 那個肥胖的中年人忙說道:“姐夫,這是銀鷹帝國的帝國電視台,現在播放的不是戰爭片而是上次邊境戰爭的紀錄片!” “上次邊境戰爭的紀錄片?讓我看這個干嘛……”台長這話還沒說完,就被接下來的圖像弄得變成啞巴了。 台長看到了屏幕上出現了一個身穿聯邦少尉軍服的英俊少年,他神情冷漠的揮手命令道:“所有戰艦聽令,開始充填主炮能源,射擊坐標為s34x234z12y45!主炮發射!”隨著這個少尉的命令,屏幕的影像一轉,變成了宇宙的景象,從視覺來看可以察覺這是從一艘自走炮艦拍攝到的。可以看到從自走炮艦射出的近千道光芒擊中了遠處的帝國戰艦。 副台長當然知道這樣的場景就是上次英雄事件,全國播放的我軍擊潰敵軍的影像,但是那個英俊的少尉不是那個唐特雷斯啊!這是怎麼回事?他驚訝的向自己的姐夫問道:“姐夫,這個少尉是誰?為什麼是他下令進攻的?” 台長沒有回答小舅子的問題,而是看了一下桌上的電腦卡片低語道:“果然是這樣。”他抬起頭問道:“誰告訴你帝國會播放這個新聞的?” 副台長搖搖頭說道:“是業界內部流傳的消息,說帝國電視台會播出重要的新聞。可具體是誰說的卻不清楚。” 台長聽到這話,眉頭皺了起來,不過他沒有說話,抬頭看著屏幕上繼續顯示著的影像。 屏幕上出現了那個聯邦少尉和兩個穿著帝國少將軍服的金發年輕人的三副影像,接著是那兩個帝國少將依次敬禮說:“我是銀鷹帝國帝都禁衛軍第三艦隊指揮官——凱斯特少將。我是銀鷹帝國帝都禁衛軍第四艦隊指揮官——達倫斯少將。” 在那兩個少將報出自己的姓名後,那個聯邦少尉也敬禮說道:“我是萬羅聯邦自走炮艦編號521艦艦長——唐龍中尉。”聽到這話,副台長呆了一下,接著猛地跳起來喊道:“他才是唐龍?!”他不是笨蛋,在聽到唐龍報出自己的名字後,馬上就想出原因了,忙向他姐夫說道:“姐夫,這可是大新聞啊!” 台長點點頭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屏幕上繼續顯示的戰艦追逐戰的影像消失了,接著出現了剛才那兩個少將中一人的圖像,他面無表情的說道:“我是上次邊境沖突中帝國軍指揮官之一的凱斯特少將。相信現在大家都已經知道,不久前萬羅聯邦所宣揚的戰爭英雄是另有其人了吧”。 凱斯特說到這露出悲憤莫名的神情說道:“我和我的同僚回國後看到聯邦宣揚英雄的新聞時,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我們想不到所謂民主政治的聯邦中,居然會出現聯邦的某些高官如此剝奪部下的功勞,更不知廉恥的派繾他人冒名頂替侵占功績。雖然這是屬于萬羅聯邦的內政,不是我和我的同僚這些外國人所能評議的。但軍人的身份和軍人的榮譽讓我們不能夠沉默下去,全宇宙的軍人都不能夠容出現這樣無恥下流的軍人!我們以軍人的身份強烈要求尋找真正的英雄,嚴厲處罰那些沒有軍人榮譽感的軍人!” ※※※ 在凱斯特聲色具備的演出結束後,帝國的評論員馬上出來開始長篇大論的大肆抨擊萬羅聯邦政府軍隊高層的腐敗。與此同時萬羅聯邦的發言人也馬上跳出來否認這件事,並大罵帝國居心不良。 原本播放著競選消息的聯邦私立電視台馬上全天候轉播帝國的消息,瞬時間,萬羅聯邦的競選一下子停了下來,大家都在討論著這個消息的真假。而那個唐特雷斯也氣憤地在公立電視台發表言論,說帝國為了擾亂聯邦政治居然敢說出如此荒謬的謊言,自己和那些犧牲了的聯邦軍人及他們的家屬是不會原諒這種人的。接著就有聯邦所謂的專家跑出來說,剛才那段影像是帝國通過特技處理的,根本就是偽造的。 台長獲知才一下子功夫,聯邦新聞界就已經大亂了,不由在辦公室走來走去。 他的小舅子搞不懂姐夫走來走去干什麼,也搞不懂姐夫為何不讓電台參與這些報導,反正就算這些消息是假的,自己加進去也能夠撈一筆信息費,為何錯過這樣的機會呢? 台長猛地停下腳步,抓起桌上的那張卡片回頭狠狠地說道:“給我聯絡所有認識的電視台,不惜代價給我買下所有電視台同一時段5分鍾。” “啊?所有電視台同一時段5分鍾?姐夫這錢可是天文數字啊。”小舅子吃驚的說。 “就是借高利貸也要把那段時間買下來,快去!”台長咬牙切齒的喊道,看到小舅子嚇一跳的正要往外跑,忙喊住他說道:“買下的5分鍾時間,全部用來顯示這段文字。”說著提筆寫了幾個字遞給小舅子,副台長原本聽到花了這麼大筆錢單單播放一段文字,不由覺得奇怪的准備詢問,但看了那段文字後,馬上兩眼放光的瞟了一眼姐夫台面的那張電腦卡片。 “對了,同時給我通知那些超級財團,告訴他們想要做廣告就要乘早跟我聯絡,不然到時候連1秒鍾的廣告時間都不會留下!快去做事。”台長看到小舅子還呆在門口,馬上揮揮手說。 “好咧,我這就去辦!”副台長終于知道他姐夫掌握了可以大撈一筆的資料,忙跳起來跑出門外。 獨自一人呆在房間內的台長看著手中的卡片得意地笑道:“看來聯邦第一電視台的地位很快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萬羅聯邦首都星,穆恩雷斯大將府邸,寬大的府邸沒有什麼人走動,只有一樓的客廳亮著燈光。這個府邸是穆恩雷斯在首都的住宅,真正的府邸是在他管轄的星系那里。 寂靜的夜空中傳來啪的巴掌聲,接著一個氣憤地聲音從客廳響起:“你這個逆子!什麼事都自把自為,現在看看不是出事了嗎,你想氣死老子是不是啊?”進入客廳可以看到身穿便服的穆恩雷斯氣憤地指著正單手捂住一邊臉,樣子委屈站著的一個微胖的少年大罵著。 “爸,只不過是帝國那邊散發的謠言而已啦,國內沒有人會相信的。”唐特雷斯委屈的說。 “哼,幸好這是敵國那邊發出來的消息,而且除了那些影像就沒有什麼證據。 不然你跟我都要倒大黴!記住你要死咬這是敵國為了打擊聯邦聲譽而搞出來的特技效果,記住讓你那些兄弟死撐住,不要去外面,特別是在外面喝酒,不然大家一起完蛋!”穆恩雷斯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拿起酒杯。 唐特雷斯看到這忙機靈的上前去倒酒。穆恩雷斯看到兒子膽戰心驚的,接過酒杯,拍了下兒子的肩膀說道:“你也不用這麼擔心,做父親的我早就預料會出現這樣的事,所以一早就把那些知道秘密的人給解決了。現在就算有人懷疑也找不到什麼證據的,你就放心的准備當個上校吧。” 唐特雷斯聽到這話,臉上露出了驚喜地笑容:“上校?!謝謝老爸!” 穆恩雷斯也露出了笑容:“臭小子,小小一個上校有什麼好高興的。”喝了口酒後表情嚴肅的說道:“首都怎麼說都不是我們的地盤,這段時間你不要亂來,這里龍蛇混雜,不比在我們地盤上干什麼都可以壓制下去。” 唐特雷斯忙笑道:“我哪會亂來呢。”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幫臭小子平時偷偷摸摸搞些什麼,軍隊的那些女兵還好處理,外面的那些女人少去碰,特別是在這里,就是軍隊的女兵也不要去碰。因為這里比你老子大的有一個,就是平級的也有三個,誰知道會不會碰上他們的女人。” “老爸,是不是您當上一哥後,我就可以……嘻嘻。”唐特雷斯嬉皮笑臉的說。 “哼,就是老子當了一哥,你也不可以亂來,難道你想眾叛親離嗎?兒子啊,你現在要開始努力學習怎麼使用手段,要懂得恩威並重,不然以後如何掌握我的軍隊?”穆恩雷斯喝了口酒,看著不知所以的兒子說道:“你也知道,現在軍隊雖然外表看來是統一控制在聯邦政府手中,但因為各種原因,其實軍隊是被控制在由財團、官員、軍官組合起來的各個派系手中的,由于控制武力的人比較重要,所以一般都是軍官為派系頭目。” 唐特雷斯點點頭笑道:“這我知道,您就是雷斯派系的頭目嘛。我還知道,整個聯邦軍隊雖然派系眾多,但比較主要的派系只有三個,也就是我們這一派的雷斯派系,以慕傑特大將為首的傑特派系,和以張軍龍大將為首的軍龍派系。” “如果連這都不知道,那麼你也別在軍隊里混了,給我說說各派系的勢力。”穆恩雷斯看都沒看兒子一眼的說。 “呃……我先說雷斯派系的吧。”唐特雷斯遲疑了一下說道:“雷斯派系,主要勢力范圍在南方,也就是您所駐守的地方。勢力范圍為3個星系,人口6000億,10多萬艘各種類型的戰艦,兵員2億左右。” “傑特派系的勢力范圍主要在西方慕傑特大將的駐地四周,2個星系,人口4000億左右,5萬多艘戰艦,兵員1億左右。而張軍龍大將為首的軍龍派系在北方,是三大派系中勢力最大的一個派系,控制了4個星系,人口9000億,戰艦15萬艘,兵員達到3億。剩下的是其他派系控制位置在東方的2個星系,這兩個星系處在聯邦心髒,人口上萬億,駐軍戰艦有20萬艘,兵員4億,如果這些派系聯合起來的話,聯邦第一派系的稱號就是他們的了。” 說到這,唐特雷斯小心的看了穆恩雷斯一下問道:“老爸,我覺得很奇怪,按理說最大派系應該是控制軍費預算的元帥閣下,可是沒聽說他有哪個特別親密的部屬,就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坎穆奇大將去組建私人派系,他也不去理會。元帥閣下怎麼想的呢?” “你能想到這層也算難能可貴,雖然我和他鬧別扭是朝野皆知的,但是我這邊的軍事預算從來就沒有短缺過。可他也從來沒有向我示好過,真真搞不懂啊。”穆恩雷斯歎道。 “呃,這麼說元帥閣下是個正值的軍人?”唐特雷斯奇怪的問。 “哼哼,正值的軍人?兒子啊,在這個聯邦內,正值的軍人是不能夠升官的,更別說當上軍中最高的位子——元帥。他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也不可能沒有自己的派系,我懷疑他隱藏起來的元帥派系強大到讓我們難以相信的地步。因為這麼多年來他從來就沒有被人抓到什麼把柄,這可是非常不可思議的。而唯一的把柄就是上次總統讓他下令擊毀民航機的事,可我懷疑這個把柄反而會被他利用。” “這麼說來元帥閣下不是個很危險的人嗎?那為何您還要到處和他作對呢?”唐特雷斯感覺到手腕上的通信手表震動起來,一邊看一邊順口問道。 穆恩雷斯把酒一飲而盡笑道:“這你就不懂了,我是在試探他,讓他暴露出他的真面目,為了得到他的位子,怎麼能夠不清楚他的底細呢。可惜一直以來都試探不出什麼。” 穆恩雷斯看到兒子只顧看著手表通信器的屏幕,不由搖搖頭抓起酒瓶替自己倒了杯酒說道:“這些你欺我詐的事,以後你慢慢學著就會了,打開電視看看有什麼新聞。” “哦。”唐特雷斯心不在焉的抓起遙控器按動按鈕,前面的牆壁上顯示出影像來。唐特雷斯放下遙控器,再次看了一下手表顯示的信息說道:“老爸,我出去透透氣。” “哼,又是你那幫家伙找你是不是啊?記住我剛才說的話,不要弄到不能碰的人。”穆恩雷斯當然知道兒子和那些家伙平時的聚會是干什麼活動的。 “不會,不會,他們都知道這些的,絕對不會亂來的。”唐特雷斯聽到老爸同意了,不由心花怒放的說。自己那幫老友都是醒目的人,怎麼可能去碰那些自己得罪不起的女人呢。傳來的信息說是在舞廳認識的幾個學生妹,背後沒有什麼背景,看來今晚是一個快樂的夜晚了。 當唐特雷斯正要離去時,聽到了酒杯摔落地上的聲音,回頭看去,發現父親呆呆的看著牆壁的屏幕。不由好奇的順眼看去,這一看,讓他整個人呆住了。

上篇:第二十九章    下篇:第三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