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唐龍擋在門口,看了一下沈進臂膀上的那個獄警徽章後才冷冷的說道:“我好像只在來到骸可軍區的時候,因為你冒犯我,而處罰過你一次。沒想到你居然這麼記仇,不但特意轉成獄警,還拉了幾個在基地選拔中淘汰的少尉一起來。” 沈進看到唐龍身後地上躺著的一個少尉微微的抬起頭,向自己使了個眼色。他心頭大定,一邊靠近身旁的椅子,一邊大聲喊道:“沒錯!我就是記仇!你這家伙在機場出我的丑,搞得我在新兵面前抬不起頭來!這些兄弟都是因為你這個死變態,在擂台上把他們打得不但喪失了資格還住院兩個星期,如果不是因為獄警的名額不夠,整個45連的少尉都會進來!” 唐龍聽到這話突然跳起,狠狠的踩住那個准備偷偷抓自己腳脖子的少尉的雙手。在那個少尉慘叫時,猛地一踩他的腦袋,讓他和地板來個猛烈的親吻。 而在同一時間沈進已經抄起椅子撲了上來,唐龍側身一閃,揮拳擊中沈進的腰間,讓沈進痛得彎下了腰。 唐龍狠狠的用膝蓋給沈進肚子來了一下,把他擊倒後才氣憤地說道:“他媽的!你們還有理啊,當時要不是他們圍著我來攻擊,我會下手這麼狠嗎?媽的!一定是你那個狗屁靠山沈日這王八下令他們給我好看的。你們這就跟強盜一樣,沒有搶到東西反而怪被搶的人要反抗!他媽的,我不反抗的話,我現在還躺在醫院呢!” 唐龍越說越怒,因為那些少尉的原因讓自己在45連成了孤家寡人,讓大家都以怪異的目光看著自己。好像自己不應該教訓他們,反而應該自己被群毆得躺在病床上才是對的! 唐龍用力的踩了沈進一腳,咬牙切齒的說道:“剛才你們在商量怎麼處置我呀?你以為我沒聽見啊!告訴你,惹到老子的人我不會讓他好過的!”說著飛快的抓起沈進的手,用力的一扭,咔嚓聲伴隨著慘叫聲,響遍了整個醫療室。那個老軍醫不由得被嚇得心驚肉跳,沒想到這個剛才還處于被欺負角色的少尉不但反轉過來,甚至比娜5個少尉更凶殘。 唐龍扭斷沈進的手後,還拿起那把椅子狠狠的敲斷了沈進的腿,接著又用腳把沈進的肋骨踢斷幾根。沈進早在被扭斷手的時候就昏了過去,不然他面對後面的遭遇可能會發出非人的聲音。呆在角落的老軍醫呆呆的看著唐龍把這種刑罰,用在其他四個少尉身上。 唐龍把全部人都打殘後,拍拍手掌,拿起放在治療箱旁自己的軍服穿了起來。他看到那個老軍醫跑前去檢查那5個人的傷勢,不由出聲問道:“他們要治療多久?能不能先幫我治療一下我斷裂的肋骨?” 聽到這話,老軍醫呆了呆,好一會兒才吞吞口水一邊走過來一邊說道:“呃,好的。那個……按照一般的治療,他們起碼要躺上一個月才能夠複原。” 他來到唐龍身邊,不敢看唐龍的樣子,只是檢查完唐龍的身體後就一直搓著手說道:“請你站在這里,接受一下放射性治療,過幾天就會好的。”老軍醫可不敢面對這個可以,毫不猶疑折斷他人手臂,打斷他人腿骨,踢斷他人肋骨的人。 唐龍脫下穿了一半的衣服,來到老軍醫指著的儀器前站好後笑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殘忍啊?” 老軍醫聽了嚇了一跳,忙搖搖頭,假裝在檢查儀器,但看他不停顫抖的身體就知道他想什麼了。唐龍看到老軍醫的動作,歎了一息說道:“相信剛才你也聽到他們准備怎麼處置我,我不讓他們躺上一個月的話,我就每天都要提防他們。而一個月後我早就出去了,到時候我再和他們算總賬!” 聽到這殺氣騰騰的話,老軍醫身子猛地一震,不過他也覺得唐龍說得對,如果不讓他們躺上一個月,說不定唐龍哪天會遭到侮辱。 在治療鐳射光照射完斷裂的肋骨後,唐龍一邊穿衣服一邊問道:“老先生,你這麼大年紀了,看過這樣毆打犯人的事嗎?” 老軍醫點點頭說道:“看過無數次,就是這段時間忙于戰前准備,這里沒有了犯人,才讓我這里清閑安靜了一段時間。” 唐龍不解的問:“這麼說來這些原本是正規軍的家伙,居然在我進來沒幾天就獲得情報調來當獄警,而且打我的時候其他獄警沒有一個出現,這跟濫用權力的猖獗有關吧?難道軍隊也這麼黑暗?” 老軍醫聽到這話笑了一下搖搖頭說道:“和平年代過久了,所有的人都迷上了權力。政府官員用小權力換取大權力,而軍隊則用暴力來獲得權力。總之你把軍隊里的軍官,當成是聯邦政府的那些官員就容易理解,他們會干這些事不出奇。” 唐龍想說什麼的時候,醫療室的門被打開,那個大肚子的少校帶著那兩個上尉和幾個握著電棒的獄警緊張地走了進來。 大肚子少校看到躺在地上的人不由眉頭一跳,他冷喝道:“怎麼回事?唐龍你為什麼會在這里,這些人是你打的吧,來人,把這個襲警的犯人給我抓起來!”後面那幾句詢問話原本應該是疑問句的,但唐龍聽起來卻是肯定句的語氣。 在那些獄警就要撲上前來的時候,唐龍大喝一聲:“慢著!”讓大家都愣住的時候,唐龍才慢理斯條的說道:“少校長官,我為什麼在這里,和這些人為什麼會躺在地上,相信你比我還清楚。你說我襲警我不去辯解,我要說的是,我是由骸可軍區最高長官索斯中將親自下令憲兵逮捕的,而且我還是個未經審判暫時在此處關押的軍官。順便提醒你一下,我是個因違反軍令而立下大功的中尉,而我這個中尉軍銜則是在沒有違反軍令前,由骨龍云集團軍星系總指揮古奧上將親口下令提升的。” 唐龍說這些實情在這個時候,用一種傲然的口氣說出來,讓它帶有了威脅的味道。看著那個少校臉色一時青一時白,胖臉上開始出現汗珠,唐龍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唬住這個監獄長了。 聽到唐龍話,再想到自己接到由司令部親自發出讓自己接收犯人的命令,不由後悔沒搞清楚唐龍的底細就答應幫沈進的忙。少校突然想起要是唐龍他騙自己呢? 可他還沒來得及往下想,又馬上想到如果唐龍說的都是真的呢?受到兩個超級長官關注,立下大功勞的他,絕對有可能連跳幾級,成為比自己高階的軍官。而且就算不是這樣,那兩位長官詢問他的時候,他向他們說上幾句自己的壞話,那自己不是倒大黴了? 那些拿著電棒的獄警,雖然不知道長官怎麼決定,但他們自己也是懂得分析情況的。他們在長官思考的時候,他們自己的決定就早都決定下來了,不見他們都偷偷的把電棒的電源關掉了嗎? 少校很快就明白到不管唐龍說的是不是真的,自己還是不得罪他為妙。有了決定的他,臉上又堆起了笑容,汗水也消失了。他笑眯眯的說道:“很抱歉,唐龍先生,我為剛才的魯莽向您道歉。當然,您也知道,我們這些做下屬的也很難做,您看您是不是回到……”看到長官這個樣子,獄警們立刻聰明的收起了電棒,而站在少校身後的兩個上尉也馬上堆起了笑臉。 唐龍點點頭笑道:“這個自然,我當然是回去我的牢房。麻煩找個兄弟給我帶路如何?” “沒問題。下士,還不快把唐龍先生送回他的寢室!”少校含笑點頭後馬上沖著一個獄警喊道,同時還向唐龍點頭哈腰的說道:“您慢走,等下我就叫人替您整理一下房間。” 躺在柔軟暖和的被子上,看著四周煥然一新的設備,唐龍第一次感受到權力的好處。自己只是在說出兩個高級長官的名字時,故意說得好象和他們有關系似的。這樣就讓少校不但沒有追究打人的問題,而且還讓自己享受的待遇提高了數十級。 唐龍看看漂亮書桌上擺著的,精美食盒內的美味食品,想想不久前吃的那些垃圾食物,不由得感歎了一聲:“權力還真是個好東西啊!” 不過這種好待遇在經過一個月仍沒開庭審訊唐龍後,開始消失了,而煩躁的唐龍也沒有心情去在意這些事。 原本一開始唐龍還整天做著升官的夢,但這麼久都沒人來提自己去軍事法庭審問,也沒有一個人和自己說話聊天,感覺日子比在訓練營還難過的唐龍開始胡思亂想了。 他第一次開始從頭到尾的回想自己當兵來遇到的事情,想到高興的事,他會呵呵的傻笑,想到無聊的事情時,他也會無聊的歎息。現在他想起在上次戰斗中,自己在決定拒絕帝國軍招降的時候,就有了上軍事法庭的准備。 那是因為自己知道投降那身負秘密任務的帝國禁衛軍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滅口。雖然上軍事法庭也很可能被判死刑,但自己怎麼說都是在消滅敵人先頭部隊,支撐了一個小時後才逃走的。 對照那個古奧上將的命令,自己已經完成了抵擋敵軍一個小時的任務,這起碼能夠有回旋之地,不像投降敵軍後的死路一條。所以自己才會在消滅一些敵人後就立刻拚命逃走,現在看來自己的判斷是對的,不然自己一下戰艦就被處死了,哪里還用上軍事法庭呢。 唐龍想到這,不由想起那些投降的士兵,他們的命運也許在自己逃走後就已經決定了。原本滿臉得意之色的唐龍,臉色開始暗了下來。唐龍不由想起要是他們願意聽從自己命令再奇襲一下敵人,完成阻攔任務後又沒有可能跟自己一樣回到這里呢?可惜他們認為自己騙他們,拒絕接受自己的指揮,而且還調轉槍頭追殺自己,把唯一活命的機會拋棄了。 其實自己當初騙他們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這樣的話,非常明白雙方力量對比,同時也隱約感覺到國家拋棄自己的他們,可能在帝國先頭部隊出現的時候,自己這伙人混亂不堪的人就被消滅了。唉,都怪那個上將下達什麼臨陣逃脫者處死的命令,讓士兵們只有三個選擇,那就是要麼戰死,要麼被處死,要麼投降。 要是當時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給他們聽,也許他們會跟著自己走吧?自己不這樣做,反而是用騙的來讓他們實行自己的計劃。這是因為自己怕他們不相信自己,從而誤了戰機呢?還是自己無意中把在《戰爭》游戲里面養成的習慣拿出來的結果呢? 在游戲里,為了獲勝常需要一些游戲者的戰艦擔任犧牲品,可那些游戲者為了自己的分數,一般都不願意去擔任的。自己為了勝利,只好欺騙他們,讓他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戰斗。事後雖然被他們責罵,但道個謙,也就沒事了。可這是現實的戰斗啊,走錯一步就會滅亡,自己就算想道歉,也已經找不到道歉的對象了。 想到這,唐龍突然發覺自己好像很冷血,因為當時看到那些來追殺自己的袍澤死亡,自己居然沒有任何悲傷的感覺。 自己會這樣,不是因為他們投降後馬上聽從新主子的命令追殺自己,雙方已經是敵人,才不會對他們的死亡產生悲傷的感覺。因為自己非常明白那些人的心情,換作自己處在他們的情況下,也會立刻聽從命令進行追殺。因為已經背叛了聯邦的他們,要想活下去只有服從命令,也許會說怎麼忍心對不久前的袍澤下手,可一開始就為了活命而拋棄了軍人的榮譽,那麼這個時候還有什麼袍澤之情可言?大家已經變成了敵人了啊! 可這個理由不足以證明是讓自己不會傷感的理由啊,自己除了冷血外,實在想不出來其他的什麼理由。但為什麼自己心中卻不怎麼認同冷血這個詞呢? 自己雖然不大清楚為什麼所有的士兵都會選擇投降,但自己卻知道要是自己不知道那些是負有秘密任務的禁衛軍,自己也會選擇投降的。自己可不願意如此年輕的時候就死去,因為自己還有好多的願望要去實現呢,相信那些士兵也跟自己一樣有著各種各樣的夢想。 雖然當時自己明確的告訴給他們知道,帝國軍不會接受投降的。但他們剛好接到帝國軍的招降通訊,有過騙人紀錄的自己,當然會讓他們以為自己不願他們投降,再次欺騙了他們。這個時候就算自己怎麼解釋,他們都不會相信的。唉,都是自己一開始沒有說實話的錯誤決定啊。 唐龍突然想起自己會在面對成千上萬的人死在面前,而毫無傷痛感覺的原因了,那就是因為自己根本看不到血肉模糊悲慘異常的景象,沒有了那份震撼感。當時自己看到那些戰艦爆炸,就跟看到游戲中那些戰艦被擊爆的情景一樣,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產生殺人的負罪感。 這也許就是玩真實游戲的後遺症,讓人分辨不出何者為游戲何者為真實。雖然自己還能夠分辨出自己是處在現實中,但潛意識里還是把那些場面當成了游戲。 想到這,唐龍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冷血的,但還是悲傷的搖了搖頭。因為如果自己再不擺脫真實游戲的後遺症,自己這一生都將會把一切當成游戲里的場面,從而變成漠視他人生命,真正的冷血人。唐龍第一次真正了解到機器教官提醒自己不要沉迷于真實游戲的原因了。 心情開始低落的唐龍卷縮在床角,靜靜的看著雪白的床單,他突然想起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那就是現在他明白到,就算晉升一級官銜,都是在犧牲了無數的人命後才換得的。 雖然這犧牲的是敵人的生命,但同時也有自己人的生命啊。而且難道敵人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嗎? 自己當個中尉就死了數十萬的敵我雙方的士兵,以此來推算,那麼要成為元帥的話,不是要死掉……。 唐龍為想象不出的數字而顫抖,因為他明白自己渴望成為元帥,只是覺得元帥是軍隊的最高長官,才會把當上元帥當成自己的目標。這麼說來,就好像自己把元帥這個位置,當成了在游戲中通關的證明。 嗚,又是游戲。在自己希望能夠把人生當成游戲來玩時,就因此而氣走了一直幫助著自己的電腦姐姐。現在又發覺到自己一直以來的理想,居然也被自己當成了一場游戲啊。 唐龍痛苦的抱著腦袋呻吟著,因為他突然明白到自己追求元帥這個位置,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為了這個目標自己犧牲了十多萬的袍澤,數十萬的帝國士兵,甚至差點把聽從自己命令的伙伴也犧牲了。現在更是連累伙伴蹲進牢房,讓他們在無奈痛苦中等待著莫名未知的明天。 “也許,我想成為一個軍人的想法是錯誤的,特別是想成為一個肩負所有軍人命運的元帥的這個想法,更是錯得離譜,因為我連1個人的命運都負擔不起啊。”唐龍眼紅紅的自語道。 無意中抬頭望到外面已經變得漆黑的景色,唐龍不由低喃了一聲:“好想回家,好想陪電腦姐姐無拘無束的逛街哦。”隨著這話,眼角帶著淚珠的唐龍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 熟睡中的唐龍突然被一盆冰冷的水澆醒,打著寒顫和噴盆冰冷的水澆醒,打著寒顫和噴嚏的唐龍大喊道:“是誰那麼缺德啊!”唐龍剛喊出這話,立刻想起一個月前發生的事,慌忙跳起擺出個戒備的姿勢。 站在門口的不是唐龍心目中的人,而是以前時常來巴結自己的兩個獄警。看到他們現在面無表情的樣子,唐龍不由一愣,但他也馬上知道事情不妙了。 唐龍抹了把臉上的水珠,皺皺眉頭說道:“兩位兄弟,怎麼和我開這樣的玩笑呢?”唐龍在這一個月的胡思亂想中,知道自己不能夠跟以前一樣再一開口就罵人了。而且現在唐龍不想當軍人,所以准備好好熬到審訊結束,自己就去申請退役。為了這一刻,只好忍氣吞聲了。 那兩個獄警冷哼一聲,打開早就沒通電源的柵欄,用警棍敲敲鐵欄冷聲說道:“出來,你這個騙子!” “噢,好的……耶?騙子?什麼騙子?”原本順從走出來的唐龍,聽到後面那句話不由愣住了。 “哼,你自己知道。不要多說,快走!”一個獄警打開警棍的電源,拿著閃著火花的警棍在唐龍面前示威了一下說。 “呃,要我去哪?”看到獄警臉色不善,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也不去多問,免得自己遭了無妄之災。被關了一個月,同時又被自己的胡思亂想占據了大量思維的唐龍,心靈開始變得軟弱起來。 “給你換房間!”在唐龍出來後,替他戴上手銬的獄警說出這話就不再吭聲,一前一後的押著唐龍走過一排排空曠的牢房。 唐龍暗自奇怪,為什麼要更換房間?怎麼這次不用乘坐那個監獄運輸器呢?原本以為獄警看自己的房間太漂亮了要給自己換一間普通的,但卻發現隨著步伐的走動,已經離開了這座十層高的樓房,到達了地下。 那兩個獄警一直不吭聲,帶著唐龍通過昏暗的走廊進入一個房間,進去後唐龍才發現這居然是架電梯。獄警按動了一個按鈕,電梯開始緩慢的下降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電梯門打開,入眼的是一條空氣汙濁的水泥通道。 一踏出電梯,唐龍就感覺溫度變冷了,剛才濕掉的衣服,讓他不由自主地跟前面那個獄警一樣的縮了縮脖子。唐龍打量一下這通道,發現牆壁上居然出現了青苔,而那邊上的感應燈好像電量不足似的一閃一閃,顯得陰森怪異。跟著獄警七拐八轉越走越遠。唐龍看到情況有點不對勁,不由開始暗暗戒備著。 前面帶路的獄警終于在一扇密封的鐵門前停了下來,後面那個獄警推了唐龍一下,讓唐龍站在鐵門前,兩個獄警把唐龍夾在中間。右邊那個獄警按了門邊的按鈕,發現沒用後,低聲罵道:“媽的,幾百年的東西,才隔幾年不用就壞了。” 他一邊罵一邊用警棍敲了敲按鈕上方布滿青苔的地方,好像找到了什麼似的,把那些青苔弄掉後,露出了一扇生鏽的鐵板。他用警棍狠狠地敲擊幾下,讓生鏽的鐵塊出現裂縫,然後用手把那塊鐵板扳開,露出里面的一根手柄似的東西。 這個獄警用力的把那手柄壓下,靜悄悄的四周馬上傳來咔吱咔吱的聲音,唐龍發現那扇鐵門隨著這聲音開始慢慢的裂開。 鐵門張開後,一股更為陰冷的寒風夾著濕氣吹襲而來,讓全身濕透的唐龍不由自主地打個寒顫。鐵門里面黑漆麻烏的沒有一點亮光,什麼也看不到。 這時唐龍被一個獄警用警棍抵著,另外一個獄警則解開唐龍的手銬。唐龍一邊活動著手腕,一邊看著前面那陰森森的景色問道:“這里是……” 唐龍還沒有說完,就突然感覺到腰間被狠狠地電擊了一下,讓他慘叫一聲的癱在地上。一個獄警用腳讓唐龍滾進鐵門里面,同時說道:“這里就是你的新牢房。” 全身麻痹的唐龍吃力的爬起來,狠狠地瞪著那個獄警。獄警看到唐龍的眼神,身子不可控制的抖動了一下,他避開唐龍的眼神說道:“不要怪我,這是監獄長的命令。”頓了頓他繼續說道:“這里是骸可星開發時期的地下礦道,雖然里面四通八達,但是除了這個出口就沒有其他出路,所以這里也可以說是關押重刑犯的巨大囚室。放心,你那個項圈會讓我們在想放你出來的時候找到你,當然這是軍事法庭記得你的前提下。”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兩個東西扔到唐龍身旁說道:“那是食用菌和淡水制造器,雖然是小型的,但也可滿足你每日的需要了。” 在這個獄警還要說什麼的時候,邊上的那個獄警已經不耐煩地說道:“好了,和這個騙子說什麼,快走吧,再呆多一陣我就要感冒了。” 那個獄警聽到這話,只能無奈的點點頭說道:“關門吧。”在門關上的一瞬間,唐龍只聽到他說了句:“希望下次和你相見是在外面。”就陷入寂靜黑暗的世界里。 麻痹已經消失的唐龍,起來坐在地上,一邊摸索著那兩個以後維生的機器,一邊嘀咕道:“唉,為什麼會突然把我關到這里來呢?還有他們為什麼老說我是騙子?我記得沒有騙過他們呀,像我告訴他們我消滅了帝國兩千艘戰艦之類的話,我都沒有誇大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唐龍把摸到的兩個機器塞入口袋,這兩個東西丟掉了,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可是非常難找回來的啊。唐龍發現過了這麼久自己還是看不到任何東西,知道這里沒有任何的光亮,看來自己只能當睜眼瞎了。唐龍搖搖頭開始慢慢摸索查探四周的地形,他可不願意老是呆著門邊,既然他們說能找到自己,那就不用擔心自己迷路了。 陷入黑暗陌生的環境中,讓唐龍那由教官刻在腦海中在逆境中生存的意識,開始活動起來。他摸到地下有一條長長的金屬類的東西,想起電影中看到的,就知道這是用來傳送礦物的懸浮電軌。 唐龍按著電軌,看著漆黑的四周不由笑道:“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呆在這樣一個環境中,肯定驚慌失措的大喊大叫,說不定馬上瘋了呢。不過經過變態教官訓練的我,這樣的環境不就跟在自家的庭院散步一樣輕松嗎?” 唐龍開始想起那五個一模一樣的機器教官,好一會兒他才歎息道:“唉,當初離開23團的時候,還囂張的說和他們再次見面的時候一定要他們先向自己敬禮。現在好不容易當上了中尉,可自己卻沒有了以前熱衷追求升官的念頭。唉,申請退役前去見教官們一面吧,不然可找不到能去23團這個訓練營的民用飛船呢。不知道教官知道他們辛苦教導的士兵居然想退役後,會是怎樣的表情呢?也許電子眼會紅得壞掉吧?嗬嗬,到時自己不當軍人,去當探險家也不錯,免得浪費了自己這身本事。” 在唐龍准備開始這在暗無天日的地下開始冒險的時候,那兩個獄警已經回到監獄長室。埋在寬大椅子里的監獄長看了那兩人一眼問道:“把他關進去了?” “是的。”獄警點點頭。 “那是個很恐怖的家伙,居然讓沈進這個喜歡記仇的人在還躺在病床上時,就通過關系調離了這個星球。”監獄長望著天花板悠悠的說道。 “呃,那您還……”給唐龍兩個機器的獄警不由覺得奇怪,既然監獄長都覺得那個唐龍這麼恐怖,為什麼還敢把他關進那里呢?難道不怕他被審訊後前來報仇嗎?或者監獄長知道唐龍不可能被放出來? “如果不是上頭的命令,我也不想得罪那個家伙。”監獄長柔柔太陽穴後松了口氣繼續說道:“其實也不用擔心什麼,反正他是沒有可能被審訊的。” “是索斯中將的命令嗎?”另外一個獄警有點興奮的問道。 監獄長搖搖頭:“不是,是比骨云龍星系集團軍指揮官還高一級的人下的命令。”說到這,他看著兩個獄警嚴肅的說道:“好了,把和那個唐龍有關的事都忘了,記住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不然我也保不住你們。” 看到監獄長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寒光,兩個獄警不由打個寒顫,忙點點頭。當氣氛很沉悶的時候,房間內一直開著的立體電視突然傳來播報員那甜美的聲音:“大家請看,站在戰艦下向我們招手的就是我們的戰斗英雄,消滅了2000艘帝國軍艦的唐特雷斯少尉!哦,對不起,是唐特雷斯中尉才對!” 監獄長看到屏幕上顯示的人,不由用輕輕的冷哼一聲,按動遙控器轉台了。

上篇:第二十七章    下篇:第二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