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唐龍所在的戰艦接受戰艦群的指揮,慢慢的開前去,排在戰艦群的後面。此時唐龍他們看到屏幕上顯示的影象,都發起呆來。良久唐龍才感歎一聲說道:“這就是聞名以久的死亡地帶啊。”眾人聽到這話沒有吭聲,只是靜靜的望著偶爾看到的一些戰艦殘骸,以及遠處那一條如銀河般的星系。 遠處那個銀河名為克斯拉星系,是銀鷹帝國連接萬羅聯邦的最前線。而聯邦骨龍云星系和克斯拉這個星系之間近20光年的空虛地帶,就是所謂的死亡地帶。這個名字是在以前聯邦和銀鷹帝國的戰爭中獲得的,在這個地帶中,長久以來兩國共沉沒了近百萬艘各種等級的戰艦,在此變成宇宙塵埃的人類,更達到了數百億的驚人數字。當然,這個數字和兩國加起來近十萬億的人口來說,也不是特別的驚人。 由于戰艦還沒有到齊,所以唐龍他們只好無聊的呆在戰艦內發呆。不知道過了多久,原本呆在戰艦群邊緣的唐龍也被趕來的戰艦包裹起來,成為戰艦群的中央部分。這個時候屏幕b的一聲,訓練官麗娜莎的頭像現了出來,所有的人都忙站起來立正行禮。而唐龍更是把耳朵豎了起來,因為麗娜莎的出現代表所有戰艦到齊了。 麗娜莎只是隨手回了一禮,她現在根本不可能知道戰艦上的士兵有沒有回禮,這個通訊只是單方面發布的,不能看到這一萬艘戰艦上乘員的樣子。沒辦法,基地屏幕不可能顯示出一萬個屏幕圖像。就算能顯示出來,看的人也會覺得跟沒有一樣,圖像太小了。 她那有點冰冷的聲音從喇叭傳來:“現在我們第一次的實戰訓練就是在這所謂的死亡地帶進行。相信大家也知道,這個地帶到處都是戰艦的殘骸,甚至還有一些由于戰艦爆炸,所形成密度非常濃厚,至今沒有消失的能量團。所以你們在進行訓練的時候,要注意躲避這些飄浮在宇宙中的物體。那麼,每1000艘為一個組合,分成10組進行混合對戰,每組第一艘的艦長為該組的指揮官。” 麗娜莎說到這的時候,屏幕上浮現了十組長長的號碼,唐龍忙喊道:“快!看看我是不是指揮官!” 副官吉娜看都沒看屏幕就說道:“長官,我們的編號是512,屬于第一組,您是不可能成為小組指揮官的。” 而聯絡官陳怡接口說道:“1號戰艦指揮官發來信息,讓我們移動到s23x12z34y45處,進行小組彙合。” “什麼?!基地命令才下,那個家伙就這麼快發來命令了?他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自己當定小組指揮官了?”唐龍吃驚的喊道。 而駕駛員瑪麗根本沒等唐龍的命令,徑自輸入位置,啟動戰艦開始靠攏。她會這麼直接,那是因為基地已經命令1號艦為小組旗艦,按照慣例命令的執行是以旗艦發出的為優先。當然也是因為她知道唐龍雖然很狂妄,但還是會遵守命令的緣故。 現在瑪麗正准備聽著唐龍用有氣無力的語氣說出出發的命令,瑪麗已經掌握到唐龍只要一失望的話,就會立刻變得有氣無力了。果然唐龍有氣無力的揮揮手,癱在椅子上,嘴巴張了張,好像就要說出那兩個字。 但是瑪麗失望了,因為唐龍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猛地跳起來,驚慌的大喊道:“防護罩啟動!雷達全功率掃描!戰艦急速下沉!” 大家一愣,但是仍條件反射執行了唐龍的命令,戰艦急速下沉,保護罩啟動,這一動作搞得四周開始移動的戰艦上的人有點奇怪的看了看唐龍這艘戰艦。而呆在唐龍下面的戰艦,則慌忙躲閃,當然是一邊罵著娘一邊進行躲閃。 唐龍在喊出上面那些命令後,立刻沖陳怡大喊道:“接通所有頻道,告訴他們敵人來襲!”陳怡剛按動了幾個按鈕,聽到最後一句話,不由停下動作抬起頭吃驚的看著唐龍。 艦內的眾人聽到這話也全都停下了動作,不可思議的看著唐龍。劉思浩看到唐龍嚴肅的臉孔,不由遲疑了一下才開口向雷達員埃爾華問道:“埃爾華,發現了什麼?” 緊緊盯著雷達的埃爾華狐疑的搖搖頭說道:“什麼都沒有,附近1千萬光里內,沒有任何敵人的影子。”以光的速度行走一秒為一光里,宇宙戰的時候,這是測量距離的基本單位。 而陳怡則不滿的說道:“長官,偽報軍情是要上軍事法庭的。”在埃爾華說出沒有敵情的時候,瑪麗也停止了控制戰艦下沉,大家都看著唐龍,等他解釋。 唐龍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而是對著埃爾華喊道:“笨蛋!用光能雷達系統!”接著又沖陳怡大叫道:“快!通知他們開啟防護罩!這是命令!” 聽到唐龍焦急的語氣,埃爾華雖然愣了一下,但還是馬上把金屬熱能探測雷達系統,轉換為光能探測雷達系統。而陳怡則沒有馬上執行唐龍的命令,她還要等埃爾華看能不能有什麼發現呢。她和唐龍心靈隔了很遠的接觸了幾個月,而且其間還產生了隔膜。現在那層隔膜才消失了幾天,內心還不怎麼信任唐龍,不會無條件執行唐龍的命令。 正在看著埃爾華的眾人突然發現埃爾華臉色變成死灰色,並且失聲大喊道:“冷能鐳射光!”大家在吃驚之余也同時發現屏幕上,從克斯拉星系射來的甯P光芒,突然變得越來越亮,船上的警報系統開始嗚嗚的叫起來。那不是甯P發出來的光亮,而是鐳射光啊! 大家都知道,冷能鐳射光,屬于核能炮的一種。顧名思義,是一種不會發出熱量的奇特能量,被這種鐳射擊中的物體會無聲無息的分解成粒塊。除了用光能雷達能探測到外,金屬熱能雷達根本沒用。 唐龍才剛喊了一句:“防禦!”戰艦的屏幕就被白色的光芒占滿了。接著船身發出連續不斷的猛烈震動,戰艦裝備的電腦系統,立刻用那沒有感情的聲音說道:“防護罩能量下降為90%、80%、70%、60%……”隨著船身猛烈的震動,這個數字越來越少,當戰艦停止震動的時候,防護罩的能量已經只有20%了。 這一幕雖然才幾秒鍾就過去了,但大家卻感覺維持了數十年似的。大家驚魂未定的爬起來後,慌忙開始檢測戰艦的損毀情況。而悔恨萬分的陳怡這才開始聯絡其他戰艦。不過大家在忙碌之余都偷偷的打量站在指揮階上的唐龍,他們想不明白為什麼唐龍能夠預先知道呢。 唐龍輕輕的按了按耳朵,他的耳朵里塞了個微型耳塞,這是星零為了能夠隨時直接和他說話強迫他戴上的,因為那個全息頭盔不能整天帶著啊。剛才就是星零通知他敵人發射冷鐳射光了,雖然星零可以直接在屏幕上顯示出來,但她可不想被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畢竟這些戰艦上的電腦系統不可能厲害到能夠發現,在數十分鍾前從數千萬光里外提前發射的鐳射光。對她來講,只要唐龍活下來就夠了,其他人的生死自己才懶得去管呢。 當然星零是知道只要開啟了防護罩,這些穿越數千光里,已經開始消弱的鐳射光是不可能擊破自走炮艦的防護罩。因此才在開啟防護罩後,就很輕松的欣賞著唐龍的表情變化。 “報告長官,主炮、副炮、魚雷發射口的系統全無損傷,處于完好狀態。”維修員斯爾加檢查完數據,欣喜的喊道。他沒想到戰艦在承受這麼猛烈的打擊後,武器系統居然完好無損呢。 “報告長官,防護罩功率下降到20%,能量轉換器損壞,不能利用主能量支持。”維修員蘭文特面色難看的說。聽到這話,原本也滿臉歡喜之色的眾人,臉色也立刻都不好看了。防護罩100%的時候,這種自走炮艦能夠承受c級驅逐艦的一發主炮射擊而不毀,可現在這20%的防護罩恐怕連a級巡邏艇的一次齊射都承受不起。 唐龍沒有在意這些,揮手說道:“試著維修轉換器,陳怡立刻通知基地,我方遭到敵襲,並告知方位。瑪麗准備讓戰艦跳離本區域,埃爾華掌控雷達查出敵人位置,劉思浩立刻檢算敵方軍艦數量,吉娜清算我方損毀情況!其他人員戒備!”通過電腦記錄剛才的能量束的數量,對照敵方的戰艦數據,可以很輕易的算出敵方戰艦數量的,這是士兵們必備的知識。 “是,長官!”蘭文特和斯爾加立刻從座位跳起來,鑽入那扇維修通道,開始嘗試修好能量轉換器。其他各人也馬上執行唐龍的命令,現在他們對唐龍的命令沒有任何一絲懷疑了。雖然他們還是不明白唐龍為什麼能預知這些事的發生,當然也知道現在不是詢問的時候,只能暫時悶在心里。 唐龍按了一下貼在喉結處的一塊跟膚色般的紙貼,利用喉結震動悄聲說道:“大姐,怎麼敵人會使用冷鐳射光,他們一早就知道我們在這里集合嗎?”一般冷鐳射炮只有巡洋艦以上的戰艦才能裝備,當然不會裝備多少門,因為冷鐳射光的能量消耗很大,裝備了這種核能炮的戰艦,身上的配備專屬能量只能齊射兩次。要是全都是這種大炮,射完後就等于解除武裝了。 星零的聲音傳入唐龍耳內,當然除了唐龍誰也聽不見:“敵人的目標不是你們,他們用冷鐳射光是為了消除那些漂浮在宇宙中的戰艦殘骸,也就是說他們在掃除通道。” 唐龍一震,這個死亡地帶的那些戰艦殘骸可以有效的阻攔戰艦群的行動速度,因為根本不能進行跳躍。如果跳躍出現的地方有戰艦殘骸的話,這艘進行跳躍的戰艦將會和那艘殘骸融合在一起,也就是變成一艘形狀奇特的戰艦,百分之百會爆炸。雖然戰艦的功能,能夠直接跳過這個只有20光年的死亡地帶,但那要連接死亡地帶的聯邦邊境沒有防禦線才行。不然被防禦線阻擋下,這些從帝國跳過來的戰艦將全部出現在死亡地帶和那些戰艦殘骸融合。 這也就是說敵人准備悄然無聲的開辟通道,然後快速攻擊,因為只有這個方法才能馬上出現在聯邦邊界的防禦線上。兩國邊界的防禦線都設置在死亡地帶的外圍,如果把死亡地帶包括進防禦線的話,自己的戰艦很有可能直接跳躍進入死亡地帶,這樣就會產生無謂的犧牲。 唐龍立刻向埃爾華命令道:“對敵人鐳射發出的方向進行立體掃描,我要那里的圖像!”埃爾華遵命行事的時候,吉娜有點苦澀的說道:“報告長官,我方剩存戰艦只有……只有1000多艘。”聽到這話,大家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呆呆的看著原本密密麻麻擠滿戰艦,而現在已經空蕩蕩了四周。就那麼幾秒鍾,上萬艘戰艦就剩下1000多艘了。 此時從宇宙遠處來看,可以看到唐龍他們這些自走炮艦所在的戰艦群,中間出現了一個大洞,可以說剩存下來的只有在剛才已經開始移動,身處大洞外圍的戰艦,而處在大洞范圍內的只有唐龍這一艘戰艦存在,其他的全都變成了宇宙塵埃。 由于防禦罩很會消耗能源,除了激戰時開啟外,平時都是關閉的,所以這些毫無防備的戰艦才會消失得這麼徹底。正在聯絡基地的陳怡看到這些,不由把嘴唇咬出了血,她在埋怨自己,如果自己毫不遲疑的執行唐龍的命令,就算沒有多少人理會,但也總有幾艘戰艦會開啟防護罩從而逃過一劫啊。 已經計算完對方數量的劉思浩看到陳怡的樣子,來到她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給了個鼓勵的眼神,看到陳怡會意的點點頭後,才向唐龍彙報道:“長官,通過計算,這次的鐳射光是由1萬艘巡洋艦或者是3千艘戰列艦兩次齊射的結果。” “1萬艘巡洋艦!3千艘戰列艦!”唐龍大吃一驚,雖然早就知道敵人一定是動用了龐大的戰艦群才能制造出這麼龐大的鐳射光束,但沒想到居然是這麼恐怖的戰艦群。據自己所了解的資料,敵方這樣的兵力可以和骨龍云星系的全部軍事力量相比,難道敵人准備全面進攻了? 此時陳怡喊道:“長官,基地要求通話。”說著屏幕上麗娜莎的模樣就出現了,此時她再也不是冰冷的樣子,而是一幅難掩震驚神色的樣子。 麗娜莎面對唐龍的敬禮甚至連回禮都忘了,她急切的說道:“唐龍,我們遭到敵襲了嗎?我方損失怎樣?敵方數量有多少?”由于是唐龍第一個聯絡麗娜莎的,麗娜莎雖然接到其他戰艦的聯絡請求,但還是先和唐龍對話。 唐龍沉重的點點頭說道:“是的,我們在集合點遭到敵方提前發射的冷鐳射光,損失了九成的戰艦,通過光束檢算,只有1萬艘的巡洋艦或者是3千艘的戰列艦才能發射如此厲害的鐳射光。敵人不可能單單就帶這兩種戰艦,按照常規,起碼是兩個加強艦隊群。” 麗娜莎聽到這些恐怖的數字,立刻變色的喊道:“你們趕快撤離……”不過她這話才剛說出來,屏幕上強制性的分成兩半,一邊依然是麗娜莎的影像,新出來的一邊則是一個神情冷漠威嚴的中年軍人。 這個中年軍人肩上掛著三顆閃亮的金星,唐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個上將啪的行了個禮,冷聲說道:“我是骨龍云星系集團軍指揮官,古奧上將。你們傳來的消息我們集團軍指揮部已經接到了,集團軍也開始調集。不過集團軍主力艦隊趕到死亡地帶需要4個小時,就是骸可艦隊也需要1個小時才能到達。我以骨龍云集團軍星系總指揮的身份命令——晉升自走炮艦所有官兵的軍銜一級。希望諸位英勇的戰士,全力阻攔敵方艦隊到達防禦線,為我軍爭取必要的時間。只要支撐一個小時,骸可星艦隊就能趕到!” “一定是其他戰艦的聯絡官通知了軍區,而軍區又通知了集團軍指揮部。這個上將是竊聽了你和中校的對話,不然他才不可能消息這麼靈通選好時機准確的切進來。”星零向唐龍嘀咕道,唐龍現在當然只聽不搭話。 所有的人聽到這話全都呆了,除了知道敵方底細的唐龍等人外,其他剩存戰艦的官兵們都高聲歡呼起來,因為他們升官了。 “請等等上將閣下,1000艘自走炮艦根本不能抵擋如此龐大的艦隊啊!而且他們還在訓練期間,根本毫無戰斗經驗,請讓他們撤退!”麗娜莎滿臉激動地對這個上將喊道。 此時唐龍耳中傳來星零的話語:“那個上將和中校的聯絡,除了我們這艘戰艦能夠看到外,其他的戰艦只能看到上將一個人的影像。啊,上將把他和中校對其他戰艦傳播聲音的功能關閉了,看來等下他們說的話不想其他人聽見。” 唐龍看到上將的手動了一下,接著就只看到他嘴巴動了起來,可卻沒有發出聲音。他忙抖動喉嚨說道:“大姐,能不能單單讓我們這艘戰艦聽到上將和中校說的話?”唐龍知道一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但好奇心又非常的想知道,所以才會這麼說。他會這麼干是認為如果有什麼事,自己的部下也能和自己一起承擔。 “呵呵,當然可以,我也蠻好奇的。”隨著星零的聲音落下,唐龍戰艦的喇叭傳出了上將和中校的對話。 上將冷漠的對麗娜莎說道:“中校,你的訓練任務已經完成了,現在自走炮艦的指揮權被我接收。” 麗娜莎露出吃驚的神色說道:“不可能,不是還有十幾天的時間嗎?” 上將繼續冷漠的說道:“這是元帥閣下剛剛簽發的命令,中校你的任務已經完成,根據約定,你將返回集團軍的戰斗機大隊擔任指揮官,請你快點啟程,因為戰爭就要來臨了。” 麗娜莎一幅不敢相信的模樣,她有點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道:“這不可能的,他怎麼可能在第一時間下達這樣的命令!” 上將聽到這話眉頭跳了一下,他不滿的說道:“這是由于我第一時間向元帥閣下申請的緣故,所以元帥閣下才能第一時間下達正確的命令。好了,服從命令吧,相信你是一個標准的軍人。”他說完這話的時候,肩膀又動了一下,在星零的解說下,唐龍知道上將恢複了他和各戰艦的聲音傳遞。 上將眼睛露出了讓人心寒的光芒,他沉聲說道:“諸位,這是一場關乎我國興亡的戰斗,希望你們發揮萬羅聯邦軍人的高尚風格,把敵人給我牢牢的攔截住。只要支撐到援兵的到來,榮耀與地位就都是屬于你們的。不過……” 上將說到這故意停頓一下,眼中的寒光更亮了,聲音也變得冰冷起來:“要是有人敢臨陣逃脫,不管是誰都可以馬上擊斃這個退縮者,如果有人袒護這樣懦弱的軍人,軍事法庭將會對袒護者進行嚴厲的處罰!好了,希望你們奮勇作戰,勝利的榮耀與你們同在!”說完他的影像就消失了。 此時麗娜莎則露出痛苦的神色望著唐龍他們,良久,麗娜莎才說了句:“對不起,請多保重。”也跟著關掉了通訊。 麗娜莎呆呆的看著漆黑的屏幕,而奇娜則擔憂的看著她不敢吭聲,她們知道自走炮艦的官兵們只有全軍覆沒的下場了。自己這段時間的辛苦,只是把數十萬的官兵送上沒有勝算的戰場嗎?為什麼要出現這樣事?明知道自走炮艦根本不能夠攔截敵人的攻勢,就是連一分鍾都阻攔不了,為什麼軍部還要下達這樣的命令? 她們此時有太多的疑問,像為什麼戰艦的集合點會遭到敵人提前發射的鐳射光攻擊?是走漏了集合點的消息嗎?不可能啊,這個集合點只是臨時隨意挑選的。難道真的是單純偶然的意外?不管怎麼樣,麗娜莎心中那個人原本崇高的形象,在自己擔任自走艦炮的這段日子來開始慢慢的出現裂痕,而在獲知那道命令的現在則完全崩潰了。 良久,麗娜莎才用帶著顫抖的聲音說道:“走吧,回到我們自己的戰場去吧。”奇娜非常明白長官現在的心情,只能苦澀的點點頭。 眾人呆呆的看著空蕩蕩的屏幕,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唐龍搔搔腦袋嘀咕道:“怎麼聽到那個上將說的話,就好像電視里面演的,那些帝國將軍用來鼓勵士兵去送死時說的話呢?” 此時,清醒過來的各人都滿懷心事的開始做著自己的事,他們都知道依靠1000艘自走炮艦去攔截有萬艘巡洋艦以上等級戰艦的兩個加強艦隊,簡直等于一個赤手空拳的嬰兒和兩個全副武裝的大漢打架。結果是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此時瑪麗帶來一個讓大家臉色死灰的消息:“長官,跳躍系統被摧毀,本艦只能使用普通航行功能。”這句話是說,就算甘冒軍事法庭的處罰而逃跑,也只能慢慢的飛離這個地區,而不能直接跳離。就算用光速飛行也需要好幾十個小時才能回到聯邦境內啊。 而從維修通道灰頭灰臉出來的蘭文特他們,更是雪上加霜的說道:“長官,能量轉換器完全損壞,以現在的零件根本不能維修。”大家原本就開始涼的心變得更加冰冷了,這表明這艘戰艦只有以20%功率的防護罩來面對兩個加強艦隊,簡單來講只要被擊中一炮大家都得變成宇宙塵埃。 此時遙遠的萬羅聯邦首都,星零基地的那個會議室內,正在進行著聯邦的軍政首腦會議。由于這里算是全聯邦最安全的地方,所以高官們都很喜歡在這里開會。 在座的都是軍政兩方的高級官員,這里的氣氛很沉重,大家都看著自己面前的星系圖。在聯邦和帝國的交接處,聯邦這邊是幾粒藍色的光點,而帝國那邊雖然是像玻璃珠大小的紅色光點,但和那藍色的光點比起來,卻是非常的巨大。看到這些,文官們都不由自主地掏出手帕擦了下並沒有汗的額頭。 端坐首座的聯邦總統納姆哈,陰沉著臉孔向奧姆斯特問道:“骨龍云星系的軍隊調集得怎麼樣?” 奧姆斯特按動了一下面前桌上的一個按鈕,然後對著在星系圖上,在那藍色光點附近分得很散,但可以看出正慢慢集合的黃色光點說道:“需要4個小時才能趕到邊界,不過駐守在防禦線的骸可軍區的艦隊一個小時內就可以到達了。” 納姆哈皺著眉頭指著那幾個藍點說道:“就憑這一千艘自走炮艦能夠攔住帝國軍隊一個小時嗎?”他現在恨不得把帝國軍給啃了,就要進行總統大選了,居然找這個時候來開戰。而且這場戰斗不管最後結果如何,看現在的情況,注定要被敵人攻入邊界。就算到時候能把敵人消滅,但被敵人入侵的事實卻成為自己執政期的汙點,這對准備競選連任的自己來說是大大的不利啊。 奧姆斯特搖搖頭說道:“這就像叫幾只螞蟻攔住兩只大老鼠的前進步伐,就算加上在防禦線上戒備的骸可艦隊,也根本不可能攔住他們。畢竟那是兩支加強艦隊,所以我們的戰斗部署是在骸可星附近。”說著又按了幾下按鈕,星圖上出現那些黃色亮點的最終集合點,可以看到原本在藍點附近代表骸可星艦隊的一個黃色亮點往後移動,停止後將和藍點隔了好長一段距離。 “嗯,那些自走炮艦是用來迷惑敵人,讓敵人以為援軍就快到達,因為沒有人會用這麼弱小的兵力去攔截大軍的。而就這樣的想法,讓他們在消滅自走炮艦後肯定會緩慢的集隊前進,從而為我們拖延一點時間。”納姆哈也不是笨蛋,很快了解到為什麼要讓自走炮艦去攔截敵方的兩支龐大艦隊。 但是他還是很擔心的問道:“參加決戰的艦隊就這麼點夠嗎?”他現在知道不能制止敵人進入聯邦領土,那麼只好祈求能在最前線的軍事基地骸可星攔住敵人。這個星球沒有什麼市民,而且等下就下令讓軍隊馬上把極少數的市民遷移內地,這樣到時自己就能依靠沒有市民傷亡這點資本來拉選票了。 奧姆斯特點點頭說道:“已經向各星系發出命令,讓聯邦各集團軍的所有航母、戰列艦、巡洋艦等凡是屬于高等級的戰艦全部前往骸可星球,而這個需要兩天的時間。只要骨龍云星系的軍隊能夠在骸可星支持兩天,勝利一定是屬于我們的。到時還能夠挾勝大舉反攻,甚至有可能占領克斯拉星系。和我們集結全聯邦的強勁戰斗力比起來,克斯拉星系的10萬艘戰艦,根本不夠看。” 聽到奧姆斯特說出這樣輕浮的話,陳昱眉毛跳了下,他的眼神露出了狐疑的光芒,但是很快就消失了,裝出專心致志的表情聽著奧姆斯特的話。 奧姆斯特說完又按了下按鈕,這時星圖上聯邦的領地內出現了無數個黃點,這些黃點聚集到骸可星,變成了頭顱般大的黃點。這個大黃點慢慢的開始前進,那好像玻璃珠大的兩個紅點立刻被黃點吞噬,然後這黃點移動到克斯拉星系停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納姆哈的眼睛開始發亮,他感覺到自己的寶座更加穩固了。他和顏的向奧姆斯特笑道:“辛苦元帥閣下了,希望元帥閣下為聯邦再立巨功。”奧姆斯特忙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的。不過奧姆斯特心中卻暗自冷笑,他知道被眾人抓住屠殺平民把柄的自己,是這些官員心目中既沒有危險又非常有用的工具。 放下這方面心的納姆哈,開始把心神轉移到其他方面。他看著文官那邊的國安部部長——陳昱,冷聲說道:“陳部長,你們的情報部是干什麼吃的,居然連敵人開始進攻了也不知道!要不是剛好自走炮艦在那里訓練,敵人兵臨城下我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呢!而且如果沒有自走炮艦那些光榮犧牲的戰士們用生命換來的情報,我們也不可能知道敵人的詳細戰艦數目,更不可能立刻制定出反擊計劃。對于這些,你有什麼解釋啊?” 陳昱忙站起來,一邊掏手帕擦汗,一邊低著頭表現得很恐慌的說道:“請總統閣下恕罪,其實下官不久前就向各位報告了帝國在克斯拉新駐紮了兩支艦隊,當時情報員報告帝國首都有點異常,經過分析,判斷是皇子們在爭權。所以下官和軍部的各位都認為他們是為了防止我國乘機入侵,才加強了邊境兵力。于是我們為了預防萬一也讓骸可星戒備,不過在這幾個月來敵人絲毫沒有動靜,我方也就出現了松懈,下官為自己的麻痹大意向總統閣下請罪。” 納姆哈看到陳昱可憐巴巴的樣子,覺得很舒服,他點點頭說道:“這次就算了,記住以後不要有一絲任何的松懈,而對于帝國的情報要加強收集。” 陳昱忙巴結道:“是,下官一定聽從總統閣下的教誨,決不松懈,並努力收集帝國的情報。”滿意點著頭的納姆哈,根本沒有看到低著頭的陳昱在嘴角露出的一絲笑容。

上篇:第二十一章    下篇:第二十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