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前距320,下距134,目標瞄准完畢。”主炮手闊斯特向站在指揮位置的唐龍喊道。而另外一個主炮手蘭斯則馬上接口喊道:“主炮能量補充完畢!” 唐龍看到屏幕上的那個瞄准光圈已經對准了一個黑色的影子,不由把高舉起的手猛地揮下,同時喊道:“發射!” 闊斯特立刻跟著喊道:“主炮發射!”同時按動了一個按鈕。在這一瞬間,船身一陣晃動,接著一道巨大的光芒出現在屏幕上,准確無誤的擊中目標。那個黑色的影子立刻變成一個光球,炸裂開了。而蘭斯則馬上按動一個按鈕,並說道:“炮身冷卻倒數,10、9、……”數到零的時候,又馬上喊道:“主炮能量補充開始。” 此時雷達員埃爾華立刻捂著耳機高聲喊道:“敵戰機接近,數目10!”唐龍一聽馬上把手一揮命令道:“各副炮自由射擊,魚雷准備!” 擔任副炮手的李力軍、張開華、斯基、嚴君四人二話不說,馬上一按頭盔按鈕,讓自己進入虛擬可視射擊系統,戰艦外面的四門副炮也在同一時間開始上下左右的移動起來瞄准敵人。接著屏幕上出現了10架小型太空戰機,隨著他們激光炮的亮起,四門副炮也開始射擊。 擔任副官的吉娜在船身晃動幾下後,看了下電腦顯示的數據後沖唐龍喊道:“保護罩功率降到90%!”唐龍看了一下屏幕上顯示的敵戰機出現的位置數據,立刻向魚雷手命令道:“指向性炸裂魚雷一枚准備,目標前距12。副官,保護罩功率全開!” 魚雷手陳思浩聽到這話,遲疑了一下,但還是一邊飛快的按動按鈕一邊喊道:“了解!指向性炸裂魚雷一枚,目標前距12。魚雷設定完畢!”而吉娜也在此時喊道:“保護罩恢複100%功率!” 唐龍先喊道:“所有人員鞏固位置!”然後抓住扶手後才把手一揮:“魚雷發射!”隨著唐龍的命令,一枚導彈形狀的東西立刻出現在屏幕上,它才飛行了一會兒,就馬上自行炸裂開來,瞬時間,屏幕上出現一片耀眼的火海。 此時船身猛烈的晃動個不停,大家因為聽從唐龍命令鞏固了身子,所以只是隨著船身晃動,並沒有被拋出自己的崗位。當船身停穩的時候,吉娜檢測電腦後立刻喊道:“保護罩降到30%,補充能量需30分鍾!” 而埃爾華則大喊道:“敵機全數殲滅!”聽到這話,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回頭看了唐龍一眼,唐龍繃著冷酷的臉孔,沒有理會他們,徑自命令道:“副官,報告所有武器能量基數!” 吉娜神色一震,馬上低下頭飛快的按動電腦,接著抬起頭說道:“指向性炸裂魚雷一枚,跟蹤中子魚雷兩枚。副炮能量基數5,主能源基數30!” 唐龍望著屏幕上顯示的數據,沉思了一下,立刻命令道:“主炮能源停止補充。”主炮手蘭斯聽到這話一愣,但還是立刻按動按鈕回應道:“了解,主炮能量40%立刻停止能量補充。” 唐龍點點頭向吉娜命令道:“所有主能量用于補充防護罩。” 吉娜一呆,但還是馬上執行,接著她略為驚訝的回複道:“保護罩恢複正常需時10分鍾。” 這時雷達員埃爾華恐慌的喊道:“前距456、上距834處,發現敵巡洋艦一艘,戰列艦一艘!” 唐龍聽到這話想也不想,把手一揮命令道:“撤退!” 所有的人都是一愣:“撤退?!”他們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唐龍已經按動了指揮台上的一個按鈕,一瞬間,屏幕上的宇宙場景消失了,換上了基地內部的場景。見到這場景,大家都舒口氣,取下了頭盔。 唐龍看著屏幕上顯示出四周停泊在地上的自走炮艦,不由嘀咕一聲:“無聊。”然後向副官吉娜揮揮手說道:“檢討戰役的任務就交給你了。”說完不等她回答就從登陸口離開了戰艦 船上的14人呆呆的看著唐龍離去,好一會兒才開始檢討自己在這場戰役的表現。吉娜在看了電腦顯示的數據後,驚訝的喊道:“這次單獨戰訓練我們又是第一!”聽到這話,大家都放開手中的活,而陳思浩則向吉娜笑道:“把數據放到主屏幕讓大家看看。” “是長官。”吉娜按動一下按鈕,原本看得見外面的屏幕立刻刷屏,然後出現了一排排的數據。李力軍吹了一下口哨說道:“哇,沒想到這麼多次的單獨訓練我們居然穩占首位,你們看,我們在單獨訓練中根本沒有被擊毀過一次啊。” 陳思浩笑道:“呵呵,那是因為長官一見不對勁就撤退離開戰斗的原因啊。” 當聯絡官的陳怡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陳思浩看到陳怡的臉色,不由向她笑道:“看到強大的敵人就逃跑,看到弱小的敵人就去厮殺,是不是認為這樣做很沒種啊?呵呵,其實欺軟怕硬是戰爭的基本原則,除非遇到只能死戰的狀態,不然是不會去和比自己強的敵人硬拼的。” 陳怡雖然了解這個原因,但是她還是不服的嘀咕道:“如果是真實戰場上,我們被包圍後,長官肯定會向敵人投降的。” 陳思浩聽到這話,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但他卻在心中想到:“在這個時代,為了保全性命而投降也不為一件好事,起碼擁有生命才能繼續自己的夢想啊。” 此時吉娜出聲說道:“你們覺不覺得最近這段時間來,唐龍長官變得很奇怪啊?” 李力軍忙接嘴說道:“對呀,確實變得很奇怪,他最近都沒有跳那奇特的舞蹈了,整個人也變得不苟言笑。” 吉娜搖搖頭:“我不是說這個,而是他最近一結束訓練就不知所蹤,整個人都神神秘秘的。”陳怡聽到這插嘴說道:“哼!你們現在才發覺他不對勁嗎?告訴你們,他現在和34連隊的人好得火熱呢。” 聽到這話,所有的人都是一愣,而李力軍則立刻火氣沖天的喊道:“什麼?!他居然和34連隊好得火熱?!難道他不知道他們汙辱過我們嗎?我去找他說清楚!”說這就要離開戰艦。 陳思浩立刻拉住他說道:“不要那麼沖動。” “不沖動?長官不但沒有為自己的部下出頭,反而和欺負自己部下的人好得火熱,這口氣能咽得下嗎?”李力軍滿臉猙獰的喊道。 陳思浩笑道:“就是因為這樣,長官才和他們好得火熱,相信我,用不了多久就知道結果的了,長官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陳怡有點不解的向陳思浩問道:“怎麼你那麼看得起那個長官?我們這些人甚至可以說是在你的勸導下才成為唐龍長官的部下啊,這段時間來我根本不覺得這個長官有什麼值得我們跟隨的,要不是不能退出,我早就走了。” 陳思浩看到許多人在聽到這話後都點點頭,不由臉色一正的說道:“你們也許看不慣唐龍長官吊兒郎當,狂妄自大的樣子,但現在他已經不在我們面前表露出這些,這說明他已經注意到我們對他有些不滿了。”聽到這話,大家想著唐龍最近的表現,不由自主地點點頭。 陳思浩看到陳怡想說什麼,伸手制止她搶先說道:“這個方面不去說,你們也許認為長官沒有什麼能力,但是你們發現沒有,長官幾乎沒有怎麼學習,就能操控自如的指揮我們進行戰斗。像剛才他下令在前距12的范圍內使用炸裂彈,大家都明白在這麼近的距離爆炸的話,戰艦本身是會受到很大傷害的。當時數目10的戰斗機,可以讓我們的副炮反應不過來,就算擊落他們,我們受到的損害也比遭受炸裂彈的沖擊大,甚至還有可能被擊沉。而這可以使得圍繞在戰艦四周的戰機全滅的方法,不知道戰機的防護罩根本承受不起這樣的破壞,沒有久經戰役和非常熟悉敵我雙方數據的人,是不可能在一瞬間就做出這樣決定的。” 埃爾華插嘴說道:“我也覺得很奇怪,長官他能夠在獲得情報的一瞬間做出反應,通常都是我才報出敵人方位數目等級,話音才落下,長官就能夠做出相對有利的決定。一個剛當上指揮官的人根本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反射處理能力啊。” 陳怡呆了呆,但還是不服的說道:“可是他在聯合行動的訓練中,根本沒有什麼出色的表現啊。”吉娜是站在陳怡這邊的,她忙按動幾個按鈕後才說道:“對呀,你們看,在聯合行動的訓練中,我們根本沒有獲得過什麼成績,唐龍長官根本不懂得配合!” 陳思浩看著屏幕的數據笑了笑:“不是長官不懂得配合,難道你們忘記了嗎?聯合行動訓練的時候,很多次都是被友艦莫名其妙的動作拖累了我們,而且我們在這麼多次的聯合行動中有被擊落過一次嗎?” 李力軍看到吉娜低下頭,忙出聲喊道:“這個當然沒有,不過友艦不懂配合,難道長官不能夠勸導他們嗎?” 陳思浩歎了口氣:“大家都是同級的指揮官,你想他們願意聽從長官的指揮嗎?我想我們這些全部是少尉擔任指揮官的戰艦,要是真的出現在戰場上,肯定會被敵人擊潰。不過聽說,到時候都是回到各營隊接受營長指揮的,到時候相信不會這麼混亂吧。” 李力軍撇撇嘴:“一個營才幾十艘這樣的自走炮艦,分散開來又有什麼攻擊效果,像我們這種只有主炮厲害的戰艦應當集合使用才能發揮效力的啊,真不知道上頭是怎麼想的。” 陳思浩搖搖頭說道:“這就不是我們這些小兵能夠理解的了,反正我們只要好好的聽從命令,然後活下來就行了。” 陳怡遲疑了一下向李力軍說道:“你說了這麼多的意思是說長官與眾不同?他能夠讓我們在真實的戰場上活下來?” 陳思浩點點頭笑道:“也許吧,你們應該發覺到長官具有非常高超的指揮技術,而且也非常能夠辨別敵我情況,如果被包圍了,長官要投降的話,我可是站在他那邊的哦。” 陳怡聽到這話,只好撇撇嘴嘀咕道:“投降也說得像理所當然是的,難怪政府整天高呼要培養愛國意識。” 正抱著一大堆香檳烤鴨等物品走著路的唐龍,突然打個噴嚏,他皺皺鼻子嘀咕道:“一定是我那幫部下在說我的壞話,嗚,哪有長官為了顧及部下心情而強自壓迫自己的,我好想跳舞好想大聲罵人哦。”說到這唐龍哭喪著臉的搖搖頭。 “但是為了我可愛的部下,我一定要在他們面前表現出威嚴的神態。嘿嘿,他們在知道事情經過後一定會對我充滿敬仰之情的。”唐龍想到這突然嘿嘿的笑了起來。 此時突然有人攔住唐龍,一個熱情的聲音在唐龍耳邊響起:“哇,唐龍老大,怎麼又這麼破費啊。”唐龍一聽這話,馬上露出和善友好的笑臉,因為他知道這個人是誰。他對這個攔住自己的少尉笑道:“太好了,快,幫我拿些東西。”說著就把手中的物品塞入那個少尉懷里。 那個少尉忙樂呵呵的接過,並回頭喊道:“快來呀,唐龍老大又給我們加餐了!”隨著他的話語,十幾個士兵忙笑嘻嘻的跑過來向唐龍打招呼。 此時唐龍所在的地方正是基地34連隊所屬的某艘戰艦的第21通道,第124卡口。唐龍一邊和這些大漢們笑嘻嘻的打著招呼,一邊走向這艘戰艦所屬的休息室。 那些士兵們接過自己長官遞過來的物品,馬上在休息室內擺了開來。那個少尉看到數瓶香檳,還有數只香噴噴的烤鴨火腿,不由吞吞口水向唐龍說道:“唐龍老大,你真有辦法,居然能夠搞到這些東西。我們這幫家伙能夠好好潤潤腸胃都多得老大你呢。” 唐龍拍拍少尉的肩膀笑道:“自己兄弟,客氣什麼。來,不用多說,開宴會啦!”早就等待著的士兵們立刻歡呼起來,開始撕咬著那些美味的食品。 那個少尉端著一杯酒向唐龍說道:“老大,這酒越來越夠味啦。我為我的部下調戲過你的女部下,向你道歉。”唐龍用酒杯和他的酒杯碰了一下,笑道:“一家人說什麼呢,這事打個哈哈就算啦。” 那少尉忙點點頭說道:“呵呵,當時我們還怕老大你氣勢洶洶的找上門來呢,當時我可怕得要死哦。”說著做了個擔憂害怕的神情。 “哈哈,你這家伙啊,我會為這些小事大動肝火嗎?罰你干掉一瓶!”唐龍大笑的拍拍少尉的背部。 那少尉忙賠笑道:“是是,該罰該罰!”說著就拿起一瓶猛灌了起來。 唐龍大笑的對那些寶貝般慢慢喝著酒的士兵們喊道:“兄弟們,放心大膽的喝,我帶了大把的美酒,不用擔心不夠喝!”說著從門外拖進了好幾箱酒,那些老兵痞子,立刻歡呼的一把搶過來一人一瓶的喝起來。笑得眯著眼睛的他們,根本沒有發現唐龍此刻眼中露出的戲虐的光芒。 此時,陳思浩等人正在自己部隊所屬的休息室里吃著軍隊的定制快餐。李力軍用叉子卷起一卷干澀的炒面,狠狠的往嘴里塞去,然後一邊嚼著一邊嘀咕著罵道:“媽的,我們乖乖的吃著這些味如嚼蠟的垃圾,那幫家伙則天天大魚大肉,哼!”他說到這正要再次消滅眼前的食物時,突然發現自己餐盤里多了一只烤得香噴噴的雞腿和一大塊的火腿。 他愣愣的抬起頭,發現唐龍滿臉正色的端著一大盆的美味食物,給自己這些人分配著。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動作,全都靜靜的看著唐龍。李力軍雖然口水吞個不停,但是他跟大家一樣都沒有動餐盤中多出來的食物。 當唐龍在每個人的餐盤中都放入一只雞腿和一塊火腿後,才來到這些天一直空著每人坐的餐桌首位坐下來。 陳怡第一個忍不住地指著餐盤中的食物諷刺道:“怎麼,長官大人,是不是34連的人吃膩不要了,你才施舍給我們的吧?” 唐龍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大家,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嗚嗚的巡邏車的聲音。李力軍第一個跑了出去觀看,不過除了他,其他人都沒有動身,全都不吭聲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他們現在心情很不舒爽,正等著唐龍解釋,所以沒有那個心情。 不一會兒,李力軍神色古怪的跑進來嚷道:“34連的人喝醉酒,和其他連隊干了起來,現在被憲兵抓走了!聽說他們要關上幾天禁閉。” 陳怡不可思議的站起來說道:“喝醉酒?在軍營里能夠弄到烈酒嗎?平時特別供給的都是純度低如飲料一樣的香檳啊。” 陳思浩看著開始撕咬著雞腿的唐龍笑道:“看來要是長官進入政界的話,一定如魚得水啊。”眾人聽到這莫名其妙的話先是一愣,接著馬上緊緊地盯著唐龍。 唐龍咬了一口雞肉對他們眨眨眼睛笑道:“怎麼不吃呢?這可是慶祝的一餐啊。”陳怡看到唐龍的樣子,心頭一跳,突然覺得這個長官的笑容很邪惡。她已經了解到唐龍是用這個方法來替自己這些部下出氣,不過能夠為了這個目的,特意花費了大量的金錢和時間去交結對方,還真是陰險啊。只是不知道他從哪里找到接通管理物資人員的關系網呢? 陳怡知道,當兵的人平時要想改變伙食,那就得花錢巴結管理後勤的人員,不然是不可能吃到美味的食品和喝到酒的。而這個長官居然能搞到物資管理員都沒有的高濃度酒,看來他的關系網出奇的寬啊。可是為什麼有這樣關系網的人還是一個小小的少尉呢? 此時晃晃空酒瓶的上校老頭子,覺得不夠過癮的打開自己的秘密收藏室,准備拿瓶收藏品過過癮頭。可一打開他的臉色立刻變得青綠了,因為原本還放著近百瓶烈酒的收藏室居然空空如也! 老頭跳腳大罵道:“他媽的!哪個混蛋把我的酒偷光啦?到底是誰干的?連30道密碼警戒防線都攔不住?!” 在老頭獲悉34連隊喝醉酒的事後,立刻跑去查看,雖然知道不是他們把自己的酒偷了,但看到那些空空的,原本屬于自己的酒瓶和滿屋濃烈的酒味,仍心疼得對34連的人破口大罵。 第二天,唐龍才剛准備進行今天的戰斗訓練的時候,老頭子已經先一步等著他了。唐龍看到老頭子,沒有露出什麼神色,表情平淡地命令陳思浩他們上船自行訓練,接著就走到老頭子面前行了一禮,然後就靜靜地看著老頭。 老頭拿起瓶子喝了一口,但很快吐了出來,他拿著瓶子對唐龍晃了晃,惡狠狠的說道:“小子,你夠狠,居然讓我喝這些跟飲料一樣地香檳!” 唐龍沒說什麼只是笑了一下,從軍服里掏出一瓶巴掌大的酒瓶遞了過去。老頭原本混濁的眼睛在看到那瓶酒的標簽時,立刻散發出光芒,一把奪過來,扭開瓶蓋,湊前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氣。良久才滿足的歎了口氣說道:“香、純,不愧是保存了百年的希姆酒啊。”老頭說到這,突然盯著唐龍說道:“這里早都禁止外出,你是怎麼搞進來的?而且這種酒市面上一瓶就值上兩萬元,你一個小小少尉沒那麼多錢吧?” 唐龍露出和善的笑容說道:“這是下官給您賠禮道歉的,這種酒應該比您收藏的酒好得多吧?” 老頭用古怪的眼神看著唐龍,無意識的舉起酒瓶小品了一口,這一喝,讓他立刻眯上眼睛露出了舒服的神色。好一會兒,老頭才睜開眼睛向唐龍笑道:“不錯,我所有的收藏品都比不上這瓶酒。”說完哼著小調走了。 原本還滿臉正色的唐龍突然露出沮喪的表情,對著老頭的背影嘀咕道:“你倒好,用不值幾個錢的劣質酒換了一瓶2萬塊的美酒。嗚嗚,我為了我的部下一下子就把卡里的錢花光了到底值不值得啊。”唐龍屈著手指算道:“四千塊收買後勤長官,兩萬塊買了瓶酒,嗚嗚,我變成窮光蛋了!”唐龍垂頭喪氣的一邊嘟嘟一邊朝戰艦走去:“唉,少尉的薪金什麼時候才發下來啊。”搞得那些後勤人員呆呆的看著這個古怪的少尉。 唐龍登上戰艦後,立刻變得神色冷然,面無表情的來到指揮台坐下。陳思浩他們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露出狐疑的神色,但還是乖巧的沒有詢問長官那個老頭來干什麼,而是靜靜的等著唐龍下令。 唐龍隨意的說了句:“開始吧。”就戴上了頭盔。聽到命令的眾人馬上開始忙乎起來,沒有人去注意唐龍在干什麼了。 “大姐,你怎麼查到那老頭特別喜歡希姆酒的?”唐龍用很低的聲音和出現在頭盔里的星零說著話。雖然星零早就告訴他不用擔心其他人聽見他說的話,但是唐龍就是怕部下聽到自己自言自語以為自己瘋了,所以每次都很小聲的說。 星零笑道:“因為他是希姆星球的人啊,所以特別喜歡希姆酒。” 唐龍不解的問:“那為什麼要故意偷光他的酒後,又買到好酒送他賠禮呢?沒有證據他也奈我不何啊。” 星零晃晃手指說道:“你好笨哦,他可是聯邦後勤管理能力最厲害的一個人耶。現在留下深刻印象給他,以後對你有幫助啊。” “後勤管理能力最厲害有什麼用,能厲害過電腦嗎?現在只要一個命令就可以讓負責後勤的電腦如實地工作啊。”唐龍撇撇嘴說。 星零搖搖頭說道:“你呀,沒有怎麼求過人所以不懂。電腦是死的,只會按照命令進行後勤服務,可是需要這些服務的是人啊,當然會有各種電腦沒有顧及的問題存在。再說,有些物資的調配,需要管理員的批准,這也需要人去套交情啊,不然你以為電腦發出一個請求,擔任管理的人員就會如實撥給所需物品嗎?” “耶?難道不是這樣的嗎?那為何說是自動化管理呢?”唐龍非常不解的說。 “真是的,連這都不懂?人類願意服從電腦的管理嗎?就是我……”星零慌忙轉口說:“就是聯邦中央電腦那麼厲害的了,也只是負責提供各種數據,具體的決策還是由人決定的。” 唐龍恍然大悟的點點頭,轉移話題說道:“大姐,這次我的表現怎麼樣,那幫家伙關禁閉去了。” 星零古怪的看著唐龍好一會兒才說道:“真沒想到你這看起來毫無頭腦的家伙,居然會一邊笑臉迎人的稱兄道弟,一邊在背後捅刀子。真是夠陰險的。” 唐龍樂呵呵的笑道:“嘿嘿,我的教官曾教導我,讓敵人對自己失去防范,才能更好的打擊敵人。嘻嘻,對這個我可是有過血的教訓哦。告訴你啊,教官為了讓我記住這些,專門用各種卑劣的手段來謀害我呢。”唐龍開始滔滔不絕的訴說著在訓練基地的事。 星零望著唐龍得意洋洋誇誇其談的樣子,不由帶著微笑靜靜的聽著。雖然唐龍在23團訓練基地的事她都一清二楚,但不知道怎麼搞的,自己還是覺得從唐龍口中說出來比較有味道。 聯邦首都特倫星,聯邦總統府,一個臉上無須,顯得有點肥胖的中年人,也就是聯邦總統——納姆哈,正笑眯眯的坐在一把寬大的椅子上,看著眼前一個挺著一個快要把西服撐破的大肚腩,樣子顯得有點豬頭的中年人。 這個肥胖的中年人滿臉諂媚的說道:“總統閣下,這次我是代表本公司來感謝閣下讓本公司壟斷了制造自走炮艦的權利。”說著從西裝內袋掏出一把汽車鑰匙,雙手捧著小心的放在桌上,並輕聲說道:“這是5噸。” 納姆哈掙開一只眼睛,瞥了一下桌上的鑰匙,手沒有動,依然是托著下巴。他笑著說道:“那自走炮艦,元帥大人本來是不同意開發這種武器的。而我原本也不是怎麼喜歡插手軍部的事,不過軍部有人向我提出這種自走炮艦是一種價廉物美的東西,我為了聯邦軍力能夠大幅度提升,也就利用總統權限讓元帥大人撥出制造的費用。這可讓我和元帥大人的關系出現了裂痕啊。” 肥胖的中年人掏出手帕抹了把冷汗,他接著又掏出一把鑰匙,恭敬的遞了過去,再次輕聲說道:“這里面也是5噸。” 納姆哈的笑容更濃了,他的手放下來按在兩把鑰匙上,對肥胖的中年人笑道:“聽說自走炮艦軍部定做了1萬艘,不知道一艘成本多少錢呢?” 肥胖中年人看到納姆哈眼中的寒光,不由心頭一震,他忙巴結的說:“也就是……也就是1億左右。” 納姆哈故作驚訝的說:“我聽說軍部是以2億聯邦幣購買一艘的呀,哎呀,這麼看來閣下掙得蠻多的嘛。”說到這,納姆哈把手收回,沒有拿那鑰匙,而是雙手抱在胸前,靜靜的看著那個肥胖的中年人。 那肥胖中年人忙鞠躬說道:“對不起閣下,我一時大意忘了還有三把鑰匙放在家里沒有帶來,等下我就去為您取來。” 納姆哈聽到這終于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起身來到肥胖中年人身旁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呵呵,聽說軍部准備再購買10萬艘自走炮艦裝備軍隊哦。” 肥胖中年人一聽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點頭哈腰的說道:“謝謝總統閣下栽培。” 納姆哈點點頭回去按動了桌上的一個按鈕,門立刻打開,一個帶著黑色鏡框眼鏡,樣貌普通身穿貼身黑色西裝,白色襯衣,黑色領帶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納姆哈指了下桌上的兩把鑰匙,對那個年輕人說道:“張秘書,大老板說借我五架運輸車讓我運運東西,這是其中兩架的鑰匙,剩下的三把鑰匙,大老板留在家中,你跟他去一趟取回來吧。” 那年輕人先上前取過鑰匙,接著向納姆哈鞠了一躬,然後向那個肥胖的中年人一擺手說道:“請,先生。” 肥胖中年人忙點點頭笑著說道:“不敢當,張秘書真是年輕有為,您請。”說著就和那個年輕人走出了房間。 納姆哈掏出一根香煙點著吸了口,自言自語的說道:“25噸,2500億嗎?才剛好夠競選的廣告費呢。”聯邦最大面額的紙幣是一萬元,據說一張一萬元紙幣重一克,一噸就等于100億了。由于平民都是用銀行卡消費的,一萬元紙幣沒什麼人擁有使用,所以紙幣的作用除了用來和外國貿易,就是用來進行行賄。這些行賄因為是現金交易沒有通過銀行,監察部門根本查不到線索,所以是各級官員的摯愛,同時為了不被人竊聽也用重量來代表金錢數目了。 納姆哈再吸了口煙,看著嫋嫋上升的煙霧,自語道:“還有兩個月就是總統大選了,我這個位子還沒坐熱呢,怎麼也得坐多幾年才行啊。”

上篇:第十九章    下篇:第二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