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兩個長官靜靜的看著少尉們爭先恐後登上運輸機,好一會兒,所有運輸機都起飛後,奇娜才小心的向麗娜莎問道:“長官,這自走炮艦真的有用嗎?” 麗娜莎望著遠去的運輸機,歎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這是軍部決定的。”說這,麗娜莎回轉過身子,朝基地內部走去,奇娜忙緊緊地跟在後面。 回到指揮室內,麗娜莎接過奇娜泡的咖啡,喝了一口,說道:“軍部那幫家伙認為開發100艘s級戰艦的費用太巨大了,同時也沒有這麼多的高級指揮官,于是他們就想出這種自走炮艦。”麗娜莎嘴角露出一絲嘲笑的笑容繼續說道:“他們說這自走炮擁有s級戰艦主炮的威力,而且制造1萬艘的價格才跟制造2艘s級戰艦一樣,簡直是價廉物美。哼!還說什麼一萬艘自走炮艦的威力等于200艘s級戰艦的火力,什麼只需要少尉就能擔任指揮官,什麼到時候全部聯邦軍的少尉要都裝備這種戰艦,聯邦軍的武力就可傲視宇宙了。” 奇娜從麗娜莎的語氣中猜出了什麼,吃驚的望著麗娜莎。麗娜莎看到奇娜的樣子,點了點頭說道:“如你想的一樣,這次是這自走炮艦第一次使用,簡單來說,我們這次擔任的任務就是測試這戰艦的能力。” “是不是即將爆發戰爭?”奇娜壓住跳動的心情問道。 “嗯,據情報顯示,邊境銀鷹帝國的兩個神秘艦隊已經在那駐紮了一兩個星期了,加上原本就有的駐軍,銀鷹帝國在邊境的力量達到了12萬。雖然他們現在還沒有越界的舉動,但又誰知道明天會怎麼樣呢?”麗娜莎說完,不理會發呆的奇娜,專心去品味咖啡的香濃味道了。 唐龍跟其他少尉一樣,登上來接送的運輸機後,就把那電腦卡片打開了細看。這種電腦卡片跟書一樣,不用借助其他什麼工具就能看里面的內容。唐龍看完後根本不知道里面說些什麼,除了知道最低限度要有導航員、雷達通訊員才能把船開起來外,其他那些數據講些什麼就不了解了。不過唐龍不在意這些,反正把長官說的那11個人找齊就行了。所以唐龍興奮不已的等待著運輸艦快點降落下來,好讓自己在連隊里挑人。 沒一會兒工夫,運輸艦就悄然無聲的降落在唐龍的所在營地。第一個沖下來的唐龍立刻朝自己的45連連長辦公室撲去。 “報告!”聲音剛落下,唐龍不等里面的人回應就撞了進來。進來後,唐龍立刻一愣,因為連長辦公室內,除了沈日太尉外,還有三個少尉,這三個人唐龍見過,就是被自己打得變豬頭的那幾個人嘛。 那三個少尉看到唐龍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一下,腳也不可控制的移動了一下。 沈日太尉看到唐龍,眼中閃了一下莫名的寒光,但他很快爽朗的笑道:“唐龍少尉,聽說你在訓練基地很活躍啊。”看到唐龍張口想說什麼,沈日笑著揮揮手不讓唐龍說話,徑自說道:“不用說了,我知道你是想來要戰艦人員的。雖然身為長官的我很想幫助你們,畢竟你們都是屬于我這個連隊的嘛,這次連隊能有四個指揮戰艦的少尉,我非常的高興。但是……你也知道啦,你們四個人都來向我要人,我偏袒哪一個都不好,還是這樣吧,連隊里的人,任你們挑,只要被挑的人願意跟你去,那就行了。” 可能唐龍沒進來之前,這些人就商量好了,那三個少尉在沈日說出這話的時候,立刻行禮口呼遵命就轉身離去了。呆呆的唐龍看到他們在從自己身旁走過的時候,從鼻腔里發出哼哼的冷笑聲,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直覺讓他覺得自己中了圈套。 沈日向唐龍揮揮手說道:“好了,唐龍少尉,快去挑人吧,免得好人選都被挑走了反而怨我不公平呐。記住一定要他們自願加入的才行啊,不然我可不會放人的。” “是,長官!”唐龍啪的行了一禮轉身出去了。 漫步在走廊的唐龍,摸著下巴嘀咕道:“我又不知道他們誰是導航員誰是通訊員,這要我怎麼去找呢?”突然唐龍眼前一亮,因為他看到了掛著內務室牌子的辦公室。 唐龍立刻如旋風般的沖進內務室,還沒看清里面有誰就大聲嚷嚷道:“快!把連隊的個人資料給我!” “長官好!”聽到這個有點熟悉的聲音,正伸著手向被嚇傻了的一個女兵討資料的唐龍,扭轉身子,看到自己身旁站著一個身子很文弱,樣子很斯文的下士,目不斜視的這個下士正向自己敬禮呢。 唐龍收回手狐疑搔著腦袋的時候,這個內務室內那些原本被唐龍嚇著的士兵,也忙站起來向唐龍敬禮。 “我想起來啦,你是劉思浩下士!”唐龍一拍腦袋,指著劉思浩大喊道,喊完後發現整個辦公室的人都還敬著禮,忙哦的一聲回了個禮,說道:“大家好。” 唐龍這個時候才發現這個內務室除了劉思浩一個男兵外,其他四個都是一等兵軍銜的女兵。這些女兵都長得還蠻漂亮的,雖然容貌比不上那兩個長官,但起碼比她們多了份青春的氣息。 唐龍帶著古怪的笑容用手肘碰碰劉思浩的手笑道:“嘿嘿,你小子豔福不淺哦。”劉思浩聽到這話,又是一陣頭疼,這個上司好像忘了原本應該是誰呆在這里的,他才剛張開嘴巴,唐龍就扳住他肩膀悄聲說道:“你在這里就太好了,我要連隊的個人資料,幫我弄來,我有急用啊。” 劉思浩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看到唐龍那緊緊盯著自己的眼神,只好歎了口氣,抬頭向正前方一個黑色短發、瓜子臉、眉清目秀的女兵說道:“一等兵陳怡,請你把那份資料拿給長官。” 那個叫陳怡的女兵呆了一下後才忙應是,拿起桌上的一張電腦卡片,雙手捧著遞給唐龍。 唐龍道謝接過後,笑嘻嘻的向劉思浩說道:“呵呵,這麼早就准備好啦,真不愧是我的兄弟。” 我什麼時候成為你的兄弟了?劉思浩苦笑的搖搖頭說道:“長官,這是連長一早讓我們准備好的,不過連長只讓我們准備了三份,在你來拿之前,就被連長拿走了。這份還是我覺得奇怪複制下來的。” 唐龍一聽立刻跳起來罵娘:“王八蛋!居然敢跟我來陰的!啊……不行,他們早就去挑人了!”說完不理會呆呆看著自己的人,立刻飛一般的沖出了辦公室。 “下士長官,他就是我們的直屬上司?就是現在在連隊中傳得最凶的變態長官?”那個叫陳怡的女兵和另外三個女兵圍著劉思浩發問。 劉思浩無奈的點點頭,忽然他發現地面上有一張電腦卡片,撿起來一看,立刻苦笑的搖搖頭自語道:“唉,這個長官,居然連這樣的軍艦資料片都丟在這。”他剛想仔細看看里面的內容時,那些女兵又圍了上來嘰嘰喳喳的詢問有關唐龍的事。 “下士長官,那個少尉長官也是跟你一樣大吧?為什麼他是少尉,而你是下士呢?”“都說少尉長官是個變態,但我卻看不出來呀,你能告訴我他變態在什麼地方嗎?” 被問得頭都痛死了的劉思浩,只好板著臉冷聲說道:“現在是辦公時間,希望各位回到自己的崗位上。”這才讓女兵們離開自己,雖然她們心中一定很不滿,但好過讓自己回答那些問題啊。 總算沒人打擾的劉思浩,按動卡片上的播放按鈕,才看了一會兒,劉思浩就跳了起來,盯著卡片不可思議的自語道:“怎麼會這樣?這種東西有什麼用啊!”那些女兵雖然很好奇劉思浩在看什麼,但剛才的氣還沒消去,也就忍著不詢問了。 良久,劉思浩才抬起頭望著辦公室的門歎道:“原來長官要名單是為了挑人,呵呵,看來這個長官一定會空手而回的了。”說完,把那卡片裝入口袋里,交待了一下那些女兵,就帶著一絲笑容走出了門。只留下哪些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內務女兵在那發呆。 “喂,兄弟,加入我的戰艦吧,福利好升官快,美眉又多,不用猶豫啦,快加入吧。”唐龍抓住一個榜上有名的上士,笑嘻嘻的說道。 那上士才剛看了一下唐龍手中的紙張,一看到開頭寫著:“本人自願加入由唐龍長官擔任指揮官的戰艦”這幾個字時,立刻像被鬼嚇到一樣,猛地掙脫唐龍的手,大叫一聲,連滾帶爬的一溜煙跑了。 “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才剛開了個口,他們都像見到鬼一樣的逃了,有些甚至口吐白沫的昏倒,難道我長得真的這麼嚇人?”唐龍不解的搔著腦袋。 這時一個帶著嘲笑味道的聲音在唐龍後面響起:“喲,這不是我們英勇無敵的少尉老大嗎?怎麼還沒有找到一個船員啊?是不是沒有人願意成為你的部下啊?” 唐龍扭轉頭,發現自己身後站著那三個少尉,他們身後都跟著十來個士兵。唐龍立刻恢複冰冷的臉孔,冷冷的看著他們說道:“是不是你們搞的鬼?” 原本帶著笑容的少尉們,看到唐龍那冰冷的眼神,心頭猛地一跳。一個少尉有點結巴地說道:“不關我們的事……”他還沒說完就被同伴拉了一下:“跟他解釋什麼,不用怕他,在營地里打架是要關禁閉的。反正兩天後他沒有找到人手,給了戰艦他,他也開不了。”說著,這些少尉哈哈大笑的帶著手下繞過唐龍離開了。 他們一走,唐龍那冰冷的臉孔立刻不見了,轉而換上了副沮喪失落的表情,只見他低著頭靜靜的來到牆角坐下。遠處偷看這唐龍的劉思浩,歎了口氣,正想上前的時候,突然看到唐龍猛地跳起來兩眼放光的喊道:“我還有內務部的部下啊!哈哈,找不到人就把他們全部拉上!”然後就轉身跑了。 劉思浩露出一絲苦笑,搖搖頭,也轉身走了。 懷里抱著一大堆鮮花、小點、飲料的唐龍,偷偷摸摸的來到內務室,原本還想察看一下,但人剛來到門口,自動門就打開了。只聽見里面一聲響亮的喊聲:“敬禮!”接著啪的一聲跟著就是數人發出的聲音:“長官好!” 唐龍呆呆的看著里面的人,站在首位的是劉思浩,他旁邊是那個全身肌肉的上等兵李力軍,除了那四個女兵外,還有那個棕色頭發的一等兵埃爾華、上等兵蘭文特等8人,都是自己剛來這里時同一車來的新兵。 “你們……”唐龍有點驚訝的問道。 劉思浩上前一步,再次行了一禮後響亮地說道:“報告指揮官,隨船人員14人全部集合完畢,請長官訓話!” “呃……隨船人員……訓話……訓什麼話……”唐龍現在震驚得有點不知道說什麼好。 那個上等兵李力軍憨厚的笑道:“長官,我們現在已經是你的部下啦,你的那些東西是不是應該犒勞一下我們啊?”說著就把手伸了過來。 “哦,哦,請,不用客氣。”呆呆的唐龍忙把東西讓李力軍接過去。看到這幫人開始吃著自己掏錢高價買來的食物,唐龍有點懷疑這是不是真的,因為由于連長的關系,加上自己那被少尉們傳播的惡名,發現在這營地自己是不個不受歡迎的人,這不找了一天都沒有找到一個願意加入自己的士兵。可是這些自己只和他們共同搭過一次車的士兵卻自願加入自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思浩看到唐龍呆呆的,遞過一瓶汽水笑道:“長官,其實很簡單,這些人都是內務部的。”看到唐龍眼睛瞪得大大的,笑了笑說道:“我們連隊的內務部可以說是全軍連隊中人員最龐大的,你知道這個連隊的內務部有多少人嗎?” 唐龍搖搖頭,雖說自己算是內務部的負責人,但是自己確實不知道自己管轄了多少人。 劉思浩輕輕的說道:“有50人,是其他連隊的兩三倍。” “怎麼會這樣?45連隊的內務很重嗎?”唐龍吃驚的問道。一般一個連隊有20個人處理內務都算多的了,怎麼這里居然有50人? “輕松到了可以整天睡覺。進入內務部的人都是得罪連長的士兵,本來可以挑選更好的人來加入長官你的部隊,可是除了我們這些新兵,其他的人都被磨去了熱情,都在死等著退役。”劉思浩說完歎了口氣,喝了口飲料。 唐龍張了張口原本想問這些新兵剛來為什麼會得罪連長,但猛地想到他們都是被自己拖累的,不由低下頭說道:“對不起……” 劉思浩笑道:“長官不用說對不起,當時你處罰那個上士的時候,我們心中非常的解氣,我們也看不慣他們那樣的官僚作風。而且我們這些甚至到退役都可能呆在地上的人,因你的緣故終于有了可以在宇宙縱橫的機會。說起來我們還應該謝謝你。” 原本臉色凝重的唐龍聽到這話後,立刻堆滿了笑容,並且得意地笑道:“那是哦,要不是我拚死拚命度過三道難關,現在大家都在這里掃廁所,哈哈,感謝我吧!” 劉思浩看著樂呵呵加入人群開始拉攏人脈的唐龍,笑了一下,低下頭看著手中的易拉罐想道:“是得感謝你,雖然機會很渺茫,但是卻總算有一個可以圓我夢想的機會了。” 當沈日接到唐龍上交的自願者簽名書時,腦門的太陽穴跳了一下。不過他還是樂呵呵的笑道:“呵呵,恭喜兄弟你啦,居然一下子就拉攏了這麼多部下啊。” 唐龍彎著腰,搓著雙手諂媚的笑道:“哪里,都是長官教導有方啊,不然下官哪能弄到這麼多優秀的部下啊。” 沈日看到唐龍這個卑賤的樣子不由露出一絲迷惑的表情,但很快就滿臉笑容的和唐龍說起話來。打屁了老半天終于離開的唐龍,才剛出門就對著還沒關上的門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暗自罵道:“媽的!明明恨不得把我生啃了,卻裝出一幅和善的模樣,看到那張臉就想吐!”說著就罵罵咧咧的走了。 利用監視器看到這一幕的沈日,狠狠地一捶桌子咬牙切齒的說道:“等著瞧,唐龍,不要忘了,你就算擁有了戰艦,也還是歸我指揮的!” 兩天後,軍區的數千艘運輸機,載著一萬名少尉和十幾萬名士兵,湧向那個f34j基地。除了上萬名少尉目不斜視的靜靜站著,那十幾萬的士兵則忍不住地東瞧瞧西瞧瞧。當然整個寬大的大廳又被擠得滿滿的了。 但是幾乎所有的目光又集中在唐龍這邊,因為這麼多的士兵里面,只有唐龍他身旁才站有4朵漂亮的鮮花。這在全是男子的人堆中顯得是那麼的突出,一些靠得近的士兵都開始聳著鼻子嗅著那些幽幽的香味。而李力軍這些唐龍的部下則有意無意的把四個女兵圍在一起,不讓其他人靠前。 那些少尉看到鮮嫩的花朵時,都暗自後悔怎麼當時把空出來的空缺加入了格斗兵,要是換上醫務人員的話,那該多好啊。在茫茫的宇宙中,呆在密封的戰艦里也不會顯得這麼無聊苦悶啊。 唐龍也發現了大家羨慕的目光,深深為自己部下中有女性而得意,他不知道這一得意,讓他以後的部隊成為女將最多的部隊。 這次那架飛行器沒有飛出來,走出來的是那兩個女長官。麗娜莎看了眾人一眼,把手一揮,地面一陣轟鳴,大家雖然看不出有什麼變化,但感覺到地板在往下沉。看來這個大廳是一個巨大的電梯了。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地板降落的速度依然沒有停頓,少尉們還沒什麼,那些士兵就有點不安了。以陳怡為首的四朵鮮花,開始悄悄的說起話來了。 “陳怡,你看長官怎麼一來到這里就蹦著一幅冰冷的臉孔啊?前天他還像個小孩子一樣的大喊大叫呢。”有著一頭漂亮黑色短發,但皮膚卻白皙得像西方人,叫嚴君的女兵悄聲問道。 陳怡還沒有回答,另外一個有著一頭黃色自然卷發,叫瑪麗的女兵就忙低聲嚷道:“我知道,長官他在扮酷!”另外一個一頭飄柔漂亮金發,叫吉娜的女兵則搖搖頭,故作神秘的說道:“才不是呢,長官他的本性就是這樣的,難道你們沒有聽過冷面流氓的外號嗎?那說的就是長官!” “哇,冷面流氓?!長官是流氓啊,那我們不是很危險?”瑪麗故作擔憂的雙手抱心緊張地說道。頓時女性甜美的笑聲從這傳了出去。 緊緊跟在唐龍身後的劉思浩,聽到這笑聲,只好無奈的搖搖頭。當初自己原本就沒有把這4個女兵算進去,但沒想到她們在知道自己為唐龍找人時,居然自己來報名。而且還是死纏爛打的那種報名。最後在發現她們不但具有通訊醫務員資格,還都具備處理內務的能力,再加上自己怎麼找也找不了剩下的4個人,也只有無奈的算上她們了。“唉,希望以後不會替自己添亂吧。”劉思浩在心中歎了口氣。 好一會兒,四周又傳來一陣轟鳴聲,地板震動了一下,終于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精神一震,立正站好了。 麗娜莎轉過身去,她面前雪白的金屬牆壁慢慢的往兩旁裂開,一個巨大的閘門打開了。所有的人都被展現出來的一幕震呆了,這是一個非常龐大非常高大的地下基地,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那種自走炮艦,一個隊列一個隊列的組一個巨大的方隊,整齊的擺放在一個個停列架中,而每艘戰艦下面都排隊列著數十個後勤人員。 奇娜看到麗娜莎向自己點頭,忙按動手中遙控器的一個按鈕,大家只聽到一陣的轟鳴聲,立刻發現每個戰艦隊列後勤人員前面的地板都開始動了起來。同時,少尉們的頭頂上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擬投影,上面顯示的正是戰艦隊列的編號。 麗娜莎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遍整個基地:“你們領取的資料卡片有你們戰艦的序列號,帶著自己的部下去登上自己的戰艦吧。” 她這話一說完,那些士兵立刻混亂起來。而唐龍則沖著劉思浩大喊道:“兄弟,我們的戰艦在哪?” 早就觀察頭頂虛擬屏幕的劉思浩馬上說道:“第32通道,第512卡。”唐龍聽到這話,立刻朝遠處跑去,因為他跟前的通道口寫著的是5字。後面的部下們先是一呆,然後才清醒過來,連忙跑著跟去。 唐龍來到寫著第512卡口的戰艦前,沒有去注意自己身後的部下有沒有跟來,也沒有和那些後勤人員打招呼,只是呆呆的看著那圓滾滾的艦身發愣。 好一會兒,唐龍才哭喪著臉悲呼一聲:“嗚嗚,看影像的時候就覺得他好土,現在看見實物發覺他原來是這麼丑。嗚嗚,圓滾滾的身材跟顆魚雷一樣,哪里像戰艦啦……哎呀!好痛!那個家伙打我?”唐龍捂著腦袋大聲嚷道。 “你這毛都沒長齊的臭小子,居然敢閑保護自己的旗艦丑陋?”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入唐龍的耳中。唐龍回頭看看身後,發現說這話的人是個披著聯邦軍服,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握著拳頭。敢情就是他打自己的! 唐龍剛想大罵,不過看到那個人滿頭白發,眼角充滿魚尾紋,眼睛眯得小小的,大大的酒糟鼻,加上矮小的身材,絕對可以說是個上了年齡的老頭。唐龍只好把髒話吞回肚子里,不滿的撇撇嘴說道:“他就是丑嘛!” 原本拿著酒瓶灌了一口的老頭,聽到這話,立刻又敲了一下唐龍的腦袋,惡狠狠的說道:“你還說!戰艦漂亮有什麼用,能打才是最好的!” 唐龍捂著腦袋大喊道:“可惡!又打我,我告訴你我可是這艘戰艦的指揮官哦!” 那老頭瞥了唐龍一眼,整理一下披在身上的軍服,帶著嘲笑的味道說道:“好偉大哦,戰艦指揮官。” “你……”唐龍才剛說了一個字,突然發呆了,因為他看到那老頭披著的軍服上的軍銜居然是兩杠三星的上尉! 那老頭也發現唐龍看到自己的軍銜了,喝了口酒說道:“少尉,看到長官要怎麼樣啊?” 唐龍立刻擺出一個嚴肅的表情,兩腿一並,啪的一聲行了個漂亮的軍禮。老頭看到唐龍突然變了個樣,不由露出驚訝的神情。他拿起酒瓶喝了一口,靜靜的打量著唐龍。由于他沒有說話也沒有還禮,所以唐龍依然保持著敬禮的姿勢。 此時從唐龍身邊經過的少尉們,看到唐龍這個樣子都大呼小叫道:“老大,你倒黴了。”有些更是向後面大喊:“快來看呐,老大出糗了!”當然這些人都只是喊喊而已,誰也沒有停留,現在忙著接受自己的旗艦,哪有空去理會這些啊。 老頭一直很有興趣的看著,他發現唐龍在聽到那些話後,根本沒有露出任何一絲表情,眼神也平視著前方,沒有眨一下眼。而且保持敬禮姿勢這麼久,身體連動都沒動一下,整個人就像石雕一樣的保持敬禮的動作。 老頭暗自點點頭,心中嘀咕道:“好久沒有看過如此威嚴的軍人了。”老頭喝了一口酒說道:“稍息。” 唐龍聽到這話,立刻啪的把手放下,然後右腿往側邁開一尺,雙手緊緊地背在後面,抬頭挺胸的望著老頭。 老頭看看唐龍,揮揮手說道:“你是個不錯的軍人,但是你卻不是一個優秀的指揮官。”看到唐龍露出不忿的神情,老頭指著唐龍身後笑道:“你早早就來到這里,但是你的部下現在才趕來。這說明你習慣了獨自一人沖鋒,指揮官是不會這樣的。” 唐龍忙回過頭去看,這一看讓他沒有仔細去思考老頭的話了。他看到自己那14個部下,全都滿臉怒色,甚至好幾個身上的軍服都破了,臉上也帶有被打的淤痕。而被他們擁簇的四朵金花,都滿臉通紅,眼中都帶有羞憤的神色。 唐龍忙向滿臉嚴肅的劉思浩問道:“怎麼了?”劉思浩先行了一禮才說道:“由于長官你跑得太快了,我們跑著跑著被人群擠散,而陳怡她們就被一些士兵圍住非禮。” 唐龍身形一震,忙把目光望向那四個女兵,陳怡她們看到唐龍那緊張關切的眼神,剛才受的委屈好像消失了,所以她們紅著臉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此時那個一直在旁邊看著的老頭插嘴說道:“這在軍中很常見的事,在這麼混亂擁擠的時候,而且這麼多男兵中難免有幾個壞心眼的家伙,他們看到身邊有這麼漂亮的女兵還不動手揩油?沒吃什麼大虧就算好了。” 突然一聲響亮的怒罵聲讓所有的人心頭都是一跳:“他媽的!敢碰我的部下!是哪個部隊的混蛋?”跳腳大罵的唐龍惡狠狠的抓住劉思浩的衣領問道,看到劉思浩遲疑了一下,馬上說道:“不要說你們不知道對方是誰,看你們的樣子就知道和對方干架了,你們一定知道他們是誰!” 陳怡看到劉思浩一臉為難的樣子,知道現在不是尋找對頭的時候,免得還沒進入戰爭就多了幾個死敵。所以她忙向幾個姐妹使個眼色,上前一步說道:“長官,我們都沒事,而且這種事,跟老伯說的一樣,在軍中來說是很常見的。不用為這點小事導致同僚之間出現裂痕。”其他女兵也忙出聲勸導。 唐龍聽到這話,立刻怒喝道:“什麼小事!敢碰我的部下還算小事嗎?女兵和男兵一樣都是聯邦軍人,為什麼男兵非禮女兵,女兵要忍受這種羞辱?難道你們從沒覺得這是不公平的對待嗎?” 所有的人聽到這話,全都呆呆的,自從聯邦軍開始招女兵後,這種事就非常常見了,甚至連強奸也屢見不鮮,相比之下非禮簡直就是開玩笑一樣。這樣的事幾百年來都沒有人能夠把它從軍中消除,而且也沒見過長官會對這樣的事怦然大怒,就算長官是女性的,也一樣認為這樣的事是很平常的。現在這個少尉長官這麼憤怒,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上篇:第十七章    下篇:第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