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隨著一陣轟鳴,飛船停下了。唐龍整理了一下衣服,擺出一個緊閉著嘴唇,沒有一絲笑容的臉孔,提著行李袋抬頭挺胸的走下了飛船。 原本酷酷的唐龍剛出了艙門,還沒看清楚骸可星球上的天空是什麼樣的,就被人粗暴的罵了一聲加踢了一腳:“渾蛋!身為新兵居然敢單獨乘坐一艘運輸艦?你很大條啊?還磨磨蹭蹭的站在這里干什麼?快給我上軍車!” 因為疼痛而皺著的唐龍,十分吃驚隨著聲音望去,艙門旁的登陸台上站著一個剃著板寸頭,滿臉橫肉,兩眼冒著寒光,年齡大約25、6左右的上士。 罵自己和踢自己的人就是這個上士?難道他不知道我是少尉嗎?唐龍眉毛一挑正要准備怒罵這個不分尊卑的上士。那個上士見到這個新兵很拽的樣子,不由怒火上升,狠狠地一推唐龍,就想這樣把唐龍推落到地上。 要是唐龍中招的話,從數米高的樓梯滾到地上,就算不頭破血流也會全身疼痛。唐龍剛才被踢了一腳,只是他沒有想到會有人在艙門等待著,才會一時大意中招。現在他當然不會被人暗算到啦,不然他這一年來不是白混了。 只見唐龍隨身一閃,躲過那個上士的手掌,然後微微的把腿一伸,輕輕用手一碰。那個上士就慘叫一聲,如一個大西瓜似的的滾落下去。不過那個上士也不是窩囊廢,倒在地上後立刻跳了起來。 假裝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唐龍,看著那個上士青筋直冒的大喝一聲跑了上來,看他現在的樣子肯定想把唐龍給生啃了。在那個上士就要抓住唐龍的時候,唐龍好整以暇,但又飛快的伸出一只腳狠狠地一踹,那個上士立刻重複了剛才的那個動作,趴在地上了。 此時唐龍才吹著口哨,帶著古怪的笑容,看著不遠停著的一輛軍用漂浮運輸車慢慢的走下樓梯。可以看到那露天車廂內坐著的幾十名士兵,以及站在車旁,兩個掛著中士軍銜的士官,露出呆若木雞的表情。 唐龍站在最後一個階梯的時候,那個怒火沖天的上士已經掏出腰間的手槍,對准了唐龍,並咬牙切齒恨聲說道:“王八蛋!你敢謀害長官?信不信老子把你給嘣了!” 唐龍撇撇嘴,這個混蛋難道沒看到我肩膀上的那粒銀星嗎?想到這唐龍扭頭看了下肩膀,一看才想起自己的軍服沒有干,自己現在穿的是普通衣服。糟糕自己誤會這個上士了,想到這唐龍不會尷尬的笑了笑。 那個上士看到唐龍不好意思的笑容,以為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新兵看到自己的手槍,開始害怕了,開始巴結自己了,心中充滿了得意,剛要獰笑的准備好好凌辱唐龍時。唐龍突然換上冷酷的臉孔說道:“大膽!你竟敢用槍指著長官!” 那上士神色一呆,但立刻滿臉猙獰的說道:“小畜牲,敢唬弄你老子我……”他的話沒有說下去,立刻停頓了,因為他看到唐龍從提包里取出一件軍服披在身上,那肩章居然是代表少尉的一杠一星。 唐龍瞪著目瞪口呆的上士,心中樂得開花,但臉色卻十分寒冷的喝道:“上士,你用槍對著我是什麼意思啊?” 那個上士聽到這話,忙把手槍收起來,慌忙的立正敬禮並結結巴巴的說道:“長官,對……對不起……下官……下官不知道您是……” 唐龍聽到長官這個詞,心中不由一陣陶醉“呼,長官,這個稱呼好爽啊,怪不得變態教官會要我整天長官長、長官短的叫個不停。原來被人叫長官是這麼舒服的。”雖然他心中這樣想,但他依然蹦著冰冷的臉喝道:“你辱罵長官,罰你做俯臥撐一百下!現在開始,快!難道你懷疑長官的命令嗎?” 那個上士在聽到唐龍的命令後,遲疑了一陣。他沒想到自己照電腦的調配,來接收調撥自己部隊的新兵,居然會接了個長官,更沒想到自己居然和這個長官有了矛盾。雖然很想說出自己的靠山,但看到唐龍陰森的樣子,以及想到這個人很可能就是自己的上司,上了戰場很可能被他找自己的麻煩。就決定還是暫時忍了這口氣,等有機會再來報複他吧。于是上士立刻行禮並響亮的說道:“是!長官!”然後就開始在地上做起俯臥撐來。 唐龍瞥了一眼那兩個呆呆站著的中士,不由一招手說道:“中士,過來。”兩個中士全身一震,互相看了一下,忙跑過來立正行禮:“長官好!” 唐龍回了個禮,指著那個上士說道:“幫我數數,我上去換衣服。”兩個中士一呆,心有余悸的看了上士一眼,但很快行禮表示遵命。他們目送唐龍回到飛船並關上門後,忙一臉恐慌的對那個做著俯臥撐的上士低聲說道:“大哥,怎麼辦?” 那個上士一邊做一邊咬牙切齒的說道:“什麼怎麼辦?服從命令啊!” 一個三角眼的中士忙說道:“大哥,您被他這麼欺負就這麼算了?”另外一個薄嘴唇的中士忙接口說道:“當然不能這麼算了,他只不過比大哥高兩級罷了,現在忍一下,過幾天晉升的命令下來了,大哥就和他同級,到時候就可以……” 那個上士抬起頭狠狠地望著飛船低聲說道:“我忍不了那幾天,回去我就去找我哥,我就不信他一個小小的少尉斗得過我!” 兩個中士忙巴結的說道:“對,讓連長大人好好的刁難一下,讓他這個少尉知道45連可不是這麼好待的。” 那個上士冷哼一聲:“就怕他不是分配到45連。” 那兩個中士他們還要說什麼的時候,突然聽到艙門打開的聲音,嚇得忙數起數來:“85、86、87……”喊著還諂媚的回頭望向飛船,不過這一望,他們都呆住了,因為一個威武英挺的軍人出現在他們面前。 穿上軍服的唐龍一舉一動都顯得是那麼的規范,那身聯邦軍服好像是替他度身定做的一樣。他緩步來到他們面前,看著仍在拼命做著俯臥撐的上士,冷聲說道:“多少了?” 兩個中士還沒出聲,那個上士已經大聲地喊道:“100!”然後起身,怨毒的看了唐龍一眼,啪的行了一禮響亮地說道:“報告長官!100下俯臥撐已經做完!” 唐龍看到這個上士行的軍禮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立刻就知道這個家伙是個兵油子,知道長官能夠從什麼地方挑骨頭。想到自己被教官們挑骨頭的情景,不由笑了一下:“很好,還有多少個士兵沒有接到?” “報告長官,已經全部接完!”上士再次響亮的說道,不過他那怨毒的眼神根本沒有變化。 唐龍恢複面無表情的樣子走到上士跟前,偷偷的遞了張軍人卡去,並悄聲說道:“嘿嘿,大哥,幫我查查我要去哪個軍營,我剛來報道,不懂的地方還望多多關照小弟哦。”唐龍說出這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幅冷漠的神情,給人一種怪怪的感覺。 上士聽到這話呆了一下,在這一瞬間他有點恨不起這個才剛處罰了自己的少尉。不過他很快想到這是少尉的手段,是先用大棒再用胡蘿蔔的招數。心中冷笑道:“哼!現在才來巴結我,太遲了!”不過仍然決定回去後才來謀這個少尉,現在要服從這個少尉,起碼表面上要服從,畢竟自己比他低級,要是再受一頓處罰,那不是自己找罪來受? 所以他忙行禮響亮的說道:“是!長官!”然後接過那張軍人卡,跑回軍車的駕駛室去。車上的新兵有點幸災樂禍的看著這個上士,他們在下機的時候沒少受到上士的招待。有幾個靠近駕駛室的新兵都豎著耳朵向聽聽上士在駕駛室干些什麼。 他們只聽到那個上士有點急切的低聲喊著:“45連、45連、45連……”突然那個上士傳出一聲壓迫著興奮心情的喊聲:“太好了,真的是45連,嘿嘿,你就等著穿小鞋吧!”聽到這個聲音,有些新兵不明所以的看看身邊的人,這時一個樣子很斯文的新兵,等到上士興奮的離開駕駛室後才悄聲說道:“那個少尉被分配到45連,那個上士一定和45連的長官有關系,准備給那個少尉吃苦頭。” 聽到這話的新兵都憐惜的望著遠處的唐龍,他們在替唐龍可惜之余,也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得罪那個有靠山的上士。這些人當中只有那個斯文的新兵,露出很感興趣的神情望著唐龍。他身旁的一個樣子有點憨厚的新兵碰了碰他,悄聲說道:“你在看什麼?” 斯文新兵笑了一下:“我發覺那個少尉年齡跟我們差不多,應該是剛從訓練營出來的。”那個憨厚的新兵不可思議的說道:“這不可能吧,訓練營出來的最多只能當個下士,像我,我在訓練營是表現最好的,可也不過是獲得了上等兵的軍銜耶。”說著晃了晃臂膀上的三條箭型的細小銀杠臂章。 那個斯文新兵看到憨厚新兵的臂章時,有點得意地側過身子,讓那個新兵看見自己的臂章。憨厚新兵看到那只是一條箭型銀杠,不由露出一絲驕傲的笑容,但很快吃驚的抓住那個斯文新兵的臂膀,因為他發現那條箭型銀杠比起列兵的粗了兩倍,這是下士的臂章啊! “大哥!”憨厚新兵突然露出敬仰的神情喊道。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人一定也是訓練營表現最好的一個,而且授予他軍銜的教官一定比自己那個教官高級。 斯文新兵笑了一下:“那個少尉才是我們大哥呢。” 憨厚新兵不解的摸摸頭:“怎麼說?他真的是訓練營出來的?” 斯文新兵笑道:“呵呵,我敢肯定,因為沒有一個長官會剛來到新地方就得罪比自己年長的下屬,沒聽過強龍不壓地頭蛇嗎?只有還有少年心性的新兵才會被人責罵了一下,就利用自身的官職來處罰比自己年長的下屬。所以他一定是個剛出爐的新兵。” 憨厚新兵還是有點懷疑:“可是,要授予他少尉軍銜,那他的教官一定得是上尉才行。可是我聽說訓練營最高級的教官也不過是個中尉啊。” “呵呵,這只是你聽說而已,聯邦訓練營成千上萬,也許里面就有上尉軍銜的教官呢。哦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劉思浩,很高興認識你。”斯文新兵露出了笑容,伸出了手。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叫李力軍。”憨厚的新兵忙握住那只手。他們還沒來得及放手,一聲爽朗的話語從外面傳來:“喲嗬!各位兄弟,我叫唐龍!初次見面,以後多多關照哦。” 原本也跟著自我介紹的新兵們,聽到這有點開朗過頭的聲音,全都望向車外。他們看到那個英俊的少尉居然嬉皮笑臉的向自己敬禮,嚇得全都刷的一聲站起來行了一禮:“長官好!” 唐龍樂呵呵的眯著眼睛好像很受用的點點頭說道:“呵呵,不用客氣啦,都坐下。” “謝謝長官!”新兵們行了一禮,十分整齊的坐下,雙手放在大腿上,抬頭挺胸目不斜視。此時唐龍一邊往車上爬,一邊對那三個目瞪口呆的上士和中士笑道:“大哥,快開車吧,不然我沒有准時趕到基地報到,犯了逃兵罪,我可要你們做墊尸的哦。” 眾新兵聽到這話都打個寒顫,緊張的望著那個上士。逃兵罪,他們接到通知的時候,也從電腦女郎那里聽到這事,要是那個上士因和少尉的矛盾而故意讓自己這些人遲到,那不是倒大黴? 那個李力軍緊張的碰了一下劉思浩,劉思浩露出笑容微微搖了搖頭,他用眼神指了一下唐龍,暗示這個少尉已經警告了,那個上士不敢亂來。 原本為一臉冷酷的唐龍突然出現這種這麼輕浮的表情而發呆的上士他們,聽到唐龍前半段的話,立刻湧起了想報複的念頭,但聽到後面十分明顯的威脅話語,就覺得不用在這方面來謀少尉,而且這樣做也不是很解氣,還是乖乖的送到軍營再說吧。 他們忙行禮同聲說道:“報告長官,下官保證不耽誤長官的報到。”然後馬上跑到駕駛室開車了。 唐龍得意洋洋的站在車尾掃了車內的新兵一眼,他現在心情爽透了,因為這些人很可能就是自己的部下啊。自己有部下了!唐龍想到就心花怒放。自己在學校從沒當過干部,也從沒有指揮過人,就是在機器人訓練場上,自己也是被機器當部下使喚,現在終于出頭啦。 所有的新兵都忐忑不安的望著對面的伙伴,他們從眼角的余光可以看到這個年輕英俊的少尉,居然在那里閉著眼睛發出古怪的笑容。誰也不知道這個怪怪的少尉在打什麼念頭,誰也不會傻傻的去當出頭鳥,所以車廂內片甯靜。 終于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個少尉突然把所有新兵都嚇了一跳,因為少尉突然在車尾跳起舞來,並得意的喊道:“哈哈哈,這23個人全都是我的部下啦!太爽了,我耶耶耶。” 新兵們恐慌的望著唐龍,看到唐龍兩眼發出莫名的光芒,全都嚇得低下頭,冷汗直冒。那個李力軍用顫抖的聲音向劉思浩低聲說道:“我說長官他不會有那種嗜好吧?我聽說軍隊這樣的事情很流行啊。” 聽到這話的新兵全都把雞皮疙瘩豎了起來,他們都知道李力軍說的那種嗜好是什麼嗜好。劉思浩已經滿頭的冷汗了,他結結巴巴的反駁道:“你……你別亂說……你……你以為現在……現在還是上古時期啊……再說到處都有……應召女郎啊……我想正常的男人……不會……不會有這種……” 原本聽到劉思浩的話,新兵們都松了口氣,但聽到李力軍嘀咕的一句話:“可是,他不像正常人啊。”全部的新兵都人人自危起來。 興奮得忘乎所以的唐龍,沒有聽到角落的對話,不過還是注意到士兵們恐慌的神情。他忙收斂自己的動作,干咳了一下,冷聲地說道:“好,剛才你們已經知道了我的名字,現在開始自我介紹一下。”唐龍瞥了身旁最近的新兵一眼說道:“你先說,記住要報出自己的軍銜、名字、所屬軍種。” 那個棕色頭發的新兵看到自己是第一個,忙嚇得站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道:“報告長官,我……我叫埃爾華,一等兵、通訊兵。” 唐龍看到這個新兵文弱的身子,以及害羞低著頭的樣子,不由皺皺眉頭嘀咕道:“怎麼像個娘們?”他是為自己部下有這麼弱的士兵而不滿,但這話落在這幫誤會他的新兵耳中卻是另外一種恐怖的感覺。 那個叫埃爾華的新兵聽到唐龍這話,立刻嚇得臉色大變的攤在位子上。這時他身旁的新兵忙吸了口氣,抬頭挺胸擺出雄偉的樣子,大喊道:“報告長官!上等兵蘭文特,機械維修兵!”喊完後馬上坐下,保持著剛才目不斜視的動作。 後面的新兵也學乖了,全都表現出光陽之氣的報告自己的名字。終于輪到李力軍了,他更是故意裝出雄壯的氣勢吼道:“報告長官!上等兵李力軍,格斗兵!”說完還故意繃緊肌肉,讓貼身的軍服能夠顯示出下面的一身結實肉塊。原本他很得意,但看到唐龍兩眼放光的看著自己,嚇得忙縮了下去。 最後劉思浩起立,向唐龍行了一禮,平靜的說道:“報告長官,下士劉思浩,內務兵。”他說出這話後,所有的士兵都望向了他,因為這些新兵里面除了少尉就數他軍銜最高了。 唐龍聽完後,失望的歎了一息,這1個下士、4個上等兵、18個一等兵里面居然沒有一個是和自己同兵種的,不是通訊兵、維修兵;就是導航兵、射擊兵;要麼就是格斗兵、後勤內務兵。怎麼會沒有步兵的呢?難道我就算當了少尉也沒有一個可以帶的士兵?想到這唐龍不由無力的坐在地上。 車廂內的士兵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全都不敢吭聲靜靜的坐著。突然唐龍兩眼放光地問道:“一個少尉可以管多少士兵?” 車廂內一片甯靜,士兵們互相望了望,他們都不知道少尉可以帶多少兵啊。這時那個劉思浩站起來說道:“報告長官,請問您是想知道什麼兵種的少尉?” 唐龍呆呆的望了劉思浩一眼,有點狐疑的說道:“什麼兵種?你都說說看吧。不用站著,坐下說。”唐龍現在有點感覺到自己這個步兵兵種,好像是很差的一種兵種,不然怎麼這伙新兵沒有一個是步兵的呢?可是這不是最多人的一種兵種嗎?唐龍決定以後去問那個電腦姐姐,看看這個步兵兵種到底有多高級。 “謝謝長官。”劉思浩坐下後想了一下說道:“戰機駕駛員的最低軍銜是少尉,所以這類少尉只有本身的戰機,根本沒有其他的部下。維修系統和通訊系統的少尉大概可以帶10個左右的維修通訊人員。後勤內務系統的少尉,則很難說,有時只有自己一個人,有時可以指揮數十人,這都要看分配了哪種工作而定。至于參謀系統出來的,他們最低的都是少校,從沒聽過這里面有少尉。他們一般是擔任a級,也就是最低級戰艦的指揮官,或者b級戰艦以上的參謀官或者情報官。”劉思浩說到這里,語氣中帶有一種失落的感覺。讓人很容易認為,他是報考參謀部沒有考上才換成內務部的。 劉思浩喘了口氣繼續說道:“導航、射擊系統的少尉,有時指揮幾個同系統的士兵,有時只有他自己一個,這也是和工作性質有關。帶兵最多的恐怕就要算地面太空兩系格斗系統的少尉了,一般都是一個班20人左右。” 唐龍聽完這些,不由希期的問道:“難道少尉不能指揮戰艦的嗎?”唐龍可不願意單單帶著士兵搞肉搏戰啊,怎麼說大部份戰斗都是用戰艦解決的,自己要想立功的話,那要等到何年何月啊。 劉思浩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有,不過只有最小型的工作艦才適合少尉這個軍銜。最小的運輸艦也要中尉才能擔當,而最小的軍艦則起碼要上尉以上才夠格。戰艦更是要少校才可以擔任指揮官。” “嗚嗚……這麼說我要連升兩級才能指揮最小的戰艦了。嗚嗚嗚,想當年我是何等風光啊,嗚嗚……”大失所望的唐龍趴在地上抱頭痛哭起來。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傻了,這種得不到就哭的動作,起碼5歲以下的小孩才有的啊。眾人腦中都冒起了“神經不正常!”的念頭。 突然,唐龍猛地抬起頭來,眾人看到他臉上雖然還掛著淚珠,但卻滿臉是一片肅殺之氣的喊道:“看著吧,我一定會當上軍艦指揮官的!”眾人呆呆的看著唐龍,他們一時沒有反應這麼激烈的變化。 唐龍看了他們一眼,滿臉和善之色笑嘻嘻的說道:“當然,只靠我自己是不行的,所以希望兄弟們好好的為我這個願望努力哦。”看到這幅笑臉誰還能想起這個人才剛哭完,接著又發表了震人心弦的誓言。眾人此刻的腦中立刻冒起:“變色龍!危險!恐怖!”的想法。他們已經決定不要接近這個古怪的少尉了,但看到唐龍眼瞪瞪的看著自己,忙表態道:“願為長官的理想服務!” 唐龍得意地大笑道:“哈哈哈,老子升了官,好處少不了你們的。”所有的人都帶著干笑的說道:“謝謝長官提拔。”他們現在腦中有多了一個想法:“不要臉!自大!狂妄!” 人群中只有劉思浩仔細打量著唐龍,他發現唐龍所表現的一切好像都是隨心所欲,根本沒有一個軍人應該有的謹慎心態。居然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全部表現出來,說好聽一點是個直率的人,說不好聽一點是個無腦的單細胞,這樣一個的軍人居然能夠一出訓練營就得到少尉的軍銜? 雖然有點看不起唐龍,但卻又有點羨慕唐龍的單細胞,因為他毫不掩飾自己渴望升官的願望啊,哪像自己嘴里說不在乎軍銜的高低,但心底卻十分渴望升官。呵呵,可能頭腦複雜的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吧?劉思浩苦笑的搖搖頭。 車子無聲無息的來到一個小型宇宙港,唐龍老遠就看到了停泊在海面上的一艘軍艦,不由興奮的大喊:“下士,那就是我們的軍艦嗎?” 劉思浩聽到唐龍的問話,眯著眼睛看了一下遠處那艘軍艦,點點頭說道:“那是聯邦a級戰艦,是宇宙戰艦中最小的單位,我想我們45連還不夠格擁有這樣的戰艦。” “呃……不夠格……為什麼?”唐龍有點驚訝的問道,其他的士兵也全都望著劉思浩。 劉思浩想也不想就說道:“連隊的最高長官是大尉,而最小的戰艦指揮官則需要少校軍銜。” 唐龍哭喪著臉屈著手算到:“嗚,中尉、上尉、太尉、我要連升三級才可以指揮戰艦啊,難道我真的只能去開小型工作艦?” 李力軍看著那艘越來越清晰的戰艦向劉思浩問道:“大哥,上面有沒有戰機啊?有多少門大炮啊?” 劉思浩想了一下說道:“這是a級戰艦,不可能配備戰機的。這樣的戰艦全艦長150米,寬50米,高60米。主炮10門,副炮50門,匹備了10個導彈發射口,另外配有10個逃走用的救生艙。攻擊半徑為500公里,防禦強度為20。艦上可乘搭300名船員,一般是20人負責主炮、50人負責副炮、30人負責發射導彈,20個聲訊兵、50個格斗戰、剩下的不是維修兵就是內政內務兵了。完全是屬于炮灰系列的戰艦。” “炮灰系列?”李力軍不解的問道。 劉思浩苦笑了一下說道:“也就是一炮死的軍艦,戰場上,這種戰艦根本抵擋不了高級戰艦主炮的一次齊射。這種戰艦是各國最多的,也是最易消耗的戰艦。以士兵來比喻戰艦的話,這種戰艦就等于列兵。” 李力軍臉色有點不好看了,所有的士兵聽到這話臉色也好不到什麼地方。李力軍吞吞口水轉移話題問道:“大哥,內務兵和內政兵有什麼區別?” “一般來說沒什麼區別,硬要分的話,可以說內政兵是處理戰艦上的人事、物資調配等等的事,而內務兵就是干些照顧長官生活起居、搞搞衛生的。”劉思浩痛苦的搖搖頭說。 李力軍吃驚的低聲說道:“那大哥你不會被分配去照顧那個長官吧?”說著用手指了指在車尾低著頭喃喃自語的唐龍。劉思浩只能無語的苦笑了。 車子緩慢的停了下來,大家這個時候才發覺自己已經進入這個小型基地了。望向四周,已經有好幾部軍車停在基地的操場中心了,無數的新兵們紛紛從軍車跳下來,在那些士官的吆喝下開始排隊。 新兵們也很想下車去排隊,但那個少尉堵住了車門,看他喃喃自語的樣子,敢情還沒發覺已經來到了基地了。 那個被唐龍欺負過的上士,看了唐龍一眼,冷冷的一笑,向身旁的兩個中士使個眼色,徑自朝站在操場那頭的幾個軍官跑去。和唐龍同車的新兵們,都看到了這一幕,心中不由都替唐龍就要面臨的事而擔心。他們有心提醒唐龍,但看到那兩個中士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也就不敢吭聲了。 那兩個中士也故意不提醒唐龍,站在一旁一邊帶著古怪的笑容看著唐龍,一邊帶著希冀的目光望向已經跟著那個上士走來的三個軍官。 正在這個時候,蹲著的唐龍猛地站起來,臉上那些古怪的表情消失了,換上了一幅威嚴的神態。他跳下車掃視了眾人一眼,冷聲喝道:“士兵們,不要磨磨蹭蹭的,下車集合!”然後瞥了那兩個呆呆的中士一眼,語氣嚴肅的命令道:“中士,幫忙整隊。”說完這些,唐龍就背著手,兩腳站開的看著已經開始下車的士兵。 中士這才反應過來,忙開始幫忙整隊,雖說靠山就要來了,但現在自己違背命令的話,這個少尉處罰自己連靠山都沒話說。 這些新兵沒有在訓練營白混,很快隊伍就整好了。此時唐龍已經聽到後面傳來的腳步聲,他放下手,然後轉身,啪的一聲敬禮喊道:“長官好!” 唐龍面前的人除了那個上士外,中間的是一個年約35、6,滿臉橫肉,樣子有點像上士,肩上掛著一杠四星的男人。他身旁左右的兩個軍官,樣子都有點陰森,軍銜都是一杠兩星的中尉。 這個太尉雙眼在唐龍身上仔細的掃了一遍,發覺根本挑不到骨頭,只好回禮說道:“少尉,歡迎加入45連。我是連長沈日太尉。”

上篇:第十三章    下篇:第十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