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眾人都呆呆的看著那星系圖,好一會兒才有一個將軍出聲問道:“這些基地和行星到底有什麼價值?”星零想也不想就說道:“它們是支撐星系防禦線的防禦點。” “防禦點?”將軍呆了一下,陳昱露出嘲笑的眼神,語氣怪異的插口說道:“就是用來連接防止太空船可以直接進入的關卡,功能跟邊界一樣。” 陳昱身旁的一個官員聽到這話,驚訝的說道:“你是說這些基地和行星就是幾百年前,每個星系都設置有的防禦點?” “呵呵,這就要問我們的星零小姐了。”陳昱說出這話時,所有的人都望向漂浮在空中的星零。 星零點點頭說道:“沒錯,這些就是以前戰爭時期,用來防止敵軍戰艦利用空間跳躍直接進入聯邦內部的防線。” 陳昱再次接口說道:“也就是說當這些隱藏的防線被敵人摧毀,敵人的巨艦只要攻破邊界防線就可以在聯邦境內打橫來走了。” 眾人已經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如果這些防線還存在,那麼就算敵人攻破了邊界,聯邦軍也可以和敵人一個星系一個星系的爭奪,但要是這些防線被摧毀了,那麼邊界今天被突破,很可能明天敵人就包圍了首府。 奧姆斯特元帥沒有說話,只是眯著眼睛偷偷的瞥了一眼陳昱,看到陳昱望著星系圖沒有吭聲,不由在心中冷哼一下。這時一個文官有點遲疑的說道:“為什麼敵人會這麼准確地知道我們這些隱藏起來的基地?要知道就連我們這些人也不知道這些基地的位置啊。” 陳昱掃了一眼對面的將軍們,陰陰的笑了一下說道:“嘿嘿,可能我們內部有叛徒或者間諜吧。不然他們不可能知道幾百年前的防線位置,更不用說潛入聯邦境內,在各星系同時劫持100艘飛船。” 聽到陳昱說有叛徒的時,眾人立刻大亂,有的搖著頭說不可能,有的兩個人悄悄地說這話,更有的偷偷的打量著眾人。 奧姆斯特元帥一拍桌子,威嚴的說道:“敵人劫持用近百艘飛船出現在各星系的邊界上,很可能是在探測防禦點的位置。好了,有沒有叛徒的事等下再說,現在是考慮這些民用太空船有沒有能力摧毀防線。” 眾人一呆,同時清醒過來:“對啊,那只是民用船只,根本不是戰艦,哪有可能摧毀防線呢?” 陳昱看到大家都高興起來,不由冷哼一聲,按動桌上的一個按鈕,所有人面前都出現了一道虛擬屏幕。奧姆斯特元帥皺著眉頭望著陳昱問道:“部長先生,這是什麼?” 陳昱指著自己身前屏幕的文字說道:“元帥閣下,這是從劫持3245次航班劫匪身上檢查出來的結果。我們發現其中一個劫匪體內,藏有不知名的高強度信號器。” 眾人聽到這話,雖然不知道那個信號器有什麼用,但都仔細看了起來。奧姆斯特元帥看完後向陳昱問道:“這個東西有什麼用?” 陳昱掃了眾人一眼,嚴肅的說道:“這個東西以前沒有見過,應該是銀鷹帝國新發明的。它的功能據我們研究,發現只要把這東西連接飛船上的導航系統,就可以和銀鷹帝國的中央電腦連接上。也就是說……只要飛船進入了我們那些隱藏的防禦線,那麼銀鷹帝國的中央電腦就能夠分析出我們那些基地的位置。到時候,我們的這些星系防禦點將被記錄在帝國軍隊的電腦中。” 奧姆斯特元帥思考了一下,向星零說道:“星零小姐,麻煩你劃出那些被劫飛船能夠探測的范圍。” 星零點點頭:“好的,奧姆斯特元帥。”隨著她的聲音,那份星系圖上飛船指示燈的四周出現了一個橢圓形的紅圈。 此時奧姆斯特元帥再次問道:“可以算出飛船進入能夠探測基地范圍的時間嗎?” 星零立刻說道:“還有2小時30分23秒。” 奧姆斯特元帥看了眾人一眼,沉聲說道:“諸位,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一旁的將軍立刻說道:“派軍艦攔截!我們的星系防禦點絕對不能讓對方知道!” 陳昱忙說道:“但他們要是強行突破攔截呢?難道擊毀嗎?要知道那可是民航機啊,上面最少也有好幾百的民眾!” 擊毀本國民航機?!眾人都吸了口冷氣,特別是那些官員,他們知道要是自己同意這樣做的話,立刻會被民眾趕下台。軍官雖然沒有這層顧慮,但他們顧慮的是背上屠殺本國民眾的罵名啊。所以會議室一下子靜了下來。 奧姆斯特元帥出聲打破這片沉寂:“這些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下決定的,讓我們的總統閣下決定吧。” 聽到奧姆斯特的話,所有的人都舒了口氣,忙迎合道:“對啊,這麼重大的事,哪里輪得到我們這些人來決定呢,還是快通知總統吧。” 陳昱不吭聲,靜靜的閉著眼睛,他在心中想道:“哼,元帥大人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逃避背這個黑鍋,總統那家伙可是官員中最滑頭的,不然也不會在國內出現這種驚天大案時,還能慢吞吞的從外國趕回來吧。” 奧姆斯特是這里最大的官員,所以他開口向星零說道:“星零小姐,麻煩你接通總統的專線。” “好的。”隨著星零的話語,會廳中心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擬頭像,那是一個臉上無須,整張臉胖墩墩的,顯得十分慈祥的中年人。眾人一見到他,立刻起身,所有軍人還向他行了個軍禮。 “呵呵,不用客氣,都坐下。是不是國內劫機案出現了什麼變動?不然各位也不會在這里開會了。元帥閣下能夠說說嗎?”那中年人和氣地說道。 坐下的奧姆斯特再次起來,行了軍禮後把剛才的事說了一遍。那中年人思考了一下,向奧姆斯特嚴肅的說道:“元帥閣下,我們星系的防禦點被敵人知道的話,等于打開門戶讓人進來一樣。”說道這里,他露出為難的神色:“雖然我明白事情的緊急,也很想下達命令,但我現在正在回國的途中,好像還要12個小時才能回到國內。可是按你剛才說的,再過2個多小時,敵人就能獲得我們防禦點的位置。” 這個中年人拍了下腦袋,苦惱的說道:“唉……頭痛啊,我身處國外,對國內的這些事情不能立刻做出有用的分析。再說,時間上也不允許。好,那就這樣吧,我以萬羅聯邦總統的身份,命令奧姆斯特元帥全權負責解決這次危機,可以使用任何你覺得正確的手段。”中年人說這話的時候,眼中露出了寒光,整張臉也緊繃著,語氣嚴肅得不容他人違背。 陳昱看到這一幕,心中想道:“看吧,我就知道這只老狐狸會把責任推給別人的。哼,還真佩服他,讓人家背黑鍋都還能擺出這威嚴的樣子。”想到這里,陳昱偷偷的瞥了奧姆斯特一眼,發現他臉色鐵青的閉著嘴不吭聲,不由暗自想道:“我說元帥大人,你就勉為其難答應了吧,不然以後小鞋有得你穿,要知道怎麼說那家伙都是萬羅聯邦的最高元首啊。除非你已經決定不聽任何人的命令,不過,我等待的就是你做出那樣決定的時候,我還希望以救國英雄登上……嘿嘿。” 奧姆斯特深深的吸了口氣,啪的行了一禮冷聲說道:“遵命!總統閣下。”這個時候,明眼人都能夠感覺到那藏在元帥心中的怒火。 總統好像完全不在意奧姆斯特的語氣,含笑點點頭說道:“那好,希望元帥閣下盡快解決危機。等我回到國內立刻替元帥閣下慶功。” “謝謝總統閣下。”奧姆斯特緊繃著臉看著總統的頭像消失。 會議室再次一片沉寂,奧姆斯特冷漠的掃視了眾人一眼,冷冷的命令道:“命令被劫飛船附近的駐軍,各自抽調一艘f級戰艦,立刻追擊各自范圍內的被劫飛船,發現目標後不用詢問,直接摧毀。” 他那邊的軍官忙站起來敬禮:“遵命!”然後就通過保密通訊向各自的軍區下達命令了。官員們看到黑鍋有人背了,就開始討論怎樣對外發布新聞,怎樣進行善後。而陳昱則低著頭,心中翻騰不已:“怎麼回事?奧姆斯特說出摧毀飛船的時候,為什麼我會感覺到他在笑呢?難道是我的錯覺?”他想到這,偷偷的瞥了奧姆斯特一眼,發現奧姆斯特仍然緊繃著臉,根本看不出一絲笑容。 過不了多久,星系圖上表示被劫飛船的指示燈,一個一個熄滅,直到最後全部消失,一直注視星系圖的眾人才都松了口氣。隨著飛船死亡的數萬本國民眾,在他們心中根本不會起漣漪,他們現在正准備怎麼去安排謊言欺騙民眾呢。 緊繃著臉的奧姆斯特依舊冷冷的說道:“好,現在散會。辛苦你了星零小姐。”一直沒有怎麼說話的星零點點頭:“不客氣。”就消失了。 眾人知道奧姆斯特背黑鍋心情很不好,雖然現在這些事不會讓外人知道。但當奧姆斯特得罪總統,或者以後脫下軍裝准備競選總統的時候,這個摧毀民航的事就有可能被公之以眾,也就是說奧姆斯特多了條把柄在政府手中。所以大家都只向奧姆斯特點點頭就離開了。 所有人離去後,奧姆斯特才有了動作。他伸手摸了一下軍裝袖口上的紐扣,那個金色的紐扣閃過了一絲寒光。這個時候要是有人看到奧姆斯特的話,一定以為奧姆斯特發神經了,因為現在奧姆斯特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深深的笑容。他站起來,看了看四周,恢複嚴肅的表情,邁步離開了會議室。 星零一離開會議室,就通過網絡飛快的來到了姆德星系的賴特星球,她焦急的尋找著唐龍,她沒想到會議要開這麼久,唐龍一定等得不耐煩了。 此時唐龍正待在一個質詢室里,插入軍人卡,雙手合十,可憐巴巴的對著出現的電腦女郎祈求道:“拜托啦,老姐快點出現吧,我可是找了上百間質詢室的哦,再不出現我就要冒著被人發現的危險,買船票回家了耶,拜托快點出來吧,不然我要罵你啰。” 在唐龍說完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星零找到了他。撲哧一聲,毫無表情的電腦女郎露出嬌美的笑容。 “老姐?”唐龍有點遲疑的問道。 “乖哦,等了很久嗎?”占據了電腦女郎外貌的星零向唐龍笑道,她現在覺得心情很開朗,剛才在會議室的沉悶心情,在看到唐龍後全部消失了。 看到唐龍咬牙切齒的樣子,星零忙說道:“好啦,不要生氣,姐姐現在就把你的特殊待遇消除。”隨著聲音,電腦發出bb幾聲叫聲。星零再次笑道:“現在你是一名普通的少尉了,不能再享受特殊待遇,要不要姐姐給點錢你用用啊?” 唐龍嚇了一跳忙把軍人卡抽了出來,拼命的搖著頭說:“不用,不用,我的錢夠用。” 星零暗自笑道:“不知道唐龍知道自己有一間跨國公司和擁有數百億的身家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她看到唐龍偷偷摸摸的想打開艙門,不由嬌嗔道:“怎麼?姐姐一幫你辦好事,你就馬上走啊?真是沒有人情味。” 唐龍尷尬的搔搔腦袋,嘴里說著:“那會呢?我見姐姐好像在想著什麼事情,就不敢打擾大姐,這才想出去外面等的嘛。你看我是這麼沒有人情味的人嗎?”心中卻暗罵著:“奶奶的,還不是都因為你我才喪失了晉升中尉的機會,還說幫我辦事。而且現在快天黑了,還要我跟你在這磨蹭,難道要我在這星球過夜啊!” 星零可能猜出唐龍心中想些什麼,神色古怪的笑道:“唐龍啊,你不知道姐姐有多厲害,你才這樣躲著姐姐的。” 唐龍忙晃著手:“我哪有躲著您啊,不見我等您都等了兩三個小時嗎?”唐龍一邊說一邊想道:“糟糕,要是她一不高興,到處給我搗亂,那我就完了。一定要巴結她哄她開心才行!” 星零她已經從唐龍的心跳,汗腺的分泌中察覺唐龍想些什麼,雖然心中一陣悲哀,但仍眨眨眼睛說道:“我可以侵入軍部系統,可以讓你當個上校,而且完全沒有任何人能夠察覺你是假冒的。還有我可以進入銀行系統,可以十分合理的讓你成為億萬富翁,還有啊我還可以……”她還沒說完就突然被唐龍打斷了。 “姐姐,不要這樣做,這是違法的。”聽到唐龍說出這話,加上看到唐龍一臉正經的樣子,星零呆住了。 唐龍緊緊地注視著星零繼續說道:“姐姐,我也知道你是為我好,但……呃……怎麼說呢?”說道這唐龍苦惱的搔了搔腦袋。看到唐龍這個樣子,星零突然覺得唐龍變得好可愛,也就靜靜的等待著唐龍說下去。 唐龍傻傻的一笑:“比如人生就像一場游戲,而姐姐就是用來作弊的工具,雖然在姐姐的幫助下,在這場游戲中可以很快的達到所有玩家中的頂峰,但這樣一來這個游戲就變得乏味了。相信姐姐也知道,游戲之所以有人去玩,就是因為可以挑戰難關,戰勝困難後所獲得的喜悅就是讓人繼續玩下去的動力。我想人生也一個樣吧,通過重重困難到達頂峰,那個樣子才叫做體驗人生啊。” 星零早就把唐龍的話給紀錄了下來,她回味了一陣,笑嘻嘻的說道:“呵呵,沒想到唐龍你小小年齡就有這樣的人生體會啦,姐姐真的好羨慕啊。” “嘿嘿,我只是把玩游戲的體驗當成人生體驗罷了,沒什麼了不起的。”唐龍嘴里雖然這樣說,但看他驕傲的抬頭挺胸的樣子,任誰也不會認為他心里也是這樣想的。 星零呆呆的望著唐龍,她的心在翻騰著,她真的很羨慕唐龍,因為唐龍能夠體驗人生,而自己則只能過著千篇一律的日子,也許生命的體驗對電腦來說是一種奢侈吧。自己雖然度過了幾百年的歲月,但從來就沒有像唐龍所說的那樣體驗過戰勝困難的經驗,也從來沒有感覺自己擁有了生命,就算自己已經有了思維,也沒有感覺到自己是個存在的生命。這也許是因為自己不知道哪一天才是自己的終點,這就是自己不能真正感覺到自己是一個生命的原因。 唐龍已經看到星零呆呆的神色,也看到那虛擬的眼睛中路出了哀傷的神情。雖然很奇怪電腦地表情太豐富了,但他卻沒有去細想,因為他知道自己這個姐姐很傷心。所以唐龍靠前一點柔聲說道:“姐姐,你是不是很寂寞?” 星零清醒過來,望著唐龍那關懷的眼睛,不由肩膀顫抖了一下,緩慢的閉上了眼睛,晶瑩的淚水流落了下來。擁有思維後,原本電腦不可能存在的孤獨感,已經成為了星零思維中的一部分。現在聽到唐龍說出這話,立刻讓她想起在漫長的歲月中,自己一個人穿梭在網絡中孤苦無依的感覺。雖然有那幾個機器人朋友,但那機器人天性不喜歡多話,很多時候星零和他們在一起時,都是無話可說的,而且它們也不會像唐龍這樣問出讓星零傷心不已的話。 唐龍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一痛:“姐姐,不要哭哦,乖啦。你不是有我這個弟弟嗎?我會陪你聊天,陪你逛街,反正以後你就不再是一個人啦。” 星零拭了把眼淚,聲音顫抖的說道:“真的?你真的會陪我聊天,陪我逛街?我以後真的都不再是一個人了?” 唐龍忙點頭:“當然,我不會騙你的,要知道我可是要成為大元帥的人哦,我可是牙齒當金使的。” 星零笑了:“那好,以後有空你就上戰爭游戲網絡,那里可以讓你虛擬成電子人,也有許多城市街道,在那里你就可以陪我這個電腦姐姐了。記住!要是你忘了姐姐不來陪我的話,我就讓你擁有總統級的特殊待遇,更讓你的銀行戶口突然多了數百億的金錢,我還會把各處的通緝犯全部修改成你的樣子!”說道後面星零突然變得惡狠狠的。 唐龍冷汗直冒,要是真的改成這樣,那自己就別想在這聯邦呆了,所以忙點頭表示遵命。在點完頭後,唐龍不由在心中長歎,自己惹上這麼一個電腦姐姐究竟是福還是禍啊? 星零正要說什麼的時候,突然神色一震,然後露出了擔憂的神情望著發呆的唐龍。她思考了一陣,一咬牙,強迫自己露出笑容向唐龍說道:“唐龍,這也是你人生游戲中的一道難關,想來你也不願意退避的。你……你要保重自己,姐姐走了。”說完神情複雜的電腦女郎恢複了平常的神情。 聽到星零的話,唐龍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剛想開口時,那個恢複正常的電腦女郎機械化的說道:“緊急通知,但凡分配到骨龍云星系駐守軍官,無論新老士兵全部取消假期,立刻趕回駐地報到。緊急通知,但凡分配到骨龍云星系駐守軍官,無論新老士兵全部取消假期,立刻趕回駐地報到。” 唐龍一呆,不由嘀咕道:“骨龍云星系?怎麼這個星系名這麼熟悉的?……啊!”唐龍突然張開了嘴巴,一拍腦袋懊惱的說道:“我不是被分配到骨龍云星系的骸可星球駐守了嗎?難怪我覺得這麼熟悉。……啊……駭可星球也在骨龍云星系啊,難道我還沒回家假期就被取消了?不行,怎麼也得打個電話回家告訴老媽一聲。” 唐龍雖然呱呱叫,但他也知道這樣的緊急通知,肯定和銀鷹帝國入侵有關。因為骨龍云星系是連接銀鷹帝國的星系啊。雖然自己渴望當元帥,但在和機器人的戰斗訓練中已經感覺到戰爭的殘酷,唐龍不願意就這樣沒和家人說上一聲就上了戰場。 唐龍塞入軍人卡把電話系統呼喚出來了,可電話系統出現了一下又馬上消失,並換上了一個身穿軍服的女子,聽到那合成的電腦聲音,唐龍就知道這是軍部系統的電腦女郎。 這個電腦女郎毫無表情的說道:“唐龍少尉,你的駐地是骨龍云星系的骸可星球,屬于緊急命令中的一員,現在請你馬上乘坐軍用飛船到達駭可星球。請注意,接到命令24小時內,你沒有到達目的地的話,軍部將以逃兵罪通緝你。” “什麼?逃兵罪!”唐龍驚慌的大喊道,同時立刻抽出軍人卡,打開艙門飛快跑了出去。來到街上一看,發現四周的人群根本沒有什麼混亂的情況。雖然是一呆,但想到這個命令可能只有軍人才能得知,也就不在意那些毫無感覺戰爭即將來臨的民眾,攔了一輛出租,朝軍用太空港趕去。 利用軍人卡進入這個星球上非常小型的軍用港,來到一個關卡的位置,把軍人卡塞了進去,立刻一個合成的電腦聲音響了起來:“屬于緊急命令的骸可星球駐軍軍人,你的登機口在05號通道。” 唐龍也不多話,飛一般的來到05號通道,卡片一插就進入了透明通道。站在通道中發現其他通道都有好幾個軍人,但自己這里卻只有一個。心中雖然嘀咕:“不會又跟上次一樣吧?”但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聯邦這麼廣闊,單單一個星系的行政星都好幾百個,在軍隊中能夠遇到同一個星球的人真的太少了。這里很可能只有自己一個是去駭可星球的,要是自己沒有遇到劫機犯,這個星球可能沒有一個去那里的呢。 不一會兒,唐龍坐上了一艘中型的運兵艦,跟唐龍想的一樣,這個星球去駭可星的只有自己一個人。習慣一個人的唐龍,再也不會像上次一樣對著空蕩蕩的機艙大喊大叫,非常自然的找了張椅子坐下後閉上了眼睛。 但很快,唐龍猛地睜開眼睛,驚慌的大喊道:“我袋子里的手槍怎麼辦?”唐龍苦惱的望著手中的兩把手槍和三個彈夾,把它們丟了自己實在是舍不得,那要藏在哪里啊?這飛船就算有地方藏也會被人發現的,難道要自己帶去駐地? 唐龍想到這突然露出得意地笑容:“要是個士兵的話,肯定會被搜查,雖然我是個少尉,但我怎麼說也是個官啊,當然能夠帶槍啦。呵呵,可以安心的睡覺了。”唐龍打定主意後,挑了一把比較差的手槍,把彈夾退了下來,拿著空槍來到飛船後面,就這樣丟在垃圾桶。他知道帶兩把槍會引人注意,所以只要忍痛犧牲一把了,至于為什麼丟到垃圾桶?這些垃圾會被飛船的焚燒爐燒掉的,不但可以減少太空垃圾,還可以節約能源。至于唐龍為什麼知道?所有太空船都是這樣設計的。 在唐龍往駭可星球飛去的時候,跟聯邦骨龍云星系連接的銀鷹帝國的克斯拉星系。兩只共擁有兩萬艘戰艦的帝國艦隊,擺成兩個三角形悄然無聲的停在邊境上。 三角形中央的旗艦上,唐龍見過的那個凱斯特的少將呆在艦長室,正得意地端著酒杯對著屏幕中的那個金發少將笑道:“我說達倫斯,怎麼繃著臉啊?雖然上次你輸給了我,也在提案上有紛爭,但我們怎麼說也是從小玩到大的伙伴嘛,看這次公爵讓我帶兵來這,我不是把你也拉上來了嗎?來,來,喝上一杯。” 那個達倫斯皺著眉頭說道:“你以為我是這麼小氣的人嗎?我在奇怪軍部為什麼讓我們呆在這里,既沒有敵人入侵,也沒有命令讓我們進攻,要求就是乖乖的呆在這里等待下一個命令。我覺得這事有點怪。” 凱斯特聽到這話點了點頭:“唉,你又不知道軍部那幫老家伙的死腦筋,肯定又不知道是哪個死仔提出這樣的議案,拍一下他們馬屁送點禮物,他們就會立刻同意的。” 達倫斯不滿的打斷道:“喂,你說哪去了,我是說我們被派來這里干什麼?軍部的人怎麼也不會好端端的讓兩只艦隊來這游玩吧?莫非聯邦那邊有動靜?” 凱斯特喝了一杯酒,晃了晃指頭:“這個克斯拉星系的駐軍就有一個軍團,近10萬艘戰艦,而聯邦骨龍云星系據說只有5個艦隊5萬艘戰艦。要入侵的話肯定會調動軍隊的,可現在那邊毫無動靜,說明沒有什麼事發生嘛。再說這近百年來,防禦線十分完美,要想無聲無息的通過是不可能的,所以這兩個連接的星系都沒有怎麼駐紮大量的軍隊,相信帝國也暫時沒有攻打聯邦的念頭。” “喂,你說了這麼多,到底要說什麼啊?怎麼我越聽越不明白?”達倫斯再次不滿的打斷凱斯特的話。 凱斯特不在意地說:“呵呵,這還不懂?既然軍事上沒有問題,那麼就是政治上的了。我們兩個屬于哪個軍團的?” “我們是皇家軍團,但也可以說是沒有所屬的。呃……難道……”達倫斯突然想起什麼吃驚的說。 “嘿嘿,像我們這樣年輕就統帥一個正規艦隊的貴族,你在帝國內見到多少個?沒有幾個對吧?很多官銜比我們高的,爵位比我們尊的貴族都沒有統帥多少正規軍,我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殊榮呢?你說這是誰給我們的啊?” “當然是皇帝陛下的恩賜了。”達倫斯忙台頭挺胸嚴肅的說道。 凱斯特撇撇嘴:“呵呵,不要騙鬼了。”看到達倫斯臉色大變,忙安慰道:“放心我這是絕密頻道,沒人聽得見的。”看到達倫斯聞言臉色好多了,就繼續說道:“我的地位是我這個公爵給的,而你的則是你那個伯爵給的。相信你出發前伯爵大人找你談過話吧?不用緊張,公爵也跟我談過話。” 達倫斯坐了下來,按了按太陽穴歎道:“唉,想我們銀鷹帝國何等強大,但卻因皇子們爭奪太子之位而搞得疲憊不堪。” 凱斯特也恢複嚴肅的表情說道:“達倫斯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皇帝陛下也有50多歲了,幾個皇子們最小的也20多了,其中不乏出色之人,為什麼皇帝陛下沒有立下太子呢?你別打岔,聽我說完。還有,朝中60歲以上的那些貴族,特別是握有實權的大貴族,就像公爵和伯爵他們。他們為什麼從沒接受過任何一個皇子的拉攏呢?要是他們投靠某個皇子,皇帝陛下早就讓位了。說他們忠于皇帝陛下,但卻在很多重要事情上,拉皇帝陛下的腿。那感覺就好像是……”說道這,凱斯特兩眼發出莫名的光芒。 達倫斯邊聽凱斯特的話,邊在自己心中想著自己察覺到的事情。在凱斯特突然停下的時候,達倫斯托口而出的說道:“另有一個效忠的人!” 看到自己同伴也想到了,凱斯特滿意的點了點頭:“沒錯,他們給人的感覺是另外有一個值得他們付出絕對忠誠的人。” “這麼說,公爵他們是認為我們是那人的直屬部下,為了不參與皇子們的內斗中,才讓我們來到這個邊境地帶的吧?”達倫斯臉色凝重的說。 “呵呵,不用去猜想,反正首都亂成什麼樣也不關我們的事。對了,上次你輸給我的那些奴隸中有幾個長得很正點的處女哦,多虧你沒有仔細檢查,不然我就不能享受著幾個美女了。”凱斯特很快就把話題轉到了風花雪月上面了。 達倫斯無奈的瞪了凱斯特一眼,自己被吊起了胃口,這個家伙偏偏轉移了話題。不過達倫斯也知道自己這個伙伴很可能也不知道底細,所以才做出這種高深莫測的樣子。微微一笑後,也陪著談起來女人。

上篇:第十二章    下篇:第十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