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第十章   
  
第十章

趴在地上握著搶瞄准艙門的唐龍突然縮了回來,並哭喪著臉低聲嚷道:“嗚,我好像被狙擊手瞄准了。”電腦女郎聽到這話呆呆的:“狙擊手?不會吧?這里可是飛船啊,再說他們也就幾把火藥槍,有可能狙擊你嗎?” “嗚嗚,真的有人准備狙擊我啊。現在的感覺跟在《恐懼》游戲里面被僵尸瞄上了一模一樣,肯定是那個王八羔子准備在我進攻的時候殺死我!”唐龍說到後面開始咬牙切齒的罵起來了。 電腦女郎聽到這話,忙把一個圖像調出來,看到那個劫匪閉著眼睛蹲在椅子背後,不由奇怪的說道:“不會吧?他正在閉目養神啊。” 唐龍看到那幅圖像再聽到電腦女郎的話,不由一拍腦袋指著圖像嚷道:“他這是在感覺我的位置啊。”唐龍說完沒有去理會故障電腦,開始思索怎麼解決眼前的危機,他現在受到升官的刺激,腦袋特別發達。 想出辦法的唐龍忙說道:“大姐你不是電腦嗎?能不能想辦法讓飛船的喇叭響起來?” “響起來?”電腦女郎立刻明白唐龍的意思,接著說道:“這沒問題,來點音樂怎樣?” 唐龍沒有回答,他的注意力集中顯示頭等艙外那個匪徒的圖像上,他看到那個匪徒沒有如想象中那樣立刻打開艙門,反而蹲在側邊,一手握槍一手去按艙門開關。唐龍一看就知道那個匪徒想干什麼,忙彎著腰退後幾步,擺出一個沖刺跳躍的動作。電腦女郎也注意到這些,她也了解自己應該什麼時候讓喇叭響起來,現在她只是興奮的看著門外的那個匪徒,等待著恰當的時機。 電腦女郎她什麼時候經曆過這樣和自己切身相關,而且又這麼緊張的事情呢?所以相比起唐龍來,電腦女郎沒有緊張感,反而異常興奮呢。 艙門打開了,那個匪徒沒有立刻沖進來,反而蹲在門邊等上了兩三秒,然後才唰的站起來舉槍朝艙內沖去。 唐龍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在那個匪徒唰的站起來的時候,唐龍如飛豹一樣的跑了兩步,然後用力一蹬,整個身子如鯉魚躍龍門一樣的出現在過道上空,唐龍握槍的手已經瞄准了艙門。 此刻那個匪徒剛好從外面沖進來,而原本閉著眼睛的劫匪頭目,嘴角出現了獰笑,眼睛開始睜開,握著槍開始站起來了。在這一瞬間,電腦女郎掌握了這個時刻,飛船的喇叭猛地傳出響亮的、震動感十分強烈的搖滾歌曲。 那個頭目聽到震耳欲聾的音樂,呆了一呆,沒有立刻轉身瞄准。就這麼一瞬間的差距,那個剛沖進來就想就地翻滾的匪徒,隨著砰砰砰砰四聲槍響,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就這麼的翻了個身,整個人彈出了艙門外。在他被子彈的沖力,而彈起來的時候,手中的槍已經隨著慣性掉落在頭等艙內的地板上。 在第一聲槍響的時候,頭目才剛轉過身來,此刻那個匪徒已經中了彈。頭目在這一瞬間看到了呆在空中的唐龍,條件反射的抬槍瞄准並扣動了扳機。砰!雖然開了一槍,但子彈只射中了唐龍身旁的一張椅子。看來頭目還沒有達到槍隨心走的境界。 身在空中的唐龍,朝那個沖進來的匪徒開了兩槍,第一槍是測量准度,第二槍才准確地擊中了那個匪徒的腦袋。在擊中那個匪徒的一瞬間,唐龍已經看到頭目瞄准自己開槍了,忙把槍口挪動了一下,朝著匪徒頭目開了一槍。 唐龍在落下之前,沒有注意有沒有擊中那個頭目,他只見到那個匪徒如電腦游戲中的情形一樣,整個人翻了個身彈出了艙外。 而那個頭目在開出一槍後,立刻感到手臂一麻,多年的反應讓他感覺到自己中搶了。訓練有數的他,忙抬槍朝著唐龍落下的方向橫掃開了數槍,然後一個箭步在艙門沒有關上之前離開了頭等艙。 原本唐龍落下打了一個滾,正想站起來朝那頭目開槍,但立體眼鏡顯示了頭目的動作,嚇得他忙順勢往前趴下。等他看到頭目逃出去後,才有心有余悸的站起來看看身後牆壁上的彈孔。看到數個間距均勻的彈孔,唐龍不由拍拍胸口,要不是有電腦女郎的幫助,讓自己能夠看到原本看不到的情景,自己剛才站起來反擊,肯定中彈身亡了。 這些連串的動作說起來好像很久,可是實際時間卻只有五六秒。坐在經濟艙第一排的旅客,剛看到艙門打開,那個匪徒沖進去,接著強烈的音樂聲響起。緊接著聽到音樂里夾著數聲清脆的響聲,隨著響聲一個黑影彈了出來,還沒有看清那黑影是什麼,又有一個人影飛快的掠出來。當看清楚眼前是一具腦漿爛了一地的尸體和一個捂著左肩的劫匪時,被打開的艙門已經關上了,根本看不到頭等艙的情形。 唐龍在拍完胸口後,突然想到什麼,立刻躍起,踩著椅子跳到艙門。正要伸手打開艙門的時候,發現那個站在艙門的劫匪頭目,已經以飛快的速度縮在門邊,並提槍戒備。唐龍只好停下開門的動作,並立刻側身貼在門邊,狠狠地吐了口口水罵道:“呸!浪費了一個打落水狗的好機會!” 電腦女郎正用慢鏡頭回味著剛才的一幕,這幾秒鍾的一段影像已經被她記錄下來了。雖說這些動作不比自己以前看過的刺激,但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親身經曆啊,而且主角還是自己的親人呢,所以當然要把這次的事情變成自己美好的記憶。 聽到唐龍的話後她才清醒過來問道:“怎麼浪費了打落水狗的機會?” 唐龍撇撇嘴,這個電腦真的是故障電腦,連這點都看不出來?雖說心中這樣想,但唐龍海是說道:“要是我沒有在那里拍胸口浪費時間,一定可以緊跟在那個匪徒後面,乘他還沒轉身之際,一槍把他了結了。現在他已經戒備起來,這樣的機會就沒有了。” 電腦女郎把剛才的影像重新播放出來,在那個匪徒頭目退出艙門的圖像定了格,然後放大給唐龍看,並說道:“幸好你沒有馬上追上來,你看,他雖然不是面對著這邊倒退離開的,但他的槍卻依然瞄著背後啊,你要是沖上去,可能會被擊中的哦。” 唐龍看到放大的圖像不由呆住了,從圖像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個匪徒右手握著槍貼在左腰間,槍口正對准剛才自己趴著的方向。要是自己在他沒有離開前就跟上來,很可能被他擊中的! 好一會兒唐龍才驚訝的出聲問道:“他是什麼人?普通的匪徒能夠在這個時候還能進行預防措施嗎?就連普通的軍人也沒這個可能啊,而且槍法還這麼好,難道他是……” 電腦女郎點點頭:“如你所想,他是特種兵。” 唐龍再次驚呼:“特種兵?!”唐龍知道有這樣身手的人一定是特種兵,所以他沒有懷疑,不過又立刻疑惑的問道:“可是特種兵怎麼可能去當劫匪呢?” “他又不是我們國家的人,為什麼不能當劫匪?”電腦女郎也奇怪的反問道。 “不是我們國家?你怎麼知道?而且他這個外國特種兵跑來劫我國的飛船干什麼?”唐龍不解的問道。 電腦女郎得意的說道:“我當然知道他們不是我國的人,因為剛才查過他們的登機記錄。發現他們四個的身份都是偽造的,而且是那種身份屬實人卻不同的偽造,要經過密碼驗證才能證實。至于為什麼跑來劫機這就不是我這個小小電腦能夠知道的哦。”雖說電腦女郎這樣說,但她明顯露出我知情來問我啊的表情,不過仔細看著門外匪徒動靜的唐龍沒有看出這個表情的含義,只是哦了一聲就沒有理會了。搞得電腦女郎氣鼓鼓的也跟著不說話。 門外那個匪徒頭目依然蹲在牆角,交槍在左手,右手從腰間掏出一瓶急救噴霧,開始替自己的左肩止血。而經濟艙尾部,另外一個劫匪,已經拉起一個空姐,一手用槍指著她的頭,另外握著手雷的手圈著空姐的脖子,整個人粘在空姐背後,推著空姐緩慢的朝匪徒頭目走來。 整個飛船已經被吵鬧的搖滾音樂充肆滿了,就算大聲喊叫也只有靠著人家的耳朵才能聽見。雖然有人哇哇驚叫著,但被那個押著空姐的劫匪用槍一指,立刻比上嘴巴,只好任由那煩人的音樂讓自己的心情更加煩亂。 那頭目的傷口雖然停止流血了,但彈頭仍在體內,本來動一下就會很痛,不過匪徒頭目,毫不遲鈍的把槍交給右手,用左手從腰間取出一個彈夾,退彈上膛的動作一下子就完成了。完成後,頭目右手握槍貼在門邊,左手朝另外一個劫匪飛快的打了幾個手勢。然後把那具尸體拖過來,不讓他擋住通道。 唐龍看到那個匪徒頭目換彈夾的動作,才想起這種火藥槍不可能射完100發才需要換彈夾,忙條件反射的跟著摸向腰間。這一摸當然是摸了一空,正焦急時,唐龍看到了地上的那個匪徒掉下的手槍,忙伸手撿取。彎下腰時也看到了被自己踢死的匪徒的尸體,更是大喜過望,立刻朝那邊跑去。 唐龍從尸體上搜出三個滿彈的彈夾,原想替先頭那把手槍換彈夾,可退下一看還有十一發子彈,就裝了回去。此時外面匪徒有動作了。 匪徒頭目,向同伴打了手勢後,那個匪徒立刻推著空姐加快腳步來到頭目旁邊,並把左手的手雷交給了頭目。頭目再次比劃了一下手勢,才把手雷接過握在手中。那個匪徒則帶著空姐靠在另外一邊的門邊,並用槍指著空姐,示意她去開門。 唐龍這次已經清楚地看到了匪徒的手勢,被機器教官教導過的他,當然看得懂這種軍用手勢。雖說這軍用手勢不是萬羅聯邦軍方的,但機器教官會只教他自己國家的軍用手勢嗎? 唐龍想到自己還不能得心應手的控制這種火藥槍,不由大喊道:“大姐,把音樂關掉!給我弄個虛擬標靶來!” 電腦女郎雖然不知道唐龍想干什麼,但也照著唐龍說的,立刻關掉吵人的音樂,並在立體眼鏡看到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個標靶影像。 唐龍看到那個標靶,立刻單手提槍瞄准射擊,砰砰砰的槍聲響了起來。電腦女郎看到射出的子彈離靶心越來越近,才明白到唐龍居然臨陣磨槍,開始調准射擊的准確度。 門外的匪徒被音樂聲突然停下而呆了一呆,接著聽到里面傳來槍聲,不由忙貼在牆壁上。他們以為唐龍防備自己開始亂開槍了,也就暫時沒有讓空姐繼續開門,他們認為等子彈射完了再進攻更好。他們推己及人,認為唐龍剛接觸那火藥槍,一定以為子彈有100發,當打到15發發覺沒子彈了一定會呆住的。劫匪頭目開始在心中默默數著槍聲,他們等待的就是唐龍打完子彈的時候。 頭目加上唐龍奪槍後射出的四槍,算到15發的時候,立刻打出信號,那個匪徒用槍一捅那個滿臉駭色的空姐,示意她開門。 這個空姐正是那個替唐龍找座位的,她剛才看到三個匪徒進入頭等艙,一個受傷退回來,一個腦袋被射了希巴爛,一個則沒有出來,看樣子肯定也完了。她心中正在感歎那個年輕少尉如此了得,怪不得能夠擁有ss等級的密碼時,卻被劫匪選中推到這個危險的地方來。空姐的腰已經被槍口頂著,她知道自己再遲疑的話,匪徒立刻會干掉自己然後再找一個人。她顫抖著的把手按在開關上,閉上了眼睛,她這個時候只能祈禱那個少尉不會在自己打開門後就開槍射擊。 唐龍在子彈射完的時候,立刻拋槍,讓兩把槍在空中變換位置,左手接住沒有子彈的那把,而右手一接住滿彈的手槍,立刻瞄准艙門。同時左手一按把彈夾退了出來,然後用牙齒咬住槍膛,左手取出新彈夾,裝上,最後再握回左手中。 唐龍示意電腦女郎把標靶消除後問道:“大姐,你知道那種塑料手雷的威力有多大嗎?” 電腦女郎把匪徒頭目手中的手雷圖像擴大後,點點頭說道:“這種手雷的爆炸威力范圍是三米,不過這個很可能是閃光彈或者是催淚彈。閃光彈的話我可以調節立體眼鏡的進光度,但是催淚彈的話我就沒辦法了。”電腦女郎說到這,語氣明顯出現了擔憂的味道。 唐龍心中一驚,要是催淚彈的話,自己沒有防毒面具,那不是完蛋了?不過在看到外面兩個劫匪的動作後,唐龍和電腦女郎都心中一寬,因為那兩個劫匪掏出一副墨鏡戴上了。 看來他們是因為防毒面具太過于大塊不好帶上機,所以才沒有准備催淚彈吧?那怎麼不用炸彈?要知道這可是飛船里面,要是不小心把飛船炸了,大家都得成為太空塵埃,而且破壞飛船並不是這幫劫機者的目的。 唐龍大大咧咧的站在過道盡頭的中央,很自在的把握著槍的雙手垂下,立體眼鏡下面的嘴唇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唐龍這家伙認為勝券在握,又開始擺酷了。剛才他已經掌握了火藥槍的射擊慣率,現在就算蒼蠅都可以打下來,別說拳頭大的手雷了。 艙門被打開,空姐站在門口,唐龍並沒有舉槍,他老早就知道了嘛。接著唐龍看到一個物體從空姐背後拋了進來,不用講,目標來了。 唐龍全神貫注的凝視著那個物體,當唐龍已經可以看見那東西身上的紋路時,立刻抬槍射擊,而電腦女郎也不失時機地,在子彈出膛的時候,立刻把立體眼鏡的進光度弄至最低。 轟的一聲巨響,一道耀眼的白光籠罩了整個頭等艙,連在經濟艙神色緊張好奇的望著艙口的旅客也被這光芒刺痛眼睛,齊齊慘叫一聲慌張的把眼睛痛苦的閉上,並用雙手緊緊的捂住。遭到這個刺激,他們需要進醫院才能恢複視力了。 而那兩個黑衣大漢在看到劫匪戴上墨鏡的時候,就知道怎麼回事,早就閉上了眼睛,可說整個經濟艙就他們兩個和那個閉著眼睛等死的空姐沒有慘叫。 劫匪頭目沒有率先往里面沖,那個劫持空姐的劫匪在頭等艙發出光芒的時候,就一馬當先的推開空姐沖了進去,他沒有聽到頭等艙有沒有發出驚叫,因為經濟艙已經慘叫聲一片,想聽也聽不到。 他剛沖進去,還沒站穩,就在光芒中發現一個帶著立體眼鏡的軍人,正提槍瞄准自己。剛想抬槍射擊,砰的一聲,他只覺得眉心一痛。在這最後的一霎間,他只看到了那個軍人嘴邊露出一絲嘲弄的笑容,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聽到槍聲,頭目還以為成功了,可是剛探頭就被淋了一頭濕,那粘粘的紅色液體和那撲鼻的血腥味,讓他立刻明白到不對勁。因為就算那個軍人躲在牆角被殺死也不可能把血液射出艙門啊,能夠完成這個灑血動作的只有自己那剛沖進去的同伴。此時剛好倒在門檻上的尸體,證實了頭目的猜測。 看到伙伴那眉心間的黑洞,頭目心中不由一冷。沒想到自己死了三個訓練有數的伙伴,居然沒傷對方一根好毫毛。對方怎麼能夠在閃光中擊中敵人呢?難道他一早就知道自己要使用閃光彈,而事先准備了墨鏡?對于唐龍還有子彈的問題,他已經想起頭等艙內死了兩個人,掉了兩把槍的事情。 他現在沒空去想這些問題,也沒空去為自己的疏忽而後悔。他立刻抓起緊閉著眼睛被推倒在自己身旁的空姐。整個身子貼在空姐背後,把空姐迎著艙門,他的腦袋大部分藏在空姐頭後,只露出一只墨鏡,拖著空姐緩慢的退後。 此時光芒已經消失,他立刻把墨鏡摘掉,因為昏暗的景色對他不利。他已經退到走廊尾部,身子靠著牆,把空姐緊緊地擋在自己前面。經過這短短的交戰,他開始害怕和頭等艙里面那個軍人面對面搏斗了。 他知道,雖然自己現在已經算是失敗了,但如果那個軍人擁有正義感,自己還有扳回一記的勝算。他在空姐背後只露出的那只眼睛看著艙門,明顯可以看出那只眼睛流露著恐慌的神情,他手中的槍雖然緊緊地頂著空姐的腰部,但還是偶爾會震動一下。 他怒聲喝道:“出來!數到三不出來,我就殺死一個人質!”可惜他的聲音,被乘客們為自己眼睛看不見,而依然大叫著的慘叫聲蓋過了。惱怒的他立刻抬槍向上連開兩槍,聽到槍聲,乘客們下意識的閉上嘴巴,頭目先怒罵一聲閉嘴後,才再次對艙門喊著剛才的話。 唐龍的立體眼鏡已經恢複原來的光亮,外面的情況也變成圖像出現在唐龍面前。唐龍看到劫匪頭目躲在空姐背後只露出一只眼睛的樣子,不由嘿嘿一笑:“有夠苯的,一定是電影看多了,以為這樣我這個神槍手就打不中你嗎?”說著就邁步朝艙門走去。 唐龍嫌倒在門檻上的那具尸體礙事,隨手把他拖了進來。雖然腦袋已經血肉模糊得嚇人,但唐龍可是在《恐懼》游戲里面呆了一個月哦,這種程度算什麼?嚇不了他的。也因為那個死亡游戲,他才能在真正殺人後毫無一般人的恐懼心理。 空姐早就在強光消失時就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仍然那麼倒黴,從剛才的替死鬼變成現在的人質,都是那麼倒黴的站在第一線。想到這個就想哭,可惜只能扁扁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她害怕劫匪聽到自己哭聲惱怒的把自己干掉。 劫匪頭目剛喊完剛才第二次喊的那句話,就發現唐龍已經站在艙門了。而此時他手中的槍因為剛才朝上開槍嚇唬乘客,還高舉著沒有放下來呢。心中雖然一驚,但認為自己躲得很安全,所以一邊喊著:“把槍放下,雙手抱頭走出來!”一邊准備把槍收回來。 他那只眼睛突然見到那個看不見面目的軍人,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緊接著只見到那軍人把手一抬,就聽到一聲槍響,眼中只看到一個黑點撲來,接著什麼都不知道了。 那空姐原本還淚汪汪的看著唐龍,沒看到他怎樣動,槍被舉起來了,接著聽到砰的一聲,下意識的閉上眼睛,皺著眉頭准備承受中彈的痛苦。可是槍響後什麼感覺都沒有,而且緊緊圈住自己脖子的手也慢慢的松開,接著啪的一下重物摔倒的聲音在身後傳來。 她好奇的掙開眼睛,對面的艙門處已經不見了那個少尉,忙轉身一看,首先入眼的是牆上紅里帶白的血跡,接著是下面一只眼眶爛掉,整個腦袋血肉模糊得一塌糊塗的尸體。看到那個連立體電影都沒有出現的慘樣,她忍不住嘔吐起來。她知道自己安全了,當然是放心的嘔吐啦。 兩個黑衣大漢當然把唐龍干掉劫匪頭目的過程看在眼中,雖然現在安全了,但他們為了不引人注目仍呆坐原位沒有動。當然,他們正在講著悄悄話的: “好厲害,居然單人匹馬的干掉四個訓練有數的劫匪。”黑衣大哥悄聲說。 那個黑衣大漢聽到這話,有點不解的悄聲問道:“大哥,這只能說明這個少尉很有戰斗天分,不過這樣就能有資格擁有ss的密碼等級嗎?” 大哥沉默了一下才說道:“單單憑這個是不可能擁有ss密碼等級的,我們要仔細探查一下,他很可能擁有軍事上的才能。”那個黑衣大漢聽到這話點點頭,不再說話了,不過兩個人的眼睛都緊緊地盯著那已經關上的頭等艙門。他們不明白那個少尉勝利了,還縮在頭等艙干什麼?要不是怕打草驚蛇,早就去看個究竟了。 而此刻的頭等艙內,仍帶著立體眼鏡的唐龍,左手按在頭頂,右手按著肚臍,扭著屁股跳起舞來了。不但雙手還握著槍,而且嘴巴還在呱呱叫的喊著:“耶……耶……耶!中尉……中尉……中尉啊!我要當中尉啦!喲嗬!!”唐龍喊完最後一句,擺出一個酷酷的姿勢結束了這場勝利之舞。 唐龍這才發現手中還握著那火藥槍,不由拿前來仔細撫摸,嘴里呵呵的笑著:“嘻嘻,這槍雖然沒有鐳射槍那麼厲害,但發出的砰砰聲和那強大的反震力,都讓人覺得好爽啊。”說到這,唐龍突然抬頭四處望了一下,沒有看到一個人後,唐龍飛快的把那其中一把手槍塞入軍服里,看來他要私藏軍火了。 唐龍摸摸懷里的手槍和兩排彈夾,得意地笑了:“嘿嘿,太棒了,我不說的話,誰知道不見了一把呢?而且這些都是反檢測的塑料槍,嘻嘻,可以回去好好玩了。” “喂,唐龍。”被唐龍突然跳舞而鎮住的電腦女郎,這才回過神來,看到唐龍在自言自語居然忘了自己的存在,不由不滿的打斷他。 “有!”唐龍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條件反射的兩腿一並,挺胸抬頭響亮的應到。 “呵呵呵,是我叫你啦。”電腦女郎看到唐龍的樣子不由嬌笑了起來。 唐龍這才發現了仍在自己眼前的電腦女郎,忙撇撇嘴,不過看到電腦女郎在看到自己撇嘴後露出不滿意的表情,忙恭維道:“呵呵,大姐,你看我這人,一高興就忘了感謝大姐您。這次要是沒有大姐您的幫助,在下肯定倒大黴,而且也不能立功升職了,這都多得大姐您呢,小弟對您的敬仰如浩瀚宇宙茫茫無邊,又如星辰的閃耀而連綿不絕。您那甜美優雅的聲音讓我不再迷茫,您那無盡的智慧是指引我前進的良師,您那……”唐龍這個家伙已經在這次事件中,感覺到這個故障電腦很有用,開始拍她的馬屁,准備以後可以占點便宜。 智慧電腦如何被人如此稱贊過,立刻心花怒放的用雙手捂著通紅的臉蛋,微微眯著兩眼,很享受的聽著唐龍那滔滔不絕的恭維話。 好一會兒,她才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看著唐龍笑嘻嘻的說道:“弟弟,你那麼喜歡升官,我這個做姐姐的幫你搞個上校的官銜如何?”她一高興就忘了那五個朋友不想唐龍一步登天的想法,在她想來自己能幫助唐龍多少就幫助多少,誰叫唐龍是自己的弟弟呢。 說得口干舌燥的唐龍,正喘著大氣,他聽到這話剛想高興的答應,但是他突然想起什麼,全身冰冷的呆住了。電腦女郎不解的看著唐龍,正要喚醒他的時候,唐龍突然趴在地上,一手被腦袋枕著,一手拼命的捶著地板,悲切的哭嚎聲從他嘴里傳了出來: “嗚嗚嗚!都是你這個臭老姐啦,幫我搞了什麼特殊待遇,等下那些警察一查我這個英雄的軍人卡,立刻就會發現問題,我這英雄馬上會變成階下囚的啊!嗚嗚嗚,我的中尉啊!完了、完了,什麼都沒有了,嗚嗚嗚……” 電腦女郎聽了好一會兒才明白怎麼回事,不由撲哧一聲笑道:“安啦,這個特殊待遇是合法的哦,他們不可能察覺出什麼問題的。” 電腦女郎才剛說完,唐龍立刻帶著哭腔嚷道:“什麼合法的?什麼察覺不出問題?我才19歲,而且才是一個小小的少尉,這樣的我怎麼可能會擁有特殊待遇?就算是白癡不用去查也能知道我有問題啦!” 電腦女郎呆了呆:“呃……這倒是個問題,我怎麼沒想到呢?真苯!”說著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她看到唐龍那悲切的樣子,不由柔聲說道:“好啦好啦,是姐姐多事,姐姐這就幫你把那特殊待遇消去,不要哭啦,乖哦。”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在說出這話的時候,感覺到一股很強烈很舒服,並且很莫名其妙的感覺。 唐龍聽到這話,馬上瞪大眼睛驚喜的說道:“真的?快,幫我消去。”說著就在身上亂摸,摸出那軍人卡就立刻遞了出去,而電腦女郎也伸手來接。這一瞬間他們兩個人都呆住了,他們都忘了雙方是接觸不了的。 電腦女郎露出了一絲黯然的神色,不過很快恢複平常的表情笑道:“找個咨詢室的插口,把卡插進去我就可以幫你修改了。” 唐龍呆了呆,立刻哭喪著臉叫起來:“這里是飛船,哪有咨詢室啊。” “呃,那就下了飛船後再修改啊。” 唐龍捏著軍人卡無力的坐在地上,垂頭喪氣的說道:“飛船遇到劫機事件,肯定會中途找個星球停船,而且機上乘客在沒有警察介入下是不可能離開飛船的。嗚嗚嗚,我的功勳啊。” 電腦女郎聽到這話,忙想著怎麼解決,不一會兒她就想到了:“有了,你可以偷偷跑下飛船,在修改後再偷偷跑回來不就行了?” 唐龍聽到這話抬起頭來看了電腦女郎一眼,就低下頭語氣低沉的說道:“沒用的,那個空姐知道我有特殊待遇,而且還被她做了記錄。警察還沒檢查的時候,她就已經說出去了。” 電腦女郎不死心的說道:“我可以把那紀錄消除啊,這樣你還有機會……” 唐龍打斷電腦女郎的話語,剛才沮喪的神色消失了,眼中露出一股堅定的光芒,不過他說出的話卻和他的表情不配:“他媽的!我決定了,這次的功勞我不要了!奶奶個熊!老子就不相信我以後都不能再立功了,下次我一定要把這次的功勞攢回來。” 電腦女郎有點吃不准的問道:“你是說……” 唐龍點點頭說道:“沒錯!老姐,麻煩你把我那在飛船上的記錄消除,然後幫助我在不驚動他人的情況下逃走,最後再幫我把特殊待遇消除,免得以後立了功還是要放棄。那待遇雖然好,但就算我要,我也要自己努力獲得的!” 電腦女郎看到唐龍那正氣凜然,說不出感覺的剛俊臉孔,以及那炯炯有神的眼神,不由呆住了,這個就是剛才嚎嚎大哭,一臉眼淚一臉鼻涕的少年嗎?直到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清醒過來點頭表示明白。 此時唐龍正在那具被他拖進來的尸體上翻動著,看到這,電腦女郎不由奇怪的問道:“你干嘛?” “找子彈,反正我不要這份功勞了,就把這些東西就當作補償好了。”唐龍說完,已經給他找到了3個彈夾,再撿起尸體旁的手槍,連帶自己身上的兩把手槍和彈夾都塞入了自己行旅袋內。 唐龍背起旅行袋,對愣愣看著他的電腦女郎說道:“老姐,快帶我躲起來。”他沒有把立體眼睛取下來,他還要依靠這個和電腦女郎聯系呢。

上篇:第九章    下篇:第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