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招魂第十三章 第49節   
  
第十三章 第49節

早晨,洪于帶著伍鋼過湖辦事去了.他這段時間既然住在這里,正好將旅游公司的經營多過問一些.

太陽剛剛升起來,島上還飄蕩著霧氣.魯老頭和木莉照例在清掃別墅外的落葉.這時,湖上響起了機動船"突突突"的馬達聲.魯老頭抬頭望去,一艘型機動船正向這島駛來."這是誰來了?"魯老頭有些納悶,因為旅游公司的船只他都認得,而正在駛近的那船顯然是陌生的外來船只.

那船直接抵達島邊,從石梯上走來兩個女人,一個30多歲模樣,一條黑裙子使她的身材更顯干枯,她的臉部瘦削,脖頸下鎖骨突出.另一個20多歲的女子剛好與她相反,長得豐滿潤,色低胸裝突現出隆起的胸脯.

"你們找誰?這里是私人別墅."魯老頭攔住她們問道.

"洪老板在嗎?"那枯瘦女人的聲音有些嘶啞,"我們是來談一筆生意的."

"請問貴姓?"魯老頭有些吃驚.據他所知,還沒有人以這種方式上島來談過生意.

"她是我的老板."年輕女子在一旁介紹,"饒秋谷饒老板."

"哦."魯老頭,"洪老板出去辦事了,只有他的夫人在."

"那我們先和夫人談談吧."嘶啞的聲音.

魯老頭指了指花園里的椅子:"你們先在這里等等,我進去通報一下."

事後回憶,這兩個女人上島來的時間大概是早晨9點10分左右.在這之前,藍妮剛好起床.洪于走時叫她多睡一會兒,因此她起床稍晚了點.雪花正在整理房間,這個18歲的女孩身體已很成熟,皮膚白淨,話或微笑時臉上便浮現出一個酒窩,是個逗人愛的女孩.她彎下腰整理床鋪時,兩條結實豐潤的大腿便在短裙下完全顯露出來.藍妮想,將女傭們的裙子設計得這樣短,不知是誰的主意.

"雪花,主人對你好不好?"藍妮突然問道.

雪花轉過身來,一下子不知道該怎樣回答,臉卻了:"很好.主人從不罵我們."

"我想,從今晚開始,你就住到這房間里來吧."藍妮信任地對雪花:"主人半夜中喝水什麼的,也有人侍候,我的睡眠太沉,經常醒不過來."

雪花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夫人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結結巴巴地:"夫人,這,這行嗎?"

"有什麼不行的."藍妮意味深長的,"是我叫你這樣做的,沒關系."

"那,怎麼方便呢?"

"唔."藍妮拍了拍長沙發,"你就睡這里,就住幾天,我走後你還是回房去住."

對夫人的這個決定雪花感到很難理解,她試著想推脫:"那,那舒姐怎麼辦?主人不是叫我陪著她住在閣樓上嗎?"

"不用陪舒姐了,她是個膽大的女人."藍妮,"昨晚你們住在閣樓沒事吧?"

"沒事.舒姐還讓我回房去住,我是主人安排的,不能走,她才勉強接受了."

"是吧,舒姐沒事的."藍妮:"就這樣定了,今晚你就住這里."

雪花的心里"咚咚"直跳,她完全不能理解夫人為什麼要這樣安排.

正在這時,魯老頭上樓來了.

"夫人,有個叫饒秋谷的女人要找主人,是有一筆生意要談."魯老頭,"不知道夫人能不能先接待她一下."

"她叫什麼呢?"藍妮大吃一驚.

"饒秋谷."魯老頭重複一遍.

天哪,這不是姚局長查到的已死了三年的女人嗎?昨晚,洪于將這個況給她和舒子寅都講了,洪于這個女人20多天前在賭桌上這座別墅"誰住進去誰死",可按她的姓名住址一查卻是個死人,這事如果搞清楚了,別墅里發生的恐怖事件也許能水落石出.

沒想到,這個人鬼難辨的饒秋谷卻自己找到島上來了."她在哪?"藍妮走到窗邊,有些慌張地問.

魯老頭湊到窗邊,指著花園里穿得一一黑的兩個女人:"穿黑裙的那個."

藍妮心里"怦怦"地跳著,"雪花,去閣樓叫舒子寅來一下."她吩咐道.

舒子寅來了,她穿著牛仔褲配白襯衣,像是要外出的樣子."妮,有什麼事嗎?"她問.

藍妮將她帶到臥室的牆邊,低聲對她講了現在正發生的事."怎麼辦?"她問.

舒子寅緊張地考慮了一下:"帶她到三樓的茶廳見面."

"我去了."魯老頭轉身下樓帶客去了.

這個茶廳是舒子寅剛到別墅時和洪于一起喝茶的地方,牆上的幾幅《聊齋》的工筆畫使這里的氛圍很幽靜神秘.此刻,在這里見那個詭秘的不速之客,舒子寅心里自有安排.

穿著一黑一的兩個女人進門來了.盡管舒子寅已有心理准備,但那個黑女人的骨瘦如柴還是使她心里緊了一下.而另一個年輕女子仿佛是個豔鬼,色低胸衣暴露出的胸脯給人有點不真實的感覺.

"這位就是夫人了."舒子寅將藍妮介紹給她們.

"哦,幸會."黑女人,"我叫饒秋谷,來這里有點生意上的事."

"你住在黑山鎮邊街2號,是嗎?"舒子寅搶先發問道,以此表示對她的況很熟悉.

黑女人大為震驚,她完全沒有料到這里的人會知道她的況."哦,是的,那里是我的老家,我出來做事已經很久了."

"出來多久了?"舒子寅追問道.

"三年了吧."黑女人只能招架.

藍妮在一旁聽著,心里驚叫了一聲,三年!這不正是饒秋谷死後的時間嗎?她不敢再看這個骨瘦如柴的黑衣女人,便將眼光投向那個衣女人身上,她看見刀子似的嘴唇塗得血,她想這兩個女人怎麼都這樣可怕呀.

"好吧,二位有什麼生意要做?"舒子寅壓住內心的緊張,以大管家的口吻道.

"算了,洪老板不在,我們下次再來吧."黑女人顯然因舒子寅的問話出她意料而想退縮了.

"不過,我倒是有一筆生意想和二位做做."舒子寅已經鎮定下來.

"什麼?"黑女人問.她一話時脖子下的鎖骨便一動一動的.

"你們看."舒子寅指著牆上的《聊齋》圖畫,"這幾幅畫很值錢的,不知二位能看上否?還有,這樓後面有一副收藏多年的棺木,全柏木的,不知能否轉賣出去?"

"你笑話呢."黑女人突然陰冷地一笑,那嘶啞的喉音叫人毛骨悚然."我們走吧."她拉起衣女人向門外走.衣女人在門口回過頭勉強做出告辭的一笑,那血的嘴唇仿佛就要滴出血來似的.

藍妮已癱坐在藤沙發上,喃喃地:"這是怎麼回事?"

上篇:第47節    下篇:第50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