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招魂第44節   
  
第44節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舒子寅躺在閣樓上的臥室里,身上蓋著柔軟的棉被.洪于坐在床邊,按了按她肩上的被子:"好些了嗎?"

舒子寅點了點頭.在這之前,她渾身發抖,像中了邪似的不能控制的發抖.夜幕來臨的那一刻,恐懼徹底擊倒了她,以至于她看見洪于駕著的快艇亮著大燈駛來時,竟不能動彈更不能站起來.她只能用盡力氣喊道:"我在這兒--"

洪于跳下船跑上島來,看見她赤裸著全身癱坐在那里,大吃一驚地問道:"出什麼事了?"

舒子寅用雙手捂在胸前:"我在湖里洗了澡,上岸後便站不起來了.我的船也丟了,我怕極了."洪于聽見她話時牙齒在"咯咯"地響.

洪于看見了附近樹葉上掛著的衣物,便走過去取了下來.她的手抖動著,費了好大的勁才勉強穿上.洪于來扶她的胳膊時,她指了指旁邊的地上:"把那個頭骨帶上."

洪于震驚地蹲下身去,暗黑中看見了那個眼眶像黑洞一樣的頭骨,眼眶下面的兩排牙齒與魔鬼相似.

"這可能是娟娟的頭骨."舒子寅補充道.

"不用帶回去了."洪于站起來道:"事已經清楚了,娟娟是投湖自盡的,不用再證實什麼了."

"你怎麼知道的?"舒子寅在黑暗中問道.

"伍鋼將一切都對我承認了."洪于,"是伍鋼先占有了她.唉,是個可憐的女孩."洪于又向那頭骨瞥了一眼.

"伍鋼這是犯罪!"舒子寅用虛弱的嗓音吼道.

"安靜點."洪于扶起她:"我們回別墅去."

舒子寅的雙腿哆嗦著竟邁不開步子,她是被洪于抱起來離開這個荒島的.這個令人恐懼而又充滿淒涼的荒島,密密的蘆葦此刻像一大片黑云在島上.仿佛在掩藏著無盡的秘密.

此時,躺在臥室的床上,舒子寅的眼前還浮現著那個讓人感受複雜的頭骨."我就預感到娟娟已經死了."她.

"別想這些了."洪于端來了一杯葡萄糖水,准備用勺子喂她.

"我能行,自己來."舒子寅往上撐了撐,半靠在床頭,端過水杯來慢慢喝下.她露在被子外的肩頭十分光潔.

洪于怎麼也沒想到,讓他魂牽夢繞的一幕是在恐怖的荒島上出現的.當舒子寅雪白的身體在黑夜中顯現時,他記起了一幅一個裸女躺在黑絲絨上的古典油畫.他看見了她挺拔的乳房,平坦的腹部和光潔的雙腿.然而,這美好的身體和甯靜的夜晚,卻被一只恐怖的大手壓住了.

洪于不禁想到,這也許是上帝對他的懲罰.如果他能早點離開旅游公司,早點回到別墅來,舒子寅也許就不會受到最後的驚恐了.一切都是浴室的毛玻璃在作祟.開始是舒子寅沖澡時映在毛玻璃上的身影,接下來是他在旅游公司午睡時,浴室的毛玻璃上又上演了同樣的一幕.這景像讓他不可思議地神魂顛倒,女人的身體怎麼會讓他燃燒起如此陌生的激呢?很久以來沒有這種激了,女人的身體已經讓他像對三明治一樣厭膩.然而,自從在那海濱酒店的大堂里,舒子寅的身影勾住他的魂以後,他的渴望和激才從昏睡中醒過來.他事後回憶著,當他將冷莉的身體壓在身下時候,他眼前出現的是舒子寅在毛玻璃後洗澡的身影.他當時是如此激動,以至讓冷莉受寵若驚地大聲叫著,呻呤著.她不明白當她裹著浴巾走出浴室時,洪于為何不但沒有怪罪她打擾了他的睡眠,反而一下子把她抱到了床上.長長的浴巾掉在了地板上,仿佛發生了一場劫難.

舒子寅喝完葡萄糖水,洪于接過水杯放到桌上,回轉身來又坐在床邊,將舒子寅的被子又掖了掖,仿佛以此來彌補他的過失似的."還冷嗎?"他問道.

"已經暖和了."舒子寅知道她的發抖並不是因為夜晚的寒涼.她看著洪于,自語似的道:"我總覺得伸進門縫的那只手是娟娟回來了,是她的魂靈進了這座別墅."

"不管怎樣,我已經叫伍鋼明天去廟上燒香了."洪于,"他今晚住在犀牛島,天一亮就啟程,有一個很靈的廟,離這有200多公里."

"試試吧,看這樣能不能讓別墅安靜一些."舒子寅,"伍鋼今晚怎麼不回這里來呢?"

"有個重要的況,我叫他探聽去了."洪于這事與死在別墅里的那兩個借宿的游客有關.消息是包租犀牛島的柳子透露過來的,他昨天來了一個賭客,是個生面孔,被一個常客帶來的.那子20多歲,賭得卻非常大,有大富翁的派頭.喝酒時有人談到洪于的別墅在空置期間死過兩個借宿者,那陌生的賭客便,那是該死,換上另外的人也得死.柳子感到這話有點蹊蹺,想到洪于吩咐過他和黑道上的哥們兒替他查查線索,他主動再去套那子的話,可是那子卻連連擺手:"究竟怎麼會死,我怎麼知道呢?"柳子就這事報告給洪于後,建議伍鋼去和那子賭一夜,其間也許能套出他的真話來.

"但願如此."舒子寅聽完後歎了一口氣,"這別墅里的怪事該結束了."

正在這時,隔壁書房的窗戶"砰"地響了一聲."是風吧?"舒子寅警覺地問.

洪于我去看看,便打開走了出去.他走進書房,開了燈,果然看見向外的窗戶在風中晃動.他關上並且插上,想到回到別墅時雪花對他講的事,心里不禁還是有些驚嚇.

回到臥室,他沒事,是窗戶被吹開了.看著舒子寅虛弱的樣子,他沒敢對他講述木莉在書房里與一個看不見的人話的事.這事發生在他去荒島找舒子寅的那段時間,魯老頭也證實確實聽見了木莉在書房里話,而木莉卻堅決否認.他不知道這件事與舒子寅與荒島有沒有聯系.另一種可能是,這別墅里不止有一個魂靈,因為木莉的妹妹也是死了的,難道,木莉是和她的妹妹在聚會嗎?

上篇:第43節    下篇:第十二章 第45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