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招魂第22節   
  
第22節

舒子寅慶幸自己昨夜幸好沒有住在閣樓上,不然,那夜半上樓的腳步聲會嚇死人的.洪于講,他自己當時也非常緊張,那腳步聲上樓後,停在門外便沒有聲息了.洪于下意識地咳了一聲嗽,然後用很粗的嗓音吼道:"誰在外邊?"他的聲音在夜半的寂靜中顯得很空洞.外面仍然沒有任何動靜.洪于輕手輕腳地走到門後,將耳朵貼在門上細聽,有一種很輕微的"沙沙"聲,好像是有手在理動綢緞之類的東西.他感到背上已經出了冷汗.突然,外面傳來"咚"的一聲,好像有人在樓梯上失了腳,接下來又是什麼聲音也沒有了.

"你怎麼不敢開門出去看看?"舒子寅心有余悸地問道.

"現在想來該那樣做."洪于,"可當時真是恐懼,怕拉開門時正有一張可怕的臉對著你."

此刻是下午時光,舒子寅和洪于在樹下喝茶聊天.他們面對著白色的別墅,在夏日的陽光和樹影中,這別墅給人一種美麗如畫的感覺,誰會相信,它在夜里會變得像墓陵一樣可怕呢.舒子寅稍不留神,那具懸掛在樓梯下面的女尸便在她眼前晃蕩,這可怕的刺激像烙印一樣揮之不去.所以,她甯願在樓外的樹下坐著,以便盡量減少呆在房子里的時間.

"有船來了!"魯老頭在水邊喊道.

洪于站起身,往湖面方向望了望,便安排伍鋼去島邊接船."他們來了."他重新坐下後對舒子寅.

洪于這次之所以迅速找來警察朋友偵察昨夜的恐怖事件,完全是照顧到舒子寅的強烈要求.因為她堅定地認為這世上不會有鬼,一定是這座島上或別墅內藏有什麼人,一到夜里便興風作浪.如果這樣,警察一定會找到一些蛛絲螞跡.當然,洪于心里是清清楚楚的,如果一切是這樣簡單,他過去就找過幾次警察朋友來協助,為什麼一無所獲呢?他也不相信這世上有鬼魂之類的東西,但是真要"沒有",也同樣拿不出有力的證據,很多人都有過永遠沒有謎底的恐怖遭遇,在科學不能解釋這些之前,洪于覺得對鬼魂還是將信將疑為好.所以,魯老頭一早就建議請廟上的人來驅邪他是同意的.可舒子寅,這些儀式都是巫術的延續,沒有作用的,至少對不相信此道的人就沒有作用.如果相信,也只是在精神上起一些暗示作用.她堅持要找警察來偵破,洪于只好答應了.

姚局長和4個刑警上島後,在伍鋼的陪同下向別墅走來.一條吐著舌頭的警犬跑在最前面,舒子寅嚇得叫了一聲,本能地站到洪于的身後.

"況我在電話上都給你講了."洪于握著姚局長的手,"重點是這島上的灌木叢,房子里主要檢查那些空房間,已住著人的房間就不用細查了."

洪于之所以這樣安排,是他對警察入室總有點隱隱的反感,如果將他們住的房間翻得亂糟糟的,那感覺有點像抄家,這有損他洪于的面子.

對島和別墅的全面偵查開始以後,洪于便帶著舒子寅在島邊散起步來.他不願她看到那種如臨大敵的搜查場面,因為這會加重他的內疚感.無論如何,對一個心愛的女人不能提供充分地保護,對于洪于這樣的男人來尤其難堪.當然,舒子寅懼怕那只凶猛的警犬也是讓她遠離現場的理由.

"但願姚局長他們能找出線索就好了."舒子寅望著藍色的湖面.

"別抱多大希望."洪于,"別你撞見的吊死鬼事後連痕跡也沒有,就是前些時候死在這里的借宿者,有現場,有尸體,他們也來查了,結果怎麼樣?到今天也破不了案,並且連頭緒都沒有.這事還不如我親自過問有效,你等著看吧,不定哪天就有江湖上的人向我報告結果."

"那麼,如果他們查不出閣樓下的怪事怎麼辦?"舒子寅有點惶恐了.

"怎麼,害怕了嗎?"洪于胸有成竹地,"當初你要來這里時,不是很有興趣嗎?"

"誰害怕了?"舒子寅不服氣地,"只是和我當初的判斷有些差異罷了.當初我想樓內的怪事是人的幻覺造成的,而死的那兩個游客不過是一件刑事案,也許在我到來時就已經破獲了.現在看來,一切可能要複雜得多,不過我不會害怕的,更不會當逃兵.我得好好想想,你不知道我的膽有多大,從在深山里練成的.你不知道三線建設的地方有多偏僻,杳無人煙,我讀中學的時候曾經在山崖下的草叢中發現過一個死人,我還把尸體拖了出來,結果是一個自殺者……"

"你沒那樣膽大吧?"洪于望著眼前的這個大家閨秀,打斷她的話問道.

"你不相信?其實我不算膽大,就是好奇,我想知道奇聞怪事背後的真相,我的導師過,我這種性格也挺適合做學問的.對昨夜發生的事我只是沒有思想准備,既然發生了,不管警察能不能破案,我也不會再害怕了,我會想出對付這些的辦法."

對她的勇氣,洪于真是有點吃驚了.同時也暗自高興,舒子寅至少不會因驚嚇而迅速離開這里了.不過,這些離奇事件究竟怎樣才能解決呢?並且,事越來越清楚,他從不敢相信的鬼魂或許真的就遇上了.想到這點,他感到也許帶著舒子寅離開這里還會是最後的選擇.

正在這時,姚局長找過來了.他滿臉嚴肅地,在別墅周圍一帶尤其是門前台階下的泥土中發現了血跡,是警犬嗅出來的.刑警已取了些土樣出來,確實滲有血跡.可是魯老頭和胖子廚師是雞血,他們在你回來時殺了兩只雄雞來驅邪.姚局長要洪于證實一下此事,看有沒有必要將這些滲有血跡的泥土帶回去化驗.

"是雞血."洪于確定地,"這警犬的鼻子也太靈了.還發現什麼了嗎?"

"沒有."姚局長有點沮喪地,"樓里樓外都檢查過了,沒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不過,在詢問女傭時,她們剛來時在底樓的走廊里發現過一條毒蛇,是伍鋼用飛刀將它殺死的."

"嗯,"洪于不解地,"我聽過這事,這與昨夜發生的怪事有什麼?"

"是這樣的."姚局長靠前一步,聲音也柔和下來,"我有個想法,但是你別將我看成是公安局長,而將我當成你的老朋友.事實上,我們本身也是老朋友了,是不是?"

"你什麼時候學得羅羅嗦嗦了?"洪于.

"我在想,你這房子空了一年多,蛇都進來了,按民間的法,陰氣很重.這樣,發生了一些怪事,是不是可以多考慮一些方面的原因.當然,我這樣並不是回避責任,你知道的,你的事我從來是全力以赴.但是老找不到線索,讓我也有點胡思亂想了.當然,我這是隨便,下來後我還會考慮方案的,至少,死的那兩個人,不破案也無法交待啊."

這種結果是洪于意料之中的事.不過,有警察來大張旗鼓地搜查一番,至少可以給舒子寅打打強心針.看著姚局長帶著他的隊伍登船離去,洪于轉身對魯老頭:"今晚天黑的時候,在別墅周圍再放一次鞭炮."

上篇:第六章 第21節    下篇:第23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