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招魂序 幕   
  
序 幕

魯老頭將手搭在額頭眺望湖水的時候,那姿態有點兒像一個警覺的海盜.他裸著上身,皮膚油黑,在滿臉絡腮胡的蓬雜中,兩片血色很好的嘴唇像是埋在草叢中的活物.

湖上一片空茫,沒有任何船的影子,魯老頭剛才聽見的快艇聲也許只是錯覺.他的視線慢慢移向左前方的那座荒島,由于隔得太遠,此時在島上起落的白鷺在逆光中變成了一串串黑點,但魯老頭知道那是白鷺,他數次搖船去過那座島,近距離地觀賞過那些湖上仙子.

沒有船來,魯老頭和他看守的這座島上別墅仿佛被世界遺忘了.他開始懷念那兩只大狗,那是純英國血統的馬斯提夫犬,主人他的朋友--國家安全部的人用飛機空運來送他的.魯老頭平生沒有見過比這更令人毛骨悚然的狗了,100多公斤的體重,渾身黃毛,蹲在別墅外的草叢中簡直就是虎豹現身.夜里,它的叫聲不是從喉嚨里,而是從血液旺盛的肺部低沉如雷地噴出,僅這種恐怖之極的聲音,就足以讓任何歹人在離它百來之外因心血管破裂而自斃.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樣一對護寶神狗,竟然會被一種莫名的病毒所擊倒.一年多了,葬它倆的墳堆上如今已是荒草瘋長.

這座島上別墅從此沉寂下來.主人要搬回城里去住了.臨走那天,主人的母親,70多歲的于老太太咳了幾聲嗽.還未啟程,老太太發炎的氣管似乎就已嗅到了省城里的空氣.那是2001年的春天,島上芳香迷人,可別墅中的主人卻感到了隱隱的凶兆.

守門人魯老頭就這樣留在了這里.他記得主人臨走時站在別墅的台階上呼著他的名所的話:"狗仔,拜托了,這房子就交你照看了.過一些時候,我們也許又會回來."魯老頭拼命地點頭,主人的信任讓他的眼眶有點發濕.他揉了下眼睛,目送著主人一行遠去.他看見主人的妻子在船上向他揮了揮手,這個20多歲的善良女人,她的美麗魯老頭認為只有湖上的白鷺才能相比.站在船頭的是主人的保鏢,這個叫伍鋼的漢子和死去的馬斯提夫犬有點相似,只是魯老頭從未將這種感覺告訴過他.

一年多的日子在草香和水腥味中過去了.每周,湖岸上的旅游公司會用船給他送一些生活用品來.這旅游公司是主人眾多公司中的一家,管理著整個黑石湖景區的經營.公司的總經理是主人的侄兒,這個28歲的年輕人最愛的一句話是--要把黑石湖建成中國西南的著名景區.但魯老頭看得出來,主人聽見這話時並沒有贊賞的神.

魯老頭住在別墅外的一間木屋里,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將台曆翻過去一頁.今天是2002年7月13日,星期六,而給他送生活用品的船是每周一來一次,所以,魯老頭在黃昏時分聽見的快艇聲肯定是錯覺了.

他從水邊返回.穿過樹林和草坪,迎面便是那幢白色的歐式別墅,它的暗色的尖頂在湖上就能看見.此刻,它的一半身子已開始發暗,另一半被落日已盡的天光映照著,緊閉的窗玻璃上亮著反光,像躲躲閃閃的人的眼睛,魯老頭打了一個寒噤.這是一座空宅,將頂上的閣樓算進去一共是四層,20多個房間加各種大廳,廳,健身房,走廊,樓梯等就像迷魂陣似地深陷在這幢建築里.這別墅曾經是主人的世外桃源,如今它被一道可怕的符咒釘死在這座島上,像一具早已魂飛魄散的貴族的遺體,在這里等待著入殮.為了能讓自己堅守在這里而不至于逃跑,魯老頭盡量不去回憶往事.可怕的往事,當夜云將別墅的色尖頂塗成黑色之後,任何一扇窗口都可能在朦朧的窗簾後面出現晃動的人影,接著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魯老頭至今並不了解這些恐怖事件的詳,但從主人蒼白的臉上他感到事的嚴重性.尤其是寺廟里的高人被請來這里察看以後,主人遺棄這座別墅的決心就下定了.

夜色從水上而來,慢慢地向這座孤島逼近.魯老頭坐在木屋外的石桌旁喝酒,時而用手摸一把他滿臉的胡須.其實,魯老頭今年才44歲,就被這湖里湖外的人稱為老頭,完全是因為這絡腮胡的緣故.他的名叫"狗仔",這只有主人才知道.30年前,他還是一個少年,便成天跟在主人的屁股後面轉,他對城里來的"知青"有著強烈的好奇.主人當年也還不到20歲,這個從城里來的學生哥會拉提琴,同時據還會一種神秘的拳術,這讓在農村土生土長的狗仔無限崇拜.當然,這個知青能把他當兄弟一樣對待,是在他的父親救了這個知青一命之後的事.有天夜里,這個知青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滾,狗仔的父親背著他跑了10多公里路,才攔住一輛貨車將他送到縣醫院,結果是急性闌尾炎,再晚一點就丟命了.這件事讓這個知青回城後也常下鄉來看看.3年多前,他對狗仔,我修了一幢別墅,你去作看守吧.同時,他還給了狗仔的父親一大筆錢,讓狗仔家里世代相傳的茅草房變成了一樓一底的洋房.狗仔的父親老淚縱橫,是遇上了救苦救難的大恩人.

魯老頭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主人住在這島上的時候,為了夜里的警醒,他幾乎將酒戒掉了.而自從獨守這空宅以來,不喝酒他夜里根本就無法入睡.他會聽見那座空宅里有動靜.有時是有人走動的聲音,壓低嗓門的絮語聲;有時是女人的哭聲,被爬上島來的夜風撕攪得時逝時續.當然,喝了酒便什麼也聽不見了.

遠處的湖面已經被夜色裹去,只有島的近旁還泛著朦朧的水光.這時,魯老頭突然聽見附近有人的話聲.

"這里怎麼沒有路呀?我害怕."是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接著是她的一聲尖叫,同時一個男人的聲音道:"這里又沒有鬼,你怕什麼呀."

魯老頭心里一緊,酒意也醒了大半.他站起身盯著樹林和草叢的方向,看見一對年輕男女正對著他走來.那男的裸著上身,肩上搭著一件T恤;女的穿著緊身牛仔褲,著一件黑色背心.

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居然有人在夜色中出現在這座孤島.魯老頭想喝斥,想質問,嘴唇抖了抖都沒發出聲音來.

還是那年輕女子先開口道:"大爺,我們想在這里住宿."魯老頭看見她的臉很秀氣,眉毛上挑,有一種狐魅氣.

"不行!這是私人別墅."魯老頭堅定地拒絕道,心里卻有點發抖,不知道這女子是人是鬼?

事後魯老頭認為自己當時一定中了邪,不然他決不會同意這兩人住進別墅去的.盡管他們是來黑石湖的游客,開著一艘電動船在湖上迷了方向,是這座別墅的色尖頂吸引他們過來的.但是,魯老頭清楚,這些話很值得懷疑,因為從湖岸到這里,快艇也得跑1個時,一般游客所駕的慢悠悠的電動船很難到達這里.

"但是,天已黑了,我們回不去了."那狐魅女子央求道.

不知是動了惻隱之心還是中了邪,魯老頭居然破天荒地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只能住在底樓客廳側面的第一個房間里,千萬不要上樓."魯老頭吩咐道.底樓的房間是以前的女傭住的地方,魯老頭想主人也許不會太怪罪他.至于二樓以上,除貴賓外一般人是很難上得去的.

魯老頭帶著這二人走上了別墅的台階,他的手心觸到門上的紫銅把手時感到一陣冰涼.

這一夜,魯老頭在別墅外的木屋里睡得特別踏實.一年了,也許是第一次有人為鄰吧,身旁的這座空宅不再讓他感到害怕.魯老頭是在一陣陣鳥啼聲中醒來的,睜開眼天已大亮.他開門出來,早晨的空氣沁人肺腑.抬眼望去,別墅的門還緊閉著,那一對借宿的年輕人還未起床吧.

接下來發生的事,閱讀過當地報紙的讀者可能都知道了,在黑石湖景區的非旅游地帶,一對借宿于島上私人別墅的年輕男女離奇地死亡.現場發現,穿著睡衣的女子倒臥在客廳的門後,顯然在死前是想開門而逃;另一男子倒躺在樓梯上,可能是在上樓或下樓時突然死亡的.兩人的身上沒有任何傷痕,而眼睛圓睜,表極為恐怖,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驚嚇而亡.

   下篇:第一章 第1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