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五十五章 嚇跑八歧大蛇以及刷人氣的松本正賀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五十五章 嚇跑八歧大蛇以及刷人氣的松本正賀

面對憤怒的八歧大蛇,松本正賀他們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膽怯,而是毅然決然的轉身沖向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八歧大蛇本來是還想擺擺架子發發飚什麼的,但是看到他們離開的方向之後也是只能氣惱的在心里罵了幾句便轉身離開了這邊向著鬼手信長那里沖了過去.

盡管已經打算離開了,但是八歧大蛇並未打算真的自己一個人走.他臨走之前還是打算把鬼手信長帶上的.說起來八歧大蛇也不傻,他知道玩家勢力對他來說還是非常有用的,所以在明顯得罪了松本正賀的情況下,他就更要注意拉攏好鬼手信長,要不然一旦他被所有日本玩家一起敵視,以他現在在日本神界已經接近人人喊打的境遇,到時候一定會很慘.所以,為了避免那種不幸事件的發生,鬼手信長現在就成為了他的救命稻草,得罪誰都不能得罪鬼手信長.

"哈哈,鬼手信長,馬上你就要和你的手下一樣失去了神力了,現在你作何感想啊?"看著眼前被我們圍困的鬼手信長,我故意大聲嘲笑他以刺激他的情緒讓他失控.

對于我的嘲弄鬼手信長當然是咬牙切齒,但他一個字都沒回答我,因為他知道這樣只會讓自己動氣.無數次血的教訓讓鬼手信長明白,和我吵架是沒有好結果的,尤其是在戰場上.

"喂,你啞巴啦?還是嚇得連話都不會說了?"看到鬼手信長沒有反應我當然是繼續加大侮辱力度了.

"我……我……"已經抵達怒氣極限的鬼手信長眼看著就要爆發了,但是,就在他即將狂化的瞬間,一道突然飛來的白色光束卻是突然闖入了包圍圈.被光束直接鎖定的目標就是我,但是我身邊此時站著這麼多大神,當然不可能讓我被直接命中.

哈迪斯反應最快,隨手一甩,一道黑色的光束就飛了出去,然後在空中與那道光束撞擊在一起,接著迅速泯滅消失了一大部分,但是白色光束最後還剩了一絲穿過了哈迪斯的那道黑色射線朝我這邊飛了過來,不過因為有哈迪斯擋了這麼一下我已經反應了過來向旁邊一閃避過了那道光束的直接沖擊.

白色光束穿過我所在的位置之後並未繼續向前,而是突然一閃,在我身邊張開了一道黑色的空間門,緊跟著我就看到一個長著肉瘤的巨大腦袋從那空間門中伸了出來一口咬向我這邊.

看到這個丑陋的大腦袋我立刻就知道了這是八歧大蛇,畢竟之前在咫尺天涯內部八歧大蛇可是用了很長時間的本體形態.現在這個腦袋就是八歧大蛇的腦袋,雖然他的頭長的像蛇,其實仔細看卻會發現他的腦袋更像沒了毛,還長了一腦袋疙瘩的鳥頭.

雖然八歧大蛇使用技能沖到了我身邊對我進行偷襲,但他也太小看我的實力了.沒錯,打我是打不過他,但要跑是絕對沒問題的.看到那腦袋咬過來,我腳下的飛鳥直接動力全開,嗖的一下就躥了出去.八歧大蛇的大腦袋在我身後咔嚓一聲猛然咬合,但除了吃了一嘴的尾氣啥也沒撈著.

"藏頭露尾的家伙,給我出來."孔雀在看到我脫離危險之後直接抬手打出了一個閃著七彩霞光的光團.這光團體積很小,看起來就好像夜空中的星星一般,只是這是個彩色的星星.雖然這星星的顏色非常豔麗,但是這東西的速度卻是非常驚人,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命中了八歧大蛇腦袋邊上的那個空間裂縫,然後只聽到轟的一聲響,那個空間裂縫被直接轟開,八歧大蛇的本體一下子就從那裂縫所在的位置掉了出來.

突然被從空間夾層中打出來的八歧大蛇立刻就張口對著襲擊他的孔雀明王噴出了一團紅色的光團,但孔雀卻也是絲毫不懼的主動迎了上去.在即將裝上那光團之前孔雀明王身上突然閃耀出了一圈彩色的光焰,緊跟著就見到孔雀明王的身體消失在了光焰之中,而伴隨著一聲清亮的啼鳴,一只和八歧大蛇體型不相上下,但造型卻完全是兩個極端的巨鳥從光焰之中飛了出來.

這八歧大蛇的本體可謂是丑陋之極.鳥形的身軀倒也還沒什麼,可他的雙爪卻是跟鴨子一樣,指間有蹼不說,表面還有很多好像干結的糞便一般的硬疙瘩.除了這些東西之外,八歧大蛇的脖子和腦袋就更不要說了.一個身軀之上長了九根脖子,本身就已經相當惡心,其中一根還只有短短的一節,明顯是被人斬斷了.剩下的八根脖子倒是夠長,但脖子上沒有毛,而是一層灰色的鱗片,既不亮麗也不威武,反倒給人一種很惡心的感覺.這脖子前端的腦袋就更別說了.倒三角形的腦袋看起來像蛇頭不說,其上也是既沒有鱗片也沒有毛發,反倒是長了一堆的肉瘤,更要命的是這些肉疙瘩之間偶爾還有一些黑色的粗壯硬毛,看上去要多惡心有多惡心.

相比之八歧大蛇的這個丑樣子,那彩色的大鳥卻是漂亮的一塌糊塗.巨大的身軀完全就是標准的鳥類造型,沒有任何畸形,變態的部分.這條蔽日的巨大羽翼上覆蓋著長長的七彩羽毛,在陽光之下居然還會變顏色,看起來就好像琉璃的一樣.在那巨大的身軀之後,長達百丈的彩色尾羽好像飄散在空重的飄帶一般上下輕擺,那由于不斷晃動而不斷反射出來的各色光芒比夜晚的霓虹燈還要豔麗還要耀眼.在那巨大的身軀前端是一根細長的脖子,長短粗細適中,表面有一層光滑的羽毛,而在脖子的前端則是一個很標准的鳥類的頭部,外形結構接近雞頭,但和身體一樣也是彩色的,不過這個腦袋的頂端卻生者三根漂亮的翎毛,其上閃耀著美麗的光芒,就好像陽光下的寶石一般美麗奪目.更誇張的是這鳥頭的眼睛部分居然還有一道長長的彩色睫毛,這和正常的鳥類並不一樣,但在這只巨鳥身上卻看起來異常的漂亮.

雖然明知道這個就是孔雀明王的真身了,但說實話,孔雀明王的本體和真正的孔雀並不是完全一樣.即便不考慮大小問題,她和真的孔雀也是有很大區別的.至少孔雀明王背後的尾羽並非孔雀那樣的硬毛,而是接近鳳凰那樣飄帶一般的尾羽.

兩邊都亮出了真身,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摩擦了.本體不是人形的生物一旦還原到本體形態,那多半就是認真了,尤其是像孔雀明王這樣很少顯露真身的,一旦顯出真身,那多半就是打算拼命了.

顯露出真身的孔雀明王和八歧大蛇以閃電般的速度猛然撞在一起,然後就是一道白色的沖擊波轟的一聲向周圍擴散開來.已經基本看不出原樣的地面被沖擊波掃過之後立刻又是下沉了一大截,而天空之中我們這一大群人反倒是沒怎麼樣,只是稍微抵抗了一下就過去了.

兩個龐大的身影撞在一起之後立刻就是一陣翻滾,看撞擊情況似乎是孔雀明王占據了上風,但是混戰之中卻是明顯的八歧大蛇占優勢.這家伙畢竟還有八個腦袋,這張嘴咬人的勾當他干起來真是不要太方便.不過孔雀明王雖然在近身格斗方面吃了些虧,但她並不是一個人在作戰.就在八歧大蛇將孔雀明王壓制下去的同時,哈迪斯和波塞冬已經先後出手,一黑一藍兩道光束先後命中了八歧大蛇的兩個腦袋,當即就給這倆腦袋開了瓢,白色的腦漿混合著鮮血噴的到處都是.不過,這八歧大蛇的血可不是噴出去就算完的.

"下面的閃開!"看到那噴出的血水,我突然想起來以前從天庭那邊聽來的消息,趕緊通知下面的人員避讓.好在我們的人大多會飛,一接到通知立刻就散開了.不過,我們這邊的人雖然是散開了,可日本玩家卻是倒大黴了.

傳說當年八歧大蛇還在中國的時候用的名字是鬼車,而他的本體其實是九頭鳥.這九頭鳥本來還有個名字叫做九頭火鳳,應該也算是比較不錯的神獸了.不過呢,之後八歧大蛇因為自己的性格問題得罪人太多,最後被天庭那幫人聯合追殺,最後還給剁掉了一個腦袋.根據傳說,這八歧大蛇少了一個腦袋之後就一直往日本這邊跑,一路上那個斷掉的脖子上不斷的往下滴血,而這血水滴到哪里哪里就會發生火災,要是血水聚集的多一點,還會形成火山.這富士山傳說就是當年因為八歧大蛇在此降落療傷,以至于血水彙聚成潭,結果變成了一座火山.

雖然這個傳說並沒有確切證據,但是至少有一點我很清楚,那就是八歧大蛇是火屬性的生物,而且本身有災厄光環.根據這個設定就可以想到,八歧大蛇的血液中必然蘊含著大量火系魔力,而這些魔力在血水流出體外之後沒有了精神力量的壓制,必然是要釋放出去的.所以說,八歧大蛇的血能不能弄出火山來我不知道,但他的血沾哪哪著是肯定的.

隨著波塞冬和哈迪斯的偷襲,八歧大蛇這一下就被爆掉了兩個腦袋,血水立刻就灑了一地.原本的傳說在這一刻終于被徹底證實了.只見那血水剛一落地就好像飛機扔下的凝固汽油彈一樣,轟的一聲騰起了一大片火云,而且在爆燃之後居然還會持續性的燃燒,有些地方甚至還出現了侵蝕地面向下滲透的現象.

看著那可怕的血水,我連忙提醒孔雀明王:"注意別碰他的血!"

孔雀明王真在和八歧大蛇對咬,突然聽到我的聲音連忙一爪子在八歧大蛇翅膀上撕了個大口子,然後趁機一個後翻翅膀一扇與其拉開了距離.

看到孔雀明王脫離接觸,八歧大蛇還想沖上去纏斗,但是我們這邊畢竟人多.周圍的一排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動作整齊劃一的同時抬手射出了一排魔晶蒸汽導彈.准備追擊的八歧大蛇剛調整好身形就劈頭蓋臉的被一排導彈覆蓋了,強烈的爆炸愣是將其阻在了原地不得寸進.

憤怒的八歧大蛇怒吼著想要繼續前進,但是波塞冬卻是舉起了自己的法杖一口氣給八歧大蛇身上刷了十幾道詛咒系的法術,瞬間八歧大蛇就失去了飛翔能力開始向地上掉.

"那家伙會鑽地,別讓他下去."看到八歧大蛇往地上摔,我忽然想起來這家伙貌似很擅長在地面下移動,所以最好還是別讓他落地為好.空中優勢我們可是非常強的,地面下的戰斗力就沒法保證了.

八歧大蛇大概是本來也沒打算下地,所以我們這邊主動封鎖了下降通道之後他立刻就開始往上飛,但是脫離了接觸的孔雀明王卻是突然停在了他的正上方,然後突然翅膀一張,一面巨大的,幾乎能覆蓋整個富士山區的魔法陣突然一下就出現在了孔雀明王和八歧大蛇之間的空間中.

這個魔法陣也是圓形的,但是內部的圖案紋路什麼的和歐洲的那些魔法陣有著明顯的不同,其上的紋路一看就帶有相當濃重的中國色彩,而且這個魔法陣也不是歐洲魔法陣比較常見的紅藍黑白之色,而是暗金色帶著一點點的紅.

這巨大的魔法陣剛一張開八歧大蛇就嚇了一跳,然後突然用自己的兩個腦袋啄開了自己剛剛被爆掉的兩個腦袋,然後將頭顱中的兩枚紅色的丹丸給挖了出來並吞了下來.做完這一切後那兩個腦袋又一口咬掉了已經被開顱的兩個腦袋,然後猛地一甩,將那兩個腦袋砸向了魔法陣.

原本就剛剛成型的魔法陣在被那兩個頭顱撞上之後立刻就開始劇烈的閃爍了起來,在經過了大約兩秒的抵抗之後魔法陣突然整個崩裂成了無數的光點四散開來,而八歧大蛇的那倆腦袋也是直接在天上變成了飛灰,直接就隨風飄散了.

盡管這個魔法陣還沒啟動就徹底崩潰了,但從八歧大蛇的那倆腦袋的下場來看,這東西要是成型了,估計即便是八歧大蛇也絕對逃不了一劫.

摧毀了那個散發恐怖威壓的魔法陣八歧大蛇也不好過,原本被爆掉的倆腦袋本來回去還能直接治療好,現在直接被迫扔掉了.雖然也能用信仰之力讓其再長出來,可問題是這個消耗就比較嚇人了.

盡管心疼那信仰之力,不過這會八歧大蛇也沒空去管那些東西了.轟掉魔法陣之後八歧大蛇直接七個腦袋同時向著周圍噴出了大片的火云,然後其中兩個腦袋合力釋放了一個大面積的攻擊魔法,一下將我們全部的人員都給逼退到了幾公里之外.這一下八歧大蛇大概是用了全力,那攻擊威力非常大,即便是我們硬扛著傷害往上沖都被吹飛了幾公里遠,可見這個法術的威力如何了.不過,八歧大蛇使用這種大招也是有目的的.

在釋放完大招之後八歧大蛇並未繼續攻擊,而是突然一只爪子一把抓住還在發呆的鬼手信長,然後翅膀一扇就想著天空之上沖了過去.

我們這邊看到八歧大蛇離開當然是直接就追了上去,不過我們並不是真打算將八歧大蛇留下,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沒那個能力.對付有信仰之力支撐的八歧大蛇,我們也只能跟他拼消耗,這樣打下去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所以我們也打算盡快結束這場突襲.能夠將鬼手信長他們全部打回原形,我們的戰略目的其實已經達成了.之前在咫尺天涯內我還讓八歧大蛇損失了大量的信仰之力,這其實已經算是超量完成任務了,所以我們真的沒必要再和八歧大蛇耗下去了.

看著逐漸爬高的八歧大蛇,我們並未追的太緊,而是讓艾辛格移動要塞在遠處利用防衛母樹的射程優勢給八歧大蛇來了兩下,接著哈迪斯他們也是有什麼絕招一股腦的全都扔了上去,搞得八歧大蛇跑的是相當的狼狽.不過,在八歧大蛇一心逃跑的情況下我們這邊還真的是留不下他,更何況我們本來就沒這想法.

簡單的追擊了一下之後我們就放滿了速度,直到八歧大蛇徹底飛出我們的視線范圍之後我們便掉頭返回了富士山附近.此時富士山已經完全不是當初那個富士山了.

最初的富士山在我們之前的攻擊以及後來鬼手信長他們離開熔岩的行動中已經被徹底轟碎了,但是富士山地區雖然少了一座富士山,卻是平白無故的從地面下隆起了七座新的火山口.這七個火山口以當初的富士火山口為中心,剛好組成了一個圓形.雖然七個新火山的大小都沒有當初的富士火山口大,但是這七個火山口加一塊,絕對是要比富士火山口大很多.

"軍神."

"什麼吩咐會長?"

"掃描戰況,告訴我現在的情況."之前多人圍攻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我根本沒空管周圍的戰局,再說有軍神和那麼多的戰爭機械在,我也不是很擔心就是了.

軍神只是稍微停了兩秒就開始說道:"目前我方人員已經和趕來增援的日本玩家進入了混戰狀態,松本正賀的人一直在協調戰斗,我們也在和他們配合控制著戰斗強度.目前傷亡並不是很大,而且我們利用受傷撤退等方式讓日本玩家感受到了他們的努力獲得了部分成功,所以暫時日本玩家情緒很高,只是再這麼打下去對我們的整體戰略沒什麼好處."

這些日本玩家雖然是日本人,但是他們現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我們的人.盡管這些日本玩家恨不得把我扒皮抽筋,可問題是他們聽命于松本正賀,而松本正賀聽命于我,這就等于他們實際上是聽命于我的.即便他們不知道這個事情,但我知道,所以在潛意識中我已經將這些日本玩家當成私有財產了.畢竟雖然沒法明目張膽的讓日本人給我們當炮灰,但實際上我還是可以充分利用日本玩家來為我們謀福利的.所以說,現在日本玩家的損失和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損失對我來說都是我不想看到的,尤其是這種損失還是日本玩家和我們冰霜玫瑰盟互掐造成的.在日本玩家和我們行會那些不明真相的玩家心里,可能覺得他們在消滅敵人,可在我心里,這根本就是自己的左手在打右手,不管那只手受傷,疼的都是我啊!

"好的,大概情況我了解了.通知松本正賀注意集中兵力,我們送他們一點戰果,准備脫離接觸."

"要我聯系松本正賀和您直接通話嗎?"

"當然.另外,你讓沃瑪去查一下飛行戰艦的測試統計,選一些沒有價值,回去之後打算拆解的飛船,干脆就別帶回去了.把核心部件上裝好爆炸物,我讓松本正賀他們來搞掉這些船.哦對了.這個月應該送給松本正賀的補給品干脆也轉移到那些飛船里,回頭讓松本正賀他們拆解了弄回去光明正大的使用,省的我們還要做賊一樣的冒險偷偷運過去."

"明白了.我這就去辦."

和軍神的通話結束之後我沒有馬上接通松本正賀那邊的通訊,而是先和哈迪斯他們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後讓他們先走,我則是再次連接松本正賀.

"你小子這次賺大發了吧?"我一上來就調侃起了松本正賀.我們花那麼大精力幫他們硬是騙來一個神族之軀,這好處絕對是一般玩家想都想不到的.要知道即便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目前除了我本人之外,都還沒有第二個神族玩家存在.即便是克利斯締娜和金幣也不過是強力玩家,並沒有成神.

"老大,這次多虧你了."

"什麼話啊.你們既然跟我干,我當然就會給你們最好的.你們強大,我的收益也會增加啊."

"總之還是還是謝謝你."

"行了,別說這些了.那個,你們聽好了,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都跑了,這邊剩下的都是我們的人,這樣打下去沒啥好處了."

"我明白,咱們打一場然後各自閃人就是了."都配合那麼多次了,這一套流程松本正賀都沒熟了.

我笑道:"很好,看來你已經猜到了.不過具體情況和你說一下.一會和你打的不是我."

"啊?"

"別那麼驚訝.你們現在是神族了,實力自然應該是變強了的.那麼,一會戰斗的時候記得你的對手是哈迪斯和波塞冬."

"什麼?讓我和一挑二?還是和哈迪斯和波塞冬?老大你想讓我死是怎麼著啊?"

聽到這里我忽然嘿嘿一笑,然後道:"你猜對了.我就是要你死."

松本正賀被我的話搞得滿頭問號,雖然他知道我的意思肯定不是表面上的那個理解法,但是他也疑惑我具體是什麼意思.

看松本正賀那麼淡定我就知道騙不到他了,干脆直接給他解釋:"其實也沒什麼,就是照顧下日本玩家和我們行會這邊人員的情緒,另外還有一個就是騙騙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

"怎麼說?"

"具體情況是這樣的.首先是需要保護你的聲譽,讓日本玩家覺得你依然還是那個能幫他們撐起一片天的松本正賀.所以,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決定犧牲幾艘飛空艦,由你來擊沉它們."

"我靠,老大你這手筆是不是太大了點啊?飛空艦那東西價值多少啊?弄沉一艘損失是不是太大了?"

聽到松本正賀的話我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好歹在現實中也是搞過商業的,這點東西都不明白嗎?"

"什麼意思啊?"松本正賀明顯是真沒明白.

我無奈的解釋道:"首先,這次來的飛船你沒有發現都沒有兩艘一樣的型號嗎?"

"你不說我還真沒注意,這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貌似還真沒有兩艘一模一樣的飛船呢.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個答案很簡答,就是因為這次來的都是測試用的試驗艦.飛行戰艦這東西我們行會也是第一次造,這經驗什麼的根本就談不上了.你也知道,行會里那幫設計人員一個個都牛的要命,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設計理念是最好的,互相之間都不肯妥協,吵得不可開交."

"所以你就一氣之下讓他們每個人造一艘過來實戰檢驗?"

"沒錯.雖然不是一人一艘,但是我將所有想法不同的人都進行了分組,然後讓想法接近或者類似的人組成一個小組設計一艘飛船,然後我們將這些設計全都造了出來,今天就是全都拉來測試了.不過呢,雖然大部分飛船都還不錯,但這些飛船上基本上每一艘都有大大小小的缺陷需要修改,因此回去也是要拆解回收的.這個東西我們又不能賣,拆掉的話也值不了幾個錢,就算讓你打掉也沒多少損失."

松本正賀點點頭道:"這樣我倒是理解了一些."

"不光是這樣.這其中還有第二個因素就是這些飛船對我們來說其實沒有那麼誇張的價格.這其中的道理你應該能理解吧?"

松本正賀稍微想了想就點頭道:"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就好像那些汽車生產廠家根本不在乎拿幾台車子出來做碰撞試驗一樣.對買車的人來說這些車很貴重,但對制造者來說一輛車的成本是遠遠達不到買家購買的價格的.而且,因為被摧毀的試驗車沒有流入市場,也就是沒有擠占客戶源,等于就是沒有造成市場消耗,而車輛碰撞試驗本身又起到了廣告效益,同時還得到了實驗數據,本身也是可以計算入研究經費之中的.這樣一算下來,這個碰撞試驗用車其實對廠家來說根本就不算是什麼消耗.其成本被多個渠道分擔,實際上對廠家的利益反倒是正面影響更大.

我們的這些戰艦應該也是一樣的情況.我們只要不是把它賤賣給那些可能購買飛行戰艦的客戶,單純是我們自己拆解的話,這個成本其實是不能按照正常成本去計算的.也就是說即便是讓我擊沉幾艘,這個損失其實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大.我說的沒錯吧會長?"

"沒錯,你說的很對.所以呢,一會我會指定幾艘船讓你擊沉.放心,里面的東西除了不能動的,我們能回收的基本都提前回收了.剩下的也就是一套飛行動力系統而已.而且不能被捕獲的部件上都裝了自毀系統,不用擔心飛行技術泄露的問題.還有就是我們會把這個月應該給你們的補給品中不會損壞的原材料都一起放到這幾艘飛船里面,你們到時候組織人手把飛船殘骸搬回去拆解,這就等于轉運物資了."

"這倒是個好辦法."松本正賀說完又皺眉問道:"不過會長,你剛剛說要我死是什麼意思啊?"

"不是真的要你死,而是要讓日本玩家和八歧大蛇他們以為你死了."

"為什麼?"

"首先,你需要先一步擊沉我們的飛船,然後日本玩家會進入興奮狀態,但是我們行會這邊的人會士氣低落.我要考慮日本玩家,我們自己的人也不得不考慮.再說我們行會也要考慮國內的名聲,被你們打得太慘也不好聽啊.所以呢,在你擊沉那幾艘戰艦之後哈迪斯和波塞冬會假裝追擊八歧大蛇無果提前返回,然後你和他們戰斗,並且假裝被擊殺.我會讓孔雀開傳送通道配合你逃走,反正讓外人以為你被轟成渣了就行."

"可是我死了,日本玩家會不會聲討我啊?"

"這個你放心.你可以提前做一點輿論引導嗎.之前不是都讓你鋪設好在日本的輿論引導體系了嗎?現在就是使用的時候了.對外雖然會讓人以為你被擊殺了,但是這個事情可以把責任全扔給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首先強調八歧大蛇偷偷地給鬼手信長他們強化神族之軀,不帶你們玩.之後用謠言的形式讓日本玩家知道,你們得到的神力其實遠少于鬼手信長獲得的.這個證據就是戰力榜上的戰斗力數值變化,這個你自己不用站出來說什麼,讓提前安排的人以普通玩家的偶然發現這樣的名義發出來,這樣比較容易取信于人.之後的事情你大可以交給日本玩家的想象力去解決."

松本正賀聽完直點頭道:"照你這麼一說倒是確實不會有人怪我了,估計槍口全都指到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身上去了.不過這樣正好,他們越是人人喊打對我們越有利."

"不錯,所以這一招可謂是一箭三雕.另外呢,你對外宣布掛掉了,還有一個好處就是讓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對你的戒備心下降一些.這種強化出來的神族之軀是會在死亡後消失的,所以你死了一次,這樣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就會以為你的神力消失了."

"可是我的實力沒有下降,他們會發現的吧?"

"這還不簡單?"我直接說道:"把你身上的首飾之類的裝備全都換成低級貨,屬性自然就下來了.等過幾天你再一件件的換回來,別人會以為你是逐漸又把實力升上來了.不過這段時間你就不能和人隨便動手了,尤其是鬼手信長的人.你的神力有屬性加成效果,一旦動起手來對方立刻就會發現問題."

"這個我明白.那麼,其他人身上的神力怎麼辦?也和我一樣洗掉?"

我稍微想了一下才回答道:"不能全都洗掉.你們強化出來的一共是是一個人是吧?"

"嗯."松本正賀點頭確認道.

"那好.選出兩個效忠你的日本玩家,我讓孔雀和星火出手,真的干掉這兩個家伙,他們掛掉一次之後就真的失去了神力,而且因為心里不服,他們肯定會上躥下跳的宣揚這個事情都是八歧大蛇他們害的,正好幫你忙了.至于說八月熏他們三個和我指派給你的那些人……八月熏她們三個之中讓八月熏本人和你一樣假死一次,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就不要動,讓別人知道她們的能力保留下來了.虛虛實實才是王道,做的太過頭會穿幫的."

松本正賀點頭道:"那那些你指派給我的人呢?"

"一樣處理.真的洗掉一兩個人,剩下的一半假死一半保留實力,這樣就沒問題了."

"好的,我明白了."

我安排的計劃非常的明確,所以松本正賀和軍神兩邊執行起來都很快.

經過了這麼一段時間,趕到現場的日本玩家已經是越來越多了,地面上和天空中到處都是日本玩家的身影.而就在他們氣焰囂張群情激奮的時候,突然,一艘造型滾圓滾圓的奇怪飛船從我們的陣營中飛了出來.

這艘戰艦的造型簡直就像是充了氣的河豚魚,頂部的船身只能看到船頭和船尾伸在外面,中段的船腹卻是鼓起來老大,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倉儲區.這艘飛船在出現之後先是用一片密集的排炮將天上的日本玩家都給逼離了自己,接著它的肚子上忽然打開了一扇門,然後伸出了一個好像衛星天線一樣的設備.

看到這個玩意的時候日本玩家都知道這個八成是武器了,但是這玩意的速度太快,他們根本連反應都沒來及反應就看到那東西猛然一亮,依然一道粗大的光束就射入了下方的人群,凡是被碰到的人瞬間就變成了飛灰.

在光束命中地面後,那發射器並未熄火,反倒是開始轉動,光束立刻就跟著發射器的轉動角度而向前推進,凡是被掃到的人全都和之前被直接貫穿的那些人一樣被直接氣化了.

看到這東西的威力下面的日本玩家立刻開始驚慌的四處躲避這個東西的掃射,但是那玩意離現場很遠,所以它只要轉動一個很微小的角度,光束就會掃過一大段距離,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地面上的人想要靠自己的腿跑出覆蓋范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眾多日本玩家驚慌的四處亂跑的時候,突然,幾個發光體突然從我方陣營的後方飛了出來.驚慌的日本玩家突然發現光束熄滅了,然後就看到那艘大肚子戰艦居然在緊急調頭,而其後我們行會的其他戰艦上也是飛起來很多機動天使沖向了那些光點.

"快看,是松本正賀君!"一個眼尖的玩家突然興奮的大叫了起來……

"是啊,我看到了.是松本君,真的是松本君!旁邊那是八月熏小姐嗎?好像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兩位也在呢!"

認出了他們的人群一時之間再度歡呼了起來,而前方的空域之中,只見松本正賀帶領著八月熏他們在我方的機動天使和玩家以及火炮組成的封鎖線之中橫沖直撞.一台機動天使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擋在了松本正賀前方剛開了一炮就被後面熾火龍姬甩出的劍芒凌空劈成了兩半,跟著機動天使爆炸,松本正賀他們速度飛快的從爆炸的火焰之中穿了過去,然後幾個人是各顯神通,用身體撞,用武器砍,用技能砸,一時之間就看到天空之中火花四濺,不斷的有激動天使被打爆,還有很多我們行會的高級玩家從空中不斷的墜落,那場面看的下面的日本玩家一個個是熱血沸騰,很多人的手心都捏出汗來了.

"組成密集陣型,擋住他們!"就在日本玩家看的熱血沸騰之時,我們這邊的一艘戰艦之上突然傳來了外部揚聲器發出的怒吼.一些當過海軍的日本玩家甚至聽出來了這個是闖王的聲音.

隨著這聲命令,我方飛行戰艦立刻開始向大肚子戰艦靠攏,各艦上的對空火力也是一下子就猛烈了起來,而松本正賀他們就好像一群靈活的燕子,不斷的在交叉的火力網之中穿梭前進.偶爾還能看到其中某個人被炮彈擊中,下面的日本玩家立刻回跟著驚呼一聲,當看到那個被命中的人搖搖晃晃的又重新飛起來,下面的人又集體舒了口氣.

眼看著突破層層封鎖的松本正賀他們已經沖到了那艘飛船前面,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兩個身影從天而降,一下擋住了他們的去路.下面的玩家大多認識這兩個身影,因為他們是哈迪斯和波塞冬,是我們行會的行會神族.對于日本玩家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目標,絕對不能記錯.

"今天有我們在這里,你們休想過去."哈迪斯臨空立在松本正賀他們前面用擴音魔法放大了音量說道.

松本正賀也立刻用擴音魔法放大了自己的聲音說道:"這里是我們日本國土,為了我們的國家,我們寸步不讓.大和民族的武士們,跟我沖啊!"松本正賀高舉手中的光神劍大聲吶喊著,下面的日本玩家也忍不住跟著一起咆哮了起來.這一刻松本正賀真是太給他們提氣了.

雖然松本正賀的形象一時之間顯的非常的高大,但是哈迪斯卻沒有絲毫的畏懼,反倒是說道:"不要以為成了神族就可以囂張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從八歧大蛇那個狡猾的家伙身上拿到的只是最劣等的神力種子,這力量提升都還不到之前的鬼手信長他們的三分之一.連鬼手信長那幫人都夾著尾巴套破了,就你們這點實力還要和我們叫板嗎?"

"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即便是實力不如你們,即便是只有這微不足道的神力,但這是我們日本人的國土,我們不能讓.即便玉碎,我們無怨無悔.大家隨我殺啊!"

喊著豪邁的口號松本正賀猛沖而出,哈迪斯和波塞冬當然是早就知道計劃了.先是各種華麗招數攔截,並且真的干掉了兩個效忠松本正賀的日本玩家.他們倆是真的日本玩家,不知道松本正賀其實是我的人,不過之前為了讓日本玩家信任松本正賀,所以我們的騙取神力種子的計劃也帶上了他們,當然,現在這個神力種子要收回了.

隨著這兩個人的犧牲,八月熏她們也終于沖了上去.其中八月熏和熾火龍姬一前一後上前猛然沖向波塞冬.波塞冬先是一記大招砸向熾火龍姬,沒想到八月熏卻是突然主動沖上去替熾火龍姬擋下了這一招,然後她自己則是被炸的全身焦黑的從空中墜落,而她的"尸體"還沒落地就被我們這邊飛過來的一頭巨龍一口吞了下去,而這個時候日本玩家才發現艾辛格移動要塞不知道什麼時候釋放了一大群巨龍出來參戰了.

借助八月熏得"犧牲",熾火龍姬終于沖到了波塞冬身邊,然後和波塞冬瞬間過了無數招之後干脆一把抱住了波塞冬,接著轉頭對後面大吼:"松本正賀,沖啊,就看你的了!"

這驚心動魄的場面看得下面日本玩家是激動異常同時又熱淚盈眶,但是,真正的狗血激情戲卻還在後面.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五十四章 好處拿到立刻翻臉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五十六章 紛亂的戰後與日本內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