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二百四十章 一箭雙雕   
  
第十八卷 第二百四十章 一箭雙雕

"嗚……"那妖魔哭了好半天之後才在我們詫異的目光中一邊嗚咽一邊說道:"你們這些壞蛋,想讓人家投降為什麼早不說?"

"啊?"我和銀雪他們都是聽的一愣神,貌似這也不關我們的事啊.

那妖魔以為我們沒明白,于是又接著說道:"我又沒想和你們作對,是你們一看到我就不停的追,最後還使勁打人家,把人家打的好慘.你們又沒有說要我聽你們的話,我一直以為你們就是要殺了我呢."

"誒……這個……我想這其中稍微有點誤會."我略微想了想解釋道:"其實你的理解也不算錯.之前在你還保持著那個身體的狀態下,天庭的目標確實是以殺死你為主的."

"天庭?那不是神仙們住的地方嗎?"

"這個……看來想解釋清楚還得先給你來點科普教育."我直接打了個響指,然後凌和小龍女便一坐一右的出現在了我的身邊."跟她解釋一下天庭和我們的關系,以及天庭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這位妖魔小公主的知識量絕對可以用匱乏來形容.在成為妖魔之前她就是個普通人,即使成了妖魔也一直被封在七雄塚中,根本就沒出來過.後來她到是自己挖地道跑了出來,只可惜她一出來就一直在被我們追殺,壓根就沒空了解這個世界,現在凌和小龍女想給她解釋清楚天庭和我們的關系就得從最基礎的部分一點點的開始解釋,其中涉及的東西幾乎覆蓋了大半個天庭發展史外加一些社會人文之類的東西.

在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教學之下,妖魔小公主總算是搞清楚了天庭和我們的不同之處,而且這個時間之內她還順便補充了一些常識性的東西.雖然她被封在七雄塚中這麼多年都沒接觸過外界的知識,但是從她的學習速度上看,她的智力水平顯然並不低.當然,這其中凌的靈魂操作技術也起到了一定作用,否則的話如果沒有凌的思想烙印幫助,想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把這些東西全搞清楚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當完全搞清楚了天庭和我們的關系後,妖魔小公主便自然而然的問道:"那麼,你們和之前追殺我的那幫人其實不是一伙的嘍?"

"那是當然.我們是兩個完全獨立的團體,而天庭似乎很想把我們變成他們的下屬團體.之前襲擊你的行為也是因為天庭不允許你這樣的存在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所以我們被天庭征調了歸來負責追殺你."

"那你們還是要殺我嘍?"

"不,之前是天庭要殺你,我們只是在幫天庭做事.不過,在你成功逃脫之後的這段時間里,我們和天庭之間出現了一些事情,總之現在我們和天庭的關系很緊張,而我們也不再為他們做事情了."

"那你們還來找我干什麼?"雖然小公主的閱曆少,但不代表她很笨.

"我們找你的原因其實很簡單,我們希望通過幫助你來為天庭制造些麻煩."我首先向妖魔小公主解釋了一下她這樣的存在所具有的意義,然後又向她說道:"因為你是這樣的一種特殊存在,所以天庭不可能允許你活在這個世界上.但是我們不同.我們可以接受你的存在,只要你不和我們作對."

"和你們作對又沒好處,我干什麼要和你們作對啊?"

"那就是了.所以我們其實是可以互相合作的嗎."

妖魔小公主坐在地上想了想,然後突然擦干了眼淚一下從地上蹦了起來,然後看著我說道:"想要我和你們合作可以,但是你們要保證我的安全,不能被天庭還是我的父皇找到."

"那是當然的."我說道:"不過你可能忽略了一些東西."

"什麼?"

"現在已經不是你那個朝代了.別說你的父皇了,就連你們的國家也都不存在了.現在這片土地上根本就沒有父皇留下來的力量存在,所以根本不用擔心他們.至于天庭……說實話他們的耳目也不算多靈通,有時候很多情報都得我們來采集.現在他們和我們鬧翻,估計偵察能力至少下降七八成,你只要別成天在外面亂晃,被他們發現的可能性其實很低.再說就算你被發現了,你還可以跑嗎.只要有我們幫你,我保證天庭絕對抓不到你."

"這樣的話我到是可以合作,不過你們打算讓我干什麼?"

我突然露出了一個仿佛怪蜀黍一樣的表情問道:"你想成神嗎?"

"啊?"

因為跨度太大,妖魔小公主一下子完全沒反應過來我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問你想成神嗎?你啊個什麼勁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

"你只要告訴我你到底想不想就成了."

"這種好事哪有人會不想的?可是……"

我直接伸手將妖魔小公主的可是給按了回去."只要你想就行了.現在你先跟我們走,我帶你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

"我們的家."

"家?"聽到這個詞,妖魔小公主明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便興奮了起來決定快點看看那個所謂的家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

不得不說妖魔小公主雖然智力很高,可是生活閱曆還是太淺了,在她的世界里除了黑就是白,壓根不知道啥叫中間狀態.騙了那麼多大神到本行會就職,我覺得這位是至今為止最容易到手的一個.當然,主動投靠的不能算在內.

意外的成功搞定了妖魔小公主,剩下的部分就是怎麼返回艾辛格了.考慮到第十八層地獄和上面的十七層之間本來是不連接的,所以真正能夠穿越兩個不同空間的人並不多.最後把我能想到的有能力幫忙的人都想了一遍之後還是只有黑麒麟最合適,畢竟這次的時期是背著天庭干的,萬一傳出去可不好.但是黑麒麟和天庭的關系那是誰都知道的,所以讓黑麒麟來辦這事再合適不過了.

幸好之前黑麒麟還答應給我一次幫助的機會,我直接用掉這次機會召喚了黑麒麟前來幫忙.大約等了十分鍾,天空中突然一閃,一道黑色的眩光突然從天而降,等光芒消失後,我們正好看到已經變成人形的黑麒麟出現在那團眩光消失的地方.

剛出現在這邊的黑麒麟先是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才對我道:"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要我幫你對付那些羅刹人嗎?難道你們都打到十八層地獄來了?"

"哪能啊!你當我們是你啊?"我笑著開玩笑道:"這十八層地獄和十七層地獄分別屬于兩個世界不說,中間還被天庭加了一堆的封印,除了你估計也就黃金天龍能在沒人允許的情況下硬沖進來了."

"黃金天龍?就是你從過去的時空中拉回來的那個國家守護獸?"

"對.不過他和你的類型不同.他的特長是空間和時間的穿梭,所以這種跨越空間的事情他比你還要擅長一些."

黑麒麟點了點頭也沒深究,他本身也不是愛八卦的人."好了,不說那些,你到底叫我來干什麼?這邊連個人毛都沒有,你難道叫我來打空氣嗎?"

"不,不是.事情有點變化,現在不需要你幫我們對付羅刹人了,我們自己已經把他們打跑了,所以就不用麻煩你了."

"你不會就為了告訴我一聲才把我叫道十八層地獄里來的吧?要知道剛才我可是在第三層地獄接到消息的,一口氣下了十四層地獄還要穿過一道帶強力封印的空間通道,你要是沒啥要緊事這樣耍我我可跟你沒完."

"我哪敢啊!"我指了下後面的孔雀冥王他們道:"這次叫你來就是為了幫我們忙的.你看到了,我們這些人都被困在十八層地獄里了,現在根本沒辦法回去.所以……"

"所以你就想到我了?"

"沒辦法,除了你老大還真沒人能帶我們離開這里,所以只有辛苦你一下了!"

"你不是說還有那個黃金天龍也可以嗎?"

"他當然可以,不過……"我指了下妖魔小公主道:"這位是個重要人物,天庭現在為了抓她已經急的都快火燒屁股了.所以……"

"所以找我最安全,因為我絕對不會向天庭報信是吧?"黑麒麟也不是一般人物,各種機巧一點就通.不等我回答他便豪爽的說道:"就沖你給天庭找麻煩這點,我就算是免費幫你一次又如何?何況我本來也還欠你一個承諾.行,你們都站過來,我帶你們上去."

得到黑麒麟的許可後我連忙把眾人都召集到了一起,然後黑麒麟讓大家都手拉手站了個圈把他圍在中心,跟著我們就感覺周圍突然一閃,等再次看見東西的時候我們已經站在寂靜之海的海邊了.

"好了,這邊就是第十七層地獄了,剩下的部分你們自己應該知道怎麼走吧?"

"沒問題,到這就行了,剩下的路我們自己搞定."

"那我就先告辭了."黑麒麟說完突然一個轉身消失在原地,而我也轉過來准備帶大家離開,誰知道一扭頭卻發現銀雪正看著前方發呆.

"銀雪?"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兩下以期找回她的注意力.

銀雪身手撥開我的手問道:"剛剛那個就是黑麒麟?"

我點點頭有些疑惑的問道:"對啊,他就是黑麒麟.你有什麼問題嗎?"

"你忘記我是誰了嗎?"銀雪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你是……"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突然反應了過來."怎麼?你也認為和黑麒麟在一起會帶來厄運?"

黑麒麟的實力非常強大,而對于一個種族來說,誕生一個強者應該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因為黑麒麟的顏色問題,整個麒麟種族都認為這將是個禍害,所以才出現了黑麒麟被拋棄並最終被封禁在第十八層地獄之中的事情.這個事情本來只是麒麟家族的事情,不過因為後來封印黑麒麟的時候天庭有參加,所以黑麒麟對天庭的好感也是負數.至于銀雪為什麼會在意這個事情,其實也很簡單,因為銀雪是白玉麒麟,麒麟中的唯一純能量生命體.雖然從分類上說銀雪甚至都不能歸類到麒麟種族中去,但不管怎麼說白玉麒麟畢竟和麒麟還是粘著親的,所以對黑麒麟格外重視也是很正常的.

在我問完銀雪之後,她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容易讓人產生誤會,趕緊解釋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並不歧視他,只是感到好奇而已.厄運不厄運的那些我根本不在乎,對于我來說運氣這東西根本發揮不了什麼作用."

"好奇?你對他有什麼可好奇的?"

"這個不用你管.現在先辦正事要緊."

"哦,對,正事要緊."我趕緊張羅著孔雀冥王他們跟著我一起跑到了地府修建在冥界的傳送通道口,不過老遠的看到傳送殿我卻突然停了下來.跟在我後面的孔雀冥王他們全都愣愣的看著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停下.

"你怎麼不走了?"銀雪看著我問道.

我看著前面的傳送殿道:"之前都給忘記了,地獄中的傳送陣都是天庭修的,他們那邊有同步的使用記錄的.我們用沒事,小公主一上去可就全完了!"

"那怎麼辦啊?地獄又不是大樓,坐不了電梯難道還能爬樓梯不成?"夜之子焦急的問道.

"你還別說,這還真有樓梯."

"什麼?"之前夜之子也只是打個比方,沒想到還真有.

我笑著說道:"冥界有一條流通量很小的鬼道,叫做回魂道,這條路一直可以從第十七層地獄通到人間界,不過這個屬于非正常渠道,你們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就連我這個第十一殿閻王也是上任之後才知道這個事情的."

"那我們趕緊過去吧?"孔雀冥王催促道.

我有些為難的道:"過去是很簡單,可是要怎麼上去呢?"

"難道你不會用那個回魂道?"銀雪問道.

"不是不會用,而是不知道該怎麼上去.回魂道就是條路,只要會走路,順著路走就行了.可問題是那條路上有地府的守衛存在.他們雖然不會攔我們,可是被他們看到小公主,這個……"

"你不是第十一殿閻羅王嗎?讓他們不許亂說不就是了."孔雀冥王說道.

我無奈的回答道:"我這個閻王只是掛名,真正的實權其實沒多少.那些小鬼明面上確實是歸我管,可如果我的命令和天庭的命令有抵觸,我的命令立刻就會失去作用.所以對小公主這樣天庭追拿的重要敵人,他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隱瞞的."

"他們又沒見過我,難道還能認得出來?"妖魔小公主忽然自己插嘴說了這麼一句.

"這個不是認不認的出來的問題."我說道:"天庭有專門的通信靈符,下發命令是非常快的,而且連動態影象都能傳輸,你的相貌更是沒問題了.雖然我不知道地府的這幫子小鬼到底有沒有收到命令,但是不能靠運氣啊!"

"那就麻煩了!"銀雪也陷入了思考狀態.

我低著頭想了半天,忽然一拍大腿道:"有了."

"你又有什麼辦法了?"

"我們不方便帶小公主上去就是因為怕被天庭發現她在我們這里,但是天庭的管轄范圍只有中國區域這一塊而已,我們大不了從別國繞道就是了."

"從別國繞道?這寂靜之海可是碰什麼融什麼,我們怎麼過去?雖然我們都會飛,可這無邊無際的寂靜之海,萬一我們迷失方向怎麼辦?我們實力再強也沒辦法一直飛在天上吧?而且我聽說寂靜之海的深處好象是有禁空領域的."

"你急什麼啊?"我打斷了孔雀冥王的擔憂道:"我們都有合法身份,為什麼要躲?需要躲的不過是小公主一個人而已.至于這寂靜之海嗎……別人也許過不去,我可未必."我說著便從身上摸出了一枚相當大的金幣.

被我摸出來的這枚金幣和一般的金幣區別很大,首先是它非常大.這枚金幣的直徑差不多有五厘米以上,而且其厚度也接近半厘米,抓在手里非常的壓手.金幣的整體成圓形,但邊緣並不是光滑的圓弧,而是有六個尖銳的突起,和金幣兩面凸出的線條剛好組成六角星形的魔法陣基礎圖形.在金幣的正面以浮雕的形式印著一個張嘴咆哮的骷髏頭,而金幣背面則是一位看起來非常漂亮的女子形象.

看到這沒金幣銀雪和夜之子都直接搖起了腦袋表示他們不認識,而孔雀冥王卻是驚叫道:"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死亡金幣?"

我點點頭將右手側立,然後四指握拳,最後用大拇指頂住食指做出准備向上彈的准備動作.完成這個姿勢後我又將那枚金幣放到了大拇指上放好,然後拇指用力突然掙脫食指的束縛向上彈起,只聽叮的一聲脆響,金幣應聲飛起,一直沖上了七八米高的天空才開始往下掉,但是那枚金幣卻並沒有落地,而是在即將落地之時被一只突然出現的大手一把接住了.

"要去哪兒?"

聲音的主人正是接住金幣的那只大手的主人.這家伙看起來像個干尸,全身上下只比骷髏多層皮,而且干巴巴的包在身上好象千年古尸一樣.不過他可不只是長的丑.這家伙的身上還裹著一張也不知道是長袍還是爛床單的黑布,布片上滿是窟窿眼,而且邊緣還抽絲的很厲害.不過,這一切都不能引起孔雀冥王他們的關注,真正令他們驚訝的是那家伙腳下站著的東西.

事實上剛剛出現的這家伙並不是站在地上的,他是飛在空中的,而是不是自己在飛,而是站在一艘體形並不大的爛船的船頭上.這艘只有十幾米長的船看起來就好象是一堆腐爛的木頭胡亂堆在一起組成的一個浮木堆,但它們的底部卻確確實實的是一個船底的形狀,而且從下往上看也確實沒發現哪有穿孔.種種跡象都表明那堆不明物體確實是艘船,只是造型爛了一點而已.

"冥河擺渡者?"夜之子愣了好半天才嘀咕出這麼一句來.沒想到就這麼一句還引起了船上那家伙極端的不快.

"不要拿我們領航者和那些只認識錢的臭船工對比.我們是高尚而偉大的,不是那些家伙可以比的."

我伸手制止了想要解釋的夜之子,直接一個瞬間轉移出現在那家伙的身邊,同時身上的邪惡屬性全部釋放,周圍瞬間便被一股濃烈的黑色煙霧所彌漫了起來.那家伙一看我身上的邪惡氣息立刻就是一抖,可依然還是嘴硬的小聲嘟囔著:"我們確實和那些家伙不一樣嗎."

知道這家伙實際上已經服軟了,我也沒過分欺負他,直接說道:"包你的船跑一趟阿奴比斯神殿,沒問題吧?"

那家伙一邊點頭一邊哭嗓著臉說道:"我知道您是大人物,可您也不能不守規矩啊!一枚金幣只帶能帶一個人,而且超過五個魂界以上就得……"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坐你們的船,價格我知道."我說著直接扔了一袋子剛才那種金幣給他."他們三個不走,只有我和那個小姑娘."

領航者小心的看了下錢袋子里的金幣之後立刻就變了副臉色,擺出了一副他自認為最溫馨其實依然很嚇人的笑臉看著我說道:"沒問題,大人您想去哪都成."

"不是和你說了去阿奴比斯神殿嗎?"

"那好,我們現在就走嗎?"

"等下."我轉身對船下的妖魔小公主道:"小公主,你上來吧,我們從別的地方過去."說完我又轉向銀雪道:"你們三個直接去傳送殿,那里面有傳送陣,不過和地面上的普通傳送陣不通,那里面有一個代號為零的傳送陣是建在艾辛格的特殊傳送陣,你們直接傳送到那邊之後出了門有衛兵,你們讓衛兵帶你們上地面就行了.我送小公主到埃及,然後繞到歐洲那邊使用跨國傳送陣回來,你們就不用管我了."

"好的,那我們就先走了."

看著孔雀冥王他們離開之後,我又把小公主拉上了船,然後才對領航者道:"好了,開船吧."

"行,您坐好了."

其實坐不坐好都一樣,領航者這個話就是客氣一聲而已,因為人家的船壓根就不是通過相對物理移動來達到移動的目的的,人家完全就是超空間穿梭機,直接一個跨越然後就到地方了,中間別說晃了,連感覺都沒有.

小公主這是第一次坐這東西,被我拉上來之後還在找地方坐,結果還沒坐下就聽我叫她下船.

"什麼?下去?"

"對,下船."

"可是我們才上來啊?"

"但是我們已經到了啊."

"到啦?"小公主這才想起來抬頭往船外看,之前她都在低頭找地方想坐下來,沒想到這才一低頭一抬頭的工夫周圍的景象就完全不一樣了."咦?還真的換地方了.我們這是怎麼過來的啊?"

"怎麼過來的你就別管了,反正我們到地方了.趕快下船,人家不光按人頭,按里程計費,占用時間太長的話還按時間收費."

一聽坐時間長了還多收錢小公主嚇的連忙跳了下來.她以前雖然是個養尊處優的公主,可現在也知道自己身無分文,所以為了不欠債她還是趕緊跳了下來.

見我們都下船了,那名領航者立刻就消失在了虛空中,而我則是領著妖魔小公主跑到了阿奴比斯的神殿,從這邊借用傳送陣傳送到人間的阿奴比斯神殿,再用埃及的國內傳送陣傳送到埃及邊界,之後用飛鳥帶我們倆飛躍國界,然後在下一個國家的國界上使用傳送陣到對面的國界,然後再用飛鳥帶我們飛國界.就這麼倒騰了幾次之後我們終于進入了意大利境內,然後直接傳送到天宇城在意大利分區的傳送陣中,之後使用城內傳送陣傳送到天宇城中修建的跨國傳送陣附近,最後使用跨國傳送陣回到艾辛格.雖然這個圈子繞的有點大,不過最起碼保證了我們的安全回歸.

我們這邊剛一進艾辛格,早就得到我的通知的幾個會員便迅速拿出了一件長袍給妖魔小公主披了起來,然後在我們的掩護下將她直接送到了位于艾辛格中央區的混亂與秩序神殿.

因為我們行會最近一段時間的不斷壯大,加上獲得的神族數量不斷上升,現在的混亂與秩序神殿已經不是原先的樣子了.其實現在的這座神殿,與其說是神殿,到不如說是神國入口.就好象天庭的那些飄在天空中的建築群一樣,混亂與秩序神殿內部也有了一套自成體系的世界.其內部空間的大小已經完全和外面的神殿沒多大關系了.當然,神殿現在的大多數房間其實還都是修建在現實空間中的,神國實際上只占用了一個不大的房間作為入口,而且除了本行會神族和少數幾個玩家之外,基本上是不讓人進入的.

妖魔小公主剛被帶進神殿就直接被我們帶到了那個神國入口,然後送了進去.掩護我們的那幾個玩家到這里就各自回去辦自己的事情無了,神國之內屬于各神族的私有領土,別的神族如果想要進來就必須要得到這里的神族的許可,否則就會被認為是入侵事件.當然,偷偷摸摸的進也是可以的,只不過目前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殿的神國就這麼點大,入口又只有一個,和那些國家級神族的神國完全沒法比,但是小也有小的好處,起碼想偷摸混進來是不大可能的.

"好了,到這你就安全了."摘掉作為掩護的那條長袍之後我對妖魔小公主說道.

"這是哪兒?"

"這里是我的神國,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之領土.在這里你將受到我們的絕對保護."維娜帶領著本行會的大群神族一起走了出來.

妖魔小公主剛看到她們的時候還有點害怕,畢竟之前被我們那麼多神族追殺確實是給打怕了.其實說實話,要不是凌和小龍女在給妖魔小公主介紹天庭和我們行會的關系時我讓凌趁機以精神烙印為媒介給妖魔小公主灌輸了大量對我們的親和印象進去,估計妖魔小公主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肯投靠我們的.畢竟說起來是天庭指使的,可實際上之前打她打的最凶的就是我了,她嫉恨我也實數正常.不過凌畢竟是黑暗女神,靈魂方面的那點東西都是她玩爛了的,拿來對付這個精神方面幾乎不設防的小公主完全就是大人在欺負孩子.

帶著那種被凌強灌進去的對我們的親近感,妖魔小公主就這麼稀里糊塗的讓我們給騙到了艾辛格來,不過現在突然看到這麼多神族,難免又勾起了她對之前被我們追殺的記憶,所以難免要緊張.

相比之凌,維娜也絕對算不上善男信女,至少對付小孩子她的手段還是多的是的.當然,真論年齡妖魔小公主也不能算是孩子了,起碼她都已經兩千多歲了,在場的還不到一千歲的肯定有不少.不過,現在我們講的是心理年齡.雖然活了兩千多年,但沒有接觸任何外界信息的小公主實際上這兩千多年來的心志成長幾乎可以說沒有,所以她現在的實際心理年齡頂多也就十六七歲樣子.

對于一個只有十六七歲的小女孩,維娜自然有的是辦法對付.何況我們現在又不是要她怎麼樣,只是想讓她對我們盡量親近一點而已.有凌灌輸的烙印打底,想做到這點還真不難.

"別怕我可愛的小公主,過來這邊,我給你介紹這些叔叔阿姨們."

可能是維娜的笑容太有欺騙性,畢竟美麗的女人在這方面優勢太明顯,一下就把兩強多年沒見過家人的小公主給騙了過去,然後就看著維娜在那里帶著她一邊介紹著周圍的神族給她認識,一邊時不時的詢問她想要些什麼東西,要住什麼樣的地方之類無關緊要的問題.這種看似拉家常一樣的談話其實最容易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何況小公主一個人別關了那麼久,現在對人際交往和別人的關懷基本上已經到了饑不擇食的地步了.這樣的小公主在維娜面前根本就是不設防的,估計再有兩三天時間這妖魔小公主就得拿維娜當媽媽看了.

"天庭那幫家伙是不是很傻?"忽然出現在我身邊的銀雪看著在人群中轉來轉去的妖魔小公主說道.

我微笑著答道:"其實天庭有他們的道理.屁股決定行為,坐在不同位置上的人會因為身份地位的不同而對同一件事做出不同的判斷和處理方式.天庭和冰霜玫瑰盟不一樣,我們只要發展,可以兼容並包,只要能為我所用,不管它以前是姓黑還是姓白都無所謂.但天庭自認為知己是華夏正統,他們要維持他們的地位和尊嚴,一切和他們的主觀存在相抵觸的東西都必須無條件的抹殺.實際上天庭能做到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很出呼我的意料了."

"你指什麼?"

"比如對待妖魔."

現在中國的妖魔和天庭已經完全脫離了敵對關系狀態,如果非要給他們擺個關系的話,我覺得可以認為是合作關系.當然,在這個合作中天庭處于絕對優勢地位.我當然也知道這種一方獨大的合作無法長久,但妖魔和天庭的根本利益就有沖突,想要長久合作下去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能維持現狀都是因為有我在其中到處給他們補裂縫,要不然兩邊早打起來了.當然,我也不是為了他們雙方好才幫他們搞聯合的,只不過目前對我們來說讓天庭和妖魔合作對我們利益更大一些而已.

銀雪顯然也知道妖魔和天庭合作關系的內幕,所以輕輕點了下頭後就改頭問道:"你之前問那小公主說想不想成神,你難道只是想讓她成為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殿的神族?"

"你只說對了開頭."

"什麼意思?"

"讓她成為混亂與秩序神殿的一份子只是這一切的第一步."

"然後呢?"

"然後?然後就該讓天庭吐點血了."

"你該不會是想……?"銀雪沒問出最後那幾個字,但我知道她已經猜到了.

"我不知道你猜到了什麼,但是作為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一份子,你已經加入了我們,那我也不就不會對你保密.只是你確定你需要知道嗎?"我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把臉轉了過來變成面對著銀雪,不再是之前那樣和她一起看著前面的小公主像閑聊一樣的談話態度了.

銀雪知道我這是在讓她確認她的態度.和本行會的大部分神族都不一樣,銀雪是同時具有雙重身份的神族.她既是天庭的一份子,又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一份子,但是兩邊都不太貼.

從天庭的角度來說,天庭是華夏正統,銀雪作為華夏的國家守護獸,自然也該是天庭成員之一,只是這種應該是道理上的應該,從感情上來說銀雪和天庭完全沒感情.畢竟她是我從過去的時空中拉過來的,並沒有經曆天庭創建之類的事件,所以這個身份就相當于是突然掉到她頭上來的,她自己對這個身份幾乎可以說是毫無歸屬感.

從我們行會的角度來說,因為白玉麒麟像是我們發現的,而且最初被放在了我們行會的戒律之城中,所以她從最初的歸屬上就和我們行會拉上了關系.後來因為一系列複雜的原因,她又答應成為了我們行會的守護神獸,這樣她就和我們也扯上了關系.但是,我們行會的神族成員都是歸屬混亂與秩序神殿名下的,可銀雪偏偏不在混亂與秩序神殿的編制內,這就造成了一個行會有兩支神族勢力的尷尬局面.但是,因為最近和那妖魔小公主的戰斗中我救了她一條命,所以銀雪對我的親和傾向就開始變的明顯了起來.我借現在這個機會逼她做決定也是希望她早點拿主意,老這麼腳踏兩條船遲早是要出事的.

在搞清楚了我的意圖之後,銀雪便陷入了沉思狀態.我知道這個決定不是那麼好下的,所以也沒追問,而是在計劃著妖魔小公主的利用方法.

說實話我對這位小公主的期望還真不低,不過這個計劃內容太龐大,必須的好好計劃一下,還得跟玫瑰她們打招呼.這麼大的事情就算我能一個人下決定,起碼也得讓行會里的主要領導層知道一下,不然搞出烏龍事件就不好了.

正當我在那詳細的計劃著小公主將來的安排時,銀雪忽然從我身邊走了出去.我疑惑的看著她一直走到了維娜身邊,然後停了下來.

正帶著小公主介紹各種東西的維娜看到銀雪突然走到自己身邊也是愣了一下,然後便轉過來看著她等待她的下一步動作.不過,讓她驚訝的是,就在她以為銀雪是有事情要告訴她的時候,銀雪卻突然從嘴里吐出了一枚閃耀著彩色光焰的光球.這光球並不圓潤,相反,它看上去就像小孩子抓在手里揮舞的煙火棒一樣不斷的向外噴射著點點閃光.

維娜驚訝的看著那個不斷噴吐閃光的光球,又抬頭看了下銀雪的臉,直到看到銀雪微笑著向她點頭之後,維娜才突然驚喜的一把抱住了銀雪."歡迎你加入我們,我最親愛的神國姐妹."

銀雪吐出來的那東西其實就是她自己的信仰之源.和大多數神族不一樣,銀雪的信仰之源並不在天庭的那個神族核心中,因為她本來就不是天庭的在編人員.雖然她有天庭的身份,卻沒有真正融入天庭,所以她也沒急著把信仰之源拿出來.現在她將這個東西交給維娜,這意圖可就很明顯了.她要加入混亂與秩序神殿,而且願意與混亂與秩序神殿榮辱與共,畢竟信仰之源一旦合並可就很難再分開了,如果她不想失去自己的信仰之源,那就只能盡心維護本神族的利益.這就是銀雪的回答,她用行動回答了我她的決定.

等那幫神族都很銀雪祝賀過了之後,維娜也將她的信仰之源家入到了混亂與秩序神殿的神族核心之中,最後他們又為妖魔小公主引出了一絲核心之力建立了她的神族身份.其實想要創造一個神非常簡單,只要從神族核心中牽引出一絲力量附著到他的身上就可以了.之後他身上的力量會逐漸全部蛻變成神力,而不管他之前學的是什麼力量,最後都會通通變成神力.當然,變成神力只是指他的力量威力加強了,不是說力量屬性改變,比如亡靈法師就算變成黑暗神族了也不可能召喚出光明天使來,畢竟屬性不對.當然,創造神族雖然簡單,但代價卻不小.每創造一個神族都會讓神族核心受到一次傷害,不但會間接影響到整個神族的所有成員的實力,還會讓這些神族都感覺到一陣極端的不舒服感.而且,被強行進化成神的個體實力越弱,這種代價就會越大.所以,雖然使用神族核心理論上來說可以批量造神,但一般情況下神族都是絕對不會那麼干的.

看著剛剛蛻變完成的妖魔小公主……誒,現在應該是神族小公主了.看著神族小公主被維娜帶去教導一些和神力有關的必要知識,我向銀雪招了招手,于是銀雪又緩步走回我的身邊站定."現在你滿意了?"

"多了個志同道合的同伴當然滿意了.不過現在可不是慶祝的時候.你不是想知道我要用小公主干什麼嗎?跟我來吧,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銀雪點點頭跟在我的身後離開了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國,而我則是邊走邊通過軍神召喚本行會的所有主要領導人員回艾辛格開會.

"到底什麼事啊?前線那邊正打的火熱呢!"修羅紫衣第一個進入艾辛格的會議室,剛一進門就抱怨了起來.

緊跟著她進來的是真紅,也是一樣的口氣嚷嚷著:"我正打的爽呢,怎麼半路喊停啊?"

"我問過軍神了,對俄自衛反擊戰已經進入掃尾階段,你們參不參加根本都一樣.現在都給我馬上坐好,我這邊有重要計劃要宣布."

"重要計劃?"鷹這個時候剛好進門,聽到我說重要計劃立刻就問道:"什麼重要計劃?具體重要到什麼程度?"

"哎呀,拜托你們就別一個個的問了,馬上坐好,等人到齊了我一次給你們說清楚."

聽到我的話眾人趕緊加快入座,而後進來的人剛問出口就被先到的人給拉到座位上去坐著了.在我們行會高效的運輸能力下,幾分鍾之內該到的人就已經全部就位了.

看人都到齊了之後我才讓守衛關閉大門,啟動隔絕法術探測的魔能屏障後我才緩慢的說道:"你們知道我最近去干什麼了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絕望的妖魔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雙線計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