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強弱之分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強弱之分

"紫日快閃開."我正准備問問到底怎麼回事,沒想到金幣卻先朝我喊了起來.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她到底要我躲什麼,沒辦法我只好抱著玫瑰縱身躍向後方,然後甩手將兩根龍筋索射了出去,一左一右的將金幣和克利斯締娜給拽了回來.

這邊金幣和克利斯締娜還沒落地,那邊就見那團火焰之中又是一陣爆響,然後就看到松本正賀和真紅兩個人攪在一起從火焰中飛了出來,不過在他們兩個剛離開火焰後,那團火焰就再次閃了一下,然後我就看到玲玲和我的其他三個魔寵一起從里面摔了出來,在最後面影泉也跟著一起飛了出來,至此現在還活著的人員算是基本到齊了.不過,就在此時,那團火焰居然又動了.

"我靠,人不是都出來了嗎?這回又是誰啊?"

真紅聽到我的話本來想回頭告訴我的,但是還沒等她解釋,就見那團火焰在閃了一下之後突然向中間塌縮成了一個紅點,然後就像是積蓄了力量一樣猛然爆發開來.伴隨火焰的四散飛射,原本火團所在的位置突然出現了一只身高超過四十米的巨大怪獸.

剛剛出現的這東西整體結構有些像傳說中的半人馬,但半人馬是馬脖子上接一個人的上半身,而眼前這個東西卻是獅子脖子上接了個人形怪物的上半身.這個上半身的整體結構和人類基本相同,只是他的肌肉比較發達,腦袋長的也比較個性,看起來好象巨龍的腦袋.另外,這家伙的雙臂非常的粗壯,而且每只手上還握著一柄燃燒著熊熊烈火的巨劍.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不知道,反正很難搞就是了."玫瑰拍拍我的胸口道:"我們趕緊往後退,最好別被它當成目標."

"哦."雖然不知道克利斯締娜她們到底是怎麼惹上這麼個麻煩的,但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在沒搞清楚狀況之前還是先閃比較好.

在我們這邊連蹦帶跳的往後退的同時,松本正賀那邊也沒閑著.他和真紅一起摔出火焰後就同時在空中踹了對方一腳,然後兩人在空中分開分別落地後松本正賀第一時間便拉上小鳩健次郎開始往後跑.

小鳩健次郎雖然也不知道眼前這到底是個啥玩意,但他知道松本正賀不會害他,至少在現在這種眾目睽睽的場合松本正賀絕對不會害他,所以他便也就跟著松本正賀一起跑了起來.

在我們雙方急著拉開距離的這個當口,那怪物也沒閑著.他先是左右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然後又低頭分別掃視了一下我們和松本正賀及小鳩健次郎,最後才突然仰天一聲長嘯,然後突然用兩只後肢站了起來.

這東西的下半身是只獅子的身體,本來應該是四肢著地才對,不過他在觀察完附近的情況後竟然突然用兩條後肢站了起來,然後就見他剛立起來的兩只前肢上竟然亮起了紅色的火焰,而他的身體在那兩只前爪上亮起火焰後又開始向下倒了下來.

"不好,他要放大招!"我怎麼也沒想到這東西剛一出場就開始放大招,這未免也太變態了點吧?就算是高級怪物區的總BOSS也沒聽說見人就放大招的啊!

雖然我及時提醒了眾人,但那只怪物的大招顯然是太強了一些,就算事先知道他要發大招也沒辦法躲避.只見那只怪物燃燒著火焰的前爪猛的又落到了地上,同時以他的兩只前爪為中心,一圈紅色火焰環迅速蕩漾開來,在場的所有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被紅色火焰環撞飛了出去,包括完全不怕火的小鳳和依佛里特也沒能幸免.

我在紅色火焰沖擊波擴散開來的瞬間便翻身將玫瑰撲在了身下,但因為沖擊波太強,最終還是把我們一起吹飛了起來.不過有我擋著,玫瑰受到的傷害相對就要低多了.等沖擊波過去,我立刻張開翅膀控制翻滾的身體平穩落地,但是一看屬性卻嚇了我一跳."我靠,這東西難道是地區守衛嗎?一招干掉我十分之一血量?"

"玫瑰姐,快來幫忙,影泉快不行了!"

我這邊的抱怨還沒結束就聽到真紅在那邊叫了起來.我們這邊的眾人中防禦力最低的其實就要數影泉和玫瑰了,但是玫瑰剛剛被我保護在身下,所以沒有受到直接傷害,而影泉卻是直接硬抗了攻擊,結果一下就被打殘了.

玫瑰迅速的從我懷里掙紮了出來,人一邊往影泉那邊跑,手上一邊就開始准備法術,等沖到影泉身邊立刻便是一個白色光球按進了影泉的身體.幾乎是瞬間影泉身上的傷口就全部複原,然後從地上一蹦爬了起來."身邊有個護士就是方便啊!這麼重的傷居然轉眼就好了."

"那當然,我剛剛用的可是次禁咒級別的治愈技能.不過你也小心點,這樣的技能我也支撐不了多少次."

和我們這邊的情況不一樣,松本正賀和小鳩健次郎那邊遭到的攻擊比我們可大多了.這個主要是因為我們跑的比較快,所以距離稍微遠一些,技能威力自然就低.不過,雖然承受的打擊比我們嚴重,但松本正賀和小鳩健次郎他們的狀況卻比我們要好很多,畢竟他們繼承的那麼多屬性可不是白繼承的,起碼在防禦上還是有著顯著功效的.不過,雖然比我們狀況要好一些,但小鳩健次郎也還是嚇了一跳.剛剛松本正賀拉著他跑,他還以為松本正賀只是為了安全考慮,其實心里並沒把那只怪物當回事.但是剛才這下他卻是不敢再小看那只怪物了,因為就剛才那一下他的血量也是往下掉了一大截.單就傷害數值來看,這怪物的傷害其實和我的攻擊傷害也差不太多,但要知道,我和小鳩健次郎戰斗時用的都是要害攻擊和特殊格斗技法,計算傷害時是部分忽視防禦的,如果有人用普通攻擊打出我那樣的傷害,那只能說明對方的攻擊力比我要高出很多.再說我襲擊小鳩健次郎的時候那是一對一的攻擊,單體攻擊技能傷害比群體技能高這是常識,而這個怪物如果連這種面殺傷性的技能都有這麼大威力,那他的單體攻擊力該有多高?

這只長相奇特的怪物幾乎是在出場不到十秒的時間里就把我們這幫人全給鎮住了,當初我在俄羅斯神界和那幫神族對著干也沒見過哪個神族有這麼高的攻擊力的,估計要是把這家伙扔到當初的俄羅斯神界去和俄羅斯神族對著干,那簡直就像是把老虎扔進了雞窩.有可能那些雞能在老虎身上啄出幾個小坑,但老虎殺起雞來絕對是一爪子死一片的那種.

"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怪物啊?"看著那個巍然毅力跟小山一般的龐然大物,我簡直都有種想哭的沖動了.至今為止在游戲里像這家伙這麼強悍的生物一共就只見過不到二十個,而且這幫家伙不是哪個神族勢力的老大就是上古神獸,反正沒一個背景淺的.

第三次聽到我的問題,真紅終于有空向我說道:"這個是這張決斗地圖中的隱藏BOSS."

"哦,原來是隱藏BOSS,怪不然這麼厲害呢!"我說完之後突然想起來不對."嗯?你說什麼?隱藏BOSS?決斗地圖哪來的隱藏BOSS啊?"

既然叫決斗地圖,那就是給人決斗用的.說白了就相當于是格斗比賽的擂台,只不過面積比較大,外加地形複雜了一些而已.在這種場地中有點小怪物給雙方決斗制造難度,那還說的過去,可是在這里放BOSS要干什麼?游戲中的BOSS就是用來給玩家挑戰用的,小BOSS一般都是多人團隊打的,而大BOSS基本上就是行會集體練級時才能打打.眼前這個怪物不但非常明顯就是個大BOSS,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大BOSS,這樣強大的存在分明就是為行會練級准備的,放到這樣的決斗場中要干嗎?你有見過在斗雞用的場地中放老虎的嗎?那雞還斗個屁啊?全喂老虎得了!

在我問完之後玫瑰忽然道:"之前你有仔細聽系統介紹沒有?"

"我漏了什麼?"

"系統說這個決斗場景地圖是最高難度版的,而我們當時都把那些熔岩和不斷漂流的岩石當成難度所在了.其實真正的難度跟本就不在那里."

我指著那只怪物道:"別告訴我這就是我們的難度所在?"

玫瑰先是點了點頭而後又搖了搖頭."這個確實是難度所在,但他只是其中之一."

"蝦米?還有別的怪物?"

"不單有,而且還不少."玫瑰介紹道:"該任務場景除了有怪物搗亂之外,還有時間簡直.之前我們戰斗的那條熔岩河不過是這個場景地圖中的最低難度,如果我們不能在十五分鍾內打出結果,就會出現熔岩噴發的現象,然後我們就會被強制轉移到這里.當然,如果誰沒頂住這個過程中的熔岩,那就可以直接結束場景了.然後我們到達這邊,那個怪物就會出現."

"要是我們十五分鍾干不掉他是不是就會有第二個怪物出現?"我試探性的問道.

玫瑰搖了搖頭."不管我們十五分鍾內能不能擊敗他,都會有一只新怪物出現.這個場景中的怪物出現是以時間為准則的,只要我們不能把決斗戰打完並被傳送出去,他就會按照自己的規則不斷出怪物.最先是這一個,然後十五分鍾後一次出兩只,再過十五分鍾就是一次出四個,然後是八個,再下次是十六個,只要我們戰斗不結束,怪物就會以每次多一倍的數量往外冒.另外,就像我們之前從沒有怪物的狀態過度到這種有一只怪物的狀態時要經曆一次火山噴發一樣,之後每次刷怪物之前我們還要經受一次自然災害,只有頂過去了才會看到下批怪物,否則就只能掛掉被強制傳送出這個決斗空間."

"我靠,這場景怎麼這麼變態啊?"

"所以才說這是頂級難度啊."

"那現在怎麼辦?"

"倆辦法."玫瑰道:"要麼我們去纏住那怪物,你速度點把小鳩健次郎和松本正賀全部干掉.要麼你去對付怪物,我們去把小鳩健次郎和松本正賀干掉."

"那還不都一樣?結果就是去對付怪物的迅速被干掉,然後怪物回過頭來把剩下的人和小鳩健次郎他們一起干掉?"

"當然不一樣.因為對付怪物的時候你可以不受限制."

"不受限制?"

"對.和怪物戰斗的時候不用受到任何限制.你可以召喚你所有的魔寵一起上,而且屬性不會受到壓制."

"那還選什麼?"我一指小鳩健次郎那邊道:"你們去把他搞定,怪物這邊我來想辦法."

"OK,我們上."隨著玫瑰的號召,克利斯締娜她們便一起跟著她朝小鳩健次郎他們那邊靠了過去,至于我則是迅速帶領玲玲和依佛里特他們將那只怪物圍了起來.

本來放完大招的怪物正在尋找襲擊目標,但是我卻突然把他給圍了起來,這種情況下自然也不用找了,怪物直接便將目標鎖定在了我們身上.

"吼……"看到我擋在他面前,怪物憤怒的咆哮了一聲,然後便猛的舉起手中巨劍朝我揮了過來.本來照怪物的想法,這一劍砸下來肯定能把我這樣的小不點給直接砸成肉餅,只是正當他獰笑著准備欣賞我被砸爛的景象時,卻見眼前一花,我的身影突然被一個巨大的黑影給擋在了背後,然後就見那個黑影猛的舉起雙手擋在頭頂,伴隨著當的一聲巨響,他竟然硬生生的架住了怪物必殺的一劍.

直到自己的劍被架住後那只怪物才看清楚眼前的生物是什麼樣子.這是一只大猩猩,一只非常非常巨大的猩猩,至少在那怪物的眼里對方的體型似乎比自己還要大了一圈,而且看那家伙一身恐怖的金屬外殼,這東西分明就是個構裝生物.一只身高超過六十米的機械大猩猩有多大力量?沒人知道准確數字,反正那只怪物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沒這家伙力氣大.

就在金剛架住了對方的劍後,他立刻一轉手握住了劍刃,然後猛的向後一拉,只聽吱的一聲令人牙酸的金屬摩擦聲,怪物手里的巨劍竟然被金剛硬生生的給拽了下來.那怪物也被眼前這只機械大猩猩的恐怖力量給嚇到了,直到感覺到手里空空他才發現自己的劍居然沒了.憤怒的怪物立刻揮起右手上僅剩的那只巨劍朝金剛砸了過去,而金剛也毫不示弱的立刻將手中剛搶下來的那柄劍翻了過來,然後迎著怪物揮來的劍和他對了一劍.

那怪物手里的劍說是劍其實更像是跟大棒子.那東西確實有劍刃,護手和握柄之分,但是它的護手不過是個突出的粗壯結構而已,而前面所謂的劍刃部分其實無非也就是個略扁的橢圓結構而已,那刃口比一般人的胳膊都要粗,根本沒有任何鋒利的可能性.不過考慮到這把劍的體積,能把刃口做到這個地步,勉強也可以算是把劍了,只不過現在讓兩個野蠻的家伙揮起來完全找不到一點揮劍的感覺.那樣子分明就是倆野蠻人在用大木棒在對砸.

雖然姿勢不夠華麗,但這並不影響兩只怪物的強大力量輸出.伴隨著咣的一聲震天巨響,兩只短粗的金屬棒猛的對撞在一起濺出了大片火星,而附近的人全都感覺自己的腦袋好象被砸了一樣讓那聲音震的險些暈過去.

對砸了一記的兩個大家伙顯然都被對方的力量嚇了一跳.金剛被震退了一步,而那只怪物則是一個沒抓住連手里的那把劍都飛了出去.兩手空空的怪物驚訝的看了下自己的手,然後才突然想起來自己的對手還拿著自己的武器呢,這要是被敲一下可不是鬧著玩的.想到這里他連忙沖了上去在金剛揮舞著搶奪而來的大劍砍他之前先一步抓住了金剛的手腕.金剛發現手腕被捏住之後立刻便開始和那只怪物玩起了太極,就見兩只怪物在那雙手推來推去誰也占不到上風.怪物一看這對手的力量完全不下于自己就知道不能力敵,于是他充分發揮了自己攻擊型肢體比較多的特點,張嘴就向金剛的腦袋上咬了過去.不過讓他比較郁悶的是就在他張嘴的瞬間,金剛卻突然一低頭,背上莫名其妙的彈開了一排小蓋子,然後就聽一陣嗚哧嗚哧的聲音從那些小蓋子下面飛出了十幾個後面拖著白煙的小黑點.本來看那些小東西體積不大,那怪物也沒把它們當回事,誰知道當那些東西撞上怪物的大嘴巴的時候卻爆發出了恐怖的力量,瞬間便爆成了十幾個大火球將怪物的整個腦袋都籠罩了進去.

金剛又不是真猩猩,他的本體是構裝生物,也就是機械生命體.而作為一台大猩猩形狀的機械生命體,在身上裝幾枚導彈沒什麼好奇怪的吧?

那怪物這次可是吃了大虧,這一口下去不但沒咬到對方,還把牙給炸斷了一根,而且嘴里好多地方都被火焰烤焦了,現在一動就覺得疼.不過,雖然嘴里損傷很嚴重,但這也從側面證明了怪物的防禦相當恐怖.要知道作為我的控靈,金剛身上裝備的可都是我們行會威力最大的壓縮魔鯨蒸汽導彈.那玩意說它是小原子彈都不算過份,可是那只怪物在這麼近的距離上連中了十幾枚,居然只是把犬牙給炸斷了一根外帶口腔出血而已,至于外面的臉部,好像除了部分鱗片開裂之外好象就沒啥實際破壞了.

憤怒的怪物被金剛這一偷炸徹底進入了狂化狀態,不過狂化歸狂化,他還沒有瘋掉,也知道不能再張嘴咬了.所以這家伙直接就上爪子朝金剛的肚子抓了過去.這家伙的上身雖然有雙臂,但下面那個獅子身體卻也是四肢健全,所以在他的正面其實除了雙手之外還有一對大爪子可以用,而現在用來抓撓的爪子正是這對前爪.

以那怪物的體積和肌肉膨脹情況來看,他這對前爪的力量絕對不比上面那對手臂小,而且配合那鋒利的爪尖,相信這一爪子下去就算是金剛的鋼鐵之軀也肯定要受點傷.不過,我們這邊又不是只有金剛一個生物,沒道理大家站著看金剛受傷吧?

就在那對爪子即將抓到金剛的時候,怪物突然痛苦的嚎叫了一聲,然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後肢被拉離了地面.為了維持身體平衡不至摔個大跟頭,那怪物幾乎是本能的把前爪放了下來撐住了身體,不過這樣一來攻擊也泡湯了.憤怒的怪物回頭一看才發現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居然多了兩條龍,而且這兩條龍正一邊一個咬著他的兩只後爪拼命向後拖,以至于怪物不管怎麼用力後爪都沒辦法落地.

本來以這只怪物的身體結構,雖然兩只後爪被控制住了,但是他還有條大尾巴可以用來攻擊兩邊的那兩條龍.不過,現在的情況卻是咬著他的左後腿的那條龍竟然有三個腦袋,而且除了一只用來咬他的腿,另外兩只全都咬在了他那條龍尾上,以至于他想用尾巴抽他們都不成了.

那怪物一看後面暫時脫不開身了便將注意力轉了回來打算盡全力先把眼前這個蠻力大猩猩給干掉再說,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剛打算對付眼前的金剛,旁邊卻突然一左一右又沖上來兩頭巨龍分別咬住了他的兩只前爪拖向了兩邊,結果四肢全部離地的怪物立刻被拉倒在地.雖然他極力想要掙紮起來,但人家一只生物只拉他的一條腿,就算他力量再大也不能用一條腿對抗人家全身的力量吧?再說巨龍又不是小白兔,盡管不常用,但人家也是地地道道的以蠻力著稱的生物,力量再怎麼小對抗他一條腿那還不是十拿九穩?

眼看著四只爪子加上雙手都被限制住了,怪物也顧不得再被炸了,張開大嘴就打算先咬住一個敵人再說.不過就在他剛張嘴的時候旁邊就突然飛來一枚黑色的光球准確的命中了他的大嘴,炸的他的整個腦袋都向側面一歪,嘴里更是瞬間被轟的血肉模糊.

兩次被炸的怪物也知道不能張嘴咬了,不過他除了牙之外還有別的攻擊方式.就在剛剛被炸了之後這家伙居然猛的開始往肚子里吸氣,而他的胸口則在我們眼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膨脹了起來.

"我靠,這家伙會龍熄,別讓他噴出來!"我好歹也是有四條龍的馴獸師,這招我二百級的時候就見幸運用過,現在我都兩千級了,你說我能不了解嗎?

隨著我的呼喊,只見旁邊黑影一閃,體型大到驚人的黑炎直接躥到了那怪物身上,然後巨大的身體往那家伙的嘴巴上一卷,瞬間便將他的嘴巴給強行收攏閉和在了一起,而那怪物此時正打算噴火,可是嘴卻突然被捏上了,結果火沒從嘴里噴出來全都被他反咽了回去,不但嗆的他咳個沒完,而且嘴角和鼻子里全都在往外冒青煙.

黑炎封了怪物的嘴還不算完,超長的身體不但纏住了怪物的腦袋,甚至連他的身體也從頭到尾捆了個結實,惟獨把那柔軟的腹部給露了出來.完全封住怪物的行動後黑炎立刻就向旁邊一滾,瞬間將怪物整個扳倒在地使其腹部朝向了側面.這個時候坦克和米拉立刻沖了上去,他們幾乎是將自己的發射器頂在了怪物的肚子上一通狂轟濫炸.坦克的魔晶炮擊和米拉的毀滅射線都屬于超高傷害力的攻擊技能,就算這怪物防禦驚人,最柔軟的腹部被兩大破壞王用超強技能頂著轟遲早也得完蛋.不過,在我看來這個速度還是不夠快.畢竟系統只給了我們十五分鍾,要是超時了鬼知道還會冒出啥玩意來.

"先停一下."趁著攻擊間歇我讓米拉和坦克先停了一會,然後拿著永畯舅W去將永硠雃角F一把刀刃足有五米長的超級長刀,然後照著怪物的肚子猛的一下全給捅了進去.以永琲瑣W利程度啥玩意切不斷?這怪物只是防禦高一點,又不是金剛不壞之身,讓我這麼一刀捅下去立刻就穿孔了.然後我又拉著刀柄一路向下,很快便將怪物的肚子橫向切開了一道大口子.完成了這一切後我才拔出永瓻著那道傷口對坦克道:"把你的發射起給我插進入轟,我就不信這家伙還死不了了!"

事實證明再堅硬的烏龜沒了殼之後也是一身軟肉,這怪物外面確實防禦驚人,但里面就不敢恭維了.被坦克一通猛轟之後肚子里的內髒全都成了血糊糊,不到一分鍾怪物就徹底斷了氣.

干掉了眼前這只龐然大物之後我便招呼受限的魔寵先返回了訓練空間,然後轉身准備去幫克利斯締娜她們一起對付小鳩健次郎,不過我才剛轉過身來就發現現場的氣氛似乎不大對頭.

本來我們說好的計劃是我去對付怪物,他們對付小鳩健次郎,但現在的情況卻是小鳩健次郎和松本正賀都好好的站著,克利斯締娜她們也都沒事,只是他們不在戰斗,而是在盯著我發呆.

"你們全都看著我干什麼?"

"老大你也太生猛啦!"真紅最先反應過來朝我豎了個大拇指道:"那麼牛的怪物,你居然分分鍾就給打趴下啦?"

"嘁,一只怪物而已,再牛又能怎樣?"我很不屑的說道.

真紅這個時候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道:"咦,不對啊!那東西比小鳩健次郎可厲害多了,你分分鍾就把他揍趴下了,怎麼和小鳩健次郎打了那麼久都沒分出勝負來啊?"

"系統不讓我召喚魔寵我有什麼辦法?拜托,我是馴獸師好不好!只讓我召喚四個魔寵,我的實力已經被砍掉一多半了,能壓的住他就算我技術好了.要是我讓你不許和人肉搏,我看你能打的過誰."

其實我這一點也不是為自己辯解,而是真正的事實.系統強化小鳩健次郎他們我根本不在意,真正讓我難受的是我的魔寵無法集體參戰.馴獸師就是靠魔寵來戰斗的,系統只讓我用四只魔寵,這就和只讓法師用四種法術戰斗一樣,其本身的實力可以說已經被削弱的只剩一小點了.要不是我本身戰斗能力也不錯,搞不好就這一條限制就把我給活活陰死了.

小鳩健次郎在那邊聽著我和真紅的對話,心也稍微放回去了一點.剛才看我三兩下就把那個怪物給搞定了,他也嚇的夠戧.之前他都一度認為我和他打的時候是在故意放水,現在一聽才明白,我那不是在放水,而是被系統給限制住了.不過,雖然知道了我現在並不會表現出對付怪物時的那種恐怖殺傷力來,但小鳩健次郎的心情卻是一點也好不起來.雖然我現在發揮不了全部實力,但系統是不可能一直限制著我的召喚數量的.所以就算小鳩健次郎他們贏了這次的決斗,以後他們碰上我照樣只有挨打的份.

相對于小鳩健次郎的沮喪,松本正賀現在的心情就好多了.他現在是咱的臥底,我強大就相當于他強大,看到我分分鍾把怪物放倒,他自然也高興的很,起碼這說明他沒投錯人.

"好了,那邊的小鳩健次郎和松本正賀.你們也看到了,這樣的怪物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什麼,至于你們……你們覺得自己和那怪物哪個更厲害些?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自己了斷,二是我來幫你們了斷.你們選一個吧."我看著小鳩健次郎和松本正賀得意的說著,雖然我明知道他們肯定會選抵抗到底,但場面話總還是要說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打雞血你也不是我對手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整人系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