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九十四章 抄家   
  
第十六卷 第九十四章 抄家

"我有缺陷?"

"對."鬼手信長得意的反問我:"作為全球戰力排行榜第一,你居然連這個都不知道?"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好,既然你想不到,那我就提醒你一下.你這個小號銀月厲害是厲害,但你忘記了你這個小號的最大缺陷就是你的最強之處."

"最強之處?"

"你的最強之處就是強大的法術傷害,而這里是擂台,擂台的最大特點就是面積比較小,在這樣的場地上決斗你認為自己有可能戰勝我這樣的近戰職業者嗎?"

"原來你說的是這個啊!"我詭異的一笑,跟著將手中的太陽之杖向上一拋,轟的一聲太陽之杖在空中猛然爆裂成無數道火蛇,跟著這些火蛇在空中飛舞了一圈之後互相纏繞著向我的右手沖了下來.我伸手一把捏住火蛇的頭部,跟著火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熄滅露出了一條長長的赤紅色多節鞭.這條鞭子的造型比較奇特,握柄類似劍柄,鞭身感覺就像是一條長長的脊椎骨,只不過它的采制是一種火紅的不知名物質.鞭子握在我的手里仿佛有著生命一般在地上游動著,那逼人的熱力讓鬼手信長再也得意不起來了."既然你提到了,那我就順便告訴你一聲.我這個小號……其實也是近戰專家."

幾乎在說完話的同時我就動了起來,紅色的長鞭不用揮動突然自己從地上躥了起來直射向鬼手信長的脖子.鬼手信長慌忙以自己的刀橫擋了一下.軟鞭被刀身一擋立刻纏了上刀刃,跟著整根鞭子就開始迅速變紅,連帶著鬼手信長的刀刃也開始跟著變紅.鬼手信長雖然和刀刃還隔著一尺多遠的距離,但那逼人的熱浪已經熏的他快要站不住了,不過鬼手信長並不打算放棄,他依然咬牙抓著刀和我比力氣,根本不肯頂丟手中的刀.

我看著鬼手信長得意的說道:"不要再堅持了,我的鞭子可以一直以這個速度升溫下去,直到它的表面達到太陽核心一般的溫度,不管你拿的是什麼武器遲早都會被融掉."

"哼!太陽核心?你吹什麼牛?你要是有這樣的武器還不早拿出來了?"

"如果在一個籃球場那麼大的地方面對一百個赤手空拳的敵人,你會選威力比較小的微型沖鋒槍還是強大的反坦克火箭筒?"

雖然我沒有正面回答鬼手信長的話,但他已經聽出我的意思了.太陽之杖雖然沒有這根鞭子厲害,但太陽之杖是全體攻擊型法器,平常作戰當然是法杖比較牛,可是單挑的時候還是鞭子好用.其實這里是鬼手信長自己的猜測,真正的情況是太陽之杖和這根鞭子根本就是一個東西.太陽之杖是太陽神的武器,而太陽是一顆氣態星球,所以太陽神的武器也有類似的特點,那就是形態不固定,說白了這東西跟永琱@樣能變形,只不過它不象永琤i以想變什麼變什麼,它只有幾套固定模板,變來變去也就那麼幾樣.

雖然鬼手信長並不相信我的話,但手上的溫度確實在不斷升高,鬼手信長大概以為我雖然吹牛卻並沒有完全說謊,所以他也估計這根鞭子的溫度不低,只不過沒有太陽核心那麼誇張而已.隨著溫度的逐漸上升鬼手信長開始意識到這樣和我拼力氣並不劃算,他突然一松手,跟著猛的從背後又拽出一把刀來.

突然失去的抵抗力讓我一下將鞭子拽了回來,當然帶回來的還有鬼手信長的刀,不過此時這柄刀已經有明顯變形了.鬼手信長借著我因為突然失去力量而重心不穩的機會抽刀沖了上來.在即將沖到我面前之前他突然跳了起來在空中轉了半圈借助旋轉的力量猛劈了下來,我甚至能看到鬼手信長臉上詭計得逞的笑容,然而他的笑容很快就收了起來,因為他也看到了我的笑容.

"火焰——風暴."無數半月形的火焰刀以集團噴射的形式發射了出來,鬼手信長只來及橫刀擋了一下就被密集的火焰刀打的倒飛了回去.摔落地面之後連滾了十幾圈的鬼手信長猛然跳了起來,一邊拼命拍打身上的火焰一邊小心的看著我防止我再發動連續攻擊.

"你似乎剛剛還說我的缺點是我是個不擅長近戰的法師型人物,怎麼這一會就不記得我的特長是魔法啦?"

"你……!"

"哦對了,忘記還有這個了."我突然手一揚,火紅的軟鞭立刻倒卷而出啪的一聲將一枚剛鑽出傳送通道的彩色光球擊的粉碎.系統提示隨後響起.

"幸運球被擊中,幸運值判定玩家銀月具有屬性支配權.該屬性隨機結果為:獲得場上一名已經開始移動的執法者的指揮權.叮,因場上暫時沒有開始移動的執法者,該屬性無效."

"真倒黴!"我罵完之後鬼手信長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放了回去.剛剛我突然打碎了一枚幸運球把他給嚇的半死,不過幸好的是這條屬性作廢了.

啪.鬼手信長正在那順氣,沒想到對面的我突然又打中了一枚幸運球.這些幸運球是從地面上的傳送通道里突然噴射而出的,雖然出現的相當頻繁,但由于出現位置與速度都不固定,所以理論上是很難命中的,鬼手信長很懷疑我為什麼可以連續命中幸運球.不過事實上鬼手信長的懷疑恰恰就是關鍵.我之前就已經告訴過鬼手信長,這次決斗的裁判是我們行會的吉祥物,雖然吉祥如意不能直接干擾系統的隨機屬性,但起碼他們可以提前通知我許多東西,至少我能知道哪個洞即將噴出幸運球.只要有准備,命中這些小東西還是不太難的.

這次的幸運球被命中後系統提示立刻再次響起."幸運球被擊中,幸運值判定玩家銀月具有屬性支配權.該屬性隨機結果為:敏捷屬性增加百分之五."

"嘿嘿,少是少了點,不過好過沒有."我大聲說道:"要求屬性對我自己生效."

"屬性生效完成."

我將鞭子在面前玩了幾個漂亮的甩動動作,雖然看不出速度上有什麼明顯變化,但至少感覺玩鞭子變的順暢很多了.鞭子這種東西可以說是技術類兵器,像棍子和刀劍一類的武器就算你以前沒學過拿起來也照樣用,無非技巧差點,可鞭子如果玩不好抽到自己那都屬于正常情況.現在我的敏捷提高,這根鞭子在我手里就像火蛇一樣上下飛舞,看的對面的鬼手信長直哆嗦.

"呀!"看到我速度變快之後鬼手信長突然加速沖了過來,他知道不能再等了.如果讓我繼續命中幸運球遲早會把他玩死.雖然他並不知道我能從吉祥如意那里提前知道幸運球的發射位置,但他可以肯定我有什麼辦法能找出幸運球的發射點,所以他確信再等下去只能是他倒黴.至于那個支配權的轉盤游戲他根本連考慮都沒考慮.那東西是按照雙方幸運值計算概率的,我的幸運值本身就比鬼手信長高出三倍還有多,再加上直接命中者的幸運要乘以二,所以我最後在那個概率轉盤上將獲得超過九成的面積,也就是說如果是我打中了幸運球,鬼手信長能拿到支配權的概率還不到十分之一.與其去相信自己能碰到那十分之一的概率鬼手信長還是甯可不要讓屬性發生比較好.

看到鬼手信長沖過來我絲毫沒有遲疑的向後退了一步,隨後一腳踩空掉進了背後的傳送通道里.鬼手信長沖到我站的地方卻發現我掉了下去,跟著他立刻回頭四處尋找起來,但就在他回過頭之後我突然又從那個洞旁邊的一個洞冒了出來.這個位置其實離剛剛我掉下去的洞不到一米遠,鬼手信長因為回頭尋找我的出現位置而剛好變成了背對我.

"日珥噴射."我突然將鞭子還原到了法杖形態,然後頂住鬼手信長的後背發射了我的超強攻擊技能.這個魔法的攻擊力相當之高,唯一的缺點就是發射出去的是個環而不是一道直線,當然現在我頂著鬼手信長的後背發射就不用擔心這些問題了.

"啊!"鬼手信長慘叫著被打飛了出去,撲通一聲摔進一個傳送通道,跟著我立刻向左前方跑了出去.鬼手信長剛好在我停下前從我面前的洞口冒了出來,可是他卻只看到一個大火球從頭頂罩了下來.

沒錯,就和我能預先知道幸運球的噴射路徑一樣,我事實上也能知道傳送通道的連接點.吉祥如意能隨時告訴我各個通道的連接狀況,我可以根據需要選擇通路.這些通道說起來是隨機篩選出口,其實並不是每時每刻都在變,事實上它們一直都是固定的,只有當一個人通過通道之後那個被通過的通道才會和別的通道互換連接,這樣看起來好象通道每次連接點都不一樣,其實變化根本不大.因為事先知道了鬼手信長的出現地點,所以我搶先一步在洞口堵住了鬼手信長.

被再次砸回洞里的鬼手信長並沒有從其他洞口冒出來而是直接掛掉了,我們周圍的畫面一轉我又回到了之前站立的戰場之上.決斗空間會在一方戰死後自動消失,鬼手信長之前就被我傷到,後來更是直接承受了日珥噴射的全部威力,最後一個太陽火球正中頭部,他要再不死我的戰力榜第一就該換位置了.

"哦,原來這個就是解藥啊!"從決斗空間里彈出來後我手里就多了個小瓶子,看來這就是我們進去之前的賭注——傀儡珠的解藥.

雖說銀月這個小號也很厲害,但我很少使用這個號,所以總覺得不太習慣,既然獲得了解藥自然是盡快恢複大號比較好.切換到紫日形態之後我迅速打開那個瓶子倒向嘴里,可結果瓶子里什麼也沒倒出來.正當我驚訝不以的時候嘴里突然一熱,一枚光球突然從我的嘴里飛了出來直接從瓶口鑽了進去,然後瓶蓋自動又飛回了瓶子上將那個光球死死的封在了里面.搞了半天這瓶子不是裝解藥而是回收傀儡珠用的.

搞定了傀儡珠我正打算把這個瓶子扔了,忽然想起來神野一戶既然能用這個操縱別人,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用,反正先帶回去讓會里的研究人員分析一下也沒啥壞處.

收起瓶子之後我又抬頭看向了眼前的鬼手信長一眾人等.決斗場道具有個特點,那就是死亡人員可以在進入決斗空間的地點複活,不用被傳送回複活殿,當然,級還是一樣會掉的,除非事先商量好是友誼性質的比賽.

決斗這麼長時間出來外面的戰斗已經結束,麒麟武士和天原守衛的戰斗基本已經分出勝負,實力被限制的天原守衛所剩無幾,麒麟武士傷亡過半,但總體還是占著絕對優勢,現在正是收尾階段.

由于鬼手信長剛剛在決斗中被我擊敗,加上我已經恢複了紫日形態,這些日本玩家已經不對襲擊我抱有任何幻想了,所以他們全都在磨蹭著向後退准備先拉開距離然後集體跑路,不過我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

"這麼快就想走了嗎?"

鬼手信長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然後裝口裝做要回答我的話的樣子,結果卻突然轉身大喊了一聲:"分開跑."

那些日本玩家的反應速度都相當之快,不過和我比起來還是稍嫌慢了點.無數根藤條突然破土而出將他們全部纏了起來,雖然有幾個人迅速的抽出武器砍向了纏繞自己的藤條,但玫瑰藤的枝條韌性太好,費了老大盡也只砍斷了幾根而已,但就這一耽誤卻有更多的藤條纏了上去.

"你們還想往哪跑?"

"哼,我雖然打不過你,但想要離開還是不費什麼事的!"鬼手信長說完突然丟下一枚煙霧彈跟著玫瑰藤就報告說鬼手信長不見了,不過雖然鬼手信長跑了,他的手下和神野一戶到是全都沒跑掉.

"嘿嘿."我邪笑著轉向神野一戶和剩下的日本玩家."既然鬼手信長跑了就只好用你們代替了,你們不介意吧?"

"你要干什麼?"神野一戶有些害怕的問道.他知道我手里的好東西不比他少多少,當然用在他們自己身上那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我打了個響指,鳳龍空間立刻打開,一塊石台被彈了出來轟的一聲砸在地面上."還認識嗎?"

"聚神台?你怎麼會有這東西的?"這東西當初還是從神野一戶和鬼手信長手上搶過來的,當時鬼手信長想把我的屬性值全都吸出來給他自己用,不過後來被我連台子都給順走了.不過當時的那個台子本身就不是完成品,我拿回去讓會里的研究人員搗鼓了好久才把它研究清楚,現在這個是經過我們行會的精英研究人員分析處理過的完成品,不過目前為止還沒做過實際測試,我帶著這個就是為了找時間試下威力的.

因為這玩意本來就是神野一戶他們造的,所以這邊的幾個日本人一聽名字全都知道了這東西的用途,結果他們全都更加劇烈的掙紮了起來.開玩笑,這東西可是能把經驗值和屬性全都吸干的超級變態工具,被人殺一次無非也就掉一兩級,就算倒黴一點爆個把裝備出去也不是什麼不可挽回的重大問題,可是一旦被這個東西吸干那不但人物會報廢,而且連裝備也保不住.目前為止《零》中的裝備基本都是有屬性要求的,也就是說屬性值太低的人是什麼也裝備不了了.這個台子吸收屬性卻不降等級,可屬性低了之後裝備就會因為達不到裝備要求而自動脫離,這個脫離並不像死亡爆裝備還計算概率,它是百分百的發生率,因為系統不會允許屬性不足的人裝備高要求的裝備.

"放開我,放開我."神野一戶拼命掙紮著希望我能把他放下來,但我是不會可憐我的敵人的.玫瑰藤將神野一戶慢慢的放到了台子上,而我則從鳳龍空間里翻了本跟字典一樣厚的書出來.

"這是什麼?"凌湊過來好奇的看了看我拿出的東西.

我一邊翻書一邊隨口答道:"說明書."

"說明書?"

"嗯,這個該死的東西操作太複雜了,我又不能隨身帶著操作人員,只好要了本說明書.現在讓我看看,首先第一步應該把祭品放到台面上,注意祭品必須是活的.第二步……嗯?"

凌一把搶過了我的書道:"我來念,你們操作."

"OK."

"接下來應該從台面頂端的洞口放入魔晶石."

"洞口?這個洞?"

"對,就那個."凌把書上的插圖翻給我看."就是那里,放三枚魔晶石進去,然後關閉裝填口."

"好了,下一步是什麼?"

"接下來……"

凌正要念接下來的步驟,神野一戶突然叫了起來:"停停停……打住.暫停!"

我站起來給了神野一戶一巴掌."你鬼叫什麼?"

"我要贖身.我給你們好東西,你們把我放了可以吧?"

"贖身?"我和凌對視了一眼,然後凌立刻張口問道:"說說你有什麼好東西?只要價錢合適沒什麼是不可以談的."

神野一戶這個時候可謂是肉在砧板上,為了保住自己這個號不得不卑躬屈膝一次了,再說他本來也不是什麼強悍型的人物."我有魔晶石,很多魔晶石,我用魔晶石給我自己贖身."

"切,我還當什麼寶貝呢!"我立刻裝做失望的重新回到石台前端."凌,下一步是什麼?"

"下一步……!"

凌還沒開始念神野一戶又搶著叫了起來:"別……別,停手,我還有別的東西,肯定有你們滿意的.這樣吧.我這里有一枚隨機願望果實,我用它和你們交換我自己."

"隨機願望果實?"願望果實這東西我以前到是聽說過,不過隨機願望果實我到是第一次聽說."這個隨機願望果實和一般的願望果實有什麼區別?"

神野一戶想要脫離現在的狀況,一聽我發問立刻回答道:"一般的願望果實的任務難度和獲得的報酬是基本等量的,也就是說如果你拿到的是個很簡單的任務,那麼當你完成這個任務獲得願望果實後也只能許一些很簡單的小願望,否則果實是不會生效的.但是隨機願望果實卻是一種碰運氣的東西,任務難度和果實強度完全無關,你有可能被分配到一個一百級玩家花幾分鍾就能完成的超級簡單任務卻得到一個可以許願瞬間再升一千級的超級果實,也可能獲得一個需要集合一個大型行會的力量才能勉強完成的任務,結果卻只給你一個價值一水晶幣的願望.總之這種果實完全沒規律,任務和果實強度根本毫無關聯."

"那你自己為什麼不用?"

"我也想用,可心里總是有疙瘩.當初為了這枚果實我的投入非常大,可是好不容易拿到果實卻一直在擔心.萬一這只是個普通的果實該怎麼辦!"

"我想你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我能理解,這就跟玩開寶箱游戲差不多.一方面想打開寶箱看看到底拿到了什麼,一方面又擔心萬一里面只有個破瓶子該怎麼辦."

"對對對,就是那種感覺.不過我實在是下不了決心,所以一直留到現在.如果是你們就沒這麼多問題了.我拿它來贖身,你們反正也是白拿的,這樣的話你們不管許什麼願望失敗都應該不會太失落.萬一這個果實的能力很強,你們反而有可能賺一比."

聽神野一戶這麼一說我的確開始心動了起來.一般來說願望果實確實是個很有用的東西,至少比我們行會的許願神壇管用多了,當然了,許願神壇可以反複使用,這個優點願望果實是沒法比的.但是,滿意歸滿意,我可沒打算就此結束.

"願望果實確實是不錯,不過你這個隨機願望果實可就差的遠了,萬一只能得到很簡單的東西你說該怎麼辦?"

"這個不能怪我啊!再說也許你們可以得到很強力的願望呢?"神野一戶依然在努力游說我們接受他的贖身條件.

"這樣,你再加點什麼附帶條件我們就考慮釋放你."我說出了最終條件.

"附帶條件?"神野一戶認真的思考了一會然後突然說道:"對了,我還有一枚進化果實."

"靠,你數猴子的啊?怎麼隨身帶那麼多果子."進化果實這東西我也知道.和願望果實不同,這個東西是給魔寵用的,作用是使魔寵獲得一次進化機會,不過具體進化模式在網上傳的亂七八糟,很多人都以為進化果實吃下去就能隨機進化,其實真正影響進化方向的並非果實本身,而是吃完果實之後首先交戰的敵人.簡單點說就是適應性進化,當魔寵吃掉果實後與敵人交戰,然後魔寵就會根據這個敵人的戰斗方式做住針對性進化.比如說某個魔寵吃完果實遇到了一個速度超級快的敵人,這個魔寵的進化方向就有可能是覆蓋性殺傷技能或者是超級速度,因為只有進化出這些東西才有希望消滅這個敵人.當然,以上是戰勝敵人的進化方向,如果戰敗了,那進化方向可能就會是超級防禦或者其他什麼針對性的防禦類方向.總之進化果實的進化方向完全取決于吃下果實後第一次交戰的敵人的特性,當然,等階進化這個基本進化方向不管是否與敵人交戰都是會生效的.

這次不用再做考慮了,就算繼續敲詐估計神野一戶也不會再給我們其他的好處,畢竟他也不是笨蛋,不可能要什麼就給什麼.

"既然如此,我們同意你的要求了."

神野一戶一聽我們同意了立刻松了口氣,然後我們簽署了系統擔保協議,跟著神野一戶將東西交給我們,而我們則依言將他釋放.反正有系統擔保,按照協議他在一天內不得對我們做出攻擊,我們也不能把他怎麼樣.其他人有了神野一戶這個榜樣也紛紛要求贖身,但畢竟我能看上眼的東西不是誰都有的,所以最後能和神野一戶一起跑掉的無非也就是特別幸運的兩個人而已,剩下的全部都被我留了下來.

說起來這個屬性吸收陣其實弊端很大.首先一條就是這東西只能吸收和使用者有敵對精力的人,而且吸收狀況還要視敵視程度而定.比如說如果我和某個不認識的玩家因為什麼事情吵了一架,跟著我把他綁到這個台子上,這個時候我頂多能從他身上吸出一點屬性,再想多吸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如果是鬼手信長這樣類似死敵的存在,那我基本上能從他身上吸出大約相當于他本身屬性一半的屬性點.假設鬼手信長的力量點數是三千,那我至少能吸出一千五加到自己的力量上,此外其他屬性也都能吸出一半左右的值.不過眼前這幾個贖身失敗的實際上和我根本沒什麼交集,他們無非也就是敵對行會的主要成員而已,基本上都沒怎麼和我交過手,敵視程度相對也不是太高,結果費了半天勁把他們全都吸收了一遍總共也才吸出每種一百多點屬性,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再說這些屬性相對這十幾個人來說可能不算什麼,但對我來說一百多點的全屬性加成也不算很低了,至少我的力量和敏捷都能直接感覺到有明顯提高.

被吸收過屬性的人我在和他們再次戰斗之前是根本沒有吸收可能的,所以干脆直接全部殺掉,吸了他們的屬性再讓他們掉一級,這次我也不虧了.不管怎麼說至少證明屬性吸收法陣還是有效的,就是限制條件麻煩了點.

搞定天昭請來的日本玩家之後剩下的NPC就簡單多了.高天原的本土神族全都受到神力壓制,所有人的戰斗力都低的嚇人,一些在日本叫的上名號的大神全都弱的像七八百級的玩家一樣,別說我了,麒麟武士都能跟他們單挑.我帶著和天原守衛戰斗後還活著的三千多麒麟武士一路硬打進了城里,不過說是硬打進去,實際上都是我們在單方面的屠殺.這邊的NPC除了那些大神之外全都是垃圾.那些巨人一般的鬼神族戰斗力僅相當于三四百級的玩家,怪不然一開始公主使用魅惑技能的時候效果那麼誇張,原來是等級差距造成的.除了鬼神外,位于統治地位的妖神和人神以及靈神戰斗力就有些參差不齊了,個別強的能相當于八百多到九百級玩家的水平,低的也就五百級玩家的樣子,平均戰斗力也就在七百多級樣子.面對這樣一群敵人,七百五十級的麒麟武士完全沒有級別差,再加上麒麟武士是正規軍,協同作戰明顯強過高天原神族,真打起來完全是一面倒的大屠殺.

根據之前了解的情況我們很快找到了天昭的府邸,這個地方基本就是城中心,附近的建築似乎都是它的相關建築,所以非常好找,只不過進入的時候稍微遇到了點阻力,天昭的手下雖然在高天原受到限制,但畢竟這是本地的最高神的住處,所以防衛比外面要強了N多倍.

"大膽賊人,天昭大神住所也敢擅闖,你們不想活啦?"門衛似乎並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他們是天昭府的守衛,城市防衛根本輪不到他們,似乎也沒人有空過來通知他們,所以這邊的神族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不想死,不過我們想讓你們死."凌抬手就是一個黑暗爆破,轟的一聲兩個守衛連著門樓一起飛進了院牆內.巨響瞬間招來了大批守衛,這些人的穿著比城市外面那些天原守衛明顯要高出不止一個檔次,連帶著戰斗力也明顯上升不少.看到守衛和大門的碎片散落在地上,後來的人立刻明白了現在的狀況,根本不用廢話直接就沖了上來.

"沖."我向前打了個手勢,鈴音騎士立刻帶著麒麟武士沖進了大門.天昭的守衛數量不少,不過畢竟沒有我的人多,兩方實力本身相差就不大,人數優勢更是填平了這點差距,天昭的守衛很快就被打的節節敗退,我則帶著眾魔寵大搖大擺的進了正對大門的正殿.

日本人的建築幾乎全都是仿照中國唐朝的建築風格,一進正殿就是道大屏風,繞過去之後居然還有個室內噴水池,再往後才是一小片正廳,這個正廳的最後放著一把面對大門的矮椅,看起來這就是天昭的寶座了,不過我現在並沒有興趣上去坐一坐.三步兩步穿過大殿我們直接進入大殿後方的內院,這邊的空間就比較大了,各種亭台樓閣錯落分布,中間夾雜著長橋水榭,到是很有一番意境.即使我們和日本人是敵對關系也不能完全否認敵人的優點,因為看不見敵人的優點就不可能做出針對性的防禦,一味貶低敵人除了讓自己變的自大之外根本毫無意義.當然了,我現在也不是來參觀的.

單手一揮:"散開,分頭去找,把一切有價值的和搞不清楚用途的東西都給我搬走."

"了解."我的手下跟著我打劫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現在干起老本行那叫一個快,一群魔寵加上逐漸閑下來的麒麟武士一起在各個房間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有價值的東西,當然這個價值並不一定是指值錢,有些高等裝備可能根本賣不上價,但卻特別適合個別玩家,這樣的東西其實也是有價值的.

魔寵們在搜索的同時我也沒嫌著,前面正好有個比較精致的房間,看起來以前不是天昭本人的住房就是特別的貴賓室之類的地方,反正不是一般房間.我走過去之後本想將門推開,結果剛一摸到門把突然發現門上一閃,跟著就感覺手上一麻,一股巨大的沖擊力將我瞬間扔出了十多米遠,嘭的一聲我直接摔進了背後的荷花池.

"主人?出什麼事了?"艾美尼斯離的比較近最先跑了過來.

"這破房間居然有結界守護!"我一變從水池里往外爬一邊說道:"去把凌叫回來,我們把這道門轟開."

"知道了."艾美尼斯轉身去叫凌,我卻手上一滑又摔進了池子里.這該死的荷花池居然把側壁修的這麼高,旁邊還全是土,一沾水就成泥漿了,滑的跟油一樣!照這個樣子再往上爬肯定很費勁,我干脆轉身向荷花池中央的假山游了過去.假山是石頭的,表面也有很多借力的地方,只要爬上去就可以直接跳回來了.

池子本身不是很大,我很快就到了假山邊,手在一塊突出的岩石上一借力就出了水面,腳在山石上一點跟著微微一用力輕松站到了山頂之上,可是我剛站穩突然就聽到咔噠一聲,腳下的假山猛的向下沉了一寸多,跟著假山就開始以一個很平緩的速度開始緩慢下降,隨著假山的逐漸下沉前方的水面突然開始水花翻湧,很快一個尖尖的房頂露出了水面,然後是四面石板組成的牆壁,看起來好象是個很小的寶塔.

凌和艾美尼斯跑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座"塔"的頂部出水,隨著我這邊假山的下降,那個"塔"也越升越高.我開始逐漸發現這東西其實應該是個亭子,只不過它的四周都被石板封閉了起來.隨著假山的進一步下降亭子越升越高,最終當我腳下的假山距離水面只有一尺高時亭子終于也停止了上升,這個時候我所站的假山頂剛好平著亭子的地面,只不過亭子四面都被封閉著根本進不去.我正疑惑著忽然再次聽到喀噠一聲,然後亭子正對著假山這面的石板居然降了下去露出了一道門.

我伸頭看了看亭子里面,空空蕩蕩什麼也沒有,看起來亭子不是放東西的地方,不過我很快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電梯.這亭子既然能從水下面升上來,那下面應該還是有空間的,搞不好這玩意只是個連接通道,相當于一部垂直電梯.我迅速的向凌一招手:"過來.艾美尼斯你去把其他人都叫過來,等我們下去之後要是沒什麼問題我會用心靈連接通知你們下來."

"知道了.我這就去喊人."

艾美尼斯離開後凌也跳到了假山上.我們兩個一起走入亭子中,跟著如我們所料,亭子正面的石板再次升起封閉了亭子,然後我們就感覺腳下一震,亭子開始向水下沉了下去,不過出呼我們的意料,亭子居然開始進水了.隨著亭子的下降亭子里的水面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上升,眼看就要到胸口了.我到沒什麼,畢竟魔龍套裝是可以在水下呼吸的,但凌卻不是水中生物,不過我正打算把她叫回鳳龍空間她卻突然法杖一頓,身邊的水立刻自動離開了她一段距離,當水注滿亭子後能明顯看到凌的身邊環繞著一層有些灰色的防護罩,水全都被擋在了罩子外面.

在亭子注滿水之後我們又下降了幾秒,然後我們聽到了一些機關運轉的聲音,跟著亭子突然一抖停止了下降.嘩啦一聲亭子四面的牆壁突然全都降了下去,我們這才發現自己正處于一個巨大的六邊形房間之中.這個房間大約有兩個籃球場拼起來那麼大,房間里空空蕩蕩什麼也沒有,只在其中一面牆上有個可供兩人並排通過的石門.不過比較奇怪的是這房間里並不是干的,本來我以為按天昭的實力想搞個防水結界應該不是什麼麻煩事,誰知道這下面居然整個都是泡在水里的.

"艾美尼斯."我接通了心靈連接.

"下面怎麼樣?"

"這下面似乎有很大的建築群,不過全泡水里了,你們找可以長時間潛水的人下來,其他人繼續在地上部分尋找有價值的物品.注意搜索一下有沒有類似的機關暗道之類的東西,覺得可疑的話可以進行破壞性查找,反正這又不是我們的地方,不用太愛惜."

"了解.不過你們下去後那個假山又升起來了!"

"那個機關大概是靠重量啟動的,你們站個人上去亭子應該就會升起來."

"知道了."艾美尼斯結束了通訊後等了幾秒我們身後的亭子突然升起了四面的蓋板然後升了起來.我們頭頂的一個洞口自動打開,亭子鑽入通道後通道又再次封閉了起來.我和凌趁這會工夫先開始了研究那道門的工作.

本來我以為這地方的門肯定會有機關鎖之類的東西,誰知道這東西居然是道自動門,我們兩個剛走到它附近門就自己滑向了兩邊露出了後面和門一樣寬的大約二百多米長的筆直通道.

"這里看起來似乎是不設防的."凌對我說道.

"那可未必."我將永硠雃角F一條前端帶著個鐵球的鎖鏈,然後讓永硠雂う疑麇囍菑v像條蛇一樣向前爬去.剛開始那段到是沒什麼,可是當永瓻e進到距門口大約一百米左右的時候,突然聽到哧的一聲,通道兩側的石壁下緣打開了很多類似路邊排水孔一樣的柵欄狀出水口.我還沒搞清楚這些東西的用途就聽到轟的一聲,通道兩端各落下了一道一米厚的石閘將整個通道都給封了起來.隨著這兩段石閘落下之後我們在這邊就開始聽到通道內接連不斷的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而且聲音在逐漸遠離我們.通過被砸在石閘之下的永琝痡o知這些聲音其實是其他的石閘落下造成的聲音.原來這個通道的整個頂蓬就是二百多塊厚度一米的巨型石閘,當有人走到通道中央時通道最兩端的石閘會最先落下,緊接著剩下的石閘會從兩端向中間以間隔半秒的時差按順序依次落下,直到將整個通道里的東西全部壓扁.

這個通道可謂是非常之歹毒.通道里用的不是一整塊石閘,這樣最外面的石閘落下時就不會產生太大的水流,避免因為水流被快速壓出而將被困者一起沖出來.現在這樣分段式落下的閘門剛好可以起到封閉通道的作用,位于通道中心的受困者因為水的阻力根本不可能在兩邊的閘門落下前從兩邊跑出來,之後的閘門依次落下時你更是連躲都沒地方躲,最後只能是被逼到通道中心被活活砸死.不過我這次是肯定沒事了,因為被砸在石閘下面的是永琣茪ㄛO我.

相對于永琲熊w度來說,石頭和面團其實沒有多大區別,以這樣的石閘砸的死人卻壓不壞永.我微微一抽,永琤艂Y像水一樣從石閘下面之前砸出來的凹坑鑽了回來.

"這個是不是只能強行突破了?"凌看著面前已經被完全封閉的通道問我.

"你有辦法過去嗎?"

"如果這是鋼鐵做的可能還要費點時間,不過既然是石頭嗎……"凌直接將右手按在了最外面的石閘上,跟著她的手和石閘接觸的地方就開始往上翻泡泡,那道石閘就像遇到烙鐵的雪糕一樣開始迅速熔化,凌的手迅速的陷入了石閘之中,附近的石頭也開始像連鎖反應一樣陸續向四周熔開,很快我們面前的第一道石閘就被腐蝕出了一個足夠過人的大洞.

我向凌比了個大拇指."你真行,繼續挖吧."

凌笑著將另外一只手也放了上去,石門的熔化速度立刻加快了很多,她幾乎是以腿腳不靈的老年人散步一般的速度在向石閘內部推進,雖然這速度談不上快,但考慮到她實際上是在打洞,這個速度就相當恐怖了!

凌在石閘上開洞,我則只能在一邊干等.幾十秒之後後方的房間中央那個亭子又降了下來,這次帶下來的有夜月,鬼王,魑魅,魍魎以及沙夜子.夜月本身閉氣能力非常好,呼吸對她來說可有可無.鬼王,魑魅,魍魎和沙葉子都是鬼魂,根本不需要呼吸.

"主人."

"就你們幾個下來了?"

"嗯,這上面發現了很多東西,大家正忙著清理."

"這樣也好.下面有多少東西還不清楚,也許不用那麼多人.凌現在正在開路,我們暫時只能等了."

"那個……要不讓幻影和我先過去看看?"

沙葉子是鬼魂,牆壁對我們來說是障礙物,對她可不是.幻影和她情況差不多,精神體一樣可以穿越實體物質,所以他們到確實是可以先過去看看.

"那好吧,你們先去探個路.對了,別光想著往前跑,把通道兩邊都幫我們檢查一下,要是有機關就提前破壞掉."

"明白."幻影迅速從我身上脫離出來然後和沙葉子一起飄向牆壁並穿了進去,凌還在牆邊慢慢開路,以這個速度大概需要半小時以上才能穿過這段通道,至于現在我們除了等也沒什麼可做的了.

幻影和沙葉子速度很快,凌大概只把通道開通到一半的位置時他們就回來了.沙葉子報告道:"前面過了這個通道還有一段迷宮通道,里面的機關很多,不過已經都被我們破壞掉了,正確的路線我們也找到了,一會跟著我們就可以快速通過.迷宮後面有道門,不過那上面有結界,我們想了很多辦法都過不去,只能回來等你們一起了!"

結界這東西和牆壁不同,它連能量也能隔絕,所以就算是鬼魂或者靈體也一樣會被擋下來.凌花了整整半個小時才將全部的通道打通,我們穿過通道後看見的就是幻影他們偵察到的那個迷宮,由于路線都已經預先知道了再加上機關已經被破壞,所以接下來的部分就省事多了.按照沙葉子和幻影指的路我們順利的到達了迷宮的出口.這邊立著一面長滿了水下植物的石門,而門的前面則閃耀著一面偌有似無的光幕.

凌走上去用手感應了一下,然後道:"不是強力結界,你們退後一點,我用黑暗爆破炸了它."

"小心點."我說完就帶著大家向後退,凌很輕松的一次搞定了那道結界,而且由于錯誤估計了結界的強度居然連那道石門給一起炸飛了.沒有了大門的阻擋,石門之後的一切都直接呈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靠,怎麼會這樣?"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三章 貌似不公平的決斗    下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五章 天昭的寶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