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二十章 不該來的也來了   
  
第十六卷 第二十章 不該來的也來了

"沒想到火荒會長這麼客氣啊!那就不妨再送件禮物給我吧?"我的目光直直落在了後面的那個猥瑣的NPC身上.

"哈哈,紫日會長還真是名不虛傳,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既然這樣,我們就挑明了說吧?"火荒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走到我們前面幾步遠的地方說道:"這次的任務我們雙方必然是要失敗一方的,但是互相拼個你死我活似乎也不是個辦法.所以,為了盡量減少雙方的損失,不如我們來和平處理此事如何?"

"你的想法我也有過,只是這利益分配問題我們是肯定談不攏的.勝利一方就可以拿到任務獎勵,失敗一方還要接受懲罰,難道你願意接受懲罰嗎?實話和你說了吧.我接的是一千級的關卡任務,難度你們也該清楚.這種任務我是絕對不能失敗的.至于你們……既然把我設置成了你們的對手,我想你們的任務也不會太簡單,這樣的任務一般獎勵和懲罰都會很重,所以我估計你們也是不會主動承認失敗的.既然有了這個前提,你說我們還怎麼談?"

"可要是我們打起來,雙方的損失會更大的!"火荒有些激動的向前走了兩步.

"這我當然知道,但這卻是沒辦法的辦法,要不然你有什麼想法?如果你能說出更好的辦法我自然不會拒絕."

"不如這樣."火荒再次向前兩步."我們去競技場打模擬戰如何?戰死玩家不用掉級,裝備也不會丟."

"這好象只是對你們有好處,對我只有害處吧?"

"怎麼會只有害處呢?萬一……"

我直接打斷了對方的話."沒有萬一.就算我不能在你們的保護圈中殺掉那個家伙,你們也別指望能干掉我.至于說裝備問題,你們以為我的魔龍套裝是可以爆出去的嗎?想都別想,這些都是綁定的,根本爆不出去.何況你們根本就不可能擋的住我."

"哼,口氣到是不小."後面的白天有些生氣的說道:"火荒,別和他說了.他們這些所謂的高手是不會把我們放在眼里的,和他們直接打過再說不遲."

火荒一聽立刻轉身向我退了過來,並伸手把我擋在身後."白天你坐下,事情還沒……!"就在他說到這個字的時候,一根法杖突然在他的手里現形,並且直接捅向了我的肚子.

我根本連頭都沒低,一伸手就捏住了法杖的尖端,火荒急的在那里反複使勁,可就是無法推進分毫."你們的表演到是不錯,先以對話麻痹我的神經,再用一個法師來接近我的身邊,希望我不會注意法師是嗎?很不幸,我自己就有個物理攻擊很高的法師分身,所以我很清楚,讓法師近身有時候也不是什麼好事."說到這里我猛的一揚手把火荒給掀了出去."想打就來吧.我們這次是任務有了交叉,輸贏我都不會和你們計較,再耍滑頭就不好了."

火荒他們三個對了下眼,白天和黑夜突然一起發動.我只看到白天這家伙突然消失在原地,瞬間就到了我的面前,一把巨大的死神鐮刀無聲無熄的橫掃而至.我一拉心隱,兩個人一起倒退出了房間.這種狹窄的巷道根本不適合我的戰斗,而且對方明顯是有了防備,我們現在在這里打吃虧太大,還是先出去比較核算.如果對方追上來就正好在外面的樹林里開戰,要是對方不追,那就干脆等下次再來個秘密潛入.

我和心隱一離開密室就開始向外飛奔,後面的追兵可謂是箭如雨下,但是我和心隱背後各背著一只熊貓.這倆肉盾的效果簡直誇張無比,這麼秘密的箭雨愣是沒有一支命中的,搞的後面的弓箭手每射一箭就要研究下自己的弓.

這一路上對方顯然設置了大量的攔截機關,因為我們踩中了不少啟動機關,只是沒有一處機關正常工作的.原因不用說,肯定是我們背上那倆熊貓的功勞.

有驚無險的沖出了對方的總部,我帶著心隱一個急轉停了下來.倆熊貓動作迅速的跳到了地上,而我們則擺出了防禦姿態.對方迅速的追出了洞口,但卻停在了我們面前,而且一個個面色古怪,好象傻掉了一樣.我和心隱被對方的行為搞的莫名其妙的,不自覺的低頭看了下自己身上有什麼不妥,可是看來看去也沒發現什麼問題.我忽然想到背後還有兩只熊貓,結果一轉身把我自己給嚇了一跳.只見吉祥舉著兩根棍子挑著個橫幅在那里蹦來蹦去,而橫幅上則寫著"老大加油"的字樣.旁邊的如意比吉祥稍微好點,不過這丫頭則是穿了一身網球裙,手里還拿著兩團彩團在那里蹦達,整個一拉拉隊長的打扮.如果說年輕姑娘穿上網球裙是活力四射的話,那熊貓穿網球裙就只剩搞笑了.

"噗……哇哈哈哈哈……"對面的人終于沒能忍住,一個個全都笑噴了.可就在這個時候,吉祥突然把橫幅一翻,只見上面寫著:"還愣著干啥?快上啊!"

靠,原來這倆家伙在這搞怪是為了給我們爭取機會,真是錯怪人家了.心隱還是稍微愣了一下,但是我反應很快,一晃身已經進了人群.一聲慘叫,黑夜已經從人群里飛了出去.

"雷炎——暴風斬."一道赤紅色的天雷從天而降,正劈中我高舉的永睄C,接著我的身上突然滕起了熊熊的黑色火焰,一道肉眼可見的紅色光環以我為中心迅速擴散,周圍的人全部都被帶翻在地.

火荒一躍從地上爬起來立刻喊了起來."沖上去纏住他,別讓他用大招.這家伙已經快一千級了,他的大招我們擋不住的."

"想纏住我也得有那個實力才行."我的翅膀猛的張開,輕易的將三個沖上來的人一起掃飛了出去,跟著翻身一抖手腕,永睄C化為長鞭纏住了一個家伙的腰部.我猛的向後一拉,那個家伙的身體突然一分為二,上半截跟著我的鞭子飛了出去,下半截卻倒在了地上.揮舞著長鞭甩了個鞭花,然後啪的一聲再次甩了出去.永琲躞@的尖端像導彈一樣直飛而出.黑夜剛從圈外沖回來,看到我的鞭子立刻本能的舉劍隔擋,結果只聽叮的一聲,他自己的劍被從中間穿了個洞,鞭子的尖端插入了他的肩膀.

黑夜咬牙一扭劍身鎖住了我的長鞭,然後對別人喊道:"上去搶他的鞭子."

周圍的人一看我的鞭子被控制住了,立刻蜂擁而上企圖把我的永皕m下來.說實話我真沒想到對方的劍能鎖住我的永,按一般情況他的劍應該被直接削斷才對,看來這家伙的武器也不是一般貨色.既然鞭子被控制住了,我就干脆放棄了永,直接松手後退,手腕一翻,雙手刃爪滑了出來.

十幾個人沖著沒有了主要武器的我跑了過來,最先到的家伙一躍而起,飛身向我撲了過來.以他這個姿勢,一般人就算能擋的住他也必然會被帶翻,後面的人再一湧而上,高手也得完蛋.對方顯然早就知道我很厲害,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用正常方法和我戰斗,而是想要依靠人多的優勢限制我的攻擊能力.

"啊!"撲向我的人沒能將我帶翻,反而被我的刃爪穿胸而過.我的手腕猛的一翻,噗的一聲從他胸口里穿了過去,一拳打進了他背後第二個沖上來的人的胸口之中.毫無停留,我猛的一震手臂,數把利刃從盔甲上彈了出來,瞬間將胳膊上的尸體切成了碎塊.

後面的人沒想到我這麼飆悍,一時之間也搞不清楚是該繼續沖還是先跑路了.我可沒給他們多少時間思考,伸手一招,永睎間融化成水滴落地面,然後迅速聚集成團猛的彈入了我的手心.手臂再次一抖,刃爪收回,永瓻h自動化為鞭劍形態橫掃出去.所有站在我面前的人幾乎都被攔腰切段,剩下的人則被逼的退出了我的攻擊范圍.

一個日月神教的玩家湊到火荒身邊道:"會長,我們怎麼辦?他的武器太厲害了,我們根本靠不上去.在他面前我們的盔甲和層窗戶紙差不多,根本談不上防禦啊!"

黑夜捂著肩頭的傷口走到了火荒身邊."他的武器根本沒有實際形態,鎖是鎖不住的!"

"都讓開."火荒發狠的走向前方用法杖指向了我這邊."天火肆虐."一道火焰柱突然從天而降,目標直指我的頭頂.

鳳龍空間忽然在我面前打開,霜雪從里面走了出來.只見她輕描淡寫的凌空一指,那根火焰柱的底端居然直接凍結成了冰柱,並且冰凍部分還在以每秒七八米的速度迅速向上蔓延.

我微笑著站到了霜雪的身後."你們既然知道我是誰就該知道我自己的戰斗力其實還不是我的全部,不要以為會火焰魔法就能把我怎麼樣.我可是有全系魔寵的."

"不許動."我的側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吼,我一轉頭就看到一個家伙正從後面抱著吉祥,另一手拿著把刀架在了吉祥的脖子上,而旁邊的如意也處于一樣的狀態下.說實話,如果是他們綁架別人我可能還會有擔心的必要,如果是吉祥如意,我會更擔心綁架他們的人.

那兩個家伙看我已經轉了過去,立刻大叫道:"我們現在命令你放下武器投降,我們手里有人質."

聽完了他的話我還沒來及說什麼,就看見吉祥從背後摸出個牌子舉了起來,上面寫則四個字."我是熊貓."

那家伙愣了一下,然後氣憤的大喉道:"熊貓也一樣.你快放下武器,我有熊貓質."

吉祥收起了之前的牌子,然後又舉了一塊牌子起來.上面寫著:"溫馨提示:俺是國寶,當心報應."

那個家伙被吉祥氣的徹底發飚了,一把抓過牌子扔了出去."什麼報應不報應的,你給我安靜點."

吉祥立刻又舉起了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我沒說話."

"舉牌子也不行."

又一個牌子舉了起來:"言論自由,維護熊貓合法權利."

"你他媽的再動老子真劈了啊……"天空上突然落下一道閃電,那個家伙作勢要砍吉祥時舉起的鋼刀剛好成了避雷針,結果可想而知.閃電過後只見那家伙還保持著之前的姿勢整個變成了一個人形的黑色物體.吉祥用爪子輕輕推了他一下,然後這個人形物體就冒著青煙倒了下去.吉祥立刻又舉起了一個牌子:"我說會有報應吧!旱天雷都讓你碰上了,你還真夠衰的."

"你搞鬼?"劫持了如意的那個玩家憤怒的沖著吉祥就沖了過去,結果剛跑到半路就見眼前一花,跟著人就不見了.地上多出了一個冒著煙的大坑,天空中還留著一道白色的煙柱.

吉祥用爪子在胸前畫了個十字,然後雙手合十拜了一拜,跟著又舉了塊牌子出來,上面寫著:"真的不關我的事."

"別動那兩只熊貓."火荒著急的叫了起來:"你們搞不定他們的.集中力量把紫日放倒,都別藏著掖著了,出真本身吧!"

"原來你們還有留手啊!都使出真本事讓我見識一下吧."

黑夜和白天一起看了下火荒,然後點了點頭.白天首先向我一指:"地獄之門為你開啟."我和白天的中間突然多了道黑色的傳送門,隨著一聲龍吟,傳送門內突然躥出一條全身漆黑的地獄三頭龍.這家伙比一般的巨龍體型要大出很多,我的四條龍里只有瘟疫和小三和他差不多,幸運比他還要小點,水晶就更沒的比了.

"哦,原來是地獄三頭龍啊!我也有.小三."鳳龍空間同樣在我們中間打開,小三從里面沖出來一頭撞上了那條三頭龍.兩個大家伙體積差不多,一見面就打成一團,翻滾著沖進了旁邊的森林壓倒了一大片的樹木.

黑夜在白天召喚地獄三頭龍的同時已經打開了另外一個空間門,出呼我的意料,當先沖出來的居然是兩只熊貓.

"咦?遇上同類了."吉祥這個家伙連牌子都忘記舉了,直接就說了出來.其實吉祥如意本身都是會說話的,只是平時一般不開口而已,純粹就是在搞怪玩.

那邊的兩只熊貓看到吉祥如意也稍微愣了一下,但他們是魔寵,自由意志不如吉祥如意這麼強烈,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沖兩只同類沖了過去.吉祥一看倆同類沖了上來立刻拉著妹妹轉身就跑,嘴里還在嚷嚷著:"麻煩了麻煩了!遇上克星了!老大救命啊!"

我轉頭看向吉祥如意."你們倆跑什麼?上去打啊!"

"不行啊!我們的無限幸運對同類無效!"

"靠,怎麼不早說!"我一指追在吉祥如意背後的兩只熊貓:"白浪,鐮刀,上去擋住他們."

全身刀刃化的雷霆蜘蛛突然從鳳龍空間里鑽了出來,然後把自己抱成了個團,直接滾到了四只熊貓中間,然後伸展開肢體猛的一個橫掃,逼的那兩只熊貓不得不退了回去.白浪速度稍微慢了點,但也很快擋到了他們中間.

"比魔寵還是我的比較多,你們不占便宜的."

火荒一指天空:"烽火,出擊."一聲尖銳的鳳啼突然從天空傳來,跟著就看到整個天空仿佛都燒了起來.一只巨大的火鳳凰穿破云層朝著我這邊俯沖了下來,但是我這邊的鳳龍空間里也突然一閃,小鳳已經迎了上去.兩只火鳳凰在空中撞在一起,頓時打的羽毛亂飛.要是一般的鳥類作戰,掉幾根毛到沒什麼,可這倆都是鳳凰,掉下來的毛都跟燃燒彈差不多,周圍瞬間變成了一片火海.

"火猊,上去."火荒再次一指我這邊,一只四肢著地還有兩米多高的火焰雄師突然從他背後躥了出來.這只獅子全身火紅,脖子上的棕毛則完全是由火焰組成的,看起來相當的漂亮,而且很具威懾力.

"你手里好東西不少嗎?"我看了看那只火焰獅,然後彈了個響指."依佛里特,擋住他."

兩邊都是火焰系頂級生物,但依佛里特畢竟是火精靈之王,在這點上火焰雄師就稍微差了點,不過這點差距還不至于立刻就分出勝負來.

"你們還有多少魔寵都一起召出來吧.我可是從來不怕魔寵多的."

"哼,讓你看看什麼才叫超級魔寵."黑夜突然從腰上取下了一枚玉佩扔上了天空.那枚玉佩在空中突然閃耀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然後只聽一聲不同于西方巨龍的嘹亮龍吟從天空傳了下來,跟著就見附近的云層都開始向中央集中,很快就形成了一大團白色的云團.從我們這里隱約能看到一條神龍的影子在云團中游弋,很快,那條龍游到了云團的邊緣,雪白的龍身逐漸顯露了出來.黑夜得意的大喊了一聲:"冰霜神龍降臨."

伴隨著再次爆響的龍吟,天空中的神龍猛然俯沖了下來,那巨大的身軀給人帶來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壓力.

"小龍女."神龍有啥了不起,我也有.雖然體型上小了一號,但小龍女其實要比這條大家伙高級不少.兩條龍都以本體出現,在空中一個照面就各自飛開,然後各停在一個云頭互相對峙了起來.神龍這種生物非常的高傲,所以你很少會看到神龍打架時像蛇一樣交纏在一起互相撕咬.如果你真的看到兩條龍交纏在一起,那他們一定是在交配而不是在打架.相比之西方巨龍,神龍更喜歡用法術決定勝負.

火荒發現他們三個主要人員的魔寵明顯和我的魔寵分不出高低,趕緊招呼其他會員也釋放魔寵.我還真沒想到這個行會的魔寵會這麼多,一般除了我們行會這樣的大型行會,其他的小型行會基本上很難給自己的會員配發魔寵,所以很多小行會的玩家基本都沒有魔寵,或者只帶著一兩個低級魔寵.但是今天我卻遇到意外了,這個日月神教的會員居然個個帶寵,而且很多人都不止一個.

我們是來玩刺殺的,不是來搞行會戰的,在這里和他們拼好象沒什麼意義.我掃了一眼附近的情況,心里立刻樂了起來.心隱這家伙雖然級數低了一點,人卻聰明的很.趁著我和這些人開戰的機會,他正在利用潛行技能一點一點的往洞口挪.現在對方整個行會的人基本都被我吸引到了外面,如果他能摸進洞去,應該有很大的可能干掉那個NPC.

既然找到方法了,我就沒必要在這里和他們拼命了.先在地下偷偷的展開鳳龍空間的入口,然後讓玫瑰藤爬入了土地中.雖然懸崖上不能鑽洞,但想讓玫瑰藤把心隱送入洞口還是比較簡單的.

心隱正小心翼翼的往洞口移,忽然發現腳下的地面升了起來.他還沒來及叫出聲就被玫瑰藤一把拽進了地洞,跟著又在懸崖下面冒了出來.粗壯的藤條以恐怖的速度向上伸張,瞬間就將心隱送到了洞口.雖然這樣做暴露了心隱的位置,但既然我在這里配合他,那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鳳龍空間在心隱身邊展開,夜月和沙夜子以及鬼燈一起躥了出來.心隱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被夜月拉進了洞里,之後就只能聽到一路上不斷傳來的打斗聲了.

在心隱進入洞穴內部之後國王和二世一起從鳳龍空間里走了出來,他們的任務是去破壞內部的傳送陣.放出了這些魔寵後我收回了鳳龍空間,然後懸崖上的洞口處突然多出了一棵郁郁蔥蔥的參天大樹.茁壯的樹根像鐵索一樣蜿蜒生長,瞬間就把洞口給堵的嚴嚴實實.

"是調虎離山計."火荒到是反應很快."黑夜,白天,你們兩個馬上傳送回去堵住他們."

黑夜反應比較快,迅速啟動了傳送卷軸.白天跟著也展開了傳送卷軸,但是光芒閃過之後黑夜消失在了原地,白天卻還站在那里.白天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手里的卷軸,然後慌張的對火荒叫了起來."他們把傳送陣破壞掉了,我慢了一步.黑夜好象傳進去了."

火荒無奈的搖了搖頭."但願黑夜一個人能擋的住他們!"

白天道:"沒關系的,里面還有不少NPC守衛,黑夜只要配合他們一起行動,應該還是有機會的."

"他沒機會了."我笑著對他們道:"放棄是你們唯一的機會."

"日月神教是從不會放棄的."火荒很堅定的對周圍的人說道:"別被他嚇住了,一起上,沖開那個路口勝利就是我們的."

"看我燒了它."一個弓箭手突然射出了一道火箭.我根本沒去攔他,任由箭矢射入樹干之中.看到火箭在樹干上燃燒起來,日月神教的人都高興的歡呼了起來,然而他們的笑聲很快就冷卻了下來,因為樹干上的箭很快就熄滅了,更讓他們擔心的是箭尾上居然長出了樹葉.

"老天,那是棵生命之樹!"終于有人認出了我的守護樹.

"生命之樹怎麼了?只要打擊力度夠,還是可以干掉的."

"可那東西會吸收百分之十的傷害轉化為攻擊力補充給自己的主人.等我們把樹干掉了,紫日的攻擊力就會提高三十倍以上.到時候就沒人能擋他任何一招了."

"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東西?"火荒回頭問了一下那個玩家."放火可不可以?"

"一般情況下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沒問題就好辦."火荒突然把法杖向地上一插,然後手指在法杖頂端的寶石上一點."流炎火柱."一道仿佛火焰噴射器一樣的加長火焰唰的一下從法杖頂端噴了出去,目標直指我的生命之樹.

"瀑布噴射."隨著阿嫡娜的一聲輕吟,一道巨大的水柱頂著火柱飛了出去,兩根柱子剛撞在一起立刻就激起了大片的水蒸氣,周圍被搞的煙霧繚繞,什麼也看不清了.

"白天,趁現在,干掉那個水系魔寵."火荒大聲叫道.

"我也得有空啊!"白天一個人招架著玲玲和晶晶的雙重打擊,已經是手忙腳亂了,哪里還騰的出手去對付別人.

"真是的!"火荒氣憤的一揚手,一道旋風迅速卷過,場地上的水蒸氣瞬間就被清掃一空,但是場地上的景象卻讓火荒愣了一下.就在剛才水蒸氣彌漫的那一小會,場地上居然多了好多生物,而且顯然不是他們那邊的.

山洞外面的戰斗變成了多人大混戰,但我卻輕松的很.大量召喚生物和敵人打了個天翻地覆,我只要在旁邊指揮作戰就可以了.相比之我這邊,山洞里的心隱反到更辛苦一些.從我的魔寵們傳回的信息來看,黑夜這家伙的戰斗力還是相當可觀的,唯一的問題就是山洞里有國王和二世這倆近戰型魔寵,極大的限制了黑夜的發揮.我的魔寵都是心靈相通的,戰斗時的配合可以說和一個人區別不大,黑夜在這種情況下還要一對二確實是很吃虧.

既然戰斗主動權都在我這邊,我也就沒有必要太著急了,直接坐到生命之樹上看著下面的戰斗,時不時解決幾個沖到跟前來企圖突破洞口的人就可以了.不過,我的好日子沒能持續多長時間.我正看著戰場進行指揮時,忽然感覺背後傳來一陣寒氣.雖然我不知道殺氣這東西到底來源于什麼,但它是確實能影響到我的神經的,當然的感覺簡直就像背對著台強力空調的出風口一樣.

依靠超人般的反應神經,我向前一蹲身從樹上跳了下去,落地後沒有任何停頓,雙手一撐地面向前方連續七八個後手翻閃出了四五丈遠,再回頭時正看到一個全身火紅的女人正站在我剛才落地的位置上.要不是我經驗豐富,這會就該被捅了.

"是你?"我驚訝的發現襲擊我的女人居然就是那個我們正在尋找的女忍者.不過我還沒等到對方的回答就先感覺到了另一股殺氣,趕緊轉身把劍一橫,當的一聲正好架住一柄拳劍."原來你們姐妹都來了啊?"襲擊我的這個女人就是最先遇到我的那個女忍者,而那個在樹上襲擊我的正是後來那個從我這里搶走鏡子的比較厲害一些的女忍者.

火荒雖然被我的召喚生物纏住卻沒有放棄靠近我的企圖,所以他一直在注意著我這邊的情況,對于突然出現的兩個女忍者他比我還要疑惑,而且這家伙還犯起了難來.按說有人襲擊我,根據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說法,火荒應該和這倆襲擊我的人聯合起來對付我才對.但問題並不像想象的那麼簡單.如果這兩個襲擊者是普通玩家火荒到不發愁了,關鍵是這兩個女人明顯是忍者.要知道忍者可是日本特色職業,雖說不一定游戲里的每個忍者都是日本人,但至少九成九都是.如果火荒和她們聯合,那就等于是和日本人聯合起來對付我這個中國玩家,這個大帽子要是罩下來可就不是行會任務能不能完成的問題了,搞不好連行會都沒了.可現在火荒不和這些人聯合又實在是沒辦法對付我,所以他又非常想利用下這兩個女人的戰斗力.

兩邊都不好決定,火荒干脆采取了坐山觀虎斗的方法,打算先讓我們拼著.不管哪邊勝了,最起碼對他都沒什麼壞處.

我站在懸崖邊上看著逐漸逼近的兩個女人笑道:"真是有意思,我沒去找你們,你們到先找上我了.我的吸引力沒這麼大吧?"

那個比較厲害的女忍者完全沒管我的調侃,只是冷聲說著:"那面鏡子呢?"

"在這呢."我拿出了那個偽造的鏡子晃了晃."掉包的東西你們也想搶回去不成?"

"什麼掉包不掉包的?"另外一個女忍者凶狠的道:"把東西給我們,今天就放你一馬.你這九百九十九級也不太好練吧?掉級可不劃算."

"口氣到是不小.之前被我打的倉皇逃竄,這麼快就忘記啦?"

"你……!"

那個比較厲害的女忍者按住了身邊的同伴."你剛剛說掉包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這東西是假貨,你們拿走了我的真東西到底放哪去了?"我氣憤的把手里的假貨扔到了她們的腳底下."要不是我面子夠大,差點就被玉帝當下酒菜了!"

我的行為讓兩個女人都愣了一下,因為我敢把東西扔出去本身就說明了這玩意確實不會是真的,不然我完全沒必要把它扔出來的.那個比較厲害的女忍者把地上的鏡子撿了起來,然後前後翻了半天才說道:"這魔力波動沒錯啊?"

"魔力波動是沒錯,可東西不是那東西."

"怎麼可能呢?我從你手里搶過來就直接拿去和別人交易去了,之後又被你搶了回去,怎麼可能是假的呢?"

"你的意思是說這東西不是你們掉包的?"我驚訝的問道.

那個比較弱一些的女忍者立刻氣沖沖的反問道:"動動腦子好不好?如果是我們掉包的,那東西一定還在我們這里.我們腦袋進水啊?還跑回來找你要?這玩意一共就三件,你們的天庭有一件,另外兩件被我們搶了一件,大概另外一件你已經送回天庭了.我們要是有的話那就是最後一件了,即使想要另外兩件也只回去天庭偷,找你要個屁?"

雖然被小丫頭沖了一頓有些窩囊,但我現在卻沒工夫和她斗嘴,而是專心的想了起來."看來我們之間出了些問題,不介意的話一會等我辦完事咱們找個地方談談怎麼樣?"

"我們為什麼要和你談?"

"因為如果不談的話剩下的那件東西就等于是失蹤了.我們不把前後的經過對一下就不可能找到東西到底是在哪個環節被掉包的,那就等于是徹底失去它了.難道那東西你們不想要了嗎?"

兩個女人互相看了看,然後還是比較厲害的那個女忍者說道:"好吧!我們在這等你."說完之後她們兩個一躍就出了人群閃到了一棵大樹上面去了.

火荒看這兩個女人幫不上忙了立刻又加快了攻擊頻率,只是效果基本等于沒有.我的召喚生物在數量上當然是沒法和他們一個行會的人比的,但是我們又不用消滅對方,單純防守還是能撐一會的.

我正指揮著戰斗忽然發現吉祥不知什麼時候爬到了那兩個女人身邊,然後吉祥從背後摸出了一束鮮花伸到了那個比較厲害的女忍者面前.女忍者先是被搞的一愣,隨後就拉下了遮面的紅巾笑著接過了那束野花,然後還在吉祥的腦袋上親了一下.面對可愛的大熊貓,九成九的女人是沒有任何抵抗力的.

我氣憤的指著吉祥大罵道:"喂,她是日本人,你這是通敵行為."

女人拉著吉祥說道:"別理他,姐姐給你竹子吃."

吉祥立刻舉了塊牌子起來,上面寫著:"不要竹子,我要吃魔晶石."女人看到上面的字立刻就傻掉了.這就像在路上遇到一個可愛的小孩,讓你給塊糖你肯定不介意,但是如果這個孩子聲稱要吃滿漢全席呢?我估計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請吧?吉祥這家伙不吃竹子,卻要吃魔晶石,其效果就和這個差不多.雖然我們行會的魔晶石消耗量很大,但那是行會戰略物資,整整均攤到每個人頭上其實並不多.就這還是因為我們行會比較財大氣粗,一般行會的魔晶石使用量都低的很,而玩家個人就更用不到了.讓她們買魔晶石,絕對會把她們的錢包掏空.

"哈哈哈哈!"我大笑著對那兩個傻在那里的女忍者喊道:"想收買我們中國的熊貓嗎?別妄想了.熊貓可不是那麼好養的.一般小行會連飼料都買不起."

"不用你管.還是小心你自己吧!"我聽到對方的話立刻意識到她是在提醒我,于是趕緊向前閃了出去,一枚紅色的光彈在我背後幾米的地方轟然爆裂,巨大的沖擊波把我帶的差點飛了出去.火荒這家伙的魔法全是單體攻擊的,覆蓋面不大,傷害卻不低.

"有沒有搞錯,居然背後偷襲,你還……!"我說到這里突然停了下來,因為我聽到了魔寵在求援."靠,你們居然敢陰我."

火荒他們居然在洞里埋伏了高手,而他們竟然還裝做很擔心的樣子和我打到現在.現在洞里的那些人正在追殺心隱,而我的魔寵只跟進去四個,根本擋不住那麼多人.要不是這四個都是很強的魔寵,搞不好心隱現在已經掛掉了.這個該死的刺殺任務其實本身只是心隱的任務,我的任務則是保證他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不被干掉,如果心隱不成刺殺目標,對我來說並不算任務失敗,但只要他不把目標干掉任務就不算結束,這就逼的我不得不幫助他完成任務.

"該死!"我沒有再去管火荒他們,而是轉身飛向了生命之樹.樹干在我接近後自動張開了一個洞讓我飛了進去,後面的人剛想追上來就被我的魔寵們擋了下來.

進了山洞里我就開始跟著魔寵的心靈接觸前進,一路上盡是殘缺的尸體和人體雕塑,不用說就是夜月他們的傑作了.

向前跑了不多會就看到心隱狼狽的從一個彎角摔了出來,一柄鋼刀對著他砍了下去,結果卻在半路被一條蛇巴掃飛了出去.心隱機敏的從地上彈了起來,然後迅速向著我這邊跑了過來,他已經看見我了.

"老大,我們中計了."

"我知道.你看到那個目標NPC了嗎?"

"恩,就在里面最深處的房間里."

"那我們就將計就計,直接殺進里面把那家伙干掉."

"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我下不去手!"

"啊?"心隱的回答讓我險些摔了一跤."拜托,你是刺客,不是牧師.什麼叫你下不去手?不敢殺人你當什麼刺客?你這不是耍我玩嗎?"

"不是,我又不是娘娘嗆,此刻這行就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早就習慣了.可……可是……可是這次的目標有點那個!"

"管他什麼這個那個的,我帶你殺回去,你不敢就閉上眼睛,我抓著你的手把他砍了就算完事."

"那太好了,這可是你說的."心隱仿佛松了口氣似的.

"我說的怎麼了?不就一個NPC嗎?現在你跟著我,注意別讓人家干掉了."

"放心.雖然級別不高,但我好歹也是刺客,殺人不成躲還是能躲開的."

交代完心隱之後我立刻沖到了魔寵之中,這邊已經快亂套了.滿地的殘肢斷臂,牆上噴的到處都是血,不遠處還有一堆被石化的人站在那里擺造型.

"靠,怎麼搞的這麼血腥?"

"這樣玩起來比較過癮."國王伸出舌頭舔了下劍刃上的鮮血,嚇的對面的人全都向後退了退."味道不錯,你也該嘗嘗."

沙夜子很不屑的道:"我對那些髒東西可沒興趣,還是恐懼的靈魂比較美味."

這倆家伙旁若無人的在那交談,把附近的人聽的寒毛直豎.國王是英靈,也就是由戰場上的戰斗意志彙聚而成的亡靈,噬血,嗜殺,這是英靈最基本的特點.只有血肉才能讓他們感到興奮,而且和一般生物不一樣,隨著戰斗的繼續,他們的戰斗力會越來越強,只要不斷的戰斗下去,他們就能無限成長下去.沙夜子和國王稍微有些不同,她是密咒生魂,也就是以戰斗為目的制造出來的惡靈,吞噬靈魂是她們的一種特技,也是一種很恐怖的屬性.吞噬靈魂除了對沙葉子本身有強化作用外,還會導致被吞噬的人額外損失一級經驗值,也就是說被沙葉子殺掉的人至少會掉兩級,萬一複活失敗那就是直接掉三級,確實是非常可怕的屬性.

對面的人雖然被嚇到了,卻沒有馬上調頭跑掉,而是在頓了一下之後再次撲了上來.游戲里死亡不過是掉級,所以玩家們雖然不希望死,卻不會太在乎.

"真是麻煩!"夜月把我們都擋到了身後."你們小心點別跑到我前面去了."說著她已經把擋在眼睛前面的護目鏡推了上去.我們只感覺山洞里好象突然變亮了.夜月的兩只眼睛就像兩只大燈泡,強烈的彩色光芒瞬間就讓通道內陷入了光盲狀態.過度的亮光不但不能起到照明作用,反而會讓人完全看不見東西.

在那一片強光之中我們就聽到一陣悶哼聲,夜月一路沖到了通道的那頭才停下來閉上了眼睛.通道里又恢複了可視狀態,所有的敵人全都不可置信的捂著正在噴血的脖子倒了下去.

夜月放下護目鏡又跑了回來."主人,給我兩瓶魔力藥水.大招太費魔力,你不來我還真不敢亂用."

"你早用這招我們也不用被人追殺了!"

"用完沒魔力之後剩下的敵人你們全包嗎?"夜月接過藥水一邊喝一邊道:"早知道應該隨身帶幾瓶的!"

"別吵了.目標人物在什麼方向?"

"那邊."二世指給我看了一下.

"集中力量突破過去,只要干掉那個目標就能閃人了."

"主人是著急去找那件被掉包的東西是嗎?"夜月喝完魔力藥水後問道.

"當然.那東西關系到以後天庭對我們行會的支持力度,拿的回來和拿不回來的差別可是很大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十九章 看走眼了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大變活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