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一卷 第七十三章 高手就是不一樣   
  
第十一卷 第七十三章 高手就是不一樣

我們剛從山頭上起飛,山頭就突然從內部爆開,顯然是敵人的攻擊魔法.能出錢搞這麼大的賭局,這本身就說明這五個英法行會的實力不同凡響,這次他們為了那些錢又是孤注一擲的打算拼命,所以肯定會帶上自己的看家手段.就像我們行會一直把紅炎和各種超級武器藏的很嚴實一樣,各個行會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壓箱底的東西,現在被逼的走投無路的英法行會再不把這些力量釋放出來就再也沒機會用到他們了,所以這次他們全都把隱藏力量帶了出來.剛才我們這邊出手襲擊他們的都是紅炎這樣的超級存在,或者是凌和坦克這樣的特殊存在,一般人根本沒有這麼遠的攻擊范圍.敵人能在發現我們的瞬間把我們站立的山頭給炸了,可見出手的必然是個超級存在,不然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對這麼大片面積實施打擊.

我們這次搞出的突襲聲勢很大,敵人就算是瞎子也該注意到我們了,而且我們的打擊力度也暗示了我們的力量等級,敵人不得不使用高級人員來對付我們,這就是我們所希望達到的效果.

在我們刻意放滿的速度之下,剛追出不遠敵人就已經追上了我們.

"散開."紅炎憑借優良的魔力感知能力提前提示我們避讓.大家剛散開,一枚燃燒著的火球就從我們中間飛了過去.

"後面追了多少人?"一個依靠自身能力飛行,不方便回頭的德國玩家問我們.

我回頭看了一下."大型生物三個,人類大小的大概有三百多個."

紅炎問我道:"我們是現在就攔截還是再飛遠一點?"

"就這吧!"我說著拍拍身下的夜影,夜影立刻一低頭向著地面俯沖而下,周圍的飛行生物們立刻跟著俯沖.最在我們身後的敵人看到我們向下飛自然也是跟了上來用更快的速度追著我們.

我看了下那些阿修福德派來的德國玩家問道:"你們會V字飛行嗎?"

"什麼是V字飛行?"

"就是用高速向地面俯沖,不要在接近地面前拉起,就這麼直接撞擊地面,然後用四肢減少沖擊力跑上幾步再次彈起,會嗎?"

"這個……!"那幾個德國玩家互讓看了一下,最後還是點點頭."我們試試吧!"

得到肯定後我向周圍點了點頭."V字彈跳."

"呀吼……!"紅炎突然一個翻身急速向下俯沖了下去,我們的俯沖角度由開始比較平緩的狀態迅速變成了陡峭的坡度.正在追逐我們的那些敵人看到我們變化角度之後立刻也跟著變,不過他們並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用這麼大的角度向地面飛,這個速度沖下去想在墜落地面之前拉起幾乎是不可能的.

紅炎巨大的身軀飛在前面,我們的隊員迅速的尾隨在了他的後面,這樣有紅炎在前面破開氣流,我們的正面風阻就會大幅度下降,這樣我們可以用更快的速度下降,而且有紅炎在前面拉著氣流我們的飛行穩定性也可以得到提高,這將有助于在V字飛行時保證合適的角度.

看到我們突然加速,後面的敵人自然不甘落後,可是他們卻發現我們的速度越來越快,再這樣下去根本躲不開地面了.英法高手第一反應是認為我們想自殺,但是很快他們又否定了這個想法,而是認為我們在賣弄飛行技巧.確認我們的行為後那些英法精英自然是不肯承認自己不行,于是紛紛跟著加速,他們認為我們能在這個速度下有膽俯沖向地面,他們的膽量應該更大才對,所以他們也毫不猶豫的追了上來.

沖在最前面的紅炎第一個接近地面,距離不到三百米的時候紅炎依然沒有任何改變姿態的行為,跟在我們後面的英法高手都開始擔憂了,因為他們距地面也不到五百米了.高度繼續下降,當紅炎俯沖到距離地面一百五十米的時候他突然身體一橫把自己完全拉平,原本為了減小風阻而努力保持正面迎風的翅膀也突然放平斜著撞擊在風牆上.巨大的阻力和龍翼的角度瞬間讓紅炎下墜的速度轉化成了向前的沖刺速度,但是巨大的慣性也不是那麼容易消耗掉的.紅炎帶著呼嘯的風聲閃電般刮過一個小山頭上的岩石,巨大的整塊岩石愣是被氣流削掉了十幾噸重的一大塊.

轟的一聲紅炎四爪著地,巨大的慣性讓他的腿都忍不住彎曲了一下,不過他又迅速支撐了起來,身體借著末斷滑翔的過程把下墜力量轉化成了向前的沖擊力,整條龍身在地面上瞬間跑出了一百多米,接著紅炎猛的再次彈起向著空中飛了上去.

就在紅炎完成這一系列動作之後我們也紛紛到達,魂在落地的瞬間變成了老虎,在地上跑了幾步就再次轉化為雄鷹飛上天空.我的夜影和其他人的坐騎紛紛跟著玩成超級複雜的落地再起跳動作.阿修福德派來的那些個德國玩家雖然是第一次玩這麼刺激的飛行,不過他們畢竟是精英,而且剛才聽我解釋了這個飛行的要領,加上他們本身反應都很迅速,在一陣手忙腳亂磕磕絆絆的緊急著陸之後這些德國玩家總算又驅使著坐騎飛了起來.

相比之我們的表現,後面的追兵可就沒那麼幸運了.我們突然反彈起來把後面的追兵嚇了一跳,他們傻愣愣的看著我們再次飛起全都呆掉了.當他們突然想起來自己正在俯沖時再一看地面已經近在眼前了,本就不得要領的追兵這個時候就全看個人表現了.我們在前面剛起飛就聽到後面轟的一聲巨響,當先一頭巨型魔獸因為拉起不足,爪子在那個被紅炎削掉了小半個的岩石上撞了一下,結果他的身體頓時失去平衡開始翻滾,巨大的生物順著山坡滾落地面撞的大地都在震動.

跟著這頭倒黴的急先鋒之後就是一大批英法高手,不過打架他們是高手,飛行他們也只是一般人,這種突然狀況沒幾個反應的過來的,一陣噼里啪啦的亂響又摔了十幾個.這種V形降落反彈是幸運發明的一種專門用來甩掉追擊之敵的飛行方法,其特點就是不明白這個飛行方法的人遇到前面的目標飛這樣軌跡十有八九會摔在地上.這套飛行方法的要點就是落地後一定不能想辦法停下來,這是誤區,誰敢停誰完蛋.V形反彈是飛行技巧,不是降落,所以落地之後一定要順著沖擊力的方向向前跑,你越是去抵抗沖擊力摔的就越慘,順著力量方向沖出去就沒事了.

英法高手們根本不知道還有這麼個技巧,落地後紛紛試圖以腿部力量抵消沖擊,結果他們的坐騎一個個不是折了腿就是扭了腳脖子,而且當這種大隊人馬同時玩這個特級的時候前面的人只要一停,後面的人肯定是避無可避的撞上去,之後的人管你是什麼高手也照樣摔的慘兮兮.索性今天英法追兵的隊列比較長,後面的人看到了前面的情況立刻開始提前減速,利用時間上的優勢,後面這些人還是成功的拉平沒能撞上地面.

"搞定了三十幾個."我回頭看著那邊地下摔成一堆的敵人笑著道:"看來我們可以找機會再玩一次."

冰冰驅動坐騎飛過來道:"不能老這麼玩了,敵人吃了一次虧不會再上當了."

我點點頭:"那就直接降落.距離已經差不多了,讓我們把這些追兵全都給干掉吧."

"好的."

我們這次俯沖敵人到是沒有馬上跟上,他們只是選擇了減速並遠遠的跟著,果然像冰冰說的那樣不敢靠太近模仿我們的動作了.不過這次我們可是沒什麼花樣,僅僅是平穩降落而已.看到我們落地之後敵人才確定我們是打算戰斗了,于是他們也開始紛紛降低高度俯沖了下來.

一個沖在最前面的家伙看到了紅炎巨大的身體之後立刻認定了這個就是主戰力量,于是集中自身的力量向著紅炎的身影沖了過去.地面上的紅炎突然抬頭,伸出爪子掃向那個俯沖而下的玩家,似乎是想把對方一巴掌拍飛,但是那個玩家卻靈敏的一閃身躲開了攻擊,同時他身體詭異的一扭居然繞過紅炎的爪子向紅炎的腦袋撞了上去.能在這個快的俯沖速度中半空轉向,可見這個家伙的實力非比尋常.他手中長劍朝前,以全身的重量加上速度打算一劍貫入紅炎的腦袋,只要命中必然會造成巨大的殺傷力.

如此嫻熟的戰斗技巧,如此高超的身體靈活性,以及這麼勇敢的戰斗風格,無一不顯示著這個玩家是個難得的高手,但他有唯一的一個缺點,那就是沒腦子.

"恩?"在和紅炎接觸的瞬間那個玩家忽然發現自己的手上沒有傳來任何力量感覺,按說長劍就算再鋒利,撞到巨龍的腦袋上起碼要有個阻力才對,可是他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沒等他反應過來到底出了什麼事,這個家伙就鑽進了紅炎的身體內.轟的一聲巨響,這個家伙一頭撞進了地面,周圍一片塵土飛揚.跟在這個家伙後面的還有十幾個人,雖然目標選擇各不相同,但是這些家伙全都遇到了一樣的情況.被砍到的目標毫不受力,每個人在撞擊地面前都還在疑惑著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地面上滕起一片煙霧,先下去的那些人全都撞上了地面,後面的人趕緊拉高不敢再沖了.

煙霧散開之後地面上的那些我們依然站在那里,而在我們之間的地面上則是一個一個的坑,每個坑里都倒種著一個人,在這個人附近一般還會有個飛行魔獸,不過和他們的主人一樣,這些魔獸也是屁股朝天腦袋全在土里.天上的敵人發現那些魔獸和玩家的身影和我們的身影居然有部分重合,尤其是紅炎的體內居然還能看到一個玩家和他的坐騎.

直到這個時候英法玩家中才有人想起來為自己人加持個真實之眼,結果在真實只眼啟動後那些玩家發現面前根本沒有我們的影子了,剛剛還站在地面上和那些撞地的同志站在一起的我們居然一個都不見了.這個時候那些英法行會的人才突然反應過來剛才看到的全是幻象,地面上降落的全都是幻影,真正的我們肯定是在某個時刻脫離了他們的追擊隱藏了起來.這個猜測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沖下去戰斗的人會砍了個空全都撞上地面了,因為那里根本就沒人,全都是幻象.

英法行會中的一個人突然道:"這里怎麼全是幻影?那真的到哪去了?"

"到你們背後來了."我突然在他背後接了他的話,接著一劍給這個家伙來了個穿心過.

聽到背後有聲音的英法高手們並沒有回頭,這就是高手和一般人的區別.這個時候回頭就是一刀,因為轉身是需要時間的,而轉過去之後你還要時間讓眼睛確定敵人的位置情況,這個都要時間,無論你們實力相差多大,這個時候占盡便宜的敵人也可以在你回頭前把你干掉,因此回頭是絕對不用考慮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英法高手們的選擇是直接向前沖,並且變化了一兩次路線.跟著我後面出手的人幾乎全都落空了,除了真紅的攻擊實在太強,沒直接碰到都把敵人打成了重傷之外就只有諾琳閃電般的速度干掉了一個,其他人全部落空.

那些高手們沖出去很遠才突然轉身,他們知道這才是最佳的戰場應對策略,而且看起來效果確實不錯,要是一般的隊伍被我們這樣來一次就該被干掉一大半了,他們居然只損失了幾個人.

閃開了攻擊的敵人迅速落地,他們需要重新調整下節奏以適應戰場變化.我們也降落了地面,因為我們發現對敵人的實力有些估計不足.這些英法高手的力量遠遠比想的要厲害,他們中不少人的戰斗經驗都相當豐富,至少他們在剛才的閃避中就表現出了非同一般的戰斗素養.

借這個雙方都停下來的小間隔我們互相觀察了一下對方的實力.英法高手還剩二百多人,後面還有兩頭大家伙.這兩個大家伙的樣子比較怪,其中一頭長的像石像鬼,就是體積大的離譜,以前我從沒見過這個大的石像鬼.另外一只魔獸是頭長有水晶飛翼的七彩毛毛蟲,從那一身彩色的毛刺來看這個家伙毒性不弱.至于英法的高手們,那就比較亂了.畢竟有二百多人,職業幾乎覆蓋所有常見范圍,什麼類型的都有,而且男女都不少.

"就知道你們冰霜玫瑰盟會派人來偷襲."那些英法高手之中有個天使族騎士站出來道."我們已經研究過了你們在日本的戰術戰略,你們中國人常常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今天我們已經了解了你們的戰術,不要以為你們那些小小的麻雀戰術就可以對付我們的大軍.告訴你們,從現在開始你們就已經處在補雀行動之中了,准備全部葬送在這里吧."對方說完一招手,只見他們背後一片藍光閃爍,一堆堆的玩家和魔獸出現在他們身後.雖然我沒看見他們後面到底是什麼,但是我肯定他們是帶了傳送陣過來.

補雀計劃?那就是說對方已經准備好應付我們的偷襲,並打算借此反過來把我們消滅掉.

"紫日會長,我們怎麼辦?"跟著我們的德國玩家有點慌了.

冰凌對那個玩家道:"別緊張,就算這些人再厲害,只要我們想跑,他們是無論如何也擋不住的."

對方的人越出越多,在最後出現了六頭新的大型魔獸之後傳送才結束.此時對方的大型魔獸已經有八頭了,而各類玩家大約在八百多人,另外還有五六萬的NPC,而且看起來這些NPC也都不是好惹的.這里的敵人全都是高級存在,一看就知道英法行會把能調動的精英都集中到這里來了.

"看起來你們還真是准備充分啊?"我笑著對剛才說話的那個騎士道.

"哼哼!"對方哼笑著."我說過了,我們已經徹底的研究過你們的情況.你叫紫日,作為冰霜玫瑰盟實際上的會長,你卻很少在行會里指揮戰斗,而且你一直是沖在戰場最前面的主要力量,可以說你是戰斗型領袖,而叢你們行會平時的表現來看,你們行會應該也不缺指揮型領袖.對你個人的實力我們深入調查過了,你的一切我們都很了解,包括你的魔寵.至于你後面那個大紅色的幽靈龍我們也了解過.這次我們把所有可以克制你們的東西都集中起來了,你們就是插翅也難飛了."

我指指那個法國人然後向小鸚鵡比了下手勢,小鸚鵡立刻化身成美麗的少女形態對著那邊說話的家伙喊道:"說的這麼自信,當心咬到舌頭."

"你才唉呦……!勿烤土絲……嗚哇"那個家伙說到一半真的咬了舌頭,看起來小鸚鵡在這種小事情上的詛咒成功率是百分之百的.

"不要以為研究過我們行會的一些表面現象就等于知道我們的弱點了."我對那個咬了舌頭不能說話的家伙道:"我們中國人的兵法可是幾千年沉澱下來的精華,你以為隨便翻翻就能學會的嗎?剛學了點皮毛就以為自己很牛了嗎?現在讓你看看你從來沒見過的東西,我到要看看你研究的是不是真的那麼透徹."

我剛說完對方就警覺的向後退了半步,但是結果他等到的卻是地面的突然坍塌.不是他腳下的地面坍塌,而是我們腳下的坍塌.剛才和他說話的時候我的開拓者,玫瑰藤加上冰冰的鬼藤魔寵已經在挖地洞了,這會突然發動,對方根本沒反應過來.

轟的一聲我們所站的那塊地方整個陷了下去,那幾個德國玩家受了點驚嚇,但是看到我們這麼鎮定就猜到了大概是我們有意搞的東西.泥土剛一塌陷周圍的英法行會高手們就沖了上來想阻止我們逃跑,但他們追到洞口後卻感覺到一陣熱浪,隨後一道岩漿從剛剛的洞口冒了出來,嚇的那些人趕緊後退.

我們在地面下跟著開拓者鑽行.紅炎被迫收縮身形跟著我們走.地面上的英法高手先開始愣了一下,但是很快意識到我們肯定跑不遠,于是紛紛開始攻擊地面希望可以震塌我們的地下通道把我們逼迫出來.

其實我就根本沒打算走.對方設計了一個抓鳥方案,我又何嘗不是想多吸引些敵人.就算對方為了抓我們派了這麼多高手集中行動,對我們來說反而是個勝利.

光吸引敵人對我來說是不夠的,關鍵問題在于消耗.就在上面的笨蛋們忙著攻擊地面之時,在那只七彩毛毛蟲周圍的土地突然再次翻起,十幾個靠的比較近的玩家和那只大蟲子一起掉進了洞里.等周圍的人想過來幫忙時地面又重新合攏了,不管他們怎麼挖都別指望挖到我們了.雖然敵人高手多,但是沒有合理的分工搭配,這就是他們最大的缺點.看似戰斗力一般的玫瑰藤和開拓者只要配合別的魔獸完全可以發揮出難以想象的效果.

那只七彩毛毛蟲和十三個玩家一起滾落大洞,頂上的泥土被兩根鬼藤迅速封閉了起來,毛毛蟲只能一路順著洞口滾進了地下剛剛完成的地洞里.那些一路滾下來的玩家被轉的天旋地轉,還沒緩過神就被一陣刺耳的慘叫聲驚醒.

十三個玩家中有七人剛落地就遭到格殺,剩余的六人被驚醒之後立刻看到了一雙腿向自己逼近.其中一個玩家非常的老練,他不但沒有閃避反而一個翻身滾到了地方腳下,接著迅速的一劍從下向上刺出.

這招可謂陰毒無比,從人家褲襠下面刺上來的劍,在游戲里會判定成普通傷害,但要是現實中,中了這招可就成太監了.雖然這是游戲,但是本能往往不能和主觀意識統一起來.在這個要害受到攻擊時,很多人會忘記這是游戲本能的去保護要害,但是如果你這麼做了,則必然要彎腰,對方此時只要劍鋒稍微向側面歪一點就可以攻擊到你的胸口給你來個透心涼.不過這招長期經驗積累出來的戰術在這次卻失靈了,那一劍沒有引起對方的保護本能,但是只聽到當的一聲金鐵交擊之聲後對方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阻力擋住了自己的劍,接著隨著吱的一聲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長劍居然滑過這個目標的襠部向前面偏去.很顯然,這劍沒刺進去.

這個高手感覺到阻力的時候就很奇怪,聽聲音應該是刺中了盔甲,可就算是重步兵也沒聽說連褲襠下面都有金屬防護板的啊!要是在現代還可以認為是防地雷裝甲,可魔法游戲中的戰士在跨下裝備一塊擋事的裝甲干什麼?

雖然感覺奇怪,但是這個高手反應依然不亂,就著劍鋒滑偏的機會一個橫滾出去拉開距離,滾動中他聽到背後一身響,顯然剛才他躺的位置被攻擊了,要不是躲閃及時他現在已經被命中了.滾出去幾米之後這個高手才一躍而起,剛才在地下角度不好,現在拉開距離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攻擊的目標很奇怪.這個對手身高兩米多,全身重型板甲,看肩膀護肩的邊緣居然發現那板甲的厚度足有三四厘米,都快趕上坦克了.

這個可憐的高手剛觀察完對手就發現對方揮舞著一柄近兩米長,寬度快趕上輕型飛斧的單手重劍橫掃而來.那恐怖的大劍在空中刮過空氣帶出嗚嗚的風聲,如此巨大的劍完全可以當成斧頭一類的重兵器來看了,就算它沒開鋒,被刮到一下肯定也是非死即傷.

高手一個跳躍,重劍從他身下掃過,差點碰到他.正當他得意自己的反應迅速之時,一扇門突然從上面壓了下來,咣黨一家伙把這個高手連人帶盔甲拍成了夾心人肉餅.這個玩家回到複活點之後還在奇怪到底從哪跑出來一扇門,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完全想錯方向了.那哪是什麼門啊!那被誤認為是門的東西分明是一面兩米多高一米多寬的鋼鐵盾牌,那是魔偶的標准裝備之一,只不過因為魔偶本身比較大,所以他拿的盾確實跟本板差不多,確切的說那盾比一般人家里的門還略微大了些.也就魔偶這種變態的力量才能拿著一面有如門板大小厚達五厘米的全鋼盾牌當拍子拍人了,一般部隊里只有軍團用盾牆才能和這個盾牌比比大小.

在這個高手被干掉之後不到十秒另外五個幸存者也先後被魔偶干掉,死亡原因大多是因為對魔偶的力量不了解而吃虧造成的.比如有個家伙在魔偶劈砍時居然橫起自己拿的巨斧隔擋,本來他這種重兵器隔擋效果應該不錯,可惜我帶的這披是新型號的魔偶,剛剛才改進過動力系統,結果一劍下去連斧子帶他人一起給劈了,那家伙到死都沒明白為什麼沒擋住.

解決掉那些玩家的同時,那條七彩毛毛蟲也對魔偶發動了攻擊.只見那毛毛蟲肌肉一縮,毫無聲息的,他身上的毛刺突然全部射了出去.這個家伙仿佛反步兵跳雷一樣把無數根有毒的鋼刺灑向整個洞穴,還好我們身邊有不少魔偶,大家都敏捷的躲到了魔偶身後.一陣叮當亂響之後我們的魔偶朝向那個家伙的一面全都被打成了刺猬,離的比較近的幾個魔偶仿佛全身殖絨一般被打滿了毒刺.這些毒刺實際長度在一尺左右,插進魔偶身體內的部分不到一厘米,魔偶畢竟是鋼鐵打造,而且還加了那麼多保護性魔法,能被打進一厘米已經說明那些毛刺的厲害了.不過這些毛刺實際上並非主要攻擊手段,這刺太細,對人造不成太大傷害,關鍵是刺尖上的巨毒,這個才是殺人利器,不過這次是肯定沒用了.魔偶要是怕毒才是世界奇聞呢!

滿身絨毛的魔偶毫無不良反應,舉起武器迅速向毛毛蟲沖了過去.毛毛蟲一看形式不對,立刻從嘴里噴出了一團綠色溶液射向其中一個魔偶.就在黏液快碰到那個魔偶的身體時,魔偶身體外面突然藍光一閃,一個光罩出現在魔偶身邊.黏液撞上光罩立刻停了下來,光罩迅速消失,黏液失去支撐直接掉在了地上,接著地面立刻開始冒煙,一種難聞的酸味刺激的我們鼻子發疼.毒蟲基本都帶酸,看起來這個毛毛蟲也不例外,幸好塞拉提絲族提供了瞬間防護罩系統,雖然只能啟動一瞬間,但是對飛射性武器卻有著絕對的防禦效果.

魔偶們沖到毛蟲身邊一劍下去就切開了一道大口子,但是從毛毛蟲體內卻流出了剛才他噴射的一模一樣的綠色液體,看來這東西既是武器也是毛毛蟲的體液.新改進的魔偶在智力方面有了很大提升,要是在以前,魔偶不會去在意這些綠色的腐蝕性黏液,而是會繼續攻擊,因為沒有被燒到之前他們是不會把黏液確認為危險的.不過現在不同了,魔偶的智力提高並獲得了簡單的聯想能力,剛才他們看到了黏液腐蝕地面的情況,通過這點他們自行聯想到這些黏液可能腐蝕他們,所以他們做出了提前判定主動閃開了這些危險的黏液.不過魔偶是閃開了,他們的武器卻已經開始冒煙了.切開毛毛蟲的皮膚時劍上沾到了黏液,現在居然被燒的青煙直冒.

"這東西全身都是腐蝕性溶液,我們要怎麼對付他啊?"我身邊的德國玩家問道.

"對付蟲子還是得蟲子出馬."我一伸手召喚出鳳龍空間,接著坦克和紅刺從里面爬了出來.

坦克本身就有腐蝕性很強的血液,而且他也會噴射酸液,自身因該能免疫酸性物質才對.至于紅刺,這個家伙可是毒蠱王,只要他能吃掉這個毛毛蟲,他就會具備毛毛蟲的一切能力,毒蠱就是這樣逐漸合並力量一點點的進化出來的.

兩只大蟲子一出來就立刻沖向了七彩毛毛蟲,在照明術的光芒下七彩毛毛蟲的身體上顯示出條條斑紋,這代表聚毒的警告色如今是一點用都沒有了.七彩毛毛蟲雖然比坦克和紅刺等級都高,但他是單純依靠毒素和酸液戰斗,本身力量並不怎麼樣.這次碰上坦克和紅刺兩個完全不怕毒也不怕酸的蟲子,毛毛蟲的本事算是徹底報廢了,三只蟲子只能靠肉搏來戰斗,而軟綿綿的毛毛蟲和全身鎧甲的坦克,紅刺肉搏,結果很明顯.

兩吃大蟲子完全就是一副搶食美味的樣子,七彩毛毛蟲對他們根本就是菜,毫無危險可言.兩個家伙一上來就開始正搶,坦克利用自己帶有鐮刀的攻擊性前肢掛住了毛毛蟲的尾巴,紅刺則是用自己的鉗子直接夾扁了毛毛蟲的頭,然後兩個大家伙開始互相搶奪勝利果實,最終可憐的毛毛蟲被從中間一撕兩半,尾巴被坦克吃了,頭被紅刺吃了.老虎吃貓,貓吃老鼠,老鼠吃大象,大象吃老虎,這種斗獸棋規則在現實中很普遍,要是戰場群攻,這只毛毛蟲起碼能干掉幾十萬部隊,但是他在坦克和紅刺面前卻毫無還手之力.

陷落地底的超級魔獸和十三個玩家被輕松解決,地面上的人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突然一只後來傳送過來的大型魔獸腳下的地面再次翻動起來,這只長了個牛頭,但是卻有著翅膀和利爪的怪物反應迅速的飛了起來,但是地面下卻突然飛出十幾根綠色的藤條纏住了這個家伙的爪子.周圍的人還沒來及過來幫忙這個家伙就被拉進了地面,等那些人趕到時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家伙消失在地面下.

被拉入泥土中的巨獸相當厲害,在土中居然還能使用強悍的身體力量硬是掙脫了束縛,可是冰冰的鬼藤被掙斷後我的玫瑰藤又纏了上去,這次拉力更強,這個家伙最終還是被拉入地下空間.在地面下還能掙斷鬼藤,這就說明這個家伙很厲害,我們根本就不敢太大意,剛把他拉進來,趁他還沒適應相對地表黑暗的多的環境紅炎和魂就一起撲上去結果了這個家伙.

雖然連續干掉兩大魔獸,但是我們的取巧辦法也就到此為止了.敵人這個時候已經意識到我們在利用他們不具備地下戰斗能力的弱點把他們的人一個個的拉入地下逐個擊破,為了不至于被一個個的蠶食掉,敵人全體升空飛到了天上盯著地面,這樣我們就無論如何也無法把他們拉到土里去了.

地面下玫瑰藤依然在扮演著我的監視器的工作,他的分觸手從地表伸出一點點窺視著上面的環境,而他的主體則可以顯示出觸手看到的情況.天上的敵人自然是逃不過我們的視線的,但是他們飛到半空還真有點不好辦了.

諾琳忽然對我道:"其實對方全都在空中我們也能占到便宜."

"你有辦法嗎?快說說看."我期待的看著諾琳.

諾琳想了一下才解釋道:"我們在地面下攻擊其實是占了敵人不會鑽地的便宜,但是我們還有個本事敵人一樣不行,那就是超高空飛行.我們這里的都是很能跑的,敵人使用傳送陣,一方面固然是怕人太多把我們嚇跑了就完不成圍剿計劃了,可另一方面這也體現出了敵人的機動能力不是很好.如果我們一直向上飛,直到無法飛的更高再停下,敵人中大部分人恐怕半路就飛不上來了,這就等于逼迫敵人分散兵力,這樣就可以和地下作戰一樣達到逐個擊破的效果了."

"好辦法,我們馬上開始."

諾林的方法就是利用我們的特長占敵人便宜,敵人中很多人都不具備高空飛行能力,我們卻有著全體超高空作戰能力,這就是優勢.從玫瑰藤傳回來的圖象中可以看到敵人雖然全體升空,但是其中不少人用的是法師的漂浮術.這個魔法一來飛不高,二來速度太慢不適合戰斗,所以這其中大部分人都到不了高空,另外下面那些人中還有一些是騎著有翼魔獸飛行的,這種魔獸大部分是依靠氣流飛行,而超高空只有巨龍這樣翅膀超大,或者夜影這樣可以靠魔力飛行的生物才能上去,那些騎魔獸的人里大概有一半會因此停在低空打轉.

考慮好辦法之後就需要一個升空的准備,要是這麼直接離開地面我們肯定會被敵人的魔法直接炸死在出口,所以必須先准備個突圍方法.我們首先在靠近地表的地方准備了一個新空間,這里上面只有很薄的一層土就是地表了.我新收的魔寵鐮刀(那只蜘蛛)用蛛絲把土層稍微加固了一下,因為上面的土太薄,不支撐一下會塌下來.

准備好這個空間之後我讓艾美尼斯複制成坦克的樣子,然後他們兩個一起准備魔晶炮擊,而目標則是天空.在他們旁邊是鐮刀,他已經准備了幾張大蜘蛛網,一會也有用.凌和小純都站在我旁邊等待隨時出戰,其他人都跨上坐騎做好升空准備.

天空中的敵人很快就發現了我們新的所在點的土層有輕微蠕動,但是他們發現的稍微晚了點.就在這些人打算發動攻擊時,那塊地面突然整個飛了出去,奇怪的是泥土竟然沒有分散,而是保持著地表的形態飛了起來.實際上這是蜘蛛絲的捆綁效果導致的,不然泥土早就散了.

被蜘蛛絲連接的很緊密的泥土在紅炎和魂巨大的力量下飛上了那些英法高手所在的空中,緊跟著像放焰火一樣,只見兩個紫色光球從地面上的那個大坑里飛出飄飄悠悠的追著大土塊飛了上去.兩個光球同時命中飛到空中的那塊地皮,接下來就是毫無懸念的大爆炸.兩倍力量的魔晶炮擊引起的爆炸產生了非常強的沖擊波.天空中不比地面,不是你力氣大就能站的穩的,沖擊波把敵人全都吹向四面八方.

還沒等敵人反應過來,鐮刀已經把事先織好的蜘蛛網一張張的打了出去.天上此時到處都是東西,蜘蛛網也沒什麼准頭,只是在亂扔,不少敵人飛的好好的突然被蜘蛛網粘成一團,結果一個個全都掉了下來.

趁著這個混亂凌又發射了一枚爆裂炸彈,這個超級魔法威力也不小,再次在天上制造了大片的混亂.敵人在這個時候第一反應就是想看清楚到底下面怎麼回事,好進行還擊,結果正在他們低頭的時刻,地面上卻再次出了新招.

我們全體成員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小純自己也閉著眼睛舉起了她的法杖,之後喊出了那個最低級的生活魔法:"照明術——全魔力開啟."

魔法威力隨法師力量不同而改變這個道理已經是常識了,小純身為曾經的光明女神突然使用全身的魔力釋放照明術的唯一結果就是制造了一個小太陽出來.天上那些敵人只感覺世界一下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之後他們才開始感覺眼睛疼,但是不管是閉上眼睛還是怎麼揉都沒用了,除了一片白之外他們什麼也看不見了.這就是小純的超級照明術魔力全開模式,效果基本等同于超級閃光彈,其威力可不只是制造短時間失明,看了時間太長的或者距離太近的還有當時是直視發光點的人可能就是永久失明,除非他們重新複活一次或者找高級醫療職業的玩家幫忙,否則不管過多長時間也別想恢複視力了.一個小小的照明術,五秒內耗盡小純全部魔力,強大消耗帶來的強大威力就顯示在這里了.

趁著天上一大幫沒頭蒼蠅到處亂裝的時間,我趕緊收回魔寵帶著大家升空,當然,徒中能順便干掉的就絕對不會放過.反正敵人現在什麼都看不見,不趁機占便宜是傻瓜.連續敲掉幾百NPC和幾十玩家之後我們發現有人開始恢複視力了,于是趕緊停止占便宜而是急速升高高度飛到他們上面等著他們過來追.

就像我說的,恢複視力的人不是全部.大約有幾十名玩家直接展開了回城卷軸,既然看不見,再留下也是沒用的,高手們的判斷不需要猶豫.NPC中也瞎了不少,他們不能傳送,只好降落到了地面暫時聚集在一起由一個視力恢複正常的玩家使用傳送陣把他們送走.

敵人剩余的玩家還有六百多,NPC卻只剩一萬都不到了,超級魔獸還剩六只,他們到是沒被閃瞎,不過卻是一個個眼睛紅的像兔子,樣子很是滑稽.

發現我們向高空飛,敵人想也不想就追了上來,對方人群中到是有個別幾個速度很快的,居然一下就追了上來.看那家伙的樣子追上來也很麻煩,我從夜影的馬鞍上拽出一個掛鎖連接到了自己的腰上,然後一張翅膀從夜影背上跳了下去,同時對周圍喊道:"你們先走."

夜影的騎具都是克拉克幫我特別設計的,這個馬鞍上的鎖扣帶著根能伸縮的鋼絲,我只要收線就可以把自己拽回夜影的鞍子上.我跳下來之後很快就碰到了那個追的最快的家伙,這個人騎的是頭很特別的坐騎.這個東西看起來像狼,但是還有翅膀,難道應該叫飛狼?不管怎麼說這個魔獸速度超快,一下就到了我跟前.我一指那家伙,背後兩個半月自動彈出旋轉著向他卷了過去.

當.那個笨蛋居然拿劍擋半月,半月可是弧形的,剛一碰到他的劍立刻順著劍繞了半圈,外弧上的刀口在那家伙的臉上留下了一道非常明顯的血痕.另外一個半月稍微繞了點大彎子也追了上去,這次他不敢擋了,直接大力一劍把半月彈開.就在兩個半月都飛開之後,一支箭無聲無熄的突然出現在了那家伙的肩膀上.

"倒黴,居然偏了!"

那箭當然是我射的,雖然平時我一般用半月進行遠程攻擊,但是我的盔甲上可還帶著個複仇者弩箭發射器呢.這東西威力不如半月,速度卻很快,而且指向性很好,可惜就是高速運動中不大容易命中.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七十二章 騷擾分隊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七十四章 圍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