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一卷 第四十五章 風穴   
  
第十一卷 第四十五章 風穴

給我們帶路的那個行會和當初的櫻花社,女聯以及神女盟一樣也是個純女性行會.這年頭女權主意比較流行,所以很多這樣的純女性行會.對方的行會名稱叫聖女會,據說好象是受那個什麼聖女貞德影響所以才起了這麼個名字.她們的會長名字就叫貞德,而且據說這就是她游戲外的真名.

有本地人帶路比自己找要方便的多,一路暢通無阻的到達了最近的城市再傳送到巴黎.游戲外的巴黎是個世界著名大都市,游戲內的巴黎一點也不比現實中的巴黎遜色.除了我們行會的城市一般都比較誇張之外,這個巴黎是僅見的算的上宏偉的城市之一.

說巴黎宏偉,一是因為它夠大,二是因為其中的建築都比較漂亮.不過巴黎也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城市,原因是它完全沒有城牆.巴黎是座不設防的城市,外圍沒有城牆,內部也沒有防禦設施,整個城市完全就是個商業集散地,根本就沒有游戲內大多數城市那種要塞化的風格.

我們從貞德那里得知巴黎雖然最初是系統城市,但實際上很早以前就被玩家占領了,所以一直就是玩家行會在經營這個城市.占領這個城市的行會比較強大,所以他們說在法國根本就沒有人敢進攻他們的城市,因此巴黎根本不需要城牆.由于這個行會很喜歡賺錢,所以後來干脆就把城市的發展方向定位為商業都市,而且可以拿到系統獎勵的晉級積分,城市升級成商業都市之後系統稅率會降低,而且周圍的NPC會自發的修建道路,因此這個城市的發展比一般城市快的多.

貞德帶我們到了巴黎後並沒有馬上離開,她安排了手下解散之後就親自帶我們去找凱旋門.說實話,見到這個著名曆史建築時我一點感覺都沒有.要是在兩年前見到它我肯定會很激動,覺得這個東西很雄偉,可是現在看到一點感覺都沒有.艾辛格就是標准的歐式建築群,而且一個比一個大,凱旋門和他們比起來就像森林中的一棵樹,一點也不能引起我們的興趣.不過凱旋門雖然並沒讓我們感覺到什麼,但凱旋地宮卻絕對是讓我們傻了一把.

"這就是入口?"我指著那個怎麼看怎麼像電梯的東西問貞德.

貞德很確定的點點頭:"你們做上去,然後自己搖里面的把手把自己送到底下的地宮里就可以了.不過你們最好注意一點,下面風比較大,出去的時候千萬要當心."

"風大?地底下哪來的風?"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地宮里的風大到你無法想象的地步."

"有這麼誇張嗎?"鷹不大相信的問道:"能比海上的台風還要大?"

貞德很鄭重的回答道:"入口處的風到不是很大.但是越往前就越大,要是你們不能把自己固定住的話……!"

"啊……!"貞德正說著就看到凱旋門前面的廣場上那個大洞里突然飛出一個人,這個人直接飛上了高空,直到我們幾乎看不見了才開始下落.

貞德指指那個人."不能固定住自己就會這樣."

紅月問道:"那個洞不會就是通地宮的吧?我們為什麼不能從那邊下去?"

"你們過來."貞德把我們帶到了那個大洞附近.一開始我們是從廣場另外一邊過來的,凱旋門在廣場中央,我們來的那邊和這個洞剛好是反方向.現在走過來才發現不對,距離還有幾十米就已經能聽到飛機引擎那種高速氣流發出的哨子聲.前面的大洞里似乎正在向外高速噴射著大量氣流,能明顯的看到時不時有各種小玩意從這個洞里飛出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洞口的氣流速度非常驚人,要不然剛才那個倒黴蛋也不會飛到天上去了.貞德指著洞口解釋道:"這個地方連接著通道,可以說它就是通道的主要出口,但是你們也看到了,這個氣流強度想進去實在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邊的輸送梯是系統城市存在時就已經完成的設備,用那個東西可以順利的下到通道里.輸送梯停靠的位置還不是通道,那是通道側面挖出的一個小房間,出去才是通道,不過你們不用太擔心,通道里有玩家們制作的固定裝置,有了這些東西大家才逐漸深入了通道深層."

"這麼危險的地方還有那麼多人往里鑽?"金幣問道.

貞德笑著道:"原因很簡單.通道內的怪物從頭尾,其戰斗力都是一樣的,但是越深處怪物經驗值越高.你能想象的到經驗值等于八百級的怪物只相當于四百級怪物的戰斗力嗎?可以說通道深處就是練級黃金地段,而且越深越好.同時通道每間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處寶藏,這個也是越深處的寶藏越好.目前最高記錄是本城的擁有者行會拿到的,他們從這個人工運輸梯下去之後前進了五公里多一點,結果拿到了一杆騎士長槍,屬性好的不得了,已經接近神器了."

紅月點點頭:"這麼說的話就好理解了.人為財死嗎!"

"我……"我正要說話突然面前出現了一個小空間傳送區域,藍光一閃之後一根卷軸掉在了我手里.

"新任務卷軸?"紅月驚喜的問.

"看樣子是了."我打開卷軸看了一下."好的,這是最後一個卷軸了."

"上面說什麼?"

"我們的願望目標就在通道的盡頭,只要到達通道盡頭的房間就可以拿到我們需要的東西."

"你們要去通道盡頭?"貞德也聽到了我的話,她驚訝的看著我問道.

"對啊!怎麼啦?"我看向貞德.

"你們可以把我帶上嗎?"貞德的聲音明顯透著激動.看到我們沒馬上回答她立刻補充道:"我不和你們搶東西,只要你們把我帶到那邊就可以了.等你們走了我就留在那邊練級就可以了,你們在的時候我絕對不和你們搶寶搶怪.而且我在這里還可以幫你們解說一些你們不了解的東西."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我解釋道:"我們的目標只是最終物品,帶上你自然是沒問題,但是我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到達目標,要是半路上到不了你別怪我們就行了."

"那當然,我怎麼會怪你們呢!只要你們能把我帶到比現在已經探索過的區域更深的位置我就很高興了.那邊可是練級的黃金天堂啊!"

"那好吧.你需要准備些什麼嗎?"我問貞德.

"等我一下,我去買些藥品和食品,這次進去我打算練到藥品耗盡再出來,說不定能沖三十級上去,哈哈,想到就覺得很爽."

"那你快一點,我們在這里等你."

"等我五分鍾."貞德直接跑到廣場邊上的一個店鋪里,五分鍾不到又沖了回來,沒想到藥店的距離這麼近.我們行會的玩家全都有鳳龍這個超級空間口袋,所以平時都會隨身攜帶大量物資,根本不會出現臨時找藥或者買食品這些事情.

貞德買回來的藥品我們沒看見,但是她身上卻多了個奇怪的東西.這個東西的造型就像個扣在身上的烏龜殼,不知道還以為她背了口大鐵鍋在身上呢!幸好這東西是銀白色的,不然我們一定以為她在背黑鍋.

"這什麼玩意啊?"我驚訝的問她.

"背包啊!"貞德回答的到是簡單.

"背包?怎麼會有這種形狀的包啊?"我上去敲了一下.當的一聲響."我靠,鐵的啊?"

"當然."貞德一臉得意的道:"剛才那家店是我們行會自己開的,這個東西是我們行會獨家發明,你要不要也來一個?"

"就這烏龜殼還獨家發明?"金幣上來試著抬了一下."好家伙,分量不輕啊!背著這個東西哪還有靈活性啊?"

"這你們就外行了吧."貞德得意的道:"我來告訴你們這個獨叫發明到底好在哪里.首先每個玩家都會有隨身攜帶的物品,但是系統已經取消了儲物空間,因此除非你是空間法師,或者有特殊物品,要不然身上的東西都必須像現實中一樣拿個東西裝著背在身上.誒對了,你們怎麼都沒帶東西啊?"貞德到現在才發現我們居然兩手空空的站在這里."你們的武器呢?"

我們沒有回答,但是在我們身邊突然閃起一片藍光,每個人面前都出現一個黑洞.我伸手進去拽了一套盔甲出來,真紅他們則把自己的武器抽了出來:"這就是我們的背包."

"哇你們怎麼做到的啊?看樣子你們不象空間法師啊!要是特殊物品也不能批量裝備啊!"貞德雖然看起來是個金發鼻眼的豪放型法國女郎,但是性格其實比較像小孩,而且特別的熱情特別的纏人.考慮到問女人的年齡不禮貌,所以我們一直沒問她多大,但是看起來像二十三四歲.不過從這個性格表現判斷她可能才十八九,白種人的身體好象天生就比較早熟.

紅月他們把武器送會鳳龍空間,我也一樣把拿出的那套盔甲丟了回去,接著一招手,鳳龍飛了出來落在我的肩膀上.貞德的美麗大眼睛左右一掃就發現了我們每人都帶著一只這種生物.我向她解釋道:"這是我們行會的守護獸,名字叫鳳龍.雖然攻擊力小到完全可以忽略,但天生攜帶一個專署空間,不但可以把隨身物品放進她的專署空間,連魔寵都可以塞進去."

"這個空間有多大?"

"沒算過,具體容量根據鳳龍個體力量強弱也會有一些差異,但是至少應該有一個標准集裝箱的體積.我的這只是女王,她的專署空間和一個中型碼頭差不多大."

"好厲害."貞德伸手想摸摸我的鳳龍,結果我的鳳龍一閃就不見了.

"不好意思,小東西比較怕生."

"真是好羨慕,這麼可愛又這麼厲害的小家伙."貞德就差兩只眼睛里冒星星了.

"我們的解釋完了,你的這口鍋是干什麼用的啊?"

"這個不是鍋,是背包."貞德解釋道:"你們有這個罕見的守護獸自然是不在乎,可是大部分玩家依然要靠自己攜帶物品.這個凱旋地宮里面是練級寶地,可是進去非常不容易,所以大家就想進去一次就盡量不出來,在里面多練一段時間最好.要長時間練級就要帶夠藥品和各種工具,而且練級時爆出的東西也要占空間,這些東西都要背在身上.要是在外面到沒什麼,可下面的風比台風還要厲害,你背個大包袱簡直相當于一個風箏,根本站不住.所以我們行會就發明了這個背包.首先它是流線型的,雖然看起來像烏龜殼,但是它的風阻小,背上身上不會招風.另外一個,這個東西是用加壓重鐵做的,分量十足,可以把我們壓在地面上免得被吹飛了."

"聽你這麼一說確實有點道理,不過你們也該找個人把外觀稍微設計一下啊!這個看怎麼像烏龜殼!"

"管它好不好看,好用就行了."貞德到是夠務實的.

我笑了笑問道:"要不要我們先幫你裝著?你背這麼個東西也滿重的,我們有鳳龍空間不算負重的."

"我還是自己背著的好,要不然不夠分量很容易被吹飛的.你們沒下去過,真的不了解那種風有多可怕."

"那好吧."我看了下金幣和紅月道:"你們兩個是不是先把裝備換一換?"

"干什麼?"兩個人一起問道.

"貞德一再強調下面風很大,雖然我不大相信氣流能有多大破壞力,但你們兩位穿著個裙子下去該不是想學瑪利連夢露玩裙擺飛揚吧?"

紅月的臉噌的一下就紅到了脖子,金幣到是沒什麼反應,不過兩個人都迅速的把自己的秩序套裝拿出來套在了原來的裝備外面.《零》這個游戲是可以穿雙層裝備的,還有有些游戲里玩家拿了一把雙手武器時另外一只手裝備不了兵器,但在這里都是可以的,但這不是BUG.你穿兩層裝備哪怕三層裝備,屬性方面只加最里面那層,外面的不但不算防禦不計屬性還額外占負重,誰腦袋進水高興套幾層系統是不管的.武器也一樣,雙手裝備武器,攻擊力照算,哪怕你一手拿三把武器系統也不管你,反正拿了超出負重的武器你行動變的超級遲鈍,能砍中的目標大概就是不會動的東西或者烏龜蝸牛之類生物.紅月他們外罩一層秩序盔甲之後可以把里面的裙子壓住,而且秩序套裝的重量剛好把她們兩個壓住,免得一會真的吹飛了就不好了.我和鷹穿的都是重型盔甲,重量應該夠了.真紅胳膊上那倆東西加一起有十噸重,她要是還能飛起來我們估計早就被吹不見了.

准備妥當之後我們全都鑽進了其中一個升降梯,凱旋門下面有不少這樣的東西,每個都有一輛小中巴那麼大.運輸梯內部就和電梯差不多,不同的是牆壁上有個搖柄,必須自己搖才能降下去.當升降梯里沒有人的時候也可以用地面或下面通道里的搖柄把升降梯升起或降下,但前提是升降梯里必須無人,否則兩邊一起搖升降梯只會按照梯內人員的控制運行.

這里就我和鷹兩個男人,本來應該我們表現一把的,奈何真紅在旁邊,結果我們只好退居二線.那個據說比較重的轉盤被真紅像玩陀螺一樣打的飛轉,運輸梯簡直像自由墜落一樣向下掉.我們不知道這下面有多深,但是運輸梯有個刻度盤顯示是否快到底了.看著那東西進入最後一點的時候真紅才不去碰那個轉輪了,結果那個東西依然靠慣性把我們送到了底下.

從運輸梯出來之後不是通道而是一個和運輸梯一樣大的小房間,房間對面的牆上有道可以左右滑動的閘門,在側面牆壁上有一個轉輪可以用來控制打開這道閘門.貞德告訴我們這個是氣鎖,門後面並不是通道而是一個隔離室.我們必須過去之後封閉這道門再打開另外一道門才能正式進入通道.設置兩道氣鎖是為了防止通道里的風灌進運輸梯井,要不然以那種氣流強度運輸梯肯定會像炮彈一樣被從梯井里打飛出去.

搖開這面氣閘之後我們才發現這道閘門居然厚達一米,而且是全金屬的.進入下一個房間後那邊還有一個搖柄,我們用它又把這個氣閘給關了起來.為了防止有人不負責任,氣閘被設計成了這邊不關緊那邊就打不開,所以大家都只好老老實實的一步步來.

封閉這個氣鎖之後我們准備打開對面的氣鎖了,這個氣鎖之後就是真正的地宮通道了.貞德告訴我們先打開組隊頻道,一會出去之後直接說話是聽不見的,必須用組隊通訊才行.雖然私聊和隊聊和行會通訊系統現在都被削弱了,但是一百米范圍內依然可以正常通訊.

確認大家都打開了之後貞德又拿出了一堆東西道:"來,我幫你們也准備了工具,大家拿好."

"這都是什麼東西啊?"我看著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問.

"這可是安全設施."貞德道:"我來給你們示范."首先她拿出了一根像是皮腰帶一樣的東西,不過這個東西很寬,不象一般皮帶那麼窄,這個幾乎有半尺寬,把整個腹部都圍進去了."來,快穿上."

我們照她的樣子一人拿了一條穿上.這個東西還真夠硬的,而且好象還滿重的.穿好之後我們發現這個玩意的兩邊側腰上各有一根大拇指粗的強力纜繩,繩頭上還有個帶方便鎖的掛鉤.除了這個東西外在皮帶前面和後面各有一個鐵環,好象也是掛東西的,而且腰帶前面還插了一堆別的工具.

鷹穿完之後道:"我現在感覺自己不象騎士到像個電工."

"哈哈,是差不多了."紅月笑著道:"這些東西也太重了吧?"

貞德解釋道:"別著急,這些東西都是有用的.首先這個腰帶是用來固定我們身體的,這個很重要,否則在風中很危險.腰帶兩邊這兩個帶鉤子的繩子是掛鉤,一會出去之後你們會發現通道里有很多插在地上的鋼柱,這些鋼柱上都有一個個的鐵環.你們在移動時就沿著鋼柱走,用左右的兩個鉤子交替的鉤住那些柱子上的環,這樣萬一你被吹起來,至少有一個鉤子能拉住你.另外,你們腰帶前後各有一個環,這是串繩子用的."

貞德說著拿了根繩子出來."我們一會用這根繩子把我們都串起來,萬一誰飛起來了,別人還可以把他拉回來.來,現在我們先把繩子串好.這根繩子非常的長,足夠你們打怪時來回活動了,但是千萬要當心別讓怪物把繩子給砍斷了."

"好的,知道了."我點點頭又從腰帶上摸出兩個像冰鎬一樣的東西."這個像冰鎬一樣的東西是干什麼的啊?"

"那就是冰鎬.在通道里只有已經探索的最前面四千八百米有鋼柱,到了後面就得自己爬了.這個東西可以方便你固定身體."

"我用不到這個."我說著就聽呲啦一聲,兩邊手上的刃爪和各種鉚釘全都彈了出來."我的盔甲自帶全套器械,什麼都不用."

"有備無患."

"那好吧!"

貞德看看准備的差不多了才讓我們到進來的那邊牆壁邊上先站好,一會打開通道讓我們先感受一下那個氣流的感覺再走出去,免得突然受風一下就被帶飛了.

有了貞德這個熟門熟路的向導我們就安全多了,大家聽話的到牆邊站好.貞德自己走到了那道氣鎖旁邊,在那里有個半圓形的鋼圈,貞德把自己固定在鋼圈里之後再次讓我們抓緊身邊牆壁上的固定把手,然後她才把一個手柄用力的推了上去.

那個手柄剛一推上去就聽到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接著前面的氣鎖以非常快的速度轟的一聲就打開了.房間內的空氣好象突然一下就被抽了出去,我們都感覺身體一晃,不過不是很厲害.大門外面恐怖的氣流簡直有如實質一般,我們都直接可以看到外面恐怖的氣流帶著各種東西飛過大門.急速的氣流經過大門時有一部分灌了進來發出一種火車從身邊駛過一般的巨大轟鳴聲.

貞德在組隊頻道里道:"這麼氣閘是使用風力啟動的,開啟之後只有一分鍾時間,然後會自動關閉,大家趕緊出來吧.還有把你們的頭盔面罩放下來,不然外面的氣流會把頭發拔光的."說著貞德把她自己的面罩也放了下來.她的職業是聖騎士,頭盔也算標准配置.

"好的."

貞德從鋼圈上下來小心的在前面引導我們.這個房間外面有一排鋼鐵支架插在地上,應該就是貞德說的那些固定身體的東西了.貞德回過頭對我們道:"抓緊這些扶手,把你們身上的掛鉤掛上去."

我跟在貞德後面,一走出房間立刻感覺到一種即將飛起來的感覺.我敢肯定只要我現在把翅膀展開,根本不用扇我就能飛起來.強風實在是太恐怖,連我身上的不滅冥焰都被吹的完全倒向後方去了.

插在地上的鋼柱和鋼柱之間都連接著水平方向的鋼筋,感覺有點像一個個的單杠.我們把掛鉤套掛上去之後就可以向前走了,到了一個垂直鋼柱的位置就必須手動把鉤子拿下來掛到下一段鋼筋上.有這麼東西幫助,就算我們被吹飛也只會被卡在最近的固定樁位置不會被徹底吹飛,真是聰明的設計.

雖然這里設備很全,但是我們的行進依然很困難.這里的風雖然沒有大到貞德說的那麼嚇人,但是頂著風走路真的是特別費勁,感覺每一步都要用平時好幾倍的力量,比爬山還要費勁.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四十四章 瘋狂的水晶龍    下篇:第十一卷 第四十六章 盲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