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一卷 第三十一章 塵歸塵土歸土   
  
第十一卷 第三十一章 塵歸塵土歸土

橫沖直撞的蠻牛雖然很快被日本人控制了起來,但是混亂一旦產生想平複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更重要的是還有我們這些制造混亂的人在盯著.重炮對盾車傷害甚微,但是能量武器卻表現良好.艾辛格的火炮雖然多,魔晶武器也不在少數.橫飛的炮彈迅速轉換為四射的魔法光束,日本人從影舞者那里搞來的盾車只對物理攻擊起作用.法師們支撐起的法盾雖然可以阻擋能量武器,但艾辛格裝備的魔導炮可不是法師的小魔法,那些法盾根本擋不住這麼強悍的攻擊,不一會盾車部隊就成了碎木片部隊,滿地起火的殘骸和哀號的人員,當然,盾牌車後面的攻城器械部隊也沒能幸免,他們本來就是我們的主要目標,對付盾車不過是在清除障礙罷了.

進攻受阻的松本正賀並沒打算放棄,這小子一咬牙把突擊魔獸軍團派了上來.這些也是松本正賀花錢買的戰斗生物,但是它們的作用主要是進行近戰時的殺傷輔助,現在拿來當沖鋒軍團確實有些浪費.

這次的突擊獸是一種長的很像獅子的魔獸,而且這些家伙背後長著翅膀,有了他們就可以迅速的上到城牆頂上.松本正賀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剩余的十萬忍兵在城牆下不知所措的站著.

"命令槍騎兵部隊協同攻擊."松本正賀對後面一個會長道.

那個會長點點頭回去找自己的隊伍去了,不一會陣前就多出了大披奇怪的騎兵部隊.

素美坐在已經打空了彈藥的神箭發射架頂上端著特大號的戰場觀察用望遠鏡很快就發現了這支全身雪白的騎兵部隊."紫日哥,快看敵軍前陣."

"好象是空騎兵."我看到了一匹帶著翅膀的戰馬.

"好象是飛馬騎士."玫瑰也看到了那些騎兵.

鷹補充道:"好象是法國特產的雪翼飛馬,日本人怎麼會有這東西的?"

"法國貨?"我聽了鷹的介紹又仔細看了一遍."確實是雪翼飛馬."

素美在我們頭頂上叫道:"我看是日本人在廣島被我們的空騎兵打怕了,這次也搞了大批空騎兵想和我們一較高下."

"哈哈,那就讓他們來吧."鷹笑著道:"雖然陸軍被打的七七八八,但我們的空氣可還完好著呢,我就不信有什麼空騎兵打的過天兵大隊."

"你們還是小心著點."我提醒鷹道:"雪翼飛馬既然是法國人的特產就一定有其優勢,所有國家的特產戰馬都有特殊之處.天庭特產的天馬和黑暗神殿特產的夢魘戰馬哪個差了?"

"這到是,大不了讓大家注意點對方別被陰了就行."鷹說著轉身向後走了過去."你們先看著,我去組織空騎兵准備反擊."

兩邊的空騎兵很快就離開各自的陣地飛了出去,我軍的炮火這會也幫不上忙,調整了角度繼續蹂躪城牆下面進退不是的忍兵軍團.天空中兩邊的空騎兵撞在了一起,天兵和槍騎兵都是空戰兵種,一個賽著一個狠,兩邊幾乎是不相上下.鷹直到這個時候才相信我的提醒是有道理的,既然法國人如此珍貴這種特產,那就必然有他的原因,只是不知道松本正賀到底是從哪搞來這麼多雪翼飛馬的.

我們這邊的天兵戰斗力很強,而天馬則是防禦力超高.所有天馬都有護身金光,不但保護自己,連騎士一起保護在內.這就是我們的優勢.廣島上空一戰我們以百萬空騎兵一口氣拼掉日本人近兩百萬空軍,而且我們的損失微乎其微,這就是因為天馬強悍的護體金光和天兵同樣強的防禦力造成的.

日本方面的雪翼飛馬的特長和我們的天馬剛好想反,飛馬的特長是攻擊而非防禦.所有雪翼飛馬的速度都明顯超越天馬,雙方空戰時速度差距很明顯,而且雪翼飛馬全都會風刃.攻擊型風刃傷害力不高,但是速度快難以閃避,更重要的是飛馬的風刃是可以連發的.飛馬背上的槍騎兵本來不是空騎兵,雖然日本人不知道從哪搞來了這麼多雪翼飛馬,但法國人的雪翼飛馬原配騎兵是地地道道的銀葉騎士,那可是著名的中距離攻擊能手,遠比槍騎兵厲害的多.但是依靠這些雪翼飛馬的掩護到確實是厲害的很.

空騎兵混戰在一起,天空中打的羽毛亂飛,時不時還有大量的空騎兵從天空墜落.日本方面騎兵質量略差一些,但他們有突擊獸配合,所以和我們的空騎兵打的不相上下,好在我們的弓箭手比較多,勉強可以壓住日本人的進攻.

趁著天上混戰,松本正賀再次下令:"武士部隊前進,記住帶上小型投射炮和炮叉."

"全部壓上去嗎?"田中正太問道.

"不需要,大約二十萬足夠了."

"明白."田中正太回身安排部隊開始前進.

松本正賀的想法不錯,這小子讓他的騎兵不斷的把我們的空軍向著艾辛格前陣壓縮,這樣混戰中的空軍就把下面的地面部隊全都給遮住了.艾辛格的城牆太高,炮火居高臨下雖然有射程優勢,卻因為這些空騎兵的阻擋不敢開炮,畢竟那里有一半是我們自己人.

日軍的武士部隊就這麼借著天上的掩護開始向艾辛格推進,而艾辛格這邊只有速射的魔法武器敢于開火,它們都是直射,不怕傷到自己人.不過魔法武器畢竟不多,日軍的武士兵團沖到城牆下面也只損失了三萬多人而已,十六萬多武士和八萬多忍兵彙合後開始使用武士們帶過來的投射器向城牆上發射類似魚叉的抓鉤設備.

機械投擲的抓鉤和人力的就是不一樣,一排煙霧升起之後三百多個抓鉤全都飛上了城頭掛住了東西卡在了原地.動作迅速的忍兵部隊像猴子一樣跳上了繩子開始快速向城牆頂上攀爬.

"警告,正門方向城牆發現入侵者正在攀爬城牆.警告,正門方向城牆發現入侵者正在攀爬城牆.警告……"艾辛格上空突然響起了連續的警告聲.

"快快快,動作快."城市下面的日本玩家催促著NPC迅速向上爬,頭頂的警告他們也聽到了,翻譯系統的幫助下他們當然也是聽的懂警告的意思的.

玫瑰看向我問道:"要派人去擋一下嗎?"

我搖搖頭:"讓他們爬上來一部分再開始反擊,搞一部分下去之後就撤退,我們又不是真要和他們玩城市爭奪戰."

"明白了."

因為我們的人沒有在初期進行阻攔,日本忍兵很順利的就爬上了艾辛格的城牆,不過他們剛上來就有些暈了.從艾辛格的城牆邊上爬上來之後這些人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像叢林一般的炮台陣地,這些大炮的口徑比他們的戰艦上那些所謂的巨炮不知道要大多少.

一個日本玩家忍不住感歎道:"這才是要塞炮啊!"

"警告,艾辛格基礎層確認敵人登陸頂部甲板,即將封閉防禦炮火,請做好准備."

警告聲驚醒了日本玩家,他們首先發布了沖鋒的命令,不過他們很快就被迫停了下來,因為地面震動的太厲害,根本站不住了.他們面前的第一排火炮的炮管開始向上仰起,直到變成九十度朝天,然後跑管連接口的機械卡喀噠一聲彈了起來,炮管迅速滑入了炮塔內部,接著整個炮塔都開始向地面下沉降.日本人想阻止大炮收回,可是震動讓他們完全無法站起來,而且第一批上來的都是忍者,根本沒有對付這些重武器的裝備.

隨著第一排炮台下降,他們發現後面的炮台也在按順序仰起炮管收回炮身開始封閉.第一排的大炮終于降到了地面以下,接著一道裝甲板縱向伸出封閉了入口,跟著兩邊又出來一道橫向的裝甲板把地面封平了.剛剛還是炮台的地方現在變成了平地,把日本人都搞愣住了.

後面的炮台一排接著一排的完成了封閉,巨大的頂部甲板停止震動時已經變成了大廣場,表面平整的完全找不到任何突起物.一覽無余的開闊視野讓忍者們的視線全都集中到了前面高出地面小山一般的第二城牆,他們認為那邊應該會有入口之類的東西,畢竟艾辛格對日本人一直是個謎,他們並不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樣的結構,甚至連怎麼進去都不知道.

後續的日本兵並不知道上面的情況,他們的目標就是盡快上到城牆頂上,于是更多的士兵爬了上來.就在大批日本忍者爬上牆頂之後武士部隊也開始上到了城牆頂上,為了給後續部隊空出位置,前線軍隊開始向第二城牆的方向沖擊.這個時候城牆上差不多已經有五萬多日軍了,不過在艾辛格巨大的頂部廣場上他們只占了不大的一小塊地方.

大批的日軍向著城牆沖過來,就在他們快要到達第二城牆的時候,城牆離地十米左右的位置突然打開了一排大門,接著奔跑中的日本人全停了下來,因為他們看到了一些比較危險的東西.打開的大門後面居然是一排有著短粗身管的小型炮台,而且那個短短的炮管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開始旋轉起來.

大鍋飯和鷹坐在兩台相鄰的速射彈藥系統後面准備各自的設備.大鍋飯向鷹打了個比賽的手勢:"看看今天誰打的多怎麼樣?"

"你小子還跟我比,我在游戲室玩《搶灘登陸戰》的時候你小子還不知道在哪喝奶呢!"

"你可別倚老賣老,當初玩《叢林》的時候我可是重火力壓制手,這東西我玩的出神入化,想和我斗你還差點."

"那好,咱們比賽,輸了今晚大中華請一桌就行."

"OK."

"帶我一個."阿偉跳上了鷹旁邊的一台機器."哈哈,老大家里的游戲室可是有《叢林》的模擬艙,完槍你們誰是我對手?"

"你就吹吧,請客的時候別哭鼻子就行,大中華的菜價錢可不便宜."

"來吧!"阿偉興奮的拉動著手邊的齒輪同步機."讓小日本來的更猛烈些吧."

百靈在一邊打了個響指."開火."

隨著這聲命令,所有射擊位置上的人全都用力踩下了腳邊的踏板,炮管的轉速直線上升,從運動機構發出一種電動機達到極限轉速時的那種哨子一般的聲音.接著所有人幾乎同時捏緊了手里的把手按動把手頂端的紅色按扭壓住不放,接著這些把手連著整個炮身開始瘋狂的震動起來.

帶著哨音的奇怪炮身突然噴出了一道細長的火蛇,前面的日本軍隊淅瀝嘩啦的倒了一大片,有的人被打的像跳舞一樣一邊向後飛一邊顫抖著.

"臥倒臥倒!是旋轉機關炮!"橫飛的子彈打的日本人根本抬不起頭,就是這樣依然大片大片的被干掉.這巨大的廣場上一馬平川的根本沒有任何可以拿來藏身的地方,日本人根本不只要到怎麼應付這些噴火的怪物.游戲內雖然有大炮,可射速都很慢,所謂的速射也不過是一分鍾五六發的速度.單兵的火槍只有美國人才用,射程不如弓箭不說,彈藥還不好攜帶,什麼時候見過這麼誇張的速射火力?

沃瑪站在鷹他們身後看著這些速射炮不住的點頭."總算能用上了!"

百靈道:"這東西要是給戰艦裝上不知道怎麼樣啊?"

沃瑪遺憾的道:"這個暫時不可能.這個游戲內很多東西都沒有,能搞成這樣就不錯了.你看到的只是頂部的發射機構,在地板下面還有大量的動力設備和負責的供彈機構,要是移到戰艦上,那一艘船什麼別裝就放一門這東西了.也就艾辛格這樣不用擔心空間問題的大家伙才能考慮裝一些玩玩,戰艦就別指望了,除非像黑麒麟號那樣的移動城市,或者大白鯊號那樣的船塢艦可以勉強裝幾個用用,但是那也不大劃算."

"哦哈!這東西真過癮."鷹站在操作台上一邊叫著一邊操作,前面的甲板上忍兵部隊和新上來的武士全都以各種姿勢趴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在臥倒掩蔽還是已經被打死了,反正甲板上這會沒一個站著的,不管死人活人全都趴在地上.死人爬不起來,活人不敢起來.

"你別亂叫了,省著點打."百靈對著鷹叫道.

"知道了.我會……恩?怎麼沒了?"鷹正說著他的那台速射機炮突然沒動靜了.炮管依然在瘋狂的旋轉著,但是一發子彈也出不來.

沃瑪心疼的爬上去一腳把鷹踢到了一邊."你們有沒有搞錯?十萬發子彈啊!這就沒啦?"因為鷹被踢了下去,踏板松開了,炮管也慢慢的停了下來.粗大的炮管前面十六個環行排列的小洞正在冒著青煙.

百靈忽然想起來趕緊上去對著阿偉的屁股就是一腳把這小子也給踹了下去:"都停下,別浪費子彈了,日本人那邊也不知道還有幾個活的了!一群笨蛋在那里亂開槍,子彈不要錢啊?當心玫瑰過來讓你們自己出錢買子彈."

被百靈一嚇唬那邊的幾門速射炮全都停了下來,大家的彈藥都剩不多了.一些比較會節約的人都是看到人才開火,不會節約的就像鷹這樣按下去就不放了,結果他最先把子彈全都打完.剛才在開火還不覺得,現在槍一停就發現問題了,所有的機槍口全都在冒煙,剛才打的還真夠激烈的.

沃瑪帶上手套三兩下拆開了日本人誤認為是炮管的東西,這個實際上是個套筒,里面藏了十六個槍管和一些機械結構,這個套筒可以保護內部機構免受對方攻擊,而且還起到了散射片的作用,當它旋轉起來時表面特殊的孔洞會把空氣抽入內部再從前面的一個氣口吹出去,這就是風冷設備.

剛才還看不到,炮管一拆掉就能看到里面已經燒紅的槍管了.沃瑪搖著頭道:"十萬發子彈的熱能還是有點大了,光靠空氣散熱似乎還不夠啊!"

鷹又爬回了操作位置上道:"沒想到這東西速度這麼快,十萬發子彈這麼一下就完了!"

"還不是你自己胡搞?"沃瑪生氣的道:"你腳底下這個踏板就像汽車油門,你踩的越重槍管轉速越高.這個槍的原理就是每當一根槍管轉到頂上這個位置時就會發射一發子彈,也就是說射速完全是腳下面控制的,你踩到底不放槍管就轉飛起來了,十萬發子彈哪夠你這個揮霍的啊?"

"我又不知道這東西是這樣的,光聽他們說有旋轉機關炮,一時手癢上來玩玩嗎!再說這東西你們搞這麼高的射速干什麼.稍微慢一點影響不大吧?"

"我們設計這個速度是用來對空防禦的,誰知道你們哪來這麼亂搞?你看那些NPC的彈艙基本都還剩七八萬發彈藥呢!人家打兩萬發你就干掉十萬,真夠狠的."

鷹摸著腦袋笑道:"嘿嘿,浪費是浪費了點,不過效果不錯,你沒看到剛才小日本的軍隊像割麥子一樣往下倒,那叫一個過癮."

"紫日那家伙可是摳門的很,一會他找你要錢的時候你可就真過癮了.一發子彈兩個水晶幣,你自己算吧!"

"不是吧?我這麼一會就用掉了二十萬水晶幣啊?"

"誰叫你亂搞的?"

"汗!趕緊找紫日求情去!"鷹跳下去之後慌慌張張的跑掉了,大鍋飯也趕緊跟著一起去求饒了,這比開銷可不小,阿偉到不在乎鷹和大鍋飯可是普通人,沒那麼多錢糟蹋.

其實沃瑪也是嚇唬他們,我就算摳門也不可能找鷹和大鍋飯要錢啊!

鷹和大鍋飯離開後沃瑪指揮著大家把這些實驗設備全都降下了工作台,這些東西這是第一次實驗,要是能用的話以後就要進行微型化研究了.現在這個體積實在是大的離譜,超級魔晶大炮也沒這麼多輔助設備,所以必須想辦法縮小,就算不能用車載,起碼要能裝到船上.

日本那邊可沒我們這麼多想法,他們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後悔沒把盾甲戰車搬到上面來.這麼多暴露在空曠的廣場上被十幾門速射炮打的頭都抬不起來.那些武器的威力不大,穿透力卻很好,士兵身上的盾牌根本擋不住這些東西,經常是一顆子彈穿三四個人.開槍這麼一會甲板上上來差不多有十萬人,結果這一打剩下的不到兩萬,其他的非死即傷,不少人都在地上哼哼.用人間地獄來形容現在的情況也不為過.甲板上的血水順著地面上預備的導雨槽彙聚成了小溪一樣向著艾辛格的第二城牆方向流了過去.這些槽本來是用來疏導雨水的,可是艾辛格現在是傾斜的,水不能順著導槽流到城牆外面,卻反過來全都流到了甲板和第二城牆交接的地方,形成了一個血池,而且面積還不小.

百靈從打開的閘門前伸頭看了一下下面彙聚的血水,拿起通訊器道:"紫日啊.甲板這里聚集了好多的血水,可以把海那邊升高一定嗎?"

"好的,你們找東西扶一下,我把這邊升高一點,兩分鍾後恢複."

隨著我的命令艾辛格靠海一側的固定式重力反抗裝置啟動了,城市緩慢的升高了一點點,接著恢複了平衡.隨著那邊不斷升高,原本翹起來的靠近海岸的這邊變成相對較低的一側.角度改變後血水立刻向著甲板外緣流了過去,那些地上的尸體和重傷無法抓緊地面的人也一起混合著血水向著城牆邊上滾落,接著像高空拋物一樣從城市邊緣全部滾了下去.下面的日本人被從天而降的七八萬具尸體砸的左閃右躲,可還是難免有不少人中招.

艾辛格靠近海岸一側的城牆下面很快就變成了血紅一片,不一會居然還出現了不少挺立的背鰭在海面上暢快的穿梭.這麼多尸體到是給日本地區的鯊魚撿了大便宜.

松本正賀在遠處看不到城市上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當艾辛格升起了半邊把上面的尸體和血水像瀑布一樣倒下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進攻受阻了.雖然不知道我們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搞定了八萬多人,但是松本正賀知道我們一定有秘密武器在上面,幸好城牆下面還有不少日本軍隊正在向上爬,而新上去的人沒有掉下來,這就說明抵抗已經結束了.

為了鞏固陣地,松本正賀立刻又增加了三十萬軍隊參加沖鋒.這個時候艾辛格基礎層頂部的炮台基本都收回去了,所以日本軍隊已經不用太擔心火炮的威脅了,松本正賀投入兵力的速度也明顯加快.當這三十萬軍隊到達城牆下面之後松本正賀立刻再次派遣了三十萬大軍,結果城牆下面一時之間擁擠了差不多五十多萬軍隊,城牆上面還有差不多二十萬人,松本正賀能夠在一個時間短內對艾辛格形成最強攻擊的兵力也就這麼多了,再多的話就因為人擋人而無法發揮效果,徒增傷亡罷了.

我在艾辛格頂上看著日本人跑到了第二層城牆邊上卻再度遇到了第一城牆一樣的問題.過高的城牆無法攀爬,而這城牆上也沒有門.剛才打開射擊的那些閘門在射擊完之後都關了起來,日本人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繼續向上爬.

很快一些投射炮被搬上了基礎層的頂部甲板,之後抓鉤被射上了中間層的甲板,大批日本人開始向上爬,但是這次他們稍微謹慎了一些.剛才的機槍火力確實把日本人嚇到了,這次他們不再圖快讓忍兵先上,而是費了好大力氣先弄了幾面重盾上去.這個東西防禦力高些,之上能擋的住小口徑火炮的攻擊.不過日本人上到中間層的甲板上時才突然發現原來二層甲板根本什麼都沒有,而且前面就是成排的機庫,那些巨大的入口讓日本人看到了希望.

隨著上到二層甲板的人招呼,下面的人確定了安全開始大批的向上爬.很快艾辛格正面的城牆上就像螞蟻一樣爬滿了日本人.到了二層甲板的日本人並不急著沖,而是組成盾陣擋在前面幫助後面的人繼續向上爬.

玫瑰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日本人抬頭問我:"是不是可以了?"

"差不多了,叫空軍回來,我們准備收網了."

沃瑪這個時候也跑了上來道:"履帶裝置大部分已經修好了,離開水面可能有點困難,不過就這樣保持一部分在水里,借助浮力半懸浮飛行應該已經可以了."

"好,一會敲響七靈塵鍾之後馬上啟動裝置,我們要離開這里.再打下去艾辛格就要栽這了,我們不和日本玩拉鋸戰了."

艾辛格頂上突然閃爍起的特殊光芒很快就被空軍看到了,接著我們行會的空騎兵開始邊打邊撤,不一會就撤退到了艾辛格附近的空中.我站到了甲板上打算看看這個七靈塵鍾的效果到底怎麼樣,至于敲鍾的工作則交給了本行會的NPC負責了,反正這東西誰敲都一樣.

玩家們都想看看傳說中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到底是個什麼樣子,于是先派了幾個人飛到城市外的各個方向上打開游戲記錄開始拍攝,城市里的人也群都湧到觀察窗或者頂層甲板外面看著這個超級武器的反應.

玫瑰拿著廣播水晶讀秒,順便控制那個負責敲鍾的NPC的行動時間.

日本人正爬城牆爬的歡,忽然聽到了頭頂上艾辛格的廣播聲."五,四,三,二,一,敲."

當……當……當……!

三聲渾厚的鍾鳴突然出現在每一個人的耳朵里,聲音並不大,但是卻非常的清晰,而且穿透力非常好,所有人都能聽到這個聲音,包括遠處的松本正賀他們那幫人.

"這是什麼聲音啊?"松本正賀警覺的問道.

田中正太仔細辨認著:"好象是鍾聲."

"艾辛格敲鍾干什麼?"

"不知道."

就在大家疑惑不定之中,艾辛格城市中心的七靈塵鍾突然爆發出一道白色的光幕,這個光幕看起來很清晰,但是卻沒有實質.光幕以不急不緩的速度向外擴散著,首先是撞上了鍾室內的牆壁,但沒有產生任何效果,接著光幕穿過房間開始向外圍擴散,它一層層穿透著牆壁直到傳到了城市外面.白色的光幕是球形的,它在不斷的擴張,跑的慢的東西全都被包裹了進去.

白色的光幕剛一出現在艾辛格外面松本正賀他們心髒就一跳,每次艾辛格搞點什麼新產品出來日本人就要倒黴,現在搞的日本行會的這些領導都有心理陰影了.光幕穿過城牆之後首先掃過了城市外距離的四五十萬日軍,接著是天空還在交戰的雙方空軍,然後繼續擴散.

因為光幕速度不快,要是空軍想跑的話,一般還是能跑的掉的,不過日本人並沒跑,主要是因為他們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所以不知道要怎麼應對.

當光幕穿越這些日本人的身體時這些人都是本能的肌肉一緊,但是光幕穿過他們之後卻沒有任何變化,所有人都開始在自己身上找了起來,可是最終他們卻發現什麼變化都沒有.

松本正賀的前沿陣地距離艾辛格並不到十公里,但是他們沒想到這個光球會擴散的這麼大,等發現的時候跑已經來不及了.不過松本正賀還是滿幸運的,雖然前軍離艾辛格不遠,但大致就在十公里的范圍上,光幕僅僅覆蓋到最前排的一些人就停止了擴張,不過松本正賀自己和那些行會首腦以及影舞者和天昭分身一個也沒跑掉全都給框進去了.

光幕擴大到限定范圍後就突然停了下來,但是它並沒有消失,而是完全實體化了.被阻隔在外面的人完全無法進來,里面的人也出不去,最倒黴的就是被卡了一半的人,動都動不了.

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全都緊張的把自己全身上下摸了一遍,結果什麼問題也沒發現.

信田支左拍拍池田力男."你感覺到有什麼不舒服嗎?"

"沒有啊!你呢?"

"沒感覺,跟沒經過一樣!"

田中正太搖著頭道:"奇怪了.中國人搞出這麼大一個光幕到底想干什麼啊?難道是防護罩?雖然確實實體化了,可我們這麼多軍隊都被框在了里面,他們還是要被攻陷的啊!"

"會不會是能量光幕用來瞬間轉移的啊?"信田支左問道.

影舞者立刻回道:"你傻啊?艾辛格自己有多大?這個光幕超出城牆的半徑還有十公里,那它要包括多大一個面積?這麼大的范圍要是全都被一次轉移走,艾辛格就不用打仗了,直接用瞬間移動帶座山過來砸就把我們砸死了."

天昭分身制止他們的說話道:"別吵,我感覺到身體內好象有股能量在流動.這個光幕應該是某種攻擊,我能感覺到,但為什麼我們一點反應都沒有就不清楚了."

"這是攻擊?"松本正賀嚇了一跳."那大神你趕緊再感覺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正在感覺呢!"

就在日本人討論的時候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白色的光幕逐漸轉化為了金黃色,接著整個空間內蕩漾起了樂曲的聲音.這個聲音聽起來好象是一種宗教音樂,好象還是大合唱的形式,感覺好多人在天空一起合唱的感覺,但是聲音音量還不大.隨著這個音樂的響起,所有人同時注意到情況不對了.

松本正賀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手上出現了裂紋,他趕緊看向旁邊的人,結果不但他自己,光幕內的人都是一樣,連天昭分身都沒例外.這個開列的現象不但發生在松本正賀身上,連他們的武器和盔甲,還有那些攻城器械以及大炮都沒能幸免.

隨著裂紋增多松本正賀還發現周圍的東西也開始變顏色,所有人的皮膚都趨向于灰白色,還有那些盔甲和武器也一樣,不管原來什麼顏色的東西都開始向灰白色變化.但是有東西例外,那就是地面.地上的石頭和泥土並沒有受到影響,變化的似乎只是松本正賀帶來的那些人和物品,不包括自然環境.

和松本正賀不一樣,前線的那些日本人可倒黴多了.他們驚訝的發現自己變色開裂的同時卻發現中國人和艾辛格都沒任何變化,變的只是他們自己.空中一名全身都變成灰色的雪翼飛馬騎士發現自己的坐騎居然也沒有變色,只有他們這些人變顏色了.忽然一個天兵騎著天馬一刀砍了過去,這個日本槍騎兵連忙挺槍隔擋,可是他一抬手卻聽到喀嚓一聲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他一低頭卻發現自己的胳膊居然從間斷掉了,半截手臂拿著長槍掉了下去,可是斷口卻一點都不疼,也不留血.

這個日本槍騎兵驚慌中連忙想看另外一只手,結果發現另外一只手也在快速粉化脫落,而且他全身都不斷的向下掉粉渣.忽然他感覺到自己的頭不受控制的向後一揚,接著就是天旋地轉的向下掉,滾落中似乎還看到了自己無頭的身體坐在在飛馬背上.

這個滾落的腦袋忽然砸到了下面一個騎兵身上,就像兩個高度粉化的石頭撞在一起一樣,這個腦袋和那個騎士一起散架變成無數粉塵撒了出去.周圍的騎兵驚慌的發現自己也開始粉化,所有的日本空騎兵無一例外全都在粉化.

艾辛格的甲板上一群日本人正在沖鋒,忽然一個人一腳下去聽到喀嚓一聲,低頭一看卻發現自己的腳腕居然斷掉了,而地面上則有一堆粉末,看起來好象他的腳.周圍的人也是一樣的開始全身粉化,跑著跑著就變成了一地碎片,每個人都像一口酥一樣散架了,完全沒有肌肉的感覺,每個人都像粉化的石頭,不流血,感覺不到疼痛,全都一樣的情況.

看到情況差不多了,我們行會的玩家也都大膽的走出了各層的閘門走到這些日本人身邊看著他們一點點的粉化.有的人日本人看到我們過去還瞪著已經變成白色的眼睛想要撲上來,結果一動兩條腿就粉碎了.他用胳膊支撐著向前爬了一米不到手腕也開始粉化,接著真個胳膊也散掉了.地面上一個四肢形狀的白色灰塵堆,中間這個家伙的身體還在扭動.一個我們行會的玩家上去一腳踩在這個家伙的腦袋上,結果這個日本玩家立刻變成了一地的灰塵.

有個比較強悍的日本玩家居然還拿自己的武器支撐著走到了一個中國玩家面前,那個日本玩家艱難的舉起武器想要砍下去,可是正面這個中國玩家對著他的肩膀吹了口氣,結果這個人的手連著武器一起掉了下來."哈哈哈哈!真是弱不經風啊!"那個中國玩家和身邊的人開起了玩笑,于是周圍的中國玩家都開始學樣的掀起了吹倒日本的游戲.

松本正賀在後方,沒有人攻擊他,而且他們那里處于邊緣,七靈塵鍾的效果已經減弱了不少,所以松本正賀直到前面的部隊全都隨風飄散都沒碎掉,但是他身上的裂紋卻依然在不斷的增加,而且身上的顏色也逐漸向灰色轉化.

"這怎麼搞的啊?"田中正太驚慌中居然弄掉了自己的一個手指,結果他卻一點都疼.

天昭分身似乎因為力量比較強還能抵擋一下,他的身上雖然也出現了裂紋但數量很少,而且皮膚基本還能看出來人類的顏色,並沒有完全變成灰色."這個肯定是中國人的特種武器,沒想到威力這麼大,我感覺到這東西在分解我的身體,它好象把我體內的水都給抽干了."

影舞者也道:"快想辦法啊?我們快要粉化了!"

"想什麼辦法啊?"松本正賀叫道:"我不是也成這樣了嗎?"

"那我們的軍隊怎麼辦?"

"前線那些已經完蛋了."信田支左指著遠處道,不過他剛指過去自己的胳膊就突然斷掉了.

松本正賀明白過來趕緊對著光幕外僥幸沒被覆蓋到的幾個行會會長道:"我們沒過複活懲罰時間這段時間你們代替我指揮,先把部隊撤回去.先別和中國人接觸了.雖然損失了前鋒那些軍隊,但我們主力還在,還有勝算,都別亂,快帶人撤退."

"那你們怎麼辦?"那個外面的會長問道.

"我們看來是不行了,大不了掉一級,三小時以後又能複活上線了.不要擔心,我們很快回來."松本正賀剛說完他的下巴就突然掉了下來摔了個粉碎,接著他的腿突然向地上一跪,小腿全部變成了粉塵.松本正賀看向天昭分身道:"不好意思,連累大神了!"他說完天昭分身還沒來及回答松本正賀就已經整個崩塌變成了一堆白灰.

松本正賀散架之後周圍的幾個日本人也相繼散掉了,整個光幕你除了我們的人和自然的東西之外只剩一個天昭分身還在那里站著.天神分身的力量畢竟比玩家強,這麼厲害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居然也不能迅速干掉了天昭分身.

抱著拼命打算的天昭分身突然飛了起來向艾辛格沖了過來,但是很可惜,七靈塵鍾的效果除非主神本體降臨,但靠分身是不能抵抗的.天昭分身剛飛到艾辛格附近就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越來越重,接著感覺到法力失去控制.忽然他的一條腿脫離身體掉了下去,跟著身體整個粉碎變成了一片粉塵隨風飄散.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三十章 望牆心歎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三十二章 反間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