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一卷 第三十章 望牆心歎   
  
第十一卷 第三十章 望牆心歎

"這樣下去我們的損失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啊?"田中正太小心的問道.

松本正賀搖搖頭:"中國人就是要我們害怕,他們要我們畏懼他們的火炮,要我們謹慎的投入兵力,我們偏偏不能這麼做.一定要讓第一攻擊波沖上城牆,之後就要控制火炮位,然後我們的大部隊全線壓近,這個才是我們最需要的戰斗方式."

"可是……!"

"沒有可是."松本正賀眼睛一眨不眨的緊盯著艾辛格."為了它,我們已經付出太多,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松勁."

"說的好."帶著鬼面具的影舞者又出現在在松本正賀身邊."我們必須消滅艾辛格."

"不計代價?"

"不計代價."

松本正賀的直接命令還是很有權威的,尤其是當作為外部勢力的影舞者和俄羅斯人以及代表神權的天昭分身全都同意這個觀點的時候.大批日軍完全不計代價的向強沖鋒,視艾辛格的防禦為無物.

十萬軍隊的沖鋒陣容是何等的龐大,我們在艾辛格上看到的就是一條漫長的黑色屏障在向我們靠近,幸運的是我們的炮火正在這個屏障上不斷的打著窟窿.

"老公,看後面."我正在看前線日本人的沖鋒,玫瑰卻突然拉我看艾辛格反面.

我疑惑的轉過頭卻什麼都沒看見,鷹他們也轉回來看了看,結果當然和我一樣什麼都沒看見."你看到什麼了?"我疑惑的問玫瑰.

"那邊."玫瑰拿著望遠鏡遞給我."在城市港口水閘前面有條白色航跡."

"我不用這個."我推開望遠鏡直接使用星瞳放大視野,而旁邊鷹和武將軍他們全都拿起了望遠鏡看了過去.

"對港口用魚雷!"武將軍突然叫了起來.

我趕緊拿出城市之樹的樹葉."城市之樹,我們後面有魚雷在向港口前進,注意防禦.這個時候可別在城牆上給我開個洞!"

艾辛格背面本來並未開啟的防禦設施突然啟動,接著兩門魔光炮升了起來.兩束白光閃過之後水面上升起了兩道巨大的難以置信的水柱.

"這不是對要塞用魚雷."鷹看出門道來了."這是為我們特制的超級魚雷.一般的魚雷哪有這麼大威力的?"

武將軍也點點頭:"這是特制的超級魚雷,對付戰艦和港口都用不到這麼大的魚雷,小日本可能把你們說的那個什麼石頭也放進去了."

"是魔晶石."素美提醒道.

"對,是魔晶石.日本人是不是很有錢啊?你們不是說魔晶石很貴的嗎?真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用魔晶石當炸藥用."武將軍搖著頭不能理解日本人的奇怪行為.

"理論上說武器裝備的投入向來都是很高的,不過也要考慮綜合價值."玫瑰搖搖頭:"不過日本人的行為確實很奇怪."

"那邊又來兩枚……不,不對,是八枚."阿偉突然有了新發現.

百靈道:"日本人有潛艇在前面海峽里,而且是大家伙."

"不能這麼被動挨打."我再次通知城市之樹."把深水炸彈裝上投射器,聽我命令隨時發射."

艾辛格城牆上的防禦武器再次開火,又是一陣光束亂射把八枚魚雷全部攔截了下來.但是遠處再次出現魚雷,這次我非常清晰的看到了魚雷的出現位置."目標:十六號投射器正前方一千六百米,覆蓋投擲."

艾辛格基礎層頂部面對大海那面的超大投射器兩側的金屬鎖定杆突然向兩邊彈開,裝了三百多個炸彈的巨大湯勺般的投射器猛的彈了起來,炸彈被一下拋了出去.大批炸彈在空中形成了一片密集的覆蓋區,然後在我指定的位置淅瀝嘩啦的砸了下去.等待了十幾秒之後水面下突然一陣翻滾,無數浪花滾了起來,接著水面整個股起來一塊然後又突然落了下去.但是水面剛下去一點點突然再次升起,而且這次是徹底爆發,海水像噴泉一樣一下射上百米高空,飛灑的海水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美麗的彩虹,海面上卻只翻滾起大片的碎木頭片和一些死尸.

"好了,討厭的蚊子已經解決了,下面讓我們看看這邊日本正規軍的效率吧."我回過頭看向這邊戰場上的日本部隊,但是讓我驚訝的是日本人居然已經到了海岸邊了."這幫忍者速度到是挺快."

"沒關系,接下來這接水面他們速度快不起來,那才是我們轟擊的目標."鷹得意的看著海面等著小日本下水游泳.可是結果並沒有向鷹想的方向發展.

日本忍者到不是全都會水遁,但目前正在進攻的這些是忍兵.以前曾說過,忍兵是介于武士和忍者之間的一個兵種,他們會的忍術種類很少,而且全是比較低級的簡單忍術.雖說這些忍術級別低,但忍兵的忍術全都是為實戰考慮的類型.首當其沖的就是水遁術,這個是忍兵必學忍術之一.部隊在戰斗中難免需要過河涉水之類的事情,有了水遁術就簡單多了.所以目前這些忍兵全都會這招.

看到沖到海岸邊的十幾萬忍兵像在陸地上一樣從水面上跑了過來,我們全都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複正常了.忍兵會水遁我們以前也想到過,雖然一時忘記了,但也不是太驚奇.

鷹稍微有些著急的道:"這樣下去他們不是很快就要到城牆下了嗎?"鷹問我直直的看向我,結果卻看到我的臉上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你笑什麼?"

"我笑日本人太天真了,難道他們會水上行走就過的來了嗎?"

"你有辦法阻擋他們?"武將軍聽到我的話也轉過來問道.

"其實很簡單,不過我並不打算用這招."

"為什麼?"

"因為我怕把小日本嚇跑了他們上不了艾辛格,那我們的七靈塵鍾就徹底用不上了."

"對,有道理,不過你的辦法我到是很想聽聽."武將軍依然想聽我的計策.

玫瑰笑著道:"其實紫日想的辦法很簡單."

"你知道?"

"對."玫瑰道:"我們艾辛格現在可是在海里,雖然城市無法移動了,但懸浮裝置依然完好,只要我們把城市上升一點點再重新落下來,光引起的海浪就可以把這些人打回岸上.紫日一開始讓我們無論如何要堅持沖到海里也就是這個意思,只要我們下水,再多的軍隊也沖不過."

"的確是好辦法."鷹深有感觸的點點頭.開始艾辛格推進器損壞摔進海里的時候掀起的巨浪可是把雙方的人員全都泡進了水里,當時鷹也在下面,一樣遭到了海嘯襲擊,那威力他可是切身體會過的.

由于我們的刻意放水,日本忍兵部隊很快就沖到了城牆下面.不過我們放水歸放水,也不可能讓他們完好無損的就這麼沖過來.艾辛格的防禦炮可是出了名的多,而且威力夠大,全都裝填霰彈之後那個殺傷效果絕對讓人心跳加速.

二十萬日軍忍兵部隊,還沒下水就被被轟的只剩十五萬人,從海岸沖到城牆下的時候這個數字下降到了十萬.不過這些忍者總算還是沖到了城牆下,對于這個成就NPC到還沒什麼,負責現場指揮,跟著NPC一起沖過來的那些日本玩家感覺卻市九死一生.在日本有個傳說,只要能冒著艾辛格的炮火活著沖到城牆下面,那就是英雄.

第一個摸到城牆的日本玩家興奮異常,這個長著兩撇胡子的家伙摸了一下城牆表面天藍色的岩石,然後拿出了忍者套件里的飛爪.這個東西可是專門爬牆用的設備,忍者幾乎都有.這個玩家身邊的NPC忍兵幾乎和他一起動作,全拿出了飛爪,但是他們仰望城牆頂端的時候卻全都愣住了.

這些人忽然發現城牆的高度好象有點超標,飛爪無論如何也是扔不上去的.之所以剛才那些忍者動作一致是因為他們都接受了同樣的訓練,見到牆壁先拿飛爪,這是基本訓練,但是看到這個城牆才明白有的牆靠飛爪是過不去的.

帶頭的一個忍者看了看城牆頂又看了看自己的飛爪,然後再看看城牆再看看飛爪,一狠心把飛爪收了起來,改拿出了釘掌.看到這個忍者的反應,周圍的忍者都明白過來了,他們全都換上了釘掌.釘掌這個工具有點類似手套,但是面積不大,只有手掌中段有一寸寬一小段金屬帶,在這個金屬帶上面有一些鋼釘.用這個東西用力拍牆壁就可以把釘子打入牆體,然後借著這個力量就可以向上攀爬,這也算忍者的一種爬牆工具.

最先完成裝備更換的忍者把手上的釘掌和腳尖上的釘鞋頭都重新檢查了一遍,然後縱身跳了起來.這家伙一下跳起來足有兩米多,當身體升到頂點即將下落的時候他猛然用力拍向城牆准備把身體固定住.他還沒拍到城牆,下面大批忍者已經跟著起跳,他們都是一樣的動作打算向上爬.可是這第一個忍者拍向牆壁的一掌卻啪的一聲拍出了一個火星,接著這個忍者心髒一緊,手上的感覺讓他意識到那釘掌沒能拍進牆壁里.手上失誤並沒打亂這個忍者的動作,他迅速的把另一只手也拍了上去.

啪.又一個火星飛了起來.忍者的眼睛瞬間瞪的老大,居然又沒打進去.他連忙雙腳同時出力踢向城牆,結果也是徒勞的打出兩個火星.這下忍者慌了,雙手亂打想掛住牆壁,結果卻根本插不進去,兩只釘掌在牆壁上帶出一排火星,那個忍者撲通一聲掉進了海里.水面潛行術從他離開海面的瞬間就自動失效了,現在落回來當然是一下掉進了水里,還好只是跳起來兩米多點,而且下面是水,並沒生命危險,不過這個忍者心里受的打擊可不小.

事實上被打擊的可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周圍的忍者發現同伴掉下去之後就意識到不好,可是自己已經起跳了,沒辦法只好繼續做同樣的事情.結果當然都是一樣的,這幫忍者淅瀝嘩啦跟下餃子一樣全都掉進了海里.

艾辛格的外殼是使用補添石廢渣做的,雖然硬度不如原石,但畢竟是女媧提煉過的東西,比鋼鐵總還硬一些.這幫家伙指望用手上那點起來把釘子拍進牆壁當然不可能,所以釘掌一點用都沒有,這些家伙無一例外的全都滑到了海里.

第一排的忍者落水之後紛紛補了個水面站立的忍術又爬上了水面,但是一個個全都成了落湯雞.剛才還自信慢慢的忍者一時間全都傻眼了.這麼巍峨的一座城牆像座山一樣立在面前,鐵爪扔不到那麼高的城頭上,釘掌又啃不動這城牆的外殼,這要怎麼上去啊?

田中正太在後方拿著個望遠鏡看著艾辛格的城牆下面.那些後排的忍者擋住了他的視線,所以他暫時不知道前面到底怎麼了.不過田中正太可以看到大批忍者沖到了城牆下面卻沒有開始爬城牆,而是全都站在了那里不知道在干什麼.

站在田中正太和松本正賀背後的那幾個會長也注意到了情況不對.

"他們在干什麼?為什麼不動了?"

松本正賀拿著望遠鏡看了半天道:"好象因為什麼事情無法前進,感覺已經到了城牆下面了!"

"不行,這里看不清楚."帶著鬼面具的影舞者一招手叫過來一匹飛馬然後騎上去飛到了高處.

"看到什麼了嗎?"松本正賀在下面問著.

田中正太也問道:"是不是艾辛格的防護罩擋住了路?"

"不是."影舞者一邊那著望遠鏡在看一邊道:"好象是穿越防護罩了,他們就在城牆下面,先頭部隊有人在試圖爬牆,不過總是滑下來."

"爬牆?"松本正賀自己也是忍者,他當然知道忍者的爬牆基本方法."奇怪?為什麼要爬牆呢?哦……糟糕!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記了!"

"怎麼啦?"田中正太他們到現在還沒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松本正賀搖著腦袋苦笑著道:"你們認為忍者隊到那邊要干什麼?"

"當然是上城牆了."

"怎麼上?"

"扔個繩子上……!"田中正太聲音越講越小,他自己也反應過來了."忘記城牆高度了!這麼高沒有忍者能把飛爪扔上去啊!"

艾辛格靠近海岸這邊的水深只有四十多米,艾辛格城牆高度有四百多米,站在水面上的忍者距離城牆頂上還有近四百米高的落差.先考慮忍者能把飛爪扔多高,哪怕他們可以把飛爪扔到太空把衛星鉤住也沒用,因為飛爪就是設計來對付一般的城牆的,它後面的繩子一共只有八十幾米長.就算有個超級忍者把飛爪扔上城牆頂部掛住了,到時候繩子底下距離海面還有三百多米,忍者們依然上不去.

池田力男道:"繩子扔不上去不是有釘爪嗎?聽說忍者爬牆的技術很高的啊?"

松本正賀垂頭喪氣的道:"你沒聽面鬼說嗎?我們的人在爬牆,卻老是掉進水里.那個該死的城牆恐怕不是一般東西.那種奇怪的藍色我想不單單是偽裝色那麼簡單.那一定是某種極為堅固的材料,硬度可能和鋼鐵差不多,釘掌大概是打不進去."

一直不說話的天昭分身忽然道:"高級忍者不是可以完全依靠術力吸附牆壁徒手爬牆嗎?"

松本正賀小心的道:"可那些是忍兵,高級忍術一律不會!帶隊的冒險者(玩家)中到是有個別高手,但是看他們遲遲沒動靜的樣子,那幾個高手十有八九是根本就沒沖到城牆下."

"那怎麼辦?讓我們的人就這麼站在城牆下面?中國人一會肯定會向下扔炸彈,那麼多人聚集在那邊肯定會被成群消滅的."信田支左問道.

"命令裝甲部隊前進,出動宮城器械組."松本正賀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攻城器械?"站在艾辛格之上的玫瑰拿著望遠鏡看著日本人這邊的動靜,結果卻看到日軍本陣里開出了大片巨大的器械裝備.

"小日本是不是瘋了?把這些東西開出來有用嗎?"阿偉狐疑的看著我:"這些東西碰不到海水大概就全給轟散了."

"別小看日本人."鷹道:"那些車隊是按照規律擺好了陣形的,所有器械都有一輛盾牆車保護,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盾車,根本看不到器械."

"盾車?那東西能擋的住炮彈嗎?"素美問道.

武將軍道:"盾車是我們國家古代研發的一種攻城用具,當初是設計用來擋箭的.把重型盾牌架在帶輪子的車盤上就可以提高機動性,而且能建造更大更厚的盾牌.如果日本人的盾牌使用的材料合理,結構強度說不定真能擋的住炮彈."

"擋不擋的住試過才知道."我再次下令:"城市之樹,先別管城牆下面那幫忍者,給我轟遠處那些大家伙."

正在調整射擊角度的火炮全都開始回調,剛才城市之樹把這些大炮都給豎到天上去了,完全當迫擊炮用,讓炮彈先向上飛再自由下落,這樣可以用比較誇張的彈道攻擊城牆下面的敵人,要不然那些人全在射擊死角根本沒辦法直接瞄准.

這次大炮全部放平,重武器再次開始發言.轟.一門重炮的炮口噴出了一團巨大的火焰,炮彈也隨著火焰飛射而出向著日本人的盾車沖了過去.這發胖胖的炮彈很快就到了一輛盾車正面,就在它和盾車即將接觸的瞬間,盾車前面忽然出現了一道彩色的光幕.

"哦?防護罩啊?"我看著那些閃光的盾牌車道:"不知道松本正賀這小子都是從哪搜羅來這麼些個高檔貨色."

戰場上,那發撞上防護罩的炮彈並沒有爆炸,它居然被卡在了防護罩上原地旋轉著.線膛炮發射的炮彈是會在空中旋轉前進的,這樣有利于穩定彈道.防護罩雖然擋住了彈頭前進的腳步,可彈頭卻還在旋轉著.這個詭異的畫面停頓了大約一秒,接著突然轟的一聲彈頭爆炸了.火焰和煙塵瞬間擴散靠來,一股氣流撞在盾趁前面的盾牌上發出了當的一聲鍾鳴.盾車後面推著盾牌車前進的人全都被震飛出去一米多,不過他們迅速爬了起來再次推著車前進.

"好強的防禦力啊!"鷹感歎著.

"我怎麼覺得那盾牌像我們國家的產品啊?"素美看著那盾牌問道.

被她這麼一說大家都感覺確實有點像.玫瑰道:"好象是中國商周時代的風格,看盾牌上那個虎頭的造型,完全就是中國的樣式嗎?還有那盾牌邊角的短龍標志,那就是我們國家的東西."

"小日本也有龍的."百靈提醒道.

"可他們的龍沒有這種短粗類型的.這種風格的龍只有我們國家秦朝之前才有,後來就變成了現在這樣的龍形.那時候的龍更像鱷,不象龍."

"你們是說這些盾牌是我們國家的人送過來的?"武將軍問道.

玫瑰道:"不一定.也許是小日本自己到中國買的,也許是他們找第三方中轉的.甚至可能是他們搶的.當然,也可能是出了叛徒,有人為日本人提供武器和我們作對.不過這個可能性比較小,中國人應該沒有幫日本人打我們的理由."

艾辛格那邊在討論,松本正賀這邊卻在歡呼.

"哈哈哈哈.面鬼,你送的這些玩意真不錯,居然能擋的住大炮的轟擊."田中正太笑著像影舞者恭維道.

松本正賀也道:"這個叫什麼車的,你還能買到嗎?我們想多買些.有了這個東西,艾辛格的大炮就威脅不到我們了."

影舞者笑著道:"這個是我們行會費了很大力氣才買到的,出售的地方是個特殊城市的NPC攻城器械所.那地方只有我的人知道位置,以後還可以繼續買,但他們那邊的產量不高,可能無法大批量提供你們.這次要不是知道你們要和紫日開戰我也不會送你們這麼多.那個紫日讓我丟盡了臉面,我一定要讓他也付出代價."

"好.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來.這個紫日讓你吃了虧,你就要在他身上討回來.我們黑龍會會支持你的."

信田支左也跟著道:"我們全日本的行會都會支持你的."

"哈哈,合作愉快."影舞者和松本正賀他們大笑著觀看盾車部隊繼續掩護著攻城器械部隊前進.

艾辛格上,我看著那些不斷推進的盾牌車拿起了城市之樹的樹葉."更改戰斗方式,不要使用霰彈了.換穿甲彈燃燒彈."

大炮再次轟鳴,一發發明顯造型不同的炮彈飛了出去.那邊的日本人正在高興,突然一發炮彈撞上盾車的防護罩,炮彈外殼一下被卡在了防護罩上,但是彈頭卻突然張開,一枚小一號的炮彈直接飛了出去撞上了盾車的正面盾牌.

當的一聲響,炮彈插進了盾車的正面盾牌里,卡在了中間,但是彈頭已經鑽過去一點點了.轟.小彈頭突然爆炸,大團火焰瞬間席卷了整個車子.大火瞬間就把整輛盾車上的木結構部分全部點燃.這車雖然正面是鋼的,但是為了減少重量,依然使用了大量木結構,這小可是吃了大虧.火焰把車身全都個一點著了.幾十個渾身火焰的人慘叫著從半開放式的車身側面和後面跑了出來,這些都是推車的人.跟在他們後面還有一些蠻牛之類的魔獸,本來是作為主要動力使用的,現在也因為火焰跑了出來.

身上著火的蠻牛在人群里橫中直撞,結果把旁邊的盾牌車也給撞翻了.沒想到燃燒彈效果這麼好,一下就把日軍的盾車陣給搞亂套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二十九章 到底誰中計了?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三十一章 塵歸塵土歸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