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一卷 第二十四章 防守反擊   
  
第十一卷 第二十四章 防守反擊

煙幕彈的效果非常之好,大面積的煙幕遮蔽了後方的視線,松本正賀暫時失去了戰場指揮能力,而這段時間正是我們發揮的時間.

"開啟一至二十號兵閘."我的聲音由城市之樹的樹葉傳達給城市之樹本身,城市之樹瞬間對我的命令做了響應.

艾辛格底層面對日本玩家的方向上,城牆上突然有二十個巨大的裝甲塊在一陣金屬的摩擦聲中開始向城市內部陷了進去.這些裝甲塊每個寬度在二百米左右,高度差不多有三十米.裝甲板先緩慢的向內陷,當陷入距離達到三米時裝甲板轟的一聲停了下來,但很快它又開始橫向移動.每塊裝甲板都從中間分開然後向兩邊退入城牆內部,隨著裝甲板向兩邊移動,外面的日本玩家才發現原來第一層裝甲後面居然還有一層裝甲板,只不過此時它們是在向上下方向分開.四塊裝甲板平時等于是以十字交叉的方式疊加在一起封閉城牆上這個大洞的,而現在它們全都自己讓開了道路.

裝甲移開之後城牆上出現了二十個長方形的出口,從外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出口里面有一道黑線.日本軍隊前鋒中的前線指揮人員使用望遠鏡之後才發現那條黑線其實是密密麻麻的重騎兵編隊,不過因為日本玩家所處位置比艾辛格的城牆中段要矮了整整四百多米,所以除了第一排騎兵他們看不到後面還有多少人.

打開的通道口本來位于艾辛格基礎層的城牆中段,也就是說距離城市底面有大約二百多米,可艾辛格現在正在行進狀態,底下的履帶推進器全都伸了出來,並不是城市底面直接接觸地面,所以這些出口距離地面至少有四百米高.在出口完全打開的同時城市里居然向外伸出了一條條和出口一樣寬的金屬板,這些金屬板是水平伸出的而不是向下,日本先開始還認為這些長長的金屬板就是為騎兵離開城市而設計的跳板,但看到它們水平伸開又覺得不對頭.

金屬板向外伸出了大約五百米長,接著停了下來.在一陣機械齒輪的轉動身中,這些長長的金屬板居然開始向下傾斜,明顯是要准備接觸地面.日本人剛才還奇怪這些東西為什麼是水平伸出來的,現在全都明白了,這是因為機械結構不方便直接向下延伸,那樣比較占地方,不象這樣可以收在地板夾層里節約空間.巨大的金屬板的外延下降了二百多米之後突然停住不動了,要是城市是停在地面上這個時候它應該已經碰到地面了,但此時城市的履帶都是展開的,所以平板沒能碰到地面.

就在日本玩家准備嘲笑我們的失誤時,金屬板上忽然響起一陣輕微的機械運轉聲,接著跳板側面的幾千個定位鎖自動彈開,記者整個跳板的下面半層居然迅速的滑了下去轟隆一聲鏟入泥土一米多深.原來這個跳板居然是兩層,平時像兩張紙一樣緊緊的貼在一起,兩層之間有滑軌連接,只要固定鎖打開,由于跳板的傾斜度,下面那層跳板立刻就會滑出來.這個二段式設計是考慮到艾辛格的履帶機開啟和關閉兩種狀態而設計的,如果履帶沒有展開,那只要一層跳板就能夠到地面了,如果履帶伸出來了,那就松開固定鎖讓第二截跳板滑出來,這樣剛好能碰到地面.

其實除了跳板之外這個巨大的軍事平台還有一個作用就是臨時機場,我們行會有很多空騎兵,他們的起降在平時到沒什麼,但要是戰場上需要突然展開就會讓頂部機場有點忙不過來.艾辛格的三個主要層各有一段面積不小的平頂,可基礎層的頂全都是武器,簡直是個火炮陣地.中間層的頂是機場,但面積不是很大,而且要承擔那麼多東西的起降任務明顯有點擁擠.頂層平台本身就最小,而且都被指揮層和行會里的幾座大型特殊建築占用了,實在不合適做機場,這二十個出口如果水平伸出跳板不把它們放開,那就等于是個平台,剛好當機場用,反正二百米的寬度對各種飛行生物來說都足夠大了,完全不影響他們的降落.

雖然功能很多,不過目前這些金屬板還是執行它們最主要的任務充當陸軍離開城市用的跳板.松本正賀正在急急忙忙的向前趕,想穿過煙幕帶看清楚到底戰場情況變成什麼樣子了.可是他距離戰場前方距離有點遠,一時還過不來.幾百萬大軍全部撲開,又用的散兵陣,結果陣形拉了十幾公里長,就這還是因為正面寬度比較大.作為總指揮的松本正賀蹲在陣尾壓陣本來無可厚非,可現在煙幕阻隔之後他就成睜眼瞎了,這下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松本正賀還沒跑過來,前面的日本軍隊並沒接到新命令,依然在快速的向前沖.艾辛格的武器也是有射擊盲區的,只要沖到城下就可以開始想辦法沖入城市內部作戰,這就是日本人的想法.松本正賀乃至整個日本的玩家一直以來都非常清楚的知道我們行會的魔法和火藥武器出了名的狠,不但威力大火力密集,而且數量多精度高.對日本玩家來說只要沖到艾辛格附近就可以開始白刃戰,這個時候我們行會的優勢就不存在了.因為這個認知,沒有新命令的日本玩家帶著身邊大批的NPC開始向艾辛格高速沖近.

在這個人奮勇向前的時候,艾辛格的騎兵跳板已經完全展開.剛剛滑下來的二級跳板深深的插入了地面,但是由于艾辛格在移動,跳板很快被拔了出來,但這不影響它的功能,跳板下面接觸地面的位置有一排小小的金屬輪子,它們可以減少地面和跳板之間的摩擦讓城市邊移動邊釋放部隊.

"沖擊."鷹站在出口前面充當騎兵先鋒,這次他打算擔任現場指揮,畢竟我們行會的正牌騎士不太多.

隨著鷹的命令,第一排騎兵像洪水一樣從跳板上面沖了下來.二十個寬二百米的巨大跳板可是一個很寬的沖擊平面,重騎兵一旦獲得足夠的沖擊面和足夠的速度,他們的殺傷力將是無法想象的.這些跳板全都是從城牆上的出口直接連接到地面上的,這個不小的傾斜角就是騎兵加速的最佳地段.重騎兵幾乎是在依靠地心引力幫忙加速,雷鳴般的蹄聲中重騎兵部隊沖下了跳板,他們剛一接觸地面就震的地面隆隆做響.對虧當初跳板設計的比較厚,而且使用了魔法加固技術,要不然這麼多騎兵跑過去很可能就給踩斷了.

日本玩家正在沖鋒,他們雖然看到騎兵,可沒有命令又不敢私自改變隊形.戰場上只有統觀全局的指揮官才能做出最合適的判斷,雖然有時候士兵臨場應變很重要,但絕對不提倡士兵自己更改戰術的事情.現在日本玩家雖然知道大批步兵以散兵陣正面硬捍速度已經達到顛峰的重騎兵是很吃虧的,但他們就是不敢隨便變陣.

松本正賀算是比較幸運的,他在戰場形式發生改變前終于穿越了煙幕看到了戰場情況,但他又是不幸的,因為他看到的太晚了.剛沖過煙幕的松本正賀看到面前的艾辛格像開閘放水一樣放出了二十隊重騎兵就知道完蛋了,那恐怖的騎兵先鋒已經和日軍先鋒距離不到十米了,這種距離在騎兵中有個說法叫:"震撼一秒鍾."之所以有這麼個說法是因為十米對全速狀態的重騎兵來說只要不到一秒就可以沖過去,而因為這個距離非常之近,敵人前排的士兵要是心理素質不好的話往往會在這一秒發生失神和暈倒的現象.

這種時刻不需要去嘲笑那些被嚇暈或者尿褲子的人,因為在這樣的重騎兵編隊面前人會本能的心跳加速導致生理失調.松本正賀親眼看到過很多曾經很囂張,自信自己很勇敢的人在騎兵陣前嚇的喊媽媽,而且論壇上有玩家的調查報告也說騎兵陣和步兵陣接觸的一瞬間,大部分步兵都是處在一種無意識狀態,也就是說大部分其實當時都已經暈了,只不過身體因為僵硬還站在那里而已.

松本正賀現在再次體驗了一把這個場面,不過令他很沉痛的是被踩的是他的軍隊.兩軍接觸前的一秒戰場仿佛變成了無聲的世界,大家都感覺面前的情況變成了慢鏡頭,而在騎兵和沖鋒的玩家撞在一起的時候,這個戰場仿佛從無聲世界突然恢複到了嘈雜的世界.金屬武器的撞擊聲,人的慘叫聲,骨頭的碎裂聲,肌肉被撕裂的聲音,這一切混雜出的就是戰場的聲音——生命叫響曲.

松本正賀再也看不下去了,一個個士兵被直接撞飛,重騎兵連人帶馬加上裝備五倍于日本玩家的重量,加上騎兵六倍于日本玩家的速度,產生了三十倍的動能.人在這里就像沒有重量的灰塵一般被輕易的帶飛,騎兵根本不用攻擊,他們的速度和重量就是最好的武器.被騎兵殺死的敵人不是被撞死就是被踩死,需要動用武器的時候反而不多.

一些日本玩家指揮著身邊的NPC組成臨時的小型防禦圈,可是這一點用都沒有.這些重騎兵的戰馬都是訓練過的,看到敵人防禦陣之後它們第一個反應就是跳起來用身體的重量砸倒敵人.這些戰馬的身上全都包著鋼甲,正前面還有一面盾形的全鋼加厚撞裝甲,這里是撞人時候提高沖擊力的部件,現在這個東西很好的發揮了效果.

幾個日本NPC舉盾抵擋,戰馬一下跳起了一米多高,剛好把盾牌踩了下去,那個NPC慘叫著被一下踩倒,身體上半部分被後面的人架住,腳也支撐在地面上,可腰部承受不住一名重騎兵連人帶馬的重量,只聽喀嚓一聲骨裂聲,這個盾牌手被攔腰踩折,身體個腰部以下彎出了一個平時達不到的角度.戰馬並沒有因此停下,具備對方三十倍的沖擊力,這點撞擊不算什麼.戰馬就踩著腳下的人繼續起跳,下面的人立刻被踩的血肉模糊.後面的日本玩家看NPC擋不住敵人,自己想跑,可戰馬的鐵蹄毫不留情的把他也踩倒在地,跟著不管依然在地上掙紮的他繼續沖向了前方.

這個玩家實際沒被踩到,只是被戰馬上騎士的腳蹬帶翻了而已.他正在地上爬著試圖站起來,突然一只粗壯有力的套找踏鐵的馬蹄踩了下來,正中他的手背.喀嚓一聲響伴隨著一聲鬼嚎,這個家伙的手整個變成了一張肉餅.沒等他繼續嚎多久,第二個馬蹄到達,這次正好踩上他的腰.同樣的喀嚓一聲好好一個人立刻斷為兩截,跟著這匹馬的後蹄到達,一腳下去就把這個家伙的腦袋像拍西瓜一樣踩的粉碎,白的紅的噴了一地.

雷鳴般的重騎兵集團在迅速而有力的推進,日本玩家終于還是崩潰了,大批玩家帶著NPC開始掉頭向回跑.雖然這是游戲,理論上說大部分人都並不怕死,可現場沖擊太強烈,往往讓人忍不住會把這個當成現實,求生本能自主的開始趨勢大家逃跑.

日本方面的散兵陣實在是太過稀疏,面對重騎兵的沖擊這樣的陣形毫無阻擋效果,騎兵像切豆腐一樣殺入了敵人的內部往來沖殺.鷹作為騎兵總指揮感覺自己的軍隊如入無人之境,沒有任何能構成阻礙的敵人存在.騎在馬上那種高人一頭的感覺本身就會產生心理膨脹的感覺,這種感覺在戰場上就會轉化為自信,而自信就是氣勢的來源.都說騎兵是步兵克星,逃跑的步兵更是無法抵擋騎兵沖鋒,輕易的就被追上絞殺.

松本正賀不過是慢了一點,沒想到自己的大軍居然從沖鋒變成了大崩潰.我軍的突擊能力非常之強,松本正賀的短暫失誤完全喪失了主動權,這就是戰場上的時間把握問題.

嚴格來說松本正賀不是輸在自己和軍隊上,而是輸在指揮官上.我們這邊的指揮參謀是武將軍,松本正賀那邊的指揮參謀是那個日本退役的參謀官,兩邊都是職業軍人,但檔次是不一樣的.那個日本參謀只是個普通高級參謀,本身就不是很出眾的人,比一般的老百姓要厲害些,但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武將軍可不一樣,他可算是我們國家的軍神了,一生中打了無數個勝仗的常勝將軍,那可和一般的參謀差的太多了.

武將軍的戰場把握非常之到位,我們的作戰步驟全都是他指揮的.煙幕彈發射後多長時間展開反攻,攻擊強度以及攻擊地點都是武將軍一手策劃的.現在看來就這個簡單的騎兵加煙幕彈的配合就把戰場主動權整個調過來了.本來我們是防守一方,主動權可都在對方手里,現在看來我們完全不用擔心沒有主動權了.

戰場主動權可是好東西,掌握主動權的一方意味著你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調整戰場的節奏.你可以在自己准備好的時候發動戰斗,或者在敵人正忙亂的時候突然進攻,所以掌握主動權的一方會占據很大的優勢.現在我們的主動權到手了,下一步就是利用這個主動權了.

武將軍和素美商量了半天突然通知讓騎兵掉頭.鷹帶著人沖殺的興起,突然接到命令要他掉頭,雖然和很疑惑但他還是撤退了回來.對將軍的命令我也覺得很奇怪,但是我也沒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軍事指揮我是外行,這個還要專業人士處理比較好.

鷹帶著重騎兵玩了一個U形沖擊,半路上拐了個大挽又沖回來了.幾乎就在我們的重騎兵剛剛把隊形掉轉過來的時候煙幕後面突然沖出了大量的日本騎兵.看來武將軍的判斷非常正確,鷹他們要是不掉頭現在就已經和日本騎兵撞在一起了.煙幕雖然阻隔了日本人的視線,但我們卻不受影響,畢竟偵察蚊子無處不在.武將軍剛才是看到了後方的日本騎兵調動,後來判斷騎兵可能是到前鋒來對付我們的重騎兵了.

說起來我們行會的重騎兵完全超越日本重騎兵,在重騎兵這個方面是日本弱項,他們的重騎兵全世界里面都是排倒數,不過剛才的轉向卻很必要.雖然我們的騎兵不怕日本騎兵,可對方的陸軍人太多,萬一我方騎兵被阻擋住,哪怕只是速度下降,將不再具備沖擊效果,此後傷亡會大量出現.我們的目的騎兵目標是嚇阻日軍前進的腳步,不是去和日本人拼命的,趁著還沒有出現大量傷亡調頭才是最大限度的發揮優勢.再說我們行會現在能用的兵也不多了,要盡量節約著用.

松本正賀可能也知道我們的困境,他們動用輕騎兵來碰我們的重騎兵,不惜以大量騎兵消耗掉我的剩余部隊,這種以人換人的打發對兵力占優的松本正賀是有好處的,可我們不希望和他換啊.看到重騎兵突然跑了,松本正賀毫不猶豫的命令輕騎兵別停繼續向前沖追擊我們的部隊.

論撞擊力和殺傷效果重騎兵肯定比輕騎兵厲害的多,但論奔跑速度當然還是輕騎快一些.我們的重騎兵雖然跑在前頭,可是後面的輕騎兵很快就追了上去.被別人銜尾追殺可不是好事情,眼看著兩隊騎兵馬上就要接上了,鷹卻突然一揚手里的旗幟,所有和他在一排的戰馬全都整齊的一個小跳蹦了起來,跟著後面的騎兵到這個位置一起跟著蹦.

日本騎兵跟在後面就落個吃土了,哪里看到我們的騎兵在前面玩的小動作.等他們的人到達剛才鷹舉旗的位置,地上一道鋼纜突然繃直彈了起來,日本騎兵一個個根本不知道這里會出現絆馬索,剛剛明明看到我們的人跑過去沒事,偏偏他們一到就中招了.

一陣戰馬的嘶鳴聲中日軍輕騎兵前鋒的戰馬整齊的被絆了個大跟頭,戰馬一腦袋啃到了地上,騎兵跟著翻了出去被戰馬壓到了上面.後面的騎兵因為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閃躲,結果呼啦啦的一下全都撞在了一起.好在輕騎兵反應快,後半截的部隊全都從兩邊繞開了,就是最前面那部分全都栽那了.

這根索是我們行會會隱身的幾個玩家過去布置的,不過計劃卻是我想的.武將軍是後方的戰略將軍,總指揮他是高人,但戰術上的小技巧我可是高手.這一根繩子幫了騎兵們大忙,日本騎兵好不容易追到跟前又被拉開了.

雖說輕騎兵比重騎兵快,可大家都是騎兵,快也就快那麼一點,只要重騎兵不停,這麼點距離就得追半天.眼看著前面平台已經到了,重騎兵加快了速度,隆隆的馬蹄聲迅速的沖上了跳板.

我們這邊的重騎兵全都順著跳板又沖回了城市上面的開口里,後續的騎兵跟著不斷沖上去.當最後一個騎兵塔上跳板之後也不等他們全都進入城市,跳班已經自動開始慢慢的向上升了.後續的日本騎兵此時和我們的重騎兵最後一個人只差兩個馬身的距離,眼看著跳板升起,當先的騎兵催馬一個跳躍居然上來了,後續的騎兵跟著也跳了上去,但是僅僅上去五六排人,當第七排到達的時候跳板已經太高了,跳起來的戰馬大多撞上跳板簷子摔的四仰八叉的.剛沖上來的那些騎兵並不知道後面人沒跟上,騎兵就是只管沖鋒不要管身邊人的.眼看著追到了我們重騎兵的那些日本騎兵剛舉起武器就被城市上面射下的細條紅色射線打穿了身體倒了下去.

距離艾辛格這麼近已經進入小型武器的防禦范圍了,這些日本騎兵確實很勇敢,可惜腦子差了點,這種時候就不該追的.後續的日本輕騎兵追到了城市下面,可是跳板已經升起兩米多了.騎兵要是自己上去到是可能,戰馬可是無論如何也上不去了.但騎兵自己上去不帶馬,那還叫騎兵嗎?

跳板上的日軍騎兵本來就不多,很快就被屠殺乾淨了,機械齒輪居然控制著跳板震了幾下把那些尸體全都抖了下去,接著跳板自動折疊起來收回城市內.城牆上那二十個出口上的裝甲重新落下封閉城牆,日本騎兵在下面只能望城心歎.騎兵對城市可是沒什麼辦法的,對付艾辛格這樣的城市需要的是專門的步兵攻堅部隊.

處理掉那些煙幕彈的日軍總算恢複了暢通的指揮,大軍重新恢複了沖鋒,但是和十分鍾之前比起來他們在時間上被耽擱的太多了,而且還付出了三萬多人員傷亡的慘重代價,更讓松本正賀生氣的是制造這次血案的艾辛格重騎兵部隊居然只死了三個人傷兩個而已.

松本正賀指揮著軍隊越追越近,可是他們卻越來越著急.艾辛格的前方已經是大海了,城市最前面的一排履帶距離海岸線不超過三百米,這能不讓松本正賀著急嗎?

艾辛格內我們和感覺和松本正賀完全相反,我們感覺是相當輕松的.以現在的速度推測,松本正賀的軍隊追上我們的時候艾辛格大部分已經到海面上了,剩余的部分已經不會在陸地逗留太久,至少不夠時間給松本正賀強攻進來的.

玫瑰看我皺著沒有,走過來幫我揉了揉額頭:"松本正賀已經追不上我們了,你還在擔心什麼?"

"我現在真正擔心的到不是日本的軍隊."

武將軍疑惑的看向我:"你不擔心日本軍隊擔心什麼?"

我指指腳下:"擔心艾辛格."

"艾辛格有什麼好擔心的?"

"他是在擔心重力反抗裝置."沃瑪到是一口就說對了.

玫瑰看向我道:"實在飛不起來我們就漂過去就是了."

沃瑪幫我解釋道:"以前是可以漂過去,但現在恐怕不行了."

"為什麼?"

"你們難道忘記艾辛格的城牆上還有幾個大洞了嗎?"

沃瑪這麼一說大家全明白過來了.艾辛格現在有傷在身,城牆上的洞肯定會進水的,要是沒有重力反抗裝置幫助的話艾辛格就真的變成海底城市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二十三章 戰術對抗    下篇:第十一卷 第二十五章 松本正賀的熱情挽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