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一卷 第十四章 踐踏   
  
第十一卷 第十四章 踐踏

"快組織防禦."松本正賀大聲命令著第二陣列組成防禦陣形.這個分隊本來是松本正賀留做正式戰斗中用來參加絞殺戰用的主力兵團,人數比較多,兵員質量也算上乘,不過很不幸的是這個部隊不是用來抵抗騎兵沖擊的,目前的狀況可以說非常的不利.

重騎兵的速度越跑越快,日本玩家感覺情況有些不對頭,但又找不到具體哪里不對,反正就是感覺似乎有什麼地方有問題.眼看著重騎兵在隆隆的馬蹄聲中沖到了原來前鋒營的位置,現在這里就像一片雜草叢生的草地,不過這些"草"都是日本弓箭手們剛剛種植的.斜插著的箭杆對戰馬的奔馳夠不成任何阻礙,騎兵們毫不減速的繼續前沖.

前鋒營的日軍尸體躺的滿地都是,血水已經把這片土地完全泡了起來,重騎兵這麼奔跑過去立刻就把原本就比較潮濕的草地踩成了爛泥地,紅色的,帶著血腥味的泥漿隨著馬蹄四處飛濺,但是天兵陣列絲毫不受影響的繼續沖擊.

騎兵穿越先鋒營之後帶頭的那名天兵低級神將抽出隨身戰刀指向前方:"奔雷沖擊."

"塔平敵陣!"後面整齊的回應聲震的對面的日軍前陣一陣晃動.

騎兵沖鋒時的口號可以激勵自己人的士氣,同時又可以震懾敵人的士氣,剛才這一下就把日軍防線的士氣給震散了.僅僅幾秒的搖晃就會出現致命的漏洞,日軍新組建的前鋒本就有點亂,這一震更完蛋了.盾牌手的盾牌還沒舉到位騎兵就到了,結果沒了士氣的步兵居然把頭低下去用盾牌擋住了自己的眼睛.NPC還好點,玩家居然有人嚇癱了,陣地內一下就倒下去一個個小方陣,感覺像禿子一樣.

"拋甲."騎兵陣先頭部隊突然喊出了這麼一句,日本玩家一時沒明白是什麼意思,雖然開著翻譯系統的日本人聽的懂中文卻沒時間理解.

他們不理解,我們的騎兵理解就可以了.這個戰術訓練已經練習了N多遍了,天兵軍團早就玩的滾瓜爛熟了.只見騎兵們在戰馬脖子後面的金屬手柄上一拉再一推,嘩啦一聲戰馬身上的重甲全都崩飛了出去,天馬身上只剩下了一層金黃色的金藤軟甲,鋼鐵裝甲全都散了.

就在裝甲落地的同時天馬群的前鋒已經和日軍接觸,頭排的天馬在日本盾牌手的盾牌上踩了一腳,拿盾牌當墊腳石騰空而起,騎兵沒有撞上日軍新組建的長槍盾陣,而是從他們頭頂飛了過去.重騎兵是唬人的,空騎兵才是真格的.天兵配天馬,誰腦袋進水才拿他們當重騎兵使.這麼高的攻擊力,這麼高的機動能力,不拿來當詭計部隊也太浪費了吧?

突然飛起來的騎兵大隊把日本人搞愣住了,預料中的沖擊沒有發生,騎兵全都從他們頭頂沖了過去.盾牌手傻愣愣的站了起來,防沖擊陣形中盾牌手必須保證較低的重心才能保證最大的防禦力,但是現在盾牌手已經把這個不知道忘到哪去了,因為繼續蹲在那里只會被當墊腳石用.

就在這些盾牌手站起來之後又出了意外,突然一聲慘叫,最前面的盾牌手被一股巨力轟飛了出去,接著更多的人飛了起來,成排的騎兵出現在人群前方開始碾壓著士兵方陣.

打仗又沒規定騎兵陣非得用一種騎兵沖鋒,我把正牌重騎兵和冒牌空騎兵混編誰也不能說什麼.天馬部隊突然起飛沖過敵人頭頂,結果日本軍隊就慣性思維的認為這支全是空騎兵,誰知道空騎兵就一半,後面一半可是真正的重裝甲騎兵,本行會破壞力最強的秩序騎士團.這可是我新搞到手的軍隊,第一次投入戰斗沒想到效果這麼好.秩序騎士團的騎士清一色的墮天使,坐騎是最好的夢魘戰馬.這些夢魘沒有夜影那麼高的級別,頭上沒有獨角,體型也略微小一點,但是和一般的戰馬比它們還是強悍的.不但速度快沖擊力強,而且會幾個很實用的小魔法,其中以震暈和混亂之眼最著名.震暈魔法是接觸類魔法,理解成撞暈就可以了,被它碰到的人就會暈眩一小段時間,一般不超過五秒,但戰場上五秒的眩暈也夠要命的.至于混亂之眼,這招專克法師和箭手,可以用眼神導致施法失敗或者箭支射偏,總體表現就是擾亂攻擊.

秩序騎士全身聯體戰甲,戰甲下半截和坐騎是連在一起的,就算騎士戰死也不會從馬背上掉下來.夢魘戰馬的護身鎧甲比騎士身上的還要厚,這些家伙反正力氣大的跟蠻牛一樣,再重也不怕.所有戰馬的鎧甲兩側都帶著小鐮刀一樣的刀刃更在側面,而戰馬的蹄子下面則是尖銳的彈簧鋼刺,睬人的時候一腳下去就是幾個窟窿,踩爛泥時可以防滑,踩到石頭或者堅硬的東西時鋼刺彈簧會因為壓力過大而自動被壓回凹槽內,不會折斷.這些東西可是戰馬殺敵的最強攻擊武器,鐮刀削鉤,釘掌踐踏,樣樣要人命.

騎士們沖入日軍的陣營後立刻就是一片比鋼爪編隊更猛的血雨飛舞,高速沖擊的戰馬從敵人身邊沖過,兩邊的鐮刀狀刀刃把敵人攔腰截斷,被帶倒的人則會被後面戰馬的鐵蹄踩的滿身是洞,最後變成泥漿的組成部分.至于那些位于沖擊路線正前方的,通常是會變成空中飛人的.

重騎兵大隊的沖擊太過猛烈,實際效果比我預計的要誇張的多,一路上血肉橫飛慘叫不斷.正常來說重騎兵在進攻路線上會首先遭到對方法師和弓箭手的阻攔射擊,到達敵陣前通常已經損失了大約十分之一的人員,而且還會出現一些受傷的人.在和敵陣接觸時首先面對的也應該是防備多時的盾陣和長槍林,騎兵沖鋒中損失人數的百分之七十都發生在這個最前面的防禦線上,一旦沖開這個口子,後面的損失就是微乎其微的.可以說重騎兵天生就是步兵克星,唯一忌憚的就是盾牌和長槍的混合防線而已.而且這個第一防線將大幅度降低騎兵沖擊速度,騎兵是靠速度吃飯的,沒速度就等于沒優勢,實在是很危險.不過今天不同以往,我們的空騎兵先一步起飛,他們可不是單單用來唬人的,真要唬人我也不會讓騎兵隊中空騎兵和重騎兵一半對一半了.這些空騎兵確實耍了個花腔騙了下日本軍隊,可他們的真正工作是對付後面那幫弓箭手和法師.

松本正賀組建的第二防線一上來就被騙,結果盾陣也沒發揮作用,弓箭手更是被提前照顧了一遍,現在正被空騎兵追的滿陣地亂竄.重騎兵最忌諱的兩項威脅沒有出現,結果我們的重騎兵以比正常速度快的多的速度殺入人群,本來掛在戰馬身上設計來增加殺傷力的刀刃現在變的更加恐怖,從人群里帶的血肉橫飛.混亂的陣營毫無阻擋效果,重騎兵速度不減的直沖而過,帶起無數血肉.

日軍的弓箭兵全都在陣地後方,本來他們有前面的人掩護應該是很安全的,現在可好,空騎兵直接掉他們人群里了.箭手只有軟甲,防禦力自然高不了,而且弓箭也不大合適近戰.大部分箭手都有匕首防身,不過這些東西現在發揮不了多大作用,因為這次出動的空騎兵用的是鉤鐮槍.

本行會的天兵就三種,長刀兵,符文弓箭手,鉤鐮槍兵,其中鉤鐮槍兵數量最多.這些鉤鐮槍兵手里的鉤鐮槍有兩米長的金屬柄,槍尾末段有個類似劍柄的把手,只要轉動把手就可以使槍身脫節,里面的鎖鏈會自動散開,之後鉤鐮槍會變成八米多長的鎖鏈刀,槍頭的鐮刀能當飛刀用,還可以隨時拽回來,要是舞起來還能當鞭子使.

日本弓箭手發現敵人近身立刻習慣性的抽出匕首,然後發現對手拿著兩米多長的長兵器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弓箭兵對空騎兵,除了屠殺就是屠殺,不會出現第二種可能.空騎兵速度太快,弓手近戰唯一優勢發揮不出來,想遠戰也不可能,因為空騎兵速度太快,只給了他們一次發射的時間就沖到了跟前,問題是這次機會還因為重騎兵突然變空騎兵而被浪費了.

前面重騎兵在沖擊,後面空騎兵在屠殺,看的松本正賀眼角直跳."法師編隊上,大范圍魔法覆蓋."

這種混戰中法師有優勢,大部分魔法自帶敵我判定,不傷自己人,所以混戰中可以隨便扔.松本正賀慌亂中調上來的法師團毫不擔心的把大面積魔法扔了出去,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法師團的表現卻是雷聲大雨點小.集體魔法使用時松本正賀清楚的聽到法師隊長大喊著:"流星火雨."這個魔法可是很著名的,大家都知道效果如何.在施法結束後天空中立刻出現了翻滾的紅云,接著云層上方出現了隆隆的巨響.所有人都知道下一步就是大批燃燒著火焰的隕石從天而降把前方的山谷變成一片火海,可結果卻是天空中飄落大批鵝毛一樣的小火團,這些火團飛飛揚揚的覆蓋了整個山谷,面積比正常的流星火雨大了很多倍,但是這威力……?

松本正賀傻愣愣的看著天空,旁邊的田中正太伸出一只手接住了一個火團,小火團一接觸他的手就熄滅了,田中正太的手只是抖動了一下.他把手心剩余的小點灰燼伸到法師團團長面前:"可以解釋小這是怎麼回事嗎?"

"誒……這個嗎……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法師團團長郁悶的道:"我感覺好象魔法使用成功了,不應該是這樣啊!"

"那你說這是什麼?"田中正太撚了點灰燼逼問道:"這就是流星火雨?雖然魔法有敵我判定,但疼痛還是一樣的.我剛才只感覺到手心一熱,連燙的感覺都沒有它就熄滅了,這就是你們五百多人的聯合魔法?魔法學徒扔的火球也不是這麼弱吧?"

其實這個團長真的很冤枉,不過知道他冤枉的是我們而不是松本正賀.在我軍陣地中,一輛造型精美的巨型馬車上放著一個奇怪的祭壇,此時祭壇周圍都燃燒著紅色的火焰.這些火焰一個個像井噴一樣,火頭高達四米多,看起來到是威勢十足,不知道還以為這是個大煤氣噴嘴呢.其實這個東西應該叫玄冥戰車,是天庭的賞賜之一,它的作用就是魔法阻礙.

剛才那些日本法師使用的魔法確實很厲害,不過這個玄冥戰車把魔法能量都吸收到自己里面變成了這噴發的火焰,而且它還把魔法覆蓋面積擴大了十倍,結果魔法被稀釋,威力變的只能燒傷小昆蟲.不過戰車現在吸收能量已經快飽和了,要是日本人再來一次,估計就不會被削弱的這麼厲害了.畢竟這個戰車也不是無敵的,它吸收能量後只能這樣燒掉,否則就無法進行下次魔法干擾了.

松本正賀雖然不知道我們有這個東西,但是很快他也意識到肯定是我們這邊有東西干擾了魔法釋放,不過他過于謹慎的認為我們有可能是抽取了魔法能量儲存起來自己用,所以他下令法師不得再使用魔法參戰,避免為我們的人白送法力.

我們可不管日本人那一套,他們不用魔法正好,我們可以放心大膽的殺.不過雖然日本軍隊因為被搞亂了陣形而一直受到壓制,但這個中軍畢竟不是前鋒營,人數多的離譜,騎兵殺的是不少,但和總人數比起來似乎還是差了一些.

我在擔心,松本正賀更擔心.雖然騎兵被日軍龐大的人數所困,但畢竟是騎兵在殺步兵,松本正賀知道我們後面還有大量部隊,這樣殺下去他們才是吃虧一方.實在沒有辦法的松本正賀把心一橫,對著後面的田中正太道:"傳令中軍散兵陣拉開,命令朝日騎士團沖鋒."

"騎兵團沖鋒會傷到自己人的?"田中正太提醒著松本正賀.

"讓騎士們多注意著點盡量閃避自己人,傷亡應該不會太大,先扼住中國人前進的腳步再說,反正騎兵不誤傷這些人也會被中國騎兵全部干掉的."松本正賀的這個計劃就像開始下令弓箭手編隊吊射前鋒營一樣果斷,雖然有點自殘的味道,但不得不說效果很不錯.

我們交戰的山谷是兩山之間的平原,不是真正的山谷,兩邊平原與山體的連接點不是陡峭的山壁,而是有一定傾斜度的山坡.松本正賀下令朝日騎士團沖鋒,前面的中軍先鋒立刻開始向兩邊的山坡移動為騎兵騰出沖鋒的空間.

朝日騎士團是黑龍會的騎兵編隊之一,成員中以NPC為主力,玩家只擔任指揮官.騎兵隊的騎士全都是穿著日本武士盔甲的那種騎士,並非歐洲樣式的騎兵,這一點到是比我們行會要整齊一些.我們行會的空騎兵全都是跟天庭買來的天兵,這些天兵的盔甲都是中國風格的盔甲,而秩序騎士團的那些真正重騎兵卻是歐洲式樣的騎士盔甲,所以裝備上稍微有些區別.不過這些盔甲的顏色都是一樣的,而且本身都是重甲,不注意也看不出太大區別.

朝日騎士們的坐騎是炎馬,嚴格來說算是一種妖怪.炎馬的蹄子周圍帶著一種青色的火焰,看起來滿囂張的,不過沒有實際作用.炎馬不會飛,速度方面比我們的夢魘戰馬要快一點,但耐力和負重都不如我們的戰馬,當然和天馬就更沒的比了.神馬和妖馬能一樣嗎?

朝日騎士們盡力控制著自己的坐騎向前沖鋒,一方面要保持高速,另一方面又要盡量躲避自己人,為此他們必須十分小心的緊盯前進路線,生怕一不小心多增加幾個誤傷記錄.

我騎在夜影背上漂在半空中正在俯視整個戰局,手上的愛之環突然跳了起來."老公,武將軍說要你馬上帶人沖."

"為什麼?"

"將軍說敵人發動反沖擊時就不存在防禦狀態了,只要我們能頂住對方騎兵反沖擊就可以一鼓作氣把敵人壓回去."

"明白了."我切斷聯系,迅速用心靈接觸通知所有的暴龍騎士和鈴音騎士讓部隊沖鋒.

自從上次游戲升級後私聊系統真的變成了"私"聊系統,這個通訊距離短的要命,玩家組隊練級還湊合用用,人一多就覆蓋不過來了.行會戰狀態本來是可以在戰斗時獲得行會頻道通訊能力的,不過國戰開始之前不同國籍之間的行會戰斗不計算在內,所以我們現在是行會頻道打不開,私聊又覆蓋不了這麼多人.幸好我有八千多暴龍騎士,玩家對召喚生物的心靈感應能力可以遠距離通訊,所以我臨時把暴龍騎士分配到各個編隊的指揮官身邊當通訊兵用.松本正賀比我可憐多了,這小子是真的在用通訊兵,有時候還要上旗語加戰鼓之類的樂器,累都累死了.

得到統一命令的軍團動作也要整齊的多,我們這邊的正規軍迅速開始向前推進.日本方面也發現了我們已經開始全面沖鋒,松本正賀也顧不得什麼預備隊了,一聲令下把所有的部隊緊緊的壓向山谷內.

步兵畢竟速度慢一些,最先接觸的還是先頭部隊的騎兵.我們的重騎兵在日軍中陣都快沖到頭了,結果日本朝日騎士團剛好也到了.兩邊的人馬接觸方式都比較零散.我們的重騎兵在敵人方陣中沖殺了這麼長時間,隊形早就亂了.日本的朝日騎士團雖然是剛沖出來的整編部隊,但是為了躲避自己人,所以隊伍也散架了.兩邊都是以散兵線撞擊在一起,出現的不是騎兵團的對沖,而是零星的騎士單挑.

我軍騎兵團的隊長名叫小風,剛好也是墮天使族的騎士,所以我讓他擔任了這些NPC重騎兵的隊長.小風平時人比較靦腆,但戰場上絕對是好手.此時他就沖在陣線最前沿,對面就是日軍的朝日騎士團.他可以說是第一個和朝日騎士團的人撞上的.

兩邊的戰馬迅速靠近,小逢手里的戰刀橫著掃了過去,對方的東洋刀迅速一壓從戰刀上面削過.只要小風姿勢不變,鐵頂手就沒了.不過小風注意到了敵人的想法,他不但沒收刀反而把刀伸的更長一些.對方要真這麼沖,也許能把小風的手砍掉,但是對方的腦袋肯定也會一起掉下來.一只手換一個腦袋絕對值得,對方當然不肯拿命換手,一閃身讓開了小風的刀,自然也沒削到小風的手.小風沒管這個騎兵繼續向前,騎士最大的殺傷效果在于不斷前進,決不回頭.

兩邊的騎士不斷的發生零星的碰撞,總體來說都是日本人吃虧.到不是他們人不行,而是戰馬的問題.炎馬力量不如夢魘戰馬,一撞就倒,沖擊力方面明顯吃虧.不過這些騎兵的突然沖入卻確確實實的阻住了我們重騎兵的腳步,眼看著重騎兵編隊速度越沖越慢,戰馬明顯已經變成跺著步前進了.

騎兵一旦速度慢下來馬上就沒有開始的殺傷效果了,連帶自己也變的更危險了.從進入敵陣沖到這里騎兵一直沒損失什麼人,就是因為速度快,對方沒有出手的機會.這下速度一慢下來沖擊力不足,殺傷效果減小不說,周圍的步兵紛紛開始反擊,不斷的有騎兵被殺,眼看著騎兵隊是沒指望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十三章 沖鋒!沖鋒!    下篇:第十一卷 第十五章 銅牆鐵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