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一卷 第十三章 沖鋒!沖鋒!   
  
第十一卷 第十三章 沖鋒!沖鋒!

"你是紫日?"我用的紫日這個大號,護身的遮蔽腕輪又爆掉了,現在全身都籠罩在魔焰之中,難怪松本正賀不認識.

"哈哈,這才多久沒見啊?這麼快就不認識了,真是讓故人寒心啊!"我開始調侃松本正賀.

"這不是又見著了嗎?"松本正賀反應過來之後絲毫不拘束的對答著."你帶這麼多軍隊出來,是打算和我決一死戰了吧?"

"哎……我也是無奈啊,還不都是因為你這邊盛情難卻嗎?你老兄帶這麼多人等著我,我不多來點不是太不禮貌了嗎?"

"哼!說的好聽."松本正賀臉色一變:"真有本事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我不再回答松本正賀,而是舉起右手向前一揮."前進."

我們這邊的陸軍兵力在五百萬以上,日本方面的陸軍兵力至少超過一千萬,主要是日本的地區守衛比較多.小小的峽谷平原面積並不大,雙方加起來一千五百多萬人,其中還不乏大型生物,小小峽谷根本沒有這麼大地方,大部分隊伍都在山谷以外,兩邊都只有前鋒進入了山谷,但就是這樣依然把山谷內擠的滿滿當當的.

隨著我的手勢,成群的長槍編隊和雪鷹脫離了盤旋狀態開始俯沖,第一批次的攻擊來自天空.日本方面也毫不遜色,成片的雙足飛龍群和大批類似烏鴉的生物飛了起來.雙足飛龍是日本的老牌空軍,一直就是主要空軍力量,數量龐大.那些巨大的烏鴉是日本鬼軍中配備的三眼鬼鴉,屬于地區守備部隊的成員.

我們這邊的空軍本來還打算進行對地攻擊,看到敵人空軍飛過來也不好再繼續轟炸了,匆忙的把身上帶的炸彈扔出去就開始拉高搶占高度優勢准備空戰.飛龍和鬼鴉的混合編隊很快就和我們行會的空軍大隊接觸了,雙方的力量對比比較混亂.我們這邊的空軍數量方面並不占優勢,除了長槍之外我們還有八百多頭巨龍以及幾十萬的雪鷹,另外我們還有大量的天馬空騎兵和中國神獸,不過天馬和神獸不能馬上投入戰斗,必須作為預備隊使用.

現在參戰的空軍中論起個體實力首當其沖的自然是巨龍,但我們行會一共就一千頭圖騰巨龍,其中還有些是非戰斗型,能參戰的只有八百多頭.日本方面的飛龍部隊數量不少于十萬,鬼鴉更要命,至少超過五百萬只.我們那八百多頭巨龍講起來是很厲害,可是掉進幾百萬鬼鴉中也掀不起多大浪頭來.長槍編隊還好點,雖然數量不多,好歹還是湊出了近兩萬只.雪鷹數量到是多,四十多萬說起來滿嚇人的,不過級別不高,考慮到日本人的鬼鴉五百萬的數量,這四十五萬雪鷹也頂不了多大用處.其實日本地區守衛鬼鴉也不是什麼高級生物,這種東西體長大約三米多一點,品級還不如雪鷹,就是數量賊多.

我站在下面看著天空是非常擔心,單從數量上看這些空軍才是敵人的十分之一,似乎完全不成比例,但他們卻必須這麼打.這次的戰斗指揮根本就不是我,作為會長的我根本沒有專業的戰斗指揮技術,所以戰爭時期指揮權是全權交給武將軍負責的,我現在也就充當下馬前卒使用一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老將軍把大批空軍控制起來卻只派這麼點出來打仗,不過我想他應該有自己的意圖.

天上空軍接觸,下面雙方的陸軍全都停著沒敢動.現在需要的是先等空軍打出個結果,否則一旦自己一方的空軍失敗,率先進攻一方可就要倒大黴了.兩邊的空軍速度都很快,瞬間就全面接觸.

最前面的是長槍編隊和鬼鴉群,長槍編隊在空中集結出了一個密集的箱式陣形.在雙方接近到距離不足八百米的時候所有長槍全都自動把自己的左翼向上卷右翼向下卷,長槍的身體立刻開始橫滾起來.這招螺旋突刺可是長槍的看家本領,配合超音速突擊使用威力驚人.我的魔寵飛鳥作為長槍中品級最高的種類——血刺,現在就是這支長槍編隊的長機.下面的人只看到天空中的長槍編隊突然開始集體橫滾,然後所有長槍全都開始加速,空中出現了一陣整齊的爆鳴聲.

"音爆!敵人進入超音速了!"幾個懂行的日本人立刻叫了起來.

游戲中的魔獸比現實中的生物飛行能力都要好,但至今為止能超音速飛行的只有長槍而已.天上的鬼鴉集群就像一群老式的活塞飛機遇到了噴氣戰斗機群,幾乎還沒反應就被以超音速沖過來的長槍以翅刃和三棱尖刺絞的粉碎.天空中一下子布滿了黑色的羽毛和血水,下面的人忍不住把盾牌舉到了頭頂抵擋那些掉下來的尸體.

長槍一沖入敵陣就開始放開速度盡情的屠殺,鬼鴉級別低過了頭,數量優勢似乎完全發揮不出來.雙足飛龍到是還算好一點,不過長槍速度太快,總是圍著飛龍繞圈子飛,急的上面的日本玩家轉來轉去就是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巨龍群緊跟長槍後面進入日本空軍陣營,龍炎在空中簡直就是把大掃帚,巨龍們噴著火焰在空中隨意擺動頭部,凡是被粘到的鬼鴉全都變成了一個個火流星墜向地面.

一群由日本玩家操縱的飛龍撲上來想要阻擋巨龍的大屠殺,飛的最快的雙足飛龍王和一頭三十五噸重的黃金巨龍在空中撞在了一起,飛龍背上的騎士被慣性一下壓到了龍鞍上.兩頭龍在空中纏到了一起,巨大的力量撞的雙方都停頓了一下.飛龍並非龍族,它們叫飛龍卻不是龍,而是屬于蜥蜴類.飛龍除了兩只後腿之外前肢完全進化成了翅膀,巨龍卻有著四條腿外加一對翅膀,體態並不一樣,而且巨龍的體積也要大一些.

黃金龍號稱物理防禦無敵,這點撞擊完全夠不成傷害,那條飛龍王卻被撞的暈頭轉向反應不過來.黃金龍就勢一口咬住了飛龍王的脖子,然後四肢一蹬飛龍王的身體,脖子向後一扯,直接從飛龍的脖子上把它的腦袋咬了下來.沒了頭的飛龍噴灑著綠色的腥臭血液向地面栽了下去.黃金龍扔掉飛龍頭突然一轉身,帶著巨刃的尾巴掃向了第二頭接近的飛龍,一下就把那條飛龍打的在空中翻了幾十個跟頭向著山峰撞了過去.巨龍就是巨龍,和飛龍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旁邊一點的地方一頭赤血紅龍也被八頭飛龍圍攻,結果紅龍上去一爪子拍暈了一頭,反口把另外一頭飛龍的整個腦袋吞進嘴里一口咬的粉碎又給吐了出來,嚇的那個飛龍騎士慘叫著自己從飛龍背上跳了下去.剩余的飛龍過去想圍毆,被一尾巴全部逼散.紅龍轉身一把抓住一只飛龍,雙爪一使力就把飛龍的兩條翅膀硬給撕下來了.沒了翅膀的飛龍慘叫著和自己的騎士一起下去親吻地面去了.

"打它眼睛."一個日本玩家指著紅龍叫囂著.

紅龍在龍族中號稱暴怒之龍,脾氣出了名的火暴,居然聽到頭人套插他眼睛,反口一道火焰把那個日本玩家連坐騎一起變成了掛爐烤鴨.

懸浮在空戰區域外面的日本空軍指揮叫著:"先避開物理攻擊的巨龍,把那些魔法龍先搞掉."

飛龍群立刻轉向朝著看起來很好欺負的仙女龍和銀龍沖了過去.但巨龍有那麼好欺負嗎?銀龍的體型只有金龍一半大,全身銀色鱗片看著漂亮防禦卻不高,但銀龍號稱龍族中的舞蹈家.這個舞蹈指的是飛行中的龍族求愛之舞,這個舞蹈雖然主要用于求愛,但其直接測試的是空中的靈活性.可以說銀龍是龍族中速度最恐怖的飛行冠軍,一般的龍連他的邊都摸不著.

實際頭飛龍王圍剿一只銀龍,結果銀龍突然一收翅膀身體向下墜落,從包圍圈下面溜了.等那些飛龍反應過來開始俯沖的時候他卻猛的一張翅膀,身體驟然上升,迎著一只下墜的飛龍王的正面撞在一起.雖然銀龍體形小一些,但人家畢竟是巨龍,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小巨龍也比飛龍王要大.兩只龍在空中撞在一起,銀龍以閃電般的速度在那條飛龍王的肚子上開了個大洞,然後又脫離了基礎,從到到尾飛龍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等它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是肚腸子從肚子上的大洞冒出來的時候了.

旁邊圍追仙女龍的那群飛龍更悲慘,仙女龍體形比銀龍還要小一點,飛行能力也不如銀龍那麼好,可這個家伙號稱龍族大法師.追擊的飛龍突然感覺到翅膀一僵,接著身體就墜了下去.局部麻痹術這個低級魔法要求很低,但是仙女龍可是魔法專家,就是這些低級魔法的合理組合就足以把人玩死.

對面一頭擋道的飛龍虛張聲勢要咬仙女龍,突然被一道閃電纏繞住全身抽筋一般的抖動起來.仙女龍飛的好好的一個俯沖從那頭被電的麻痹的飛龍下面鑽了過去,追擊的飛龍因為被遮擋了視線結果和被閃電擊中的飛龍撞成一團,閃電立刻又多了一個俘虜.

仙女龍們在天上把麻痹,閃電,火焰環,迷霧玩的眼花繚亂,那些飛龍不是互相撞在一起就是被麻痹掉下去摔死,反正仙女龍懶得用大魔法,這樣省勁一些.至于其他巨龍則完全是直接追著飛龍打,反正巨龍的鱗片硬如鋼鐵,飛龍是抓不動咬不穿,只能干挨打.

日本玩家很快發現了問題,巨龍級別過高,空中單位幾乎對他沒有殺傷能力,仿佛是一群拿著青銅武器的步兵遇到了一輛坦克,再多也只能看著干著急.日本人的空軍中根本就沒有人有能力啃動巨龍的鱗片.長槍到是能被擊落,這半天也確實被打下去幾只,但大部分是碰上的.長槍飛行速度是鬼鴉的三倍以上,靈活性更是可怕,在群鳥中穿來插去如入無人之境.唯一能夠被真正消滅的就剩雪鷹,為此還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

雪鷹的級別只比鬼鴉高一點點,按說三對一應該就可以輕松獲勝.但是,我們這邊的雪鷹根本就不是單獨出戰的,他們身上有好多奇怪的小東西.日本人不認識這些長的像螃蟹一樣的東西,可是我們行會的人知道.這些是我們行會的城市巡邏隊之一,名叫晶菱.晶菱的等級比雪鷹高的多,但體積卻很小.一只雪鷹的身上可以攜帶五只晶菱而毫無任何負重感.晶菱的爪子很多,可以自己攀附在雪鷹的身體上不會掉下去,而這種東西自身又有螃蟹一樣的外殼保護,可以幫雪鷹擋住致命攻擊.更重要的是晶菱的攻擊方式是發射魔法射線攻擊,屬于遠程攻擊,這就把雪鷹變成了空中炮艇,鬼鴉數量再多也架不住滿天亂飛的射線啊!

本來我在下面還在擔心武將軍安排的出戰陣容是不是過于寒酸了一點,看到各個兵種的表現也就釋然了.本行會的兵種向來是走極端,要麼就是巨龍這樣戰斗力特別突出,要麼就是晶甲蟲那樣數量超級多,反正有一項是特長.這樣的兵種只要不碰到克制自己的敵人一般都是完勝.

天空中雖然是日本方面占據絕對數量優勢,但實際戰斗效果卻是一面倒,日本方面的空軍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只能在天上到處亂竄.松本正賀實在忍不住了,一揮手喊道:"出動預備隊."

日軍後方的山區中突然飛起一大片黑糊糊的東西,我把星瞳的視線放大功能啟動後那些黑點立刻被放大到足以看清的大小.鎖定了其中的一個仔細的看了一下,這個東西還真有點來頭.

"雷鷹?奇怪,怎麼黑了吧唧的啊?"

我在那里自言自語,跟在我旁邊的隨從斯哥特到是聽到了,順口道:"那不是雷鷹."

"不是?你認識那是什麼?"

"恩.那是霧鷹,雷鷹的近親,但是和雷鷹完全不一樣."

"厲害嗎?"

斯哥特搖了搖頭:"看到過,但是沒打過,不知道具體怎麼樣.聽說這東西有毒,而且自身級別不低,應該不簡單."

我摸了一下帶在左手上的一枚新戒指,它叫愛之環,是游戲里設置的結婚戒指中的一個類型.《零》這個游戲里玩家之間結婚的限制很小,只要關系度不是負數,而且雙方同意就可以,不用做任務也不用准備任何東西,甚至連結婚對象都不限制.只要你自己高興,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完全隨你高興,就算你想要和NPC結婚,只要對方同意了也可以,甚至娶頭非人形魔獸系統都不管.但是這樣的結婚只是名義上的,除了開放一些基本屬性的共通之外就沒多大實際意義了.不過《零》的婚姻模式是可升級的,根據雙方(多方)的表現可以進化.要是拿到二級忠貞戒指就可以得到遠距離通訊的能力,而且還能實現資金共用,不過這戒指要做任務.三級結婚戒指叫愛之海,允許雙方通用儲物空間,四級就是我這個愛之環,允許夫妻雙方憑借這枚戒指互相召喚對方到達自己身邊,而且不限距離,即使隔兩個國家都沒問題,不過每天只能召喚一次.當然了,戒指都是向下兼容的,前面的戒指的能力後面的戒指都是包括在內的.我是最近才拿到這玩意的,而且來的有點莫名其妙,系統要求一定的愛戀指數才允許申請,這東西又不是打怪升級,誰也不知道怎麼累計點數,甚至有人以為多干點OOXX的工作可以升級,結果全是扯淡,根本沒用.我反正是莫名其妙的就得到了這個玩意,現在正好用它和玫瑰聯系.系統升級之後似聊被限制的很厲害,距離遠了不行,而且還要收費.

玫瑰正站在艾辛格的指揮台上,將軍就在她身邊.玫瑰忽然感覺到戒指在震動,低頭看了一下,戒指中間的心形紅寶石正在閃爍著紅光."老公,什麼事情啊?"

"告訴將軍,對方啟動預備隊了."

"我們已經看到了,但是不知道是什麼.你看見了嗎?"

"斯哥特說那東西叫霧鷹,等級很高,還有毒.外形和雪鷹差不多,體積也一樣,就是毛色發黑."

"知道了,我會通知將軍的."

切斷聯系之後我轉頭看向了艾辛格的方向,果然,剛過了一會我們這邊也飛出來一大群東西.不過這些東西的造型有點奇怪,我只不過用星瞳看了一下立刻就認出來了.那是逗號飛行器,就是上次那個差點把我們轉暈的危險飛行器.沃瑪居然把這種東西也列入戰斗序列,實在太誇張了點.

操作逗號飛行器的駕駛人員是艾辛格守衛部隊的骷髏兵,這種低級兵種我們有的是,損失幾百萬眼都不眨一下.武將軍派出這樣的編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誘惑敵人用的?

用事實來說話是最有力的.逗號飛行器我們在我們行會普遍不被看好,除了沃瑪幾乎沒幾個人贊同這東西的性能,不過相信今天過後不會再有人懷疑這東西的性能了.逗號飛行器飛起來極端不穩定,上下左右的亂轉,而且轉向非常危險,幾乎不可能自如的駕駛.不過我們總算知道這個東西的真正價值在哪里了.

兩邊的候補編隊很快發生接觸,逗號飛行器沖入陣營之後開始使用小型魔法彈發射器進行攻擊.魔法彈是一種不分系的魔法,使用時可以發射出一個白色小光球攻擊敵人,它不屬于任何一個魔法分系,但每一個法師都會這招.作為釋放速度最快的魔法,它實在是很適合魔法學徒入門用.經過我們行會的魔法研究所的研究,現在我們已經掌握了使用魔法陣發射魔法彈的方法.這種魔法陣直接使用魔晶石提供的魔力為能源,發射魔法飛彈的速度比一般的法師快的多,基本上可以達到每秒一發的速度,對于逗號飛行器這種很不穩定的平台來說這個射速很重要.

逗號飛行器的飛行性能可以說並不優秀,甚至于是很糟糕的.這東西本身就沒辦法保持直線飛行,加上駕駛員是智商比較低的骷髏兵,所以它們的飛行和失控區別不大.但讓人意外的是就是這種抽筋一般的飛行姿態反而讓它獲得了良好的戰斗效能,其最大的特點就是敵人幾乎抓不住它.逗號飛行器的飛行路線連駕駛員自己都沒辦法預測,別說敵人了.日本人的飛龍騎士使用魔法攻擊逗號飛行器的命中率接近于零,幾乎就是打不中.計算過提前量的攻擊根本就別指望命中,因為這些家伙根本不走直線.

鬼鴉到是還算不錯,勉強可以保證命中,但通常打的不是地方.逗號飛行器主體是個空心大鐵球,這個部分是不怕攻擊的.真正的致命要害是鐵球上那個牙刷柄一樣的駕駛台,可是這東西一通亂轉誰都得暈,根本沒辦法找要害.結果就是鬼鴉的攻擊往往變成自殺,自己撞上大鐵球不死也會被撞暈,然後掉下去還是死.

就是因為這麼奇怪的原因,所有的逗號飛行器全都表現出了超越高級魔獸的殺傷效果,讓敵我雙方的人全都跌破眼鏡.真不知道這個東西是如何表現的這麼突出的,當初我們還以為這個東西只能算失敗的驗證機型,沒想到效果這麼好.

天空中的優勢已經確定了,我估計日本人也沒有翻盤的機會了,現在進攻正是最佳時機."全軍推進."我突然向前一揮手下令進攻.武將軍說地面戰需要臨場指揮,所以他不做戰術安排,由我直接管理.

最前排的鋼爪全都用爪子刨了一下地,然後把頭低了下來,讓撞錘一般的犄角對著前面.它們那粗大的鼻孔噴出的氣流吹的地面沙石飛濺,那架勢比騎兵驃悍多了.

"沖鋒."鋼爪編隊的隊長看隊伍已經准備好了,向前一挺龍槍,下達了命令.所有的鋼爪同時開始低頭向前沖,整個隊伍整齊劃一,以一面牆的形態壓了上去.

日本人那邊也聽到了我們的沖擊聲,松本正賀一揮手:"盾牌就位."

轟隆一聲整齊的舉盾聲,三千面兩面高的重盾被豎了起來,每面盾牌後面是一個石元素人.石元素人是高級人形召喚生物,全身都由岩石組成,不但堅固而且力氣很大.他們的身高正好是兩米,站在盾牌後面可以使盾牆發揮比以前更好的效果.

在盾陣後面,十幾個玩家抱著一根龍槍從盾牌上的小洞把龍槍伸出去,這樣就讓盾陣變成了荊棘叢林,誰敢靠近就要先准備被串在槍頭上.在這些槍手身邊都站著盾牌手,他們的工作是舉著盾牌站在槍手身邊用盾牌組成一個天棚把人員都保護在下面,這個是用來抵擋飛矢的,就算遇到箭雨和魔法覆蓋也不會有問題.可以說日本人的戰陣相當完美,配合很到位,布防也很合理,要是鋼爪真這麼撞上去,能不能沖開防線還真的很難說.

鋼爪部隊越跑越快,這些家伙雖然不如戰馬速度快,可這並不表示他們跑的慢,加速到最大速度的鋼爪跑的也不慢,隆隆的聲音震的地面都在顫抖.日本那邊混雜在NPC陣營中負責指揮的玩家雖然名知道這是游戲,可還是忍不住腎上腺素分泌增加,站在那里不自覺的就開始呼吸急促,頭上滿是因緊張而滲出的小汗珠.

距離在飛奔中拉近,一千米,五百米,三百米,二百米.眼看著就要撞上了,峽谷靠艾辛格的一放突然傳來了奇怪的聲音.松本正賀感覺到不好,抬頭看了一下.只見遠處平原山谷轉彎的地方突然閃出一排拖著長長尾跡的東西,這些東西長長的像個柱子,尾巴那頭還帶著火焰.

"中國人的魔法導彈!"田中正太到是比松本正賀先認出了神箭.

三十枚飛彈從山谷那頭一拐出來立刻橫向展開加速前進,神箭以距地面不足八米的距離超低空飛行,三十枚飛彈一字排開齊頭並進,迅速追上正在沖鋒的鋼爪隊伍並超了過去.松本正賀看到飛彈出現的時候就知道要遭殃,不過他現在除了祈禱也沒什麼辦法阻擋了,就算是天昭也來不及幫忙了.

飛彈超越鋼爪,到達日軍盾陣前五十米時突然整齊的一壓彈頭向盾陣沖了下去.轟.三十枚飛彈就聽到一聲爆炸聲,三十個彈頭是同時爆炸的.巨大的氣浪迅速的擴散開來,日軍盾陣像一張薄薄的紙片一樣被掀了起來,最前面的盾牌和石元素被向後拋了出去,直接飛過長槍隊和刀盾手的陣地落在了後面的重步兵陣地上.盾牌手後面的長槍隊全都被氣浪掀飛出去和後面的自己人撞在一起摔成一堆,日軍前鋒瞬間就亂了.

"殺."鋼爪隊列里響起了喉叫聲,這個騎兵隊長反應還滿快的,看到敵人亂套正是沖鋒的最佳時機,喉叫著督促隊伍加速.

日本人的盾陣已經不存在了,用于輔助的長槍隊也和後面的刀盾並撞在了一起,正在亂糟糟的想爬起來.導彈爆炸的時候鋼爪距離敵軍前鋒不足二百米,現在已經接近到一百米不到的距離了.日本玩家催促的NPC起來迎敵,可惜那些人都摔的太重,一時爬不起來,眼看著我們的隊伍就到了跟前了.

松本正賀忽然大喉著:"長弓手,以本軍前鋒為基礎標定,覆蓋射擊."

這個命令實際意義就是說前鋒營不要了.覆蓋射擊是無差別的,而且基准點又是本軍所在地,所以這一輪箭雨下去本軍前鋒就別指望有活人了.松本正賀這樣做固然很心疼,但是他知道,就算不放這些箭,等我們的鋼爪沖上去也不會有活人剩下的.現在放箭可以把鋼爪編隊一起覆蓋進去,最起碼可以讓前鋒營死的值一點.

雖然很為難,但日本的弓箭手還是放了箭.長弓拋射威力很大,配合魔法箭的效果,穿透力絕對能把重騎兵連人帶坐騎一起釘在地上.突然出現的箭雨非常密集,但是鋼爪編隊並沒有停止.鋼爪小隊的隊長大聲喊著:"沖啊!沖過小日本的前鋒營就能躲開箭雨."

有了隊長的命令,大家的目標立刻明確了,鋼爪的隊伍突然再次加速,瘋狂的向著日軍前鋒營沖了上去.

我在後面本陣雖然聽不到那個隊長喊的什麼東西,但我能看出來他們的意圖.隨意的揮手對側面的正規騎兵隊長命令道:"重騎兵開始沖鋒,換散兵陣."

一般情況下為了增加殺傷效果,騎兵都是密集的一字陣,這樣正面沖擊力會很強悍,不過今天的狀況有點意外.鋼爪編隊本來因該是無法突破敵軍前鋒的,但現在看松本正賀破釜沉舟的做法,他們大概是能沖過去,說不定還能剩下一些人.重騎兵部隊本來是安排來跟著鋼爪編隊對敵軍前鋒營進行二次沖擊的,不過現在看來用不到了.考慮到前面可能存在鋼爪編隊的剩余力量,為了避免自己的騎兵踩自己人,只好把騎兵隊伍分成散兵陣.反正日軍一線已經崩潰,後面用銅牆鐵壁陣和散兵陣也沒多大區別了.

鋼爪編隊越沖越快,但是日軍的箭雨也已經發射了,箭矢正在上升階段,一旦達到頂點開始下落就是收割生命的時刻了.就在兩軍即將接觸的瞬間,鋼爪編隊里突然閃耀起一片白色的光芒,緊跟著又是一片金黃色的光芒閃過.這些是本行會的MM們使用的輔助類法術,白色的疾風術,加速類群體魔法,金色的是金剛皮膚,防禦增強類魔法.使用這些法術的是本行會的幾十位玩家MM,她們就在鋼爪騎士的身後.可以說她們就是去送死的,這種沖鋒就算是鋼爪身上那些騎兵類的玩家都是九死一生,這些法術類的小MM們肯定是十死無生的,所以這顯得她們的勇敢.一般這種戰都中大部分女性都是不參加的.

大兵團作戰和玩家PK完全不是一回事.這年頭的女孩子膽子都大的很,她們並不在乎和丑陋的怪物對砍,當然也不介意和玩家對砍,可兵團戰不一樣.重騎兵集團沖鋒時那種壓迫感需要較強的心理承受能力,一開始鋼爪沖鋒時那些日本玩家之所以會顫抖和出汗並非他們不勇敢,而是因為他們被騎兵的氣勢壓住了,再勇敢都會表現出這種反應.因為這個原因,玩家在戰斗中一般不讓女性參加兵團戰,至少不能讓她們參加重裝部隊的集團沖鋒和防禦,一方面是為了顯示男兒本色和紳士風度,另一方面就是怕女孩子到時候嚇癱了就麻煩了.騎兵陣前你要是嚇癱了,對方就算想憐香惜玉也刹不住車了,最後的結果就是把面前的一切都踩成泥漿融入大地.不過我們行會女孩子比較多,自然表決權也比我們多,這次非要參加前鋒出征,沒辦法只好安排了這些女孩子當輔助力量,沒想到她們還真派上用場了.

因為加速魔法的作用,鋼爪編隊突然加速前沖,瞬間和倒在地上的日軍前鋒營撞在一起.要是這些日本人舉著盾拿著長槍像剛才一樣站成防禦陣還好說,現在全都躺在地上實在是行不成任何阻礙,鋼爪編隊直接就從上面踩了過去.這些幾噸重的身體配合奔跑的力量,只要被踩到就別指望活命,鋼爪背上的觸手也是殺人利器,一穿一個准.

騎兵隊所過之處尖叫聲響成一片,不過不是下面的日本人的,而是鋼爪背上的女孩子們.鋼爪用這麼快的速度從人堆里沖過去,當然是血水飛濺內髒亂飛了,因為場面過于火暴,大部分女孩子都忍不住尖叫起來.前面的騎士雖然想幫她們擋一下漫天飛舞的血水,可現在戰斗中血水來自各個方向,根本擋不住,唯一能做的就是加速向前沖以求盡快通過這里了.

叫聲響了一路,鋼爪編隊的前鋒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在日軍陣地里橫中直撞,沒有任何敵人能夠阻擋鋼爪的前進.穿過那些被炸倒的人之後鋼爪進入了後面的人群,前鋒營的厚度有五百米,導彈只影響了前面五十米而已,後面的人都還站著,只不過他們本來不是用來抵抗騎兵沖擊的.鋼爪用于開路的犄角以高速撞在那些只拿著標准盾牌的步兵和只有大刀和戰斧的戰斗步兵群中,這些武器都太短,根本夠不到鋼爪就被犄角給撞了.一些人還試圖用盾牌阻擋,可惜這些只是標准盾牌.標准盾牌就是騎兵手上拿的那種八十工分高的盾牌,一般都是那種典型的盾形,也有一些是方的或者圓的,不過它們的共同特點是都不大,而且厚度都不高.這種盾牌是用來在對砍的時候擋對方的武器的,一個人的臂力能有多大?所以這些盾牌基本都很薄,反正一般人也砍不動盾牌.但是鋼爪的犄角和攻城錘差不多,這些盾牌在它面前就像錫箔紙一樣,講起來是金屬,實際上一碰就破.

被鋼爪連人帶盾牌撞上的人會被直接撞飛出去,最後因為震蕩而死,而那些沒有盾牌的人被撞到之後身體會因為慣性而折斷,脊椎骨會完全斷裂,有些不幸的家伙這樣都不死,拖著腸子滿地爬,嚇的騎兵背後帶的那些本行會MM們哭的聲音都不對了.

就在這種血肉橫飛的沖撞中鋼爪編隊居然沖了出來,不過就在一部分鋼爪編隊沖過這五百米厚的前鋒營陣地後,天上的箭雨也到了.盡管被加了疾風術,但距離畢竟太遠,鋼爪編隊直到第一支箭落地也只沖出了三分之一的人員而已.

噗,噗,噗,噗……箭支像暴雨一般落了下來,盔甲根本擋不住長弓拋射的力量,不管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只要被碰到立刻就是一穿兩頭通.中國玩家還好一點,鋼爪背上的那麼多觸手可不是白長的,在頭頂一陣亂舞大部分箭矢都可以被打偏,但還是有不少射進來的.

一名騎兵突然一把捏向自己胸前,他的手正好捏住了一支箭的尾翎,箭身的前半截已經穿進他的身體了,讓他忍不住悶哼一聲,但是因為尾翎被捏住了,所以箭只進去一半.要不是他動作快,這支箭就會穿過他的身體把他背後的那個可愛的MM和他一起釘在一塊,不過現在是不可能了,箭已經不會再前進了.

"你中箭了?"背後的女孩發現了前面騎士的不對勁.

"還好,傷的不重.啊……"正說著話騎士的肩膀又中了一箭,箭頭貫穿了肩膀削斷了女孩的一縷頭發.

"你怎麼樣了?"你孩子嚇了一跳.

"沒關系,暫時還不至于要命.只要能沖出去就沒事."

箭雨太過密集,噼噼啪啪的砸了下來,在覆蓋范圍內的鋼爪沒有一只能夠躲掉的,不過幸運的是鋼爪的鱗甲比較結實,箭矢即使射進去也插的不深,搞的所有中箭的鋼爪都插的跟刺猬一樣.相比這鋼爪騎士可就慘多了,大約三分之一的騎士死在了鋼爪的背上,連特別增援來的女孩子也掛了十多個.但對比日本人的損失還算好的,鋼爪剛才說是沖鋒,實際是在逃命,沖擊線不完整,不少人都沒死,不過被自己人的箭雨又洗禮了一遍,活的也不多了.

沖過陣線的鋼爪編隊已經沒有什麼沖擊力了,過長的沖鋒也影響了體力,現在的鋼爪編隊基本沒有再沖鋒的能力了.作為隊長的那個玩家回頭看了下本陣,這邊打出了特殊的旗號,他立刻明白過來,帶著鋼爪分成兩隊向平原兩邊的山上沖.這個旗號是讓他們讓開道路給後面部隊沖鋒的命令,他們可以不用再沖了.

雖然鋼爪編隊奉命讓路,可是日本玩家並不清楚他們要干什麼,看到他們突然轉向向山上沖,還以為我們又有什麼新的陰謀,所以箭雨跟著就過去了.轉向之後鋼爪的隊伍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再躲避已經不可能了.慌亂中一個玩家召喚出了作為新守護獸的樹妖,別的玩家這才想起來自己有個樹妖守護.這東西剛配發下去,大家還沒形成習慣,一時想不起來要用這個東西.

都說背靠大樹好乘涼,其實拿來擋箭也不錯.樹妖畢竟還是樹,身上插些箭根本傷不到他們.雨點般的箭支打在樹干上釘的咚咚響,但卻沒什麼效果.能變妖怪的樹都不小,這些箭基本射不穿這麼大的樹,何況大家是有計劃的聚集在一起讓樹妖組成樹林,這樣防禦效果大大提高.第二輪箭雨相比前面一陣可以說收效甚微,除了那些樹妖變成了箭垛子之外好象也就沒什麼成果了.

樹妖們看箭雨結束了紛紛動用枝條把自己身上的箭全都給拔了下來,看樣子一點受傷的感覺都沒有.樹妖屬于植物系,除非被火燒掉,或者被切碎了,要不然是可以再生的,這幾支箭還差的遠呢.

日本玩家本來還想再試一次,但是松本正賀明智的下令改變目標選擇正前方,因為我們的重騎兵編隊已經沖過來了.這支編隊不是玩家編隊,而是NPC編隊,清一色的天馬.我們都知道天馬能飛,日本人也知道,但現在的天馬都披掛重甲,誰知道他們是天馬?我們行會雖然也喜歡硬不硬,但我們是不介意偶爾玩幾把的.兵不厭詐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十二章 被迫決戰    下篇:第十一卷 第十四章 踐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