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卷 第三十八章 又是我善後   
  
第十卷 第三十八章 又是我善後

玉帝反正是差別人辦事不辛苦,一句撤軍把有用的人都拉走了,只留下了大群天兵和一堆爛攤子給我收拾.逼迫妖魔遷居的工作和與佛宗周旋的工作被交給我全權負責,還美其名曰是對我的信任.好在我也不是賣苦力的,順便敲詐了二郎神那個項圈以後不用還了,另外還搞到了玲瓏寶塔的使用權,除非天庭有需要使用,否則可以隨便我們用.這種高級寶貝就是好,跟吸塵器一樣,對付小兵的時候一吸一片.

天庭的部隊前腳走,我後腳就到妖魔們的暫時隱蔽點了.這邊的妖魔拖家帶口大包小包還真跟逃難差不多,四大護法已經在等我了.

"你總算來了."水虛帶頭跑了古來,但是只跑到一半他就停住了."你手上拿的什麼?"

"哦,這個啊!"我揚了一下手里的塔."這是托塔天王李靖的玲瓏寶塔,怎麼樣?帥氣吧?"哈哈,新到手的寶貝拿出來炫耀一把才叫過癮.

四個護法連忙一起靠了上來想摸又不敢碰的看了看."真是玲瓏寶塔啊!這東西你怎麼搞到的啊?"

"騙來的.不過只有使用權,人家要用我還得還回去."

"那也不錯了.先搞個夠本再說."水虛拍拍我的盔甲:"好象又強化了!"

"嘿嘿,你也看出來啦?新獎勵.太白金星給我加的青光護印,玉帝在上面強化過了.一般的法器對我完全無法近身.這次幫你們雖然費事了點,不過干起來還算滿過癮的,不但抄了佛宗的大廟還從天庭撈了不少好東西.對了,你們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你們的新家."

"天兵都撤離了嗎?"

"放心.天兵是有不少,但重要路段全都是我的人."

"佛宗呢?"

"全死光了.我把蒼茫山脈的廟全燒了,一個佛宗的也沒留下.現在如來回去調集佛陀去了,等他們重建起來起碼是三天以後了,你們有半天就可以藏好了,怕他什麼?"

"果然是心思細蜜."水虛點頭:"有你在我們妖族真是太走運了.要不是你我們到現在恐怕還在那個葫蘆里折騰呢!"

"不要客氣,我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考慮嗎!來,跟我走吧."

帶著大群妖怪進入萬仙山的入口,這邊有大群天兵把守在路中間,妖怪們嚇了一跳,但是在我的安慰下還是和我一起走了過去.這些守衛都是我買的天兵,就算曾經是天庭的力量,但現在也是絕對效忠我的.我們這麼大隊人馬就像隱形人一樣從他們身邊走過,天兵守衛一點反應都沒有.

一路上遇到幾個這樣的哨站,開始還把妖怪們嚇的半死,後來就習慣了.這些天兵一律對我們視而不見,反正你大搖大擺的走過去就是了.其實天庭留下的天兵都被調到萬仙山和蒼茫山脈的邊界上去了,這邊的山里全都是我的人.

很快我們就到了那個靈泉的位置,打開那被佛宗霸占的靈泉大門,一股清新的空氣立刻湧了出來.妖怪們歡呼著沖了進去,只有水虛和銀謠兩位護法還算能克制,在後面慢慢的配我走進去.

靈泉其實不是一口泉眼,它只是一種能量通道.這不過是個山洞而已,在洞的深處有個用法陣圈起來的區域,大概五平方米左右大小.表面看上去這和附近的岩石地面沒有什麼區別,實際上這就是靈泉的泉眼.在這個洞里大大小小的分布著不少這樣的泉眼,所以才說是好地方.不管是妖怪還是神仙,只要坐在上面修煉,效果可以成倍提高.即使在這個洞里躺著不修煉都能逐漸提供提高力量,如此寶地誰不眼饞?

剛在門口水虛和銀謠還有點樣子,進來後也失控了,趴在靈眼旁邊拼命呼吸,好象再不吸就沒有了一樣.咔嚓.一聲奇怪的聲音響了起來,在安靜的山洞里很明顯.妖怪們都在吸氣,誰也沒說話,這麼大個山洞安靜的像沒有人一樣.我四下看看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估計可能是什麼岩石的聲音,沒有去追究了.

妖魔們在山洞里盡情的吸收靈氣,好一會才恢複正常.乾坤葫蘆內是沒有靈氣的,出來之後他們隱居的督靈有的只是鬼氣,現在碰到靈氣就像沙漠里出來的旅人看見了水一樣.等他們興奮的差不多了我把四個護法一起叫到了一個單獨的洞穴內.

畢陀正吸收靈氣吸的過癮,被我叫過來很不耐煩."我正過癮呢!到底什麼事情啊?"

畢陀是力量型,沒什麼頭腦,另外三個護法可都很精明.銀謠看到我臉色不好立刻就貼了上來."哎呀,不要生氣嗎!畢陀他沒大腦,別和他一般見識.什麼事情快點告訴我們吧?我知道你肯定是有重要事情才把我們叫過來的."

水虛也對畢陀訓斥道:"你這個愣頭青,快點道歉.也不想想這地方誰給你的?就知道吸,過了河你就拆橋啊?"

畢陀有些委屈的看向瓊霖,結果連一向寡言少語的瓊霖也點點頭."你是應該道歉."

"好吧好吧!我道歉,俺是粗人,紫日兄弟別和我一般見識."

我聽完道歉直接開口道:"現在聽好了.天庭的放松計劃玉帝已經正式拍板了,以後只要你們不做的太明目張膽,天庭就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沒看見.還有,襲擊目標盡量選擇在你們旁邊的蒼茫山脈附近,偶爾還可以上到蒼茫山上去抓幾個僧侶什麼的,反正是和佛宗對著干.一旦你們被發現,盡管向回跑.在蒼茫山脈和萬仙山的交界處駐紮著一支天軍,不管你們惹了誰,這支天軍都會幫你們擋住他,你們明白了嗎?"

銀謠點點頭:"這個我們明白.反正只要是去佛宗搗亂,不管惹出什麼麻煩,回頭有天庭撐著."

水虛也道:"這麼說來以後透佛宗的東西可以明目張膽的干嘍?"

"也不是完全明目張膽.表面上天庭還是要維護安定的,所以你們也不能搞的太過分.首先,不要在有外人在場的時候穿越天兵防線,沒人看見的話天兵會當你們不存在,但要是有人看到了,天兵自然要抓你們.還有,搗亂也要注意分寸,如來那種級別的千萬別碰."

水虛點點頭:"這個你不說我們也不敢動啊!"

"除了這些東西還有一向需要注意的重中之重."

"恩,你說."

"黑麒麟出來了."

"我們已經知道了."水虛並不驚訝.

我接著道:"但是黑麒麟是碧凌的望年交這件事情你知道嗎?"

"不知道.怎麼啦?"銀謠感覺出問題有些大.

"碧凌已經死了很久了,但是靈魂依然沒有消散.黑麒麟希望可以複活碧凌,因此他在到處找尋強者的靈魂以便補充碧凌消失的力量並幫他重塑身體."

水虛他們三個立刻臉色就變的凝重起來,只有畢陀傻傻的問:"他找靈魂關我們什麼事啊?"

銀謠拍了他一巴掌."白癡.我們四個都是強者靈魂,全都在獵殺名單上."

我搖搖頭:"告訴你們這個我到並不是擔心你們四個出問題.黑麒麟確實很強,但以你們四個的實力,只要別落單,打不過跑還是可以的.問題就是防禦你們上面那三位."

"你是說妖使和妖王?"瓊霖都忍不住問了出來.

"你們的妖使至今不肯見我,以我們的關系,我想這不是因為他們沒禮貌,而是因為他們根本就無法出來見我.我猜你們的妖使可能也處于虛弱狀態,受傷,或者和妖王一樣只剩靈魂了."

水虛無奈的歎了口氣."唉!你猜的不錯.左右妖使一個和妖王一樣處于靈魂狀態,另外一個重傷未愈,現在妖魔們唯一的指望就是我們四個了.也多虧有你忙前忙後的幫忙,要不然我們可能已經被天庭剿滅了!"

"既然我猜對了,那你們更要小心了.你們四個好歹可以逃跑,可是兩位妖使和妖王是跑不掉的.黑麒麟需要的是靈魂力量,妖王損失的是法力,不影響靈魂,而且妖王現在毫無反抗能力,對黑麒麟來說這是最好下手的目標.你們四個見到黑麒麟也就是勉強可以安全脫身,想擋住他是肯定沒指望的.因此你們的這三位老大最好還是藏好一點."

"如果我們把三位直接交給你保管怎麼樣?"水虛突然冒出這麼個辦法.

"想都別想.碧凌的骸骨就在我那里,黑麒麟時常要回去看望一下.把靈魂送到我那里等于送羊入虎口.以黑麒麟的能力,不管我怎麼封印,那麼近還是會被發現的."

"可是照你這麼說放在我們這里也還是不安全啊!"水虛有些為難的看著我.

我想了一下可是毫無頭緒."我反正是沒有辦法了.黑麒麟太強大了,這家伙根本不是我們可以抵抗的.或許你們可以求蒼天幫忙了!"

"你不是這麼不負責任吧?"

"責任?你們別搞錯了.他是妖王,不是我的王.你們才是他的保護者,我只是你們的盟友而已.通知你們這個天大的秘密已經是很不錯了."

水虛點點頭:"對不起,我們太激動了.妖王我們自己會守護的.不管怎麼說,還是非常感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既然事情辦完了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你知道怎麼找我."

離開萬仙山之後我就直接返回了艾辛格,現在的問題是先把觀音解決掉.帶著這個定時炸彈在身邊我實在是不放心,指不定什麼時候讓她跑掉了我可就麻煩了.

進入議會廳的時候玫瑰剛好在里面,看到我之後她立刻跑了過拉,但卻是先把我手上的塔拿走了."這個是李靖的玲瓏寶塔吧?"玫瑰的眼神到是夠毒的.

"對."

"你怎麼騙過來的啊?"

"我只是借來玩兩天,人家要的時候還要還回去的.而且李靖肯借的原因是這個."我把那個珠子拿了出來.

玫瑰他們現在還不知道觀音被我封印了,真正知道這個事情的只有那兩名幫我演戲的玩家和玉帝,太白以及李靖和二朗神他們四個.玫瑰拿著珠子看了半天."這個不是你封印朱雀的那個珠子嗎?怎麼變成白色啦?"

我拿起玲瓏寶塔向上一扔,寶塔落下立刻把我們兩個收了進去."我拿著珠子一晃,觀音就出現在了我和玫瑰中間."

"她是誰?"

"觀音."

"觀音?"玫瑰驚訝的上下打量了她半天."我不信佛你也不能這麼騙我吧?這丫頭怎麼看也才十八,觀音長成這樣還叫觀音嗎?把她的裙子撕短點就是個走性感路線的女歌星了!你說她是妖女我到會信,觀音嗎……太離譜了!"

"不管你相信與否,這個就是觀音.不過你沒有猜錯,她真的是妖女."

"等等等等,觀音怎麼又成妖女啦?"玫瑰完全被我搞糊塗了.

我笑了起來:"開始我比你還糊塗呢.這些內幕全都是玉帝告訴我的,比八卦周刊還猛的超級暴料.事情是這樣的……"

把觀音的來曆解釋清楚費了我半天勁,誰也想不到觀音的來曆這麼複雜,而且還牽扯到一個很黑暗的政治斗爭.其實玉帝告訴我的已經是經過有選擇性刪節的故事了,南海三公主這個身份之前還有很多東西玉帝刻意忽略掉了,因為那些東西全倒出來天庭的面子不好看.

玫瑰的小嘴驚訝的變成了O形,她沒想到會有這麼奇特的事情,完全顛覆大家的基本概念."那現在怎麼辦?"玫瑰知道了我綁架了觀音之後也開始焦急起來.

我笑著把最後一段告訴玫瑰."玉帝說了.玲瓏體的女子都是死忠,誰破了她的身,她就一輩子跟到底,不管對方是什麼人她都不會違抗."

"哇!那不是男人夢想中的極品,逆來順受呼之既來揮之既去嗎?你是不是動心啦?"

"天地良心,我可是堅決拒絕了玉帝的提議的."

"哼,這還差不多.可是她怎麼辦?要是如來知道了,我們可就麻煩了.讓她在這里簡直就是個會走路的定時炸彈嗎!"

我笑了起來:"我們行會又不是就我一個男人.城市衛隊好幾百萬人難道找不出一個合適的嗎?其實我心目中的目標是維達,那小子本身就厲害的要命,要是再給他送個老婆,應該可以當我們行會的雌雄雙煞了.就是不知道他願不願意."

玫瑰也笑了起來."實在不行就逼婚,讓維娜以姐姐的身份壓他,你用領導的身份壓他.再不行就灌酒,讓他酒後失德.再不行就上迷藥,不知道金幣那里有春藥沒有!"

"哇,你這小腦袋里成天都想什麼啊?金幣怎麼會有春藥的啊?不過細想起來好象確實有參考價值.要不這樣,也別一個個試了,一起上吧?先騙他去喝酒,然後在酒里下春藥,之後把他們兩個扒光扔到一間小房間里.不管他們是否克制住藥性,反正第二天就強權壓倒,架著他們上禮堂成婚.對了,我怎麼把月老忘記了.過會我去找他要根紅線用一下."

"喂.維達是歐洲人,月老管不到吧?"

"到中國地頭就得按中國的辦,反正我就給他們綁上,看他們頂不頂的住."

"好辦法.這種事情要趕快,這個炸彈丟這里我實在不安心.維娜那邊我去,天庭那邊你去.維達的灌酒交給鷹去辦,春藥讓金幣下進去.分頭行動."

我和玫瑰都是高效行人員,說到就辦.觀音被困在塔里只能干掉眼淚,聽到我們兩個的計劃卻連反對都說不出來.鷹和百靈聽說我和玫瑰的計劃後立刻開始行動,本行會的城市瞬間就傳遍了一個消息——維達要結婚了.

其實觀音不光對我們行會是個定時炸彈,對天庭也一樣.我通過畫中仙境把事情全都轉告給天庭那邊之後玉帝居然專門派李靖和二郎神下來祝賀,月來那家伙也被一起帶了過來.

城市里瞬間熱鬧起來,艾辛格的街道上擺出了流水席,從城門口一直接到重要城大門口.任何玩家和自由NPC都可是隨時參見酒席,婚禮變成了狂歡節.全城都在沸騰,可我們的兩位新人呢?

觀音此時正瞪著驚恐的眼神努力躲閃,金幣帶著七八個女孩子正在努力把她壓住,旁邊一個女孩子還提著個大茶壺,另外一邊的一個女孩拿著個漏斗.拿茶壺的女孩打開壺蓋看了看道:"金幣姐.這麼大一壺是不是太多啦?這可是素女紅,一口就能讓母龍發春,她就算法力高強也不用灌這麼多進去吧?"

金幣一邊努力把觀音壓住一邊道:"干什麼?你擔心她受不了?"

那個女孩子笑著道:"我是擔心維達哥哥受不了.唉!維達哥哥好帥的,可惜是NPC,要不然我就自己去倒追他了!"

金幣終于成功控制出了觀音的腦袋,其他幾個女孩子抱手的抱手抱腿的抱腿終于壓制住了觀音的掙紮."漏斗."金幣接過漏斗往觀音嘴里一插,結果被她用舌頭頂出來了."我靠,居然還反抗.小菊,拿口銜來,要那個中間開洞的."

一個女孩子紅著臉拿來了那個稱為口銜的東西.這東西有根皮帶,可以繞過腦袋綁在嘴巴這個位置,但是它在嘴巴中間這個位置開有一個洞,里面有鋼管.把鋼管插入嘴里再把皮帶綁在腦後就可以保證對方閉不上嘴而且舌頭也推不出來.

裝完這個之後金幣又把漏斗插了進去,這次到是吐不出來了.她一伸手接過那個大茶壺."你們幾個小心點,灌的時候肯定會噴的到處都是,你們把嘴巴閉緊點,要是繃到你們嘴里我可不負責."

"放心吧,就算不小心喝到也不會搶你家無魂的."

"切,阿偉才不會睬你們呢!好了,都閉嘴,我開始灌了."

金幣下手可是夠狠的,一下就灌了觀音一嘴,但是觀音不肯咽下去,結果金幣把她的鼻子一捏,憋了近三十秒觀音突然開始咳嗽,藥水一下就全進去了.金幣在旁邊笑著道:"真是的,配合點不就少點痛苦嗎?你別生在福中不知福了,維達可是萬人迷,你不虧了!"

另外一邊鷹和維達在本行會的高檔酒館里正喝的起勁,他還不知道外面到底在慶祝什麼事情,我們特地沒告訴他.鷹和百靈輪番盡酒說他什麼為我們行會利下了汗馬功勞,反正就是撿好聽的說.人在高興和郁悶兩種極端情緒下都喜歡喝酒,維達是一杯一杯又一杯喝的暈頭轉向,鷹向百靈打了個眼色,百靈立刻離開了包間.

門外站著玫瑰,玫瑰手里還拿了瓶酒.百靈接過了酒瓶."是這瓶吧?"

玫瑰點點頭:"聽金幣說這叫素女紅,威力無窮.你可別搞錯了.要是你和鷹喝下去了,估計明天都別指望下床了."

"對玩家也有效?"

"恩."玫瑰點點頭:"這東西是從日本弄回來的.在我們這邊是違禁品.最後兩瓶全都給用掉了."

百靈驚訝的看看瓶子."你們加了多少啊?"

"二比一加的.反正維達已經喝的東南西北都分不出來了,就算全是藥他也嘗不出味道來."

百靈點點頭:"觀音那邊怎麼樣了?"

"金幣帶人再灌呢,這會應該結束了吧."

玫瑰剛說完金幣就從下面跑了上來."這邊怎麼樣啦?"

玫瑰驚訝的看著金幣手里的白布."這是什麼?"

"觀音的衣服.藥力好象太強了,剛灌下去就開始發作."她把白布一舉."那,這不,把衣服都撕了,省的我們扒了.現在還在塔里一個勁喊熱呢!"

百靈立刻拿著酒道:"那我可得快點了."說著就鑽進了房間.不到五分鍾她又出來了."好了."

玫瑰向樓下打了個響指:"快點."

樓下立刻沖上來一群士兵拿著厚毯子沖進了房間.維達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了,閉著眼睛躺在桌子下面直哼哼.幾個士兵進入後手腳麻利的把桌子一掀,另外一個兵把維達一把拉了出來.幾個上上去七手八腳的把維達扒了個精光,然後拿毯子一裹就搬了出去.

兩個士兵相抗炸藥包一樣把毯子里的維達直接運到了議會廳,然後女孩子全都退出去.我和里靖一起把赤裸的維達從毯子里放了出來,然後李靖一下把他裝進了塔身里.

"好了,現在我已經放開了對塔內的控制,觀音和他在里面應該可以自由活動,只是不能使用法力.我已經封閉了通道,他們現在被困在第一層中哪都去不了."

"哈哈,接下來的事情就是等了."我把塔接了過來往桌子上一放:"合作愉快."

李靖唉聲歎氣的道:"想我堂堂天王,天庭神兵總統領,居然要陪你一起在這里逼人通奸,真是……唉,不知道怎麼說了!"

"你要想開點.我們這是成就一對新人,是為了陰陽調和的偉大事業而努力,你應該感到光榮.要是按你的思想,月老不是要去自殺啦?他天天干的事情就是把一對對新人送上床."

正說著桌上的塔里居然傳出一陣銷魂的呻吟聲."靠.這都能聽見?玲瓏寶塔隔音好象不太好啊!我說天王啊?我看我們兩個還是到外面去喝幾杯吧?雖然成就新人是很光榮的,但是聽牆角就不對了吧?"

"同意,我們還是趕快走吧!這里我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李靖剛說完微型狀態的塔身里又傳出了一聲響亮的呻吟聲,嚇的我和李靖紅著臉落荒而逃.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三十七章 千"手"觀音    下篇:第十卷 第三十九章 配對成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