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卷 第二十四章 殘酷實錄(下)   
  
第十卷 第二十四章 殘酷實錄(下)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夜月趕緊跑過來沾了點唾液抹在我的胳膊上,我的胳膊和那個家伙的胸口那一塊一起恢複了正常,但那家伙的其他部分依然是石頭.

"啊……啊……"一陣慘絕人寰的慘叫聲從我們背後傳了過來,玫瑰剛進入這個空間就被慘叫嚇了一跳.

原來空間門的背面有一片巨大的工廠區,慘叫正是從那里面傳出來的.除了那一片白色的廠房外我們還看到了不少日本忍者正在向這邊跑,只不過因為距離遠了點,暫時還沒到我們身邊.

"8731!"玫瑰驚訝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8731怎麼會在這里?"玲玲也驚訝的看著那一片巨大廠房上用紅色顏料標注的巨大數字.

"什麼是8731啊?"我們四個中只有夜月莫名其妙的到處詢問.我和玫瑰都是真人,玲玲也擁有了實際存在的身體,接受過現實知識的教育,可夜月並不知道這些,她是游戲內的生命,對外界現實世界是一無所知的.

我們目瞪口呆間那群忍者已經沖到跟前了,夜月看我們不回答她就只好先去和忍者打了起來.這些忍者只適合偷襲和刺殺,正面格斗遠不如日本武士厲害,和夜月更不是一個級別的了,三兩下就被擺平了.夜月剛解決了敵人就再次游了回來纏著我詢問到底什麼是8731.

"反正不是好東西.我們先去把它拆了."我拉著夜月向廠區走了過去.

8731實際上是個實驗室的名字,在真實的世界中也並不是什麼人都知道這個名字的.8731的最前身就是日本侵華戰爭時期建立的細菌部隊731部隊,這只聳人聽聞的部隊在侵華戰爭結束後被徹底破壞掉了,但是731的人員卻沒有全部死光.這只部隊里脫離出來的科學家分成了兩個部分,其中一部分人組建了這個8731實驗室.

單從技術角度來講,8731和龍緣可以算同行.我們都是在做生物研究,只是發展方向有些不同.龍緣的目標是遺傳密碼的破譯和再編碼技術,我身上的B13和制造玲玲的技術就屬于基因密碼破譯,而幸運的制造技術就屬于再編碼技術,至于上次在日本丟的整人專家病毒炸彈實際上是再編碼技術的低級應用,就好象你用制造航天飛機的技術幫自己做了個遙控飛機模型一樣簡單.8731的研究方向也是生物技術,但他們比較低級,和我們是沒辦法比的.日本的8731實際上是在進行基因嫁接和雜交技術的研究,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需要活著的生命體進行喪心病狂的生體實驗的原因.我們龍緣的基因編碼技術只要抽點血就可以做實驗了,根本不需要對實驗體進行直接實驗,壓根就不是一個級別上的東西.

雖然這個8731算是個保密單位,但是知道的人還是不少,就好象美國的數字士兵計劃,雖然誰都知道有這麼個東西,卻沒人知道具體的東西.8731在世界上也是這樣的東西,大家都知道日本有個搞生物研究的8731,至于他們研究什麼,知道的人可就不多了.夜月根本不是真實的人,沒辦法和她解釋清楚,所以我們干脆就不解釋了.

沖到廠房外圍的時候我們再次遇到了大量的守衛,我干脆把魔寵都放了出來,三下五除二就把這些守衛全都擺平了.我們走到已經沒有任何保衛力量的廠房前,幸運和瘟疫一起把廠房的大門給拽了下來,廠房內的人立刻全體回頭看向了門口,一瞬間我們和廠房里的人都定住了.

這個地方雖然外面看起來像工廠,里面卻更像某種巨大生物的腹腔.周圍的牆壁和地面全都是暗紅色的生物組織,青紫色的巨大管道像葡萄藤一樣在廠房里縱橫交錯,明顯這些都是血管和神經之類的東西.在一些牆壁附近甚至還有紅色的肌肉組織在不斷跳動著,仿佛一個個巨大的心髒在顫動.帶有紅色黏膜的地面下有著交錯的骨骼結構,一根根管道一樣的血脈像老樹根一樣盤根錯節.房頂上垂下的巨大肌肉組織像章魚的觸手一般滿是肉瘤,紅色的組織表面還流淌著青黃色的黏液,簡直比地獄生物還要惡心.

在這個巨大廠房的左側有一大群人,男女老少什麼樣的都有.這些人有的穿著日本和服還有一些穿著韓服,大部分都是老百姓的樣子.在游戲里能出現這麼大群生活打扮的人,那就一定是自由NPC.玩家即使是非戰斗職業一般也很少穿傳統服裝,更別說會出現這麼大群人.自由NPC是為了使各個城市看起來像真實的城市,專門用來模擬城市環境用的NPC.這種NPC到處都是,普遍存在于游戲內大大小小所有的城市和村莊中.行會招募軍隊和勞工都可以在城市里貼公告,自由NPC可以報名參加,然後自動進化為勞工NPC或者各種戰斗NPC.游戲內玩家的任務NPC通常也是攙雜在自由NPC中的,這樣就給游戲增加了真實性.以前的游戲一共就那幾個NPC,有什麼任務把所有NPC全問一遍肯定能找到,但是在我們這里你不動腦筋就想找到任務NPC是不可能的.

我們面前的這些自由NPC數量在十萬人以上,而且全都是繩索加身,一個個像待宰的畜生一樣被捆在一起.他們的服裝說明了他們的來曆,穿和服的顯然是從日本運過來的,至于那些穿韓服的大概就是兩座韓國城市中的自由NPC.戰斗打了這麼長時間我們在城市里一個自由NPC都沒看見,我還以為是全體逃跑了呢,沒想到全都在這里.

在廠房右側是一個巨大的彩色小山,剛開始我還以為這個是廠房的一部分,因為它和廠房的牆壁看起來很像,仔細一看才發現不對勁.這些根本就不是廠房的一部分,而是一個尸體堆.說是尸體,其實沒有一個是完整的.我們這里看過去只能看到紅色,黑色,白色混合組成的巨大爛肉堆.事實上要不是因為廠房中間那些設備和正在進行的工作,我甚至都不能確定這幾堆肉山的來曆.它們已經和人沒有任何關系了,能被看出來是人體器官的部分根本就找不到,所有的東西都是蘭糊糊的,根本沒有完整的部分.

廠房中間是整整十張紅色的巨大桌台,每張桌台上都有一個被牢牢固定的自由NPC躺在上面.這些自由NPC的頭頂都被插入了一種半透明的柔韌物質,看起來就像光纖一樣.此時不斷有藍色的電弧從那些自由NPC腦袋中出來,順著這根光纖一樣的東西向想傳遞.順著電弧的走向可以看到這些光纖在房頂彙合成了一整根比較粗的線,然後這根粗線進入了房頂的紅色組織內部,再後面就看不見了.

這些桌台上的自由NPC身邊都站著三到五個日本人,他們的盔甲表明了他們是玩家而不是NPC.這些玩家手里全都拿著各色工具,有的是鋸子,有的是鏟子,有的是匕首,光看工具還以為他們是木匠,但是他們那一身血汙和桌台上被開膛破肚的自由NPC說明他們顯然和木匠沒什麼關系.

這些日本人居然在做活體解剖,那些躺在桌上的自由NPC都是活的.圓睜的眼睛和不斷抽搐的四肢說明了他們依然活著,暴起的經脈說明他們正在承受怎樣一種痛苦.有個靠我們比較近的桌子上躺著一個赤裸的小女孩,她正用僅剩的一只眼睛歪著頭看著我們,五跟手指不正常彎曲的小手朝著我們方向晃動著,好象是想抓住什麼.她的胸腔到下腹部完全敞開著,紫紅色的內髒暴露在空氣中,一個日本玩家拿著手術刀的手還停在她的腹腔中.這個日本玩家好象正打算把什麼器官切下來,只是因為我們突然打開門而愣住了.

"唉……"玫瑰突然軟倒,夜月反應迅速的用尾巴把她接住了.雖然玫瑰曾經受過間諜培訓,可心理承受能力畢竟是有極限的.

"夜月,把玫瑰扶到小雪背上,先把她送到巨蚊哨站去."

"還是我去吧."阿嫡娜揉著太陽穴:"我想吐,請求暫時回去休息."

"你們還有誰不行的就先離開."我說完之後把雙手刃爪一抖,刃爪再次伸長進入二段長度."你們這幫畜生!"我直接騰空跳了過去,一家伙把這個可憐的小女孩身邊拿個日本玩家踩倒在地,雙手刃爪一左一右的從他的雙肋之間插了進去."很爽是嗎?過癮嗎?"我微微轉動刃爪,疼的那家伙殺豬般的狂吼.

凌向周圍大家喊了一聲:"還愣著干什麼?"

其他魔寵立刻反應過來一起沖了上去.這些台桌前面的日本人戰斗力都很垃圾,完全不是魔寵們的對手,一分鍾內就被全部制伏.

我把那些家伙丟給魔寵然後轉身走到那個小女孩身邊,她依然睜著一只眼睛看著我.雙手刃爪卡啦一聲自動收回鞘內,摘掉頭盔交給凌,把翻譯系統切到了自動識別模式."有什麼能幫你的嗎?"

小女孩唯一的一只眼睛無力的閉了一下又緩慢的睜開了,另外一只眼眶里紅色的血水還在流淌著.她張了張嘴,結果卻噴出了一口血沫."殺……殺……我……咳……噗……!"勉強說了幾個字她又開始劇烈的吐血.

小純走到了我身邊."她已經沒救了,自由NPC不象我們,複活術無效的."

我點點頭緩慢的抬起了右手,刃爪哐啷一聲彈了出來.一道紅刃飛過,一個小小的心髒飛了出去,小姑娘帶著微笑閉上了眼睛.凌他們立刻學著我去詢問其他幾張台子上半死不活的自由NPC,結果最後全都被迫幫他們解脫了這無法忍耐的痛苦.

我轉身走到那個還在地上鬼嚎的家伙身邊,一腳猜上他的胸口,用還帶著血珠的刃爪一下插入他的左眼,那家伙立刻捂著眼睛鬼嚎了起來."為什麼這麼做?"我的聲音冷的像極地風暴,這些家伙因為太震撼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可以強行下線躲避我的.雖然這樣身體上的裝備肯定會丟光,而且會被殺掉兩級,但絕對好過被我折磨下去.可惜因為緊張他們已經完全把這搽給忘了.

那家伙還在一個勁的鬼號,我突然轉動了一下刃爪把他的整個眼球都拉了出來."快說."我把刃爪移到了他的另外一只眼睛上.

"是松本君的要求,不關我的事."

"對啊!這是游……"旁邊一個家伙突然叫了起來,他肯定是想到了這是游戲可以下線的,但是動作慢了一步,夜月已經把他石化了.

我再次轉回這個家伙."松本正賀要你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因為……因為制造鬼軍需要痛苦."

凌也走了過來.她指指房頂."是那些線路把痛苦提取出來的是嗎?"

"是的."

"線路最後連接到哪里?"

"在二樓,有個房間."

"我去."夜月迅速轉身向樓梯跑了過去.

雖然剛才那個家伙被石化了,但是震驚一過,這些日本人立刻就想起來了,于是紛紛下線逃跑.對于這些沒有了靈魂的身體我可沒有興趣,裝備扒光之後全部殺掉.

夜月很快就抱了六個像水瓶膽一樣的東西回來了."上面還有兩個,我拿不過來了."

凌看了看這些瓶子道:"這里面的負面能量強大的難以置信,和冤魂有著同樣的功能."

"小日本收集這些東西干什麼?"

"鬼知道."

我指了下那邊被捆著的人群:"先把這些人送出去."

凌很快帶著大家過去幫忙,先解救下來的人就幫其他人解繩索,畢竟人數很龐大,不是一會半會能搞完的.最後我不得不從外面叫了一些暴龍騎士進來幫忙才把這些人都放了出來.

大家在解繩子,我則帶著凌和小純,夜月在檢查這個廠房.廠房里的巨大生物組織不是一個完整的生物,它只有內髒一般的組織結構,卻沒有其他部件.我們找了好久也沒發現這個東西到底有什麼用途,除了特別惡心之外我不知道這個東西還有什麼特點.按說小日本就算變態也不應該平白無故的搞這麼一種生物放在廠房里,那也太奇怪了一點.

找不到原因,我們只好先返回了廠房下面,可是卻發現那些自由NPC一起站在廠房外面沒有離開."他們為什麼還在這里?"

人形狀態的小龍女遞給我一張紙:"他們說要跟你混."

"啊?我要這麼多自由NPC干什麼?"

"看看那張紙你就明白了."

我疑惑的看了下這張紙,正面只寫了"萬民忠表"四個字,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紅色的印子,不知道是什麼玩意.我忽然想到小龍女可能不是單純要我看紙上的字,說不定這個東西是有屬性的.

還別說,這個東西真的有屬性.這普普通通的一張紙居然是難得的行會裝備.這張紙的作用是忠誠,不是玩家忠誠,而是NPC忠誠.只要行會里擁有這個東西,就可以使本行會建立並控制的城市中的自由NPC完全擁護這個行會.自由NPC雖然沒有戰斗力,但是可千萬不要小看了他們.占到游戲內最大人口比重的一個群體,哪怕是螞蟻,加起來也非常厲害.

正常城市中的自由NPC只是在城市里勞動,不會對行會表現出什麼特殊反應.如果有人攻擊城市,自由NPC根本就不會插手,反正換了個行會控制這個城市,他們依然過他們的日子.但是有了這張紙就不一樣了.本行會控制下的城市內的自由NPC將對行會表現出歸屬感,他們會自發的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這個行會.

自由NPC的幫助方式首先是勞動問題,這些NPC會比別的行會城市內的自由NPC更勤勞,工作效率會大幅度提高.當有外敵入侵的時候,自由NPC將拿起農具和任何東西參加戰斗.艾辛格到是有個點兵法陣,可以把自由NPC臨時充斥到軍隊中,但那只有艾辛格才有.有了這張紙,我們行會所屬的所有城市都可以擁有這個功能.

除了參戰外,自由NPC還可以幫助所屬行會抓間諜並搜集情報.一般玩家是不會想到去防備自由NPC的,因為他們基本上是中立的.可是這張紙可以讓自由NPC不再中立,如果別的行會的間諜在你的城市中行動,一旦被自由NPC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他們會主動去向城市里的正規防衛軍報告.這就相當于把城市里所有的自由NPC都變成了行會的耳目.而且功能還不止這些.自由NPC中也有商人和旅人,他們會往返于別的城市之間.這個忠心契約可以讓這些離開本行會城市的自由NPC回來時自動把他搜集到的所有有用情報報告給本行會的城市防衛隊,等于是多了幾十萬免費的間諜.

另外,擁有這張紙的行會所屬城市會出現由自由NPC自發的民兵組織.民兵不消耗行會資源,平時歸城市衛隊調動,戰爭時期自動編入城市衛隊接受行會高級人員調遣.民兵的戰斗力雖然不比正規軍,但是人家數量多.這紙的屬性上說民兵的數量是城市自由NPC的十分之一.艾辛格有近億人口,自由NPC占到95%以上,近九千多萬人,這樣算下來不是要出現九百多萬民兵啊?果然是很猛.九百多萬,就是螞蟻也能咬死不少人了.還有,如果行會所屬城市被別人占領,這個城市里的民兵會全體自動轉化為游擊隊,隨時在這個城市搞破壞,別人就算把你的城市打下來也不得安甯.即使這些民兵被干掉了,他們還是會在城市里發展新成員,別人除非一次把民兵殺光,否則哪怕剩下一個,不久之後又會恢複到原來的數量,比萬能膠還要麻煩.

這麼小小的一張紙,功能居然這麼多,真是意外的收獲.不過說實話,要是可以選擇的話我甯可沒有發生這件事情,也拿不到這個東西.玫瑰這樣經受過專業訓練的人都暈倒了,我實際上也不是完全沒反應.雖然我的神經向來比較大條,但也不是沒有限度的.現在總是覺得心口堵的慌,一閉眼就可以看見那個小女孩求助的目光.上次游戲升級什麼都好,就是這個開放血腥模式不大好.

等我們從這個超空間里出來時戰斗已經結束了,因為我們耽誤了點時間,動作晚了一步,鬼軍制造機還是被松本正賀通過地道弄走了.不過暫時不需要擔心這個鬼東西了.這些投靠我的自由NPC中也有一些穿著和服的日本自由NPC,他們是在日本被抓來的.凌原吹報告說黑龍會在日本收集自由NPC,實際上就是全都送到這邊來了.那個超空間機器和大地母神的空間門功能差不多,日本人這次偷襲韓國就是用這個東西先把兵裝進去,然後一次運輸到韓國來的.就是因為這個機器,韓國人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來自日本的自由NPC說他們曾經看到過鬼軍制造機的工作過程,黑龍會的人先是虐殺他們這些自由NPC,那個廠房里的巨大管道就是用來收集痛苦的.當他們被活體解剖的時候居然的痛苦產生了負面能量,這些能量被收集起來裝進一個個水瓶膽一樣的東西里面.夜月找到的那些就是用來儲存負面能量的東西,這些能量就是制造鬼軍的必要材料.

鬼軍制造機在制造鬼軍時需要消耗水晶幣和這種負面能量,另外還需要消耗大量的水.松本正賀讓人收集自由NPC來生產負面能量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鬼軍的制造,結果這些自由NPC就倒了大黴.

這樣說來就算我們搶到了那個制造機,對我們也是一堆廢鐵.那東西需要痛苦能量,我是不可能像小日本一樣折磨人提取負面能量的,所以對我來說那機器就是廢鐵,反到是這個超空間倉庫用處比較大.把那個惡心的廠房拆掉之後就可以用來當移動兵站.

我們撤到營地里准備休整一下繼續攻擊中間這個城市,可是松本正賀似乎覺悟挺高.我們還沒有再次集結好,他們已經開始了撤退工作.日本人依仗的就是鬼軍,沒了這個東西他們是擋不住韓國人的,更何況還有我們在這里.韓國的那些會長要求趁對方撤退進行追擊,但是被我拒絕了.雖然我勸阻他們不要去追,可是他們還是去追了.樸銀到是很聽話,她的行會里的人本來也想追的,結果被她一頓臭罵又回去蹲地上數螞蟻了.韓國人就是這樣,大一級壓死人.上級辱罵下級,老師打學生,這都很平常.

本來那些被罵回去的人還有些不服氣,但是很快一聲巨響就把他們的不服氣全給沖沒了.小日本在城市里裝了炸彈,韓國行會沖進城市後只碰到了少量日本人雇傭的廉價軍隊抵抗了一下,然後就是大爆炸,那些廉價軍隊和韓國行會購買的最後那點天兵也一起報銷了.

上次在日本的支點城一戰,最後我們行會被迫放棄城市,結果一枚炸彈把城市和幾千萬日本軍隊全給報銷了.小日本很善于學習,這招他們也學會了,這次拿來對付韓國人.素美早猜到小日本要這麼干,那些行會會長就是不聽,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開戰之前韓國行會總共向我們訂購了價值三十五億多水晶幣的天兵,這一戰結束,除了素美的天極盟還剩了點不成建制的天兵外,其余的全都報銷在這里了.素美這個小滑頭靈機一動,反正天庭還沒發現我們在轉賣天邊,干脆再賣點給韓國人.

還別說,韓國行會真的是迫不及待的同意了.一來這次戰斗他們見識到天兵的實力了,二來他們現在損失慘重,確實需要補充力量.不過上次已經把韓國人的腰包基本掏乾淨了,這次他們是心有余力不足了.臨臨總總這些行會一共只要了3億水晶幣的定單,連上次十分之一都不到.不過我是不會嫌錢少的,再說三億也不是小數目了.

當天晚上我們和韓國人又聯歡了一下,雖然慘了點,畢竟是把日本人趕跑了.慶祝活動中我們跟韓國人又簽署了一份建築合同,本行會將承包兩座被摧毀的韓國城市的重建工作,這個項目價值兩億水晶幣.按我們行會的生產力水平,起碼能撈到一億純利潤.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二十三章 殘酷實錄(上)    下篇:第十卷 第二十五章 新官上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