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卷 第十五章 天兵就是天兵   
  
第十卷 第十五章 天兵就是天兵

煙雨的一句話把我給堵了回去,我的魔寵好象確實是喜歡成群結隊的到處跑."嘿嘿,不談這個.我們說正事.外面那些兵你想要嗎?"

煙雨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猶豫,但是他的渴望還是很明顯的.想了想他還是先沒回答,招呼大家坐下之後才開口問道:"你們從哪里搞到的這麼多的士兵?"

玫瑰微笑著開口:"你先猜猜這是哪里的兵?"

煙雨看了眼窗戶外面的隊伍道:"看裝備好象是我們國家的風格,應該是本土的某個勢力出產的."

玫瑰繼續道:"知道前幾天我們行會有一次大規模的行動嗎?"

煙雨立刻點點頭:"你們搞那麼大動靜我到是想不知道,也要有可能啊!聽說天庭出兵和你們一起把一座山搞塌了,你們到底是去干什麼的啊?"煙雨問完之後突然一僵,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莫非……?"他指著外面的隊伍."這些是天兵?"

玫瑰微笑著點點頭,煙雨立刻驚訝的跑了出去,他的八個主管也跟著跑了出去,不一會煙雨又跑了回來."你們怎麼弄到的啊?真的還可以再買嗎?"

玫瑰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講故事一樣的把那天圍剿黑梁山的事情說了一下.本來那天我們行會的隊伍純粹是去充當現場保安的,不過在玫瑰刻意的誤導下所有人都理解成了我們和天庭協同作戰.不過這個想法也不完全錯,至少我們好歹還幫助他們維持了一下現場秩序呢.把這些消息透露給煙雨他們之後玫瑰繼續開口道:"在這之後呢,妖族引爆了靈脈,于是天庭的隊伍有大量傷亡,我們行會當然義不容辭的前往救援.就因為這個巨大的功勞,天庭和我們行會的關系度終于增加到了可以購買士兵的地步了."

煙雨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我們:"這麼說是真的了?外面那些是真的天兵?"

玫瑰向我笑了笑,我接過話頭道:"如你所見,這些就是天庭的全部八十一個兵種.我的行會里的領導層都沒見過天兵,而且這些士兵的價格確實比別的教派的士兵要貴的多,所以我們打算用這些兵來研究下怎麼搭配購買比例才能用最少的錢去達到最大的作戰效能."

玫瑰跟著道:"不過我們討論完之後覺得這種兵雖然價格超貴,但是綜合考慮戰斗能力之後,這些兵依然是一種性價比很高的優良部隊.如果我們國家的主戰行會可以多配備一些這樣的戰士,絕對可以大幅度提高中國行會在即將開始的國戰中的優勢.因此我們找到了你們,想問問你們要不要."

煙雨剛要說話,我趕緊搶先道:"因為時間不多,不管你們要不要都請快點.我們還要去其他幾個行會給他們看看.要是你們願意買我就和你們一起買,天庭說一次性買多一些還有禮品送,聽說好象是中國的神獸."

"還送神獸?"煙雨身邊一個戰士型的管理人員激動的問道.

我點點頭:"不過天庭只說了送,沒說具體送多少.反正有多少我們兩家根據投入資金的比例分就是了."

煙雨立刻道:"容我們出去討論一下,等我們五分鍾."

我點點頭,煙雨立刻帶著身邊的人跑了出去.不到五分鍾他們又跑了回來.煙雨一進門就開始道:"我們已經決定要購買了,關鍵是這些兵的價錢和戰斗力我們並不了解,所以暫時不知道怎麼配合兵種購買.你這些樣品天兵可以給我們測試一下嗎?"

"行.只要別弄傷了就可以.最好是去訓練場測試.不是我小氣,主要是太貴了,打傷一個都不得了的錢."

"那是自然."煙雨趕緊帶著我們前往專門用來做格斗訓練的地方,這里是專門為NPC設計的戰斗測試場,和玩家的決斗場一樣死亡不生效,所以最適合做測試了.

為了進行實戰測試,我們從北方聯盟的衛隊里挑選了大量標准形式的士兵作為對練的標准,此外煙雨還找了不少玩家來參加測試.這麼做的主要原因是守衛將來總要和玩家交戰的,對玩家的戰斗能力也是相當重要的.

因為是做價格測試,所以雙方先把價錢算好之後才開始測試.第一輪我們這邊派出了一名標准天兵戰士,這種戰士是左盾右刀,很標准的配置.這個戰士的實際價格是一千水晶幣,但是煙雨暫時還不知道價格,我們推脫說先不告訴他價格,等打完讓他知道價格,這樣可以給他一個直觀的評價,要不然先知道價格會存在偏見.其實我們這麼說的原因是我們不知道該定什麼價格合適,太便宜了就吃虧了,太貴了煙雨不肯買就更虧了,所以我們打算等看完測試再根據實際效果定價.

和我們的這個天兵戰士對陣的是八名神劍衛士,這種士兵來自光明神殿,每名神劍衛士價值800水晶幣,也算相當高級的兵種了.這個兵種只裝備一柄雙手重劍,注重攻擊力不重防禦,在戰場上也是一種相當恐怖的屠殺機器.我第一局要求北方聯盟派八名神劍衛士,自己心里也沒底.天兵雖然厲害,但是不知道一對八到底行不行.

戰斗很快開始,結果出乎意料,五分鍾結果就出來了.那名天兵以肩膀挨了一道劍傷的代價輕松擺平了八名神劍衛士,北方聯盟來參觀的人眼鏡碎了一地.我和玫瑰躲在陰暗的角落里笑的象兩個惡作劇成功的小毛孩.

煙雨很快找到我們倆問道:"這個是最低級的兵,還是高級兵啊?"

"不算最低,但也不是高級兵種."

煙雨想了下道:"那這樣.假設天兵中最低級的是零分的兵,最高級的是一百分的,這個能打多少?"

"二十分."

"天啊!"煙雨驚叫著跑開了,不知道去干什麼了.

過了一會北方聯盟又派了人下場比賽,這次我們這邊還是那個兵種,不過換了一個人,畢竟那個剛打過一次,這個場地不計算傷害和死亡,體力消耗卻不會給你補回來.

這次北方聯盟派出的是聖殿騎士,算是很出名的高級騎兵.場中一口氣下來了二十名騎士,圍觀的玩家一起倒抽口涼氣.聖殿騎士在軍隊里一直是以千人大隊長的身份出現的,今天居然一口氣下來二十個,而且還是騎兵對步兵的不公平對抗.更恐怖的是他們還一上來就擺出了陣形拉開距離,明顯是打算玩集團沖鋒了.

比賽臨開始前煙雨才回到了主席台上.我和玫瑰的座位就在他身邊.玫瑰湊過去問道:"煙雨,你們這個陣容是不是誇張了點啊?"

煙雨看了下場地搖搖頭:"天兵戰斗力太誇張,不搞極限攻擊是沒辦法看出來實際水平的."

"那也不能那騎兵欺負步兵啊!而且還是二十比一,聖殿騎士集團沖鋒,你下去也得被踩死,別說就一個士兵了!"

煙雨還是道:"看看再說吧.反正這里死亡受傷都無所謂,不會有什麼損失的."

"那好吧!"玫瑰悻悻然的道:"不過我認為這是浪費時間,肯定一個沖鋒就結束了.沒有人能在這種鐵蹄下面活下來的."

我拉了拉玫瑰:"看看吧."

煙雨把代表開始的旗幟搖了一下,場地內立刻開始了測試.原本空蕩蕩的斗技場不知道什麼時候坐滿了人,好多玩家都是臨時知道消息跑來的.

聖殿騎士迅速集結成了沖鋒陣形,五排四列的騎兵小方陣對單個士兵的沖鋒,絕對的不公平.雖然三百米的沖鋒距離未必能發揮出最快沖鋒速度,但已經和極限很接近了.聖殿騎士的坐騎只要三百五十米就可以達到最快速度,三百米已經相當有破壞力了.

看到旗幟落下聖殿騎士們立刻放下頭盔面罩帶著隆隆的馬蹄聲開始沖鋒,天兵卻依然站在原地沒反應.當距離接近到只剩一百五十米的時候聖殿騎士把手里的騎槍全部端平,槍尖正對著那個天兵,只要雙方一接觸立刻就可以把天兵撞成肉泥.

天兵沉穩的保持著攻擊姿勢,身體略微下彎,盾牌擋在胸前,右手的劍卻插回了劍鞘里.眼看著騎兵機要撞上去了,難道他打算用那只盾牌擋住自己?他拿的只是一面中型塔盾,又不是步兵盾牆,怎麼可能擋的住騎兵沖鋒呢?

就在騎兵和他接觸的一瞬間,槍尖和他的盾牌快要接觸的瞬間,天兵突然用盾牌猛的自上而下砸向了騎槍的槍尖.一根兩米五長的騎槍,端平之後騎士很難控制的住槍頭,因為杠杆原理,只要很小的力氣就可以把槍尖導偏.被這麼一砸,槍尖立刻向著地面偏了下去,而天兵自己則因為那下下砸的力量跳了起來.

高速沖擊的騎槍被突然砸向地面,槍頭一下捅進了地面.撐杆跳大家肯定都見過,目前這個騎士就是這麼個動作.槍尖一下卡進了地面,戰馬的高速度帶來的沖擊在地面和槍身的作用下變成了一個向上的力量,騎士一下從戰馬上飛了起來被甩向半空,天兵正好借著剛才的起跳動作到達這個高度,現在又飛來一個騎士,他立刻毫不客氣的在騎士背上借了點力.騎士被他一腳踩了下去,他自己的馬早就沖過去了,現在他下面的是後排的騎士.這個騎士掉下去正好砸在後面一排的騎士腦袋上,兩個騎士一起滾落下馬,連帶著後排戰馬撞上了前面的騎士摔的一個個人仰馬翻.

天兵本來一個起跳,現在又在騎士背上借力上躥,一下飛起七八米高.不知道哪里傳來玩家的聲音:"靠,這小子會輕功?"

騎兵一個失去目標全都沖過了頭,兩邊的騎兵迅速調頭尋找目標,中間三排的騎兵卻全都滾到了地上.剛才那個撞擊摔了兩匹馬,連帶著把後面的騎兵也拖下水了.

騎兵們正在四處找目標,天兵已經拔出了自己的刀從天而降,借著下落的力量把最靠近他的一個騎士連人帶馬一劈兩半.一片白光閃光,那個騎士在場邊出現,場地中間是剩十九個騎士了.

其他騎士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天兵落地就勢一滾到了馬隊中間,長刀一個橫掃.一片戰馬的嘶鳴之聲,碩果僅存的幾個還在馬上的騎士也成了步兵,那些戰馬全都只剩半截馬腿了.

騎兵們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天兵卻迅速的貼上去,瞬間又干掉三個.剩余的騎兵迅速爬起來開始反擊,天兵畢竟一個人,還是被迫退了出去.戰馬傷的傷殘的殘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聖殿騎士全都變成了聖殿步兵沖了上去.好歹現在還是十六個打一個,怎麼講也還有點優勢的.

天兵有些緊張的左右看了看,雖然實力超群,可他畢竟不是無敵的.眼看著十六個聖殿騎士沖了上來,天兵突然一甩手把盾牌當飛鏢扔了出去,沖的最快的聖殿騎士用劍身一個橫挑就把盾牌擋開了.剛才吃了大虧是因為輕敵,不是聖殿騎士真的垃圾.聖殿騎士也是有等級的,這些頭盔頂部豎著一根高高的白色翎毛的屬于特級聖殿騎士,每雇傭一個特級聖殿騎士需要1100水晶幣,考慮到他們的價格就該知道這些家伙的水平了.

那個挑飛盾牌的聖殿騎士沖上去一劍斜劈下來,結果卻劈了個空.抬頭一看那個天兵居然在上方.這家伙利用盾牌遮擋視線的一瞬間跳了起來,等聖殿騎士沖到的時候他剛好在空中.這次他是打算利用下落的沖力再劈倒一個聖殿騎士,可惜盾牌只擋的了一個人的視線,這里一共16個聖殿騎士,盾牌還沒那麼大.旁邊的聖殿騎士一甩手把自己的劍當飛鏢扔了出去.天兵如果不改變線路硬劈下面這個聖殿騎士,自己肯定也閃不開這一劍,可是聖殿騎士有16個,他就一個人,所以他絕對不可能和聖殿騎士一個換一個.

天兵在空中一刀把飛劍挑飛,一扭身在前面這個聖殿騎士面前落地,身體還沒起來就挨了一膝蓋,整個人被自下向上帶飛了起來.不過天兵的戰斗素養真不是蓋的,他沒有硬擋,而是順著聖殿騎士膝蓋沖擊的方向向上跳,整個人一個後手翻拉開距離,下巴上僅僅受了一點輕微的沖擊,並不嚴重.旁邊的四個聖殿騎士同時靠了上去,天兵突然迎著這些聖殿騎士沖了上去.

兩個聖殿騎士立刻揮劍就砍,他們仗著人多打算一個換一個.可是天兵卻就地起跳,雙手在這兩個聖殿騎士肩膀上一撐翻到了他們背後.兩個聖殿騎士趕緊轉身,卻看到自己背後的一個聖殿騎士捂著噴血的脖子倒了下去.

外面的觀眾已經罵開了:"靠,十六對一又被干掉一個!你們不如回家種地算了!"

聖殿騎士被氣的七竅生煙,全體站定.他們忽然把劍舉到了面前念起了禱言,接著他們全身都帶上了一層若有似無的白光.騎士們禱告結束立刻又沖了上去,這可是聖殿騎士的特技祈禱術,全面提高所有屬性.

天兵再次被靠近,兩邊刀劍交鋒,一陣叮當亂響之中天兵被震飛了出去,旁邊幾個聖殿騎士立刻圍了上去一通亂砍.天兵左支右擋勉強跑了出來,但是身上多了好幾道口子,手里的刀也被打飛了.

一對十五,而且沒有武器,這可真是最不利的狀況了.可是天兵仿佛並沒有慌亂,稍微穩定了一下情緒之後他迅速的擺出了一個奇怪的起手勢.不知道哪里冒出一個外國玩家:"哦!Chinese功夫!"

煙雨也驚訝的看向我:"天兵會武術?"

我搖搖頭:"我也是剛搞回來,具體有什麼能力我都不知道."

煙雨搖搖頭再次把目光移回了場中.聖殿騎士們都清楚這個天兵不簡單,都不敢太大意,干脆群起而攻,仗著數量多硬打.第一個靠近的聖殿騎士一劍斜刺,天兵轉掌成刀從劍邊擦了過去,然後在聖殿騎士手腕上一抓.接下來的動作快的象閃電一樣,我們都沒看出來他到底干了什麼,就感覺眼前一花,那柄劍到了旁邊一個聖殿騎士的心口上插著,而天兵自己又多了兩道傷口,可是人已經到了聖殿騎士包圍圈外面.

"哦!上帝啊!又干掉一個!"外面觀看測試的玩家已經有點要崩潰了.

天兵離開包圍圈又重新恢複了剛才的起手勢,剩余的十四個聖殿騎士互相看了看,突然原地散開變成了一個圓圈陣把那個天兵圍到了中間.

煙雨看著場地中的比賽,我卻在盯著他看.他的兩只手捏著扶手都快把扶手捏碎了,至于他腦門上的汗珠更證明了他的緊張.看起來這次天兵的表演很到位,最起碼我肯定煙雨會花大價錢買的.

場地外面北方聯盟的普通玩家不知道這是一次測試,很多人以為是PK表演,紛紛開始開賭盤了.現在天兵被包圍,好多人開始買賭注.大部分人買了天兵被干掉.雖然至今為止天兵表現不凡,但他畢竟受傷了,這說明他不是無敵的,而面對剩下的十四名聖殿騎士,能活到最後的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其微.

包圍圈剛一完成聖殿騎士立刻開始向中間沖,天兵突然向著其中一個方向沖了過去,周圍的聖殿騎士立刻向這里集中.天兵略微一彎腰,聖殿騎士們以為他又要玩輕功,紛紛抬頭舉劍,可是他卻一貓腰從地下滾到了聖殿騎士腳下,雙腿展開一個地輪斬掃倒三個聖殿騎士.翻身雙手撐地,兩腿向上對著一個聖殿騎士的肚子連續踢了起碼二十腳把這個家伙硬給踹的大口吐血.

旁邊的聖殿騎士跟著也是一個掃腿想把天兵掃倒,可是天兵突然一翻身又回到了站立姿勢,剛好閃開那個掃腿.反手一把接住了剛才被踢上去的聖殿騎士的劍,對著這個掃腿的聖殿騎士插了下去,劍身從這個聖殿騎士的領口插了進去,當場斃命.後面一個聖殿騎士反手沖上來想幫忙卻被掉下來的同伴砸個正著.天兵沖過去一劍穿兩個,又是兩個完蛋.

剩余的十一個聖殿騎士只不過晚了兩秒,這個天兵就一氣合成做了三個,簡直是殺人機器.不過這個小接觸又為天兵加了一道很深的傷口.

剩余的聖殿騎士根本不給他時間,一口氣沖了上去.天兵因為受傷反應速度下降,抬手用搶來的騎士劍擋掉兩個聖殿騎士的攻擊卻被第三個人砍掉了半截胳膊,疼的他立刻載倒在地.

旁邊的聖殿騎士翻身跨到他身上把騎士劍一翻,劍尖朝下雙手握柄猛的插了下去.天兵卻同時用自己手里的騎士劍從下而上自聖殿騎士兩腿之間插了進去.場外的男同胞們都忍不住發出"哦"的一聲同時捂住要害.騎士盔甲都是帶有裙甲的,但裙甲不是褲頭,下方是全開放的.這一劍從兩腿之間插進去,貫穿了骨盆直接進入腹腔,以騎士劍的長度絕對是一直捅進了胸腔.天兵幾乎是把騎士劍連柄都一起插了進去.不過那個聖殿騎士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疼痛中下插的劍雖然偏離了目標卻因為慣性還是插進了天兵的身體,只不過插的位置在小腹上,頂多就是傷了腸子,沒碰到重要髒器.

聖殿騎士完成這一劍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身子里卡了柄劍,想彎都彎不了了.後續的聖殿騎士一擁而上,天兵忍著疼爬了起來,可是胸口立刻被背後的一劍貫穿,雖然沒傷到心髒卻是後進前出危險的要命.天兵毫不停頓的沖向面前的一個騎士,面前的騎士也是一劍刺來,卻被天兵夾到了腋下,但是天兵卻和這個聖殿騎士來了個大擁抱.

天兵背上插著柄劍,前面還出來一尺多長一截劍尖,這一擁抱把前面的聖殿騎士也給貫穿了.然後天兵就拿著這個聖殿騎士的劍一轉身又把身後已經傻掉的聖殿騎士給干掉了.旁邊一把劍從天兵肋間刺了進去,天兵一口血噴了出來,接著大吼一聲撲向身邊的聖殿騎士.幾個聖殿騎士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和他撞成一堆,接著看到這個天兵似乎張嘴念了些什麼.

轟的一聲響,一片紅霧飛了起來,幾支殘肢斷臂飛了出來.場外吶喊的玩家全都傻眼了.過了好半天才聽到一個大嗓門大吼著:"我操,自爆!"

天兵很快隨著一道閃光出現在場邊,比賽結束,傷口全都自動恢複,死亡也不算數.對面場地邊也閃出一排聖殿騎士,一個個臉上表情都不怎麼好看.20個打1個,還是最不平衡的騎兵對步兵,居然還打成這個樣子,丟臉是肯定的.

場地中到也不是所有騎士都去複活了,爆炸結束後場地中還躺著三個聖殿騎士,不過傷的實在是太嚴重了,只有一個勉強能動,另外兩個中一個在哼哼,另一個已經休克了.

煙雨僵在座位前一動不動,剛才爆炸的瞬間他像觸電一樣彈了起來,現在還愣在那發呆呢.過了一會我拉了拉他:"還要看看別的兵種表演嗎?"

"啊?……恩?哦!"煙雨好半天才恢複過來."你說什麼?"

"我問你要不要再看看其他幾個兵種的表演?"

"看,為什麼不看?"

煙雨要看我當然不反對.接下來我們這邊的天兵全都上去試了一次,而北方聯盟出場的始終是權杖天使,這是他們行會最高級的守護兵種了.每次他們都會派出數量不等的權杖天使,有時一兩個,有時十幾個,反正都是這一種兵.天兵的表現依然是那麼驍勇,上來先靈活應戰,實在不行的時候才會拼命,要是受傷太重到達沒有勝算的時候就干脆自爆,臨死還拉幾個墊背的.

全都演示完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了,煙雨和我們先各自下線吃個飯,然後上來開始繼續談價格問題.我跟玫瑰剛好邊吃飯邊把價錢商量了出來,下午的戰斗情況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天兵完全是特種部隊級別的正規軍,戰斗力強悍之極,價格決不能太便宜.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十四章 左手買右手賣    下篇:第十卷 第十六章 黑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