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卷 第十一章 一群狐狸   
  
第十卷 第十一章 一群狐狸

正好這里就是競技場,我順便做了點實驗測試了一下,結果非常不錯.

兩個號的基本屬性依然是獨立的,雖然表面上肉體重合了,但並沒有互相影響對方的基本屬性,各自的屬性都和沒和體之前是一樣的.如果一個身體受到打擊另外一個身體不會跟著受傷.

被動技能方面,兩個號出現了些許的互相干涉.最顯著的變化是自動防衛屬性居然可以疊加出現.紫日這個大號身上帶很多防衛屬性,比如說強擊光環這個報複性魔法.如果有人攻擊紫日這個大號,一旦攻擊判定為成功,則開始報複性魔法豁免計算,一旦豁免失敗,報複性打擊會自動出現對打擊者實施報複性打擊.但是銀月這個小號並沒有強擊光環這個反抗屬性,可是在測試時和銀月對練的真紅卻在一次攻擊成功後被一個強擊光環震退十幾步遠.

銀月不帶強擊光環,而且以一個107級的人物,即使發射出強擊光環也絕對不可能把真紅這種級別的高手震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紫日的強擊光環自動生效了,而且這個技能是按照紫日的戰斗力發射的.只有800級的紫日這個肉身發射的強擊光環才有這麼強的威力.

之後的測試中我們發現不但紫日身上的反擊魔法,連紫日腳下的黑魔導光環也在起作用.紫日腳下的這個黑魔導光環會自動攻擊所有靠近的敵人,而且這個光環是無法消除的,除非紫日在隱形狀態,否則這個光環會始終亮著.換到銀月這個小號時光環雖然看不見了,卻依然在起作用,而且打擊力度完全是紫日這個水平的.

實際上不光是銀月這個小號接受了來自紫日這個大號的反擊屬性,紫日也接受了銀月的反擊屬性.銀月手里的太陽之杖是帶有烈火神盾防護能力的,換到紫日這個號時烈火神盾居然還能起作用.只要對手的武器靠近紫日,烈火神盾會自動跳出來進行反擊.

我和真紅對練時玫瑰他們還幫我測算了一下各種輔助魔法的效果,結果發現是好的靈壞的不靈.阿偉給銀月狀態的我加了個虛弱術,這是一種詛咒類魔法,但是當我換到紫日那個號時虛弱效果就沒有了.後來影泉還幫忙測試了一下毒素,結果也是一樣,毒素只能影響受到直接攻擊的那個身體.但是祝福類法術卻完全不一樣.玫瑰給紫日這個號加了個力量強化,結果銀月也跟著強化.

戰斗時我還站著不動讓真紅把紫日這個號和銀月都打成半血,然後我以紫日形態戰斗.一段時間過後銀月的傷口居然開始愈合了.顯然我不管使用哪個號,另外一個號並不是消失,而是處于休眠狀態.雖然大家都有自動回血屬性,但下線狀態回血是無效的.比如一個玩家受傷後下線,哪怕他間隔半年再上線,這個人物依然會保持著受傷下線時的狀態,不會因為自動回血而恢複正常.由此判斷我的兩個號等于是同時在線,因為即使不用的號也在回血,說明他沒有離線.

利用這種自動回血的屬性玫瑰還發現了一個好處.當她給我加回複術時,兩個身體實際上是一起恢複的,而且效果不減.不過很可惜,吃藥回血只管一個身體,另外一個不起作用.

主動技能方面的測試是互不干擾,兩個號的主動技能依然是各自用各自的.

魔寵和召喚生物的測試考試的時候有點混亂,新召喚出來的生物地另外一個號感覺到很疑惑.他們能感覺到是我,但對我的容貌變化比較奇怪,但是解釋了一下就基本正常了.測試結果依然是兩個身體各自召喚各自的魔寵,但是如果先用一個肉身召喚完需要的生物後再換到另外一個號,依然可以指揮上一個號召喚的生物.也就是說除了要分開召喚之外,完全等于共用魔寵.這個超級變態的屬性讓阿偉他們好一陣郁悶,別人的魔寵都是三五只就到頂了,我的紫日那龐大的魔寵攜帶量已經很嚇人了.銀月比紫日更恐怖的召喚量現在和紫日這個號一通用,結果就是我的魔寵攜帶量已經達到一個小型動物園一般的程度了.紫日有19個直接魔寵攜帶量,這還不算人形寵自帶的兩個位置.銀月擁有妖孽一般的魅力,初始點數就高達25點,加上權天使族追加的1點魅力,銀月的基本魅力就是26點.魔寵攜帶量是基本魅力的一半,雖然銀月不象紫日有大量魔寵追加,可是憑借這妖孽一般的魅力,其直接攜帶量已經高達13只魔寵了.我的兩個號的直接魔寵攜帶量加一塊竟然高達32只,阿偉才不過3只攜帶量,不郁悶才怪呢.

這些簡單項目測試完之後我們冒險測試了一下一個身體死亡會有什麼結果,本來我們不想測試這個的,大家都怕萬一有一個號死亡兩個號就會分開,那就可惜了這麼強的屬性了.可是求知欲還是讓我們測試了下去,人又時候就這樣,不知道的時候特別好奇,越是不知道越好奇,心里就像貓抓心一樣.還好,測試結果非常讓人滿意.一個號死亡根本無法分開兩個號,不管哪個號掛了都不會回到複活殿,必須兩個一起掛掉才可以回複活殿複活.如果只有一個號掛了,另一個號可以攜帶這個靈魂體去複活殿,然後再換回靈魂體的那個號進行複活.雖然麻煩點,但是不影響使用.況且以我現在的實力,想掛掉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除非我自己找死,能殺掉我的東西也就只有那些超級怪獸和各大神權的大老們了.

競技場內的測試結束後我又帶了野外進行了測試,這次是為了看看經驗值是怎麼算的.殺了幾只怪物結果就出來了,經驗值完全是同步增加的,只不過存在比例問題.比如一只怪物經驗值100點,直接殺死它的那個號可以得到100點,而沒有出現的另外一個號則可以得到50%的提成,也就是50點.最後兩個號總共得到了150點經驗,比這個怪物原來的數值還要多.這樣算起來比組隊還過癮.組對狀態也才增加30%額外經驗值而已,我自己居然多50%出來.另外我還發現用銀月進行最後一擊更占便宜.

銀月才107級,紫日已經800級了.一只500級的怪物,標准經驗值在20萬點左右.如果紫日殺這個怪物,因為玩家等級高于怪物太多,所以最後拿到的經驗值被削去了一大半,剩下的大約只有1萬到2萬點左右,只有正常值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是,如果是銀月進行最後一擊殺死這個怪物,按照越級殺怪的獎勵,銀月一次性可以拿到將近100萬經驗值,而紫日這個號還可以再額外得到50萬點經驗值.這一正一反占的便宜實在太大了.以後干脆都把敵人全都給弄成殘廢然後堆成一個圓圈,然後用銀月這個號站在中心點用烈日光環一次性來個大屠殺.不但越級殺怪有獎勵,如果一招殺死多個怪物一樣有加成,而且一次殺的越多加的比例越大.要是我能用幾百個七八百級的怪物堆個圈,銀月再來個大屠殺,一次弄幾百億經驗值升個三五十級應該不成問題.

玫瑰聽了我這個想法後強烈建議干脆再把行會里的玩家一起找來一起升級,反正組隊還有額外加成,這麼猛的刷經驗手段絕對不能浪費.趁著銀月等級低,刷起來效果才好,要是銀月等級升高了再刷效果就不明顯了.

我們行會的人全都是急性子,一聽這個方法全都去准備去了.因為高級怪物不好找,必須提前囤積一些才方便我們刷經驗.鷹通知了行會里各個負責人,派隊伍出去抓高級怪物,別弄死,重傷之後都集中起來關在一個地方,等我有空了去帶全行會一次性刷經驗.殺幾百怪物就可以達到一次大規模戰爭的經驗值,這麼好的事情可不是經常能碰到的.銀月的等級低,一旦這樣開始刷經驗,等級已經會狂飆上揚.等銀月這個號超過600級基本就刷不出什麼效果來了,也就是現在等級差比較大才能搞點便宜占占.

行會里的玩家一聽有一次狂升幾十級的方法全都發瘋般的席卷了附近所有能出高級怪物的地區,搞的別的行會還以為我們行會集體發春呢.不過收集怪物是會員的事情,他們忙起來的時候我已經在天庭了.

二朗神報告的消息讓天庭很是震動,我被宣召到天庭問話.

天庭里這幫混蛋還真是勢利的可以,以前我去的時候都是一兩個天兵來接引,而且還要自己走.這次居然派了兩條神龍和二郎神一起來接我,還給我配了一輛由兩只長了翅膀的老虎拉著的車架,待遇明顯不一樣了.

進入南天門之後可以看到所有看見我的天兵都向我點頭問好,明顯救治傷員的行為在天庭獲得了非常廣泛的認可,大部分天兵都受到我們行會的恩惠,對我們自然不一樣了.

到達靈宵寶殿外面時我們改成徒步進入,站崗的天兵雖然不能說話卻都在用眼神和表情表示他們的感謝,看來這次的民心工程非常成功.

進入靈宵寶殿之後才發現今天到場的神仙還真不少,上次來天庭時這里的人只是兩邊各站一列,今天居然足足一邊三排,而且隊伍拉的好長.多虧靈宵寶殿夠大,再多神仙也站的下.

雖然下面的神仙多了,不過我卻沒看到洪均教主,老子以及元始天尊這三個超級大牌,反到是如來和觀音都到場了.如來身邊居然還站著十八羅漢,估計是准備來打架的.

"見過玉帝,如來,觀音以及眾位神仙."我先向大家打了個招呼,俗話說禮多人不怪嗎.行了禮又不會少塊肉,還可以獲得好感度,多劃算啊!

眾神仙和台上的如來,玉帝他們都一起還了個禮,然後由玉帝開口說道:"你叫銀月是吧?"

"是的."

"那麼你和紫日是什麼關系?"

天庭里高手太多,我這個本身也不算什麼秘密,沒必要隱瞞."回玉帝.紫日和銀月就是一魂雙體."

"雖然你的情況很罕見,到也不是沒有先例."玉帝顯然並不震驚,這個老滑頭見識可不少.反到是二郎神有些疑惑,不過很快他也就釋然了,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玉帝再次問道:"首先對于你這次解救了二郎真君的嘯天犬對你表示感謝,另外,你在黑梁山爆炸後對天兵的及時救治也是大功一件,天庭會記住你的功勞的."

我趕緊誠惶誠恐的回答道:"黑梁山一戰,我的情報不夠准確導致天庭蒙受如此重大損失已經羞愧難當了,玉帝莫在提及了!"

上次來天庭就看出來了,玉帝這幫人都是死要面子的主.這次黑梁山一戰完全是因為天庭輕敵,忽略了我後來強調的可能是圈套的情報.玉帝對這個丟臉的事情當然是難堪的緊,我突然把戰場失利原因變成了情報不准,等于是自己站出來幫玉帝頂鍋了,平白給玉帝一個大面子讓他下台階.其實大家心里都清楚這事情是怎麼回事,即使我站出來頂鍋誰也不會真的怪我,反到是玉帝會記住我一個大好處,對我倍加看中.

還別說,玉帝還真是知恩圖報的主,利馬來現的.聽了我的話後玉帝先是臉一板,然後用微怒的口氣道:"對.你不說我都給忘記了.你們行會的含糊情報給天庭造成如此損失,實數大罪一件."玉帝先來個狠話給他自己爭面子,然後又補充道:"然,你後來的補救措施也算將共折罪了.但是,不懲罰你又難以平衡天條律令.現在決定,劃撥一支天馬族群給你的行會代為照料.以你們的勞動來補償你們的過失."

聽聽,聽聽.這叫懲罰嗎?把天馬給我們養那是借口,實際就是白送我們一群天馬作為獎勵,天庭以後根本不會調用我們的天馬,完全就是送給我們行會的.天馬這東西好啊!除了耐力不如亡靈戰馬外,不但速度比現在用的亡靈戰馬高出不止一個級別,而且戰斗力也超越亡靈戰馬很多.更重要的一個特點是天馬是會飛的,空騎兵部隊的威力有點腦子的人都清楚的很.長槍飛行速度是夠快,可惜是守護獸,除了每個玩家一只之外只有每座城市1000只作為戰備力量,想組建空騎軍團還是癡人說夢.以後NPC軍團是可以參加進攻戰斗的,光那些長槍哪夠用啊?有了天馬就不一樣了,天馬還是屬于戰備資源范圍,不算守護魔獸,想養多少就看你有沒有這個人力和財力了.搞火了我就用純粹的天馬空騎軍團玩跳躍式攻擊,早上打這個城市中午打那個城市,下午還可以再換一個,反正誰也追不上這支空騎兵.我完全可以帶著空騎兵引逗敵人步兵,跑的他們口吐白沫再下手撿便宜,這麼爽的事情肯定要經常玩玩.至于傳送陣,那就是廢話.以前還可以考慮,現在傳送陣長價到這個程度,傳送一支幾百萬人的軍隊非把行會搞破產不可.就算敵人舍得傳送,我們完全可以再飛到下一個城市,你們就跟著我傳送吧,遲早把錢袋掏空.

因為這個想法過于勁爆,搞的我忍不住在靈宵寶殿就開始噗嗤噗嗤的傻笑,周圍的神仙就看著玉帝一邊罵我我一邊傻笑.其實誰都知道我為什麼笑,只不過大家誰也不點破,心照不宣罷了.

等玉帝"訓斥"的差不多了,太白金星才站出來道:"這件事情也不能太責怪冰霜的情報,玉帝還請息怒."

玉帝反正面子夠了,當然立刻就結束了"訓斥"."銀月.聽說這次妖殿的內部已經被洗劫了,嘯天犬也是在那時候被抓住的是嗎?"

我回答道:"我到達時妖怪們已經離開了,我進去搜查了一番,發現妖怪們已經襲擊了這個地方,于是出來去追那些妖怪想發現他們的老巢,結果半路上被我發現了嘯天犬,于是先把他救了回來.畢竟老巢可以再找,高級神兵損失一個就少一個,我也是權衡了很久才決定先救出嘯天犬的."

"你的想法不錯,確實應該以保護神兵的生命為先."玉帝在這個事情上當然要做的仁慈點,畢竟二郎神也是他外甥,打狗還要看主人的."你後來追蹤的地方和妖族的老巢有聯系嗎?"

我慎重的回答道:"實際上把嘯天犬送回之後我就派人去追查了,可是妖怪們已經不在那里了.我們只發現了少量殘留的妖氣."大殿內的神仙們聽到這里不由的一正失望,但是我很快接著說道:"不過根據妖怪們的最後動向我已經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只要玉帝願意給我些時間,相信發現老巢也就是時間問題."

"哦?"玉帝很激動的道:"你真的發現了線索?"

"雖然線索斷斷續續,但是還可以勉強辨認.請相信我的情報收集能力,這點事情還是可以為天庭分憂的."

"好."玉帝樂的哈哈大笑:"只要你能找到妖怪們的老巢,一定重賞."

"我一定竭盡所能."我也回答的當當的,心里卻在盤算開了.是不是該找個時間讓妖怪們搬個家?等妖怪們搬走之後我就把督靈報告給天庭,只要留點小妖充場面就可以偽裝成天庭一舉端掉妖族老巢的情況.玉帝有面子,我也能發比小財,妖怪們無非就是搬次家而已,了不起以後多幫幫他們就是了.反正現在督靈已經有點不夠住了,要不然妖怪們也不會開辟黑梁山那塊分基地了.

玉帝微笑著點點頭,但是話鋒一轉道:"銀月啊.你的組織里以西方的學識為主……!"

我趕緊打斷道:"雖然以西方流派為主,但是中國的東西我也沒拉下.前段時間我還在和北極星君商量發揚我華夏道教的事情呢!"

玉帝搖頭道:"你別緊張.我不是責怪你學西方的東西不學我華夏的東西,我是要說你們的流派似乎更接近閻王殿的班底啊!"

"啊?"說我的力量接近閻王殿?仔細想想好象還真有那麼回事.艾辛格的NPC75%以上都是亡靈系,確實陰氣森森,和閻王殿有一拼."不知玉帝的意思是……?"

"我是想給你點獎勵."玉帝樂呵呵的道:"剛才你情報不准的懲罰已經罰過了,我天庭要做到賞罰分明.這次你解救了我們這麼多的天兵和仙家,而且還幫我們做了這麼多事情,也該給你點獎勵."

"做這些是應該的.但是玉帝如此厚愛,不受又恐掃了天顏,我就卻之不恭了!"嘿嘿!謙虛是必要的,但是獎品也是不能少的."不知玉帝打算獎勵我點什麼東西啊?"

"不是獎勵東西,而是政要機構."

"恕我愚鈍,這個政要機構是什麼玩意啊?"

玉帝被我的話逗笑了,他向太白金星使了個眼色,太白金星立刻站了出來."其實是這樣的.天庭有專門管轄亡者的機構,這個你知道吧?"

"這個我知道.就是那個閻王殿嗎.死人都要去報道的."

"你知道就好辦了."太白金星繼續道:"最近這些年戰事不斷,凡間各類生物死傷無數.我天庭本來設有十殿閻羅,也就是十個閻王殿,但是因為最近死亡人數過多,導致閻王殿處理能力達到極限.現在十殿閻羅聯名上書請求加設一殿,改為十一殿閻羅."

我趕緊看向玉皇大帝."玉帝該不是想讓我的行會代理第十一殿吧?"

"我是有這個意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那成為第十一座閻羅殿,需要承擔什麼義務,享受哪些權利呢?還有,我的政治獨立性還存在嗎?"這些可是關鍵問題,尤其是那個政治獨立性,一旦這個不能保證再好的條件也不能答應.

太白金星代替玉帝解釋道:"閻羅殿本來是天庭的下屬,有隸屬關系,當然不存在完全的獨立性.不過你們不是正規的閻羅殿,只是代理,我們相當于合作關系,完全保證你們的獨立性.閻羅殿的義務就是對死亡的靈魂進行甄別,然後分別送入各種輪回道.至于權利嗎,好象除了可以管理鬼魂沒什麼特殊權利."

"我不大明白.太白金星可否解釋清楚點.簡單說下好處和辛苦."

"辛苦主要就是鬼魂數量多,需要一個龐大的甄別審判機構,為此還要開設判官培訓班.以前一個閻羅殿只設四個判官,現在是非常時期,四個肯定不夠,其他十殿現在都有四百到一千名判官不等,我看你至少要准備八九百備用.而且開設閻羅殿需要很大的空間,要不然那些鬼魂沒地方放.不過這個你不用擔心,閻羅殿的空間由天庭負責幫助你建立,不用你煩心.至于好處,首先閻羅殿可以擁有一支兩萬單位編制的殿衛團,這部分殿衛平時可以隨意調遣,即使你拉去干私活我們也不管.而且這個殿衛隊的資金由天庭支付,你不用費心.如果你想擴編殿衛隊,當然也沒問題,不過,多出來的隊伍全都要你自己掏腰包.此外,天庭會負責派出教導隊,你的殿衛訓練都由教導隊負責,這其中也包括超額部分.不過最告級別的無常鬼我們只幫你訓練兩個,牛頭馬面到是無所謂,只要你養的起,搞的萬兒八千的我們也不管.哦對了.第十一殿閻羅還可以得到一些兵器,不過只夠裝備天庭認可的那兩萬殿衛,多出來的殿衛你自己想辦法."

仔細想想好處似乎不太多,有那麼一點點,但是不明顯.至于壞處嗎,好象也沒什麼壞處.玉帝說是獎勵看起來還是有些道理的."既然閻羅殿人手不足,我願意接受這個工作組建第十一座閻王殿."

"那好,等你回去後天庭會把需要的東西交給你.對了,你先安排個地方出來,大約需要一萬平米的空間,最好是修在室內,而且頂要高一些.地下建築最好."

"為什麼要清理出這麼大的地方?不是說不要我擔心空地的問題嗎?"

"因為天庭需要幫你先建造一座界靈陣."

"什麼東西啊?"

"就是傳送陣.不過這個不是用來在地面上傳送的,這個是跨界傳送陣,直接連接人間和幽冥界.第十一座閻王殿的建設地點就在冥界,建造完成後還要在冥界的第十一座閻王殿和風都城之間建立靈間路.這個靈間路也是一種傳送陣,不過僅限靈體通過.風都城就是所有亡魂的調撥中心,死掉的人先到風都城,然後風都城會根據各個閻王殿的繁忙情況選擇把新到的鬼魂往哪個閻羅殿送."

"我明白了,就是那個分流中心嗎!"

"也可以這麼說吧."

"我的城市里有非常合適的地方可以修建這樣的東西,就修在艾辛格下面就可以了.反正艾辛格有地下城,也算是地下建築群了,而且空間也足夠大."

玉帝再次開口道:"大概就是這些事情,要是沒有別的問題你可以先回去了."

"我還有一件事情需要稟報."

"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我最近新收留了一支妖族遺脈,想要馴化成行會守護,希望天庭不要見怪."

玉帝顯然對此有些驚訝."你要馴化妖怪?"

我點點頭."大禹治水時就曾經說過,治水的最上策為導水,引洪水入海才是正道.光靠修建堤壩阻擋洪水是不實際的行為.我認為妖族和洪水差不多,雖然天庭打擊妖族多年,但曆史上妖族從未絕跡過,不過是有時多有時少而已.與其勞民傷財的消滅妖族,不如導其向善歸我正道,豈不是更好?"

"話雖如此,但妖孽總歸是妖孽."如來這麼長時間來第一次開口說話.

玉帝看向如來道:"佛祖覺得馴養妖孽不妥嗎?"

"導其向善到不是不可能,然銀月之行會本性屬陰,原本就是亡靈聚集之地.即使要馴化妖族,在這麼一個凶戾之地恐怕不大合適吧?"

你個滿頭包的大胖子,我們中國的事情你一外國人非要摻和進來插一腳,真是討厭之極!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剝奪我的守護獸,他認為我不適合養妖怪,無非最後就是把妖怪交給別人,或者干脆殺掉,總之就是我落不到好處了.真是倒黴.早知道應該單獨找機會向玉皇大帝說的,這下好了,被他這麼一攪和,玉帝估計也不好獨斷了.

玉帝果然是猶豫了一下,然後開始踢皮球,他看向下面的眾神仙道:"各位仙家有什麼看法?"

二郎神跟我是穿一條褲子的,立刻就站出來道:"我覺得把妖孽放在銀月那里也未嘗不可.妖孽雖然屬陰,吸收陰氣不易馴化,但這些是歸順銀月的妖族,自然已經有了向善之心,此時讓他們離開,反而容易刺激到他們的心性.況且陰氣未必就是不好的,起碼妖族會覺得比較適應環境,自然也會變的平和一些.況且我仙門曆來講究太極之象,陰陽皆自然,如天地一般,沒有什麼需要排斥的東西."

太白金星也立刻道:"真君所言在理.天地都是自然,陰陽也是相符相成之所.我天庭自己也設有地府,可見陰和惡並沒有必然聯系.我看留下此等妖族由銀月小友馴養,倘若真的能歸于正道,未嘗不是一件開天辟地的大創舉.施用此法應該可以解決我等多年來多妖孽殺而不絕禁而不止的現狀."

"我等也同意太白和二郎真君的意見."一大排神將率先站出來幫我助陣.上次救治的那些天兵都是這些神將的手下,其中免不了還有個別副將什麼的也被救治過,這是在找機會還我人情.

看到這麼多神將都同意,那邊北極星君也拉了幾個和他關系比較好的神仙站了出來."我等也贊成此舉."

最後剩下的那些神仙看到大部分人都同意了,于是干脆站出來也附和了一下.玉帝笑著道:"既然眾仙家一致同意此舉,那就隨了大家之意吧."玉帝這個老滑頭,一開始我就看出來他實際上也是同意的.不過如來也算大牌,畢竟要給點面子,不好當面反對.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玉帝心里在哈哈大笑.他這是順大家的意思,不是自己的決定,如來拿他沒辦法.

觀音忽然站出來道:"我看不如這樣,為防止妖孽再度發作,傷了銀月小友行會的人員以及眾云蒼生,不如給他們全都加上一道封魔印,方便管束,各位應該不會反對吧?"

眾仙啞然,我只好自己站出來辯解:"觀音大士此言有誤.既然是導其向善,必然要以誠心感動之.這封魔印就是精神鐐銬,表現出來的就是不信任.鐐銬加身的妖族怎麼可能再向善,他們只會認為我們是在奴役他們."

"妖孽既無作惡之心,這枷鎖就非枷鎖了,如若他們有作惡之心,那就是無法向善,不加這枷鎖也是無用."

"然之所以然,大士以假設之果否定假設之因,童言戲語也可佐證此等天庭機要,大士不覺得有些膚淺嗎?佛宗如此反對此事莫非另有他求?"

我這一耳光可是夠響亮的,觀音被我罵了還不好回嘴,而且現在她是越描越黑.最後那個另有所求逼的她不得不保持沉沒,只要她一開口就是真的有所求,那就等于自己承認自己是來攪局的.真要那樣了,天庭即使給他們面子,他們自己也沒臉了.

我看觀音半天不說話,趕緊向玉帝行了個禮."既然玉帝已經許可,此事我當自行決定,不煩勞玉帝了.如若有所成就,定報之天庭知曉.下界我還有事,恕我先行告退."

"送行."玉帝向神將這邊使了眼色.

我行禮之後被一堆神將和飛虎馬車護送回了艾辛格,中間一點縫隙都沒有.我本來還打算利用這個空當去偷那個妖王的魔力的,現在看起來完全是廢話.這麼嚴密的監視,我要還能下手,那就不是人了.

其實我知道玉帝是什麼意思.他是怕觀音和如來使壞.今天我幾乎是當面罵了如來個觀音一個狗血噴頭,兩個地位超然的家伙未必就真能咽的下這口氣.要是他們半路派人截殺,我還真頂不住這種高手高手高高手.

佛教的地位在亞洲一直比較尷尬,最初的發源地雖然是印度,但是印度人卻不拿他當回事.中國和日本以及一些亞洲的小國家到是把佛教抬的比較高,可是這些國家各自都有自己的本土教派.尤其是中國的本土教派勢力龐大,佛教在中國一直就是和道教混雜一談.很多佛教記錄中都把道家的人物拉了進去,這樣可以產生親和力,使本地人認為兩個教派是不分的,于是沒有排斥感.可天庭實際上並不是和佛宗一個部門的,兩者也有少量利益沖突.玉帝不想和如來開戰,可又不希望看到佛教老這麼粘著道教混吃混喝.對我今天的表現,如來和觀音肯定是氣的吐血,玉帝表面上沒說,心里肯定樂開花了.

到了艾辛格之後二郎神立刻拉著我說要找個密室,于是我把他帶到了行會的會議室.二郎神立刻拿出了一幅畫展開後掛到了牆壁上,我還沒來及問怎麼回事就被二郎神拉著向畫撞了過去.

本以為肯定是撞的一頭包,可卻沒有碰到任何東西.我被二郎神直接帶進了畫里面.這幅水墨山水畫居然是個可以折疊的空間門.我們從這幅畫進去之後到達的地方是個山水秀美的地方.我們就站在一塊突出懸崖的岩石上,這里有一個造型很別致的涼亭.亭內石桌石凳應有盡有.懸崖斜側有道大瀑布,飛流直下氣勢磅礴.升騰的水霧上一道彩虹飛架懸崖兩端,如仙境一般.懸崖對面不遠處有座山峰,云海從山尖傾斜而下,和大瀑布相應成趣,真是讓我目瞪口呆.

"真君,這里是什麼地方啊?為什麼帶我到這里來啊?"

二朗神道:"這是畫中仙境."

我一想,這個畫面的確和剛才那幅山水畫一模一樣,不過這里是真實的,所有東西都在動,特別的美麗.

二朗神還沒來及說帶我來這里干什麼,旁邊的空氣突然一陣波動,玉帝帶著一群神仙和神將從波動的空氣中走了出來.

"玉帝?"

玉皇大帝笑著走到涼亭邊上坐下然後揮了下手,周圍的神仙和神將立刻席地而坐,我立刻也跟著坐下.玉帝看向我道:"你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讓你返回,又把你弄到這里來吧?"

我點點頭:"確實很疑惑."

"其實我是想和你談一下佛宗的事情."

"我大致有點准備."

"你果然聰慧."玉帝笑著道:"今天你公然頂撞如來,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頗為不智,但細想你也並非全然不懂規矩的小兒,你是有恃無恐."

"我畢竟是個凡人,比不得如來觀音,沒有所恃我是不會和他們硬頂的.不過今天這是關系我切身利益的事情,不爭就是虧,爭尚且有一線生機.況且我知道,天庭必然是我最強的後盾."

玉帝故意板著臉道:"我可不會為了你和佛宗翻臉."

"這個我清楚.其實我也沒指望天庭公然和佛宗開戰.但是,華夏大地不是只有天庭和佛宗的."

"你是說……?"

"黑暗光明兩座神殿也不是擺設,雖然論實力他們都不是天庭的對手,但是如果三方都和佛宗鬧點小摩擦……?"

玉帝聽著聽著就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你果然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我笑著道:"其實還有一個重要力量一直被天庭忽略了."

"什麼力量?"

"妖族."

"妖族?"玉帝疑惑的看著我.

我解釋道:"我開始就說過,妖族好比洪水.如果在疏導洪水的徒中,順便讓洪水沖掉敵人的幾座要塞,對您沒什麼損失吧?"

"哈哈哈哈!"玉帝笑的好誇張."有你一人頂我百萬天兵啊!"

"玉帝過獎了!"

"不過不過."玉帝開心的道:"我坐蛹百萬天兵,眾仙云集,神獸過萬,卻始終不敢和佛宗真干.如今你一句話去我兩塊心病,說你頂百萬天兵不為過.不過,此事說來容易,辦起來也不是真的順風順水.佛宗和妖孽不和這個是肯定的,但是妖孽也未必就會集中力量盯著佛宗猛打啊?"

我立刻道:"洪水是沒有意志的,哪里低它就往哪流.妖族也差不多,誰擋道它就咬誰."

"你的意思是……?"

"適當放寬對妖族的控制力度,用虛張聲勢為主,不要真動手,把妖族往佛宗的地盤上趕.一旦他們擠在一起,那事情就好辦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十章 重合    下篇:第十卷 第十二章 仙佛分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