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卷 第九章 好人壞人都是我   
  
第十卷 第九章 好人壞人都是我

離開妖王殿之後白菜他們被我送到了艾辛格,他們知道我是冰霜玫瑰盟的人之後都希望可以入會.我其實只對死鬼和當當的戰斗技術比較欣賞,不過他們一直是個組,收一兩個人可能性不大,干脆一起收了.紫日那個大號還在蠶繭里進化,我暫時還只能用這個身體湊合著.玫瑰他們都不在,當當又死纏著我甩不掉,于是離開艾辛格的時候我身邊就多了個尾巴.

當當是斧戰士,正好幫我抱著被封印的嘯天犬.一路趕到妖怪們的老巢,現在急需他們幫忙.當當進入督靈後顯的非常激動.這麼多妖魔聚集的地方我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來了,在當當的理解范圍內還沒有人有這麼大膽子.

水虛知道我到了之後帶著銀遙和瓊霖一路小跑的來到我身邊,我沒看見畢陀,大概他不在.他們看到我都愣了一下."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啦?"水虛對臉上的化妝表現的有些驚訝.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我從鳳龍空間拽了一個黑色的包裹出來,水虛他們大概都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快點,接把手,這東西死沉死沉的."

瓊霖連忙幫我接過黑布包裹,然後走到桌子邊上把包裹放了上去.水虛顫抖著雙手緩慢的打開了那個包裹,當里面的東西露出來之後三個護法全都倒跳了一步.我明顯感覺出他們的反應不大正常.看到關心的東西不該是這種動作.

"怎麼了?難道這個不是妖王的法力烙印嗎?"

水虛仿佛一下子變成了真正的老頭,頹然的坐在板凳上.我看向銀遙:"這真的不對嗎?我可是照著你們的記錄拿的,瓊霖的那個水晶里的畫面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瓊霖比銀遙和水虛都好一點,他勉強回答道:"東西是沒錯,但是天庭做了手腳."

"做手腳?不對啊!那個寶庫是被封印著的,我進去之前並沒有被打開過,而且這個大門里還有只神獸保護著啊!"說著我就把新收的金毛麒麟放了出來,小家伙可以變身,平時只保持著哈巴狗那麼大,戰斗時可以放大到戰斗形態.我給他起的名字叫鋼牙,因為這小家伙的全身都刀槍不入,完全就是鋼鐵猛獸."這個是我新收的魔寵,他就是寶庫內的守衛."

水虛和銀遙看到這個小家伙撲通一聲從板凳上翻了下去."金剛麒麟怎麼在你這里?"

"哦,原來他叫金剛麒麟啊.難怪刀槍不入呢!"

"你怎麼找到他的?"水虛爬起來問道.

"不是我找到他的,是他本來就在寶庫內."

"不可能啊!"水虛一頭霧水的道:"當年天庭攻占妖王殿的時候我們就是在討論金剛麒麟逃跑的事情,他怎麼可能還在寶庫內呢?按照你的說法封條沒有被打開過,那麼寶庫內肯定還保持著原來的樣子,這只金剛麒麟又是怎麼進去的呢?"

"先等等."我打斷水虛的胡言亂語."你們現在一個個都暈忽忽的,麻煩把我想知道的都解釋清楚,我來幫你們想辦法."

"你想知道什麼?"銀遙問道.

"第一,金剛麒麟當初為什麼會在你們妖往殿,他的來曆是怎樣的?"

銀遙回答道:"金剛麒麟其實不是純種麒麟,他是雜交種."

"雜交的?"

"是的.金剛麒麟是歐洲的黃金龍王和中國的獅王麒麟雜交的後代,而且金剛麒麟自身是沒有繁殖能力的."

"這個我明白,就像馬和驢雜交出來的騾子,雖然比馬和驢都要強壯,但卻沒有繁殖能力.金剛麒麟肯定是吸收了黃金巨龍和獅王麒麟的優點產生的新品種."

水虛接替銀遙道:"金剛麒麟雖然不能繁殖,但是他自身的力量無比強大.本來我們非常意外的抓到了一只剛出生的金剛麒麟,妖王打算把他培養成我們的成員之一,可沒想到他卻逃跑了.我們正在開會想怎麼尋找他,結果天庭的部隊就到了,後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我忽然想到了鋼牙的一個特殊技能."你們當時打開寶庫後發現他不見了,有沒有進去找找看?"

"沒有."水虛回答的很肯定."寶庫就一間房間,一眼就看過來了,我們發現他不在了立刻就關閉了寶庫出去尋找,可是什麼線索都沒有發現."

"那我知道他為什麼會在寶庫內了."

"為什麼?"三位護法一起叫了起來.

"事情其實很簡單,我給你們看個表演你們就明白了."我把鋼牙放到了地上."鋼牙,戰斗形態."

吼~一聲巨吼,鋼牙立刻還原為金剛麒麟的戰斗形態,不過因為我的級別限制他現在沒有當初那麼大了,不過依然和北極熊差不多大.

看到鋼牙變身結束我繼續喊道:"鋼牙,黃金屏障."

只見鋼牙略微壓低了一點身體的高度,接著全身突然亮起耀眼的金光,光線四射之中整個大廳都變成了金色.隨著光線暗淡下去,大廳內的金色卻沒有消失,整個大廳內的東西都仿佛鍍上了一層金,顏色根本褪不掉了.更奇怪的是鋼牙居然消失了,大廳內完全看不見鋼牙的身影.

"隱形?"水虛也是老家伙了,眼神毒辣的很,一下就反應過來了.

我一招手,大廳內的金色逐漸褪掉了,鋼牙也在原地顯出了身形."你們都看到了,鋼牙可以利用一種類魔法能力把周圍都變成金色,然後他自己就隱形了.你們當時肯定是太著急而沒有搜查寶庫,實際上當時他根本就沒有離開寶庫,只是隱形了而已."

"原來是這個原因!"水虛揉著腦袋:"真是關心則亂啊!"

我繼續問道:"現在問第二件事情.你們說天庭做了手腳,他們到底做了什麼手腳?這個難道不是你們要的那個法印嗎?"

瓊霖解釋道:"法印是一種能量而非什麼物質,妖王把自己的法力能量存在了這個環里,所以我們要你拿它回來,但我們實際上需要的是這個環內的能量."

"也就是說環沒錯是嗎?"

"是的,環是沒錯,可是能量不見了."

我忽然緊張的指著鋼牙."該不會被他吃了吧?"

"不可能."水虛道:"法力能量不是實物,需要專門的方法才能吸收,而且這個環本身就是有烙印的,除非精神烙印能對上,否則是打不開的."

"那天庭那幫家伙是怎麼把能量弄出去的呢?"

"他們根本沒把能量弄出去."水虛道:"他們用法力強行把這里面的法力震散了.漫長的時間內游離能量早就消散光了!"

"那就是說再也沒辦法恢複了?"

"恐怕是的."水虛無奈的確認了這個答案.

銀遙忽然道:"其實也未必.一般來說這麼大的法力天庭不大可能浪費,如果震散之後他們使用聚元陣之類的東西應該是可以再收集起來的."

"那不是更糟嗎?"我看向銀遙:"天庭得到那些法力後不管被哪個神仙所使用,肯定都不是好事啊!"

"這到不一定."銀遙繼續道:"聚元陣即使能把分散的法力收集回來,大概也要不少時間,而且這麼龐大的能量要想再收集起來重新調整到能夠使用的狀態,這個工作一定很麻煩,按照我們被抓起來的時間計算,天庭就算動作再快,現在應該也達到了部分轉化能量的地步,要想把這些能量全都占為己有,天庭起碼還要再過一兩千年時間."

"哦明白了."我點了點頭,一抬頭忽然發現三個護法一起盯著我."你們看著我干什麼?你們該不會是想讓我去天庭幫你們偷出來吧?"

水虛立刻壞笑著跑過來拍著我的肩膀:"這個振興妖族的光榮而又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打住."我趕緊把他推開."誰說我要去了?"

"你不去難道要我們去?"

我立刻把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一樣."第一,天庭是什麼地方你們不會不知道,我就算進的去也肯定有人跟著,不可能有機會下手.第二,去妖殿還可以喬裝打扮蒙混過去,畢竟沒人認識我,可天庭里我有熟人,一見面就穿幫了.第三,你們的任務我已經幫你們完成了,至于東西被毀不關我的事,是你們自己計劃不到位.第四,就算把能量拿回來,好處是你們的,憑什麼要我冒險?第五,就算我腦子發熱去幫你們偷,我連那東西在哪都不知道,要我怎麼下手.再說了,就連能量還存在這個觀點都是推測出來的,說不定能量已經消散了,你們讓我去偷空氣啊?"

"那你要怎麼才肯幫我們?"

"首先你們必須告訴我一個能找到那些能量具體位置的方法,沒有這個前提我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幫你們的.如果你們能解決了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就簡單了.只要你們能給點我覺得值得的報酬,我就可以幫你們去冒險偷出來.另外,如果你們有辦法幫我把這個家伙料理好我就更有把握一些了."

在我的手勢中當當把一個被符紙包裹的里三層外三層的東西放到了地上,三個護法都用眼神詢問我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我笑著把符指打開了一塊,露出了一個狗頭.

"這是什麼狗啊?好強的仙氣."二郎神被封神的時候妖怪們已經在葫蘆里了,所以他們不認識嘯天犬,不過這些家伙出來後四處收集信息,外加我給他們惡補過一部分知識,他們都知道二朗神的地位,只是沒見過而已.

我笑這給他們解釋:"這是二朗神的隨身守護獸嘯天犬."

"這就是嘯天犬?難怪這麼強的仙氣."水虛感覺到這股仙氣對我的話就一點都不用懷疑了.

銀遙看著嘯天犬問我:"你把他弄這來干什麼?"

"我要他有用.但是需要你們幫忙."

"要我們幫什麼忙啊?"

"你們有什麼辦法可以抹掉記憶嗎?我指的是比較徹底的那種,無論如何都無法恢複的.而且最好能只抹掉一部分記憶."

瓊霖道:"傳說孟婆湯是可以把靈魂的記憶都一起洗掉的,不過那東西我們不會配,再說藥力也太強了一點."

銀遙道:"我到是有辦法.我們黑蟒的毒本身就是精神性的,如果配合永久失憶術一起用,因該是可以把記憶完全抹掉的.只要那個操縱失憶術的人技術足夠好,你可以按需要抹掉特定時間,或者與某件事物相關的特定事情."

水虛立刻道:"你的毒汁到是多,可會永久失憶術的人不好找啊!"

"要不然用時間逆向術代替怎麼樣?"瓊霖提了個建議.

"空間法師能練到那種級別的更不好找!"水虛立刻否定了這個提議.

"有了."銀遙突然跳起來道:"用靈魂分裂術,把嘯天犬的靈魂撕開,不希望記住的部分全都撕下來就是了."

我心驚肉跳的提醒著銀遙:"拜托,我要的是活的.撕裂靈魂的痛苦誰受的了,到時候嘯天犬變瘋狗了還是等于零."

水虛突然跳了起來:"真是的,光想著用法術,忘記我們有洗靈丹了."

"洗靈丹是什麼東西啊?"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丹藥.

水虛解釋道:"洗靈丹是一種類似孟婆湯的東西,不過這個丹藥的力量沒孟婆湯那麼厲害.每吃一粒會忘掉最新記住的8個時辰的記憶,一次吃兩粒就是16個時辰,反正就是從最後的記憶開始往前洗,一枚8個時辰."

"你們有嗎?"我激動的問水虛.

"有是有,不過就剩3顆了."

"夠了夠了.只要一顆就狗了.嘯天犬第一次在妖殿內看到我是6個小時前,一個時辰等于兩個小時,一顆丹藥就綽綽有余了."

"那我這就去幫你拿去."水虛一轉身化為一團黑煙消失掉了,十幾秒之後又回來了,手里還多了個盒子.他把盒子打開遞到我面前,里面放了三枚還不到自行車軸承里的鋼珠那麼大的小藥粒.

"這就是那個東西?"

"對."水虛道:"洗靈丸可以連靈魂的記憶一起抹掉,以後不管什麼方法都無法恢複.只要給嘯天犬吃下去就可以了."

"行,快點過來幫忙."

我們幾個三下五除二把一粒藥丸塞進了嘯天犬的喉嚨,銀遙還特地用一根棍子往下推了推,確認進入嘯天犬的嗓子之後又給他灌了一大口水,這樣肯定把藥沖下去了.

灌完藥之後我對水虛道:"好了,現在該你們幫我演場戲了."

一個小時之後,昏迷的嘯天犬感覺自己正在地面上晃動,于是他睜開了眼睛.嘯天犬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四只爪子被完全捆在了一起,一根勾鐮槍穿過了他的四條腿中間的空隙充當了扁擔的作用,兩只渾身妖氣的半人形生物正抬著嘯天犬在向前走著.

嘯天犬先是靜靜的忍耐了一段時間,他在等身體逐漸恢複過來,同時他也在感覺周圍的妖氣.嘯天犬感覺到了不少妖怪的氣息,不過聚集都比較遠,身邊只有這兩個抬著他的小妖.小妖身上的妖氣顯示他們剛入門不久,實力很差勁.嘯天犬有信心自己可以輕松對付三四千這樣的小妖怪,于是他突然開始掙紮打算逃跑.可是他剛一掙紮,身上的繩子突然自動收緊,不管他怎麼動都出不來,而且他越動自己越虛弱.

兩個妖怪抬著嘯天犬,走在後面的妖怪自然是能看到嘯天犬的,他笑著對嘯天犬說:"哈哈,別白費力氣了.我知道你感覺的到我們不是你的對手,想要趁機逃跑.你以為護法們這麼笨,讓我們兩個抬你又不配護衛?哼哼,看看你身上的繩子.這可是難得的妖界至寶,專門用來捆你們這些神仙的.你越動它越緊,而且會不斷吸收你的法力,你多動動就會被吸成干尸,哈哈哈哈!"

前面的那只妖怪也笑著道:"和他廢話什麼,回去交給黑風婆把他熬成狗肉湯,我們也當回神仙,哈哈哈啊……!"

前面的妖怪笑著笑著就笑不出來了,因為一只箭正插在他的腦門上.嘯天犬即使被捆著都能感覺到那箭杆上附帶的強力魔法.後面的妖怪把嘯天犬一扔,立刻警戒的四處張望:"誰?快站出來.敢得罪啊……"

妖怪正在不停的轉身四處張望,可是就在他傻愣愣的轉過身去的時候一道金色的影子突然從灌木叢總撲了出來一口咬在了怪物的脖子上.嘯天犬正疑惑的時候我從另外一邊的灌木中跑了出來.直接沖到嘯天犬身邊,拿出一把匕首對著繩子割了幾下,但是繩子完全沒反應.

"什麼破刀啊!"我氣餒的看了下完好的繩子和已經卷刃的刀,生氣的一把把刀子扔了出去.

到現在這個時候嘯天犬已經能判斷出我是來救他的了,他立刻對我道:"你有沒有好一些的武器,這是妖術繩索,一般的武器割不斷的."

"那你先委屈一下吧."我說完之後立刻把那根充當扁擔的勾鐮槍拿掉,然後向鋼牙的方向吹了聲口哨.鋼牙聽到口哨聲一甩頭把那個妖怪扔了出去,然後迅速跑向我這邊.我一個翻身騎到了鋼牙背上,鋼牙叼起地上被捆成豬崽的嘯天犬竄入灌木叢總逃命去了.

嘯天犬能感覺到後面的妖氣在向這邊集中,他很確定是妖怪們發現他被救走所以追了過來.在這些妖氣中有三個超級強悍的妖氣速度特別快,眼看著就要追上了,嘯天犬被叼著跑,心里著急卻幫不上忙.

眼看就要被追上的時候,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座被大霧環繞的山.隨著距離接近,山體越來越明顯.嘯天犬驚訝的發現那根本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城市.巨大的城市居然還是一上一下對立著.嘯天犬從沒來過艾辛格,像所有第一次看到艾辛格的人一樣,他也傻掉了.

我拿出了一片樹葉,握在手里大喊著:"城市之樹,快救命啊!"

前方的城牆上一排光點閃光,我們後方三個黑影也已經到跟前了.嘯天犬甚至都看到了銀遙恢複原形時那巨大的蛇頭了,紅色的蛇信一伸一伸的幾乎都要舔到我們的尾巴了.

水虛以人類形態,手里捏著個骷髏頭,積聚了一個綠色的光球正要扔出來,城牆上飛來的光點剛好在三個妖族護法和我們之間炸開.艾辛格的炮擊還真是千鈞一發啊.當然了,平時是不會有這麼准的,今天這個因為是演戲,所以預先已經把彈道計算好了.嘯天犬並不知道我們是聯合演戲騙他,心里緊張的要命,我騎在鋼牙背上都能聽到他的心髒撲通撲通的聲音.

水虛和銀遙還有瓊霖繞過炮彈的爆炸點又再次追了上來,但是更加密集的炮彈落了下來,炸的三個妖怪左閃右躲無法靠近.艾辛格的城門里忽然沖出一大隊騎兵,城牆上方幾頭巨龍也飛了過來.三個妖怪突然停了下來,互相看了看然後化做三道黑煙跑掉了.

我和鋼牙就這麼帶著被捆成粽子的嘯天犬跑回了艾辛格,嘯天犬那叫一個感動,眼淚嘩嘩的.我安撫了他幾句並通知二郎神來接他.二郎神幾分鍾後就到了,速度還真是夠快的.嘯天犬依然被捆的像個粽子,本行會的武器都切不斷這個繩子.這個可是妖族的寶貝,這次為了配合我演戲也貢獻出來了.水虛說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二朗神用自己的三尖刀也切不開那繩子,最後還是不得不帶著嘯天犬返回天庭找人幫忙.半個多小時以後二朗神又帶著嘯天犬回來了,繩子已經切開了,據說是用三昧真火硬給燒斷的.

我們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接待了二朗神,二朗神一上來就是千恩萬謝.嘯天犬就是二朗神最忠誠的朋友,一直跟在二朗神身邊,說的肉麻點就是相依為命.對于我能解救嘯天犬,二郎神感動的不行了.

對于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那邊的原因,我解釋為幫天庭去查妖怪們打算襲擊妖殿的事情,結果正好碰上妖怪們襲擊完妖殿出來,我後來進入妖殿查看,里面的神將都死了.追了好遠我才追到這個妖怪隊伍,結果就把嘯天犬解救了下來.

查看妖殿的情報這個事情我上次就和二朗神說過,等于打了預防針,二郎神一點都不懷疑.至于我說後來進入查看過情況,這個是為了防止天庭發現我留下的痕跡.雖然游戲里沒聽說有查指紋一說,但難保天庭沒有什麼辦法發現我進入過妖殿留下的痕跡,這樣說一下,就算發現我進去過他們也不會懷疑了.

二郎神從頭到尾最疑惑的問題就是嘯天犬為什麼會失憶,他這最近16個小時的事情一點印象都沒有了.他說他只記得自己在和神將們看守妖殿,下一秒的記憶就是昏迷中被人抬著走,然後就被我救回來了.雖然二朗神感覺到里面有什麼不對,但是他懷疑不到我身上,而且嘯天犬現在中間這段最有用的記憶是完全空白的,就算他想懷疑我也沒證據.神將都死光了,現在是真正的死無對證了.

二朗神簡單的感謝了我一下然後表示以後天庭可能會傳召我進行嘉獎,然後就離開了.二朗神前腳離開艾辛格,我後腳就溜到督靈去了.水虛他們在大門口簡直是望眼欲穿的等著我,看到到來一個個激動的要命.

到了會客廳之後我對水虛道:"現在我已經獲得了二朗神的感激,而且天庭可能需要傳召我,這樣就有去天庭的機會了.我你們到底有什麼辦法能發現那些能量啊?要是在天庭召見我之前想不到辦法,那你們就再也別跟我提什麼妖王的法力了.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八章 猛獸    下篇:第十卷 第十章 重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