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卷 第七章 寶藏之爭   
  
第十卷 第七章 寶藏之爭

"靠,正要去找你們呢,快過來,幫你們介紹一下."

台階下走上來的6個人一看職業就知道是白菜說的那幾個朋友,不過他們的職業選擇有點特別.白菜說這6個人中有兩個普通騎士和一個斧戰士,那兩個騎士雖然是冷門卻不如這個斧戰士給我的震驚大.這個斧戰士居然是暗精靈種族的,而且還是個女的.雖然她用的斧頭比較小,但是用戰斧的女性好象確實比較罕見.另外兩個騎士都是男性,不過一個是罕見的骨靈騎士,另外一個則是幾乎沒人用的戒律騎士.三個站斗單位居然這麼奇怪,搞的我一時之間有些傻眼.還好另外三個人表面看起來還算比較正常.

白菜招手示意那幾個人靠近一些."來,介紹下.這位是我新認識的……"

"銀月."我搶在白菜前面自報家門,免得他又給我加個銀月小姐.

"你好.我是香草,大精靈族魔箭手."那個站在隊伍中間的精靈弓手第一個過來和我握手.男精靈我經常見,長的這麼高大的卻不多.這個精靈玩家身高起碼兩米,細長長的像根竹竿.

"我叫律師,人族戒律騎士."這個罕見的騎士終于也走了上來.看他長相一般卻透著很沉穩的感覺,現實中教育程度可能比較高,很有知識的樣子.

"我叫死鬼,亡靈族骨靈騎士,第二職業是黑暗聖堂."這個超帥的年輕人把我嚇了一跳.

"你是黑暗聖堂?還是雙職業?"這個黑暗聖堂就相當于亡靈中的祭司,不能給別的族補血,卻能給亡靈補充亡靈能量,而且折算成祭司的標准絕對能達到一個相當恐怖的水平.三到五個亡靈騎士加一個黑暗聖堂基本就已經很難打了,黑暗聖堂的負面魔法能把你砸的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被加持過的亡靈騎士更是刀槍不入,簡直是台移動絞肉機.這家伙居然自己就是黑暗聖堂加亡靈騎士中的高級版本骨靈騎士,完全就是攻防一體生命無限的超級殺人機器.

白菜驕傲的拍拍死鬼的肩膀:"你別看這小子年輕,他可是我們隊伍里的主攻手.每次殺敵最多的就是他了."

我點點頭."黑暗聖堂我了解,如果是亡靈騎士加黑暗聖堂,絕對無敵."

死鬼尷尬的摸著後腦勺:"其實我也沒那麼厲害,只是比一般的玩家要突出一些而已."

"這麼大人了,看到女孩子還臉紅."一個袖珍小MM跳了出來把死鬼推到了一邊."我叫金鑰匙,獸人盜賊,你可以直接叫我鑰匙."

"獸人?"

金鑰匙立刻把身子轉了過來,她的屁股後面果然連著一條蓬松的大尾巴."我是狐族."

"明白.狐族敏捷追加很高,而且智力也不低,非常適合盜賊這個職業."

"你好."那個法師MM走過來向我行了個法師禮."我是隊長紫羅蘭,人族戰斗法師."

"你好."我也向她行了個禮.

最後那個暗精靈斧戰士也走了過來:"我叫當當,暗精靈斧戰士."她說話的時候顯得有些靦腆,我並沒注意.

介紹完之後白菜道:"銀月有個任務要做,想和我們一起組隊,我們去找個地方商量一下吧?"

"還是去酒館包了單間吧."

"太浪費了吧?"紫羅蘭有些心疼的道.

"我付錢."一頓飯對我們這樣的行會領導來說不算什麼,不過單個的玩家可能不會經常去飯店."我們在天亮前還不能去做任務,這個任務有開始時間,必須等今天早上的太陽升起來才可以動身."

"那好吧."

由白菜帶路,我們很快到了一間比較大的酒樓,一進門店里的服務生就跑了過來.我拿出一枚水晶幣用大拇指彈了起來,水晶幣在空中發出龍吟般的翠鳴落到了服務生的手里."給我間最好最安全的包間,這個是小費."

"請跟我來."NPC服務生迅速的帶著我們繞過了樓梯到了店後面的一個園子里,這邊有一個小涼亭,旁邊還有和清澈見底的大池塘,簡直就是縮小的蘇州園林.

在涼亭里坐下後服務生立刻把菜單遞給我,我隨便點了點東西把服務生打發走了.紫羅蘭有些驚訝的四下打量著."以前我們也來過這里,怎麼從來不知道後面還有個這麼雅致的園林啊?"

"因為你沒給服務生小費."我一邊靠在座位上休息一邊道:"每間上檔次的酒店都有這樣的包間,但前提必須是你給NPC服務生一個足夠高的小費,否則你是進不來的."

金鑰匙道:"這里的菜已經很貴了,我們哪還舍得給小費啊!再說了,那是NPC,又不是玩家."

"所以你們從來沒見過這里."

白菜問道:"你說任務目標在碧海森林深處是嗎?"

"在碧海森林里?"紫羅蘭驚訝的問道:"什麼任務這麼危險?"

"認為內容是取得一些物品,我知道地圖以及敵人的守衛情況,而且我也知道很多敵人不知道的機關暗道.我們的任務就是悄悄的摸進去把東西拿出來,就這麼簡單."

當當搖著頭道:"我想不會這麼簡單吧?"

"確實不簡單.因為守衛是天庭的神將,二朗神的嘯天犬也在其中,而且還有很多零散的魔獸."

"這個任務難度也太大了吧?"

"雖然說敵人很多,但我不是要你們去和神將戰斗,這個任務的關鍵是秘密潛入而非戰斗.神將的戰斗力非常強悍,除非是單個神將我們還有希望圍殺,如果同時遇到兩個,我們就必死無疑.但是我們並不需要去招惹神將,只要繞開他們就可以了."

金鑰匙問道:"既然如此這就應該是個潛入任務了,與其這麼多人一起不如你一個人反到安全些啊?"

"單純是潛入就算了,問題是那地方還有不少魔獸.這些魔獸和神將並不是一起的.神將雖然和魔獸互不侵犯,但魔獸會襲擊我們.我自己才107級,找你們就是要你們幫忙對付魔獸."

律師道:"單純是魔獸到沒什麼問題,但是我們能得到什麼好處呢?你知道,這不是去組隊練級或者打寶,我們這個隊伍只擔風險卻沒多少回報,你完成了任務是開心了,我們不能白干吧?"

我一伸手鳳龍飛了出來落在我的肩膀上,他們全都嚇了一跳,不過看到鳳龍這麼老實的站在我的肩膀上就又恢複了正常.我從鳳龍空間里拿了兩只袋子出來放在桌上."這是200水晶幣和一枚中位魔獸卵,只要你們願意和我一起去,不管任務成功還是失敗,這水晶幣都是你們的.但如果我可以完成任務,這枚蛋也是你們的."

"這是什麼魔獸的蛋啊?"律師拿出了拿枚蛋仔細端詳了半天.

"阿爾薩絲叢林巨蟒,戰斗等級600,成年體長度可達10丈,不但蠻力驚人還帶毒素系傷害,自身閃電系抵抗,算是很強的戰斗魔獸了.你們覺得這個報酬值得你們跑一趟嗎?"

"值得."白菜欣喜的把蛋抱了過去,但是鳳龍動作迅速的飛過去把蛋拿了回來,我也把錢袋里的水晶幣倒了出來.

白菜他們驚訝的看著我.我把蛋收回了鳳龍空間然後把桌子上的水晶幣一分而二,其中一半收回了袋子里,另外一半推了出去."這半是定金,到了目的地給你們剩下的一半,完成任務離開森林後再把蛋給你們."

"行,成交."

正事談完之後氣氛就好多了,大家逐漸開始互相閑話一些平時的生活,不過主要是他們在說,我一般只是聽.我的身份不能泄露,說多錯多,還是不說的好.白菜和死鬼都表現的比較激動,不斷的說著他們以前練級的事情.其實男孩子都喜歡在漂亮女生面前表現自己,只可惜他們這次搞錯對象了,我雖然一直在聽他們說的經曆,可眼神卻一直在當當那里.這個女孩子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什麼原因,反正就是古怪的很.席間她每次也老是偷偷打量我,但是眼神一接觸到我的眼神立刻就慌張的避開了.

我們在酒店里一直聊到天亮才離開,按照和四大護法當初的計劃,水虛應該已經派出妖怪去佯攻過一次了,我現在去那些神將肯定會相對松懈一點.

我從戒指里放出獨角獸跳上去後周圍一片倒吸氣的聲音,居然還有幾個人開始流鼻血了.我開始還滿想起來怎麼回事,後來突然反應過來了.肯定是上馬的時候長袍下擺甩了起來,我是男人沒有女性玩家那種上馬時按裙子的習慣,我就像平時一樣大刀闊斧的跳了上去,結果那幫色狼就一個個腦沖血暈了過去.真不知道他們如果知道我是男人冒充的會不會把早飯都吐出來.

"喂,發什麼呆啊?快走啊!"白菜和死鬼居然也愣在那里不動了.

紫羅蘭上去對著他們兩個的屁股一人一腳才把他們給踹醒了,趕緊爬上自己的坐騎跟了上來.

這個小隊的坐騎不全,除了三位騎士外誰都沒有坐騎,為了提高速度我們只好一人帶一個,分給我的是斧戰士當當.所有坐騎里就我的獨角獸負重能力最強,當當雖然不算高大,可她手里的那柄大斧頭也不是開玩笑的,沒有高級生物根本馱不動她.

向森林前進的路上坐在我後面的當當有些奇怪,先開始她總向後躲,中途獨角獸跳一個木樁的時候她差點翻下去.我拉著她的手把她到了我背後緊貼著我然後把她的手環在了我的肩膀上."扶著我就不會掉下去了."

她沒回答我,不過卻聽話的扶住了我的肩膀,可是自從我讓她扶著我之後她變的更奇怪了.她先開始是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後沒多久就滑到了我的腰上.我以為她覺得扶著肩膀不夠穩,也沒管她.以前帶著玫瑰的時候有時候她坐我後面也喜歡抱著我的腰,騎車帶過女朋友的男人應該都有體會.

進入森林之後又走了一會,當當的手開始越環越緊,最後變成緊貼著我,而且雙手還死死的抱著我不放.偶爾我扭頭說話還能看到白菜和死鬼上竄下跳的向我這邊打眼色,可我一轉頭他們又立刻停止了,明顯那些眼色是打給當當的,可我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好打眼色的.

過了一會當當更不對勁了,她居然把腦袋架到了我的肩膀上,急促的呼吸搞的我耳朵好癢.我試著扭動了幾下,她卻貼的更緊,而且腦袋也伸的更靠前,幾乎是和我臉貼臉了.在別人看來我們是兩個女人,這樣也沒什麼大問題,可我們不是很熟,不該這樣啊!理論上講被一個漂亮MM這麼抱著對一個男人來說也算不錯的享受,可我怎麼總感覺有些別扭呢!

當當算是很漂亮的女孩子,放到任何地方都算的上是出類拔萃的美貌,身為男人我不該覺得別扭,可我就是不舒服,老想掙紮,偏偏還掙不開.最後我突然想通了,為什麼我會覺得別扭,其實很簡單.我現在是變裝中,別人眼中我應該是個女人才對,如果在這種情況下當當依然對我發生興趣,那麼當當就很不正常了.這就是我別扭的原因,當當居然對女性打扮的我發生興趣,明顯是女同性戀嗎!

現在回想當當一直以來的表現根本就不是靦腆,一個能選擇斧戰士做職業的女孩子應該有很剛烈的性格才對,怎麼可能這麼靦腆,她那完全是因為看到喜歡的人而表現出的害羞,不是性格靦腆.這樣一想更確定當當是個女同性戀了!

我剛想出聲拒絕,當當突然說話了.她用近乎夢囈的聲音貼著我的耳朵說了聲:"你好香!"

"啊!"我因為用力從當當的魔爪下掙脫出來,結果直接從獨角獸上摔了下來.

白菜他們一路上的擠眉弄眼擺明了就是在暗示當當別太過分,可惜當當情難自禁,還是表現出了過激行為.我剛從坐騎上摔下來,白菜和死鬼就搶著過來扶,不過還是當當快一步把我拉了起來,畢竟她距離最近.

紫羅蘭教訓著當當:"你也太不象話了,最起碼要慢慢來啊!"

聽了紫羅蘭的話我差點暈倒,合著她計劃是讓當當慢慢下手不是要阻止她啊!

死鬼有些擔心的問我:"你沒嚇到吧?"

"沒事沒事,我理解."這麼多男色狼都沒把我嚇到,居然碰上個女色狼.還好我不是真的女人,要不然肯定被嚇到.相信男同胞碰到這種事情應該都不會太慌亂,就算是同性戀,可當當畢竟還是和漂亮的女孩子,是男人都不會反感這樣的女孩子的.

白菜過來道:"要不然我們換坐騎吧?"

"沒事沒事,大家上馬吧."我先讓當當上獨角獸,然後自己也爬了上去,不過這次我坐到了當當的後面.再讓她那麼抱著我怕自己再摔下來.

重新上路之後當當明顯變的沉沒了,而且總是低著頭沒什麼反應.我用一只手牽著缰繩,另一只手環住當當的腰,小丫頭立刻身體一僵驚訝的回頭看著我.我抬手把她的臉又轉了回去,把嘴靠近她的耳邊小聲問道:"你知道自己很漂亮嗎?"

她又驚訝的轉回頭不過卻被我又扭了回去.這次她乖多了,認真的點點頭表示知道.

"既然你知道自己很漂亮就該知道你對男人的吸引力很強,你這種年齡的女孩子應該正是憧憬愛情的年齡."

"我對你……!"她忍不住又轉回了頭但是很快又突然想起來把頭轉了回去.

"你對我這不叫愛情.不對,這個,怎麼說呢!"我突然想起來自己和她屬于異性,這樣解釋不大妥當."你知道,你應該找個男孩子,比如說死鬼或者白菜那樣的."

"我知道."當當的聲音小的像蚊子哼哼.

"那為什麼還喜歡女生?"

"我不知道.開始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對感情沒什麼感覺.我長的很漂亮,這我自己也知道.我的家世還算不錯,學習成績也很好,應該有的普遍優點我想我都有.可是那些男生總是像蒼蠅一樣圍著我,他們越接近我我越不喜歡他們.後來班上來了個新生,她和我一樣也很漂亮,我們很快就混熟了,我發現自己逐漸喜歡上了她.可是後來她有了男朋友,而且轉到別的系去了,漸漸的我把她也淡忘了,可是我卻再也無法忍受男生的接近了.我只喜歡女生."她突然又轉了過來:"我真的喜歡你,我知道這可能給你造成了困擾,但是我希望你能接受我."

當當的話搞的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一個美女向你表白本來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可我有老婆的,更糟糕的是我現在還穿著女裝.

"這個……當當,我覺得你是個好女孩,但是……但是你應該喜歡一個男孩子才對啊!"這話怎麼這麼別扭啊!

"我就喜歡你!"

蒼天啊!現在的小丫頭都怎麼啦?我追玫瑰那會也沒這麼直接啊!"當當啊.告訴你個小秘密,你答應我不要說出去."

"恩."

"其實呢,我不是女人."為了擺脫這個小丫頭我也不得不稍微透露一點消息了.

當當看了我一眼,那眼中的幽怨簡直像千年怨婦:"你就這麼著急要擺脫我嗎?"

"我說真的."

當當的眼睛里閃著淚光."就算你想拒絕我起碼也找個像樣點的理由啊!"

暈!現在這身打扮確實是說不清楚.我一激動干脆拉起當當的手從我的領口塞了進去."現在相信了嗎?"

"我不嫌棄你平胸."當當一句話讓我再次摔了下去.白菜他們在後面一幅慘不忍睹的表情,不過這次他們都沒過來幫忙.

我尷尬的重新爬回獨角獸的背上."我說當當啊!這個,我其實已經有老婆了."

"那你帶我去見她.我要和她公平競爭."

"我不是說那種游戲里亂喊的老公老婆,是真的老婆.我已經結婚了,有結婚證的."

"你是荷蘭人嗎?"

"不是,怎麼啦?"

"我們國家什麼時候允許同性戀結婚啦?"

"我不是告訴過你我是男人了嗎?"

"還是騙我."

"好好好,我跟你說不清楚.等任務結束後我帶你去見她就知道了."

"好吧."當當總算稍微放松了一點,不過這之後她簡直變成了牛皮糖一樣粘在我身邊,直到進入妖殿范圍她都沒離開我超過3米遠.

我們到達妖殿時才九點多,森林里霧很大,不過這對我們有好處.放出毛球獸去幫我們探路,小東西一跳一跳的就不見了.毛球獸是一種比較高級的魔獸,具備輔助魔法攻擊的作用,但是他自己沒啥戰斗力.之所以毛球獸適合探路,主要原因是這種小東西和森林里的倉鼠很像.重兵把守的地方人過不去,他卻可以過去,守衛根本不會對這種遍地都是的小東西產生什麼興趣.

妖族的妖殿並不是在地上的,這個和歐洲的黑暗神殿到是很像.小毛球在地面上蹦蹦跳跳的到達了大致區域,在我的心靈引導下他很快就發現了那個入口.控制毛球獸的戒指上面浮著一個氣泡,從這個氣泡里可以看見毛球獸看見的東西.畢竟是租用的魔獸,和自己的魔寵沒辦法比,心靈控制是單向的,毛球獸的消息還要靠這個戒指傳回來我才看的見,而且這個戒指還要占用一個戒指位置,幸好小號兩手空空,要不然還不知道要往哪帶呢!

妖殿的入口在一個小山坡的半腰處,能看到一扇巨大的石門斜斜的靠在山體上.這個就是妖殿的入口,正常情況下它由幾個幻象法陣遮擋著,但是現在的妖殿已經被廢棄多年了,而且當初天庭占領這里的時候破壞的也很嚴重,所以這些法陣一個都沒有在運轉.

從門外看不到守衛,我命令毛球獸靠近那個通道看看.山體上的石門只剩下右邊半個門板斜掛在門框上,地上還有不少碎石,可能它們就曾經是那左半扇門.進入大門就是一條斜向下的通道,里面用淡淡的綠色熒光,雖然不怎麼亮,至少不影響看路.

我很快就發現了傳說中的神將,一共兩個,就靠在通道最下面的出口處,兩個神將似乎在聊天,不過租的毛球獸不帶聽覺傳輸,我光看到嘴動就是不知道他們說什麼.

"果然是有守衛呢."白菜站在我身後看著戒指上的氣泡道.

紫羅蘭著急的問道:"我們怎麼進去啊?"

我先從身上拿了另外一半水晶幣給他們然後道:"我們不走這條路,這個是主道,另外一邊還有個密道,我們從那邊進去."

密道就在大門旁邊不太遠的地方,妖怪們真是聰明,把密道修在大門旁邊,誰也想不到.入口是一塊被大量植物遮擋的石板,白菜和律師一起把這個石板給挪到了一邊,下面果然是有個洞,就是窄了點.

死鬼第一個跳了下去,我第二個,當當跟在我後面.這下面就是一個圓形小石室,石室的內部空間是個圓柱體,周圍的牆都成一定弧度組成了這個圓形的房間.

金鑰匙四下研究了一下沒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于是抬頭問我:"接下來該怎麼走?"

我用太陽之杖照了下地面,在房間的地面中心點有個圓環凹槽,槽內有一滴紅色的液體,這滴紅色液體像水銀一樣聚集成一個點停在環中.

"這是什麼啊?"當當看著地面上的這個東西問道.

"這是機關指示器."我指指地面上的環:"這個房間一直在轉動,所以你不知道機關在哪里.這個東西就是指示機關位置的.房間的地面稍稍有點傾斜,當房間轉動時這滴紅色的液體在環內因為重力而跟著轉動,不管房間怎麼轉它始終將處于最低點,也就是傾斜靠下的一個方向.從這個環的中心點向這滴紅色液體拉一條射線,射線與牆壁的交接點就是機關所在方位.這牆壁上的磚都是可以拿下來的,磚外面那個房間才是真正的房間,機關就在那個房間的牆壁上,不過這個內層的房間遮擋了視線,所以不靠這個東西你就不知道打開哪塊磚才能看到機關."

"那把磚頭一起拿下來就是了."金鑰匙想的方法還真是簡單.

"這里是有妖術支持的,房間上的磚一次只能拿一塊下來,這塊不放回去另外一塊就拿不下來.而且每小時只有一次錯誤機會,要是弄錯了就要等下一個小時重新來過.你要是想一塊塊試那就准備等個幾年吧!而且這個內層的房間一直在轉動,你就算一個個試一圈也未必能找對."

"好複雜的機關啊!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紫羅蘭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來的是妖王殿,我根本不打算告訴他們.

"別耽誤時間了,快點來找下機關."

我們用一條繩子拉直了做成射線,經過環的中心和那個紅點後連接到牆邊的一塊磚頭上.我走過去從那塊磚向上數了7塊磚頭,然後把第八塊向下一按.那塊磚頭自動向內收縮了一段然後又彈了出來.我把這塊磚頭整個抽了出來,後面果然能看到一個紅色的玉石.伸手進入把玉石用力按下去,房間突然一亮,下一秒我們已經在一個地下的通道內了.剛才的入口房間根本就是個傳送陣.

"我們這是在哪里?"

"通道最下面."我一邊向前走一邊道:"這個秘密通道直通大廳,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大廳的寶座下面.但是千萬要記住,大廳才是最危險的地方,神將和嘯天犬都在那里."

"知道了."

這個秘密通道雖然相當狹窄,但是它沒有任何障礙,我們很快就到了大廳,只不過暫時還不能進去.我們的通道居然通到了妖殿大廳的下面,從這里可以進入大廳四周的牆壁和大廳中的柱子.這個大殿內的所有牆壁都是有夾層的,里面全都連接著密道,而且柱子也是空心的,全都能進去.我小心的爬到一個柱子底下然後鑽了進去.

這根柱子上雕刻著一只大妖怪的樣子,而妖怪的一只眼睛是塊水晶構成的.按照小孔成像原理我可以從柱子里看到外面很大范圍內的東西,可外面的人就是看不見我.用一只眼睛貼著水晶四下瞄了一下,大殿里似乎是很平靜.

我向紫羅蘭打了個手勢,她立刻找到一面有浮雕的牆然後從牆上一只怪物的嘴里扔了塊石頭出去.僅僅就這一聲不是很重的聲音,大殿外面突然鑽進來三個神將,而嘯天犬居然一只就趴在我所在的這根柱子下面,怪不然剛才沒看見他.

我向站在我下面豎梯上的當當比了個捏鼻子的姿勢,當當立刻把這個姿勢傳給其他人,大家看到這個手勢都拿出了我給他們的面具帶在了臉上.這個簡單的防毒面具實際上不是真防毒,不過它可以對付水晶巧克力的氣味炸彈.我可不想把自己熏暈過去.

大家都帶好之後我也帶上了面具,然後從下面怪獸的嘴巴里把一個罐子塞了出去.罐子上有兩根繩子,用其中一根把罐子慢慢放大地上,然後輕輕拉另外一根.另一根繩子是栓在蓋子上的,我一拉繩子蓋子就掉了.一種幾乎看不見的淡紅色氣體從罐子里飄了出來.我趕緊把繩子收回來然後把怪獸浮雕嘴巴里的塞子塞回去,紫羅蘭那邊也趕緊把洞口的塞子塞上了.

最先有反應的是嘯天犬,他先吸了吸鼻子,然後轉了個身面對柱子這邊.可能感覺到不大對勁,他慢慢的走了過來,但是剛走到一半,他的爪子突然停了在半空中,接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噴嚏,嘯天犬直接把自己打了個跟頭.爬起來的嘯天犬連著打了一串噴嚏,突然,他似乎聞到了什麼極度刺激的味道,突然慘叫著跑掉了.

幾個神將被搞的莫名其妙的,他們的鼻子還沒有那麼好,暫時沒聞到味道.我沒有等他們起作用,而是先從密道抄近路去攔截嘯天犬去了.二郎神說傳訊符在嘯天犬身上,只要我把嘯天犬抓住,天庭就不會知道這邊受到襲擊,這樣的話就不會有增援了.

嘯天犬被那個氣味搞的暈頭轉向,一路向出口瘋跑.實際上妖殿的大廳離地面很近,但是妖怪們把道路修的九曲十八彎,只有這密道是直的.嘯天犬跑的雖然快,但是路上彎子繞的太多,反到是我們先到了半路的一段通道等著他了.

我個白菜就在通道兩邊的牆壁里等著嘯天犬通過,半分鍾之後嘯天犬果然一陣風似的沖了過來.我和白菜同時拉下一個石柄,通道出口處的頂部突然打開了一塊石板,接著一個和通道一樣寬的石碾子掉了下來.這個東西起碼有幾百噸重,一落地就轟的一聲搞的整個妖殿都是一抖.大廳里的神將感覺到了震動也離開了大廳.

嘯天犬跑的正歡,突然前面掉下這麼大個石碾子把他嚇了一跳.因為妖殿在地下,所以通道越靠里越低,石碾子立刻因為通道的傾斜而開始滾動.嘯天犬果然是神犬,比一般的狗聰明多了.看到這個大碾子壓過來,他的眼睛頓時瞪的像倆燈泡.絲毫沒有猶豫,這家伙掉轉身子拔腿就跑,那速度比來的時候還要快.

嘯天犬畢竟是狗,跑起來飛快,石碾子愣是追不上他.我和白菜直接把身邊的另一個拉杆放了下來,通道前方一道石門立刻轟隆隆的開始下降.嘯天犬看到這個石門之後立刻加快了速度,就在大門即將關閉的瞬間他竟然從門下面鑽了過去.這個通道是為了坑那些神仙道士之類的人的,牆壁和那個碾子都是抗魔的,神仙照樣拿它沒辦法.但是嘯天犬速度太快,結果還是被他跑掉了.

我和白菜看到沒攔住嘯天犬只好到下層去堵截.看到嘯天犬過來了,我們一拉身邊的鎖鏈,通道兩邊的牆壁突然伸出了密密麻麻的鋼釘,接著兩邊的牆壁開始向中間靠攏.這條釘板通道長度超過一千米,嘯天犬正好在中間,就算他速度再快也別想出來了.

嘯天犬奮力向這邊沖,可是就在他距離出口只有一百米不到的時候,兩面帶著鋼釘的牆壁終于轟的一聲互相合攏了,我和白菜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但是我們剛准備離開,背後的牆壁卻傳出了一點動靜.只見嘯天犬的一個腦袋從鋼釘與鋼釘的縫隙中擠了出來,然後他又開始往外擠他的肩膀.狗的身體比人小,而且比較柔韌,這些釘板之間縫隙太大,除非你會變形術,否則人是肯定躲不過去的,可惜嘯天犬居然就過來了.他愣是利用那些鋼釘之間的小縫從中間擠了出來.

"靠!"我和白菜忍不住同時罵出了聲.

就是這一聲就壞事了.嘯天犬的特長可不光是鼻子,狗耳朵也好的要命.嘯天犬剛好從夾縫中擠出來,聽到聲音立刻扭頭一張嘴.一道金色閃電直接命中我面前的牆壁,嚇的我往後一靠.閃電打在牆壁上轟的一聲居然被彈開了.不愧是妖怪全盛時期的老巢,連通道都是全魔抵抗的,嘯天犬這一擊連石頭粉都沒能打下一點來.不過我和白菜還是決定趕緊轉移.真讓他進來了,我們八個人都未必能搞的過這條狗.

我們轉移到了下層密道,可是嘯天犬卻沒有走正規通道,他依然在不斷的攻擊著那個聽到聲音的地方.多說人性子倔叫驢脾氣,我看應該叫狗脾氣.嘯天犬居然在原地連炸帶挖硬是把通道打穿了.這家伙一個閃身就進了密道,左右聞了聞就准確無誤的向我們的方向追了過來.

匪徒逃跑的時候甯可被一大群警察追也不要被一條警犬追,我現在算是知道為什麼了.這家伙鼻子靈,耳朵也好,就連全身最差的眼睛都比我們占優勢.雖然他不認得密道的路,可憑借氣味和聲音他一路上完全沒走錯過一條通道,筆直的向我們追了過來.更糟糕的是這家伙速度超快,我們才跑了兩層通道就被追上了.

仰天一聲長嘯,嘯天犬雙眼瞬間變成了金色,全身黑色的長毛外面也多了一層金色火焰.我聽二朗神說過,這是嘯天犬的戰斗形態,威力非常大.變身結束後嘯天犬突然躥了起來,第一個目標就是我白菜.

白菜好歹也七百多級了,實力不算差了.橫劍一擋,劍刃從嘯天犬的上下頜直接橫切而過.我們都嚇了一跳,沒想到嘯天犬居然這麼簡單就被切成了兩半.可是我們的笑容還沒來及露出來,大家忽然發現嘯天犬還站在原地.再回頭,哪有什麼尸體啊!剛才飛過來的是個幻象.嘯天犬利用這個時間差在聚集力量,突然一張嘴,無數白色的小點飛了出來.

"快趴下!"

我喊的稍微晚了點,不過好歹救了大家一命,可惜白菜和律師都中招了.剛才發射的白色的東西其實是犬牙,嘯天犬的牙齒可以無限生長,剛才那招就是把犬牙發射出來當暗器用.我們背後的牆壁被打成了篩子,律師的盾牌上穿了三個洞,胳膊上在一滴滴的流著血.白菜受傷比較輕,只不過臉被劃出了一個血道子.

發射結束,大家還沒來及爬起來,嘯天犬突然撲了上來.當當猛然竄了上去一斧子劈向嘯天犬的腦袋,嘯天犬一歪頭,一口咬在了斧頭上.當當只感覺自己的手似乎砍到了牆壁,完全用不上力氣.嘯天犬一甩頭把當當更橫著扔了出去,當當落地後斧子也被嘯天犬扔了過去,當當一個閃身,斧頭插在了她剛才躺的位置上,斧刃上還有兩排整齊的牙印.狗牙就是好,精鐵戰斧都能咬出牙印來!

死鬼先給自己加了個亡靈血祭然後拿著劍就沖了上去,這個魔法加持過的骨靈騎士絕對是相當強悍的,可惜敵人比較變態.我都沒看見怎麼回事,就看到死鬼沖了過去,然後一聲撞擊聲伴隨著慘叫他又飛了回來.轟隆一聲響,死鬼直接被扔進了牆壁里變成了人體浮雕.

死鬼掛在牆壁上時間不長,牆壁突然倒塌了.不是向外倒,而是向內倒.幾個拿著各色武器的金甲神將沖了進來.這下麻煩大了,打斗聲驚動了外面的神將,他們居然打穿了牆壁沖進了密道.

毫無懸念的幾次重擊我們8個一起飛出密道摔進進了妖殿的大廳,我剛好掉在寶座旁邊.看著那些神將逐漸逼近,我打算破釜沉舟了.反正現在情況已經很糟糕了,不在乎再加一點.我一腳蹬在了妖王寶座的機關上,寶座立刻滑向了後面露出一個巨大的通道.

一聲巨吼聲震的整個大廳一陣搖晃,一頭威風凜凜的火麒麟從通道里走了出來.守門的神將哈哈大笑著:"哈哈哈哈!我們這些神將殺你足夠了,何必連神獸也請出來呢!喂了神獸可是永世不得超升的.哈哈哈哈!"

似乎為了配合神將的話,火焰麒麟底吼了一聲,頓時火焰四射,差點燒到我們.我突然拿起法杖直沖向麒麟,因為不知道我要干什麼,麒麟謹慎的後退了一步,結果反而把通道大門讓開了.我根本沒沖向麒麟,半路一扭頭沖進了通道內.白菜他們到是很敬業,雖然知道打不過,還是毅然的站到了通道口擋在了那里.

一開始說話的那個神將根本不著急,他大笑著道:"哈哈哈哈,別耍花樣了.那下面是死胡同,除了這個入口沒有第二條出路的.至于說你想借助靈魂把這里的物品帶走,那更是可笑.可能你還不知道吧.這里有靈魂禁錮法陣,死亡後原地複活."

神將的話把我嚇住了.我真不知道這里原地複活.本來我想的是只要拿到東西,哪怕掉個幾級又怎麼樣.反正我等級低,想升級容易的很.白菜他們我可以出錢出裝備補償他們,相信他們也會同意的.可是沒想到這里居然是原地複活,即使我拿到東西也帶不出去啊!

就在我們緊張的後退時突然靠到了一道大門.原來密道打開後並不直接就是寶庫,這里先是一段樓梯,樓梯後面還有個門.火麒麟一直就是隱藏在樓梯間里的,而那道大門他根本沒進去過.之所以我知道他沒進去過是因為門上的巨大封條還在,這是水虛說的證據.這個封條是妖王貼上去的,至盡還在只能說明神仙門打不開這道門.

水虛告訴過我開門的咒語,我默念一遍,轉身跳上去一把撕掉了封條.神將包括火麒麟的臉色瞬間都變了,他們以為我打不開封條,可是沒想到我居然會開.大門在封條斷裂之後立刻自動打開了.一片耀眼的金光刺的我都睜不開眼睛.

雖然光線太亮我沒看到里面是什麼東西,但是我估計肯定是黃金之類的東西,而且還是魔法加持的黃金制品,要不然不會這麼耀眼.門外的人包括神仙們也都因為強光不得不用手遮擋住眼睛,勉強想看卻什麼也看不見,除了一片亮白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快阻止他."神將雖然睜不開眼睛,嘴巴里卻不斷的喊著讓火麒麟沖上來.

火麒麟當然知道應該攔住我,可是他睜不開眼睛,想攻擊又找不准方向,亂撞說不定還會傷到自己人.

就在大家都極度緊張的時候金光開始慢慢暗淡了下去,看起來要恢複正常了.神將拿好了武器,火麒麟也准備了一口火焰就等著光線消失後把我們干掉了.光線逐漸淡化到一個可以睜眼的程度後就不再繼續暗淡下去了,不光光線已經不強了,大門內的景象我們都能看見了.可是所有人都在看到里面的事物後愣住了.

嗷!哇嗷!~火麒麟因為過度驚訝忘記控制火元素了,結果嘴巴里含著那口火焰全從鼻子里冒出來了,差點把他的臉都熏黑了.旁邊的神將也差不多,他正在抱著一只腳原地跳,因為剛才看到門里的東西驚訝過度,手里的兵器掉下來砸了自己的腳.

我站在門邊上也傻眼了,一屁股坐在了台階上."這……這……這怎麼可能?"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六章 高手就是裝備堆出來的    下篇:第十卷 第八章 猛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