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國器的碰撞(下)   
  
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國器的碰撞(下)

我們還沒把屬性研究完真紅突然叫了起來:"金幣快把屬性收起來,那幫人快到了."

"什麼人啊?"快餐好奇的問道.

"追兵.對方手里有我們的另外一件國器."

"另外一件國器?"

真紅亮了亮拳頭:"我手上這個就是第一國器真武套裝的部件千斤拳臂,我背後那柄是真武套裝中的正天劍,兩個都是國器.對方手里也有一件真武套裝的部件.我們本打算先找齊天尊套裝再去解決的,沒想到對方先找上我們了."

金幣跳了起來:"怕什麼?就幾個印度阿三而已."

愛心非常鄭重的道:"別太小看印度人.《零》中各個國家的頂尖人物實際上都集中在一個水平線上.如果來的是對方的精英團,我們這幾個人未必就擋的住他們.陣亡回國到是小意思,關鍵是……!"愛心說到這里看了看金幣和真紅身上的裝備,意思不言而喻.

真紅非常自信的道:"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打的過對方,但是自保還是有余的.進游戲這麼久,除了紫日我打不過以外,和其他玩家過招我從沒出過20招,百分之九十的人10招之內就可以放倒."

我笑著拍拍真紅的肩膀:"她可是中國戰力排行第二,相信不至于那麼簡單被放倒吧?"

愛心到是出乎意料的細心."真紅是第二,她都打不過,那紫日你難道是中國戰力榜第一?"

快餐思索著道:"我記得中國戰力榜第一那家伙叫瘋狗老大啊,什麼時候變位置了?真紅排第二我到是知道."

我笑著回答:"戰力榜上是看不到我的."

金幣指著我的手道:"看到那枚烏黑的戒指了嗎?那東西遮蔽一切排行.另外……!"金幣突然拽掉了我的手鐲.我的身上頓時一股黑色火焰一般的氣息升了起來,背後的翅膀瞬間變成了赤紅色,盔甲上的不少刀刃全都立了起來,而且盔甲的顏色變成了暗紅色,那些銀白色水銀線全都變成了暗金色.愛心和快餐包括愛心的那頭麒麟一起向後退了兩步.現在的我基本已經看不見了,從外面只能看到一團黑色火焰中赤紅的影子以及那雙閃著耀眼紅光的雙瞳.

"你這是什麼東西啊?"快餐嚇了一跳.

我搶回了手鐲一卡回手上顏色立刻變了回來,火焰也倒卷回了盔甲之中仿佛什麼都沒出現過一樣."金幣你胡鬧什麼?"

愛心有些顫巍巍的問:"剛才那是什麼啊?"

"紅名."我回答的很簡單.

影泉解釋道:"紫日身上有特殊屬性,PK後邪惡值會不斷上升,但是那些埋尸體或者掛時間的方法對他沒用,他的邪惡值只會不斷上升不會下降,時間長了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他手上那個是遮蔽腕輪,有它遮蔽著邪惡氣息,城市守衛就不會攻擊他了."

"你經常和人PK嗎?"愛心問道.

"我只是毛主席戰略學的比別人好一些而已."

"什麼意思啊?"

真紅跳上自己的坐騎道:"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他每次都先動手,所以總被判定惡意PK."

"好了好了,追兵快到了,大家准備好和對方打個招呼吧."我從鳳龍空間里拽出了成捆的炸藥並指揮著玫瑰藤開始挖坑.

"你在干什麼?"快餐看我的行為有些莫名其妙.

"先准備點防止萬一,要是對方是來談判的就不用它們了,但對方要是打算明搶,我們就……嘭……然後就結束了.炸不死的應該也只剩半條命了."

"算你狠!"

我一邊讓玫瑰藤加快速度一邊問真紅:"還有多遠?"

"距離不到兩千米了."

"應該來的及了.玫瑰藤快點把土蓋好.金幣有帶起爆水晶嗎?我的用完了."

金幣隨手扔了一個給我,我接住握在手里並把起爆端和炸藥放在了一起.蓋上土再壓壓實,讓夜影和小雪出來踩幾個腳印上去迷惑敵人,然後我迅速收起身邊的魔寵並讓大家裝的若無其事的回到自己的坐騎上,我也爬到了夜影身上,現在只等對方露面了.

一陣馬蹄聲中一支規模不小的騎兵隊果然出現在了道路的那頭,看到我們之後對方的速度反而慢了下來.騎兵隊伍快速沖到我們面前之後和我們保持了七八米的距離停了下來,他們腳底下剛好就是我埋的三百公斤炸藥.只要我的手指一動,比較靠前的那四五排人全都有機會飛上天堂.

"各位追了我們這麼遠到底有什麼事情啊?"

前排的騎兵自動讓到了邊上,三個古怪的印度玩家騎著馬走了出來.這三個人中有一個就是開始在城市里被我一槍杆打下去的那個穿的像阿拉丁燈神的家伙,另外兩個人中一個是和尚,另一個是個很古怪的瘦老頭.中間那個'燈神’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開口道:"你就是冰霜玫瑰盟的紫日吧?"

對方的話讓我有些震驚.這個家伙居然認識我."你怎麼認識我的?我們以前見過嗎?"

"我們沒有見過,但是我知道你到我們印度來了,從你們離開港口開始我就知道你們在這里了."

"你的消息滿靈通的嗎?"表面上我做的滴水不漏,心里其實已經打鼓了.對方知道我到印度來了,這麼說來對方在我們國家有間諜,而且有跨國傳訊的能力.

"彼此彼此."這個家伙笑起來很有親和力,但我的印象中這種人最危險.

"既然你知道我是誰,那你找我肯定是有特殊要求了."

那個瘦的只剩皮的老頭突然開口了."這次找你只是想和你做比交易."

我一聽他說是做交易立刻就放松了不少."說說看我們有什麼可交易的?"

人干老頭從後面一個奇怪的人手里接過了一個大盒子.那個人雖然和他們站在一起但卻是個中國特色職業的武術家,不過看相貌他是個印度裔人不象中國人.老頭把盒子接過來然後小心的打開來,接著他從包袱里先拿出了一個金光閃閃的東西.

我們的注意力瞬間都集中到了那個東西上.這個東西明顯是個頭盔,在頭盔頂部縱向排列著九條徐徐如生的神龍,龍尾從頭盔後面還拖下來很長,像九條辮子一樣掛在後面.金盔兩側各有一只飛鳳金作為裝飾,頭頂還有兩根超長的鳳凰尾羽.這一切組合出來的頭盔根本已經不是防具了,這簡直是件豪華藝術品.

真紅忍不住叫了出來:"九龍掛鳳盔!"

"你認識?"我驚訝的看向真紅.

真紅因為過于激動沒有回答我的話,但是影泉代為回答道:"這也是師傅典籍中的東西,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國器部件之一."

"國器?"這四個字比較容易觸動我的神經.

正當我打算繼續追問時那邊的老頭竟然把頭盔交給了旁邊那個'燈神’轉手把盒子遞到背後,然後又從後面那個人手里拿了一個盒子回來.這次的盒子打開後居然拿出的還是個盒子.從大盒子里拿出的這個盒子體積很小,造型方面完全就是中國貨.紫檀木的主體外面雕龍畫鳳,盒子頂上還有兩只玉麒麟合力叼著一個水平放置的金環.

"這個盒子是什麼?"我眼睛盯著盒子嘴巴卻在問影泉.

影泉搖了搖頭:"這個我也沒見過."

老頭拖著盒子非常自信的道:"這兩件東西雖然你們沒見過,但是相信你們應該知道它們是什麼東西."

真紅點點頭:"兩件中國國器."

我驚訝的看向真紅:"兩件都是?怎麼會有三件國器在印度?"

老頭旁邊那個'燈神’似乎聽到了我的話:"你們可以來印度收集國器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去中國收集?雖然我們沒能拿回自己的國器,不過我們卻找到了這個盒子.它本來是放在你們國家的國器,不過我把它帶回了印度."

"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們彼此彼此而已."

這個家伙說出彼此彼此我就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了."你要交換的是這兩件東西吧?"

看到我拿出的東西不光對面的印度人,連真紅他們和快餐夫妻倆都傻了.

真紅驚訝的看著我:"印度國器怎麼在你這里?"

金幣也追問道:"這兩件東西不是被你融掉了嗎?"

我看著金幣苦笑了一下."上次是打算融合來著,我也確實把它們扔進火爐了,連小日本的國器一起扔進去的.但是結果有些意外.國器根本無法融合,不光這兩件印度國器,田中正太的那個降魔杵也並沒有毀掉."

"你怎麼不告訴我們呢?"

"這種事情說出來小日本會惦記,這樣讓他們以為都毀了就徹底絕了他們的想法.本來沒打算讓這三件國器重見天日的,沒想到啊!"

"你到是很聰明."'燈神’擦掉了嘴角的口水正色道:"其實這件事情很簡單.你看,我手里有你急需的兩件東西,你手里剛好有兩件我急需的東西.恰好在這兩件東西的重要程度上有這麼一致,多麼公平的等價交換啊!你說是不是?"

"當然當然."我假笑著迎合他的話.不過他這個話確實有一定道理,至少在現在的情況下不換的缺點要比好處多的多.交換之後未必會培養出一個比較強大的敵人,但是不換就一定把自己變弱了.

金幣有些緊張的看著我:"真的要換嗎?"

"還能怎麼辦?"

對面的那個人干老頭又再次開口了:"如果你們同意的話我們可以在之後再次約時間正式交易,你看怎麼樣?"

金幣詫異的問道:"為什麼再約時間?"

人干老頭道:"雖然交易系統可以保證我們雙方拿到物品,可之後我們都不能放心對方不是嗎?交易結束後物品就是個人物品了,PK或者直接搶奪都可能拿到的.這不是一般裝備,相信你們也不願意冒險是嗎?"

我點點頭"那下次的時間地點怎麼安排?"

老頭很快答複道:"明天正午在加爾各答的港口怎麼樣?你也看到了,我們印度的艦隊力量並不如你們強大,我們在港口交易完之後大家可以迅速分道揚鑣.我們在陸地上會集結大量人員,你們想搶也不可能得手,而你們在海上多帶些戰艦,一旦你們交易完成我們也不可能在海上和你們打,大家的安全都有保障."

"好,就這麼定了."

我們雙方迅速敲定了談判時間後迅速的分開去准備了.要說印度人打算和我們正常的交易我確實不大相信,至于我自己也確實不願意把印度國器還給印度人.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明天中午恐怕雙方的交易隨時可能變成爭奪戰,畢竟給對方留下國器就等于給對方以機會,誰都不想培養出一個強力競爭對手來.

返回艾辛格的過程借了愛心的光.她的坐騎那只麒麟的飛行速度比巨龍還要快,坐下她們四個人依然速度不減.我召喚飛鳥帶著快餐一起跟在麒麟後面,這樣速度可以快一點.

愛心和快餐老遠看見艾辛格就完全傻眼了,這麼震撼的城市讓他們兩個激動的說話都開始哆嗦了.把他們交給行會里值班的玩家,我自己迅速跑到了中心區找到了玫瑰和紅月簡單說了下情況.

艾辛格指揮機構的辦事效率是超高的,第二天凌晨天都沒亮,一支小型艦隊已經在開往印度的路上了.之所以是小型艦隊主要是因為行會里戰艦都沉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那些大部分還帶著傷,這些是能拿的出手的全部戰艦了.船雖然少了點,不過全都是大型戰艦,戰斗力還是可以保證的.

離印度時間正午十二點還有一個多小時我們就已經到達了港口,三十多艘超級戰艦在港口外一字排開,只要一輪齊射我們就可以讓加爾各答損失兩成以上的建築物.

按照約定,印度人一艘戰艦也不在港口里,但是陸地上全是他們的人.密密麻麻的人群把港口站的滿滿的,這是第一次我在國外一次看到這麼多人.西方國家人比動物還少,難得看到這麼壯觀的景象.

我們雖然早到了一個多小時,但印度人到的更早.昨天碰到的那三個家伙正在指揮著最後的安排工作,看到我們之後他們立即派了一個人過來和我們交涉.這個人就是昨天我看到的那個有中國特色職業的印度人,他好象在這里的地位也滿高的.

他的話不多,大致的交代了一下就回去了.印度方面的傳達的意思是要在一個特制的高台上交易.這個高台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了,那是一個用木頭造的柱子,差不多有二十層樓那麼高.高台上有一根鋼纜,我們可以派一艘船連接上這根纜繩.交易在高台上進行,完畢後我可以直接順著鋼纜快速返回戰艦,而對方的人也可以快速傳送走,這樣雙方都安全.

雖然我懷疑對方可能會搞鬼,但是想來在這麼個台子上,就算我自己飛回來應該也沒誰擋的住我.玫瑰和素美今天也特地來幫我看了地形,大家都表示應該沒什麼危險,至少交易完成後保住我們國家的國器不成問題.

雙方都到的比較早,而且大家都很著急,所以我們也沒有嚴格按照約定硬等到12點.印度時間中午十一點半我們正式准備交易.

按照約定兩邊各出三個人上到高台頂上,然後由雙方主導人員負責交易.交易結束後雙方就可以互相閃人,不得干擾另外一方的離開.我們這邊我本人自然是非上去不可的,另外兩個肯定要找戰斗力強一些的.真紅作為接收裝備的人同時又是戰力榜第二自然跑不掉,另外一個人選我們安排了紅月上.雖然紅月因為長期管理行會事物沒多少時間練級,戰力排名不是非常靠前,但那只是因為我們行會牛人比較多,要在別的地方她依然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另外一個方面,紅月是雙職業法師加戰士,配合我們兩個戰士比較占便宜,她自身戰斗力強不需要保護,遠程魔法威力大,掩護我們逃跑也比較容易.

對方的三個上交易台的人員有一點意外,除了那個人干一樣的老頭和那個'燈神’一般的會長外,另外一個人居然是來傳話的那個中國特色職業玩家而不是那個和尚.

等對方的人都站好了我們這邊才正式飛上了高台.高台頂部是個大平台,面積並不小,但我們卻站的很近.這可不是我們為了表示親熱,實在是受系統限制.交易系統要求在8米以內才有效果,距離太遠就無法交易.

對方先把兩件中國國器放進了空中的交易欄內,我們也把兩件印度國器放了進去.對方點了確認後我這邊的物品變成了灰色意思是無法直接拿下來了,我也點了確認,兩邊的物品突然一閃接著東西對調.

幾乎就在交易完成的瞬間我們兩邊同時動了.我就知道這交易不會輕易完成,誰也不願意對方獲得好處.

我把東西迅速塞進真紅手里,同時拖住真紅的背把她扔上了我的飛鳥,只要她離開了就等于勝利一半了.對方的表現和我們卻不一樣,他們迅速的把兩件東西向後扔了出去,那兩件東西飛到半空中突然不見了.

真紅騎上飛鳥畢竟需要時間,對方轉身扔個東西速度多快啊!真紅剛飛出平台不到五米,前方一道淡黃色的光幕突然出現.飛鳥和真紅一頭撞上了光幕被擋了下來.

紅月非常利索的把轉身把雙臂交叉在頭頂然後雙手握拳慢慢打開.艦隊內的所有觀測員同時對著自己的艦長叫了起來:"戰斗信號."艦隊的瞬間做出反應開始炮擊港口,有幾艘則直接沖著個高台開了過來.

我看到這個光幕就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印尼人也有這個東西,好象當初就是經過印度運輸過來的.光幕形成後迅速的開始下降,高台突然自己崩塌了.我們六個人全都在光球內一起掉進了海里.一些印度玩家冒著炮火把這個光球撈了上來向陸地滾了過去.我們的戰艦雖然進行了火力掩護可還是慢了一步.光球一上岸立刻被運走了,我在里面不管怎麼撞怎麼砍都無濟于事.

眼看著我們被運出了城市,艦隊也無能為力了.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對策玫瑰果斷的指揮艦隊撤退以減少不必要的損失,現在戰艦留在港口就是固定靶,炮火幫不了我們什麼.

因為這個大球一直在轉動,我們這里的六個人都在滾來滾去沒時間戰斗,但我知道這個東西不會一直被推著跑,他們肯定有後招.

我們被推著一路滾到了大道上,接著有人把一個由八頭魔狼牽引的大環套上了我們這個光球.魔狼的速度非常快,光球被帶著飛奔,我們在里面轉的頭昏眼花.大概跑了一個多小時後我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光幕有崩潰的跡象,看起來這東西有時間限制.對方從剛才把我們裝進去開始就迅速的把我們往這邊運,顯示是擔心這東西半路就消失掉.

很快魔狼被突然牽走了,已經開始閃爍的大光球被推進了一個向下傾斜的通道.這個通道非常的陡,一直向下延伸,不知道到底通向什麼地方.光球在進入通道滾了不到一百米就突然消失了,我們六個人一起掉了出來.因為通道越來越陡,我們雖然從球里出來,可依然再向下滾.

盡管慣性很巨大,但是我不在乎這點影響.光球剛消失不久我就找到了平衡,雙手刃爪出鞘向地面用力插了下去.兩只刃爪並沒能插進地面,這該死的通道是金屬的.刃爪在地面上抓出了六道火星,那刺耳的聲音讓我不得不收回了刃爪.

幾秒之後通道突然到頭了,算起來通道總長度也才二百多米,算上傾斜度的問題,這里大約在地下一百米的深度.我們一群人淅瀝嘩啦的滾進了這個地下室,雙方的人都迅速的彈向房間兩邊.因為大家都有些暈,所以一時間反到平靜了下來.

我想稍微打量一下周圍的情況,結果看到的東西讓我徹底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們竟然是在一個斗獸場中央.這里是個圓柱形的空間,周圍和天頂都在被一層防護罩一樣的東西阻擋著.透過這些光幕我可以看到周圍還好多階梯狀分布的觀眾席,而我們所處的位置剛好在中央的表演區.剛才我們進入的地方是個通道,但是現在已經被光幕封閉了.

"你們還真用心啊?為了要我們的國器居然大費周章的把我們弄到這里來."真紅剛恢複過來就開始嘲諷對方了.

"哼哼!你們中國人有句話叫什麼來著?哦對了,兵不厭詐.沒想到吧?哈哈哈哈!"說話的是對方中那個中國職業的印度人.他的表現稍稍讓我有些意外.

"你這個家伙對我們中國到是很了解啊?"紅月看著這個家伙的臉問道.

那個人干老頭道:"你們不知道吧.這位才是我們的會長,而這位只是會長的保鏢而已."

暈!這個看起來很牛叉的印度行會的會長居然是個中國特色職業的武術家,而這個燈神一樣的家伙一開始一直站在首位,沒想到只是個保鏢.

我剛才實驗了一下牆壁的硬度,那些光幕似乎是無法直接摧毀的,現在看來關鍵問題在這三個人身上.我轉回來面對他們."即使你們把我們困在這里你們也拿不到國器."

"那可不一定."對方那個會長得意的道:"這里是特殊的禁錮空間,我們做任務才得到一次使用機會,在這里你們就算下線,身體也會留在這里,我們可以任意拿你們的東西.死亡後你們會原地複活,別指望逃跑,傳送卷軸在這里也沒用.只要我的人不從外面打開禁錮,你們誰也出不去."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國器的碰撞(上)    下篇: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關門打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