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千斤拳臂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千斤拳臂

真紅的叫聲把我們都吸引了過來,大家都看到了那座小型港口.游戲剛開始時我們和印度玩家有些小摩擦,後期雖然沒什麼沖突但這是人家地盤,小港口萬一有什麼問題也好跑.

還算不錯,港口的玩家對我們這艘掛著中國國旗的小船沒有什麼過激表現,印度畢竟和日本不同.中國和印度僅僅是競爭關系,還算不上敵對勢力.港口NPC熱情的招待我們上岸,我們登陸之後快艇迅速調頭返回了中國.

這個港口不算大,所以沒看到外國船只,碼頭上的玩家大部分都好奇的看著我們,但也僅僅是好奇而已,並沒有敵視的表情.在船上真紅和金幣已經分別感覺到了國器的力量.金幣需要的天尊套裝最後一件距離我們這里很遠,但是真紅需要的真武套裝卻很近.不過有一點比較讓人擔心的是真武套裝中的一個部件一直在移動,按說裝備自己是不會動的,如果經常移動那就肯定是因為被人拿到了,要是不幸被一個反華份子拿到,估計這國器就危險了.

在路上我們研究的結果是先去拿真武套裝中的另外一件和天尊套裝的最後一件,把那個會動的放最後.萬一真的是在一個反華的人手里,一旦我們去拿肯定暴露我們的行動,那之後兩件再想拿也困難了,所以先把能拿的都拿到再去找最後一件.按照真紅的說法,只有能裝備國器的人才可以感受到其他幾個部件的信息,所以就算一個印度人拿到我們的國器零件也無法憑借它找到另外一個零件.

稍微補給了一點物資之後我們就迅速離開了這個小港口.因為對印度的地形不熟,沒辦法用傳送陣,只好騎馬過去.我有夜影,真紅和影泉都各自有一匹龍馬,我把小雪借給了金幣,四個人四騎動作可以快一點.

我們登陸的地點位于印度中部,剛好在琲e平原上,雖然幾乎看不出道路的痕跡,但是大平原怎麼走都可以.和中國那邊比起來印度這里的玩家看起來似乎更多一些,平原上到處都是人.其實印度人口比我們國家多不了多少(這不是2006年那那現在的人口去比),但因為收入水平的問題,這邊舍得用傳送陣的人相對更少些,因此大部分玩家都集中到了道路上,所以感覺起來好象玩家相當多的樣子.

印度的氣候比我們國家明顯要潮濕溫暖一些,走在路上就有明顯的感覺.搞不清楚是剛下過雨還是什麼原因,滿地都是稀泥.夜影他們一蹄子下去就能陷進去兩三寸,跑起來之後簡直是泥漿飛濺.

"紫日"真紅突然停了下來,我們三個沖過了頭不得不繞了回來.

"怎麼了?"

"那個會動的國器零件在向我們靠近."

影犬四下看了看."你的意思是他們在附近?"

真紅搖搖頭:"距離還比較遠,但是對方一直在跟著我們的方向走,明顯能感覺到我們的位置."

"會不會是巧合啊?"金幣問道.

真紅搖搖頭:"一路上我們轉了好幾個彎,要是巧合不可能每次都跟著轉."

我看向真紅:"你不是說印度人自己無法通過國器部件找到你身上的國器嗎?"

"只要有能裝備國器的人就可以找到.對方肯定有中國人在里面,或者有印度玩家第一次上線處于中國境內並且選擇了武術家職業."

"這麼說來對方是沖你手上這件裝備來的了?"

真紅點點頭:"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略微思考了一下."計劃不變,對方追不上我們就不能確認情況,我們先找到另外兩件再說."

"那就加快速度快點跑吧."影泉問真紅:"那東西在哪個方向?"

"就在我們前方."

"那些追我們的人呢?"

"我們左側."

"行,他們比我們路長,追不上我們的,快點跑吧."

在印度的道路上狂奔真不是個好主意,爛泥炸的滿天飛,要不是我們四個人是並排跑的,估計現在已經跟泥人區別不大了.路上的印度玩家到是對我們很不禮貌的行為沒啥反應,大概他們一身泥漿不在乎再多幾個泥點.

穿越了大片荒原之後前方出現了密集的森林,真紅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們根本不用順著路走直插森林腹地.在森林里穿行了一段之後前方又出現了一些很普通的闊葉植物,這種植物森林里到處都是,高度僅有一米多,我們早就習慣了.這次遇到這東西我們還是老樣子直接驅動坐騎跳了過去,但是我們剛飛躍了這些東西立刻發現不對了.

森林像人工砍伐的一般突然結束,一個被小山環繞的巨大湖泊出現在我們面前.看到湖面時我們已經從林子里飛了出來,森林緊挨著湖水一點縫隙都沒有,我們的落點完全在水里.雖然四只坐騎全都能飛,但是這麼突然的情況大家都沒反應過來.嘭……湖里升起一片水柱.

過了幾秒之後湖面上突然冒起兩只馬頭,夜影和小雪最先出現在水面上,跟著兩匹龍馬也冒了出來,但是我們四個都不在馬背上.

"呸!"金幣從水里站了起來."靠!居然這麼淺!"

我緊跟著從水里冒了出來:"都沒事吧?"

金幣甩掉手上的淤泥道:"我沒事,真紅她們人呢?"

"我們在這里."岸上傳來了兩個人的聲音.她們反應都是快,臨入水之前脫離了馬背跳到了岸上,根本沒掉下來.

"你們兩個真狡猾."金幣一邊甩著水一面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岸邊走.

我到是沒有急著上岸,轉身先看了看湖面.這是個被群山環繞的湖,不過這些山都不高.我們進入的地方是兩山之間的一個山坳,在附近還有不少類似的山坳.稍微讓我有些擔心的是湖面上居然有幾艘體形不小的船.這是個封閉湖,沒有河流與之相連.雖然湖面很大,但附近沒有城市.在這里放幾艘大型船只的意義相當古怪.

真紅輕輕一縱又跳了過來落在她自己的坐騎背上."國器的感覺就來源于那些山巒之間,但奇怪的是整個湖都帶著國器那種特殊的氣息,似乎湖水中的氣息還更濃一些."

影泉也跳上了自己的坐騎:"這只有唯一的可能,那就是通往國器存放地點的通道在湖底."

我有些擔心的問真紅."那些船停的位置是不是剛好在氣息最濃郁的位置上?"

"對,氣息的源頭就在它們下面."

"看來我們有同行了."

"他們發現我們了."金幣指著湖心,只見那艘大船旁邊的一艘小船正向我們這邊劃了過來.

影泉提醒道:"最好不要和他們接觸,這些人不可能是幫我們的."

"我也有同感."我迅速的把正打算往小雪背上爬的金幣拉了下來."別上去了,我們下水."

我收起坐騎拉下了面罩向深水區走了過去,金幣給自己和真紅,影泉各加了個避水咒然後跟著跳入了湖水中.湖心小船上的人看到我們下水立刻開始向回滑,接著大船上像下餃子一樣跳下來很多人.

湖水相當渾濁,能見度不超過5米,再遠就什麼都看不見了.星瞳只能提高正常狀態下的可視距離,這種渾水形成的阻擋它一點用處都沒有.幸好我還有阿嫡娜,聲納在渾濁的湖水中和清澈的海水中沒什麼明顯區別.

在水下游了一段距離後水質出現明顯好轉,湖心區的水明顯清澈多了.但是我到甯可湖水渾濁一點,有阿嫡娜幫忙即使看不見我也能渾水摸魚,但現在水變清了,我看見了對方也看見了.

十幾個人直接向我們這邊游了過來,看他們的樣子游泳還滿吃力的.我有意避開他們,讓阿嫡娜帶了我們一把,輕易的從他們下方穿了過去,那些人只能反回來追我們.

我們有阿嫡娜幫忙,速度根本不是那些人可以比的,很快就到了湖底.讓我們驚訝的是居然有好多人已經聚集在這里了,一條粗大的纜繩正總上方的船上直接垂落到湖底.看到我們之後這些本來正在挖著淤泥的人突然有幾個向我們游了過來.前後都是人我們沒有可跑的地方了,再說我們的目標就在人家腳底下,我們還能往哪跑呢?

對方迅速把我們包圍,一個家伙游到了我們面前伸手指指上方,顯然是要我們出水.我擺擺手指了指下面表示我要下去而不是上去.那個人向我們一揮手,後面幾個人立刻向我們游了過來.這些人到我們身邊後立刻抓住我們要向上帶,我用力掙脫出來拔出劍向他們晃了晃然後指指他們再搖搖頭,意思就是告訴他們再這樣我要動武了.

他們完全不把我的話當回事,又向我們游了過來.我揮手向真紅他們比了個十字交叉的手勢,她們點點頭迎上了各自身邊的敵人.我抓住最先撲向我的人向下一按,永琣b他脖子上一帶,一蓬紅色擴散了出來,那個人也松開了手沉向湖底.

真紅身邊一個家伙直接貼著她沖了上去,真紅用慢動作一樣的速度把手貼上了那家伙的胸口,接著一聲爆響,那家伙背後一團血水爆了出來整個人立刻就不動了.影泉速度更快,雙手飛鎖鏈刀直接鏢了出去,這麼近距離下即使水中阻力大,暗器依然可以傷人.

對方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把身邊的人全都擺平了,那個老大自己向我們游了過來.我一指他,左肩上那個半月飛了出去.像半月這種東西在水里幾乎不受阻力限制,速度絲毫不減.在陸地上都罕有人躲的開半月的速度,下水更完蛋了.噗的一下,那家伙側腰冒出一團紅色.還算那小子身手不錯,竟然讓開了致命要害只被切了條大口子.

那家伙顯然很吃驚,立刻向後退了出去.後面更多的人沖了上來,看來是纏上我們了.

"召喚鋼爪."我直接喊了出來.雖然因為隔著頭盔和湖水的原因聲音有些奇怪,但是真紅他們還是聽見了.

四只鋼爪一出來立刻扭轉了戰局,人類下水之後敏捷幾乎為零.最強攻擊的法師都是火焰和閃電系的,水中根本用不了這些魔法,戰士的技能雖然不怕水,但因為速度衰減的太厲害,技能效果幾乎發揮不出來.投射類武器更是不要指望了,能像影泉那樣在水下扔飛鏢的也就是極個別人物,而且距離必須在5米以內.鋼爪這種天生的兩棲魔獸在水中的殺傷力比同級玩家強不知道多少倍,最起碼沒人能摸到他們的邊.

把敵人全都交給鋼爪,我們自己在湖底摸索了起來.真紅憑借著感覺找到了一個地方.我游到那個地方指指下面,真紅點了點頭.我用手勢示意她們退後然後召喚出了玫瑰藤.玫瑰藤的觸手迅速的在湖底的柔軟淤泥上挖了起來,周圍瞬間變成渾濁一片啥都看不見了.

玫瑰藤正在向下挖,隱約間我好象聽到誰叫了一聲,一回頭正看到一個長滿尖刺的黑洞向我包了過來.還好我反應快,一手頂住了洞口上沿,腳下則踩在下沿上.這分明就是條大魚的嘴巴,要不是我反應快就被它一口吞了.

大魚嘴被卡住之後迅速帶著我離開了那片渾濁的水域,恢複視線後我看到了真紅,她也被一條大魚給咬住了,不過她比我猛一些.她是用兩條腿一上一下的頂著魚嘴,我可沒她那柔韌度.真紅正在用手里的國器部件正天劍猛刺大魚的上頜,大魚嘴里血水四溢大概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我把永硠雃角F一個支撐架代替我自己頂在了魚嘴里,抓著魚唇一個翻身就騎到了魚頭上.雙手刃爪出鞘對著魚頭猛的插了進去,大魚吃疼猛的帶著我沖向水面.嘭的一聲大魚帶著我飛出水面七八米高剛好從那艘大船上面飛過然後再度砸進水中,船員都被嚇了一跳還有幾個居然掉進了水里.

再度入水之後我用刃爪沿著魚的頭蓋骨旋轉了半圈,用力一拉,一塊近似圓形的頭骨被切了下來,魚腦直接暴露在了外面.收起刃爪直接伸手進去攪了一通,大魚立刻就翻肚子了.拿回永琝琩陶t離開魚身向著湖底游了過去,結果卻看到真紅竟然又在和魚搏斗.開始襲擊她的那條魚很像鲑魚,但是現在這條卻更像菜場賣的鯽魚,只不過體型有些誇張.

我用複仇者直接把龍筋索發射了過去,索頭准確的射進了魚眼睛里.大魚因為疼痛猛的一甩頭把真紅扔了出去,我趕緊收線把自己拉了過去.抓住魚鰓旁邊的鱗片塞了根雷管進去然後迅速離開大魚.轟的一聲,一片血水汙染了大片水域.我向真紅比了個OK的手勢然後向湖底游去.

淤泥很柔軟,玫瑰藤已經徹底挖開了湖底的淤泥,一個通道出現在湖底.通道內竟然還有光線射出來,看來我們找對地方了.鋼爪體形太大進不了這麼小的洞,我只能讓他們把守入口,四個人跟著阿嫡娜一起進去.

通道的直徑也就一米左右,表面由岩石構成,有些地方還有相當鋒利的棱角.開始在外面看見的光線是由通道內的一些貝類生物發出的,這些奇怪的貝類個頭不大,但是它們的外殼可以發出微弱的熒光.在白天可能看不出來,但是現在已經是黃昏了,而且這里是湖底,光線很暗.

本來我是在隊伍最前面的,因為我的盔甲防禦最高,遇到危險起碼我不至于一次被干掉,但是很快我就發現了一個尷尬的問題."操!被卡住了!"

"你不是吧?"金幣因為湖水而變的很奇怪的聲音傳了過來.

影泉在後面道:"這里和入口比起來好象越來越窄了,紫日你看看前面是什麼情況?能看到出口嗎?"

"通道在前面不遠就拐彎了,我這里看到的地方都很狹窄."

金幣在後面喊著:"你還是把盔甲脫了吧?我幫你加避水咒."

"那也得能動才行啊!你們向後退一點,我找個空間大一點的位置把盔甲弄下來.真倒黴."

魔龍套裝到處都是刀刃,而且結構很複雜.平時在陸地上這套盔甲可以提供超強的防禦和超多的功能,而且看起來特別拉風,但在這種狹窄的通道里過于誇張的構造實在是累贅,不是掛到這就是勾到那,根本無法順利穿行.

金幣她們無奈的後退了一節,我費了好大力氣把自己拽了出來.讓金幣給我加了避水咒,然後把盔甲全都下掉收進手鐲里,弄了套弓箭手用的緊身軟甲穿上我們才繼續前進.

一直穿著魔龍套裝沒什麼感覺,現在突然脫掉了才發現魔龍套裝到底強在哪里.剛剛我一直在前面幫大家開路,所有鋒利的岩石都被我故意撞斷了,現在沒了魔龍套裝我根本不敢碰那些岩石,一路爬過來包括阿嫡娜在內我們每個人的身上都多了好幾道大口子.金幣穿的是國器還好點,真紅和影泉的軟布服裝根本沒有足夠的防禦力,很輕易的就被弄破了.等穿越了這個通道後除了金幣外我們的服裝都成破布條了.

本來以為拿國器的過程會很坎坷,畢竟是高級裝備,一般來說會設置很多障礙才對,可是結果出乎意料的簡單.通道盡頭就是個小空間,正對通道的方向有道中國古式的朱漆大門.推開門就是一間僅二十幾平的小房間,房間門口有道結界擋住了湖水,但對我們沒什麼反應.房間里的東西一眼就看完了,正對大門的牆邊有個類似供桌的紫檀木長桌,國器就放在桌子上,兩邊還有紅燭和香爐,也不知道這麼多年怎麼還沒燒完,難道天天有人來換蠟燭不成?

"這個難道就是國器?"金幣有些不能相信這麼簡單就可以得到國器.

真紅圍著桌子走了三圈."氣息上感覺沒什麼問題,應該是真品,不過這麼簡單的放著確實有些奇怪."

影泉直接彎腰鑽進了桌子底下:"說不定這里面有機關,上次我做任務那個寶貝就是的,一拿起來整個洞都炸飛了,害的我任務沒完成還白白掉了一級."

被影泉這麼一說金幣和真紅也連忙在房間里的牆壁和地面到處敲敲打打尋找想象中的機關,我走到供桌前看著那件神器卻不敢伸手拿.看這東西的造型應該是護臂,而且連著手套.

護臂主體成金黃色,閃閃發亮就像黃金打造的一樣.在這對護臂外面各纏繞著一條五爪金龍,龍頭在手腕處,尾巴一直延伸到肩部.看質地這龍好象也是黃金的.護臂前面還連接著一個金屬手套,不過這個手套造型很特別.它在手掌正反兩面有比較厚實的保護,可手指部分卻比較纖細,顯然很重視靈活性.

"真紅,你過來一下."我忽然發現了點東西.

真紅走過來問我什麼事情,我把那個發現指給她看了一下,結果真紅當時就傻了.我問了半天她才冒出一句:"不用找了,這里沒有機關."

"你怎麼知道的?"金幣跑回來問道.

真紅指了下我在手套上發現的文字,金幣看了半天沒看懂,影泉到是看懂了."千斤拳臂!難怪沒有守衛和機關呢!"金幣和我一起看向影泉等待解釋,影泉慢慢的道:"這個在我們的師傅那里有記錄,中國第一武術器械.千斤拳臂,每臂自重千斤."

"自重千斤?還每臂?"我和金幣瞬間就明白了.一千斤那就是半噸重,兩個加一起一噸重,你認為有人能舞的起來嗎?游戲里雖然玩家的體力因為技能等原因會得到大幅度強化,但1噸重的拳套就算拿的動恐怕也會笨拙的像狗熊一樣,打不到人的武器攻擊力再強又有什麼用呢?

影泉跟著後面又補了一句差點沒讓我們坐地上."千斤拳臂上面附帶有重力咒印,除了自重外額外還有法力的壓制作用,所以不要以為你搬的動一噸重的石頭就能拿動它了.這東西實際重量不止一噸,要是師傅的古書記載沒問題的話,這一支拳套就應該有1萬斤,也就是5噸.如果沒弄錯的話,這桌子大概是神丹木,紫檀的桌子恐怕架不住這重量."

"你們確定這上面沒有機關?"

真紅和影泉都點點頭."這東西自己就是機關,能拿動就不錯了."

"那我先實驗一下,以我的屬性如果都拿不動就真的沒人拿的動了."

在真紅他們期待的目光中我變身成了狼人形態,以自己一般的形態肯定是拿不動這東西的.走到桌子邊上雙手拖住其中一個護臂,憋足了力量突然發力."唉呀哇!"

知道當你准備好去抬一塊重達百斤的鐵塊卻突然發現它是塑料的假貨時有什麼反應嗎?我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那東西被我直接扔過頭頂撞上了房頂,自己則因為用力過猛向後倒了下去.這一家伙摔的我兩眼金星直冒."我靠!耍人不帶這樣的吧?"

真紅他們全都傻了,根本沒人想到過來幫我.影泉第一個反應過來,走過去一腳踢斷了桌子腿."這是紫檀木,不是神丹木,東西是假的."

"早說啊!大姐!我的腰啊!"

真紅不能相信的撿起了桌子上掉下來的另外一個護臂."可是這個和真的簡直一模一樣,仿造的技術也太高了吧?"

"人家真的都能造,放個假的算什麼?這是游戲啊!用一樣的三維貼圖就是了,別說仿東西了,仿人都沒問題."金幣到是明白的很.

"可是這氣息……?"真紅拿著手里的拳套閉上眼睛感覺了一下:"這應該沒錯啊!"

"鬼知道怎麼回事."我爬起來讓金幣給我再加了個避水咒然後走出房間去撿那個剛才被我扔飛砸到房頂又彈到大門口的護臂."也許設計這個假貨的人在這個上面特地留了一些真品的氣息以迷惑我……恩?"

"怎麼啦?"影泉看到我拿到拳套竟然不回來了.

我剛才不是不回去,而是發現拿不動.這次換兩只手抓著用了點力氣,可是那東西依然紋絲不動.靠!難道這個放拳套的房間是無重力空間?

真紅也發現了我的異樣."怎麼回事啊?"

"這東西好像粘地上了."

"啊?"

影拳也重新加了避水咒走了出來,可結果她也沒拿動.我重新憋了口氣像剛才准備拿拳套一樣用力抓著它往上抬,還別說,真的動了,但是我的臉已經漲的跟紫豬肝一個顏色了.還好拳套就在門口,剛一穿越那道防水結界立刻就變的像塑料制品一樣沒重量了.

影泉興奮的道:"看來不是假貨,這個房間大概有特殊設置抵消了部分重力."

真紅依然有些難過的道:"可我不能只在這里用啊?"

"你先帶上看看."

在我的強烈要求下真紅終于小心的帶上了拳套,我立刻問道:"能看到屬性嗎?國器不可能無法使用,屬性里可能有對抗重力的東西存在."

真紅聽了我的話打開了屬性看了下然後就成木頭人了,被我們搖了半天才回過神來.金幣焦急的問道:"到底什麼屬性啊?"

"屬性……屬性就兩條."

"什麼內容啊?"

"第一,使用者力量強化後再翻倍;第二,隨使用者意志改變重力方向."

這次不光是真紅,我們都傻了.第一條沒什麼,關鍵是第二條.隨使用者意圖改變重力方向是什麼概念?意思就是你想讓它往哪個方向施加重力,重力就在哪個方向上.比如你出拳向前打人,此時你希望它的重力和你出拳方向一致,那你的這一拳就是你的力量加上5噸的重力,二者之和才是對方受到的擊打力.這麼大力量一拳下去跟被卡車撞了區別不大,可能比卡車沖擊力還要猛,因為部分卡車還不到5噸重.

因為不放心是不是真的不會出現那種恐怖的重力,真紅是把拳套貼著地面推出房間的,這樣萬一有重量也不至于連她的胳膊一起拽下來.結果實驗證明我們的猜測是正確的,重力沒有出現,或者說被控制了.這個拳套完全是讀取使用者的下意識,直接跟著使用者的手運動,帶上跟沒帶一樣,完全沒有重量感,但是真要打架的時候力量卻相當恐怖.為了做實驗真紅一拳把外面那個小房間直接轟塌了.

順著原路爬回通道口發現我們的鋼爪還在那里等待著我們.湖水里的人都被解決掉了,船上的人基本都是不能水中作戰的,看到鋼爪不攻擊船只就把船開到了湖邊逃跑了.

我們上岸之後還覺得很些不能相信,這個護臂並不像傳說中的無法揮舞起來,可是它卻真的沒有守衛.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這個東西會沒有守衛,按說不可能這麼高檔的物品不設計保護措施的.當初我的魔龍套裝可是害的我在那個地洞里整整繞了半個月,搞的我差點變成地穴動物,這個國器雖然只有一個零件,但它的意義比我的魔龍盔甲更重要,沒道理不設守衛啊!

盡管我們始終沒弄明白守衛為什麼沒出現,但這不影響我們的下一步行動.離開湖岸由金幣追蹤另外一件國器的氣息繼續前進,路上很奇怪,好多人都使勁盯著我們看,搞的我渾身不自在.低頭一看才明白原因.出了那個水洞我們一直沒換衣服,一身破布跳在馬背上被風一吹就像丐幫幫主一樣.趕緊找了個地方停下來換回盔甲,真紅他們也才想起來應該把身上的破布條換掉.

重新山路後我們直接向最近的城市跑了過去.天尊套裝的最後那個部件距離這里很遠,我們不可能從陸地上跑過去,實用傳送陣是最佳選擇.雖然不知道印度的道路,但是問問人找到大致區域應該不成問題.

印度這邊的城市和我們那邊區別比較大,第一個特點就是人家的城牆上不能站人.這里的城牆雖然也很高大,但是頂部確實尖的,根本不能站人.士兵實際上是站在城牆後面的木架子上的.而且他們的城牆材料也很特別.中國的城牆是用青石或者其他岩石堆砌起來的,表面有明顯的紋路,印度的城牆卻象水泥建築一樣,不但很光滑,外面還塗了不少白牆粉.

因為後面那些拿著另外一件國器的人一直在追趕我們,加上在湖底耽誤了一會時間,他們已經快要追到我們了.現在我們必須要快一點.穿越城門時我們幾乎是飛奔過去的,但是就在我們到達門邊時兩柄長矛突然在我們前面架起了刀門.夜影一聲長嘶人立而起,差點撞了上去.跑在後面的金幣她們有個緩沖時間比我安全多了.

"搞什麼啊?"我有些生氣的看著下面那群紮著白布頭巾的城市守衛.周圍那麼多人進進出出的他不管為什麼專門攔我?難道欺負我是外國人不成?

金幣對著下面問道:"為什麼攔我們?這個城市難道不允許入內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國器出水    下篇: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章 天尊齊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