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九卷 第五十五章 訪客   
  
第九卷 第五十五章 訪客

"不就是個指南針嗎?賠你就是了!"對方顯然還沒有明白欲望之針和指南針的區別.

"指南針?"我從里面拿出了兩個指針的零件."你的指南針有這麼多針嗎?"

"哦!原來是塊手表!"

看起來這幫家伙是想想賴帳."告訴你們,這個是欲望之針,它的作用是指向你的目的地,而不是指南北.即使我想用它找到大海上的一艘移動中的船也不會出現誤差."

"哈哈!開什麼玩笑."對方中的帶頭人居然笑了起來:"怎麼可能有那麼厲害的裝備,神器還差不多."

"這個本來就是神器!"

"你說神器就神器,那你要是說我們腳下這些都是黃金我也要相信嗎?"

"你好象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啊!"我手指一動,地面下突然出現一根巨大的蔓藤把那家伙卷到了空中.蔓藤緊緊的勒著他的身體把他送到我面前."現在我們不在同一水平上,我不是在和你談買賣.只有我開價,沒有你還價,懂了嗎?"

這個家伙被卷了之後他身邊的人全都從手腕下面抽出了一把波浪形的刀想沖過來,但是地面下更多的蔓藤冒了出來,這些人一個個全都被卷到了天空中.有個特別厲害的居然一個閃身躲開了蔓藤,但是他剛跳出去,開拓者就從側面跳了出來一口把他吞了下去然後消失在沙子里.

"現在明白狀況了嗎?"

那些人連忙點頭."那你想要我們怎麼賠償啊?太多我也賠不出來啊!"

"賠償的事情需要從長計議,在此之前我有些需要解答的問題.首先你們要告訴我,這里是哪個國家."

"這里是蘇丹."

"啊?什麼?"

"我說這里是蘇丹."

"蘇丹?"看來我的位置和預計的有不小的區別啊!蘇丹和利比亞與埃及都接墒,不過三者之間的位置剛好全是沙漠,所以這就成了天然屏障,一般人是根本過不去的.

"蘇丹有什麼問題嗎?"那個人被我搞的很緊張,因為只要玫瑰藤稍微一用力他們就會變成用光的牙膏皮一樣被擠的扁扁的.

"不是蘇丹的問題."我看了下四周道:"這里距離邊境還有多遠?"

"這里就是邊境了."那些人中的一個指著我後面的大湖."那里本來是個凹陷的沙谷,在谷中心有個不干的水泉.那個水泉就是三國的國界交彙點."

"這麼說向那邊走不了多遠就到埃及了是吧?"

"對.您想要離開的話從這邊過去就是了,絕對可以快速的進入埃及境內."

這個家伙一臉笑容的使用敬語推薦我向那個方向走,明顯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要是這麼簡單就被騙了,我也不是紫日了.我打了個響指,玫瑰藤忽然收緊,勒的那家伙連叫聲都變調了.

"你這麼希望我從這里走過去嗎?"

"不是不是!"那家伙連忙搖頭,想想好象又不對趕緊再開始點頭."我希望您可以順利通過這里,這樣我們就不用賠您的寶貝了."

這家伙反應到是快,不過很可惜的是他已經敗露了,再掩飾也是越描越黑."別裝了.告訴我前面有什麼?"

"沒什麼."

"沒什麼?要是真的沒什麼你會這麼緊張?"

"真的沒什麼!"

我伸出一只手做了個握空心拳的姿勢,然後慢慢握緊,玫瑰藤跟著我的節奏也開始一點點的收緊藤條."到底有什麼?"

"真的……啊……沒……沒……沒什麼!哇!饒命啊……骨頭要斷了!"

我正在詢問這個家伙,背後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對自己的魔寵向來很信任,幻影和玫瑰藤都是善于警戒的魔寵,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有人能把手搭上我的肩膀,而且這兩個魔寵居然一點警告都沒有發出.這樣的驚嚇讓我的手突然完全攥緊了,結果玫瑰藤以為我是要殺了這個家伙,藤條瞬間收緊,那家伙像個氣球一樣爆炸了,一堆碎肉掉的滿地都是.我沒空管這家伙,閃電般的跳了出去並在空中完成了轉身.

暈!回過頭來的我看到的竟然是鷹.因為我反應太劇烈,他也愣在了原地,不過他的目光是集中在那個被分尸了的倒黴蛋身上的.我說玫瑰藤他們怎麼不發警報,他們不是沒有發現有人靠近,只不過因為是鷹,所以他們認為不是敵人而沒通知我.可是我並不知道背後的是鷹,這種地方我當然不會認為背後出現的是自己人,所以一緊張把那個倒黴的家伙給捏碎了!

"你怎麼到這里來了?"

鷹還愣在那里,聽到我的問題才反應過來."我上線發現你的空間們打開著停在鋼城,所以我知道你已經出來了.後來到了艾辛格,他們說你去炸葫蘆了.紅月說你的飛行坐騎暫時都不能用,讓我過來接你回去."

"還是女孩子細心!你要是不來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回去呢!"

"那個……!"鷹指著還別吊著的幾個家伙."這怎麼回事啊?"

"這些家伙?一群笨蛋,拿著幾條槍就出來學人搶劫.你看."我把欲望之針遞了過去."被他們打碎了!"

"不是吧?這東西很重要的!"

"我當然知道重要,可是已經這樣了你要我怎麼辦?"

"這是他們打的?"鷹指向那些人.

"恩."

"那讓他們賠就是了."

"你看看那邊他們的坐騎的鞍子."我指指那邊的特種駱駝.

鷹跑過去看了一下就板著臉回來了.鞍子上的內容我早看到了,要不然也不會一直問出路而不談賠償問題.那個鞍子上的記號表明那坐騎連那套鞍子都是租借的東西.系統租賃點可以向玩家出租一些裝備或者是坐騎之類的東西,這些出租的東西都有這種記號.這些家伙窮的連通用坐騎都買不起,更別指望他們有錢賠神器了!除了生氣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人家窮的叮當響,我就是把他們剁剁賣肉也陪不起我的神器啊!

"既然拿不到賠償還抓著他們干什麼?殺掉他們我們趕緊離開吧."

"我原本不知道怎麼離開,所以正在問呢.不過既然你來了就方便了.你的長槍呢?我們回去吧?"鷹指指上方.我一抬頭卻看到一個噴著火焰的東西正在我們頭頂兜著圈."我靠?又是導彈?"

"這東西比較快啊!"

"好吧!"真是的!居然用導彈來接我,恐怕世界上也就我坐過導彈旅行了.我看了下那邊剩的那些人."玫瑰藤."

玫瑰藤明白我的意思,突然一用力,這些人全都被捏爆了.收起魔寵後我張開翅膀拉著鷹飛了上去,導彈被艾辛格那邊的人操縱著從我們下面經過,我們兩個一起跳了上去抱緊魔法導彈的外殼.我們抓好後鷹朝天上比了個OK的手勢,導彈突然加速向著艾辛格的方向飛了回去.以後我們有什麼急事干脆都用導彈發射算了!

導彈的速度很快,四十分鍾後我們就進入了中國境內.導彈上的感覺實在不好,我和鷹干脆直接跳下去用傳送陣返回了艾辛格,導彈則掉了個方向向日本飛了過去.反正導彈發射出來就裝不回去了,不能浪費嗎!

我一進入艾辛格立刻就被圍起來了,眾神仙不斷的向我表示感謝.這個超級大麻煩被解決掉了實際上他們的好處才是最大的.太白金星作為神仙們的代表向我表示感謝後就想帶著眾神仙告辭,我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的放他們走.

"等下!"我趕緊拉住太白金星."你們這就走了嗎?"

"還有什麼事情嗎?"這老家伙居然裝糊塗.

"我的損失怎麼算啊?"

"損失?"

"我自己的人工費先不說.炸掉葫蘆的那個炸彈不要錢啊?那麼大威力的炸彈你們見過嗎?還有.被誤傷的人的賠償都是我墊付的,你們不會要我負責這些損失吧?雖然才幾千水晶幣,但是這個不該我出吧?還有,我因為炸彈的原因損失了差不多一級的經驗值,這個怎麼算?對了,我在爆破任務中欲望之針也壞了,這個你們要付點責任吧?賣東西還有質量保證呢!"

太白金星一聽立刻道:"哦!是我們疏忽了.你墊付的錢我們是沒有辦法了,天庭用不到錢,所以我們沒准備那東西,給你個東西補償一下可以吧?"說著太白金星拿出了一枚仙丹."這枚仙丹可以把你的魔寵都提升到頂級.這個足夠補償你的錢和經驗值的損失了吧?"

"夠是夠了,但是我有那麼多魔寵,這一個要怎麼分啊?"

"分它干什麼?"

"不分這麼多魔寵怎麼吃啊?難道一人舔一下?"

"這個是給你吃的."

"我吃的?"

"這個仙丹是提升你的力量進而傳遞到你的魔寵身上,當然是你吃了,不然還能是誰吃?"

"哦!明白了.可是其他的補償怎麼辦?"

"欲望之針是你自己疏忽造成的損失,我們沒有賠償你的義務.人工費嗎!給你這個."太白金星又遞給我一枚仙丹."這枚仙丹可以提供半級的經驗值,等于把你練級的時間節約下來了,也算補償你的時間損失了.至于那個炸彈的費用,你的那個盟友不是只收了你100水晶幣嗎?我們賠你一枚五彩龍珠,十倍價格都不止了,沒說的吧?"

"恩,還算公道."那個炸彈阿修福德純粹是買著玩的,收購時只用了50水晶幣.我用雙倍價格買回來,現在一轉手翻了10倍,這生意不虧.唯一的可惜就是那欲望之針,真是倒黴,當時不拿出來就好了,誰知道那麼巧第一槍就中呢!

送走了神仙們之後我開始指揮艾辛格返回陸地.葫蘆已經被炸掉了,現在在海里還不如上岸安全些.雖然葫蘆已經不在了,但是它造成的影響依然存在,而且會越來越嚴重的變化下去,估計過段時間海嘯等自然災害會越來越平凡,現在艾辛格最好還是上岸好點.

城市還在移動中,突然一個會員跑了過來."會長."

"什麼事情?"

"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分別派了使者."

"兩個神殿?"

那個玩家道:"我們已經安排他們的人分別在兩個會客室等待了,你看我們該怎麼辦?"

鷹走過來問道:"他們都只派了一個人嗎?"

"光明神殿來了三個,黑暗神殿三百多個!"

"這麼多?"鷹嚇了一跳.

那個玩家解釋道:"大部分都是侍衛,只有兩個才是真正的使節."

鷹笑著對我道:"黑暗神殿似乎把我們看的比光明神殿還要危險了!"

我搖搖頭."阿爾倪是在示威.她這是告訴我們她依然是神,她的力量不是我們可以對抗的."

"高傲自大的女人!"鷹說了這麼個評語.

"是可愛的小女人!"我轉身大笑著走了出去,留下一頭霧水的鷹在那里琢磨我的話是什麼意思.

一邊往接待室走我一邊對身邊的那個來報信的玩家道:"你先讓人去安撫黑暗神殿的人,我一會過去."

"好的."那個玩家先一步跑開了.

我這麼安排並不是我要倒向光明神殿,而是因為我知道光明神殿來的人是誰.我走到招待室門口,先摘掉頭盔和金屬手套放回手鐲里,稍微整理了一下發行然後推門走了進去.

超豪華的接待室內只有三個使節,他們全都穿著白色的長袍,連頭都罩了進去.三個人中有兩個站在房間中間面對大門,而另外一個則背對著門站正在對面牆壁邊上正在欣賞那面牆上的大型木雕壁畫.

看到我進來後那兩個對著門的人將雙手在胸前交疊然後微微彎腰行禮,不等我回禮他們就越過我走出了大門並順手把門帶上了,房間里是剩下我和那個站在牆邊看著壁畫的人了.

"女神殿下看出什麼了嗎?"不用驚訝.這個人就是七天使之一的米珈勒,下任光明女神的最強後選人.不過她現在雖然沒有名分,實際上已經和女神沒有區別了.我這麼稱呼她也算滿足一下她的虛榮心.我從不無謂的得罪別人,謙和待人並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只可惜大部分理解不了這層道理.

米珈勒沒有回頭,她緩慢而陰沉的道:"我看到了欲望."

"哈哈!女神真會說笑."

米珈勒突然轉身,她的臉上掛著仿佛懷春少女般的可愛笑容,一只手虛掩在嘴上,另一手在面前左右揮揮:"我的笑話這麼成功嗎?"

"那是自然."

"原來我是這麼成功的藝人啊!"米珈勒輕笑著緩慢繞過了沙發走到我面前仿佛無意的提問:"你是怎麼猜到是我的呢?"

我走到沙發前示意她在對面坐下,等她落座後我才道:"這個嗎……!秘密!"

"恩!人家要聽嗎!"米珈勒用小女孩撒嬌般的表情說出這樣的話,冷的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不過我的臉上卻一點變化也沒有流露出來.

"既然女神殿下想聽,那我就只有說了.其實呢!……是因為您的身份."

"我的身份?"米珈勒的這句話已經恢複了正常人的聲調沒有那種讓人起雞皮疙瘩的甜膩撒嬌的感覺.

"女神難道不了解自己的處境嗎?"

"我自己的處境我不了解還有誰了解?"

"那就是了."我喝了口茶吊吊她的胃口才繼續道:"光明神殿派人來找我自然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為了那個我的承諾."看到米珈勒點點頭我才繼續道:"既然知道是為了這件事情,自然就是您了."

"我難道不能派人來嗎?"

"當然不能."我回答的很干脆."如果能你就不會自己來了,其中原因您還需要我說明嗎?"我說完又端起茶杯輕啄起來.

靜了幾秒米珈勒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哈!玩笑了!"她又開始那樣撒嬌了,搞的我差點把茶水都噴她臉上.

聰明人其實都能猜測到這次來的是米珈勒,情況其實很簡單,就看你會不會聯系了.首先,我們和光明神殿是沒有正面交際的,所以光明神殿不會輕易派人過來.第二,光明神殿是一個大組織,為了顯示身份和力量,使節不可能只有三個人.黑暗神殿一口氣來了三百多,他們怎麼著也要有三十以上才像樣子,但是他們卻只來了三個人.人數這麼少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要隱蔽,他們不希望別人知道他們來了.

光明神殿本身和我們就沒有多少交往,這次又秘密來訪,那就一定是為了我上次答應米珈勒幫助她干掉她最後一個升任女神的障礙踏云天使尼羅的事情.

猜測到對方來意,來人的身份當然更簡單了.以米珈勒的身份,現在在神殿里必然是內憂外患.這種時期需要刺殺競爭者這種事情是何等的高度機密,一個一心篡位的人怎麼可能去相信自己的手下?所以米珈勒絕對不可能派人來和我說這件如此重要的事情,唯一的辦法就是她自己來.而且以她的實力,她本人離開神殿別人沒辦法跟蹤,比派信使安全多了.

綜合這麼多條件要是還不知道來的是米珈勒本人我就該死了.不過我現在真的很疑惑.米珈勒這次的態度和以前簡直是兩個人.當初在光明神殿見到她時她給人的感覺像武則天,可是今天的米珈勒給人的感覺就象神經失常的精神病人,而且是那種有自我妄想症的重度患者.她的人格似乎分裂成了一個躲藏在陰影中的陰險統治者和一個天真爛漫的懷春少女,她是在故意擾亂我還是受刺激啦?

"哇哈哈哈哈!"我們兩個一起用極度誇張的聲音大笑起來,要是有第三個人在旁邊一定會因為看到倆神經病.

"正事."笑著笑著米珈勒突然停了下來,我一口氣沒理順差點嗆死.

"聽著呢."

米珈勒遞過來一張紙條,我結果看了看,畫的是路線圖."明天正午尼羅會從這里經過."

"這到底是哪里啊?"路線圖太過精細,顯然是某地區的一小段地圖,我反而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這是飛雨城北面的山里,你可以提前一點過去,從空中對比一下很容易確定范圍."

"只有他一個嗎?"

"一共7個,除了尼羅外另外六個都是低級天使,以你手下的實力一對三不成問題何況你的人三對一還有閑著的."

我把線路圖塞進手鐲里放好."放心,保證乾淨利落,明天之後你就再也不用擔心有人和你搶位置了."

"啊哈哈哈哈!"我們兩個又開始神經病人般的大笑起來.

笑了一會之後米珈勒突然站起來道:"我相信你的承諾,你最好別讓我失望."

"我以我的良心擔保."

"你有良心嗎?"

"哈哈!說笑了!請!"我一伸手讓米珈勒扶著我的手走到門口.

打開大門後我才發現門外站了不少人.那兩個家伙居然把我們行會的人都擋在了外面,還真夠囂張的,真拿這當光明神殿了!外面的人看到我和米珈勒幾乎是挽著胳膊走出來的全都傻眼了.鷹向我比了個大拇指,意義不明.

我走到外面之後向後一伸手:"神官服."

一名NPC侍衛把一套混亂與秩序神殿的神官長袍遞到了我手上.我一抖長袍瀟灑的把它甩開給米珈勒披上."我這里有很紮手的客人,你們最好不要見面,這袍子可以保證安全."

"有心了."米珈勒轉身向傳送陣走了出去,她的兩個跟班向我行禮之後連忙跟了上去.我們行會的玩家也跑了過去給他們引路.

等他們走遠之後鷹才湊了過來."你還真夠快的啊?這麼快就上手了?"

"那是米珈勒!"我突然轉身,背後的披風隨著慣性甩開,搞的鷹向後一讓.

鷹愣了一會才追上來:"這年頭世道真是變了!老鼠給貓拜年?"

我糾正道:"我們可不是老鼠."

"我沒說我們是老鼠啊!"

"我們還算不上是貓,光明神殿更不是老鼠.他們是狼,而且是餓狼.我現在要去見的這個才和貓有點關系."

"和貓有關系?難道是老虎?"

"一點不錯."我邊走邊道:"黑暗神殿是沉沒的殺手,每次出擊必有收獲,光明神殿是招搖的狼群,漫山遍野的搜羅一切獵物."

"那妖怪和天庭呢?"

"天庭是只狐狸,而且是九尾狐.超強的實力配合圓滑的外表.我們周圍最危險的勢力就是他們.至于妖怪們.我希望讓他們成為對付狐狸的獵犬,可他們是群野狗,養不熟啊!"

"聽起來我們好象是四面楚歌啊?"

"夾縫中求生存,這年頭做什麼都一樣.高處不勝寒,天庭未必就比我們輕松.其實有時候我覺得平凡一點是種福氣."

"平凡也算福氣?那大家爭著當乞丐算了."鷹明顯不同意我的看法.

我也不想強迫他接受我的觀點,畢竟每個人的觀點都不可能完全一樣.不管是否贊成,能夠微笑著去聽別人不同的觀點是人類應該具備的素養.觀點不同張口就咬那是瘋狗不是人.很多人一天到晚喊言論自由,連不同的觀點都聽不下去還喊什麼言論自由?這種自由的真正目標大概是讓自己自由把別人都捆起來.

說著說著我們已經站到了第二會客廳前面."准備好了嗎?"我問鷹.

"這里是我們的地盤,他們還能怎麼樣?"搞了半天鷹以為我要他准備打架.

"我不是讓你准備打架,我是讓你准備好憋氣."

"憋氣?"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十四章 沙海    下篇:第九卷 第五十六章 陰謀對陰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