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九卷 第三十六章 水災   
  
第九卷 第三十六章 水災

"女神也無所謂."我從地上爬了起來對她道:"我需要魔寵,你的性別不是問題."

"魔寵?"契約之神先是愣了下,然後小聲的問道:"我的神力已經被拿走了,您還要我做魔寵嗎?"

"神力被拿走又怎麼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好歹曾經是女神."我指著正一起走過來的凌和小純:"她們以前和你一樣也是神,但是成為魔寵後屬于神的部分就消失了.你就算還是女神,成為魔寵後也會喪失神力的,不過你的戰斗力不會下降多少,這個我比你有經驗."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要不然收了你還浪費我的魔寵位置,我又不是傻瓜."

"可是您好象已經沒有魔寵位置了.正如您說的,神力被消除後我依然還有一部分力量保留了下來,我可以看見您的屬性面板,您的剩余位置似乎是空的."

"你能看見我的屬性?"

契約女神點了下頭."身為契約之神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可以解讀契約雙方的正確信息,看不到屬性的話很多契約都無法正常進行."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既然你有這個能力,那你看看這個東西."我拿出了一枚黃金指環,光滑的指環就是個圓環完全沒有任何裝飾.(第五卷第六章有提到這個指環)

契約女神連碰都沒碰,只是看了一下."頂級報恩指環,來源應該是光明神殿或者是獸神的也有可能是歐洲的黑暗神殿,具體是哪里的要看銘文才能知道,他們做的都差不多."

我點點頭:"這個是獸神的報恩指環,不過你說的上級是什麼意思啊?"

契約之神道:"報恩指環就是各種勢力用來給有恩的勢力或者個人的證據,拿到指環的人可以憑指環交換一個要求,但是要求並不是可以隨便開的.你拿的這個就是上級報恩指環,意思是只要對方能力所及的事情就必須答應.如果是中級的,那就只能是不很麻煩的事情,要是下級的,那一般就是通融一下某些事情或者給點財物之類的小恩惠就結束了."

"原來還有這麼多區別啊!你知道的還真詳細啊!"

"我本來就是契約之神,報恩指環就是一種契約,我當然知道了."

我收起指環道:"我的意思是先把你變成魔寵蛋,然後等我找到獸神就可以用了.女神可不是隨處都能碰到的."

"我不想變成魔寵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等您離開這個封印空間後您可以讓剛才那位上位神把我的神力暫時還給我一下,我能夠憑借契約的力量直接把我們送到契約履行方的面前."

"你可以直接把我們送到獸神身邊?"

"當然."契約女神非常肯定的道:"如果協議沒能正確的執行,我就需要把自己送到導致契約無效的一方面前,這是基本能力."

"那你先跟著我們吧,出去後我會請求大地母神幫忙的."

契約女神點點頭道:"可是我要先聲明一點,在正式成為魔寵之前我是不會幫忙戰斗的,否則創世之星會直接介入的."

"這個我明白."

NPC們說的創世之星實際上就是主系統,《零》沒有常備GM,主系統當然要負責監督執法.其實《零》不設計GM也並不完全是為了測試游戲的自律能力,還有一個原因是沒辦法設置GM.以前的游戲地圖就那麼點大,只要保證有十幾個GM在線基本就達到效果了.可是《零》的地圖比世界地圖還大,要是安排人工GM,那要多少人啊?

以前游戲里的城市就巴掌大那麼點地方,一個GM從城南看到城北,可是《零》里的城市有多大誰都清楚.小村子不算,光有完整城牆的正規城市就好幾萬,這還是去掉特殊地圖里面的城市後的數量.艾辛格那樣的超級城市姑且不算,系統三大主城那樣的城市沒有幾十GM能管的過來嗎?整個游戲里的城市加一起,估計真要安排GM,起碼要幾百萬人才夠用.

契約女神知道我同意了之後也聽話的站到了我的旁邊,現在她算魔寵預備隊.其實我的魔寵位置並不是真的滿了,契約女神說滿了的部分是我的直接魔寵量滿了,人形寵的下面還是有空缺的,只是我不想把她掛在別的魔寵下面,因為她也是人形寵,掛在別的人形寵下面就會浪費掉她自己的兩個攜帶量.

解決完契約女神的問題後我轉身面對那個道士和那個鬼族女孩."好了,那個所謂的力量現在被我收編了,你們還有什麼想贈送的都拿出來吧?"

"你……!"道士氣憤的瞪著我卻說不出話來.

"既然你們沒有什麼要說的,那我來問一下……"

我話說到一半忽然傳來了辣椒的心靈接觸."主人,鬼王向你那邊去了."

"你們怎麼讓他跑出來了?"

"那家伙是金剛不壞之身,怎麼打都沒用,我們實在沒有辦法."

"那他現在到哪了?"

"剛剛從你打的那個洞鑽進去.我們正在追."

"我馬上到."

戰士分身和我的魔寵都聽到了心靈接觸的內容,法師分身看向我道:"我先去擋著."

我對他道:"你一個人擋不住的,還是我們一起去吧."我向凌那邊招招手然後轉身向門口快步走了過去.

那個道士看我們突然不管他了,立刻叫了起來:"你們到哪去?喂?你說話啊!"

我根本懶得理他,和身邊的魔寵一起大踏步的向通道口走了過去.那個家伙立刻收起自己的魔寵然後和那個女人一起追了上來."喂!你別跑,我們還沒有打完呢!"

他身上有傷,跑起來也不快,加上我們走的很快,他一直追到通道盡頭才最追上我們.我進入了那個有環行階梯的垂直通道,剛好看到鬼王從我們面前落了下去.我抬頭向上看,辣椒和玲玲先後落了下來,後面還有好多魔寵.

"主人."斯哥特順著樓梯跑了過來.

後面那個家伙正好追出來."喂,你……!"他喊到一半就被跟著後面到達的兩個鈴音騎士架起來按在了牆上.

我對斯哥特道:"向下追,鬼王剛剛從這里過去."

斯哥特立刻帶著鈴音騎士向下跑.我看到那兩個鈴音騎士還按著那個道士,回身對他們道:"你們也根斯哥特一起去追吧,不用管他."

"是."兩個鈴音騎士放下那家伙轉身從圍欄上跳了下去.

那個道士從地上爬起來剛要叫就聽到旋梯發出轟隆隆的聲音,而且地面明顯開始震動起來.十幾秒之後一大隊亞龍騎兵出現在樓梯上,不過他們都是徒步的,樓梯雖然不算窄,但是小獵龍還是不適合走樓梯.

為首的亞龍騎兵看到我之後立刻敬禮:"主人."

我揮揮手:"斯哥特需要幫助,你們向下追."

"是!"那個亞龍騎兵向後招招手:"傳令向下追."

後面立刻響起傳令聲逐漸向上傳遠,我後面的道士已經完全傻眼了.那個鬼族的女玩家驚訝的道:"你們不是來偷東西的嗎?"

"我們?"我笑笑道:"我們和你們的目的差不多,不過你們才是偷東西,我不是."

"別裝的自己那麼清高."道士瞪著我回道.

"我有裝嗎?我本來就和你們不一樣嗎!"

"切!你和我們都是賊."

"不不不!你才是賊,而我不是.你們是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偷偷潛入這里准備弄些寶貝離開,我則是帶著軍隊剿滅所有敵人然後放心的拿.所以你們才上賊,我這個應該歸類為武裝搶劫."

"哈哈!"鬼族女玩家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拿著永睄C向她行了個騎士禮,然後道:"那麼美麗的小姐,我要繼續搶劫了.如果不麻煩的話,請管好你的男友,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寬容的."

女玩家笑著伸出一只手,等我握上她的手時她才道:"也不是每個人都有你這樣的實力同時戰勝我們兩個的."

"哈哈!聰明的女士,再見了!"我說著就這麼背對著樓梯外面倒跳了出去,然後張開翅膀控制著合適的速度向下掉去.

戰士分身笑著向那個女玩家道:"如果您什麼時候想要找一個真正的男人,請通知我."說著他轉身也跳了下去,不過戰士分身不是用翅膀,而是在樓梯之間左右借力逐漸向下跳.

法師分身最後行了個法師禮."那麼告辭了美麗的小姐."說完他也張開了翅膀飛了出去.

我的魔寵麼向她點了下頭紛紛跳了下去,樓梯上大隊的亞龍騎兵依然在排著隊向下跑,整個樓梯都是轟隆隆的雜亂腳步聲.

我一邊向下掉一邊問辣椒:"外面戰斗結束了嗎?"

"差不多了,大部分敵人都清理掉了,剩余的幸運他們幾個大個子在對付,亞龍騎兵的坐騎們也在外面等著."

"那現在鬼王就是光杆司令了?"

"光杆司令?恩,很貼切的形容.就算不是光杆司令起碼是禿毛司令."

玲玲在旁邊提醒道:"到底了."

我們一個接一個的紛紛落地,後面的人跟著跳了下來.斯哥特他們動作比較快,已經跑沒影了.我先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地形,這個垂直塔下面居然是個通道交彙點,三十幾跳通道從各個方向連接到這個圓形大廳.

"斯哥特還滿細心的嗎?"凌站在一個畫了記號的通道前面道.

"確定是斯哥特留的嗎?"

"魔力印記不是那麼容易仿造的."

"那就快點追吧."

因為那個垂直踢的問題,我們下來的人都沒帶坐騎,大家只好徒步跑.其實就算有坐騎這里也沒法騎.通道高度僅兩米,我和戰士分身都要低著頭跑,好在狼人形態手和腿的比例變化很大,可以四肢著地,這樣就不用彎著腰了.

這個通道非常長,而且拐來拐去的沒有任何一段超過5米的直道,大部分地方都是帶些弧度的彎道,而且通道越來越窄,搞的像船艙過道一樣.走著走著我突然聽到前面有聲音,而且地面似乎在抖動.拐過一道彎之後居然迎面撞上了斯哥特.

斯哥特一把扶起我:"快,快往回跑."

"啊?往回跑?"我忽然聽到震動聲,伸頭看了下斯歌特背後.不看還好,一看更嚇人.

我像觸電一般轉身:"跑,向後跑,全都向後跑."

雖然我喊的很賣力,可是效果似乎不怎麼樣.不是手下門不聽話,而是通道太窄了.你想象一下,一條長長的只能容一個人通過的小巷子,一大堆人排著隊進來,突然前面的人想要往回走,可是通道就能過一個人,想退後就要後面的人全體調頭倒出去.這麼多人掉頭並不是馬上就可以實現的,再怎麼訓練有素的軍隊也不可能一瞬間完成大部隊調頭的任務啊!

部隊調頭超級慢,前面的敵人卻毫不猶豫的沖了過來.那個該死的鬼王跑過通道後居然啟動了機關,這個地下通道連著某個水源,機關啟動後水全都沖進了通道,這就是斯哥特他們慌慌張張往回跑的原因.

洪水在狹窄的通道里咆哮著向我們沖了過來,我們試圖用盾牌和其他東西抵擋,可是水壓不是一般的大,任何障礙物都不起作用,我們全都像樹葉一樣被沖了出來.洪水用進來時幾倍的速度把我們全都清出了通道.

到了中間的垂直井我們才發現進水的不光這一個通道,所有的通道都在向中間噴水,中央垂直井瞬間就滿了.洪水充滿了底部的空間後開始向上漲,巨大的水壓推著我們向上走.

樓梯頂端,道士和那個鬼族女玩家還沒走出去,忽然聽到下面的轟鳴聲.他們兩個還沒有搞清楚怎麼回事就看到一道白色的浪頭帶著一堆雜物向他們沖了過去.

地面上幸運他們已經清理乾淨了所有敵人,此時他們正在那個塔外面等著我們出來.忽然水晶道:"我怎麼感覺地面好象在震動啊?"

幸運也左右看了看:"好象是有什麼聲音."

他們正說著旁邊的塔突然轟的一聲飛上了洞頂,整個塔像根錐子一樣插進了地穴的頂部岩石中.塔崩掉之後把幸運他們嚇了一跳,大家都緊張的看著沒有了塔身的洞口.其實崩飛石塔的上氣流而不是水,到現在水還沒有上來,光是塔不見了.

幸運抬頭看看釘在頂上的塔身,然後伸頭向地洞里看了看.他剛一伸頭就看見一個白色的柱子向他沖了過去,嚇的他趕緊縮回腦袋.地面的石板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一道道裂紋出現,一個白色噴泉在幸運收回腦袋之後不到一秒就噴了出來.

因為壓力太大,水柱完全沒有任何分散跡象的向洞頂沖了上去.高壓水柱直打在洞地才四散分飛向周圍散去.地穴之中一瞬間就像下雨一樣,水花灑的到處都是.

水柱出現後緊跟著一陣隆隆的聲音,然後突然轟的一聲,一條黑龍飛了出來.別激動,這個不是真的龍,而是樓梯.水壓太大把樓梯一起帶了出來.

樓梯飛出來之後水柱里開始不斷的出現各種各樣的東西,其中最多的當然是泥沙石塊,但是還有很多大件,比如說我和我的魔寵以及大堆亞龍騎兵.水柱打到洞頂之後的壓力依然很大,我們被水柱帶上去撞在洞頂上摔的七昏八素,然後又掉下來再摔一次.

瘟疫最先反應過來:"快接啊!是主人他們!"

幸運他們這才想起來接那些掉出來的人.

水晶接的好好的突然接到一個奇怪的東西,這是一條大魚,一條差不多有小汽車那麼長的魚.水晶捏著魚尾巴提著那條魚道:"主人的魔寵里有魚嗎?"

"應該沒有吧?"夜影看著周圍不斷落下的各種生物不確定的回答著.

從水晶接到魚開始,周圍出現的生物越來越多,大部分東西我們的人,但是還有一些明顯就是水生動物.更離譜的是幸運居然還接到一條二十米多米長的大章魚,通道那麼窄真不知道它怎麼過來的!

瘟疫接了半天道:"誰看到主人啦?"

"我在這里!"我此時正在天頂上向他們招手.

"主人你怎麼到上面去啦?"

"還不是水沖的!"我從頂上跳了下來站在瘟疫旁邊看著這個巨大的水柱,但是我突然發現腳底下似乎也是水.低頭一看才發現水都過腳面了!這點水深對幸運他們是沒有感覺,對我就不同了.水柱這麼會工夫就把這里灌了這麼深的水,按這個速度下去一會這個地穴就會被整個填滿.可是水滿了以後要怎麼辦?難道把這里頂開噴到地面上去?

洪水的勢頭一點不減的狂噴著,很快我們的人全都被扔了出來.我先把大家集中了一下,然後對他們道:"水很快就要淹上來了,這里似乎是全密封的,所以水出不去必然會擠壓這里,直到找到宣泄口.到時候這里就不方便行動了,所以……馬上給我把這里搬空,能拿的都拿走!"逃命不忘搶劫,這才是悍匪本色.

反正這里的敵人都被消滅了,鳳龍也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干脆站到地面上等著,亞龍騎兵們迅速搜查著各個房間把能搬的東西全都往鳳龍空間里扔,反正空間夠大,回去再慢慢分類.

水位上升很快,眼看著就三米多了,大家只好潛水下去打撈物品,幸好亞龍騎兵算死靈生物不考慮氧氣問題.小獵龍雖然不會潛水卻會游泳,這些家伙用狗刨的姿勢在水里居然還滿靈活的!

我們結束工作時水都已經快淹到洞頂了,不過水流速度明顯慢了下來.水流減速並不是因為水源枯竭了,而是因為壓力.這個地穴的入口剛剛坍塌了,而空間入口不像物理連接,一旦坍塌就不會再接通,所以我們這里現在是個密閉空間.所謂的空間其實並不是空的,這里有空氣,它們也是有體積的.水進入這里之後氣體被逐漸壓縮,可是它們並不是可以無限壓縮的.現在氣體已經被壓的很緊密了,再壓縮已經相當困難了.可是水壓依然存在,壓力無法宣泄就全體集中到了四面八方的洞壁上.

洞穴周圍的泥土外面還是泥土,壓力可以讓泥土壓緊一些,但是這樣得到的空間有限,水流需要真正的宣泄口,而地穴的周圍唯一可以退讓的就是頂部了.多層泥土上面就應該是地面了,那里才是最好的宣泄口.

凌在我身邊開玩笑道:"都說洗劫洗劫,我們這次真的是洗劫,一邊洗澡一邊搶劫."

小純道:"不洗還乾淨點,搞的我現在一身魚腥味!"

我道:"下面那些通道肯定是連著某個湖,要不然也不會出現這些東西了."說著我從水面下把手伸了出來,而我手里正拿著個鸚鵡螺.

艾美尼斯道:"主人知道開拓者和玫瑰藤在什麼地方嗎?"

"干什麼?"

"讓他們往上挖,這樣水壓比較容易的開洞啊!"

"開拓者不會游泳我把他放回鳳龍空間了.玫瑰藤正在挖著呢.你看那邊不斷往下掉土渣的就是他那里."

"我說怎麼水越來越渾了呢!"

我們在下面等著水壓為我們開路的同時,玫瑰他們正在地面上和一群大型怪物對峙著.他們剛剛不小心遇到了一大群奇形怪狀的大型生物,而且很不幸的是這些生物把他們當成了食物.

三個人此時正背靠背的圍成了一個圈准備隨時應付突然沖上來的怪物,畢竟他們三個沒有我的星瞳,沒有正式交手之前是不清楚怪物實力的,小心總是好的.

怪物們似乎和玫瑰他們有一樣的想法,他們僅僅是把三個人圍了起來卻不進攻,可是總這麼圍著也不是辦法.饑餓終于戰勝了謹慎心理,怪物們開始躍躍欲試.但是他們還是沒有一起上,而是其中一個先慢慢的靠近准備試試對手的實力.

這個有冒險精神的怪物突然向玫瑰他們撲了上去,百靈的爆炸箭立刻就命中了怪物的腦袋.轟的一聲怪物落在了地上,他晃晃腦袋然後看著三人.看來爆炸箭的威力遠不足以殺死這些怪物.

這只怪物向兩邊各叫了一聲,然後周圍的怪物全都開始一邊低吼著一邊向他們靠近,眼看著怪物就要總攻了.就在玫瑰他們認為要倒黴的時候,帶頭的怪物忽然停了下來,接著周圍的怪物也停了.

那只怪物首領四下張望了一下,然後它突然轉身跑掉了,其他的怪物看到老大跑了也跟著跑.像他們出現時一樣所有怪物都在短時間內跑了個乾淨.

鷹拿著劍疑惑的問百靈:"他們怎麼跑了?"

"我怎麼知道!"

"難道是計策?"鷹猜測道.

玫瑰搖搖頭:"不可能.這些生物的智商不高,應該不至于使用計策這麼誇張."

百靈重新架起了弓箭做好警戒道:"那就是最糟糕的情況了."

"最糟糕的情況?"鷹還不明白.

玫瑰也小心的戒備了起來."最糟糕的情況就是那些怪物是被更厲害的怪物嚇跑的,比起食物他們覺得自己的命更重要一些."

正說著,他們忽然感覺到了變化,三個人一起安靜了下來.等了一會什麼情況也沒有發生,鷹小聲的道:"怎麼又沒動靜了?"

"不知道."

轟隆,地面再次震動了一下.

"來了."百靈小心的戒備起來.

地面抖動的越來越厲害,大家都明顯感覺到地面在震動.鷹驚訝的道:"難道是獸群?"一只怪物走路的聲音不可能震的這麼快.

玫瑰道:"好象是地下傳來的震動."

"地下?"就在鷹說出最後這句話之後地面突然抖的更厲害了,他們連說話都說不清楚了.

震動迅速升級,地面上籃球大小的石頭都自己蹦了起來.突然在距離他們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出現了一道裂縫,隨著裂縫出現周圍的樹木也轟然倒下.裂縫出現後不到兩秒就向周圍延伸了二十多米,其中一道裂縫正好穿過鷹的腳下.裂縫向四周擴散形成了一個半徑五十多米的裂縫區,整個這片區域都是碎片,樹木全都倒了下來.

裂縫區形成後震動居然停了下來,玫瑰小聲的道:"好象停了."

百靈在地上一邊向外爬一邊道:"不管怎麼說還是先離開這里比較好."

鷹也道:"同意!"

讓我們把鏡頭先拉回地穴中正在泡澡的大隊人馬這里.我正用抓鉤把自己掛在玫瑰藤挖的洞邊."奇怪,剛剛明明快要通了,怎麼又停了啊?"

幸運用自己的抓子把自己掛在另外一邊的洞壁上道:"大概是壓力不夠了.我來再多挖一點."

凌騎在幸運腦袋上道:"還是我來炸個洞出去比較快."

"等等."我趕緊喊停."我們先下去你再炸,免得一會把我們也卷進去了."

再次把鏡頭拉回地面,玫瑰他們剛剛爬到裂縫區外面,突然地面抖了一下,接著震動又開始了.百靈也不爬了,站起來就跑:"快閃啊!"

他們三個才跑出不到十米,後面突然轟的一聲,整個地面都被掀飛了起來.大量泥土和岩石飛上了幾百米高空,地面下隆隆的巨響中一道一百米粗的巨大水柱直沖云霄.水柱一邊向上噴一邊還在往外掉東西.

玫瑰正跑的好好的,突然撲通一聲一個黑影落在了她面前.玫瑰驚訝的看著這個黑色的物體."凌?"

鷹跑的好好的突然被一個人砸倒,等鷹爬起來一看居然是一個鈴音騎士."你不是紫日的妖仆嗎?怎麼從地下出來啦?"

百靈立刻問道:"紫日不會也在下面吧?"

那個鈴音騎士點頭道:"大家都在下面."

玫瑰本來還想回來找我,可是地面突然再次爆發,洞口頂不住這樣的壓力被進一步撕開,周圍的地面全都隆起,像火山口一樣,不過這個不是火山口而是水山口,巨大的噴泉差不多飛起一百多米高才開始下落,方圓幾公里內都像下暴雨一樣.

忽然一聲巨吼聲中幾個大黑影從地下噴了出來,這是幸運他們.跟著幸運後面就是我和亞龍騎兵,大家都像炮彈一樣被打了出來.

我飛的好好的忽然聽到系統提示在減經驗值,而且速度超快,幸好很快就停下來了,不過經驗值衰減剛一停我就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我還沒爬出來就看見上面一個巨大的黑影落了下來,我連慘叫都沒有來及發出就被砸進了土里.

洪水得到了宣泄口之後把地穴內的東西全都送到了地面上來,我們的人很快就一起飛了上來.大家很快彙合,但是卻始終找不到我的人影.忽然凌叫道:"主人剛剛用心靈接觸和我說他被一塊石頭砸到地下去了."

"大石頭?"瘟疫左右看了看."在那邊."

附近能稱的上大石頭的就這麼一塊,瘟疫一尾巴把石頭打飛了出去,我果然就在下面.斯哥特和另外一個鈴音騎士一起跳下來把我拉了出來.我推開面罩深吸一口氣:"呼!終于出來了!咦?玫瑰?你們怎麼上來的啊?"

鷹把劍插回劍鞘道:"這話應該我們問你才對.我們還在峽谷里,你不是說你上到上面去了嗎?怎麼從我們下面冒出來了?"

"這個說來話長.我們還是先離開這里為好."

"恩,這到是真的."

我們跑到離超級噴泉很遠的地方才停了下來,然後我就開始給他們說事情經過,等我說完之後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了.在我們說話的這段時間洪水一直噴,而且更糟糕的是水流速度太快,高速噴射的水流不斷的掏挖著通道邊緣,結果噴口越來越大,現在的水柱已經有二百多米的直徑了,而且還在進一步擴大中.

玫瑰看著這個大噴泉道:"你們什麼時候遇到洪水的?"

我想了下道:"大約早上5點左右,之後我們被卷上了那個有兵馬俑的洞穴里.這些水用了不到三個小時灌滿了地穴,然後我們就被噴了出來遇到你們."

"那下面的地穴有多大?"

"差不多有個縣城那麼大."

"這麼說來水源應該不是湖泊了!"

我點頭道:"我有個想法,就是一直不敢肯定."

"什麼想法?"

"水道的那一頭恐怕是通海的."

"通海?你說這個葫蘆里有海?"百靈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說的不是這里有海而是外面的海.記得艾辛格的閘門系統嗎?那個傳送陣把海水吸入水池然後浮起閘門.這個葫蘆並不是只有一個出口,可能下面那些通道的盡頭就是一個入口,這個入口連接的位置是外面的海底,所以當它打開後水都灌了進來."

玫瑰道:"如果真的是像你說的一樣連著海,那就麻煩了!"

"怎麼啦?"

"這個葫蘆內的空間雖然很大,卻不是無限的.如果通道連著海的話,恐怕水會源源不斷的流進來,直到把這個葫蘆完全灌滿!我們一直都是步行,實際上這兩天沒有走多遠,海洋的面積相比這個葫蘆大太多了.世界海平面下降一點點省出來的書就可以把這里完全淹掉了!"

"那有什麼不好的?水把葫蘆撐爆我們不就正好可以出去了嗎?"鷹還不明白玫瑰的意思.

玫瑰解釋道:"能出去當然是好事,但是我們頭頂還有個經驗結界!水淹起來之後我們還是要呼吸的.我們的盔甲只能在水下維持一段時間,那不是無限的,可是水位升高之後我們想呼吸就要上到經驗結界上面去,可是經驗結界會吸收經驗值,這樣我們掉級更快!"

我拍拍玫瑰的背."別擔心,我們不是有大地母神的空間嗎?進去躲一陣,等葫蘆爆了再出來就是了."

"可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爆啊!"

"你們進去,我一個人在外面就是了.我的魔龍盔甲是可以無限時水下呼吸的,等葫蘆爆炸了我再打開空間門放你們出來."

"那就只能這樣了!"

決定之後我打算盡快辦,趁現在水位還不高,我先打開空間門進去和大地母神商量了一下,然後把玫瑰他們接了進來.把他們三個和那些召喚生物都送進了空間門,另外還有三個特殊人員.一個是那個預備魔寵,另外兩個是那個道士和那個鬼族女玩家.其實我本來不想讓那個道士進去的,雖然我還算比較寬容,但是也不至于什麼人都給好臉色.可是玫瑰和百靈都和那個鬼族女玩家很談的來,而那個女人又是這個道士的女朋友,我實在沒辦法才把他們一起送了進去.要是按我的意思就讓那個道士淹死算了.

其實不進空間門也是可以躲過這個洪水的,那個辦法就是下線.不上線就不計算水中的時間,但是不知道葫蘆什麼時候會爆,必須常常來看,這樣還是會被水淹死,而且經驗結界也實在太危險了,還是空間門里安全些.

空間門關閉時我把魔寵都留在了外面,他們可以進鳳龍空間,而且鳳龍空間不限制開啟次數,他們還可以在外面陪我一起做垃圾分類.鳳龍空間里裝了太多的東西,那個時候時間緊張,大家根本不挑,什麼都往里扔,我打開鳳龍空間居然看到好多蠟燭台,桌子凳子之類的東西.

葫蘆里的空間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那個噴泉想要灌滿這里恐怕沒個兩三天是不可能的,我決定先下線,等時間差不多了再上來.

退出游戲之後把各位魔寵都集中了起來,連維娜也被我叫下線了.他們現在需要學習各種知識,時間很寶貴.今天的任務是解剖,生物知識他們都從學習機里學過了,但是解剖這種動手操作的事情還是要親自實驗一下.

把他們安置好之後我又開始去練習我的腦波控制.整整一天除了吃飯我一直在練習室里閉關,雖然完全沒有進展,但是我幾乎感覺到了一些變化.晚飯前我去解剖室叫他們一起去吃飯,巨大的實驗室內放著十幾個操作台,我的手下們兩人一組正在台子上解剖實驗體,每個實驗台有一名專門的指導員.那些用來教學的是特殊生物,看起來不象哺乳動物,再說現在已經切的亂七八糟的根本認不出來原來是什麼了!

我走過去在每個台子前繞了一圈,然後停在了中間維娜和辣椒那一組."情況怎麼樣?"

負責這組的指導員道:"真是難以想象.他們的接受能力超出一般人很多倍,而且完全沒有對血液的不適應情況.連這些女性在解剖時都很正常,沒有暈倒之類的情況發生."

"他們又不是普通人當然不會暈血了!不過他們解剖技術很拿手到是不錯的消息,前幾天射擊訓練他們幾乎打出了世界最差成績!"

"那真是意外."指導員道:"他們解剖的時候就像有多年工作經驗的外科醫生."

"大概生化人也有天賦問題吧!"我轉身拍拍手道:"好了,都停下來吧,我們去吃飯."

"吃飯?"斯哥特他們一聽說吃飯立刻就來勁了.一般正常人第一次學習解剖,就算不會暈倒,當天胃口都不會太好,這些家伙居然還在那里流口水,難道是因為類獸性基因的原因?

斯哥特他們是為了戰斗而被研制出來的,他們的基因中混合有獸性基因.這種東西的特點就是刺激人類本能,而這種本能通常表現為食欲和性欲.為了保證不放生意外,斯哥特他們的身體里都合成有不良激素對抗器官.比如說當男性激素過多時,人體會表現出很強的性欲,如果控制不好一個強奸犯就誕生了.但是斯哥特他們身體里有對抗器官,如果某種激素超標,這一器官會產生激素中和劑中和多余部分,這樣就保證了斯哥特他們擁有旺盛精力的同時不會行為過激.

龍緣敢于制造生化人依仗的就是激素控制技術,沒有合理的激素穩定系統,任何原本溫順的動物都會變的很危險.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三十五章 可憐的神    下篇:第九卷 第三十七章 災難的前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