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九卷 第三十一章 兵馬俑?   
  
第九卷 第三十一章 兵馬俑?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我正在看洞口的情況,突然背後有人說話.

我猛然回身竟然發現了一尊雕塑,確切的說是一個人類的石象.附近除了這個石象似乎沒有什麼特殊的東西了,而且我確信剛剛進來的時候好象是沒有看到這個石像,那麼它應該是被什麼東西運過來的,或者是自己走過來的.既然沒有看到什麼東西在附近,那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家伙是自己走過來的了.既然他能走過來,那麼能說話也沒什麼可奇怪的了.

"是你在說話?"

"這里難道還有別人嗎?"

暈!說話好有水平."那個我是從這里經過想要到懸崖下面去的人."

"人?"石象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你不是人,到是比較像妖."

"這個……!"剛才那個是語言習慣,順口就說出來了.

石像突然把拳頭一握:"不管你是什麼,想要穿越通道唯一的方法就是戰勝我."

"什麼?"這個家伙看起來似乎很厲害,但是那個妖怪向導說他曾經上下過幾次,那就是說他能對付的了這個石象.那個向導似乎很弱的樣子都可以對付這個石像,那就是說這個石像應該不厲害才對.難道是我估計錯誤?高估了這個石像?

石像根本不等我想明白已經一拳揮了過來,我不知道它的力量水平不敢和他硬碰,一個平移讓開了原來的位置.本來以為這種石頭人速度應該很慢,畢竟那是石像,能動就不錯了,但是事實表明按常理推斷出來的結果往往是錯誤的.這個石像不但速度奇快,而且毫不拖泥帶水,他的每一次攻擊都精確的決不多浪費一點力量.而且一旦我做出反應,他就會毫不停頓的跟著改變動作.

第一擊我是勉強躲開的,但是他一拳落空跟著就是一腳,我一抬腿在他膝蓋上踩了一腳,身體借力飛了出去向通道深處逃跑.我並不是怕打不過石像,只是不想浪費時間,守衛的工作是守護,我的目的是穿越,沒有人說非要擊敗守衛才能穿越通道的啊!

剛才那一借力我幾乎飛出二十多米,周圍已經沒有多少光亮了,不過我有黑暗視覺,這個對我不構成影響.落地之後我迅速轉身拔腿就跑,石像完全沒有遲疑的立刻追了上來.一邊狂奔一邊注意著周圍防止有岔道,反正來之前向導好象是說這麼只有一條路就是比較長些,但是我還是小心點萬一有岔道要先記住,到時候發現走錯了也好回來找.

跑了差不多三公里,背後依然可以聽到那個家伙的腳步聲,雖然動作快,但是石像畢竟是石像,跑起來聲音不比象群小多少.跑著跑著就發現越來越不對勁,我跑的速度竟然越來越快,這個不是我力量的問題,而是腳下山洞的問題.這個通道正在轉彎,而且是向下轉,我越跑坡度越大,速度不自覺的就快起來了.

山洞的傾斜角已經達到五十度左右了,這個斜率已經有些站不穩了,我必須先停下來,這樣一頭沖下去誰知道會撞上什麼.把雙腳的鋼釘甩出來,然後雙手呲呤一聲六只刃爪滑出刀鞘.我突然轉身往地上一趴,雙腳用力踢向地面,雙手往地上一按,刃爪和腳上的鋼釘抓住地面拉出了十幾道長長的土溝,但好歹我是停下來了.

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忘記了後面還有個石頭疙瘩跟著,雖然我固定住了自己,可是後面那家伙卻沒能停下來.那個石頭守衛不知道是智力有限還是別的原因,反正它就像第一次到這里一樣跟著我沖了下來,估計他是把追擊我作為第一目標所以沒有管這個斜坡.

沖過頭的石像守衛看到我貼在地上立刻做出了反應,這個家伙的超高反應速度這次讓我吃了大苦頭.那個重達一噸的家伙突然轉身向我一樣臥倒在地,但是他沒有我那麼多鉤子之類的東西無法抵消重力和慣性的雙重效果,結果是他理所當然的把我當成了借力的目標.

這個家伙握倒比我快,所以他臥倒的地方比我靠上,但是因為慣性和重力他從我身邊滑了過去並順手抓住了我的腳腕.魔龍套裝有防止對方借力的設計,到處都是刀刃,我的小腿後面有能在掃腿時增加破壞力的背刃,別人抓我的腳腕等于伸手抓刀刃.問題是這家伙是個石像,我的背刃能不能傷到他是一回事,就算傷的了,它沒有痛覺跟本沒有效果!

石像從我左側滑過,他用右手抓住我的左腿後把左手又移動了過來,然後松開右手改抓我的右腿,就這樣吊在我的下面.他的這個方法到是很有效,我們兩個一起向下滑了七八米之後終于停了下來.他一停穩就開始抓著我的腿向上爬,為了阻止他我就只能往下蹬他,可是他不怕疼,力氣又超大,我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玫瑰藤!"實在沒辦法,還是要魔寵幫忙,我畢竟還是個魔寵師.

松軟的潮濕泥土是玫瑰藤的最愛,巨大的蔓藤瞬間誇張開來布滿了這一段通道,然後幾根來自不同方向的蔓藤分別纏住了我和它.蔓藤突然收緊開始向兩邊拉,石像力氣不小,玫瑰藤力量更大,植物生長的力量是無比強大的,我們被硬生生的拉開,要不是玫瑰藤用力比較小心我真怕自己的腿被一起拽掉.

石像被拉拖之後立刻被一堆觸手快速的交替傳遞著扔了出去,雖然它力量很大,但是那些觸手像傳球一樣扔著它,完全沒讓它碰到任何東西,無處借力它就算力氣大也用不出來.

石像被解決後我就騎在玫瑰藤的觸手上向前走,通道的坡度依然在增大,但是這個對我已經不構成任何問題了,玫瑰藤的根系已經插進了泥土中,就算吊在房頂上走也無所謂.

其實我們剛才已經基本上快到盡頭了,通道繼續延伸了一段距離後就已經變成九十度垂直向下了.垂直下降了差不多二百米之後通道結束了.我本來以為這里應該通到外面,但是情況並不是我想的那樣,通道竟然是垂直插進了一個山洞.更糟糕的是山洞里居然還站著一大片石像.

奇怪?為什麼這些石像看起來這麼眼熟呢?我靠!這不是兵馬俑嗎?等等,這些該不會全是剛才那種石像吧?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一大快泥土因為我和玫瑰藤的重量而掉了下去,雖然泥土掉在兵俑之間的過道上,但是聲音實在是太大了,下面站的密密麻麻的兵俑動作整齊的抬頭看向我這邊.

"刺客!"不知道哪個混蛋喊了一嗓子,下面瞬間炸了窩.

"我不……"我還沒來及解釋突然聽到一片嗡嗡聲,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石箭飛了上來,我的解釋變成了指揮玫瑰藤:"快閃!"

玫瑰藤瞬間拉著我縮回洞中並用木化的枝杆封了洞口,外面一片噗噗噗的聲音,泥土上瞬間插滿了石箭.我本來以為自己已經逃脫了,但是突然整個山洞都抖了一下,接著我突然感覺自己失重了.理智告訴我我和玫瑰藤所在的這段通道整個掉下去了,但是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許是我們剛才動作太大,也許是因為那些箭,反正我們是掉下去了.

玫瑰藤瞬間結成一個空心球體把通道撐開,然後用枝條在中心結成一個藤網把我放在中間.幾乎在我們剛剛完成的時候周圍再次突然一震,我知道我們落地了.慣性造成的沖擊力把我向地面砸了下去,但是玫瑰藤事先完成的緩沖網把我的沖擊力緩慢的釋放掉了,至少力量被削弱到了可以接受的范圍內.

噗!一支戈的尖端插了進來,它撈撈的頂在了我的胸口,但是盔甲保護了我,它沒捅進去.我的盔甲表面迅速閃爍出一道弧光並聚集到戈的尖端順著這支戈後面的長柄傳到了外面.我聽到一聲清晰的悶哼聲,接著就是重物落地的聲音,顯然是武器的使用者被電弧打飛了.

在我的授意下玫瑰藤瞬間爆開了周圍的泥土,山洞大廳內頓時土屑分飛,我從中間蹦了出來.外面的兵俑衛隊看到我之後毫不慌亂,動作整齊的向後退了三步然後其中一部分站定,其他的接著退.

先停下的這些都是盾牌手,高達兩米的盾牌表面雕有鬼頭紋章.盾牌手整齊的站立,深厚下蹲,盾牌整齊的靠攏在一起.接著嘩啦一聲,從盾牌的縫隙中伸出一堆長戈的尖端.

"虎翼!"石像群中爆發出軍隊口號一般的吼聲,接著全部的石像都整齊的回應了起來:"守如山!"

遠處突然豎起幾面大旗,接著它們開始揮舞起來,似乎是有一定的規律,但是我看不懂,可是這些石像顯然明白,它們立刻有了新動作.

正對我們的一段防線上的長戈突然嘩啦一聲收回,然後盾牌手起立,這段盾牆中心的盾牌快速後退,兩邊的跟著退但是速度逐漸下降,這樣它們就像大門一樣打開了一個斷面,可是在打開過程中防禦始終是穩固的沒有任何紊亂.

斷面打開後我以為會出來個帶頭的,哪知道卻是一群騎著石馬的騎兵整齊的站在盾牆後面百米開外的位置.帶頭的騎兵抽出馬刀向前一指:"刀鋒!"

後面的騎兵同時抽出長刀:"強襲!架……"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石頭馬也可以跑這麼快,那幫家伙剛喊完騎兵已經沖過了百米的距離到了我面前,按他們這架勢是打算把我踩扁了當肉陷使啊!

"半月!風舞!"

我的兩個半月突然從背後飛了出來在我肩膀的高度一左一右的形成對稱的角度,然後兩個半月同時開始閃爍,嘩啦一聲兩個半月上下脫節變成了六個半月圍著我.六只半月開始圍繞著我旋轉,並且速度越來越快,外面看過去只能看到一片銀光上下翻飛,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麼.

"魔焰."

半月和我突然同時燃燒起紫色的魔焰,緊跟著手上的永甯藒M一閃,我身邊的紫色魔焰像爆炸一樣瞬間變成了白色.滾滾熱浪突然擴散開來,玫瑰藤借助我的火焰能量修複了受傷的枝條破開地面的石板鑽入地下.

騎兵沖到我面前時已經被高溫烤的速度大減,飛舞的刀刃像粉碎機一樣把這些石像一起打碎並帶的四處亂飛.當騎兵隊伍從我這里沖過去之後整個隊伍已經分成了左右兩支,而中間的四隊已經完全不知去向了.

"收!"火焰像電影倒放一樣迅速收回盔甲之中,魔龍套裝表面再度閃過一道綠色的電弧.六個半月喀啦喀拉的合並成了兩個,並停止旋轉回到了我的背後.

遠處的大旗停了一下突然又開始揮舞起來,騎兵立即向兩側跑去,盾牆在騎兵沖到之前打開了一條通道放騎兵進去,然後盾牆又再次合並.我們前方的盾陣後面突然飛出一排黑影,這些家伙像猴子一樣翻出來之後落地一個前滾就到了我身邊.

我聽到一聲奇怪的聲音,一柄四四方方的武器伸了過來.這東西我認得,永琩膜]有這麼一個,那是風罡劍.別看這東西沒有劍刃,威力可比一般劍大多了.

那家伙一刺不中,立刻一個後滾退到場外.後面一個家伙從他頭頂跳了過來,那家伙還在空中就把風罡劍橫著一掃.一般人要是相信自己的常識,那就要倒大黴了.我把盾牌往前方一定,盾面上仿佛被實物擊中一般當的一聲響,我胳膊都震麻了.盾牌僅僅擋住了中間一段,保護住了我的身體,我後面的地面上轟的一聲冒起白煙,石板地面被刮出兩段半弧形的大溝.要不是我的盾牌,這兩段刮痕應該是連接在一起的一整條才對.

看起來那家伙好象還沒有靠近就揮劍的行為很傻,實際上風罡劍的威力就在于此.風罡劍和一般的劍一樣有個柄,前面應該是劍刃的位置卻是個長長的長方體柱子.表面上看這武器連刃都沒有根本傷不到人,實際上這東西卻是歹毒的很,它的內部是空心的.高速揮動時空氣會被壓入氣槽,然後從劍尖側面的小氣孔噴出.它的氣動原理有些類似千斤頂,把大面積上的壓力集中到了一個點上,所以這把劍實際上是用劍氣傷人而不是劍身,這也就是為什麼那家伙隔著老遠就揮劍砍我的原因.

這家伙的劍氣被擋住之後他並沒有後退,落地之後立刻向前一滾到了我身前.他猛的從地上彈起,用正方形的劍尖向我刺來.風罡劍本來是不能用尖端刺人的,畢竟正方形的棍子是沒法捅人的,但是現在情況有些特殊.我看到劍尖中心似乎有個洞,難道里面有機關?

我把永痝誘F上去,劍尖插進了對方風罡劍中心的小洞里.那家伙抬頭看了我一眼,雖然他的臉被面具擋著看不到表情,但是估計他還是很吃驚的.

忽然背後另外一個劍客也跳了上來,他的姿勢比較簡單,從高處豎直的劈下來.風罡劍速度越來威力越大,這麼跳起來的威力肯定小不了.我側身向旁邊一閃,那家伙收不住力量還是一刀揮了出去.我前面和我對劍的家伙還沒有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就被同伴的劍氣從中間劈成了兩半,不過因為都是石像,所以我看到的只是煙塵飛舞,沒有血水四濺.

一劍劈了同伴的家伙愣了一下,我背後的永畯舅F出去,他看見已經來不及反應了.一聲轟響,那家伙拿劍的右手飛了出去.他還想跑,但是半月飛出去又繞了回來,把他的雙腿齊根削斷,僅剩一只手的家伙在地上艱難的想往外爬,剩余的三個劍客迅速的沖過來想掩護他.

我雙手刃爪出鞘,一個起落到了一個刺客背後,翻手對著他的肩膀一下插了進去,那家伙毫不感覺疼痛的回身就是一劍,我一腳把他手腕踢高,永痡q他腋下插入,穿頸而出,手上一用力往外一帶,他的腦袋和半個肩膀一起掉了下來.沒有頭的石像轟然倒地,這些家伙也不是不死的.

我和這家伙拼斗過程中那個只剩一只手的家伙已經被拖走了,其他劍客也不見了.盾陣中重新走出三個石人來,不過看起來依然不是來談判的.

中間的那個人走到我前面十幾米的地方站定:"閣下武功還算過得去,居然可以連傷我三個門徒,今天老夫到要領教一下."說完也不打招呼他突然橫著飛了過來.

我一個後仰,雙手撐地,他從我上面飛了過去,等他飛過去之後我又重新站了起來.那家伙一落地立刻轉身又沖了上來,剛一靠近他忽然一蹲身就一個掃腿.我知道躲不開了,只好把以前學的太極用上了.

他的腿准確的撞上我的小腿,我微微一讓力,腳腕畫了個圈又反撞了回去.他一掃不成卻沒有就此作罷,借著回彈的力量原地換腳一個反向掃腿.我反應慢了一步,被他掃到了膝關節上,腿上一軟單腿跪了下去.他就勢上前要壓住我,但是我突然一抬胳膊,手肘上的獠刀刺了出去,他的腦袋一讓,身體就協調不了了,我猛的彈在空中轉了一圈半,左手借著旋轉的力量一拳揮了出去.

這家伙沒有擋,身體後退,我一拳打中了地面,地面的青石板被從正中打斷,中間部分深陷下去,兩邊翹了起來.

那家伙退開一步突然又向前沖,但是他單手一撐地跳起來,雙腿在上面接二連三的踢了過來.我也雙手一撐地,不過不是像他一樣玩倒立,而是雙腳從雙手之間穿過對著他的手踹了過去.他沒想到我會這樣攻擊,被我踹了個正著身體平飛了起來.我在他下面對著他後腰補了一腳,差點沒把他踢到房頂上去,主要原因是他太重了,我踢不動.

另外兩個人看到這家伙被打不但不過來幫忙反而笑了起來:"鬼老頭你不行啦!這樣的小輩也能把你打成這樣."

那個被我踢飛的家伙突然在空中用一根像絲帶一樣的東西纏住洞頂一塊岩石,然後蕩到了那兩個家伙中間."你們就會說大話,有本事你們去,拿了他再和我說話."

那個看起來很消瘦的石像道:"老鬼你還是乖乖等著吧!看我去拿了他."說著這個家伙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經到我面前了.

"我靠!瞬移?"

這個家伙看起來年紀也不小了,還有胡子.要不是它們的表面顏色和硬度太誇張,我還以為他們是真人做的人體彩繪呢!怪不然民間傳說兵馬俑是用真人包上陶土燒出來的,主要是因為造型太逼真了.

他沖我笑了笑突然伸手過來抓我,但是我不但不躲反而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這個行為稍微讓他有些詫異,但是他很快注意到不對的地方了.我的手上突然像噴泉一樣冒出好多黑色的甲蟲,這個黑色甲蟲軍團像洪水一樣迅速把它給淹沒了.那家伙瘋狂的邊拍打著自己邊後退,但是蟲子們毫不遲疑的繼續向它身上爬,拍掉一只上去一群,它根本搞不掉這些甲蟲.

實在沒有辦法的他開始原地旋轉起來,它的速度越轉越快,最後變成了一個小旋風.晶甲蟲架不住這種速度全都被甩了出來,重新靠近的也一樣,它轉這麼快根本爬不上去.

"你喜歡當陀螺是吧?那我們來玩玩吧?"我右手把永琤俯|了起來,接著劍尖突然伸長到幾丈長,接著劍身像突然變軟了一樣掉在了地上,但是劍刃沒有斷掉,只是它們變成了一個個的倒錐,由鎖鏈連接起來.永琲漸酷擛O鞭劍,現在才是它的本來面目.我用的向來都是奇門兵器,鞭劍是最有殺傷力的,它很長,而且每節都是刃,什麼地方都不能碰,更重要的是它是軟的,沒法隔擋.

我一抖手,永琣b空中像蛇一樣活動了起來,鎖鏈之間發出嘩啦嘩啦的響聲.揮動永痦r的向還在旋轉的家伙抽了過去."啪"!清脆的響聲之後那家伙被打飛了出去,接著從地上一路滾到了另外兩個家伙面前.

我故意把鞭子一樣的永睇R的啪啪響:"你們是不是還要再試試?"

"我到要領教一下,難道我們三閑子還制不住你個無名小卒?"

"那就試試看吧?"

這次的這個家伙到是不會瞬轉,他一步步走了過來.晶甲蟲想要靠近,但是突然在他身前受到了什麼東西的阻擋,小蟲子們堆起了一道蟲牆就是過不去.這家伙有類似防護罩的東西保護,看來我的蟲海戰術實行起來有困難.

"你居然會用防護罩?"

"我不知道你說的防護罩是什麼,我這叫紋寶氣功,只要我運起氣功,你是近不了我身的."

"氣功?我到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打不壞."我開始裝模做樣的擺招事:"大……威……戊……!"看他盯著我准備防禦我的進攻根本沒有注意腳底下,我突然喊了起來:"開始!"

果然如我猜測,這家伙的氣罩不包括地底下.他的腳下突然出現幾個大洞,無數晶甲蟲像噴泉一樣冒了出來迅速把氣罩內部塞滿了.晶甲蟲數量這麼大,對方根本注意不到其中有些晶甲蟲在向地下鑽.剛才我和他廢話的時候玫瑰藤已經在那家伙下面開了個通道僅留了道石板,晶甲蟲中的一部分順著通道到了那家伙腳底下,然後咬穿石板鑽出了地面迅速布滿了他的身邊.

這些石人都沒有痛覺,但是他們似乎有人類的一切感情,比如說討厭蟲子.這家伙雖然明知道咬幾口不會怎麼樣,但還是叫的跟殺豬一樣.氣罩突然消失,里面的晶甲蟲嘩啦一下散了一地.那家伙狼狽的連滾帶爬的跑回了自己人身邊.正當我的晶甲蟲想靠近時,一道火焰突然出現封住了去路.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三十章 通道    下篇:第九卷 第三十二章 劍拔弩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