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九卷 第二十八章 可愛的妖怪們   
  
第九卷 第二十八章 可愛的妖怪們

確定了單向傳送門的大致位置後我召喚出小龍女開始制造雨水,雨點從我們這邊下落之後如果是有空間門的地方水滴就會直接不見,而沒有空間門的地方水滴會自己下落,以此作為依據我們很快就能很快標出空間門的大致位置.結果測試結果可以肯定的是空間門似乎遮斷了整個懸崖斷層,連崖壁內部的地層我們都挖過了,空間門一直延伸進了懸崖內部,根本過不去.龐大的傳送區域已經不能以空間門來形容了,這個完全就是空間斷層,想要過去根本是不可能的.想了半天也搞不清到底要怎麼過去.我們幾個無奈的卡在了這里.

玫瑰問我道:"幻影可以帶著你傳送過去吧?"

"我不知道.幻影的空間傳送和這種空間斷層可能會發生干擾."

"那你實驗一下吧?"

"可是就算我過去了,你們怎麼辦?幻影和傳送戒指不一樣,他不能帶人的."

"我知道他不能帶人."玫瑰道:"但是你有空間門啊!我們進入空間門後你關閉空間門,然後你自己傳送過去再在對面放我們出來就是了."

"可是我今天的三次機會已經用完了."

"明天不就恢複了嗎?先試試就是了."

"好吧!"

在玫瑰的要求下我決定還是實驗一下.先收起魔寵和我的小蟲子們,萬一我被傳送到別的空間,我的魔寵有一定的可能性跟著我一起發生跳躍,所以要先收起魔寵讓鷹他們都換上自己的魔寵.

准備好之後我告訴幻影可以傳送了,在我的周圍立刻出現一道黑色的旋風,旋風從下向上把我整個人包了進去然後消失了.

在一片黑暗的森林中,地面上忽然出現一個小氣旋.旋風夾帶著樹葉旋轉起來,並且逐漸升高組成一個黑色的兩米高的小旋風,接著一個閃著黑色光芒的人出現在了旋風中.旋風突然消失,被卷起的樹葉全都飄了下來.

我從雪片一般下落的樹葉中走了出來,漆黑的森林讓我想到了黑森林,但是黑森林里有的只的白霧,這里卻是很多的黑色煙霧若隱若現的飄來飄去.地面的情況顯示我已經站在地上了,可是周圍卻看不到懸崖.

"紫日."行會頻道里傳來鷹的聲音."你小子傳哪去啦?"

"我不知道!"

玫瑰的聲音插了進來."你現在還在葫蘆里嗎?"

"我想因該還在吧!這個葫蘆可以割斷聊天頻道的通訊,如果我出去了,因該聽不到你們說話才對."

百靈也問道:"那你是在懸崖底下還是上面啊?"

"我也不清楚.這里好象還是森林,不過和懸崖上的森林並不一樣."懸崖頂上的森林和現實中的原始森林區別不大,只不過多了些妖怪和魔獸罷了,可是現在這個森林陰森的像鬼蜮一般!

玫瑰道:"這麼說你是在下面了?"

"這個不一定!也許我在我們來的時候的想反方向也說不定."我忽然想起來了."對了欲望之針.玫瑰,我不是把欲望之針給你拿著的嗎?你拿著它想一下我,那東西就可以指出我的位置了."

不一會玫瑰回答道:"指針指的方向是懸崖前方,你應該已經在懸崖下面了."

"可是我看不見懸崖啊!"

"大概是距離太遠了,你可能被送到很遙遠的位置了!"

我也同意道:"傳送明顯是發生了干涉,我剛才只是想傳幾米而已,可是居然到了這邊."

鷹忽然對玫瑰道:"你不是有那個什麼東西可以把愛人召喚回來嗎?"

玫瑰搖了搖頭:"這東西要求最多三天一次,而且次數不會累加!而且我覺得現在還是讓紫日自己在那邊轉轉吧!說不定他可以找到方法回來接我們,總比我們一起被困在這里要好吧?"

我也道:"既然這樣我先一個人走一段時間,要是找到方法了最好,實在不行我們再另外想辦法."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那我們另外想辦法,你先走吧."

"等等!先幫我看下方向."說著我召喚出了小純讓她對著天空發射了一道紅色的光柱."你們可以看見我的光柱嗎?"

"看不見!"

"不是吧?難道我們距離這麼遠?"

紅色光柱應該是非常顯眼才對,以天空的能見度,他們應該可以在幾十公里外看見這條光柱,可是他們居然看不到,難道我被送到了幾百公里外?這也太誇張了吧?

"算了,我自己想辦法吧!"

真是郁悶啊!被傳到這麼個鬼地方,不但不知道位置,連方向都不清楚!我拿出了一支高檔指南針,這個是我們行會自己做的.系統現在已經取消了玩家身上的系統指南針,而是給每個人發了個標准指南針,不過商店有賣漂亮的高檔指南針,願意多花錢可以拿到一些有特殊功能能和外觀的指南針.我這個指南針不但造型很漂亮,而且還自帶陀螺穩定,即使在船上也可以保持水平.

指南針現在的指針完全沒有反應,不管我怎麼動它都不會轉動,顯然這里沒有磁極.抬起左臂,在盔甲上龍眼的位置射出的紅色光線在空中形成了一片混沌.這個全息地圖顯示能力顯然也無法使用了.

最後一招,我拿出傳送戒指.戒指上顯示的坐標全是問號,明顯處于失靈狀態.

召喚出飛鳥讓他向上飛看看這里有沒有經驗結界,結果證明和懸崖那邊一樣,似乎真個葫蘆里的空間都被這個結界所籠罩著.我爬上樹尖,啟動星瞳將遠處的東西放大,可是目力所及的范圍除了樹就是樹,這里的樹高的嚇人,什麼東西都被擋住了.

無奈的回到地面召喚出玫瑰藤和開拓者潛入地下,這里不象上面的森林那麼平靜,周圍明顯有危險生物存在,必須小心一些.白浪被我召喚出來放在身邊,他的聽覺和嗅覺都是很不錯的安全系統.鋼鐵銀蜂飛起來動靜太大,進攻還可以,防守就不合適了.

人形寵被我全都召喚了出來,一來他們現在的身份不適合經常關在鳳龍空間里,另外我一個人在這里也確實不安全.飛鏢被凌抱在手上,現在他的速度也是很有利用價值的.至于那些大型魔寵,森林里不大合適他們的行動所以只召喚了小龍女,並且要求她保持人類形態.

方向問題現在是最讓人頭疼的."你們誰有辦法找方向啊?"我的魔寵們都是高階生物,多少應該懂一點找方向的辦法.

凌道:"我可以把黑暗精靈喚出來問問."

"這到是個不錯的主意."我點點頭.

凌啟動了一個小型法陣,然後手指一點,地面上升起了一團黑色的煙霧.凌手掌一翻,煙霧慢悠悠的飄到了她的掌心上."小家伙……!"凌轉頭看向我:"我們要去什麼地方啊?"

"問它幽明山怎麼走."

凌轉頭對小黑霧道:"幽明山知道怎麼走嗎?"

黑色的煙霧立刻變成一個箭頭,我們向那邊看了一下."這下知道方向了,動作快,我們出發."

凌隨手一翻,煙霧緩慢的飄落地面然後消失在了地面上.我們一起向著煙霧一開始指的方向走了過去,當我們走遠之後那團煙霧居然又慢慢的浮出地面,黑色的煙霧上突然裂開一個口子,像張嘴巴一樣.這奇怪的嘴巴的兩邊向上完曲了一下,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然後慢慢的消散了.

"主人."凌走在我的身邊小聲的喚道.

"有什麼事情嗎?"

凌小聲的道:"我感覺這里有點不對勁."

"怎麼不對勁?"

"說不上來,只是感覺好象有哪里不對!"

小純聽到也湊了過來道:"你也感覺到不對勁了嗎?"

我驚訝的看向小純:"你也感覺到了嗎?"

小純點點頭."而且我的感覺很強烈,似乎有什麼東西一直在我們周圍圍著我們轉來轉去的."

這還是第一次小純和凌有了相同的觀點,不過這難得的一次統一很快就又變成分歧了.小純說有東西在跟著我們,凌非要說是一種力量在跟隨我們不是實體.

她們兩個爭吵本來是很平常的,但是今天情況比較特殊.小純和凌發現了異常可別的魔寵一點感應都沒有,而且跟奇怪的是以前她們兩個吵架都是吵吵就停,這次卻越吵越厲害.

眼看著她們兩個越吵越厲害,馬上就要打起來的時候凌和小純忽然同時念了起來"以光明(黑暗)的名義,指示出窺視之眼的所在,偵測威脅(明淨之眼)!"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完成了法術,一黑一白兩道光環同時擴散了出去,森林里仿佛刮過一道強風一樣.

"在那邊."辣椒忽然叫了起來.

"這邊也有."晶晶也叫了起來.

剛才的兩道光環擴散出去的時候分別去掉了一部分妖怪的隱形效果,結果我們到現在才發現周圍已經站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

艾美尼斯忽然在手心凝聚了一個光球扔向天空:"真實領域!"本來以為兩道光環已經偵測到了所有的怪物,但是艾美尼斯的魔法竟然又發現了新怪物.怎麼說艾美尼斯也是幻象女神,雖然一開始不夠警覺,但是一旦使用了法術,效果就比別人的觀察術要好很多.

剛才我們只是被一圈怪物包圍,這下的光球一上天,周圍顯示出來的妖怪幾乎可以用不計其數來形容,更糟糕的是沒有一只重樣的,而且一個賽一個的丑.

"這些應該都是用來試探的小妖怪."小龍女下了一個這樣的定論."因為不會化為人形的妖怪都不是大妖怪."

妖怪們一個個瞪著各種顏色的眼睛看著我們,齜牙咧嘴的流著各種顏色的口水,場面惡心至極.

小龍女忽然雙手結印:"龍威咒!"一道金色的光環以小龍女為中心閃電般向周圍擴散出去,所有的妖怪都在沒有做任何反應的情況下斷成兩截,然後化為黑色的蒸汽消失在空氣中.

此時在遠處的樹林中正站著四個人,或者說是看起來像人的生物,我們暫時稱之為人吧.四個人中有三男一女.三個男子中有一個穿著黑色的長袍,身材細長,看起來非常的野性,那略顯白淨的臉上橫著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疤,不但沒有破壞美感反而更顯得有性格.黑袍男子對面的是一個身高近兩米的壯漢,膀大腰圓的一看就是力量型.在黑袍男子左邊站著的男人是個老頭,白須白眉看起來像神仙.但是,你注意老者的手就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神仙,因為不會有神仙在手里拿著個骷髏頭.

四人中唯一的女性穿著一聲緊身的大紅色皮衣(別想成那種亮面皮革了,我說的是獸皮),完全用繩子捆在身上的皮衣在突顯她的火暴身材的同時也表明她很有力量.女人的頭上是烏黑亮麗的披肩長發,而那精致的臉蛋除了美麗外似乎還帶些邪氣.

此時老神仙一樣的家伙正拖著那個骷髏頭,從頭骷髏頭的雙眼中射出的綠光在他們四個中間形成了一個力圖圖象,而圖象的場景就是剛剛戰斗結束的我們.

女人看著影象驚歎:"全滅?"

老者補充道:"而且就一招."

黑袍男不帶感情的聲音道:"這是高級神龍,而且至少是小天龍級別."

猛男也道:"剛才過去的小弟幾乎使用了所有的隱身方式,居然一個不留全都被看見了,看來他們的偵察能力很強."

黑袍點點頭:"這次的大餐不大好吃啊!"

女人妖媚的笑了起來:"讓我試試美人計吧?"

"你沒看到那是個女人嗎?"猛男對女人道.

女人還沒有回答,旁邊的老頭子先道:"是你看走眼了,這是個帶把的!"

"怎麼可能有這麼漂亮的男人?"猛男明顯不相信.

黑袍也道:"你就別強辯了,他真的是男人."

女人舔了舔嘴唇道:"這麼可愛的俊男,我一定要榨干他!"

黑袍依然是不帶感情的道:"當心他把你先榨干了.這家伙有西方吸血鬼的血統."

女人笑著道:"吸血鬼算什麼,只要不是第一代,我都不在乎."說著她看向另外三個人."他身邊的那些女人你們負責搞定,男的交給我."

"人怎麼沒了?"老者忽然發現骷髏投射的幻象中人不見了.

"在這呢."四個人的斜上方忽然出現的一個聲音把他們嚇了一跳,但是四個人都不是好對付的,全都一閃化為四道黑氣向遠處跑去.

"哪里跑!"小龍女忽然一抬手彈出一個光球,飛在最後面的一團黑氣突然變成了那個老者.他在身前化了個奇怪的法陣,光球擊中法陣之後竟然穿了進去像是被吸收了一樣.老者解決了光球立刻轉身化為黑氣開始逃逸.

我抬起右手指向前方:"追魂箭!"

嘭的一聲,一支追魂箭飛了出去.它靈巧的躲閃著樹木直插最後那團黑氣,黑氣被追的沒辦法了,只好再次顯身,但是這次他上當了.幾乎在他顯身的同時,他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法陣,法陣直接閃耀起金色的光芒形成了一個半球.老者對著光罩又是撞又是打,可就是出不來.

"哼哼!我的太極鎖魂陣也是你撞的開的嗎?"我站在罩子外面看著這個老頭.

我的魔寵們也一起圍了過來,我們並不打算把那三個也追回來,能抓一個就差不多了,我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四個一起抓那是找死.我是故意突然出現,借著那氣勢嚇的他們逃跑,然後抓最後面一個.這個和獅群抓角馬一樣,把角馬群嚇跑起來,然後襲擊最弱的個體.

老者在里面拼命的捶打,可就是打不開.我得意的在外面笑著,老者卻越撞越凶.本來我打算等他沒勁了再抓他,可是他忽然停了下來.我還以為他要談判呢,哪曉得他突然雙眼紅光一閃,身體突然開始變大.

小龍女大叫著:"快退後,他要現原形了!"

老家伙轉眼之間失去了人類外形,身上的衣服消失的同時黑色的皮毛出現在他的身上,緊接著他的身體進一步增大,跟快就把這個鎖魂陣給撐滿了.老頭的身體進一步變大,光芒組成的法陣像玻璃一般突然炸裂,無數光芒碎片四散分飛.

"啊!耗子!"小純尖叫起來.

這個老頭居然是老鼠精,而且是全身漆黑的水老鼠.既然這家伙是老鼠精,成精的東西當然不能用以前的標准去衡量.眼前的水老鼠趴在那里身高七米多,不算尾巴還有十多米長,黑色的皮毛閃著油光,肉色無毛的尾巴在身後像條惡心的大蛇一樣擺來擺去.那血紅色的眼睛和長長的老鼠牙看起來異常恐怖.

"不要以為你現原形我們就怕你了."我對小龍女道:"現原形對付他,神龍還能打不過老鼠了!"

小龍女面有難色的道:"我又不是神貓!神龍不管抓老鼠的!"

"紅刺幫忙!"小龍女不願意抓耗子,我干脆把蠱王召喚了出來.蠱王是蠍子,而老鼠也在蠍子的食譜之中,我想紅刺應該能對付他.

紅刺被收服之後很少出來活動,今天一出來就開始活動筋骨,身體一轉,一大片樹木翻倒在地,然後朝前亮了亮七米多長的巨鉗,尾巴後面那豎了十幾米高的猩紅毒針也閃爍著恐怖的光芒.從體積上看紅刺快要有這個大耗子四五倍大了,體積優勢加上屬性上剛好克制對方,紅刺應該可以輕松取勝.

就在紅刺亮完了象准備上去和老鼠精大戰三百回合撈點贊賞的時候,異變發生了.老鼠精突然四肢著地,原地轉了個身用屁股對著我們.我正在懷疑這個老鼠精打算用化學武器攻擊我們的同時,他卻突然撒開腿用難以想象的速度跑的沒影了,森林中留下了一道由倒伏的樹木組成的巨大通道.

我們這邊全體愣在了那里,直到煙塵散盡我們都沒明白怎麼回事.最郁悶的是紅刺,好不容易出來想顯示下身手,結果剛一亮相敵人就用閃電般的速度跑的無影無蹤了.

"這個……!咳咳!那個……!我們還是先向幽明山前進吧!"真是的,這個該死的老鼠精,跑的比兔子還快!

遠處的幽明山里,三個家伙已經到了,接著一道狂風刮過,一只大水老鼠突然跳到了他們三個旁邊然後化為了老者的形象."呼!嚇死我了!"老者一邊拍著心口一邊道:"那家伙居然還有個蠍子精手下,對虧我跑的快,要不然這把老骨頭就要交代在這了!"

"蠍子?"那個肌肉猛男問道:"那家伙身邊的女人中有一個是蠍子精?"

老頭一邊喘氣一邊道:"不是那些女人,是召喚出來的.那男的好象是個驅獸法師!"

女人一聽就來勁了,雙手抓著老頭的衣領把他整個人提了起來."什麼那男的是個驅獸法師?你確定嗎?"

老頭拼命的點著頭:"我確定,你先把我放下來好不好?"

猛男問道:"他是驅獸法師,你那麼激動干什麼?"

女人舔了下嘴唇道:"吃了驅獸法師可以吸收他所有控物的法力,那可是十全大補丸啊!他的控物越多,吸收效果就越好.而且他這種職業是可以傳遞的,如果我吸干了他就可以擁有他的能力了.哈哈哈哈!八萬年了!我終于可以離開這里了!"

旁邊的黑袍用冰冷的聲音道:"先冷靜冷靜,雖然那家伙能量非凡,但是也要先打敗他再說!"

老頭也道:"我反正是不敢和蠍子精打,那家伙是我天敵啊!蟄一下就完蛋了!"

旁邊的猛男立刻道:"沒事,有我呢!到時候看我把那個蠍子精給你砸成蠍子泥!"

"水虛你就是膽子小."女人對老者道.

"我是老鼠,膽子小是應該的."

黑袍對猛男道:"恐怕沒那麼簡單!"

猛男到是單純的很:"我又不怕蠍子!"

"可是沒有哪個驅獸法師只帶一個魔怪的!"他頓了一下道:"況且這個家伙還不是一般角色."

"你怎麼知道他不是一般角色?"

"這乾坤葫蘆是什麼地方?是什麼人都進的來的嗎?再說,水虛確實是膽小,但是他並不傻.那只魔蠍大概不是普通蠍子吧?"

猛男和女人的視線立刻集中到了老鼠精身上,老鼠精點頭道:"確實不是一般的蠍子.雖然蠍子是老鼠的敵人,但我也不是一般老鼠.那只蠍子全身的豔紅之下還透著綠芒,顯然毒性不淺,而且那家伙是用蠱術練出來的."

"什麼?難道那蠍子是妖蠱?"

老鼠精點頭道:"絕對是妖蠱,而且是很難得見到的品種,似乎粹練之人收集了很多很罕見的東西放了進去,這個絕對是極品妖蠱."

女人一邊深思一邊道:"妖蠱這邪門玩意我們都不敢亂碰,這個家伙居然敢粹練如此之高等級的妖蠱,而且居然還成功了.怪不然會被裝進這乾坤葫蘆里來."

猛男立刻道:"這麼說來那個小白臉……!瓊霖你瞪我干什麼,我又每說你!我知道你也很白,但是……"

女人把黑袍的眼睛擋了起來:"瓊霖你又不是不知道畢陀說話口沒遮攔,別和他抬杠了!"說著他對猛男道:"你繼續."

猛男接著道:"這麼說來那個家伙應該和我們一樣也是受到了天庭的迫害,所以才被裝了進來."

"那就是說這個是通道中妖了?"老頭問道.

黑袍道:"雖然不一定是同道,不過我覺得還是應該拉攏."

"為什麼?"女人問道.

"因為我們打不過他."黑袍的話把幾個人都搞沒聲音了.

過了一會女人才憤憤的道:"都怪右護法,沒事讓我們實驗可不可以沖過頭頂上這個吸收能量的結界,結果搞的我們現在連當初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沒有了,要是不沖這個結界,就算現在力量下降我們也不會淪落到看到這種小角色就逃跑的地步啊!"

那個猛男問道:"那我們要是再遇到他們怎麼辦?"

讓我們把鏡頭向後倒一點,在妖怪們商量事情的同時,森林中的我也正在和我的魔寵們說著:"我們要是再遇到那四個家伙你們一定不要動手.這些家伙當初都是四聖獸級別的妖怪,即使這個葫蘆消耗了他們的力量,但是他們依然是很危險的.二郎神說我們如果集體圍毆一個,勝算超過七成,但是現在空間門的次數用完了,斯哥特他們暫時出不來,我們剩下的這些力量和他們中的一個戰斗,勝算估計不會超過五成,所以戰斗的話危險性太大."

玲玲問道:"那我們要怎麼辦?"

"談判."我和黑袍是同時喊出來的.

我對魔寵們道:"這些妖怪雖然力量下降了,但是依然很危險,不過好在他們都是高級妖怪.越是強大就越怕死,他們這樣的存在肯定知道即使消滅我們,他們自己也會受到很大的損失,所以我們談判是可行的."

黑袍也在對另外三個妖怪道:"雖然那家伙遠不如我們過去厲害,但是,我們現在的力量想戰勝他太勉強了,搞不好連我們自己都搭進去了.但是,驅獸法師都是怕死的,他操縱怪物戰斗就是因為自己怕死.這些怪物都不是凡品,何況其中還有條小龍,要是死了他肯定很心疼.我們的實力就算他勝利了肯定也是很慘,所以我們互相談判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那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們談判?"猛男和玲玲同時問了出來,當然了,他們問的不是一個人.

我對玲玲道:"這里是妖怪的地盤,我們不熟悉路線,想找他們恐怕不容易.我們還是按原計劃走,萬一再碰到他們再考慮談判,碰不到就算了."

黑袍對猛男道:"我們怎麼說也是四大古妖,怎麼可以主動去找他們要求談判呢!我們要在這里等,要是他們經過這里再次碰到我們,我們就談判.要是碰不到就算了,反正我們也不用求著他們非加入我們不可!"

在有了這兩次談話之後妖怪們開始在山里休息,我們則繼續在向幽明山靠近.

本來以為嚇跑了四個老大之後我們可以安全的一路走到幽明山,但事情並不是這樣的.我收起極度郁悶中的紅刺和極度無聊中的白浪,飛鏢,然後和大家一起走了很長一段路之後忽然有情況了.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啊?"晶晶忽然問玲玲.

玲玲停了一下之後又推推小純:"純姐你有沒有聽到有人的聲音啊?"自從有了身體,大家的地位都開始互相接近了,晶晶,玲玲也不再稱呼小純為女神殿下了,而是改叫純姐.

小純聽了半天道:"好象是有什麼聲音."

"有聲音嗎?"艾美尼斯聽到她們談話也側耳傾聽起來."好象是有什麼聲音的樣子.該不會那些家伙又回來了吧?"

"誰回來啦?"我終于也發現了魔寵們的議論聲.

小純指向一個方向:"那邊好象有什麼人在喊著什麼."

辣椒忽然冷不叮的冒出一句."是個女人的聲音在喊救命,幾分鍾前我就聽見了."

"什麼?有人喊救命你怎麼不早說啊?"小純還是愛心寬廣的類型.

辣椒卻道:"因為那聲音聽起來似乎不怎麼著急,好象還在努力把聲音喊的比較甜美,所以我認為她不急于要別人去救她,就沒有和你們說."

暈!這分明是妖怪在喊嗎!難道把我當成唐僧了?雖然我和唐僧一樣看起來很白嫩,不過我可不是唐僧."不用管她,那人在吊嗓子."

"哦!原來是吊嗓子啊!"辣椒點點頭,不過旁邊的小純和凌都明白過來我的意思了.辣椒畢竟還是比較單純一些,不象凌和小純那麼圓滑.

我們走了一段距離後辣椒忽然道:"真奇怪,那個吊嗓子的人突然從我們後面跑到前面去了."

"沒事,人家這是邊鍛煉邊吊嗓子.運動可以增加肺活量,對唱歌有幫助的."

"明白了."

這個該死的妖怪,看我們不管她居然跑到前面去喊了.我還是不管她,看她怎麼辦.

繼續走了一會那個聲音又出現了,而且這次距離很近.我們兩次走過去,那個妖怪大概是以為我們沒聽見她的呼救聲,所以移近一點.但是我們並不是沒有聽見,而是不想管,所以我們依然走過去了.

看到我們第三次路過,這個妖怪極度氣憤的道:"真倒黴,居然碰到一群聾子!"

于是乎,不久之後我們妖怪第四次出現了,而且這次就在我們前方的道路上出現.妖怪心想:"你們不是聾子聽不見嗎?我站路中間,你們總不會是瞎子吧?"

辣椒看見了那個妖怪後立刻道:"剛才吊嗓子的人又跑到我們前面來了."

那個妖怪看見我們就開始邊哭邊呼救.那聲淚俱下的本領不當演員真是可惜了!

辣椒又問道:"她好象在喊救命啊!"

我對她道:"不用管她,她在練習表演."

"哦!"

于是我們再次從她身邊路過了.

妖怪看我們又走過去了,氣憤的把綁著自己的繩子松開,然後拿出本書用力往地上一扔."哼!什麼《誘騙人類指南》都是假的,根本不管用!這種破書還賣兩單位妖力一本,真是奸商!"想想她又把書撿了起來."不行,扔了就賠了,要拿回去退貨!"

我招回了剛才扔在妖怪身邊大樹上的晶甲蟲,笑的肚子都疼了.這里的妖怪真是可愛!看來孤立的社會群體似乎比較容易進化出比較特別的社會形態!乾坤葫蘆把這些妖怪給封印了太多的歲月,這些妖怪的社會形態也完全變化了,他們已經和外面的妖怪有很大的區別了.當然了,部分老不死的大妖怪,比如剛才那四個,依然保持著以前的記憶,所以還算比較"正常".

我的行會頻道忽然響了起來,玫瑰的聲音出現在頻道里."老公,我們找到了另外一條路,不過不知道具體通向哪里,現在我們先進去,要是我們確定找對了再通知你."

"恩,好的."

我剛切斷聊天頻道,前方森林中突然跳出十幾個人形妖怪,而且他們居然都蒙著臉.正當我錯愕的時候其中一個妖怪忽然開口了:"此路是我開,此……!"他突然卡殼了,但是旁邊的一個小妖怪馬上把一本書翻開舉到了他旁邊.這個妖怪斜眼看了一下然後接著道:"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你小子別晃啊!拿穩點!……要想從此過留……"頓了好半天他敲了那個拿書的妖怪一下."笨蛋,翻頁啊!"

被打的妖怪趕緊開始翻頁.

這個妖怪看了一下接著道:"要想從此過留……過程中要點是不要被對方看見臉,以防止對方事後報複……這什麼亂七八糟的啊?"他又敲了那個拿書的小妖怪一棍子:"笨蛋翻多了!"

"恩?"小妖怪驚訝的把書拿到自己面前看了一下然後趕緊又往回翻了一下再次遞過去.

大妖怪生氣的一把奪過那本書把小妖怪踹到一邊,自己拿著書翻回去."恩!……剛才不算,現在重來."他看了半天才道:"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噗!啊哈哈哈哈!……"憋不住了!憋不住了!這些妖怪實在是太搞笑了,學人打劫就算了,居然還拿本書.更讓我受不了的是書背面印的名字居然是《如何當好一個劫匪——賊王阿呆傳記(精裝版)》.我和魔寵們實在憋不住了,一個個笑的前仰後合的.

妖怪看我們大笑不止氣憤的喊道:"笑什麼笑,現在是打劫.男左女右全體抱頭蹲下,不清楚的蹲中間!"

我們聽到這段話當然不可能停下了,結果是越笑越厲害.

妖怪看到我們不聽他的,立刻又拿起那本書,看了幾秒之後把手里的大刀夾在了胳膊下面然後翻起書來.一邊翻他還一邊小聲的讀了出來:"當打劫過程中被打劫方不與配合時,可以使用的方法有:A,暴力鎮壓所有被打劫方.括弧對方比較厲害或者人數眾多時慎用;B,口頭威脅括弧效果不怎麼好,但是保險.C,殺雞警猴,從被打劫方中選出看起來好欺負的進行攻擊,以恐嚇別的被打劫方.括弧,此方法不可連續使用,有必要的前提下可以把軟弱目標殺死以達到震懾效果."

"這書誰編的啊?怎麼這麼亂啊?"我站在那個妖怪旁邊伸頭看著書.

妖怪一邊看著書一邊道:"就是,害的我背了一晚上都沒背出來."他忽然想起來不對,一抬頭看見我正站在他旁邊看書,他趕緊把書扔給後面的妖怪."你怎麼跑過來啦?回到那邊去蹲下,再不聽話我就拿刀砍你了.恩?刀?我刀呢?"他原地轉了好幾圈."我刀呢?誰看見我的刀了?"

我指指他的胳膊."你自己夾著呢!"

"哦!"他趕緊把刀抽了出來對著我亂比畫:"你快點回去蹲好."

"我腿不舒服,蹲下去就站不起來了."

"那就站著吧."這妖怪是不是學過日內瓦公約啊?到是會善帶俘虜.

"坐著行不行啊?"

"反正你過去就行了."妖怪被我煩的沒辦法了.

我回到魔寵中間然後玫瑰藤從地上長出個凳子的形狀讓我們坐下,我想看看這些可愛的妖怪的想要干什麼.

那個妖怪老大又拿回了那本書翻了起來."控制住被打劫方之後."他翻了一頁."要先詢問對方的來曆,進一步問出對方的身家等情況.之後按照對方情況確定使用哪種方案.括弧,辨別細則在末頁."他又把書翻到了結尾看了下,不過這次他沒讀出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二十七章 無底崖    下篇:第九卷 第二十九章 村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