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八卷 第三十一章 混亂   
  
第八卷 第三十一章 混亂

紅月在祈禱,我們卻在辛苦的跋涉.聖徽山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我們為了節約時間,一路上根本不和敵人正面沖突,能不打就不打,實在躲不開的就大家一起上,務求不給對手任何還手的機會.

好不容易穿越了地圖上的路線到達山腳下,卻發現這個該死的山竟然和周圍的地區是分開的,一道峽谷把整個山圍了起來.峽谷底下全是熔岩,幾公里寬的熔岩帶在峽谷上制造了大量水霧,我們在這邊根本看不清對面的情況.按照地圖上的顯示,進山的入口在山背面,我們還要沿著峽谷繞到山背面去!

用了最快的速度繞到山背面,果然發現了入口,可是入口的形式讓我們有些意外.峽谷中豎著幾個大石柱,柱子的頂端正好是個平台.按照這個架勢來看,是要我們踩著這些平台一個個的跳過去.因為有水蒸氣的阻擋,我們只能看到比較接近這邊的幾塊平台.能看到的幾個平台都比較大,最小的也有十幾米的直徑,而且間隔都很小,跳過去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我轉頭對他們道:"我先跳,你們跟著來,一個接一個.這些平台不一定結實,最好不要幾個人站到一個台子上,萬一塌了就麻煩了.這麼長的路都過來了,這里掛了就可惜了."

"放心,我們又不傻."修羅紫衣道:"反到是你的夜影,我看還是變回夢魘形態比較好,體形太大跳這些東西吃虧."

"說的是."我趕緊把夜影還原回夢魘的形態,然後開始准備跳躍.

第一個平台直徑超過三十米,距離這邊的崖邊只有兩米的距離,夜影一個墊步就過去了跳都不用跳的.下一塊平台竟然有好幾個選擇,七八個直徑十五米的平台都靠著我站的這個平台,似乎走哪個都行,我找了個看起來比較大的跳了上去.等我到了第二塊平台後,他們也跟著開始跳了過來.不過選擇路線時大家就是各自分開跳了,反正這里跟梅花樁一樣,跳哪個都一樣.

隨著我們逐漸向前推進,前方本來被濃霧遮蓋的平台也逐漸可以看見了,但是這些平台似乎開始越來越小了,而且他們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大.我們跳了一段之後背後的懸崖已經看不見了,但是前面的懸崖依然沒有出現,這樣看來峽谷還是相當寬的.

正跳的好好的後面忽然多了一隊人,看到對方的樣子後我就知道麻煩大了.追上來的竟然是聖槍盟的人,更糟糕的是他們竟然是兩手空空的.看到我們之後槍神也是愣了一下,在我們的身上掃視了一下他就看見了把手藏在鋼爪鱗片後面的玫瑰,而且他立刻就確認了那是信物.

沒有等對方靠近,我先讓夜影跳到了玫瑰身邊,伸手把玫瑰提了起來放到夜影的背上,然後翻身跳上玫瑰的鋼爪."我們換過來.你和鷹他們騎蹄類生物的都快點過去,我們來擋住他們."

玫瑰知道這不是推讓的時候,她立刻拉起缰繩指揮夜影跳向下個平台.鷹和百靈外加玲玲都是騎的蹄類生物,他們不方便在這種平台上戰斗,先行離開.重甲龍也不大適合這種地方,干脆也跟著離開,到了那邊還可以保護他們,不過斯哥特留了下來,反正克利斯締娜的鋼爪還在.

現在留下的隊伍是:我騎著玫瑰的鋼爪,斯哥特騎著克利斯締娜的鋼爪,凌騎著我的鋼爪,加上修羅紫衣和她自己的鋼爪以及沒有騎人的白浪,我們要負責阻截後面的隊伍追上玫瑰他們.

槍神老遠就開始架槍,明顯想利用火槍的射程占我們便宜,但是他忘記我還有兩個半月了.當的一聲,一個半月和子彈撞在一起,子彈偏離了方向打中了我旁邊的那個平台.

聖槍盟的人立刻分開隊列沖了上來,但是我們的優勢相當明顯,趁他們在空中時我的半月輕松了的搞定了兩個倒黴蛋.槍神忽然把槍拉長又要用高級模式,我趕緊指揮鋼爪躲避.玫瑰的鋼爪縱身跳下了平台,緊接著轟的一聲我們剛剛站的平台上爆起一片煙塵.

看到我們跳下平台,槍神還以為打中了,可是鋼爪那強而有力的爪子往石柱上一抱,岩石上立刻被拉的碎石翻飛,在岩石上留下了16道七八米長的劃痕之後我們終于固定住了身體.接著鋼爪的爪子抱著岩柱縱身一躍跳上了對面的一根柱子,有力的爪子一抱石柱立刻固定住身體,然後再向下一個柱子跳了過去.

槍神他們的坐騎也有不少長爪子的,但是要把自己固定在垂直的石柱上可不是光有爪子就行的,那還要配合強有力的四肢才能做到.我們的鋼爪在柱子之間蹦來跳去很快就到了對方站的柱子下面,固定好身體之後鋼爪用背上的觸手插入岩石,配合四個爪子和尾巴的力量輕松的向上爬,迅速到達平台下面.對方明明看到我們卻不好瞄准,我們都在岩石下面,他們只能跟著我們轉圈.

趁對方找不到我們,鋼爪用背上的觸手把對方的坐騎的腿一纏就開始向下拉.那些坐騎往往是一不小心就被拉了下來,它們可沒有鋼爪那份力量,掉下來之後雖然拼命抓撓柱子卻無法固定身體,最終還是掉進了下面的岩漿里.

槍神忽然把他的滅神槍拖起,對著我這邊:"高爆攻擊!"

轟!我們抱著的柱子被整個炸斷,但是鋼爪迅速的用觸手拉住了旁邊的柱子跳了過去.我指向槍神:"白浪,去纏住他."

.........................................

白浪本來還在和別人纏斗,聽到我的聲音立刻向槍神躥了過去.幾個起落已經到了他附近,槍神慌忙轟掉了白浪站的柱子,但是白浪卻同鋼爪一樣可以把自己掛在柱子側面.被轟掉下去的白浪先是抱住一根柱子固定自己,等不再向下掉了之後他突然一蹬柱子身體向對面的柱子彈了過去,到達對面的柱子之後再一蹬柱子又彈了回來,但是這次的落點比上次高了幾米.就這麼來回彈跳幾下白浪又上了柱子頂上的平台,槍神還沒有准備好第二發子彈白浪已經到了他面前.

喀嚓一口,白浪咬住了槍神的滅神槍開始和他擰勁.槍神連忙抽出自己的短劍要砍白浪,可是白浪突然松開他的槍跳到了旁邊的平台,接著身型一晃突然變出了8個一模一樣的身影.8只白浪分別躥向周圍的平台然後開始不斷的從四面八方發動攻擊,槍神想要開槍卻找不到機會.好不容易把白浪都趕走了,剛要舉槍,背後突然又上來一只一口咬在了他的坐騎屁股上,疼的那只戰斗獸差點沒跳進岩漿里.

另外一只白浪躥起來撲向槍神,可是剛飛到一半忽然乒的一聲槍響,那個白浪向旁邊飛了出去.剩下的白浪立刻退回了旁邊的平台並且迅速合並成一個,但是槍神還沒有來及高興,這個白浪一下變成了20個分身.

20個分身忽然分散向四面八方,槍神的防禦根本顧不到這麼多方向,一下就被包圍.但是當他奮力揮劍時卻發現沒有任何阻力的,武器穿透了那個分身的身體.等他意識到這個分身是個幻影時,真的白浪已經從背後竄上去咬住了他的胳膊.

槍神扭身想要攻擊,可是卻發現一個黑影砸了下來.我騎著鋼爪從天而降,槍神反抗晚了一不,我不但成功的落在他身邊還順勢補了他一劍削斷了他的短劍,還把他的盔甲切開了一道大口子.這快岩石平台上一下子承受了這麼大的重量,竟然轟然倒塌,我們趕緊四散跳開,槍神的坐騎勉強夠到了旁邊的柱子的邊緣,險些掉了下去.

斯哥特忽然騎著鋼爪沖了上來,槍神迅速抬槍開火,但是僅僅轟掉了一個平台,沒能碰到斯哥特.斯哥特還是沖到了他的面前,揮動騎士槍一個挑刺,槍神橫槍擋在胸前,結果喀嚓一聲,斯哥特的長槍竟然折斷了!斯哥特的實力不低于槍神,可是武器差距太大,長槍折斷失了先機,想要再避讓已經來不及了.

高手過招爭的就是那一招半勢,斯哥特本來是穩操勝卷,可是武器上的差距讓他失去了機會.槍神的滅神槍近距離頂在了斯哥特的胸口,斯哥特知道已經避無可避了,臨戰經驗告訴他這種時候就算死也要拉個墊背的.于是他伸手拉住了槍神的肩膀並死死的捏住不放,槍神的槍同時打響了.

轟!他們站的那個平台爆起一陣煙霧.斯哥特殘缺的身體飛出一百多米連續撞斷了兩根石柱才開始下落最終掉進了岩漿里,斯哥特騎的克利斯締娜的鋼爪因為近距離抵抗了爆炸被當場震暈,毫無知覺的掉進了岩漿里.

雖然干掉了斯哥特和一只鋼爪,但是槍神一點也不好受.死哥特臨死前緊緊的捏住了他的肩膀,爆炸時的沖擊力把斯哥特轟飛了出去,可是斯哥特鐵鉗一般的手卻順著槍神的胳膊一路捋了下來,槍神的兩只胳膊上的盔甲全都被揉成了鐵餅,而且他的胳膊也全部被拉脫臼,現在腫的像兩個大胡蘿蔔長在肩膀上一樣.滅神槍釘在遠處的一個岩石柱上,竟然沒有掉進岩漿!

槍神痛苦的倒在平台上,雙手麻痹無法動彈,他的手下趕緊過去幫忙,可是我不會讓斯哥特創造的機會白白損失掉的."劍陣!"永琱W突然發出一陣龍吟之聲,接著9支半透明的劍身從永琱W飛了出來在我頭頂擺成了一排."大天輪斬!"這是北極星君的劍譜里記載的技能,學會之後我是第一次用這招.

我頭上的9個劍刃忽然自動組成了一個圓環,劍尖沖外,完全就是一個劍輪.我一指前方,劍輪立刻旋轉著飛了出去.聖槍盟的人立刻舉槍射擊,但是劍輪立刻橫在了我的面前,子彈飛進劍輪中心一陣叮當亂響之後又飛了回去,那邊噼里啪啦的一排人中彈,還被打掉下去幾個.

劍輪解決了子彈之後立刻向槍神飛了過去,槍神的坐騎剛才也被炸的快不行了,看到劍輪也無力閃躲,巨大的劍輪迅速的把那只坐騎和整個平台一起炸成了粉末,可是槍神卻被他的一個手下用鞭子拉了出去.雖然槍神的坐騎沒了,但是他們隊伍里還有幾個空的坐騎,槍神迅速被送上坐騎不用擔心被踢出比賽了.

可是他屁股還沒有坐熱,旁邊突然飛出一個閃著電弧的黑色光球.凌的地獄雷鳴彈威力就是不同凡響,轟隆一聲爆炸,周圍的石柱紛紛出現裂紋,不少都開始崩塌.槍神剛才就在爆炸中心,連灰都沒剩下,直接就給秒了.凌准備了三四分鍾才扔出去的魔法,炸不死人才有問題呢!

"快閃,柱子要倒了!"我只喊了一聲,周圍的柱子就開始陸續倒塌,聖槍盟最後剩下的一個玩家也葬身岩漿之中.當然,我們速度比較快全部安然脫離.

場外的觀眾區里現在已經是一片混亂了,好多人提前離開了比賽現場.原因很簡單,聖槍盟全軍覆沒他們的彩票全都沒用了,那些輸錢的人當然沒有心情再看下去了,全都站起來提前離場.

觀看現場的傳送門忽然一亮,聖槍盟的人陸續出現在複活台上,槍神出來後先是一招手,競技空間內還插在岩石上的滅神槍突然一閃就消失了,下一秒滅神槍出現在槍神的手里.他竟然可以隨意召喚滅神槍大自己手里,這一手被紅月記錄了下來.拿到槍的槍神氣憤的帶著手下離開了賽場揚長而去.

..............................................

露露卡露在解說台上道:"各位觀眾,目前戰況發生了巨大變化,頭號種子竟然被冰霜玫瑰盟的人提前解決掉了,這下冰霜玫瑰盟成了最大的種子隊."

卡卡露卡道:"別急,還有一個陰影協會呢."

露露卡露辯解道:"陰影協會除了二世轉生之外總共只剩三個騎手了,而冰霜玫瑰盟的隊伍還有很多人,雙方實力本身就有一定差距,這樣的隊伍相遇根本沒有懸念的."

"可是冰霜玫瑰盟手里有目前僅剩的5個信物之一,一會肯定會遭到群歐,說不定還會被聯合擊殺."

絲坎維亞插進來道:"這個可不一定,你們看這個報名資料.那個叫紫日的會長帶的那些騎著恐龍的騎士全都是他的妖仆,這些家伙是950級的,戰斗力比槍神還要高.剛才那一擊你們也看到了,要不是槍神的武器厲害,肯定是槍神被一擊秒殺,根本輪不到他開槍射殺那個騎士."

露露卡露忽然道:"等等,你說什麼?那個騎士是妖仆?"

"恩,怎麼了?"絲坎維亞奇怪的看著她.

露露卡露指著複活台上走出來的斯哥特."他不是在那里嗎?"

"對啊.競技中死亡的人或者魔寵之類的都會在這里複活的啊."

"可那是妖仆,死一次救應該消失的."

聽到露露卡露這麼說大家才反應過來,妖仆是不該複活的.瞌睡龍立刻從台子上跑了下來來到我們行會的隊伍里找到負責人紅月,那些因為槍神失敗而失去得獎資格的觀眾也立刻看了過來,槍神聽到這個疑問立刻停了下來.他們都輸的不甘心,都希望發現我們行會作弊好恢複他們的比賽資格.

瞌睡龍走到紅月面前:"你好,現在冰霜玫瑰盟是你負責是嗎?"

紅月點點頭."剛才的問題我聽到了."

"那請解釋下,這是怎麼回事?"

紅月笑著把血池的功能解說了一下,但是隱瞞了一些涉及機密的部分.

瞌睡龍微笑著道:"原來是這樣啊!就是說只要一天之內不連續掛兩次就可以正常複活是嗎?"

"大概就是這樣."

因為瞌睡龍帶著麥克風,這個聲音全場都聽到了.突然有一個觀眾大叫起來:"他已經死過一次了,大家再殺他一次讓他徹底完蛋,抵我們的彩票損失!"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大部分人都沒有動,畢竟絕大部分人都是可以理解比賽中互相攻擊是正常的,可是畢竟還是有些人遵從強盜理論,這些人立刻跳了起來開始想要攻擊斯哥特.槍神對這次失敗本來就非常生氣,看到這個報仇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他也加入了要求報仇的隊伍中.

他們那邊有人,我們這邊也不是好欺負的.紅月一聲令下,冰霜玫瑰盟到場的人立刻在斯哥特前面組成防禦牆,整齊的裝備整齊的坐騎以及整齊的空中部隊,這一切都顯示著實力的差距,那些叫囂著要報仇的人立刻就軟下去了.

斯哥特旁邊還站著一群鈴音騎士,我們參加比賽一共就11個鈴音騎士,外面還有10個,外加中途被水沖走一個,算上死哥特在內,現在外面一共有12個鈴音騎士,他們可都有著比槍神更高的戰斗力,這個恐怖的實力可不是誰都敢碰的.

但是事情總要有例外,報仇心切的槍神在人群後面偷偷的把槍架了起來並且頂上了威力最大的穿甲燃燒彈.就在他瞄准死哥特的胸口准備攻擊時,突然看到斯哥特發現了他.

斯哥特幾乎是瞬間就喊出了號令:"七四一站位,距離二一三,方向零一八,鋼槍投射."

人群被突然的情況嚇到了,一些人正好擋在了槍神的射擊路線上,箭在弦上的槍神還是扣動了扳機,子彈穿透了五六個人之後飛向了死哥特,卻被死哥特用盾牌擋開了.穿了五六個人的子彈已經沒有足夠力量穿透盾牌了.

雖然子彈被擋住了,可是鈴音騎士的鋼槍是從上空沿著拋物線下來的,槍神剛開完槍就被密集的12支鋼槍穿成了刺猬釘在地面上,而他身邊的人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所有人都是驚訝的回頭看向槍神然後看看鈴音騎士,再看看槍神.

瞌睡龍連忙用麥克風喊道:"都安靜,大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比賽是比賽,不允許事後報複,大聯盟組委會宣布誰再鬧事就是對組委會的挑釁."

雖然這番話已經很重了,可是聖槍盟今天面子丟太大了,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了.看到自己老大被干掉之後他們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要不然以後還怎麼混啊!

"為老大報仇!"聖槍盟里響起一聲口號立刻就引起一片回應.

斯哥特也立刻指揮起來:"所有鈴音騎士展開隊型,准備戰斗.榮譽高于一切,鮮血才能洗刷恥辱,殺!"

紅月看到這架勢知道不抵抗不行了."大家不要給會長丟臉,行會提供這麼好的待遇,該是我們回報的時候了."

下面響起一片回應聲:"片甲不留!"可惜女性太多,這句話喊出來沒什麼威懾力!

紅月迅速拉住身邊的一個玩家;"你快點用回城卷軸回城里給行會圖騰獸帶路,叫他們過來增援."

"是."

"殺啊!"兩邊的人員終于爆發戰斗,大群玩家沖撞在一起.

很多玩家本來是不參加任何一方的,可是戰斗把他們也絞了進去,結果演變成了全場的大亂斗.先開始幾個解說員還在安撫大家冷靜,但是後來解說台被誰給打下來之後他們也參加了搏斗.

競技空間內我們已經到了聖徽山下的平台,這里好多隊伍等著搶劫我們的信物,一看到我們上來立刻就發生混戰,而競技區之外的觀眾席也變成了戰場,各個行會互相攻擊完全成了大亂斗.

瞌睡龍一個人蹲在傳送門的拱門頂上看著這些人,嘴里自言自語的嘟囔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上篇:第八卷 第三十章 洗牌    下篇:第八卷 第三十二章 合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