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八卷 第二十九章 淘汰賽   
  
第八卷 第二十九章 淘汰賽

仙女除了信物外還扔了一個指示牌給我們,然後帶著那個牛頭人一起消失在湖面上.玫瑰搶過指示牌然後看了一下."不是吧!"

"怎麼啦?"鷹焦急的問道.

玫瑰把牌子遞給鷹,他只看了一下立刻就叫道:"我靠這不是耍人嗎?"

我趕緊把牌子搶過來一看,上面寫的是白話文,而且字不多."回出發點尋找下一步線索."沒時間抱怨那些該死的任務了,我直接展開了地圖."都過來看著."我指著地圖上的一團綠點:"這是我們的位置,出發點在這里,我們走這里向東,穿越這片山谷之後再越過這條小河就到清風森林了.好了,大家上馬,速度快."

我們在計劃任務的同時另外幾個地方也在計劃著任務路線.

一大群騎士站在草原上,兩個騎士拉著地圖,一個帶頭的騎士在上面指著道:"這里是我們現在所在地,任務要求到達這里,我們需要這麼走……!最後到達這片清風森林.好了,大家快著點."

聖槍盟的人站在一片白花花的鹽湖上也在看地圖,槍神對著地圖道:"這里,清風森林,距離不遠,翻過這座山就到了."

另外一邊的草原上,二世轉生也在看地圖."清……風……森林,找到了.在這里.距離不遠,大家快上馬."

清風森林中小貓二號此時正拿著地圖翻過來倒過去的看."這個該死的森林,怎麼還走不出去了呢?我就不信我會一直迷路!"

另外N多個行會都幾乎同時在往清風森林趕,而比起他們來,最最緊張的反而是場外的觀眾們,所有人幾乎都鬧翻天了.紅月此時正不斷的切換著各個頻道的信息."冰冰,我怎麼感覺好象大家都在往一起集中啊?"

冰冰還沒有說話大鍋飯反倒先說話了."我看這是要進入火並階段了,可能這一次就要大幅度的削減參賽人員了."

冰冰微笑著道:"其實我一點都不擔心.紫日哥的優勢是戰斗力而不是速度,大家見個面反而比較有利."

夜之子叫道:"老大啊!你可千萬不能輸啊!我壓了200水晶幣上去啊!要是輸掉了,爺爺肯定會殺了我的!"

阿偉拍拍夜之子:"你放心,我保證你輸不掉."

"為什麼?"

阿偉道:"我和老大這麼多年的兄弟,他什麼人我能不知道?別看他平時嘻嘻哈哈好象干事從來不盡力,但是真要逼急了你就知道他的厲害了."

紅月一聽立刻靠了過來:"紫日急起來什麼樣啊?"

阿偉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道:"至今為止還沒有什麼事情把他逼急過."

紫月笑著道:"就他那身份,到是要有人敢逼他啊!"

紅月立刻又爬到紫月身邊坐下."你知道紫日現實中的身份?"

紫月趕緊搖頭:"你別問我,我可不能告訴你.快看三頻道,出大事了."紫月岔開了話題.

大家被這麼幾叫趕緊換頻道,果然是出事了.第三頻道目前正在轉播的是一場混戰,包括二世轉生那個隊伍在內的七八個隊伍在草原上的一條小河邊碰面了,三四百人聚集在一起打成一片,地上已經倒了十幾個了,河水也已經變成了粉紅色.

那邊的河溪戰役還沒有結束,這邊聖槍盟和槍騎兵聯盟的人也終于碰面了.兩只都是主要奪冠種子,這麼早就碰面實在是讓那些下箸的人有些傻眼.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兩幫人在碰面後竟然沒有動手,調整了隊伍的隊列之後兩個隊伍一路向著相同方向以相同的速度保持著固定距離前進,竟然出現了短暫的冷場!

其實這個現象非常正常,大家的目標都是最後的勝利,誰也不是傻子,兩方都知道對方的實力.要是現在就開打,就算哪邊勝利,剩下的那邊也休想再拿冠軍了.所以雙方采取了一樣的方法,那就是先不動手,等最後爭奪冠軍時再拼個你死我活.

相比于他們的處理方法,我們就比較極端一些了.我們在穿越山谷時竟然也遇到了大批的參賽人員,但是他們都是些比較一般的隊伍,沒有什麼戰斗力.11名鈴音騎士組成了一個沖鋒隊形來了個絞殺沖擊,一個突擊就把那些隊伍沖了個七琳八落,玲玲以及我和鷹加上修羅紫衣跟著後面把剩下的人員清掃一下,基本上是掃蕩一樣的大屠殺.就算還有活的,我們後面還有法師隊伍呢.

露露卡露解說著:"哎呀,岩石峽谷的戰況真是慘烈啊,三十幾個隊伍進去竟然只有一個隊伍出來了!冰霜玫瑰盟的戰斗力真是強大,完全是壓倒性的優勢.目前所有隊伍中綜合戰斗力第一非冰霜玫瑰盟莫屬,按這個進度下去就勝利在望了."

那邊卡卡露卡也在解說著:"聖槍盟今天的表現真是出人意料,兩個最大的種子隊伍竟然一路相安無事的前進著,這真是奇跡啊!"

目前最悲慘的可能是二世轉生的隊伍了,一場戰斗下來雖然拿到了勝利卻損失了一大半隊員,剩下的7個人各個帶傷,更糟糕的是二世轉生的坐騎受了重傷,用了好幾瓶藥品也只能是勉強可以行走.

這個時候小貓二號還拿著地圖在森林里繞呢,看樣子一時半會是出不來了.

路程最長的疾風閃電此時還在一條平坦卻彎曲的大道上狂奔,他的任務提示就是順著道路一直跑,可是這條該死的路實際上一直在一個地區來回的轉彎,根本就沒有跑多遠,不過他馬上就要穿越他的任務中唯一個沒有路的地段——清風森林.

"呃……!這個就是你說的那條小河?"克利斯締娜看著面前奔騰咆哮的大河完全傻掉了.

我們面前的這條河此時正在奔騰流淌,聲音有如千軍萬馬在奔騰一般.單看流速,這條河的氣勢一點都不比黃河差.我一點都不懷疑這條咆哮的大河可以把巨龍都卷走,更別說我們這些陸生動物了!河寬超過三公里,彈弓也別想了,就算能打那麼遠,我們也頂不住下落的沖擊力的.

"現在怎麼辦啊?"

修羅紫衣左右看了看."這里應該有船或者橋的,任務既然讓我們過去不可能不給方法的!"

玫瑰也點了點頭:"船不大可能,就這河,巡洋艦下去也給卷走了.附近應該有橋才對."

我指著上游的一個位置:"你們覺得那個有沒有可能是橋啊?"

上游距離我們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河水像噴泉一樣翻湧著向上噴,看起來仿佛一個小瀑布,但是仔細看就可以發現水是因為撞擊到什麼東西才會飛起來的.

"該不會是有水下暗橋吧?"鷹一眼就看出來了.

"是不是看了才知道,我們快點過去."

等我們到了跟前之後讓鋼爪用背上的觸手卻認了一下,這里的確是有座橋,但不是一般的橋.這座橋是天然的石頭構成的,它就像一條大壩一樣橫在河里.石橋的高度比河面要低,所以它整個都在水下,不過它只比河面低那麼一點,踩著它還是可以當橋用的.

因為這個大壩一樣的石橋阻擋了水流,所以河水分成了兩個部分.一部分水撞擊到橋身被橋身抬升,然後象噴泉一樣畫著弧度從橋上面飛了過去.而另外一部分水走了下路.這個石橋雖然看起來像個大壩,但是根據鋼爪用觸手觸摸得到的情況顯示,這個石橋下面有橋洞,大部分水流從橋洞流了過去.

收集了情況後發現想要使用的話還要先解決不少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飛起來的那部分水流.它們從橋面上飛過,而且速度非常快,要是有東西走在橋上就會遭到水流的沖擊,想象一下高壓水槍一般的水流沖過來誰還站的住?

第二個問題是橋洞里的水.這些水實際上制造了兩個麻煩.水流從洞口穿過時必然要被擠壓,水流受到擠壓後阻力上升並在橋的兩邊形成了大量的旋渦,也就是說萬一有人落水,一旦誰拉他一把就會一起下去,沒有人能頂的住旋渦的吸力的.還有個問題是水流沖擊橋身造成的共振,橋面震動本來無所謂,可是當我們站在橋上,本身就被水沖的快要站不住時,要是橋面再震動起來,那還怎麼使勁啊?

第三個問題最糟糕.鵝卵石大家都見過,這些石頭都是水流長期沖刷而成的.目前這個橋面也和鵝卵石差不多,水流把它的表面磨的跟鏡子差不多.站在一個溜光水滑的橋面上,還要抵抗這些水流的沖擊,這不成成心難為人嗎!

鷹遞給我一根鋼鏢,我接過來看了看."你給我這個干什麼?"

他把我手上的龍筋索拽了出來然後穿過了鋼鏢尾部的圓孔."你覺得用這個釘進橋面能固定的住嗎?"

"夠多就行."鷹立刻從鳳龍空間倒了好幾千把出來.我拿起一個看了看."你沒事帶這麼多飛鏢干什麼?"

"這是給行會里的自動機關定制的,還剩下一些我放在身上忘記拿出來了,不過幸好帶了這些東西!"

"哈哈,這下可以過河了,趕緊穿線吧!"

把這些飛鏢一個個都穿到龍筋索上,這些東西加一塊也有幾百斤重了,害的我變身狼人形態才扛的動這些東西.走到河邊,把金屬靴底部的鋼釘放了出來,然後用力朝著地面跺了下去.現在開始每一步都要跺著走,要是不把鋼釘踩進石頭里我就要被沖走了.

一踏上橋面立刻感覺到了水流的沖擊力,巨大的力量讓人感覺自己仿佛是站在牆壁上身體要向地面掉的感覺.咬牙頂住巨大的力量,把第一根飛鏢釘在石頭上,然後用永硠雂い茠漱j錘把它砸進橋面,固定好之後繼續向前爬.不站起來是因為我發現縮小面積有助于減少沖擊力.

我正在這邊砸釘子的同時,槍神卻在用鐵槍實驗地面,而旁邊的騎士團也和他一樣正在地上小心的前進著.他們現在正在一個巨大的沼澤里,看起來是水稻田一樣的草地,可是一不小心就會碰到大陷坑.聖槍盟的隊伍中已經為此損失了兩名隊員了,旁邊的槍騎兵聯盟也損失了一名成員.

好不容易把鋼絲固定線釘好,然後返回來讓大家一個個的過河.有了這個固定線後只要拉著線就不會有多大問題,而坐騎們只要用腳鉤著線就可以防止滑倒.可是盡管設計了這麼好的設備,還是沒有能保證全體安全.一頭重甲龍不幸被大浪卷走,對印的騎士也立刻被系統強制收回,沒有了坐騎騎手就沒有意義了.除了重甲龍外更糟糕的是小純也被沖走了,不過小雪過來了,至少保住一個坐騎.

好不容易到了對岸,我向龍筋索里灌輸魔力,飛鏢的尾環立刻被切斷,索頭自然就回來了.可惜的是損失一個坐騎兩個騎手,隊伍不得不調整了一下.玲玲換乘小雪,白浪單獨行動.他本來就不是坐騎獸,空出來反而利于發揮.反正規定是騎士不得長時間離開坐騎,又沒有規定必須騎自己的坐騎,玲玲騎小雪一樣符合比賽規則.

過了河我們終于進入了清風森林,任務就是要在這片森林中尋找提示,可是我們剛剛看了下地圖,這個森林的面積不是一般的大,一時半會是不要指望搜的完了,唯一的希望有時運氣比較好可以快點碰上目標.

場外的解說員絲坎維亞解說道:"因為目前參賽隊伍都被集中到了清風森林,所以暫時將解說畫面合並到一起,由我們三個共同解說.首先大家將要看到的是6大種子選手遭遇大批別隊選手,他們是否可以安全過關就看他們的能力了."

解說員說的輕松,可是現場比賽的就是另外一個反應了,所有隊伍都表現了超乎尋常的容忍,大家雖然對于頻繁遇到別的隊伍很奇怪,卻始終不肯出手,結果觀眾莫名其妙連主持人都傻眼了,沒有戰斗解說什麼啊?

代表主辦方的瞌睡龍忽然道:"大家不要著急,他們馬上就要打起來了,因為我們的設置陷阱就要啟動了."

此時我們這些可憐的參賽人員正在林子里摸索著,大家都非常小心的戒備著,生怕出什麼意外.

槍神正拿著信物在林木間穿行,忽然一群像猴子一樣的生物從樹上撲了下來.槍神只感覺手上一疼,一個猴怪咬住了他的手腕.他一疼就松了手,信物還沒有落地就被一只小猴怪抄起來帶上了樹.

"它拿了信物,干掉它."槍神立刻喊了起來.

.....................................

乒!一聲槍響,那個小猴怪從樹上掉了下來,可是旁邊的猴怪順手一抄接過信物再次逃竄,急的槍神的手下把一把飛鏢一起扔了出去,好歹還是命中了,可是又有幾只猴怪跑來接住信物開始逃跑.

槍神把自己的滅神槍往地上一豎,用力把槍托拉了出來,然後把槍管前面一推,槍身自然伸長了一大截.他把槍重新拿了起來夾在腋下,右手提住槍上面的提手,左手抓住橫在側面的握柄."榴霰彈,全體臥倒!"

聽到提示,那些聖槍盟的人嚇的趕緊抱頭蹲下並用盾牌擋住自己,沒有盾牌的立刻找到了掩蔽物藏好.只聽轟的一聲,一個冒著白煙的東西從槍口飛了出去,這個東西飛進了猴怪群,然後轟的一聲爆開了花.細小的鋼珠像天女散花一樣四散分飛,周圍的樹木幾乎被打成了篩子,那些猴怪也沒有跑掉.

槍神微笑著撿起掉落在猴怪尸體旁邊的信物,可是他的笑容忽然凝固了,因為他發現信物中間少了一塊,那個木頭人的腦袋不見了.此時他的耳朵里聽到了一聲提示:"該信物已經損壞,馬上自動刷新,不想失去資格請從別的隊伍處奪取信物."通知一結束信物就不見了,氣的槍神在那里直跳腳.

槍神中招的同時二世轉生也在尋找信物,他們的信物剛剛被一只鳥叼走了,全隊人追了半天都沒有追上.

那個本來和槍神一起的騎士團進入森林後就和他們分開了,不過隊伍分開,事情卻沒有分開,他們也碰到了猴怪群,比起槍神他們更倒黴,那些小怪物直接把信物給咬碎了,搞的一群騎士站在那里發愣.

我們的隊伍此時也剛剛在林間搜索了一段時間,忽然聽到頭頂一聲怪叫,一只造型奇怪的生物突然從上面撲了下來.那家伙的目標相當明確,直接就沖著玫瑰過去了.

玫瑰隨手一個魔法盾擋住了攻擊,鋼爪的觸手也立刻上來保護,可是另外一只怪物卻從地面下冒了出來.玫瑰的魔法防護只能是瞬間,地面上的怪物輕易的接近了玫瑰.她完全沒有注意到下面的怪物,手里一滑信物就不見了.

"老公快截住它,那個東西拿了信物."玫瑰焦急的喊了起來.

我隨手一甩,龍筋索准確的纏繞住了信物,猛的一帶,信物就被拉拖了手向我飛了過來.可是還在半空就有一只猴怪躥了上去一把抓住信物把龍筋索松開了.玲玲一蹬小雪的背跳了起來."火焰斬!"一道紅光把那個猴怪從中間豎著一劈兩半,信物脫手飛出.

另一只猴怪跳起來想要抓信物,可是它才跳到一半就被一根斜側飛出的羽箭釘在了樹干上.但是又有一只猴怪跳了起來抓到了信物,不過一根鋼槍把它和它身後的一只猴怪一起穿了糖葫蘆.信物再次脫手.

白浪看准機會猛的一蹬地跳了起來,本來應該一口咬住信物的,可是一只猴怪蕩藤條飛了過來.白浪一口咬住了怪物,怪物卻把信物打飛了.

一排猴怪同時躍起想要接信物,但是我把永琤洃F起來,鞭劍哧啦一聲甩過怪物群,立刻就是血水飛濺,信物誰也沒有接到而是掉在了地上.但是樹後突然冒出一只怪物叼起信物就跑,可是還沒有跑出兩步就被一個火球燒成了焦碳,信物再次飛了出去.修羅紫衣突然從旁邊跳了起來,眼看著就要抓到了信物,可是一個石頭子飛了過來又把信物打飛了.但是修羅紫衣也不是一般人,她用自己的劍一挑,雖然沒有抓到信物卻把它撥向了我這邊.

信物還在空中,一只怪物突然蕩著藤條飛了過去,本來他可以拿到信物,但是我的半月突然飛了過去,嚓的一聲藤條就斷了.猴怪失去借力飛錯了方向,他雖然伸著手卻差了一丁點沒有抓到信物.等它回過頭才發現樹干正迅速接近他,咚的一聲成木字形抱著樹干然後慢慢的滑了下來.

那個信物還在飛行,我的另外一個半月飛過來用側面撞了一下信物,信物直接飛向我這邊.可是就在這時候,我旁邊的樹後突然跑出一只獵狗一樣的生物,這家伙的跳起來一口咬住信物,可是它還沒有落地,白浪跟著撲到一下把它按倒在地僅僅一口就把這個怪物的腦袋咬掉了.可是信物卻被一只猴怪拿走了.

拿到信物的猴怪拼命向樹上爬,可是一個黑色的鐮刀忽然飛了過來,無聲無熄的,大樹轟然倒地.摔的暈頭轉向的怪物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就被小雪的雷擊燒成了焦碳.

忽然樹上冒出一大群猴怪撲了下來然後四散奔逃,我們都沒有看見到底哪個怪物拿了信物.我絲毫沒有猶豫的大喊道:"一人一部分,全部干掉!"

兩個半月同時飛了過去,淅瀝嘩啦的干掉一排怪物,可是都不對.用永痤o射的劍氣也打下好幾只可是還是沒有發現信物.克利斯締娜的魔法飛彈簡直像霰彈一樣飛了出去,一口氣打下十幾個怪物,可是沒有一個拿著信物的.

"在那邊."玫瑰突然一揚法杖,一道閃電過後一個怪物掉下了來,信物也飛了出來.

其他怪物看見信物被攔截立刻撲過去想再搶到手,可是我們有計劃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玲玲再度跳起來:"聖劍暴烈斬!"轟隆一聲,一條直線上的怪物連大樹一起不見了,只剩下灰燼和到處燃燒的火苗.

玫瑰一伸手接住了信物護在胸口.樹上忽然響起一聲奇怪的哨聲,接著那些剩余的怪物突然一起掉頭逃跑了.

場地外的解說激動的道:"真是精彩的戰斗表演,沒有想到冰霜玫瑰盟竟然搶回了自己的信物,不過不知道後面的爭奪能否堅持下去.目前清風森林中集中了剩余的所有隊伍,可是他們的信物正在不斷的減少,現在平均50支隊伍才有一個信物,接下來就不會像開始時那麼和平了,大家支持的隊伍能否堅持到最後呢?請繼續期待吧."

我們彙聚到一起把玫瑰護在中心,鷹問道:"信物沒事吧?"

玫瑰看了看道:"沒事,完好無損."

百靈問道:"你們看這是偶然事件還是必然的?"

克利斯締娜道:"我看是故意安排的."

我也點頭道:"你們應該注意到了,自從進入這個森林之後我們遇到了多少個隊伍?好象參加比賽的隊伍都被聚集到這里來了,而把我們聚集起來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打起來,可是大家都不希望過早損失戰斗力,所以始終沒有打起來."

修羅紫衣接著道:"搶奪信物的事情可能每個隊伍都遇到了,他們這就是逼迫我們打仗,沒有了信物的隊伍肯定會和有信物的隊伍搶奪信物,這樣就自然打起來了."

"如果我們猜測的沒有錯的話,很快我們就要遇到爭奪信物的隊伍了."

克利斯締娜揚揚拳頭:"誰來都一樣,保證打的他媽都認不出來."

鷹對我道:"紫日你不用擔心,我們在戰斗力方面並不遜色任何人."

我搖搖頭:"這不是戰斗力的問題.以剛才那個搶奪信物的架勢,估計別的隊伍能保的住信物的不會太多,我們有信物反而更危險,每一個隊伍都會攻擊我們,我們很可能變成眾矢之的!"

上篇:第八卷 第二十八章 迷宮追逐戰    下篇:第八卷 第三十章 洗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