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七卷 第八十一章 意外身世   
  
第七卷 第八十一章 意外身世

又要打補丁了!關于紫日和凌的生產日期問題解釋下.凌的確是27年前完成的胚胎,但是紫日並不是22年前完成的.紫日這個B13計劃起步要早些,也就是說紫日的原始型號早就有了,只是因為不斷修改完善中沒有實際制造成品出來.覺得不好理解的話可以想成紫日是以受精卵形態被保存了很久才決定把他培養成人的.

※※※※※※※※※※※※※※新式分割線※※※※※※※※※※※※

"對."眾MM呼啦一下就沒影了.

這個時候突然看到遠處一個MM身上的裝飾物閃光,突然有了靈感.接通行會頻道:"大家都立刻坐自己的長槍升空."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下這樣的命令,但是大家還是飛了起來.我用城市之樹的樹業葉聯系城市之樹."十五秒後閃爍聚靈塔上的燈光系統一次然後關閉."

"明白."

當大家都升空後燈光突然一閃然後熄滅,艾辛格里出現了幾個閃亮的亮點.這些東西就是忍者們的刀刃反光,這下夠顯眼了.不用我解釋,大家都明白過來了.那幾個當時正好拿著刀的家伙立刻就被抓了.當然,大部分忍者沒有拿出武器,所以幸免,但是這次還是抓了七八十忍者.活該這幫家伙倒黴.

經過我們的幾次突擊外加NPC守衛的拉網式搜查,那些入侵的敵人基本也被清理的七七八八了,但是依然有少數還在城里亂竄,更有幾隊高手竟然穿越了封鎖線進入了艾辛格下層區域.下層區的那些入口都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真不知道這些家伙從哪進入的,要是可以弄幾個高級忍者幫我訓練暗殺和情報部隊就好了.論偷雞摸狗還是小日本比較厲害,不如人家就要勇于承認嗎!^-^

隨著入侵隊伍向深層區域移動,我們的搜查重點也跟著向下移動.我抽空統計了一下記錄,結果最猛的是個叫水月鏡花的女孩子,原來是神女盟的人員.這小丫頭才17歲,長的像個洋娃娃一樣,超可愛.但就是這個可愛的MM,竟然一個人發現並干掉了203個日本人,其中包括187個忍者,15個日本武士以及一個陰陽師.我還特地詢問了一下她的職業,結果大跌眼鏡.這麼可愛的小MM竟然是個破城錘武士.印象中戰錘都是很沉重的,而破城錘是戰錘中最重的型號.一個17歲的可愛MM拿著個兩米長200多斤重的大鐵錘該是什麼樣子啊?

大家到了下層開始搜索小日本的蹤跡就變的困難起來了,這里的建築比上面要密集的多,而且也零碎的多.艾辛格的建築風格是這樣的,能直接看見天的地方就是地表層,這里的建築物非常高大,基本上都是些辦事機構和行會行政設施.因為建築物高大,所以道路都很寬,沒有多少小巷子.可是地下就不用了.目前小日本侵入的地方依然在艾辛格中線以上,但是已經有天頂了.這里的建築基本上都是別墅式的民居,一家一個院子.這樣的結構造成了大量房屋之間的小巷以及很多犄角旮旯的地方,這些都是非常容易隱藏的地方.

雖然搜索難度非常大,但是我們的人熱情比較高漲,那些日本高手們也陸陸續續開始出現傷亡.我沒有參加這一層的追捕,而是直接去了艾辛格的動力核心.這里是整個艾辛格的心髒,不僅因為它的重要程度,也因為它是艾辛格的幾何中心.一般城市里最重要的東西都會放在中心區域,商業城市的中心是貿易集散地,而艾辛格這樣的要塞兼據點城市的中心必然是個很重要的控制樞紐.小日本雖然令人討厭,但是不能因此忽視他們的智力,過度的藐視敵人是危險的.我之所以在這里等就是因為我估計小日本的目標就是這里.

事實也正如我所料.小日本並不知道浮空器的具體位置,但是他們從面鬼那里知道一個消息,那就是艾辛格的中心地帶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雖然面鬼不知道那里放著什麼,但是他的情報顯示這里有一個對艾辛格非常重要的東西.小日本這次沒有什麼固定目標,本來打算隨便找些東西破壞,但是進來後發現艾辛格的防禦比預料的要強悍的多,他們改變策略打算支取這個中心地帶.

我站在動力核心區的那個伸出在內部懸崖外面的平台上,面前就是巨大的新動力核心,也可以說就是魔晶能量提取器.這個大家伙的中心,一塊白色的巨型魔晶石球正懸浮在空中緩慢的旋轉著.這個球還是當初在龍族墓地挖出來的,因為特別巨大所以被用來沖當艾辛格的城市動力源.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我身後的大門哧的一聲打開了.我沒有回頭而是繼續看著旋轉的魔晶石."你終于來了?比我預期的要慢了些啊!"

門口站著三十多個日本人,各個掛彩.他們是分好幾隊從多個方向接近這里的,在門外還躺著三百多具尸體,其中有三十幾個是這里的NPC守衛.

松本正賀捂著自己受傷的胳膊看著我:"今天算你贏了,但是……"松本正賀忽然笑了起來:"你太自大了.就算我們今天全軍覆沒,也要把你最寶貝的東西炸碎."

我轉過身來卻看到松本他們這些人身上都捆著一圈雷管."呦!今天你們是要當肉體炸彈啊?"

"哼哼!你別囂張.看你身後那東西似乎滿值錢的樣子,炸了它讓你哭死!哈哈哈哈!……噶!"

............................................

松本正賀突然笑卡住了,變成是我在大笑了.因為我身後的動力核心上落下了一道鋼板把它和我們隔開了.我對松本正賀道:"笑啊?你再笑啊?怎麼不笑了?讓我說你什麼好啊!蠢的跟驢一樣!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可能不上個雙保險?看到艾辛格的防禦設施你就該明白了,我這人一般習慣做兩手准備.連城市我都武裝到牙齒,這里會只擺個大門弄三十幾個守衛?太小看我了吧?"

松本正賀讓我一番話數落的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的,估計隨時可能背過氣去,誰叫他那麼白癡的.我打了個響指,兩邊的牆壁上開了兩道門,20名死神騎士從里面走了出來.這可是950級的BOSS,他們20個可以輕松擺平三四千800級以下的玩家,但是目前他們需要對付的只是三十幾個人.

因為小日本不知道死神騎士是什麼東西,所以他們看到只出來20個守衛立刻又振作起來.我道:"你們可別高興,這些都是死神騎士,950級的哦!沒有魔寵幫助的情況下我單挑一個都成問題,你們以為好對付嗎?外面那三十幾個守衛可才800級,這里這20個中的一個都比那些加一塊厲害了."聽到我的話小日本立刻又蔫了,本來以為20個不多,沒想到全是大BOSS.

松本正賀突然道:"哼!大不了老子拉你墊背."

我笑著道:"其實剛剛忘記說了."

"什麼?"

"你們一直站在陷阱上面."

松本他們聽完本能的向腳下看,但是他們腳底的石板突然翻開,一群笨蛋全掉了下去.我走到那個大洞邊緣向下看了看道:"真是夠遲鈍的,還以為會抓住邊緣掙紮一會方便我來踩幾腳的,居然全掉下去了!"

其實這個陷阱我也是剛知道的,據說是玫瑰建議裝的.洞下面是粉碎機,不管什麼東西掉下去,出來的都不會完整的.

五個多小時的補鼠行動告一段落,松本正賀掛了,相信小日本的隊伍應該基本上都完蛋了,但是也不能排除還有殘余的可能性,不過應該也不會剩多少了.命令玩家們結束搜索,NPC巡邏隊數量減辦,崗哨依然保持雙崗.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發獎勵了,第一名還是那個拿破城錘的MM,她最後的記錄是212人,真夠猛的.發獎品的地點定在聚靈塔前面的廣場上,好多玩家都來湊熱鬧.

一開始初步統計的時候只在私聊里看到她的臉,這下看到本人更是驚訝.這個MM身高1米61,身材也比較纖細,很容易被當成那種弱不禁風的大家閨秀.當然,前提是她沒有拿著她的武器.那東西的錘頭是個龍頭形狀,龍嘴里咬著個珠子.光這個龍頭估計也得二百斤往上跑,何況後面還有一個兩米多長手腕粗細的實心金屬長柄.這個錘子估計快300斤了!二這個MM則是把錘子斜扛在肩膀上,仿佛那是個充氣的錘子一樣!

我拿著兩塊水晶站在台子上看著她走過來,小姑娘在我面前站住把錘子往地下一放轟隆一聲."這兩塊就是神天使水晶,這邊這個是聖劍天使迪琳,是個女性天使,長的比較柔弱,但是力氣一點都不小.她的聖劍可是無堅不摧的."雖然聖劍已經碎掉了,但是根據小純的描述,這個不影響聖劍天使的戰斗,所謂的聖劍是存在于她的心中,而不是實物,實際上可以說那把壞掉的是聖劍的一個載體.聖劍就像美國的空軍一號一樣.空軍一號是總統專機,它不是固定的哪架飛機,而是總統坐哪架哪架就是空軍一號.這個也一樣.聖劍天使拿在手里的就是聖劍,根本不會說損壞的問題.

水月鏡花看看我手里的水晶道:"這邊這個呢?"

"這個不太適合你.這個里面是裝甲天使迪比斯,是個肌肉猛男類型的,你一個女孩子……!"

"我就要這個."水月鏡花一把搶過了水晶:"滴血就可以了嗎?"

我僵硬的點點頭:"你不再考慮一下嗎?"

"這有什麼好考慮的.看看你自己不就知道了嗎?"

"我自己?"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她什麼意思.

旁邊的紅月笑道:"你的魔寵全是美女,她是女孩子當然要挑猛男型魔寵了."

暈!原來是這個意思啊!真虧她們想的出來.不過想想也對,異性相吸嗎!

水月鏡花道:"我是女孩子當然要男性魔寵.難道要個比自己還漂亮的美女寵放身邊和我比美嗎?"

說的也有道理,可惜是歪理!不過反正是她自己挑的,我也沒必要強迫她.收起另一塊水晶道:"你可以滴血了."

"恩."小丫頭高高興興的當場收了魔寵,結果水晶破裂後出來一個五六歲的金發小男孩.小家伙超可愛,根本沒有當初那個肌肉猛男的樣子.看來不光女大十八變,男大也有十八變啊!

這次活動圓滿結束,我在上面做了一分鍾的總結發言,然後就宣布解散了,俺可不是什麼領導一發言就個把小時的.

大家散去之後我簡單的安排了城市工作然後自己也下線了,必須為DNA鑒定做早期准備.想要檢測我和紫月是不是人造人必須進行核酸序列分析,和普通的DNA鑒定有很大區別,所以才要紫月采集血液而不是單純的要她拿皮膚碎屑或者毛發什麼的.因為那些東西做這種高精度鑒定不方便,還是血液細胞比較直觀.

用了一個晚上安排好這些器材之類的東西,第二天中午我才有時間上線.剛一上來就聽到紫月的私聊.

"什麼事情啊?"

"血液樣本我搞到了."

"這麼快?"我還以為起碼要一星期呢!

"我著急啊!"

.............................................

"我能理解!"其實我也很著急.不管是不是,知道了就安心了.以前有個人說過: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的感覺.這話絕對正確,我現在就是這個感覺.要是真的查出來是的,我也就可以坦然面對了,就是這麼提心吊膽的才難受.

"那我怎麼把東西給你?"紫月問我.

"你現在下線到新貨運火車站里的鋼材倉庫等我,我去接你."

"好的."

和紫月約好之後我也迅速下線,今天玫瑰要搞經濟模型實驗沒有上線,我讓她幫我打掩護,悄悄的溜出了基地.迅速的跑到基地外面的龍緣自動化配給倉庫,這里是無人把守的區域.昨天晚上就已經把需要的設備偷偷弄過來了.我從倉庫里開了一架垂直起降的微型飛機去火車站.飛機畢竟比汽車快的多,我到了紫月還沒有到.把飛機直接停在倉庫外邊,鐵路線比較繁忙,這里要到晚上才會有火車進站,所以白天反而沒人.

等了半個小時紫月才趕到,我們兩個見面搞的像黑社會交易.

"帶了嗎?"

紫月打開一個小盒子,里面平躺著一排注射器.

"跟我來."

當她看到倉庫後面的飛機時嚇了一跳:"你會開嗎?"

我拉著她往飛機上推:"放心吧,這是簡易家用型飛機,基本上都是電腦輔助操作,比小孩玩具複雜不了多少."

"反正你小心著點,我還年輕不想這麼早見上帝."

啟動飛機很快返回那個自動化倉庫,紫月一路上大呼小叫,搞了半天她這是第一次坐小型飛機,以前都是坐大家伙,飛起來跟地上沒什麼區別.下了飛機趕緊跑進倉庫,這里的地下室有個暗閣,本來是電器間,後來改成電腦主機房了.我們就在這里做實驗.

首先拿出那些血液樣本,然後分別注射進分析儀的樣本提取機里.別看這個機器比洗衣機大不了多少,功能可是非常強大的.除了我們龍緣只有美國的康唄公司和德國的西叮公司有這東西.把主機電腦接上分析儀,就利用這里的電腦做結果處理.為了不被發現,我昨天晚上偷偷更改了出貨單,今天這個倉庫完全不用接收和出庫,即使電腦停下來也不會有人注意到的.

注射完結之後我把自己的手腕割破放了點血進入一個實驗槽,這樣全部的樣品都就位了.接下來我從隔壁的冷藏間搬了個保溫提箱過來.這個小提箱里放著一排子彈頭一樣的小玻璃瓶子,每個瓶子里都有一點淡黃色的液體.

紫月看著這個盒子道:"這是什麼啊?"

我一邊把這些瓶子從分析儀的裝填口塞進去一邊回答道:"病毒樣本."

"病毒?"

"恩.龍緣的DNA合成生物是以病毒為載體,然後強行分解目標細胞的核糖核算,之後再注射自己的新核算.如果是合成細胞,就會留下這些病毒的痕跡."

接下來我用了一個小時調試機器,等一起都結束了我們反而變的緊張起來了.

我指著旁邊的綠色按扭對紫月道:"這是開關,按下去就開始了,你來吧?"

紫月伸出手指移動到按紐上方,但是又收回去了."還是你來吧!"

"好吧!"我把手放上去,調整了下呼吸然後用力按了下去.

機器拖架上放有血液樣本的槽架一個接著一個的收回了機器里面,儀器上的指示燈也跳了起來,電腦上立刻開始出現分析進度.半個小時之後電腦屏幕上出現了大量數據條,不過這些東西我們是看不明白的,我們要的是後面的總結性參數.

很快結果出現了.首先是紫月她爸和她媽的分析結果.兩個人都被確認為自然人,但是紫月她媽曾經受到過很大劑量的輻射照射.這個結果稍微有些奇怪,但是還可以理解.接下來是林月的數據.分析結果確認林月確實是她們父母的女兒,DNA親子鑒定是合格的.但是另外又有數據顯示林月曾經接受過DNA分子重組,但是修改的部分很少.

我讓電腦繼續深入分析,看看被修改的部分是關系那些基因的.結果得出的結論是林月的DNA修改僅針對相貌.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林月的相貌本來不該是這樣的,是因為進行了胚胎期的DNA修正才長成現在的相貌.但是這個我很奇怪.單純的修改相貌有什麼意義呢?要說為了漂亮可以整容啊!現在整容技術這麼發達,不需要受什麼痛苦的,而且很便宜.這個DNA上直接修改的費用肯定是天價,而且一不小心可能生出來就是畸形兒.畢竟DNA這東西差一點點就區別很大的.

再往下分析紫月的DNA,當數據快要出來的時候紫月使勁的捏著我的胳膊,要不是我的身體強度,恐怕早給她捏紫了.

數據一出來,紫月撲通一聲跌坐在地上.因為數據欄上第一行就是紫月和林月以及她們父母的親子關系不成立.數據顯示林月確實是她們父母的女兒,但是紫月不是.她和這一家人沒有任何血緣關系.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紫月抓著我拼命的搖晃:"告訴我這是假的好嗎?是你開的玩笑!"

我把她按住道:"你要冷靜,這不是玩笑而是事實,但是你千萬要冷靜."

"我的父母和妹妹一夜之間就不是我的家人了,你讓我怎麼冷靜?"紫月已經開始歇斯底里了,我知道現在說什麼她也聽不進去,干脆把她摟進懷里緊緊的抱著她.

"想哭就哭吧!哭出來就好了."

紫月的淚水終于決堤,她拼命的捶打著我的背哭的好淒慘.當初告訴她的時候我就意識到可能會有這麼一刻的,但是當時我的心也好怕,出于私心我決定告訴紫月真相.因為一旦這是事實,我就也成了孤兒,但是至少紫月是我的同胞.我自私的想要多一個人和我一起承擔.雖然玫瑰也說會和我在一起,但是這種血緣的歸屬感是不能由妻子提供的.

上篇:第七卷 第八十章 捕鼠記    下篇:第七卷 第八十三章 奇怪的石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